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002|回复: 561

[剧集观感] 【授权转发】霹雳仙魔鏖鋒02剧情+吐槽*纯良非宝惨被挖眼

[复制链接]
  • 2017-8-30 14:50 奋斗
    已签185 天
    连签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6-10-14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原作者@冷露非秋   原blog: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古原争霸已收尾,影帝影后都还活着,新档便当没一个,呆萌纯洁的非宝却被抠了眼。幽界政变,天茧吸干圣母,果真是受到九五之盒的影响,生起异心么?邪恶吐槽,非喜勿入,截图来自仙魔鏖鋒

    第2章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炼仙者扬眉吐气,搬了新家,品愁惶用20句话表达了乔迁之喜,想到镝镝也将来约会,忍不住掩面而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仙脚造型奇葩,好想给它P上一只高跟鞋啊。这么高的跟肯定不是汉子的脚,炼仙者们在女人小腿上修仙,真能飞升么?
    仙脚周圆都是平地,如此特征明显,应该属于地标型建筑,按理说应该很好找吧?
    为见老圆,镝镝跨越仙脚,登高探望,他脚穿魔蚕丝制鞋子,功能好比502,山壁再滑也不怕。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原本以为这鞋子是送给老患的,结果镝镝是自己穿了。但这片据说很光滑的山壁其实沟壑深得像月球表面,即使没有502功能的鞋子也不难翻越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镝镝也是玩心甚重,爬个山而已嘛,竟然兴奋得自己转起圈来了,不过这样衣袂飘飞更显仙姿,正可教育这帮想成仙的家伙,何为[仙气飘飘]了。
    乐极生悲,镝镝落脚在一块玄石之上,结果鞋子就失了效,镝镝滑落下来,幸好赶紧稳住身形。抱着科学研究的心态,镝镝又找了块相同的玄石试验一番,果然502鞋子难以粘附。于是接下来前进,就要避开这种石头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镝镝这样爬着很可爱,就像树袋熊。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为抗天茧,非宝娇躯两振,点起道灯,亮出大宝剑。月文心亦出来助阵,一男一女打怪不累,天茧一时受挫,衣服都被割破了。
    战事稍停,非宝与月文心聊几句,月文心瞅着眼前挺拔的身姿,感觉甚为养眼。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非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为何要来?
    月文心: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为了宝宝你(的眼睛)……
    天茧听罢笑得直不起腰来,非宝真是无形泡妞,但可惜,此妞不是想泡就能泡。
    非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有本宝宝在,你……
    话音刚落,已遭背后偷袭一掌,非宝被打向前飞去,正落在天茧身前。就见天茧扬起大掌,盖住非宝小脸,血滴落下,非宝的眼睛被抠出来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妆其实比起熊喵妆都还算小清新,衣服上一点血也没沾到,吐血也是喷得远远的,衣服亮丽如新,头发也没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算计真是精妙,月文心取得非宝信任后就偷袭,天茧抠眼一气呵成,只可怜非宝那对波斯喵一样的绿色眸子,就这样被抠了出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眼珠子还冒着热气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遭此大难,非宝痛得以手掩面,月文心似是良心不安,移开了目光。在这样的疼痛中,非宝智商迅速上线,想明白前因后果,只说了四个字——原来如此。 月文心化出原型,原来她是朱雀衣,她确实良心不安,赶紧向非宝表示了歉意。
    (但现在道歉有毛线用==)
    非宝无力回答,他吐出好大一口血,随即失去了意识,倒入朱雀衣怀中。天茧举起邪恶大掌,准备一巴掌拍死非宝。但月文心已被非宝柔弱之姿打动,母性爱暴发,一挥手阻止了他。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且慢!
