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30|回复: 14

[限制级] 10.03 【策马天下X师九如/轩辕不败X师九如】上善若水(上中下,3F完结)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 2015-5-1 21:32 慵懒
    已签425 天
    连签2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4-10-3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悟空的小蝴蝶 于 2014-10-3 21:49 编辑

    夜幕星空下,波光粼粼的湖面静静流淌。洁白的月色倒映在湖面上,宛若遗落人间的精灵,凄美动人。
    蓝色身影轻轻推开茅屋的门,回头看了眼屋内,向外走了两步,然后将门轻轻带上。
    蓝衣人的神情平和,不徐不疾地穿梭在密林之内。
    身姿缥缈,衣袂轻拂,如行云流水。
    密林的尽头,一条颀长的人影负手伫立。他背对着蓝衣人,好似已等候多时。
    “师九如,你要去哪里?”
    “策马天下。”师九如的口气似有些意外,又似在意料之中。
    策马天下转过身,看进对面那双清澈温和的眼底。
    “你伤势未愈,又想出去乱来?”
    “不久之后便是前任女娲娘娘的忌日,我想前往拜祭。”
    策马天下不为所动,道:“那也是在半月之后。以你我脚程,从剑墓至仙灵地界,不过三日之程,何须现在出发。还如此偷偷摸摸。”
    “策马天下,”师九如无奈轻叹,“我保证,绝不乱来。”
    旭日初升,万物复苏。早起的鸟儿鸣涧山水中,叽叽喳喳好生欢快。
    蓝色和白色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徐徐而行。
    坚持一同上路的策马天下快行几步,与师九如并肩,道:“魔教教主差点将你杀死,你却要赶在月圆之夜前,助他渡关?”
    “他之所以嗜杀成性,皆因所练武功太过霸道,乃至阴至寒之内功心法,需大量人血养其受损的五脏六腑。而月圆之夜正是阴气达到巅峰之时,若不能及时将至阳之气贯入他体内,走火入魔后的魔教教主心中,唯有‘杀’念,至死方休。”
    “那何不在走火入魔前,先将他杀掉,永绝后患!”
    “人性本善,魔教教主亦非天生好杀之辈。先渡过此次险关,日后每月初一为他贯入至阳之气,便能逐渐消减他的魔性。”
    策马天下皱眉,并不赞同:“不能杀,就直接废掉他的武功。”
    “习武之艰辛,非常人能忍受。江湖中人更是将它视作第二性命。若要废其武功,他宁肯选择同归于尽。”
    “啧!真是麻烦!”策马天下闷气在胸,越过师九如低头疾走。
    不多时,他突然回首,又道:“你伤势未愈,若是莽撞为他贯气,只怕连你也有危险。”
    师九如一愣,旋即抿唇浅笑,其清俊儒雅之姿,令人犹感如春风拂面。
    只听他应道:“有你在身边,可消我之前的顾虑。”
    策马天下不置可否地哼了声,转过头去。
    只不过,在师九如看不到的地方,策马天下的脸色悄悄变红了些。先前还阴霾的心情忽然有了些好转。
    魔教总坛位于雪山之巅。师九如与策马天下正在此地。
    “师九如,还想让我再杀你一次吗!?”
    一身血衣的魔教教主轩辕不败一看到那蓝色身影,冷若寒霜的心头顿起冰冷火焰。
    今日已是十四,寒意深深钻入四肢百骸,四处流窜。他几乎无法克制,只想扑到那人身上,再尝一次那温热无比的甘美鲜血。
    那是曾饮过的,最醇厚却也最温和的鲜血。
    “轩辕不败,师九如此行,是为助你渡过明日之险关。”
    “笑话!你以为本座会信你之言吗!”
    “师九如从无谎言。”
    坚定温和的眼神,平和无害的神情,让魔教教主心中亦不禁为之一动。
