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有琴绿猗

[普通级] [多人+正常向]霹雳同人之江山如画(不定期更新中)

[复制链接]
  • 2015-5-18 15:48 慵懒
    已签104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4-5-12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超哥救命
    “超哥!超哥救命啊!”绮罗生从寝室一出来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位于机电学院东南角的超轶主实验室,然后拼命捶门。
    这个实验室它本来并不叫超轶主实验室,但是自从去年由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以讲师的身份接手这个实验室,这个本名“烽火实验室”的风水宝地渐渐就变成了“超轶主实验室”。超轶主本人当然是无所谓,妙就妙在,院里似乎也就这么默许了,对于这种近乎公开的非正式命名,自始至终也没有人表示过有什么不妥,当然,除了一个人之外。所以现在这个实验室连同它附近一带已经半公开地成了超轶主及其学生的地盘。
    嗯,内有恶犬,闲人勿入!
    好吧,上面这句话其实是绮罗生私下说的,而平时泡在这实验室时间最久的无梦生则是抗议无效。不过,现在是绮罗生在外面玩命地捶着大门,而这个时间通常只有超轶主自己在实验室里,所以闲人固然是无从谈起,若敢提“恶犬”,估计对绮罗生来说那就不是超哥救命而是超哥索命了。
    “来了来了。”超轶主气定神闲地从里面走出来,玩味地微笑,看着绮罗生,“你又怎么要没命了?”说着话,他随手把门打开。
    “明天考试……”绮罗生稍稍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这一丝赧然瞬间就不见了,“我刚才复习的时候突然想到有一个知识点我还没搞通,万一考到就死定了。考不到150姓戚的肯定挂我科,那我爸非得活剥了我不可,所以超哥救命啊!”
    “他好歹是教授,又是你的老师。”超轶主微微皱了皱眉,有几许不悦。
    “知道知道,超哥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戚副教授挂我科吧?救命……”绮罗生赔笑,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状把重音咬得非常到位。
    “进来吧。”超轶主转身往回走,绮罗生连忙回手关好大门,紧追在超轶主身后。
    “什么不会?”超轶主把绮罗生带进自己的办公室,在桌上摊开课本和教案。
    “借看看,就会了。”绮罗生伸手抢过教案,讨好地笑得十分可爱。
    超轶主瞥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却也并不阻止他,只是在椅上坐下。绮罗生连忙抱着教案坐到另一张桌子前,开始复习功课。
    不知过了多久,超轶主突然幽幽地叹了口气,说:“你说你何苦要自找麻烦?早选我的课,彼此省心。我自认为我讲课的方式,还不至于让你听不下去。”
    “超哥……”突然听到这句话,绮罗生吃了一惊,他下意识地扭头,正对上超轶主颇为无奈的目光。
    “还是为那件事吧?”超轶主的唇角微微一抽,扯出一个不像笑的笑容。
    “呃,超哥,我……”绮罗生突然觉得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我都不放在心上了。”超轶主继续说,“那件事之后我也时常在想,名利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我带学生的方法是不是也真的有问题?否则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好老师,也一直以为,我无论是对朋友还是对学生,都算仁至义尽,但是现在看来,可能还不够。”
    “超哥,那件事从头到尾没有你的错,你不该这么想。”绮罗生忍不住皱了眉。
    “我听说你很少去上课,而每次去上课都要惹出点事来。这半个学期以来整个机电学院都在流传绮少的光荣事迹啊!”超轶主笑了一下,眼里却没有笑意,“上学期跟我做课题的时候你还不是这样的,劣习是很容易养成的习惯,绮罗生,别让我对你失望。”
    “上个学期你就该升副教授的。”绮罗生突然没头没尾地闷声说。
    超轶主突然沉默了,他低下头,目光落在玻璃板下压着的那几页纸上。
    那是从期刊上剪下来的一篇论文。
    那篇论文的作者是:戚太祖、吾不留。
    第一次看到这篇论文变成铅字的那一瞬他并不是不震惊的。伤心、失望、愤怒,或许还有些别的什么。大约也是那时他才知道,人的心是真的会痛,会痛到麻木。那天闻讯赶来的女友看着他近乎绝望的神情痛心地抱住他哭着说辞职算了,他也并不是没有动摇,可不知为什么,第二天,他依然回到了校园,温文如故,谦和如故,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事情仿佛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久得他都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直到今天绮罗生突然提起,他才蓦然明白:有些伤,它会总在那里,谈不上原谅,也谈不上遗忘。
    绮罗生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乖乖地把教案又翻了一遍,然后拿着自己记录的问题起身走到超轶主身边,这一瞬,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也落在那篇他再熟悉不过的论文上。
    超轶主恍若不知,他接过绮罗生那几个问题,以他一贯温柔的语调将那难点解释得无比清晰。
    “呼!多谢超哥搭救!”答疑结束时师生两人的神情都已经恢复正常,绮罗生笑嘻嘻地抱拳,“那学生我就告辞了?”