    天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咋的?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非宝已成废人,不如留下来啪啪啪。
    天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别忘记你是幽界的女人,这小子专爱泡咱幽界的妹子,难道你想让他继续这个神话嘛?!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先救魔流剑吧,再说下去眼珠子就不新鲜了。非宝留下也吃不了多少饭,看他这么受,你也可以啪。
    天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那快带他走吧,等会我就后悔了。
    于是朱雀衣不再多话,背起非宝撒足狂奔离开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凭借人格魅力,非宝再次征服一妹子。
    娜珈将恢复真力的方法交给天茧,天茧则将一只眼珠相赠,算是两清了。至于朱雀衣大逆不道以下犯上,天茧也暂时不想追究,她说的没错,确实要以正事为重。非宝现在这样,量他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闻知天茧取得了神迹真力,白衣颇为欣喜,可天茧却说这是非宝的眼睛,白衣颇有不忍。天茧劝白衣想开些,这世上做任何事都需要代价,更何况是救命。
    事已至此,即使哀叹亦是无用,白衣只是默然不语。天茧按照说明书中的方法,重新启动了生源珠,这次定要让魔流剑重返人间。
    这次很是顺利,魔流剑已有了生命迹象,只要再过几天,便可与常人无异。白衣上前呼唤师尊,内心无比欢喜,天茧转身离开,白衣喊住了他。
    白衣说,别忘记与我还有一战。
    天茧表示随时恭候。
    (白衣要与天茧一战,极有可能是因为非宝的眼睛,他不可能放过这个复活机会,但亦对非宝有愧,所以揍天茧为他报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阴暗的山洞里,只得一团篝火,非宝睡在地上,朱雀衣拿着帕子给他擦脸。虽然骗取了非宝的双眼,但朱雀衣也被非宝的魅力俘获,但若要说想与非宝做[朋友] ,却不知他还是否会信。
    非宝的手动了动,朱雀衣很开心,只希望他快快醒来,哪怕跳起来打她,也是可以的。朱雀衣无比愧疚,只希望非宝能保住性命,尽量减轻伤痛。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非宝有胸)
    恢复意识的非宝借助朱雀衣的力量站起身来,他还不能立刻习惯黑暗,但身边的气息却是熟悉,正是欺骗他的女孩。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也不想坑你,但为了救圣母,只能坑你的双眼,别无选择。
    非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宝宝不怪你……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与朱雀衣所想的不同,她原本以为非宝会说[你简直不是人]或者[你还是人么],却没想到眼前的宝宝竟然毫无怨恨。朱雀衣不知道的是,非宝一生受骗无数,一腔真心换了不知多少虚情假意,也许早就麻木了吧。这次被剐去双眼,幸好还留得性命,若下次被骗去性命,即使再恨再怨,又有何益?
    从这个意义上说,非宝已然入道,整个人都升华了。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真不恨我?
    非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不恨……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不合常理,难道是我下手太重,把你的头打坏了?
    非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打的是宝宝的背,没打到头。真力我本就要归还,所以不怪你。天茧没杀我,是因为你么?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嗯,他急着要救魔流剑,所以没空杀你,我说要留你在幽界啪啪啪,他好像同意了。
    非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真不怪我嘛?只要一句话,我立马眼珠子抠出来还你!
    非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虽没了双眼,但宝宝我一身轻松,连同心里也畅快了……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话有点耳熟,不就是便秘广告的台词嘛?
    非宝想笑,可是伤口还是很痛,只得忍耐。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非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总之,宝宝一身轻松,也许是件好事……
    朱雀衣觉得非宝的性格太过压抑,或者是故作云淡风清,想要加强她的愧疚感?对非宝的人格起了兴趣,朱雀衣要再次试探。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要是你觉得我眼睛不好看,我去帮你弄地茧无限的眼睛好了,咋样?
    非宝表示无意夺取他人双眼,朱雀衣终于相信他人品高尚,无欲无求,便问非宝今后打算。
    朱雀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愿意留在幽界么?