    数十年从未改变,每个月他都要被缠绕的寒气折磨到几欲发狂。如今玄阴之功已练至最高一层,阴风血雨。随之而来的,其反噬的力量也越趋强劲,他已经没有办法压制。
    然而,教内众人练的也大抵是阴绝之功,无一人能助他。
    反观师九如所练武学,是谓纯阳之功。唯有童身不破者,方能有此甘甜之味。
    上一回轩辕不败无意中饮得之,竟如醍醐灌顶一般,缓缓流入体内的血液,融合了那冰冷彻骨的内息。不过一炷香的工夫,已能令他通体舒泰,全身如置四季如春的温暖之乡,暖洋洋。
    那种滋味,尝过一次便会上瘾,再难忘记。
    策马天下见轩辕不败死盯着师九如,眼底流转的光芒晦暗不明,令他很感不快。更何况,他本就不赞成师九如在那种人身上消耗自己的内元。
    “师九如,你不该对这种人仍心存善念。走吧。”
    师九如对策马天下摇摇头,直接面对轩辕不败。
    “轩辕不败,你在怕什么?”
    轩辕不败嗤笑道:“想对本座用激将法?无用!”
    “既然如此,何不让我一试?”
    “……”轩辕不败盯着他良久,末了移开目光,转身往里走。“你想送死,本座何苦拦着。”
    十五月圆,阴气最盛之夜。
    未至子时,轩辕不败已受体内真元爆冲之影响,苦不堪言。由丹田流经奇经八脉,直往百会穴而去的暴乱之流,几欲让他的脑袋涨裂。
    “师九如!”
    轩辕不败突然暴喝一声。
    在最痛苦混乱的这刻,轩辕不败的脑中只印刻下甘泉般甜美的血液。
    师九如——师九如!
    他要吸干他的血,让他的血只能在自己体内流动!
    嗜血的双眼不停搜寻那道儒雅的蓝色身影。
    ‘轩辕不败,师九如此行,是为助你渡过明日之险关。’
    师九如!你这懦夫!你害怕了吗?你怕了本座如今这副模样,临阵脱逃了吗!
    濒临失控发狂的人,突感灵台之内有一股暖流徐徐贯入,一点一点缓和至阴之气爆冲带来的苦楚。
    与此同时,一道温和清润的嗓音指示他道:“心魂守一,聚气丹田。”
    昏沉的头脑中闪过一点灵光,轩辕不败立刻意识到有人在助他渡关。
    灵台乃要穴之一,那人若是心存异念,只需掌心轻吐内劲,轩辕不败不死也是重伤。寻常武者尚不肯轻易让他人掌控,何况猜疑心重又诸多忌讳的魔教教主。偏偏那温润的嗓音如有魔力般,令轩辕不败依言而行。
    “三花聚顶,海纳百川。”
    那人不断给出指示,至阳之气融合了至阴之气,鼓起的经脉被缓和,不再狰狞。
    灵台逐渐清明的轩辕不败很快认出助他之人的身份,心底却浮上一丝冷冷的算计。
    师九如,你妄图用善念感化本座,恐怕是痴心妄想!
    看似顺利的渡关之下暗藏玄机。
    当冲破最后一关即将大功告成之际,师九如突感体内真元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牵引,至阳之气竟是源源不断得被吸入轩辕不败的体内。
    一旁守护的策马天下见师九如面色突变,隐隐浮现出淡金色,豆大的汗珠从白皙光洁的额角大滴大滴得落下,原本水色柔润的嘴唇更是惨白干裂。意识到事态严重的策马天下,不顾渡关之时不能干扰的戒律,果断一掌劈开抵在轩辕不败灵台上的双掌。师九如受力被反噬,喷出一口朱红,血染黄土,身形也踉跄后退,无力倒入策马天下的怀里。
    “师九如!”
    见怀中之人虚弱至此,策马天下莫名心惊。一手探上师九如的脉搏——虽微弱,却在跳动。
    “师九如!怎会如此?!”
    师九如口不能言,内心却清楚,被吸走大量真元,又受反噬,伤势未愈的躯体只怕是再难支撑。只是要提醒策马天下小心轩辕不败,对方可能已对他们存有杀心,需在对方完全吸纳了他的至阳之气前速速离开才是。
    但是,方一张口,竟又是一口朱红呕出。眼前一黑,师九如彻底昏了过去。
    策马天下不明适才发生了何事,但师九如重伤昏迷,必须尽快找大夫医治。不再迟疑,打横抱起师九如,策马天下亟亟往山下奔去。