    “嗯。”超轶主欲言又止,看着绮罗生走到门边。
    “超哥,下学期我回来,欢迎不?”绮罗生突然在门前停下,手搭在门把手上,扭头笑得春风拂面。
    “你就是泼出去的水!不要了!你这种学生跑掉才是福气!”超轶主的脸上绽出笑容,嘴上却毫不客气。
    “明白!我一定回来,溅你一身泥!”绮罗生拉开门,高高兴兴地离开。
    超轶主走到窗前,看着那学生的背影再次陷入回忆。
    这学期开课前他没有在学生名单里看到自己十分欣赏的那天才学生,有过一刻,确实有些许受伤的感觉。只不过性格使然,他一直也没有问过绮罗生原因,直到有一天下课回到教师休息室,还在门外就听到戚太祖大着嗓门愤愤地向其他老师诉苦,大骂绮罗生。
    超轶主颇有些好笑,他咳了一声,推门进去。
    化学系的教授独孤毒一眼看清来人,连忙说:“说人人到。老戚你可以问问小超,他应该最清楚绮罗生一向是好孩子。”
    “嘿!好孩子!”戚太祖窝着满肚子火气,全然忘记了和超轶主的过节,扭头对着超轶主开始抱怨,“你的好孩子今天可大大的长脸了!和兄弟学校的交流课,他当众挑我的口误,居然还和我强辩!气得我叫他出去,他竟然说他本来就没想来上我的课!还拔腿就走了!”
    “咳。”超轶主低下头掩饰笑意,却见独孤毒拿起包边走边笑说:“你们聊吧,我有课。”
    戚太祖胡乱挥了下手,继续对着超轶主大发牢骚:“你说你那学生,他上一年不是好好地跟着你的么?干嘛突然跑来选我的课?该不会是?”戚太祖忽然狐疑地看看超轶主。
    “你是副教授,我是讲师,给你选,你选谁?”超轶主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他把课本、教案和其他资料往包里一塞,“跟着我怎样呢?不到论文发表,谁知道课题要算谁的?再说,这么好的学生也让你抢了,我说什么了?”
    “咳。”戚太祖仿佛直到这时才又记起曾经的过节,他也拎起包就走,“呃,我也得去上课了。”
    偌大的休息室一时只剩下超轶主一人,这短短几句针锋相对似已消耗他太多的精力,此时他长长地吐了口气,有些沮丧。
    “超哥。”就在那一刻,那个刚刚引起风波的绮罗生在门口探头探脑,还真是说鬼鬼在叫!
    “什么事?”超轶主努力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超哥,你还不回实验室?”绮罗生倒真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走吧。”超轶主默默地叹了口气,和绮罗生一起出门。
    后来,大概一个多月前,在被其他人问及选课的时候绮罗生曾经冷然回答“副教授和讲师你选谁”的这件事,倒也辗转传到超轶主耳中,不过那时它对超轶主已经构不成任何影响了,因为这句话传过来的时候,当事人正在他的实验室里埋头苦干。
    “其实校领导已经很照顾我了。”超轶主淡淡地笑了,现在他是真的心情愉快。看着那学生愈远愈小已快要看不见的身影,又轻轻地叹了口气:“说起来,烽火实验室会交到我手里,是院里破格的推荐,所以上学期的事情,我没有心情也没有精力再去计较。如果眼下这个项目能有结果,恐怕就不只是一个副教授的事了,这样能让你们俩开心一些么?傻孩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4-2 09:47
    已签385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4-5-13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友给力啊!还有下文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1-22 06:32 开心
    已签1679 天
    连签7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4-5-22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樓主說的精彩.很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5-18 15:48 慵懒
    已签104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4-5-28 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来个医生
    所谓民以食为天,等绮罗生解决了他的天以后回到寝室,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一如既往的,只有意琦行在。作为学霸,一留衣当然还在自习室,而最光阴一定是打着自习的旗号忙约会去了。绮罗生一边把外套挂进衣柜,一边说:“阿意,老狗回来过么?”
    “我快下载好了。”意琦行合上课本,答非所问。
    “什么?”绮罗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江山。”
    “老意你太伟大了!不愧是我老大!”绮罗生蹦到意琦行身旁去看电脑,下载完成度已达百分之九十七。
    “我好像听到很狗腿的一句话?”一留衣走进来,把书包丢在椅上。
    “老狗不在,你听错了。”绮罗生随口回答,“一留衣,你确定练长兵了?”
    “嗯,主修辅修都是长兵,我看过了,应该是可以走不同路线。你要单刀是终于要认命地练T了么——不对!你是不是打算加一把副手单刀?!那指望你当T是不可能了。老意呢?还是玩剑?那两线呢?”
    “剑乘三。”意琦行说,“省心兼省力。”
    “那完了,全是DPS。咱们拼谁死得快吧。”
    “会有比你快的么?能把羽毛玩成T的家伙!单刀线本来就各种拉仇恨,你就算是靠副手刀降仇恨、再去掉强拉技能……不对,强拉那个好像不能去!哈哈哈哈……”一留衣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老狗也一起玩,绮罗生你叫他来练T好了。谁再修个医生线就行了。”意琦行倒不太担心T的问题。
    “谁?反正我不学。”绮罗生看着客户端下载完毕,立刻开了共享。
    “呃,我也不玩医。”一留衣立刻不笑了,端着一张正经脸开始安装游戏。
    “剑乘三表示无压力。”意琦行瞥了两个家伙一眼,“明天开服看了再说,手上还有多的号么?”
    “还有一个。”一留衣说。
    “有。”绮罗生同时回答。
    “其实我心里倒是有个人选,以前一起玩过,他那时玩冰心,装备强、意识好、手法妖孽、走位风骚,不过,好像因为游戏里发生了一些感情上的纠葛,卖号后很久不再玩游戏……”
    “那你说他干什么?”绮罗生打断了意琦行的话。
    “这人咱们都认识啊,你和他还熟得很。”意琦行笑了笑,“隔壁的策梦侯啊!怎样?去和他聊聊。”
    “靠!我怎么不知道他也玩?”