    想到如狼似虎的天茧,非宝表示还是回家为妙,幽界如此邪恶,将来必有一战。而朱雀衣良心未泯,非宝希望她能远离尘嚣。朱雀衣则安慰说,天茧马上要下台了,幽界不会再做坏事。非宝点点头,捡起道剑相忘,转身离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镝镝上了仙脚,可他的鞋子跟下摆都脏得可以。问仙录对镝镝的能力表示赞叹,他的出现倒把镝镝吓了一跳,原来问仙录熟门熟路,所以速度更快罢了。
    因不明炼仙者的底细,故而镝镝对他们甚为尊重。之前便听老患提过,炼仙者都博学多才,知晓常人不知道的知识,并且善于登高。品愁惶则是其中的佼佼者,更善析文字,镝镝有意讨教,但眼下还是以老圆的事为重。
    两位开门见山,讨价还价。
    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一手交老圆,一手交宝藏,怎么样?
    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老圆一丑B没人要,我也要宝藏。
    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哦?那我马上灭了他,你也无所谓么?
    镝镝知道品愁惶不会这样做,因为只有老圆才知道宝藏的下落,而老圆是不会将此告诉炼仙者的,所以才要请镝镝来探问。
    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那么你去问出宝藏下落,咱们一人一半吧。
    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炼仙者也是这么贪婪么?
    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成仙前总得吃饭呀,说贪婪有点儿过分啊~~
    既然说到这份上,镝镝就交了底,可以为炼仙者取来所需之物,其他宝藏就应该上交管理员,让这贪婪与宝藏永远石沉大海,还天地一片清静。
    胳膊拧不过大腿,品愁惶便说想要日月星三光镜,只要镝镝能取来便算是欠了个人情。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品愁惶这造型果然不是免费的,现在就开了新线)
    老圆如今身不由已,虽然朱颜已改,但对曼鲤的爱却矢志不谕。再见镝镝,老圆有的只是不堪,镝镝美貌依旧,而老圆面目全非。本想装作不相识,却在听曼鲤平安生产的消息时,还是难抑心头的激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但老圆终究难以面对镝镝。从前在镝镝面前,老圆总是盛气凌人,而现在落到这步田地,简直是没脸见人。美貌如花时有多么张扬,面目全非时就有多么自卑,镝镝完全明白老圆的内心是多么脆弱,因为这颗心早就被伤得面目全非。
    (老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能别说[面目全非]么……)
    镝镝细心开导老圆,希望他不要再守着过去的悲剧,而是要与曼鲤守望明天的幸福,过去的悲剧不会再改变,而明天却可以更美好。
    老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长这么美,自然不知丑B的痛苦,这是一个丑B出门,都会被喷影响市容的地狱!即使有内涵又如何,别人只看我这张脸!
    镝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然后呢?你怨恨世人无情,但你自己才是最伤害自己的,无论你是变成愤青杀人,还是整容成帅哥,这都是趋于世俗,向世俗低头。而今有个女人对你不离不弃,你却是不敢面对她,她已不惧世俗眼光,而你却以此惩罚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字字血泪,诉不尽丑B心中的痛;句句点拨,只望你能走出心中的阴霾。没有人能帮老圆,能帮他的只有自己。镝镝希望老圆能改变想法,不要惧怕世俗眼光,即使所有人都弃你而去,但只要有一个人爱你,那就是你的价值。
    老圆颇受感动,想要与曼鲤一家团圆,镝镝便将交涉的内容告之,老圆爽快的答应了,将此事委托给镝镝处理。
    (镝镝为曼鲤与老圆颇费了一番心思,原本曼鲤若是没有对老圆生情,镝镝定然不会管老圆死活。但曼鲤与老圆真心相爱,又这般艰难,所以镝镝反而无法视而不见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拿到老圆画的地图,镝镝又与品愁惶交涉,要求事成之后,一手交镜一手交圆。
    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方才不是对他没兴趣么?
    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谈过后发现他颇有内涵,并且已有悔罪之心,故而应该让他得到改过自新的机会。请你放老圆一条生路吧!
