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01|回复: 891

[剧集观感] 【授权转发】霹雳万堺尘涛16剧情+吐槽*叹希奇开杀戒

  [复制链接]
  • 2017-8-30 14:50 奋斗
    已签185 天
    连签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6-2-26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原作者@冷露非秋  原blog:http://sakuramachi.blog.163.com/

    地限去了,小非炸了。
    霹雳剧情吐槽Q群    47287344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截图来自霹雳万堺尘涛

    感谢  芷言、peinsamsara、一只抖毛的攻、天极一仙、浮云中的鹰、板砖如雪漫天飞、时间城的小王子、f7127633   八位道友帮忙报错!

    第16章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奉惊座之命,血乘来到儒门捉拿(营救)小溟,这里的音乐好像是痕江月的角色曲。畅遗音正巧撞在血乘的枪口上,他是无权处理小溟的,所以只能抵抗到底,带着两个喽啰打得十分辛苦。
    幸好过了一会儿,应无骞来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应无骞的脸还是挺秀气的,可是没想到他的鞋子竟然是这种一点不秀气的方头鞋!
    先是制止了畅遗音告状,应无骞道,半夜不睡跑来扰人清梦,幽都难道以为摆出这阵仗,儒门就会吓得就范?摆出一幅讨价还价的姿态,应无骞叉起小腰对付血乘。
    血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就不就范,马上就知道了。
    应无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只有不知变通的暴力分子,才会处处诉诸暴力。
    血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哪暴力了?明明准备了两个选项,是你们自己选的死路。
    应无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变通一下行不行?
    血乘翻了个白眼,要咋个[变通]法?应无骞说,答应我个条件,我就把小溟交给你。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说了半天,应无骞也无非是想讨点便宜罢了,不过也行,只要把小溟交出就好。

    血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那么条件是什么?

    应无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等明天再告诉你。

    血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把我当猴耍啊!胆敢玩弄阿B咧,胆肥了你!

    应无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NO,以你的美貌谁也不敢[玩弄]你,只是今天太晚了,我实在想睡,所以明天清醒了再来交易。咋样,明天再说吧,哪有半夜还加班的,也就你这么敬业,大过年的还加班。

    血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懂什么,我休假数甲子,早就盼着上班了。

    应无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呃……

    血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干嘛要拖到明天,不就是想玩缓兵之策嘛,老儒你个老狐狸!

    上集才被崇玉旨鉴定为[老狐狸],这集又被骂是老狐狸,不过没啥,应无骞只当这是夸奖。更有甚者,应无骞还借机表达了未来可以合作之意,血乘不置可否,只等明天交易,便退散了。
    畅遗音觉得此举不妙,若是老墨知道小溟交给幽都,定然会大闹文载龙渊。应无骞则很乐观,只要搭上幽都,别说区区一个老墨了,肯定好处大大的,于是畅遗音闭上了嘴。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惊座满意的迎来了新打手魔傅 旷神愉,这是个白毛,发型类似于神机的魔物,与惊座的关系似乎比较亲近。ID[旷神愉],前面加个[心]字就是成语了。

    惊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魔~~~~傅,来上班了。

    旷神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开口只说两个字的坏习惯,真烦!

    (这就槽上了,果真感情不一般)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魔千岁也回来报道,加上旷神愉、阿B咧与琴姬,这四者即为万魔惊座手下四大魔尊。唯一搞不懂的是弱水琴姬是怎么到幽都上班,她之前一直在苦境混的,后来被琴箕夺舍。幽都尚在封印中时,弱水琴姬早就见了阎王——所以她是怎么来幽都当上魔尊的?

    (此举唯一的好处就是给琴箕加线啊)
    四大魔尊沉睡已久,所以一醒来就急着上班了,若不是被封印甚久,想必幽都早就统治宇宙了。
    旷神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咱应该多点创新精神,不能走[魔]的老路了。

    魔千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赞同,[魔应该如何如何]的标签应该淘汰了,远古时代生存太恶劣了才[贴标签],现在不需要了,我们应该与时俱进。

    惊座道: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不~~~~差,今后我们将采取[因敌制宜、以夷制夷]的方针,这方面的工作由幽魔琴弱水琴姬负责。

    旷神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琴姬不差,虽然是顶替判神角这位置,水平很高,甚至比鬼后都高,所以我很放心。

    (鬼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捧她就好,踩我作甚?)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魔千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有了战略上的调整,再辅以行为模式上的改变,三教这群牛鼻秃驴书生,幽都复仇者联盟来了~~

    惊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但~~~是,你这形象穿得跟东北花棉袄似的,就算改变行为模式估计也走不成偶象路线。

    旷神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而且还拿着一支鸟毛,戴着跟坨牛X一样的帽子,我看改名叫[魔姥姥]挺合适的。

    魔千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姥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惊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收拾三教,一统万堺,那块地是属于幽都的!