    “说了你就知道。记得之前经常和咱们组队的那个叫‘清都无我’的冰心不?”
    “什么啊!就是那个抗着卓君文踩着大毒开八拉人妙手当逆转甩的冰心?”一留衣大叫,“擦!这个变态医生居然就在隔壁,我怎么都不知道?”
    “我本来也不知道啊!”意琦行耸耸肩,“前几天刚听秦假仙说的。还有更生猛的料呢!你拉他来,我就告诉你们。”
    “好吧,我信了!”绮罗生起身就走。
    没一会儿绮罗生就回来了,说:“人不在。我和葬云霄说了,等他回来就过来。这风流人物还有什么猛料?说来听听呗。”
    “你们记得当初闹得满服风雨的清都无我拆号事件么?”意琦行清清嗓子,“其实早先这个无我挺低调的,直到和咱们一起玩的时候也还挺低调,那时还是个疾念冰心,还记得不?古三加青纱加传道的副本散装,就出了个红,问题是他散装啊,所以还是什么榜也排不上号的那种。但是意识爆表操作爆表。一直玩的也挺好的,直到他认识一个叫小梦儿的。记得吧?一个女云麓,有段时间总往咱们队里混。后来不就跟那个女的去他们势力了么?那段时间无我就猛出装备,又是自己冲榜又是帮那个女的出,结果没过多久那个女的好像是说卖号了,反正那时候他们一帮人关系乱得不得了,无我那时也瞎混,我记得单是结婚离婚就折腾了三四次,订婚还不算。再后来就有爆料说那女的号其实早就不是本人了,跟无我认识的时候就已经是个男的在玩了。后来,就闹出拆号事件了。”
    “拆号那件事,后来不是有证据证实不是本人么?说是他游戏老婆干的。但他老婆是个人妖号?骗他什么的?但是好像不是小梦儿啊。”一留衣皱皱眉,虽然他一向不关注八卦,可是当初第一冰心拆号直播这事儿实在闹得太大,不知道的都不好意思说那时玩过这游戏。
    “不是。拆号的时候小梦儿早就是过去完成时了。而且拆号那个也不是老婆吧?应该是小……三四五六?”绮罗生对这场风波也还略有印象,“不过,这事儿众所周知,算什么料?”
    “重点不是拆号。”意琦行说,“那人不是能骗的都骗了、号也拆了么?后来无我申诉还是把号拿回来了,但是很多东西找不回来,而且也挺伤心的又没面子,就低价卖了个空号,也没再玩了。注意重点!然后,因为无聊,他就写小说去了,成名作就是以这件事为原型的网游小说!”
    “噗!”绮罗生的显示器惨遭牛奶浴。
    “秦假仙说的。还说新近蹿红的那个网络写手东陵不笑生就是策梦侯……”
    这回,是一留衣被半口牛奶呛的猛咳不止。
    “见笑见笑。”与此同时有人推门进来,“果然老秦靠不住,小弟这点儿糗事,一旦让他知道,那真是全校大概都知道了。”策梦侯笑着随意拖了把椅子坐下。
    “你怎么不说全世界都知道……”一留衣小声嘀咕。
    “全世界才几个人认识我?全校才可怕!”策梦侯依旧笑着,看向意琦行。
    “呃……”意琦行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背后说人,还给抓了个现行。重点是,还不知道他听了多少。
    “也没什么,我就听到说我卖号而已。”策梦侯笑得云淡风轻,仿佛知道意琦行在想什么,“玩不下去就卖了,听说游戏改得不成样子,你的号要是再不卖,就砸手里了。”也不等意琦行再说话,扭头问绮罗生,“找我有事?”
    “出去说吧。”绮罗生的皮也还没那么厚,前一秒还在聚众八卦人家的游戏旧事,后一秒就要继续聚众拉人进游戏,这实在不是绮大少能做出来的事。
    于是,在22单元3个寝室外面的厅里,绮罗生背靠在墙上,策梦侯站在他面前,一手撑着墙一手叉着腰瞪住他,那状态真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我说,你能离我远点儿么?太有压迫感了。”绮罗生讪讪地笑了一下。
    “哦。”策梦侯学着绮罗生的样子也背靠着墙倚在他旁边,“现在可以说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跟谁学的这么八卦?什么小三四五六?”
    “呃……”绮罗生这回才真的窘住了。
    “算了,说吧,什么事。”看一眼绮罗生瞬间尴尬无比的神色,策梦侯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放过他,毕竟在社团里这个家伙还是最帮忙的,无论怎样,都还算得上是他愿意承认的好友之一。
    “那个,江山公测你知道吧?”绮罗生暗暗松了口气。
    “不是明天么?”策梦侯瞥了绮罗生一眼,“你们打算玩?”
    “有三个打手,缺医生。来,不来,一句话。”
    “激活码。”策梦侯倒也干脆。
    “等下给你。”绮罗生轻轻舒了口气。
    “社团下次活动的海报。”策梦侯好整以暇地一笑。
    “我靠!”绮罗生跳起来,“和我也提条件?”
    “小三四五六……”
    “成交!”