    既然如此,品愁惶便答应了,反正老圆于他并无价值,多他一个还要浪费粮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目的达到,镝镝拱手致谢,可见为了老圆,镝镝已经将姿态放得很低。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如果可以,镝镝是想守护所有人的幸福的)
    镝镝告辞离去,身后的品愁惶目送他远去,褐色的瞳孔中是意义不明的视线。
    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镝镝……
    这些炼仙者给人以强烈的违和感,因为这么多高人都还没成仙,炼仙者就更别提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为寻琥珀,虩离开弃神谷,四处杀戮,为害一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且慢]已经是霹雳名言了么)
    练XI生本是礼貌求取草药,谁知光球敬酒不吃吃罚酒,不仅蓄意刁难更趁机谋害。幸好练XI生能为不差,他瞬间就隐去了身形,随后在光球主懵B之际,一QIANG头打暴他的光球。
    光球: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且慢!我改变心意了,草药你要几斤都可以!
    练XI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果然是欠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光球: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但作为交换,你得流滴眼泪给我。
    练XI生不解其意。
    光球: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传说中有种命格为[神魔不存之命],你听过么?
    练XI生暗忖道,当年夸幻说我是[神魔不许之命],现在这位又说是[神魔不存之命],一字之差,是否同款呢?光球解释道,世人都说世间万物皆在神的眼界下,然而有一种人却超脱了这个界限,从生到死皆不在神的眼内,这就是[神魔不存之命]。在不同的地方,叫法略有不同,但说的是同一种命格。
    所以神魔不许之命=神魔不存之命。
    练XI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既然不存于神之视线,那也应该是[神不存之命]啊,为啥还有一个[魔]字?
    光球: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BJ不许我剧透……
    (名称中还包括中一个魔字,肯定也不受[魔]待见。极可能是神魔私生子,混血儿)
    练XI生又暗忖道,难道这就是生死交关之时暴种的原因?但眼泪又有何用?
    光球: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神魔不存之命]一旦流泪,就是向命运妥协,力量会降低,B格会消退,武力会破格。
    练XI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给你一滴汗行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光球: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神魔不存之命]的汗不值钱啊,眼泪才有神秘的力量,非常值得收藏。只要你肯给我一滴,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
    练XI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那就给我药材,外加化解狂刀之仇。
    光球;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坐地起价啊~~~
    练XI生坚持要价,光球终于答应,先给了药材,并与练XI生定下契约。待练XI生落下至痛至悲之泪,养生主就会来收货。
    (所以练XI生迟早会哭,并且是绝望之时)
    光球做了笔好买卖,只待将来收到练XI生的眼泪,可以帮助主人完成野望。原来光球并非总裁,只是个经理而已。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醒来后,红尘雪发现竟已在天剑湖畔,故地重游,忆起往日快乐时光,只感时光飞逝,物是人非。
    (孤星泪竟然知道红尘雪家在这里,看来是熟知天剑老人家内情的,他与天剑老人究竟是何关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想到故去的父亲,他果真是与恶来合体了么?最后又为何死于练XI生之手?帝诏与练XI生的疑团,也需要调查。红尘雪抹干眼泪,重拾信心,准备先去找山居找琥珀要QIANG缨,用以压制帝诏的鼻血。
    (红尘雪也是个坚强女子,但上周琥珀送缨你不要,现在又要特意跑一趟,岂不费事?)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有了沽命师,老纵不再独守空房,两人下起象棋,也是惬意。两人闲聊,老纵仍是极力装B,但沽命师不想听他装B,只想听他的[天机]。
    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说说你的[天机]吧~~
    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下棋的人,总是以自我精分为起点,一人分作两人左右对弈,从来不会有空虚寂寞冷的问题。我知道,你想探知我装B的秘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好吧,再免费陪你7天,希望那个[天机]不会让我失望。
    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未来的武林腥风血雨,狗血漫天,残酷的时代巨轮很快将碾压武林而来,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你需要一条坚实的大腿。
    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当初九轮天说要干一票大的,现在退到妖市去苟延残喘了。[万堺纪年]写了个年谱,结果还不是贻笑大方?所以你所谓的时代巨轮,肯定也会因为缺油而停下脚步,雷声大雨点小,少给BJ吹牛B。给BJ吹牛,你也涨不了B格。顺说[坚实的大腿]是指你么?