    (看来惊座还挺务实,若是只得到万堺朝城就满足了,那还是可以跟苦境管理员打个商量的)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为了升级,为了得到高端的单锋剑,狂刀开始了刺绣练习,首先穿针引线就虐个半死。那大头针洞//眼挺大的,可是狂刀怎么穿都没对上,真是急死了。

    (操偶师真是牛B了)
    [针头不解愁眉结,线缕难穿泪脸珠],这是白居易的诗《绣妇叹》中的一句,配合狂刀这幅媳妇脸,真是绝配了。巧天工正经书看的少,幸好看过这首诗,用来形容狂刀此时情状,真是太合衬了。
    (看来是不正经的书看得多)
    狂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该庆幸狮头宝刀不在我身边!

    巧天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拉倒吧,拳头大的洞你都穿不过一根线,还想握刀?

    狂刀努力穿针,不与巧天工计较,但巧天工并不会放过他。巧天工取出一个[怒气测试仪],只要狂刀的[怒气]超标,便要重新绣。经过检测,狂刀的怒气指数果然超标,巧天工用块新布换下了方才已经有点轮廓的绣片。
    狂刀只得继续穿针。
    其实巧天工此举也只是为了让狂刀学会冷静,比如说[俏商人]沽命师就是沉着冷静、深藏不露的高手,只有在决定下手的瞬间才会显露杀气。哪里像狂刀,还没开杀就四处狂妄,抖汗抖///胸都不在话下。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真是好///胸)
    狂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就这么狂,不然怎么叫[狂刀]。

    巧天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样低着头能看到手上的针么?

    狂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要你管……

    巧天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难怪总穿不进线啊,胸太挡视线了。

    狂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闭嘴……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不得不说巧天工对狂刀的兴趣还是挺大的,之前就发现狂刀长着一张童颜娃娃脸,又兼胸部挺拔,所以难免多看几眼。如今狂刀憋着气乖乖的练习绣花,又要重新做,那表情别提多可爱了。

    狂刀认真穿针引线,巧天工又发现了新大陆,狂刀背后竟然也露着,并且还有黑色的SEX刺青。
    巧天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哟,你露胸露肚脐还露背,这刺青真是啧啧啧~~

    狂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别动手动脚行不行?

    巧天工说当然行,只是这刺青好似在哪见过,或许会有牵连。邪恶一笑,巧天工又问,你前面后面都露着,衣服不会掉下来嘛?
    狂刀只说那是私事,至于刺青的事儿更不想说,巧工天也就不再问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说话间,狂刀已把线穿好。
    这里操偶师真是神了,操纵着木偶把线穿进针眼里,简直牛B!再一思量,以前狂刀抖胸也算是跨时代的画面了,现在又玩更高水平的[穿针引线],可见狂刀所受到的重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放张细节图,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明显看出,线真的穿过去了,操偶师太牛B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狂刀终于把线穿好,如此表现,即使巧天工也称赞不已。狂刀的心情也很好,就这样接受调教,一定可以更上一层楼的。

    狂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用事实证明了胸并不是穿针引线的障碍。

    巧天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服了……

    (这个绣花大约是要活动狂刀的手指,加强手指对于细节的感受,并不是刁难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熟悉的洞萧声响起,枫红片片随风摇摆,多日不见的老纵再度登场了。
    老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BJ让我再出场!自从不装B,生命里都是悲剧,多少B格一起掉光交织成一片装B的回忆!

    上次打着酱油去围观练XI生与独孤客的对决,当时情景尚萦绕在心头,独孤客死而复生最终却是再落黄泉,这也许就是命吧。又想到自己的装B人生,真是一波三折,老纵终是忍不住叹息。
    沽命师意外来访,但老纵并不认识他。
    老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阁下似乎并非本地人。

    沽命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难道棋邪的客人不能是外地人?