    殊不料,刚到山脚下,忽听山巅之上一声震耳欲聋的长啸,令闻者眼冒金星,胆肝欲裂。策马天下暗道一声不好,刚想转身继续赶路,眼前血色人影晃过,轩辕不败已然赶到,负手而立,挡住了策马天下的去路。
    “人,留下。不相干的人,离开!”
    重生的武者尽现霸者的气势,举手投足间充满了迫人的威严。
    紧紧抱住怀里的人,策马天下道:“师九如为助你,已命在旦夕。留下,只有死路一条。”
    一指策马天下,轩辕不败冷冷道:“他的死活,轮不到你来操心。再多言,本座掌下不留活口。”
    “那便用剑来定夺!”
    策马天下很清楚,若让师九如落入轩辕不败之手,届时的境遇会比死还痛苦。
    即便希望渺茫,也要尽力一试。
    为友,也为——那份从来不曾说出口的感情。
    交手只在一瞬间,静心剑折落尘沙,断处插入地面,徒留剑穗在风中无力飘荡。
    “你输了。”
    不屑看一眼落败的武者,轩辕不败的目的只在于——一扬手,背靠在树下的人转眼落入王者的手中。大掌拂过凌乱的发丝,露出惨淡的脸蛋,俊秀儒雅依旧,却不再有生气。
    “本座的东西,只能由本座处置。师九如,你要死,也得本座允许才行。”
    转身,临去前,轩辕不败道:“留你一命,还师九如相助之情。可悲的武者,要挡住本座的脚步,你——还不够格!”
    ===========我是准备开虐的分割线==========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仙灵地界中,五百年方得一灵子,师九如一出生便带着众人的期望,更是地狱岛名正言顺的岛主。身份尊贵的他却心怀天下,不愿受缚于地狱岛而将岛主之位让于圣阎罗,孤身一人游历四方,用无私的大爱感化误入歧途的世人。
    师九如坚信,人性本善,只因后天的环境影响,才造就了善恶之分。
    圣阎罗作恶,因他嫉恨师九如与生俱来的优势,他殚精竭虑到手的地位,师九如却能轻易放开。
    轩辕不败作恶,皆因受所练功体影响,若能渡过难关,便无需再吸人血。
    种下善因,得成善果;少一恶,多一善,造就福报,福泽苍生——这便是师九如所走的大爱无疆之路。
    这条路上,从不寂寞。
    之后,却意外有策马天下的一路相随。
    策马天下。
    有着倔强性格,如风如火,和自己完全不同类型的男子。
    心怀侠义,不屈不挠,是最初师九如对策马天下的印象。相处日久,师九如发现策马天下变了。打抱不平却不再冲动;遇事沉稳不再被一激就像兔子一样跳脚——虽然那样的策马天下也让师九如觉得很可爱。
    可爱?!
    对一个成年男子无论如何都不该这般形容。
    也便是在那时,师九如发现了自身心境的微妙变化。
    这种变化,如风吹水面泛起的涟漪,层层叠叠,连绵不绝。
    这种情感,师九如从未体验过,却也知,这是世间情爱所产生的悸动。
    情、爱,他对他,生了情爱之意。
    惊讶过后,是一份了然。师九如坦然接受了内心最真实的感情。
    只是,这份感情,从未曾宣之于口。
    半生持剑逐水流,相忘江湖两不知——如今的相伴相守,已是师九如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然而,世路本就崎岖难行,人心更是险恶难测。
    两个心意相同却未相通的人,因一善举被迫分离——一人真元被夺陷入昏迷,一人拼死守护终究难敌——不是所有的恶念都能被感化。
    当师九如了悟时,噩梦已至。很多事情一旦发生,再难挽回。
    魔教总坛皆由雪山之石雕琢而成,天然浑厚,易守难攻,乃历代教主呕心沥血所制。到轩辕不败手中,结合奇门遁甲之术设置机关,更是如虎添翼,成为苦境之内最难攻破的一座机关城。
    总坛内,通道四通八达,稍有不慎便会误入机关。位于教主寝室外的阵法,更是每日一换,由轩辕不败的心腹属下东宫神玺所管辖的扬柳冬苑堂负责调度。即便是其他三堂的堂主,若无命令擅自闯入,只会粉身碎骨。
    如今,这固若金汤的寝室内,除了轩辕不败外破天荒多了一人。