    (老纵想勾搭沽命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是真的!藏晦居一战,日神痛扁夸幻,夸幻装B失败惨的一B,夸幻时代的结束,正说明日神时代的来临!
    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那日神会成为下一任霸主么?
    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是[天机]的内容,七天后才能透露。咋样,跟我混吧,毕竟我勾搭上了偷看剧本的神棍啊~~
    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切,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包养我。我若现在就走,你就没法装B,说到底还是你有求于我~
    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只要你愿意,可以与我一起幸福。倒是夸幻苦B,虽然B格不再,却要COSPALY,而且是COS非常重要的角色,很可能会挨喷。
    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要听天机啦,这个不算~~
    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哈哈哈哈
    两人相处甚为和谐,看来老纵是要包养沽命师了,但沽命师未必愿意做受。
    (老纵以前玩[神机],现在搞[天机],总之都是一个基)


    不动城中,镝镝没穿工作服,就这样给众禽兽布置工作。
    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狮子,派你去云渡山痛扁夸幻,给巧天工报仇。
    狮: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为啥?
    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只有让夸幻多运动,将来生产之时才不会难产。
    狮: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懂了,包在我身上!
    之后镝镝请老鹰带路去见曼鲤,凤豹拦住了镝镝。
    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跟小凤还没有工作!
    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俩自己干就行。
    面具下,小凤脸红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曼鲤见了镝镝,心已放下十分,待听得团聚之日不远,更是感恩戴德。婴儿哭了,曼鲤连忙哄他,镝镝见此,移开了视线。
    曼鲤发现镝镝神情有异,便追问是否有事相瞒,于是镝镝便提醒曼鲤要好生培养这孩子,他是未来的武学奇才,希望能走向正义的道路。
    (毕竟是嚎一嗓子就能压制两大高手的婴儿啊,但镝镝还不知道这是夸幻的备用身体)
    但这并非曼鲤的期望,也许世上父母都是望子成龙,但曼鲤只希翼平凡的生活。镝镝也深知于此,只能希望曼鲤能得偿所愿。
    (然而这是夸幻,所以这平凡的幸福也即将破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斩敌士与弑君士在河边祭奠英魂圣君士,娜珈献上非宝眼珠一枚,斩敌士喜甚幸甚,神迹真力终于回归了。弑君士问明非宝生死,听得他尚留得性命,默然不语。
    (弑君士倒还好,但斩敌士槽点太大!非宝是他救命恩人,结果他反而相害,不是他说出抠眼珠的方法,非宝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口口声声为圣君士打报不平,结果这么轻易就原谅了弑君士,因为死掉的已经死掉,而弑君士还有权有势。这老头儿才是会做人,圆滑得很,懂得审时度势,以便获得最大利益。)
    斩敌士欣喜的将存放非宝眼珠的盒子展现给九泉之下圣君士看,简直可笑,圣君士即使想要收回神迹真力,也不会去抠非宝眼珠的。
    (斩敌士这种人最为可怕,他对人的亲切也不过是一时的,一旦利益有了冲突,他定然会将人出卖,并且抱以惋惜。)
    鴀从天而降,他已恢复神智,知道自己是圣君士的教父  瑟怀德。此番出谷,是想请弑君士去实地考察弃神谷的异变。
    (人生真是梦幻一场,圣君士死后,教父真的恢复正常了OTL)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弃神谷内地型变化巨大,盖因镇守弃神谷的虩打破禁锢出谷去浪所致,弑君士听罢,敏锐的捕捉到话中的重点。
    弑君士问,弃神类是流放弃民,何以是[镇守弃神谷],镇守的又是啥?