    “那就进去说吧。”策梦侯推开2室房门,一边说,“其实江山这个,客户端我倒是早就装了,今天临时有事没来得及抢号,本来打算等开免激活的。”
    “靠!”绮罗生瞪瞪眼,终于没出声,只在心里把策梦侯骂了个狗血淋头。
    “那正好一起,我短信给你。你练什么?”一留衣已经看出两人之间暗潮汹涌,索性把手上闲着的激活码贡献出来。
    “你们练的什么?”
    “老意还是玩剑,我练长兵,那家伙刀加刀。”
    “这三个啊!”策梦侯想了想,摇摇头,“那我选扇子吧。大家都安全些。”
    “那就明天,苦境中原区、刀剑春秋服,不见不散。”
    “好。”策梦侯看一眼半天没说话的绮罗生,笑,“记得我要的东西。”
    “明天没空,下午要考试,晚上要玩游戏。”绮罗生理直气壮地说。
    “上午你没事。”
    “我要复习,不然被姓戚的挂科就惨了。”
    “嘁!他才不会挂你!”策梦侯不屑地说。
    “为什么?”一留衣问。
    “谁会愿意再多受他一次荼毒?老戚又不傻。”策梦侯扬扬手,“我走了,下周末前做好就可以,别忘记。”
    绮罗生轻轻嘀咕了一句什么,终于认命地接上绘图板,开始打草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1-22 06:32 开心
    已签1679 天
    连签7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4-5-28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小說家典範.樓主可能就是小說家.期待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5-18 15:48 慵懒
    已签104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4-6-18 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烽火再启
    下午没有课,但是超轶主却早早地来到教师休息室,泡一杯茶,看似悠闲地翻开报纸。
    眼看快到上课时间,同事们彼此打个招呼就各自去忙碌,只剩下超轶主依然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坐在那里,看他早就翻了无数遍的报纸。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今天不是没课了么?”突然走来的君舍魄倒是十分意外。
    “你怎么来了?”超轶主比他还意外。
    “他在等小绮考试,”与此同时独孤毒也开口,“你那宝贝学生有什么好担心?虽然几乎没去上过课,不过他在你实验室里不只是玩吧?你还不如担心老戚,还不知道小绮今天又有什么花样。”
    超轶主笑笑不答,只是转向君舍魄:“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没事了么?”
    “呃,大嫂叫我来问问,上次托独孤姐带的铂环到没到。”
    “还没,我那里还有几个,急用就拿去。”
    “多谢独孤姐,先给我两个就够。那边本来剩下几个,不知道给谁拿走了,明天又要用。”
    “跟我去拿。”独孤毒收拾了东西,起身走到超轶主桌前,伸手敲敲桌子,“走了!都知道你没课,在这儿等着给老戚添堵?在这种事上争锋有什么意思?有这功夫,去重新申报个课题不好么?你也不至于丢了一个课题就这么消沉了吧?听成雪说你最近忙,是忙着玩了吧?还是忙着和别人争闲气?”说到这里,独孤毒突然狐疑地看了看超轶主,“难道,新项目已经派下来了?”
    “我都还没听说。”这下超轶主坐不住了,只好笑一笑,站起来跟他们一起出门,“风铸这一块,上面不是该找老戚么?”
    “老戚理论方面是挺强的,不过这回是上面点名要你。”独孤毒不甚在意地说,“看来你们院长找过你了。”
    “嗯。我还没给院长答复。你们系就是独孤姐你亲自参加了吧?”
    “你也来吧。”独孤毒没有正面回答,“你现在手上也没什么像样的课题,就带几个研究生,整天跟那班小兔崽子玩个什么?你还想玩几年?风铸这个领域,上面还是很看重你上一篇论文的,虽然有些事情因为有各种因素,无法改变,但是情况上面都了解。这也是这次会点名要你的原因。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再说一个副教授也不能抱着吃一辈子,别让上面对你有其它想法。”
    “不是,独孤姐,我……”超轶主有些啼笑皆非,只好转换话题,“那篇论文,他们怎么会知道是我的?”
    “这你就别问了,反正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开会的时候你们院长表态,只要你本人同意,他那里没问题。至于你实验室里的几个小兔崽子,无梦生的情况比较特殊,你也知道他不应该是你带,算是老周放给你的,他那个本来就是独立课题,一直正常进行,他的能力也很不错,遇到问题他自己会找你。那个吾不留,他的题目和老戚那边关系更密切一些,等眼下实验到一个段落,就移交过去吧。其他几个,平时就让无梦生替你看住,再者,其实小君私下也能帮你照看,你定期抽时间指导一下就可以。”独孤毒瞥了超轶主一眼,“还有问题?”
    “呃,现在没了。”超轶主纠结地说。
    独孤毒又瞥了他一眼,开门,走进办公室拿了两个铂环递给君舍魄,又说:“对了,还有一件事。老戚就是那么个人,一个副教授评了十次才评上,他都那年纪了,你和他还有什么好争的?过几年他来个退休,该有的都有了,你呢?你剩下什么?拼上自己的前途和他斗一口气,未免太不聪明了。你也不用考虑了,晚上我们还要再开个会,我替你和老周说。小君,你给他看住绮罗生,就剩下半个学期了,叫他别再惹事。你大哥没时间陪他玩,再闹,我剥他的皮。”
    “知道了。独孤姐那我们先走了。”君舍魄拖着超轶主告辞出门,直到走出校门,才心有余悸地说,“毒后真是风采依旧啊!你跟谁借了胆,怎么敢招惹她的?”