    这倒不是,不过老纵注意到沽命师的手十分粗糙,不似棋士的手(不够嫩啊),所以难免有点好奇。别的不说,沽命师上门就给了老纵露脸的机会,老纵都想把他当成佛祖供起来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老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只要能让我上镜,哪怕是外星人都欢迎。
    沽命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哈哈,原来你知道了~~

    老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如此友好,你是有事相求?

    沽命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不愧为棋邪,小眼睛特别锐利~

    老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是罪喵介绍来的吧?

    沽命师说是,老纵进一步猜是沽命师杀了罪喵。
    沽命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咋知道?

    老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从你毫无感慨的语气,以及眼神中的一丝杀气可知。

    (这推理好没道理,[毫无感慨的语气]就一定是沽命师所杀么?与罪喵交情不深毫不感慨也很正常。眼中的杀气也可以是对着老纵啊,偷看剧本果然方便)
    沽命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苦境人生地不熟,所以我就想请你给指条明路,相信能与九轮天周旋游走的棋邪应该可以给我一点建议。

    老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别提九轮天……

    沽命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为啥?

    老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九轮天一破产,我就没戏唱了,只能借着当群众演员的机会露个脸。要不是你来找我,现在还是无人问津。

    沽命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老纵知道,这个外星人举目无亲,在苦境难免迷茫,所以想找个本地人当靠山,可以找到生存的方向与目标。但问题是……

    老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会下棋么?

    沽命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虽然不是很精通,但是会下两手。

    会下两手就行了,作为老纵的合伙人,会下棋就算合格。老纵邀请沽命师来一盘,看看沽命师的水平,再决定帮他到何种地步。机会总是等待有准备的人,如果沽命师不会下棋,大约老纵就没有什么兴趣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奇奇让老忘退到一边,自己独自对上天极与地限。风将奇奇的披风扬得很高,而天极地限却连个鼓风机都没有。这是一场给奇奇刷B格的战斗,从待遇上也可以看出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不仅是娃娃脸,而且是兄控)

    天极地限完全是被当了枪使,他们既不明前因后果,也不知新仇旧恨,就这样跟奇奇杠上,也是糊涂得可以。奇奇刚好吃了一口恶气,被方骧等一班出卖兄弟不知感恩的败类气个半死,如今又对上天极地限,自然是把两位府尊当成了与败类一丘之貉的伪君子。奇奇脾气外显,生气就是生气,从来不会憋着,这脾气遇着老忘的软包子性格后,就越发的突出了。奇奇总是担心老忘吃亏,所以时时刻刻注意着,在他看来,天极地限跟方骧一伙就不是什么好人,自然是不用姑息的。
    奇奇一来是想替老忘出口恶气,二来是想在大哥面前显示一下实力,所以奇奇斗志高昂,下手绝不会手软。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气场全开的奇奇气势席卷全场,即使如此天极地限的披风也是一下都没动过。虽然是娃娃脸但却睥睨全场,虽然闭着眼却显露出高贵的眼神,虽是穿着花里胡哨但却B格暴棚,虽是无风却披风飞高高,强烈的剑意把喽啰都崩到一边。两位府尊见状,开始合招攻击,再让对方这么装B下去,战斗会愈加难打。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可即使两位府尊合招而出,奇奇仍然不为所动,更评价为[只有如此而已],这对天极地限而言,简直就是污辱。 两位府尊可不是一般先天,乃老君嫡传弟子,如今竟被奇奇评价为[如此而已],老脸根本挂不住啊。

    天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放肆!

    奇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还放伍咧,留神!我要认真了!

    说罢夹了天极的剑尖,把天极甩了开去。天极读条进行中,奇奇也准备放出[剑法太一]之招,这招数名让人想到打弃总时光荣牺牲的[紫宫太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好大一个荷包蛋)
    天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冰肌玉骨!

    奇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大火球术~

    天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冰天雪地!

    奇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大火球术~

    天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北极冰山!