    瑟怀德反问,[精灵天下]这个剧本,你们还记得多少?
    所谓的[精灵天下],在弑君士看来,是[威胁圣国先祖的邪灵国度],更早的时候,甚至占领整个应许月湾。在传说中,精灵便是被真主驱逐在弃神谷,邪灵怨气化为虩,残忍好杀,所以苏妲才将弃神谷列为禁地。
    (话要从两方面来看,弑君士说精灵是邪恶的,但对精灵来说,也许圣国亦同。应许月湾从一开始就是精灵的领地,只是后来才被圣国占领,族民被驱逐。自诩[圣国]其实干的也是鸠占鹊巢的事儿,还要说精灵是邪灵,倒打一扒血口喷人)
    瑟怀德却说,精灵们实际上并非是被真意之主驱逐,而是在弃神谷自封,未及进入封印的精灵,后来大部分被虩所杀。虩镇守在弃神谷,就是为了防止[精灵天下]再出。
    最后,瑟怀德特别说明,以上才是真相。
    (瑟怀德有意掩盖真相,想必他是知情者之一,其说辞有明显的漏洞。精灵们在应许月弯住得好好的,为何要自封弃神谷?虩若是镇守弃神谷的封印,又如何外出击杀未入封印的精灵。瑟怀德说精灵是死于自相残杀,若真如此,虩又何必对着壁画挠墙?难道精灵们要特意将应许月湾留给圣国么?)
    瑟怀德所说,与一般人所知的有所不同,因为他所说的是建立应许月湾的圣雄所记载的历史,正是这个圣雄支持苏妲建国,从此应许月湾政教一体。
    (历史都是由胜利者写就的,圣雄建立应许月湾,也必是将精灵驱逐的人,事后又说精灵是自相残杀,如此便将自己妆扮得如同白莲花一般,真是厚面啊)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弑君士提出疑问,圣雄将刀法传授给初代圣君士后不知所踪,他还有时间写书交待此事?
    瑟怀德说的话很有意思——也许是为了让圣国子民脱离[精灵天下]的噩梦。
    (其实是为了不让圣国子民作为侵略者而羞愧吧,圣雄最后不知所踪,大约也是良心不安所以隐退赎罪了。)
    虽然对瑟怀德所说抱有疑问,但既然是圣雄的启示,弑君士还是决定去找回虩。瑟怀德告之虩是追寻琥珀MM而去,可以此为线索,弑君士则会先疏散附近村民,然后前往中原。
    ([圣国]简直就是笑话,或者是讽刺吧,自诩神圣,其实是以侵略作为建国的手段。如果瑟怀德的说为真,精灵自封让出应许月湾并且自相残杀,那么虩的出走也与圣国毫无关系吧?弃神类都恢复正常,弃神谷也可以解禁,你们急个啥呢?)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悲凉的音乐响起,长久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魔流剑恢复成风之痕,复活了。白衣喜极而泣,风之痕记起自己的死亡,拍拍他的肩膀以示感谢。天茧亦赶来道喜,风之痕对他尚有敌意,只是天茧亦是[救命恩人]之一,所以风之痕只得暂且忍耐。
    (事情因天茧而起,他只能算是将功补过,算不得[救命恩人])
    天茧问起当年圣母之事,风之痕承认确实是他,但圣母送的生命之源,早就消耗怠尽。既然如此,天茧亮起钛合金眼,风之痕顿时冷汗直流,受到控制,再度跪倒在天茧的西装裤下。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天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注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白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丧病啊!
    天茧简直丧心病狂,拉着风之痕一家三口,拖一档的戏,如今还想故技重施,简直厚颜无耻。 白衣剑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拔剑攻向天茧。然而白衣实力不济,并非天茧对手,被打吐血。
    天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想逃离么?我就灭了你,让这个复活游戏再继续下去!