    “我哪有招惹她?”超轶主更加纠结了,“我都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有些事情又不能告诉她。”
    “你下午又没课,去教学楼干嘛?”
    “还不是绮罗生,快中午时候发了条短信,说有事找我,考完试过来。今天实验室又没事了,我打算直接回家的,他这么说了,我想干脆在休息室等他好了。”
    “还真是没大没小。”君舍魄忍不住白眼望天,“大哥你也太没架子了,跟学生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我知道。也就是这几个孩子整天在我实验室待着,彼此都熟。”超轶主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其实我看他们也就和自己兄弟一样。”
    “我才是你兄弟吧!”君舍魄白了超轶主一眼,“现在怎么办?独孤姐说一不二,你打算怎么办?手上这件更重要一些吧?”
    “她说的那个也重要。”超轶主习惯地皱了一下眉,“你记得烽火实验室的由来么?”说着话,超轶主推开家门。
    “记得。工大人怎么会忘记‘代号烽火远东’呢?”
    “听院长说,与当年的烽火远东有关。”超轶主舒服地把自己丢进大扶手椅,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需要背负太多也遭人嫉恨太多的天才机电专家。
    “可是,大哥你手上的项目,不正是烽火远东的核心部分‘烽火关键’么?为什么这次又找到你?”君舍魄递过一杯水,坐在他对面。
    “独孤姐说的这个项目,代号猎鹰,但是院长跟我说,它就是烽火二期。这样看来,至少到工作小组这两级还都不知道实情,而猎鹰项目这组人,绝大部分甚至不知道自己参与的正是大家都认为早就放弃了的烽火。那年烽火第一期完成以后被叫停,烽火实验室也就宣布解散了。前年老戚不是和院长提过么?烽火实验室闲置浪费资源,建议改建并投入使用,院里也同意了。没想到改建完毕就直接交给我用了,这事还让老戚挺不高兴的。其实,改建的只是外围,之前的主工作区一切如故。交给我是让我继续做现在手上的这部分,要不怎么会把你调回来?而且又不公开调,人事关系还给放到别的单位去,这边只算是客座。我估计,应该是院长接到指令了。独孤姐说的这个项目,和咱们手上这个没有直接关系,不过,看样子这是要重新启动烽火远东。”超轶主又皱了皱眉,“现在启动这个?”
    “现在启动二期的话,离咱们在做的还远着呢。你这学期开了两门课,带了……三、四、五,算上无梦生才六个人、四个题目,独孤姐又不知道烽火关键,她还叫你把吾不留交给老戚?二期压力哪有这么大?上面打算干嘛呢?要是实在忙不过来,手上这个能不能放慢?”
    “开玩笑!咱们这个才是重中之重吧!你敢放慢试试,我看你下次怎么去见院长。”看了看时间,超轶主拿过手机,一边发短信一边说,“我知道独孤姐的意思,她是怕我心里还是有想法,不愿意继续带吾不留,不如借机转出去。也不是不行,我名下不差这一个。再说,风铸本来就是老戚的强项嘛。”
    “要见老周的是你,与我何干?他要削也是削你。”君舍魄的心思并不在闲杂人等身上。
    “以后我每天都要见到他,削我不会有成就感。”
    “那你是同意参加了?”
    “有我反对的余地么?”超轶主站起来,拍拍君舍魄的肩,“所以,兄弟,以后这边很多事情就要靠你了!任重而道远啊兄弟!”
    “大哥,我突然觉得压力山大……现在想跑还来得及么?”
    “来不及了。”超轶主笑了笑,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烽火已经启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11-4 22:05 慵懒
    已签429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4-6-18 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名字以为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5-18 15:48 慵懒
    已签104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4-6-28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节、谁家江山
      门铃突然响起,君舍魄走到门前去看一眼,说:“是绮罗生。”一边随手拉开房门。
      绮罗生进了门只来得及叫一声“君哥”,还没来得及说话,超轶主也已经走过来。他看了一眼绮罗生的表情,已经放心,只是习惯性地问:“考得怎样?”
      “题都做了。”绮罗生拿出拖鞋换上。
      “错了多少?”君舍魄忍不住开他玩笑。
      “应该都对了吧。”绮罗生颇认真地想了想,说。
      超轶主不由得笑起来,摇摇头,转身往里走,一边说:“这是你说的?等我去问,要是有错的,再和你算账。”
      “别……别啊超哥!”绮罗生连忙追上去,“反正肯定挂不了科就是了。”
      “那行啊,拿来吧。”
      绮罗生掏出个小U盘交到超轶主手里,笑着说:“苦境中原区,刀剑春秋服。”
      “我是说你这门课的论文!”超轶主瞪了他一眼。
      与此同时,君舍魄也开口:“你还有空玩啊?”却是对超轶主说的。
      “都在里面。”绮罗生说,“超哥帮忙把把关,我只求不被戚老头儿当掉。”
      “我还以为你想要个优秀。”超轶主随手把U盘给了君舍魄,“这题目跟你们君哥以前的毕设有关,他最熟,叫他帮你改。”
      “你还真惯着。”嘴上这么说,君舍魄还是调出了论文,然后一边检查数据,一边安装客户端。
      “君哥一起玩呗?很赞的游戏哦!”看着游戏的更新进度,绮罗生开始怂恿。
      “没空。”君舍魄一口回绝,“有他陪你们疯就够了。”
      “君哥太扫兴。”在君舍魄这儿受挫太多,绮罗生早就习惯,依旧是无所谓地笑笑。
      “还有半个学期,你也老实点,看在你老爷子的份上才不收拾你,要是还像上半学期那样,看我不削你!”