    无声无息躺在纱帐内的人,静若处子,紧闭的双眸掩去曾流转其间的光华,失色的面容不减此人的俊秀,反而平添几许柔质,令人心生怜惜。
    轩辕不败掀开锦被,凝视昏迷中的人。
    脱去儒雅的蓝衫,一身月白单衣的师九如,犹如出水芙蓉,精致优雅。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与生俱来的属于仙界灵子的清贵高雅之姿,更是令人只可远观不敢亵玩。
    但,这些人中,不包括轩辕不败。

    “师九如,你的天真理念成就了今日的轩辕,承你恩情本座放过策马天下,只是落在本座手中的你,又该如何处置?”
    大掌拉开单衣的系带,衣襟散落两边,露出光滑结实的胸膛。
    位于锁骨上方颈窝处,有一浅淡到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印迹,轩辕不败却能准确摸到那处。只因这处伤痕便是由他刻下,在上回吸血时。
    “猎物,在主人未尽兴前死去,便失了兴味。活着,才有意义。”
    随手扯去身上的睡袍,露出雄壮硕实的身躯。随即推金山倒玉柱,压在师九如上方。
    “你的真元被本座吸食,想要回去吗?那就通过这个方法……还你吧!”
    痛,无边无际,似永远也到不了头。这是师九如醒来时,最为清楚的感受。
    口中气息被无情掠夺,耳畔是野兽般的喘息。律|动的人察觉到他的醒来,放开纠缠的唇舌,转向赤|裸的胸口。暗哑的充满情欲的嗓音中,藏着一丝得意,似在炫耀。
    “这是本座恩赐的雨露,每做一次便能让部分真元回到你的体内。当然,本座亦要好好享受这鱼水之欢。师九如,你能否让本座满意?”
    心,蓦然锐痛。
    轩辕不败,做出这种事情的你,莫非连心也卖给了魔鬼,终究不肯回归正途吗!
    “不许昏过去,看着本座!”
    得意的男人不能容忍被忽视。捏住精致的下巴狠狠抬高——他要让师九如看着他。
    只看着他。
    痛到极致,便成麻木。
    师九如暗自吐出一口气,依言睁开了双眼,定定看向上方肆虐之人。
    “轩辕不败,没有感情的欢爱……不会带给人幸福。”
    男人的利刃轻轻抽出,旋即狠狠插入,在师九如痛苦的神情中讽笑道:“你也懂情爱?你的爱不是给了天下苍生……给了本座吗?”
    师九如喘息数下,艰难吐出反驳之语:“情爱……与大爱不同。情爱,只能留给这一生……对己而言,最特别的人……”
    男人的动作猛地停住,原本得意洋洋的神情,眨眼面沉似水。
    倏地,大掌掐住纤细苍白的脖子,轩辕不败阴沉了脸,喝问道:“是谁!?对你而言,最特别的人,是谁!?”
    “是谁……无关紧要。轩辕不败……陷入执念的你,可否再听师九如一言……”
    “住口!现在的你,只需承受本座的欲|望!”
    对轩辕不败而言,师九如心中最特别的人是谁,确实无关紧要。
    但,轩辕不败要让师九如清楚明白,占有他的人,真正拥有他的人是谁!
    欲望之火不曾熄灭,反而因这一番对话越烧越旺。
    随着轩辕不败的一声低吼,火热的浊流深深射入师九如的体内,一股紧接着一股,源源不断。在畅快淋漓的释放中,轩辕不败的手掌搭在师九如的丹田处,缓缓吐纳引导阴阳调和的真元进入师九如的体内。
    约莫半盏茶的工夫,随着欲液喷出的真元已被全数吸收。而深埋对方体内的火龙却再度苏醒,在一片湿热的紧致中蠢蠢欲动。
    “今日的真元已毕,接下来——师九如,用你的身体尽量满足本座吧!”
    轩辕不败对鲜血的渴求,转为对师九如的残忍掠夺。
    旺盛的精力,无穷无尽。
    这一夜,仿佛看不到尽头。
    雪山下,策马天下的身躯逐渐被飘落的雪花掩盖。
    雪山上,师九如正经历着人生中最漫长最残酷的黑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 2015-5-1 21:32 慵懒
    已签425 天
    连签2 天
    [LV.9]以坛为家II
  •  楼主| 发表于 2014-10-3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策马天下X师九如/轩辕不败X师九如】上善若水(中)

    策马天下醒来时,眼前一片黑暗。
    是黑夜?天还未亮?
    感觉出身下的床板,策马天下摸索着起身,想点燃油灯。
    打起火石,脸上感到火的热度,但眼前依旧漆黑一片。
    策马天下醒悟过来,他的眼瞎了。

    “你的双眼,被雪冻坏了。”
    刚从外面回来的人见到策马天下的动作,出声提醒。
    “不过不必担心,只要连敷这药草,十天后能恢复如初。”
    “多谢。你是?”
    “萍水相逢,贱名不足挂齿。”
    “无功不受禄,策马天下告辞。”
    “你这人,真是牛脾气!”
    那人气恼得把篮子扔到桌上,挡住策马天下的去路,愤愤道:“我是谁重要么?君莫笑,你听过没有?”
    策马天下老实道:“没有。”
    “……你还真老实。”君莫笑默默把各种药草一一摊开在桌上。
    “对了,你的伤,很重。不过我有办法让它在十天内痊愈。”
    “有何条件?”策马天下明白,天下毕竟没有白吃的午餐。
    “为何说得这般势利,纯粹的助人为乐不成吗?”
    话虽如此,君莫笑却很快提出了交换条件。
    “我这里缺个药人,十日内我会随时让你泡澡,你不能拒绝。”

    答应了君莫笑的要求,策马天下问道:“此地,离雪山有多远?”
    “你问这想做什么?”
    “告诉我。”
    “不远,二十里地。”
    若策马天下未受重伤,双眼无碍,这二十里地的确不远。
    但对现今的策马天下而言,困难重重。很明显,君莫笑在挖苦他。

    “可否为我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谁?”
    “师九如。”
    “他是你什么人?”
    “……好友。”
    “只是好友?”君莫笑显然不信,只因她从策马天下的神色中,看到了更深层的东西。“你若有所隐瞒,这个忙,我不帮。”
    策马天下紧握双掌,沉默片刻后,用力道:“我倾慕于他,但他并不知晓。”
    “……又是一个为情爱所累的痴人。”
    不知想起何事,君莫笑黯淡一笑。旋即道:“你最后在哪里见到的他?”
    “雪山脚下……师九如被魔教教主轩辕不败抓去。”
    “是他!?”
    一直泰然自若的君莫笑,乍听轩辕不败的名字,竟是一声惊呼出口。
    “这可难办了。”
    “再难,策马天下也要救出师九如!”
    君莫笑叹气道:“你们怎会惹上这样一个魔头。我虽答应帮忙,但这件事,让我想想。”