    奇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大火球术~

    两人属性相克,天极即使有再多的冰块,被奇奇放出来的大火球一烤,尽数化成了水。
    见师兄吃憋,地限强势上前,本想为师兄讨回颜面,却是被揍成狗。老忘于心不忍,吆喝让奇奇停手,然而地限还要继续战斗,与天极再次合招,企图让奇奇体会到冰与火的考验。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对方不依不饶,那么奇奇也不打算停手,360度旋转过后,奇奇要放大招。此招名为[银河暴裂],顾名思议,就是小宇宙爆炸。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被如此强大的能量暴击,地限立时发出哀鸣。天极亦受到波及,喷出好大一口血,但地限所受伤势更重,竟是支持不住,当场去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将地限抱在怀中,天极痛斥奇奇暴行,更扬言不会忘却今日,将来定要奇奇好看。 但奇奇只是挑挑了头毛,天极的叫嚣在他看来,不过是无能者的乱吠。

    (为了维护老忘,奇奇甚至开了杀戒。真的不是装可怜让奇奇出头么?)  
    天极带着地限的尸体离开,奇奇这才注意到现场竟然还有个牛鼻子,便用剑气将人送走,好给道门掌教崇玉旨打个招呼。
    奇奇干脆利落的解决了所有问题,老忘上前痛心疾首道,你这样太过分了,五弟。
    (那你怎么中途不出来阻止?动嘴不行你就不能出手阻止?)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但是奇奇对此这种发展十分满意。
    奇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样才能断了多余的慈悲,像你这样软包子是不行的。易天玄脉天生就比三教优越,用实力让三教想起对易教的畏惧,这样才能免于被人欺负。

    老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啊!

    那你说应该是哪样?造成这种后果老忘就得负责大部分责任,如果他能处理好,还需要奇奇这样保护他嘛?究竟谁是大哥谁是五弟啊?
    老忘看似痛心疾首,但奇奇越发极端与他的软包子是有关联的,正因为老忘不断示弱,所以奇奇的保护欲才会愈盛。但老忘的实力会比奇奇弱么?这还真不好说。打个比方,老忘本可以灭了叛徒再收拾天极地限,却示弱让奇奇来保护他,于是老忘就可以隐藏在奇奇背后充好人了。
    老话说得好啊,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出头的椽子先烂。奇奇为了保护老忘已经惹得众人侧目,连镝镝(老素)都注意到他了,如此锋芒必露,将来必定要吃大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大哥圣母作派,谈何守护易教,以前被坑成狗,出洞后还是不改。奇奇为了大哥,真是操碎了心,大哥做不了的,都交给奇奇来做吧。杀了地限,无异于与小非绝裂,故奇奇已经做好与小非决斗的心理准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沽命师虽说棋艺不精,但实际上还颇有两把刷子,这倒让老纵来了兴致,大谈围棋之道,又从围棋之道讲到当今局势,以及最合适的合作人选。老纵属意的是叹希奇。
    又是奇奇。
    看中奇奇的原因有二:1是奇奇实力出众,2是奇奇形只影单,
    在老纵看来,奇奇能指导鬼刃(独孤客)打败风之痕,就说明水平很高,现在鬼刃又死了,所以奇奇孤身一人,独木难支。所以老纵觉得若对奇奇伸出橄榄枝,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奇奇已经是十分出名了,但老忘在武林中的存在感却很低。实际上,奇奇的所有行动无不围绕老忘的利益,可以说是老忘完美的操纵了奇奇)
    沽命师又问老纵是否认识碎无泪,此女在苦境失踪甚久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九轮天已灭,镝镝终于想起碎无泪,于是放她出狱。虽然镝镝想让她退隐,但如今沽命师还在寻她,所以大约还是要在江湖继续飘的吧。但眼下已算是自由,曾经与流离约定要在自由的天空下重逢,如今却只得形影相吊。

    碎无泪扔掉代表悲伤过去的面具,准备迎接新的人生。
    镝镝只告诉碎无泪[九轮天已灭、天相已死、沽命师与阿尔法还活着]这些消息,对于魔息与天噫还活着却是只字未提,若是碎无泪将来得知仇人还活着,还会想要报仇嘛?
    失去故国亦失去家乡的公主殿下,在异国他乡的雪夜下,独自前行。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流海都没整理,完全变形)