    白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有病!
    原来当初放回[风之痕]魂魄之时,天茧就留下一缕单独圈养,经过一档戏的滋润,早已充满了天茧的气息。在确定风之痕能可复活之后,天茧再将此魂放归,经过一番感染,天茧才得以控制风之痕,以便将风之痕玩弄于股掌之间。
    白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恶心,为何粘住我师尊不放!?你特么有毛病啊!
    天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粘住他我才有戏份,能放过他么?
    白衣: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丧心病狂……
    恨只恨,轻易信了这个邪恶之徒,白衣欲哭无泪。天茧已完全丧失了作为生物的自尊,竟然命令风之痕去杀白衣,妄想今后继续[复活游戏],顺便与风之痕培养感情。面对师父的屠刀,白衣剑少无法抵抗,只得一步步退让,就在危急之刻,被一阵掌风送走,原来是地茧无限伸出了正义之手。
    天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咋又管闲事?
    无限: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圣母都要复活了,你就积点德,别再节外生枝了。
    天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是不是觉得我快要下岗了,所以你就又不听话了~~~
    无限: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区区白衣,杀了他你就能兴奋么?
    天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哼~他最好别再回来,否则我让他绝望!
    可怕的天茧,大约是想永远与风之痕一家绑在一起混戏份,真是太可恶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天茧得意洋洋,他身后的风之痕眼神犀利。
    (难道是假装被控制,寻机反攻?)
    幸亏有地茧帮助,白衣剑少脱出魔窟,发誓定然不会让天茧的奸计得逞。
    (风之痕一家三口,何时才能脱离天茧的魔爪,真是个谜啊)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琥珀已察觉出帝诏出自[精灵天下],并且缠绕着森森怨气。
    练XI生独自回来,令琥珀颇为不安,她是真的很喜欢红尘雪,希望练XI生能与她修成正果。练XI生已取得药材,尚需去别一座山头取得其他药材,便要带琥珀一起。考虑到红尘雪需要神缨,琥珀有些为难,练XI生则提议将神缨放在屋中,若红尘雪回来就能拿去使用。
    琥珀是个情商很高的妹子,提醒练XI生在尽力照顾她的时候,更要记得将红尘雪放在第一位。而练XI生更看重与他人的信诺,也就是身为男子汉的尊严,故而将照顾琥珀摆在首位。弃神谷冒险时,练XI生明显是把琥珀摆在红尘雪之前,琥珀定然是敏感的觉察到这一点,又见两人团聚后没多久又要分开,所以有些不安了。
    (圣君士死后,练XI生与红尘雪的爱情困难重重,又有百毒六丧门的光球预言练XI生会痛哭流涕怀疑人生,看来两人要HD很难啊)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虽然找了五处山峰也没找到目标,任平生仍是兴致勃勃,玉梁皇(少微)却是有些烦了。任平生重操旧业,带人浏览风景,心中自有一番爽快。
    (仙脚那么明显的高跟脚,还会找错嘛?)
    玉梁皇(少微)道,既然是导游又寄情山水,又何必出入江湖沾染一身世俗 ?
    任平生反唇相讥,你出生入死,到头来不也是为他人作嫁?