    三天后,就在策马天下等得快失去耐心时,君莫笑从外面带回来一个人——嗜杀者。
    嗜杀者冷酷无情,而且,他很不想帮助眼前这个看上去清秀文弱的男人。
    可是,君莫笑对他有恩。
    君莫笑向他讨那份恩情。所以,嗜杀者只得不情不愿得跟来。
    一听要去救的人是师九如,面瘫的嗜杀者瞬间变了脸色。
    “是那个一身蓝衣,对着把破剑也能神唠叨半天的人?”
    “……你认识他?”否则怎会形容得如此贴切。
    “何止认识!他把自己的六魄强行留在我身上,我正愁找不到他!”嗜杀者抽搐着脸,恶狠狠的表情好像要吃了师九如一般。
    策马天下听他口气极其不善,不明白君莫笑怎会找这样一个帮手过来。
    君莫笑好心解释道:“在嗜杀者很小的时候,轩辕不败错手杀了他的母亲,那是轩辕不败唯一在乎过的女性,也因此对嗜杀者心怀内疚,承诺给嗜杀者一个机会,一个向他索取除命以外,任何心愿都可达成的机会。”
    策马天下猜测道:“你是要让他利用这个机会,要回师九如。”
    “放屁!”嗜杀者不屑冷笑起来。“用这个机会,约战轩辕不败,将他打到做狗爬,救师九如不过顺带。”
    “就凭你?”
    亲身体验过功力达到最高境界后的轩辕不败实力的策马天下,对嗜杀者的自信抱有十分的怀疑。

    结果证明,策马天下的怀疑很有其必要性。但那已是十天后的事。
    见到被揍到鼻青眼肿,吐了一缸子血的嗜杀者,策马天下连讥讽的欲望也没有。
    实力的差距太过悬殊,输得太惨,惨不忍睹。
    君莫笑道:“不能硬碰,唯有智取。”
    由嗜杀者引开轩辕不败,策马天下潜入魔教救人,君莫笑在山下负责接应。
    这三人都属行动派,计划一制定,立马实施。

    嗜杀者这边进行得很顺利,还未把轩辕不败的祖宗十八代搬出来,已成功把人引到山的另一头。
    策马天下拿着君莫笑不知从哪儿搞来的机关消息图,一路摸到轩辕不败的寝室外。
    ‘师九如被关在轩辕不败的寝室内,这是机关消息图,拿去。’君莫笑扔给策马天下一张纸,在对方发问前制止。‘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山人自有妙计,不是俗人能窥探的。’
    一句话,把策马天下一肚子的疑问给憋了回去。秉承不与女子计较的积极向上的态度,策马天下一甩袖,一提剑,怀着此战必胜的决心踏上雪山魔教总坛。

    立定在寝室外,策马天下掏出机关消息图,仔细看了下,今晚的阵法是‘黯然销魂阵’——黯淡了谁的心情,又销了谁的魂?
    策马天下气沉丹田,凝神贯掌,朝三处阵眼连续出掌。掌毕不见任何动静,策马天下不知成是不成,但与师九如只一门之差的距离,让他不肯再迟疑,试探得踏出一步,又一步。
    没有动静,机关没有被触动。
    这个认知令策马天下加快了步伐,转眼来到门前,伸手推开那扇紧闭的石门。
    门后,一片寂静,不闻人声。唯那张醒目的大床上层层叠叠的纱幔垂下,掩去里面的情形。

    “师……师九如……师九如!你在哪里?”
    本以为不会有应声的策马天下,耳边突然听到一声低弱的回应。
    “策马……天下。”
    声音来自床上。
    紧扑过去的策马天下正握住从纱幔中伸出的手掌,大手挥开碍眼的纱幔,露出里面之人苍白憔悴的倦容,正是被轩辕不败抓来囚禁多日的师九如。
    “师九如!”策马天下见人憔悴至此,心下大骇,忙搭上师九如的脉搏,所幸脉象平稳,其间真气流动无异常。
    “策马天下。”
    见到来人,连日里受到的折辱下所累积的惊骇与疲倦一股脑儿涌上来,遭受折磨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向前一头栽倒,下一刻便落入一双坚实的臂弯中。
    低头细观怀中人虚弱的姿态,策马天下的心,痛到了愤怒,对轩辕不败的恨意在心中疯长,几乎让他发狂。
    “啊!”
    似是感受到策马天下内心的强烈波动,师九如勉力抬起一手,轻抚对方心口,低声道:“先离开此地……再说。”
    不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今当务之急是先将人救出。