      “君哥太凶。”绮罗生继续嘀咕。
      “超哥太惯着你们!”君舍魄弯起两指,重重敲在绮罗生头上,“冰箱里有啤酒饮料,自己去拿!”
      说完话,君舍魄开始修改论文,这时,超轶主伸手过来,拔走U盘。
      “都给你装好了。”君舍魄轻轻嘀咕。
      “本本屏太小,看着不过瘾。”绮罗生递一听冰啤给他,转身去找超轶主。
      “音乐不错。嗯,CG也不错。”看到绮罗生找来,超轶主颇为赞许地说。
      “场景也很好。人物造型自定义,基本操作嘛反正是比较典型的3D游戏模式,都可以自己设置。”
      “职业呢?”
      “没有,职业和技能跟着武器走。七系单手武器,六系双手武器,五系特殊武器,一共十八系武学。单手武器可以配盾牌也可以混合双持,主副手的效果和技能不同。双手武器里有两系有性别限定。战斗中可以切换三套武器,就是装备的三套。另外是种族:人族均衡发展,上手容易,但是相对就不那么容易堆属性。魔族血厚防高,体成长高,但是输出低,敏捷也低,基本上揍他每揍必中,虽然可能打不动。兽族高攻,伤害成长高,脆皮,还好血量可以,简单说就是高攻低防血敏平衡。妖族嘛,要么秒人,要么被秒,高攻高敏所以高命中,但是你想想你那个云麓就知道了,‘薄脆’可不是我说的,因为生存能力低,所以上手大概是最难的。最后仙族,血超低,跟妖族差不多,攻防平衡,敏捷成长高,最适合堆会心的风筝流。不过,这个看各人喜欢吧,刀仙也是可以练的……”
      “我觉得,刀仙可能就是你准备走的路线了?这个设定听上去不错,技能是怎样升级?经验还是技能点还是熟练度?”
      “武学点加钱。等级之外无上限,有余力尽管修满十八系。另外还有通过各种诡异途径获得绝学,其中会有一部分是加属性的被动技能,绝学用修为升级。”
      “生活技能呢?”
      “好像是二加四?我没注意看。听一留衣说,和山口山差不多。”
      “噫!游戏收费模式是怎样的?道具还是时间?”
      “道具……不过不是天下那种,商城主要是增益类……呃,这个怎么说呢?你看到就知道了,一方面是月卡,提高游戏内收益那种,另外就是基本上以个性化为主了。当然也会有少量辅助练级的道具,不过也都有使用限制,大致上说,就是不至于从根本上破坏游戏平衡。”
      “那就是想当成一个事业做了。这公司有点儿意思。”
      “是啊!我去八卦了一下,这公司居然挺低调。好像是做引擎起家的,也做别的软件,至于这个游戏听说是策划了很久。整体的感觉吧公司是有点儿横空出世的样子,但是没有暴发户那种恶俗感,倒有点儿儒商的感觉。”
      “有点儿意思。那,世界观是怎样的?或者说任务线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特别点儿的东西?”
      “呃!好问题!那个,盘古开天地,娲皇造人,龙战八荒……不对!”
      “说什么呢?”超轶主皱着眉笑了起来。
      “我是说: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复,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
      “我觉得我干脆去看《淮南子》吧。”超轶主笑着看住宝贝学生。
      “我根本没仔细看嘛。谁会关心背景故事啊?国风仙侠这种肯定是三皇五帝夏商周,你还不如看《山海经》呢。”
      “你还是说任务线吧。”
      “基本上就是用做主线来了解世界观和剧情并改变自己的命运,用做支线来改变别人的命运,用奇遇来谋杀时间——超哥!你别看这张脸了,这么粗犷根本不适合你!”
      “我就是看看。”超轶主随意点着那几个默认的初始形象,然后仔细翻看武器介绍,“对了,这是刚开始公测?”
      “嗯。一个月后开放免激活注册,同时开新服。”绮罗生一边说一边趴在超轶主旁边看他“捏”人物,一边不时发出诸如“腿太长”、“眼睛再大点儿”、“黄毛不好看”之类的奇怪声音。
      “绮罗生!”隔壁一声类似咆哮的那种声音还了超轶主清静,看着那被点了名的小子三步两步跳了出去,超轶主松了口气,重新开始捏他的造型。
      “叫你半天了!”君舍魄头也不回,“盘。”
      “给。”绮罗生摸出U盘递上。
      君舍魄存了文件,又说:“我看了,你实验数据倒是没问题,按实验要求来说,少了一步计算,给你补上了,不过这个计算在正常情况下对结果没有影响。改动不多。赶快去打印装订,尽早交上去,老戚这人,最烦别人卡点交作业。”
      “我已经够卡点了,一留衣说今天晚上八点之前必须送到他办公室,再晚他就不收了。多谢君哥啦!”绮罗生一跳一跳地出门,临走还没忘记回头叫,“超哥,待会儿见啊!别又进错了服……”
      超轶主只是笑一笑,摆了摆手,转身回去,点下了确认。
      “晚上八点?”信手关了房门,君舍魄一脸纳闷,“什么情况?老戚有这么勤快?”