    原来他知道玉梁皇是假货,但一时也不致透露于他人,两人决定立刻赶往最后一处山峰,却在半路遇到独自前行的红尘雪。
    红尘雪消失甚久,玉梁皇不愿意放过机会,邀请任平生帮个忙。此次与练XI生失散,红尘雪本就心事重重,忽又遭遇暗袭,更是险境丛生。来者一是玉梁皇,一是蒙面黑衣人,两人夹攻之下,红尘雪难讨便宜,便虚晃一招遁去。任平生不愿放弃,招呼玉梁皇继续追击。
    (任平生嘲笑少微为他人做嫁,却不想想自己汲汲营营究竟得到了什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墨倾池再次找到镝镝,要求发放硫炎灵帖,然而镝镝却要考核老墨,如果思想ZZ不过关就别想了。
    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就想追求[剑之道]。
    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剑之道]没有,[剑非道]倒有一只。
    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非宝不要,宠物艰难,有白貂一只足矣。
    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得了吧,别跟我打马虎眼,你心思根本不在剑道上,还是想清楚老实交待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老墨有了新线)
    既然如此,墨倾池也不再隐瞒,各种作死蹦哒,只为一桩悬案与一名故友。
    (墨倾池还能信任么?出场时为了正义,后来为了儒门,然后为了菜刀,现在又说为了朋友,想当名侦探。BJ你撸剧本有个准头么,别总改来改去行不行?)
    曾经墨倾池有一位基友,只是后来失踪难再寻,单锋剑是寻找基友的唯一线索,但可惜的是直到今天,仍未得一丝线索。墨倾池的理念从来不是[独尊儒术],那是老应的愿望,暗杀梵天更是老应的阴谋,墨倾池自认不是主谋。而今镝镝希望老墨能重回正途,却无法判断他是真心还是假意,便称硫炎灵帖已交给夸幻,让老墨去找夸幻交涉。
    硫炎灵帖怎可能又还给夸幻?镝镝是忽悠老墨的吧,也许是想借此机会,考验老墨是否迷途知返。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镝镝想回不动城,然而应付完老墨,又来了日天经理。日天经理带兵拦阻,定要镝镝去狩宇喝茶,镝镝究竟是脱出重围,还是去见日神?


    夜半时分,琴箕弹起摇篮曲,给夸幻助眠,却不料狮头宝刀从天而降,童颜巨RU华丽登场。
    琴箕: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是你~
    当今台面上胸部最大的其中两人顺利会师!
    狂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死胖子呢?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夸幻昂首步出,什么时候怕过事了?!
    琴箕: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这身体不能再做剧烈运动啊~
    好心相劝,反被夸幻一袖拍开。琴箕暗自忖道,你Y就是活该欠揍。
    夸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就算功体未复,教训你也是绰绰有余!
    狂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来吧,一起运动!
    紧张紧张紧张,按照镝镝的计划,狂刀来给夸幻做产前运动,夸幻又能否安然顺产呢?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红尘雪被任平生与玉梁皇(少微)一路狼狈追至秋渊山居,装上神缨后,整个人气势磅礴。
    红: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尔等鼠辈,帝诏反杀!
    玉+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阿西吧,要完……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天茧也许是受到九五之盒的影响,将幽界据为已有而避免下岗的命运,谎称要救九幽,骗得无限与朱雀衣的信任,唤醒了圣母九婴。
    蛾魔蝗则中将幽界地气全部推向圣母,天茧则借口圣母要毁灭幽界先下手为强,强势食干圣母。
    天茧发动政变,只为灭了圣母,真正成为幽界主人!
    而态度暧昧的地茧,又将有何作为?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欲知详情,敬请收看下集[基、鸡、J……8]!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新档一、二集就是这样,没有开门红,没有便当,没有B格。


    OVE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5 10:34 开心
    已签1794 天
    连签1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10-14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這個天魔繭很么壽,不知他會怎麼死的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5 10:31 开心
    已签1615 天
    连签1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10-14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想不到劍非刀的眼睛就這樣被挖走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0 08:58
    已签1315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10-14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剑非道  会不会   安装更高级的眼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11-22 09:42 慵懒
    已签464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10-14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授权转发】霹雳仙魔鏖鋒02剧情+吐槽*纯良非宝惨被挖眼

    剑非道眼盲了、风叔被遥控了、白衣被胁迫了、练习生被人格分裂了、镝镝被树袋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5-25 12:19 , Processed in 0.113784 second(s), 22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