    一路奔出魔教总坛,策马天下心下兀自奇怪,一路之上竟无人阻拦,直至大门处,方明了其中缘由。
    血色身影,巍然气势,本该被引走的轩辕不败如同一座翻越不过去的大山,凛然堵在门口。
    “文掌古今,武贯寰宇,唯吾不败。”
    堵住了去路,也堵住了策马天下和师九如的一线生机。
    “很好,这次懂得使用调虎离山计。可惜,本座还不想轻易放过到手的猎物。策马天下,上回看在师九如的面上不杀你,这一次,留下你的人头。”
    话音落,杀气升,浓烈的敌意扑面而来,夹着恢弘的气势意图一上来便击退对方。策马天下强提真元,硬生生扎根在原地,咬牙接下这一招。
    “嗯?”轩辕不败微感诧异。“数日不见,你的功力似有所提升。只是要对抗本座,还差得很远。”
    “如果算上我呢?”
    随着一声低沉的挑衅,墨绿的身影疾驰而来,正是轩辕不败甩也甩不掉的小尾巴嗜杀者。
    “哼!”
    轩辕不败岂会将这两人放在眼里。“你们赶着送死,本座岂会拦着。”
    “再加上我呢?”
    未等开打,守在山下的君莫笑见势不妙,赶了上来,加入战团。
    “无论来多少人,本座皆不放在眼里。”
    轩辕不败傲然伫立,负手天下,道:“出招吧。”
    一声出,策马天下三人掌下不留情,各出绝招。三人抱定同一信念,欲速战速决,在最短的时间内决出胜负。
    然而,练成绝世武功又吸走师九如纯阳之内元的轩辕不败早已今非昔比,若在往日三人联手尚有胜算,但对上今日的轩辕不败,缠斗的结果唯有——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 2015-5-1 21:32 慵懒
    已签425 天
    连签2 天
    [LV.9]以坛为家II
  •  楼主| 发表于 2014-10-3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策马天下X师九如/轩辕不败X师九如】上善若水(下)

    轩辕不败一眼相中三人中实力最弱的君莫笑,一掌打出,直接取命。眼见君莫笑小命不保,突然斜地里窜出一条白色人影,硬生生挡在君莫笑身前,承受住这致命一掌。来人口喷朱红,颀长的身躯向后倒入错愕的君莫笑怀中。
    “东宫神玺!”
    随着轩辕不败的怒吼,来人,也就是东宫神玺,又是一口朱红喷出,染红了身下的晶莹白雪,如雪中开败的红梅,格外刺目。
    “主上……求你,放过他们……”
    “你!胆敢背叛本座!?”
    “属下不敢。但是她……”东宫神玺吃力却神情得看了眼身后扶着他的女子,无悔道:“她是属下一生挚爱,她若死了,属下生不如死。”
    君莫笑闻言,抱紧了东宫神玺,边哭边骂道:“你这傻人,你以为你死了轩辕不败会放过我们?”
    “即便如此,东宫神玺宁愿与你同赴黄泉,也好过天人永别。”
    “好!那本座就成全你们!”
    被背叛的恨意令轩辕不败发狂,体内本被化解的血性再起,眼底中更隐隐有血色升起,一出掌便是毫不容情的“八荒禁绝”。
    君莫笑眼见生机无望,一闭眼,紧紧抱住东宫神玺,只等最后一刻来临。

    耳畔传来掌击肉体发出的闷哼声,脸上感到一抹温热,鼻端是浓浓的血腥味,身上却未感到疼痛,诧异间君莫笑睁开眼。
    “师九如!”
    “师九如!?”
    承受轩辕不败致命一击的,是本该躺在边上无力动弹的人。可是谁也料不到,师九如竟会在最危险时刻,挺身挡在君莫笑两人面前,更以虚弱之体硬是接下八荒禁绝。

    策马天下心魂俱裂,抢上前抱住师九如。怀中之人受此一掌,即将魂飞魄散,迷蒙的眼寻到血色身影,断续道:“轩辕不败,师九如以己之命,向你……向你换取他们几人的生机……至少一月之内,莫对他们出手……你可答应?”
    轩辕不败红着双眼,口中发出呼呼的可怕声响,如同野兽低吼。
    他怎样也未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师九如,死了?!魂飞魄散,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听不进去,耳中嗡嗡作响,吵得他难受至极。
    只知那人是自己的!只能是自己的!
    “师九如!”
    狂吼声如雷贯耳,响彻云霄。

    策马天下只觉耳中一热,两道血流沿着耳郭蜿蜒流下。稍一恍神间,手上一轻,师九如竟被轩辕不败抢了过去。
    “师九如是吾的!谁也别想抢走!”
    说话间,竟不顾在场的其他人,抓了师九如不及眨眼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师九如!”
    好不容易见到的人又要分开,策马天下不顾一切得追了过去。
    奈何轩辕不败速度太快,策马天下拼尽全力也被远远抛下,他只能循着从师九如身上不断滴落的血迹一路追赶。

    等终于将人追上时,眼前的一幕让他心胆俱裂。
    只见轩辕不败跪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师九如,低着头,竟是疯狂得吞噬着从师九如体内逸出的魂魄。
    “轩辕不败!”
    策马天下不觉双目中流下血滴,疯魔般挥剑攻向轩辕不败。
    轩辕不败猛一抬头,口中发出赫赫怪笑,道:“师九如死了!你们一个也别想逃!吾要让你们统统下去陪葬!”