    将碎无泪放走后,镝镝别无他事,可以专心调查谛佛主案了。不过这案子当前是一页书在办理,看来镝镝得去找一页书。只是万堺朝城消失武林甚久,若要得知地址还得去找太上府询问。正想及此,道仙妃奉崇玉旨之命来寻镝镝,如此正好省略一道中间环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小非忽感心惊肉跳,果然没一会儿,天极就带着地限的尸体回来了。若非慈祥的地限开导,当年意志消沉的小非是无法再次握剑的,如今地限升天,小非当然痛哭流涕。
    天极亦是悲伤不已,本以为奇奇不过尔尔,岂料实力惊人,如今师弟驾鹤西去,从此太上府只有一位府尊了。与师弟相伴同修的日子是如此的和谐,天极痛失师弟,其痛不亚于断去手足。但斯人已逝,哀叹亦是无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小非忍不住又落下泪来,记得刚出场的时候,小非吹笛子怀念前任两位女友时也哭了。小非很文艺,感情丰富却又压抑在呆萌的外表之下,性情纯真,所以想哭就哭。地限待小非如亲子,如今故去,再无人能开导小非了。地限之于小非,就相当于心理医生,而天极则像父亲一样,给予小非生存的力量。小非一向视地限为爷爷,如今死在奇奇手上,小非决定不再消沉,这就出门去找奇奇算帐。
    但是小非的装备还是奇奇送的呢,与狂刀获赠的刀是同个系列,被称为[一对]。如今狂刀手上那柄刀已被巧天工鉴定为劣质产品,小非的剑想来质量也不咋的,如此上门叫板,大约与找抽无异。
    紧张紧张紧张,小非会被奇奇虐嘛?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上真清以颤抖的语言向崇玉旨报告了奇奇的恶行,随后体内剑气爆发,挂了。更有甚者,那剑气还凝结出两行字——崇玉旨,叹希奇向你(全家)问好。

    崇玉旨看罢,一股怒气从脚底直冲脑门,那剑气过了会又凝结出几行字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下不仅是崇玉旨,连围观的虚遨子与道仙兵也怒了,因为之前那句只是问候崇玉旨一人,后面这句可是全都中枪了。  
    虚遨子: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奇奇太不像话了!

    道仙兵: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个奇奇不是嘴炮啊,实力深不可测,这下完了,我们会被送上西天嘛?

    不过现在还真不用担心奇奇会打上门来,因为现在小非肯定要死咬奇奇不放了,谁要奇奇灭了小非最亲爱的地限爷爷呢?崇玉旨就是想着借刀杀人,借小非去整奇奇,道门最好保存实力,按兵不动。
    只是小非并不算是道门的正式道士,他并没有道界核发的《道士证书》,充其量只能算是太上府收录的临时工而已。虽贵为太上府首徒,但小非并非府尊真正意义上的徒弟,不如说是入住太上府的一个借口。小非在道门也没有编制,只是个编外人员。所以崇玉旨要借道门这根绳拴着小非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小非只是个临时工随时可以辞职不干。所以连虚遨子都知道,小非留在太上府只是因为府尊对他有恩。小非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所以若是想把小非留下来当打手,就必须保住天极的小命,再借天极之口操纵小非,才能达到让小非为道门服务的目的。
    如此一来,天极在道门的价值竟要靠小非才能体现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鬼后来找应无骞交涉,应无骞也不含糊,他想用一个小溟交换4个条件,首先便是老墨的性命。
    (老墨对正御还是有一丝幻想的,甚至把小溟都托付给他,然而应无骞却是发自内心的想除掉老墨。老墨真是遇人不淑啊)
    但鬼后并未点头,按照惊座的要求,对方提出的条件需打些折扣才行,所以鬼后把条件修改为[除去所有帮助老墨之人的性命]。一听这话,应无骞赶紧应下,因为这样已经赚到。
    老墨只是一条命,而[帮助老墨的人]却可以是未知数。鬼后大约是数学不好,应无骞只让她杀一个人就好,而鬼后非得改成无底洞。只要应无骞以此借口要求幽都出手,那么幽都就等于变成儒门的打手,鬼后一句话等于是把幽都卖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应无骞的第2个条件便是不得对他以及属下出手,鬼后十分干脆的答应了,而相对的则要求儒门也不得对幽都不利。从这条上来说,双方已经算是结盟。
    第3个条件为助应无骞取得九烟玄晶,第4则为助儒门打击一切敌人。前者鬼后答应了,后者则觉得太过空乏,有把幽都当成马前卒使用的嫌疑。
    (其实你早就把幽都卖了嘛~)
    鬼后断然拒绝了第4个要求,不过应无骞并不介意,便把最后一个条件留到将来再交易,眼下先把小溟交货再说。把人交出去就代表交易成功,应无骞一点也不怕对方会赖帐,区区一个小溟就这样达成双方结盟,已经算是卖了个好价钱。
    应无骞朝畅遗音使个眼色,让他去把小溟带来。
    (小溟如此值钱,可见幽都看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小貂真可爱啊
    且说小溟被关于屋里,对外界情况一概不知,难免心中恐慌。幸好有小貂陪伴,抚慰了小溟紧张的心情。 这时畅遗音来忽悠小溟说圣司来带他离开,小溟颇有怀疑,与畅遗音打出墙外。虽是急欲逃离,然血乘阿B咧上门收货,小溟实力不济,终于被打吐血,交给幽都了。