      “吾不留那个实验,今天晚上八点半会出结果,老戚一定会等,吾不留也一定会去找他。”超轶主淡淡地笑了笑,“我做人可真失败,是不是?”
      “大哥……”君舍魄一时无言以对。
      “我的个性与吾不留也不合,那孩子还是比较有冲劲儿的,只是有些冒失,平时他是和老戚比较谈得来。也许是到放手的时候了。特别是上次那件事以后,吾不留即使在实验室也很少主动找我,我看,就算我不计较那件事了,他们也不会相信,不如就趁机交过去吧。”
      “大哥,我一直没敢问你,那论文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不是你在主持的项目么?你就差那一个项目,就该评副教授了,怎么突然变成老戚了?”
      “也没什么。”超轶主坐在桌前,注视着自己的3D模型,轻轻叹了口气,“起初是我主持,老戚也知道这个项目。后来,在我住院期间,论文发表了,我不知道。再后来,我就知道了。”
      “大哥!”
      “没事。”超轶主安静地笑了笑,他那3D小人儿就在此刻伸了个懒腰,十分慵懒,“没有三句话讲不完的故事。你要是早来问我,你早就知道了。”
      似乎不愿意再多说什么,超轶主伸手轻触鼠标,点下了“进入游戏”。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5-18 15:48 慵懒
    已签104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节、纯休闲派
      当绮罗生交上论文回到寝室,坐回自己桌前时,他发现在自己那白衣翩翩的男仙旁边,坐着一个秀气得堪称妩媚的男妖,那男妖披着一把银红色的长发,发丝铺散在他身边的草地上,有些淡然,有些落寞。
      绮罗生瞄了一眼那男妖的名字,然后差点跳起来:“我靠!是超哥!”
      那男妖顶着的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名字——御龙天。
      绮罗生连忙戳那小人儿,加好友组队一气呵成最后发了条私信过去:超哥!
      对面很快有了反应,那男妖进队、回加好友,然后在队伍频道说:“这号的资料一切如故。”
      “我知道。”绮罗生回答。然后他继续在队伍频道打字。
      白衣沽酒:“不用魔你就用妖啊?太妩媚了!”
      御龙天:“我原来玩的就是云麓啊。”
      白衣沽酒:“我的错!”绮罗生在句尾打了个“-_-||”表情发出去。
      白衣沽酒:“那你还是玩法杖?”
      御龙天:“法器。”
      超轶主按下快捷键显示武器,一只如意出现在男妖手上。
      白衣沽酒:“我还以为你不会变通。”
      御龙天:“这样比较符合本妖魅惑天下的气质!”
      绮罗生差点儿没一口血喷出来,他飞快打字:
      白衣沽酒:“求放过!求不恶意毁童年!拿如意的男妖我只记得葫芦娃里那只蝎子精还是蜈蚣精什么的!还有我的超哥不可能这么妖媚!”
      御龙天:“哈哈哈。”
      白衣沽酒:“你在这里干嘛?”
      御龙天站起来,转了个方向,绮罗生忙调整视角,于是恍然。
      白衣沽酒:“你任务都清到这里了。”
      御龙天:“不比当年的支离差!”
      支离!从开服就开始玩天下的绮罗生当然记得,在最早的九黎,那个虐遍新手的BOSS!彼时被虐得凄惨落魄的绮罗生曾发誓自己到了六十级一定要回来秒它一百遍,那应该是所有老玩家在天下最初的痛吧!
      白衣沽酒:“噗哈哈,这个任务我听说他们是找到一个三十级的号带的,我是二十多级的时候回来自己打的。”
      御龙天:“走吧,打手。”
      闲闲地看着白衣沽酒娴熟的刀扇互切,超轶主根本连下马的想法都没有。绮罗生倒也不负所托,凭着拉风的操作顺利地解决了任务怪,再次摸出扇子来给两个号上了个加速回血的状态,换回两把刀,白衣沽酒骑着只兔子蹦蹦跳跳地跟在御龙天的小白马后面。
      御龙天:“你来干什么?冲级狂不去冲级么?”
      白衣沽酒:“我这会儿能冲到二十九级已经很神速了,估计能拿的经验全拿了,连重复任务都做了无数遍,抓野兔的那个NPC居然对我说:少侠求放过,在过去的一年里你来了998次,我的小兔子都被你抓绝了……”
      御龙天:“哈哈哈哈哈哈……”
      绮罗生默默地发了个无奈摊手的表情。
      御龙天:“然后呢?”
      白衣沽酒:“我和那老兔子继续对话,他说:而且还有讨厌的狐狸来偷我的小兔子。少侠,你愿意帮帮我么?”
      御龙天:“哈哈!这是驱虎吞狼么?”
      白衣沽酒:“于是我就这样接到了有江山以来的第一个奇遇任务!”
      超轶主实在忍不住,键鼠一推,仰天大笑:要是这样算起来,绮罗生可真是有够衰的!要知道他可是刚升到十级离开妖族的新手区百妖路,就接到了他的第一个奇遇任务啊!而且,任务奖励竟然是很不错的一本绝学书!
      白衣沽酒:“由于我抓了他五百只小兔子,结果我要剥五十张狐狸皮给他,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不是每只狐狸都带了皮出门啊!”
      御龙天:“五百只兔子!你做了五十遍任务?”