    同样疯狂的人,出招拆招之间不见章法,唯有拼命。
    轩辕不败到底胜在内功深厚,重伤初愈的策马天下不敌那源源不断压逼而来的无形攻击,最后的迎击,以大口大口的喷血作为这场疯狂死斗的终结。
    “策马天下,你凭什么和本座争!师九如生或死,都只能由吾决定!”
    策马天下的神智已经开始涣散,看着陷入疯狂的男人,除了怜悯,再无恨意。因为此时的他已然了悟,被留在世上的轩辕不败,才是真正可怜的那一人。

    没有人知道轩辕不败将师九如的尸体带去了哪里。等嗜杀者和君莫笑等人赶来时,现场只有策马天下拄剑不倒的身影,那是剑者至死保留的尊严。
    就地掩埋剑者尸体之际,嗜杀者身背的六魄神剑突然发出悲鸣,剑身更颤动不已。众人正自讶然不解间,却见从林中忽飞来一道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六魄剑身之内,一时间剑身大放光华,耀眼无比。等光华渐趋淡下来后,嗜杀者惊讶发现,剑身的形状也有了变化,握在手中的感觉,竟比之前更沉了些。
    “是七魄……”
    君莫笑盯着剑身,脸上神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嗜杀者被一连串的变故弄得心烦意乱,烦躁不已。
    “师九如用自身的第七魄,完成了原本不全的六魄神剑。据传,仙灵地界的灵子所孕育出的七魄,威力之大难以想象,可斩杀世间一切邪恶之念。”
    “那师九如他……”嗜杀者心里“咯噔”一下,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就见君莫笑沉重得点了下头,目光转向新砌的策马天下的坟,缓缓道:“七魄既离体,汇聚成功,师九如只怕凶多吉少。”
    “求仁得仁,这是他俩寻求的结局,你们不必过于悲伤。”东宫神玺劝慰道。
    “谁说老子难过悲伤掉眼泪了!”
    嗜杀者猛地起身,凶狠道:“老子现在想唯一想做的,就是和轩辕不败再大干一场!”
    “等等!”
    君莫笑连忙阻拦道:“七魄完全融合需半月时间,而身为持剑者的你要想与七魄剑配合无间,更需这剩下的半月时间内好好锻炼。不要辜负师九如和策马天下对你的期望。”
    “这段时间内,我也会训练你,如何找出轩辕不败可能存在的弱点。”东宫神玺接着道。
    “哼!多事!”
    话虽如此,这一回嗜杀者老老实实接受了君莫笑和东宫神玺的安排。

    一月之期眨眼便至,轩辕不败虽为师九如疯狂,却也因师九如的一句恳请隐忍了一个月。
    今日是七魄剑融合在一起的最后一日,今夜子时一过,师九如的七魄便会消散于天地间。轩辕不败打定主意,要在七魄消散前全数吞入腹中,让师九如即便是死,也逃脱不了他的掌控。
    然而世事难料,子时一过,七魄剑剑身发出晶莹之光,似萤火虫的光点从剑身上渐渐浮起,是七魄离散之征兆。轩辕不败心下一喜,便待行动。
    嗜杀者所等待的便是这一刻。
    七魄离散现象忽然消失,趁着轩辕不败怔楞的一瞬间,七魄剑大发神威,转眼没入轩辕不败的心口。
    “怎会如此……”轩辕不败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策马天下临死前,将师九如的最后一魄藏起,晚了一个时辰进入六魄剑内。因此,七魄实际离散的时辰,也比子时要晚一个时辰。你自以为算准了时机,却中了他们设下的局。”
    “天意……天意如此!但吾轩辕不败不服,不服啊!”
    “到下面去再叫吧!”
    一剑捅心,霸者末路。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缥缈仙乡无处寻,梦中相会两销魂。
    当轩辕不败再睁开眼时,眼前是陌生的景象。在他的周围则围了不少来看新人的好奇者。
    “哎呀呀,这是谁家遗失的汉子,快来认领了去,这副快要吃人的凶相,我老人家可吓不起。”
    “慕少艾,你的诊所前排满了人,你却不务正业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鹅黄衣衫的男子连连后退,装作害怕道:“哎呀呀,小变变你怎么可以凶我老人家?同样是宠物,你看我家的小阿九多可爱。”
    “你家小阿九再可爱也没用,他又不下来陪你!”
    “啧啧啧,看来是剑子偷懒没有把小变变调教好,要不我喊他来仙山观光一日?”
    变裔天邪瞬间满头黑线:“当我啥都没说!”然后光速离开。
    旁边的魔龙祭天似笑非笑道:“你又欺负他,有这闲工夫不如去把师九如他们叫过来,看他们要如何处置这人吧。”
    “不用,已经有人叫去了。”

    正说着,不远处师九如与策马天下携手而来。
    在仙山重聚的他们,与苦境的相处模式几乎无差,只除了策马天下已向师九如坦露最真实深切的感情,而师九如也抛去枷锁,接受了这一事实。
    至于让策马天下发生这种转变的起因,则是因为他意外发现师九如身上密密麻麻的情|事痕迹,尤其当得知这些痕迹出自轩辕不败之手后,各种感情五味杂陈,直冲心头。

    在做了好多天自我静心的功课后,策马天下终于在一个夜晚狼性大发,把师九如压在床上,语无伦次磕磕碰碰颠三倒四得——表白了!
    表白的结果,就是如今来之不易的幸福相守。
    当然,策马天下打死也不会承认,他一直万分期待,能和师九如来一次真正的缠绵。
    那晚的表白成功后,策马天下很想趁热打铁,抹去师九如身上碍眼的印记,用自己爱的痕迹来替代。然而几次努力尝试,皆因师九如的过于紧张而宣告失败。
    毕竟那几夜的伤害,身体上的伤痛容易愈合,但心灵上的痛楚,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化解的。

    相守却还不能相爱的残酷事实,令策马天下这几日都身处冰火两重天的境地。日夜计算着嗜杀者送来轩辕不败的时辰。
    这不,刚有人四处宣传仙山又来新人时,策马天下二话不说拉着师九如过来,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正被围观的轩辕不败。
    策马天下上去对准轩辕不败就是一顿胖揍。来到仙山的人,后来者不及前辈,除非日后勤加修炼。轩辕不败一改魔教教主的风格,抱着头闷声不吭得挨了这一顿打。
    慕少艾看打得也差不多了,这才出面阻拦道:“哎哎哎,打得差不多得了,再打下去我老人家也救不回来咯。”
    “这种忘恩负义不仁不义丧心病狂不知廉耻的畜生加三级的混蛋,药师你救他想怎样。”
    “哎呀哎呀,这得问你家小九如去,他若是说一句不用救,那老人家绝对不出手。”
    你家小九如……策马天下的脸色立马从阴转晴。
    “哼!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药师这等好差事就交给你了。”

    但是,策马天下很快就后悔了,后悔当时不该一时耍帅,放了轩辕不败。
    再一次冲着跟在屁股后面的小尾巴发火,收效却甚微。
    “这位大叔,拜托你别再跟着我们了好不好?再往前是我和师九如的屋子,不是你的懂不懂!”
    轩辕不败一脸无辜道:“我也不想的,可是身体不由自主得跟上来了。何况我跟着的不是你,而是他。”
    一指边上一脸冷静淡定的师九如,轩辕不败的眼神立马充满柔情,看得策马天下几乎把隔夜饭也吐出来。
    拜托!这个轩辕不败死了就算了,怎么连智力也好像退化了一般……嗜杀者真的没死命往他脑袋上猛敲?
    “走!别理这个疯子。”
    “我不是疯子。”
    “不是疯子也是怪人。”
    “奇怪的人是你,师九如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为何霸占他不放。”
    这句话触犯了策马天下最大的忌讳,他恶狠狠地转身,凶狠道:“轩辕不败你给老子听着!在这里,策马天下和师九如是不可分割的一体!和你没有丝毫任何一毛钱的关系,若是懂了,速速滚,好走不送!再见不见!”
    原以为这样就能甩开小尾巴的策马天下,再一次为自己的小天真而后悔不迭。
    晚上当他磨着师九如想要再次尝试欢爱的事情时,轩辕不败敲响了他们的门。这一次,策马天下阴笑着下床,拿起桌子上早已准备好的大号剪刀,就这样一边挂着阴森森的笑容,一边朝门口走去。

    翌日,最受仙山众人欢迎的由刀无极主办的天下封刀报上,赫然标了一个醒目的大题:新人轩辕裸奔出镜博眼球,成有史以来裸奔第一人。旁边有一行稍小的字写着:为求上位,还是另有隐情,且听策马天下为您揭秘轩辕不败不为人知的嗜好。
    另一边,读着报纸吃着早点的策马天下,眼见昨晚自己一手炮制的成果展现,内心是格外的满意。
    这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
    屋内的床上,师九如因昨晚某人的成功索取而倦极睡去,至今未醒。却不知醒来见到这一局面,策马天下又要被念叨多久方是头。
    然而这些都是后话,眼下,不妨好好享受一番这难得的悠闲时光吧。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4 10:50 开心
    已签1793 天
    连签1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4-10-4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师九如與轩辕不败是基友.道友編的可能沒人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10-18 01:37 奋斗
    已签862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4-10-24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3-16 21:10 开心
    已签108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发表于 2015-2-4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策师萌萌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3-26 22:15 擦汗
    已签221 天
    连签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5-2-4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4-20 21:13 开心
    已签252 天
    连签1 天
    [LV.8]以坛为家I
  • 发表于 2015-2-24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4-20 21:13 开心
    已签252 天
    连签1 天
    [LV.8]以坛为家I
  • 发表于 2015-2-24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3-26 22:15 擦汗
    已签221 天
    连签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5-3-14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5-25 06:26 , Processed in 0.115028 second(s), 22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