      白衣沽酒:“嗯。”
      白衣沽酒:“剥完狐狸皮就给了这个兔子。”
      超轶主仔细打量了一会儿那骑着白兔子的白衣男仙,笑着发了一句“挺合适的”。
      白衣沽酒:“我还发现,每天的循环任务,前十次经验加倍,然后二十次普通经验,再二十次经验和武学点都减半。”
      御龙天:“再来呢?”
      白衣沽酒:“这嘛……”
      白衣沽酒:“没了。反正第五十一次都没有经验。”
      御龙天:“真有耐心。”
      白衣沽酒:“只剩下刷怪和挂机两件事可做了。我连日常都做完了。”
      御龙天:“哪个快?”
      白衣沽酒:“二十级整的时候压级最快。因为二十级的时候有个种族任务,不交任务的话那个刷怪副本可以无限刷。愿意的话可以压到满技能满经验,我要不是错过了那个压级,现在也有三十多级了。”
      御龙天:“答非所问。”
      白衣沽酒:“普通的刷怪意义不大,现在又没有合适的队伍。”
      御龙天:“这样。”
      白衣沽酒:“所以我在挂机等三十级。那个种族任务的副本每十级一个。”
      那男妖跑到目的地以后站住不动了,然后半天没反应,绮罗生无所事事,按着键让自己那小人儿绕着御龙天蹦蹦跳跳地打转。
      过了一会儿,御龙天突然往前走了一步,绮罗生一不小心,白衣沽酒就正正地撞在御龙天身上。
      御龙天:“接了个电话。等会儿我有事出门。”
      白衣沽酒:“那我上号清日常和副本?任务留着给你看剧情吧。”
      御龙天:“行,留着吧。”
      绮罗生看着面前的小人儿身形渐隐直至倏地一下化光消失,这才把自己的号放回安全区继续挂机,然后登入了那个账号,专心清日常任务。
      “超哥的号?”意琦行也回来了,暼了一眼那个清秀的小男妖。
      “嗯。”
      “还有副本么?”意琦行伸手开机。
      “他都没下。”
      “居然玩了个妖!正巧有件三十级的妖装,我路上捡来的,本来打算赚差价,这下不用卖了。”
      “捡来的?”
      “不知谁挂的一个超低价,跟白捡也差不多了。明显是标错价的,估计卖家这会儿正哭呢。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方。”
      “嗯。拿来吧。”
      “刚丢国库了,你给超哥也加进来呗。”
      “别了,他纯休闲,回头咱们总打架,别又连累他。”
      “哈哈,他纯休闲!一个能洗出两套极品鸿华的云麓你说他纯休闲?三四个人都留不下的云麓你说他纯休闲?”
      “他也就是打打战场。咱们势力那时老是野外收割、流光对推,他一般都不参加。但是敌对不管,人家只看势力标志,有一次不是说做任务都经常被开红么?”
      “谁叫他拓了一身溟澄?还拿着个没钻的紫霜冒充小白翅膀。让我在外面看到这么个云麓而且还是敌对我也要开红。后来不是把他惹毛了,拎起极天一套连招把对方直接给轰成渣了么?”
      “等他回来我问问他吧。”
      “不用问了直接加,以后势力发展起来,他带战场也方便。”意琦行找了过来,直接发出邀请,然后组队开团,说,“先去把十五级那个本刷了,然后把势力任务给他清了,等策梦侯回来他也该二十级了,去两个二十本刷装备。”
      “开本吧。”绮罗生交掉手上的任务,把自己的号也加进团队。
      虽然没有医生,但绮罗生已经把扇子一系的增益技能点满,对两个DPS的加成显然已经足够,再加上两人都是操作流,御龙天号上还有一个杀伤效果不错的绝学技能“风云有道”,所以这个二人组的副本倒也下得有惊无险、一路平安,甚至,还十分走运地摸出一把属性很好的如意。
      刷完副本各奔前程,意琦行继续去做主线,绮罗生对比了一下手上的几件武器,简单调整了装备,跑去做势力任务。就在这时,屏幕一闪,大大的红字跳出系统提示:你受到仙影飘迹的攻击!你进入了战斗!
      绮罗生立刻锁定对方,一边叫了一声“阿意”。在与对方互相锁定的同时他也看到了不远处那个红色的名字。
      二十级的仙族而已!
      对方拿的是剑,绮罗生立刻往对方身上丢一个迟缓,随即后退拉开距离,起手眩晕打断吟唱,然后干脆利落地一个风云有道狠狠砸在对方身上。两个号的级差并不大,绮罗生又是把法器技能点满了的,再加上法器技能本来就是伤害为主、附加控制,所以三招过后对方的血条瞬间空了多半,而这时,意琦行也已经赶到。
      不远处有谁的头顶飘过一句“操作不错”,然后说这话的人一挥扇子先把御龙天的血刷满,转手又给仙影飘迹补了个状态。绮罗生见状停下攻击,一边等对方的反应,一边把自己的号也传到了现场。
      那个名叫儒门龙首的男魔也不过三十二级,绮罗生打完字敲下回车,然后按着键,白衣沽酒把双刀在手上舞一个花。
      白衣沽酒:“什么情况?”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3-26 07:29 开心
    已签359 天
    连签1 天
    [LV.8]以坛为家I
  • 发表于 2014-7-11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感触很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1-23 03:58 , Processed in 0.069672 second(s), 15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