    (小貂会向老墨求救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交货时,小溟义愤填膺。

    小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们竟与邪魔同流合污,简直道貌岸然,枉称圣贤,卑鄙无耻,丧尽天良,无可救药!

    最后被畅遗音打昏了事。
    畅: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世界终于安静了。

    人已经奉上,应无骞最后一个小要求就是,不能让小溟记得今天之事,鬼后应下,带人离开了。
    幽都为何会想要小溟,难道是老忘的要求?应无骞觉得应该不会,如果是老忘的请求,那么必定会来接人,更不会打伤儿子了。幽都夺取小溟无非就是想让老忘俯首贴耳吧,应无骞觉得只是幽都收买人心的手段罢了。
    (但还真就是老忘的请求,说是[捉拿]也好,[营救]也罢,从此小溟就在幽都的羽翼之下了)
    应无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等会你给老墨与却小受打个电话,把小溟的事儿告诉他俩,让他们去斗,我们就看看热闹。

    畅遗音说好,正御如此英明,真是属下之福啊。

    地限被打死后,老忘就拉长个脸,他本就脸长,如今就更长了。
    奇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大哥,你对我的表现不满意嘛?

    老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这样太过偏激,太极端了!

    但这都是为了老忘与死去的兄弟们啊,过去所受的苦难与屈辱,奇奇都要一一讨回。
    老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听我的,我有我的方法,手段不必如此极端。

    (但事实上老忘还真没啥作为吧……)
    但奇奇觉得三教已坏到骨子里,手段不强硬,根本得不到教训。老忘还想继续教育,奇奇喊停,有客人来了。
    一地的雪花随风而至,来者定是冰雪系高手,不错,正是小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小非抬头挺胸,负手而行,雪花那个飘,北风那个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走到眼前还崩飞了两块石头,溅起一片沙尘
    老忘完全傻眼,唯奇奇有心理准备。

    奇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小非,你来了。  

    小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明知府尊对我来说等于再造父母,敢下杀手,就该有这样的觉悟!

    奇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知道啊,因为我要(爱)的,就是这样的你!

    小非太软了,如果想要与阳刚的小非一决雌雄,就必须激发小非的斗志,现在正好。
    老忘赶紧出来打圆场。
    老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小非请听我一言,这事……

    小非: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是我与奇奇的事,请原谅。

    奇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的事自己能处理,大哥你别管。

    老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们……

    好吧,老忘决定闭嘴。
    奇奇问,还记得咱们那次辩论赛嘛?小非当然记得啦,可是如今却是很失望,本以为奇奇是个和平爱好者,可没想到竟是如此暴戾,一出手就杀了地限爷爷。其实如同小非一样,奇奇自那次与小非打过嘴仗后,便一直想着将来有一天能与小非动次真格,痛痛快快的打一架。
    小非是奇奇心中暗自期许了数甲子最强对手。
    (见识太少)小非是奇奇心中,唯一可以印证剑道的人选。
    (每夜都YY与小非酣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地限已死,小非不可能再与奇奇作朋友,所以决斗就定在五天后。老忘还是觉得不妥,只是奇奇志得意满,甚至将此战认定为今生最有意义的战斗,之后,就是易天玄脉的天下了。

    老忘还是一幅痛心的表情。
    奇奇到底是直肠子,没啥弯弯绕,想法太简单:即使打败小非,也成不了天下第一,更别提什么易天玄脉的天下了。这话说出去不要笑掉别人大牙。
    眼前的奇奇使老忘觉得陌生,但奇奇是真心为大哥的:为大哥讨回公道,让大哥一家团聚,为大哥恢复易教昔日的荣光。奇奇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打败小非,成就剑道之证。

    老纵告诉沽命师,碎无泪应是在镝镝手上,要把人弄出来实在不容易的,所以这事也急不来。
    (你们运气好,人已经出狱了)
    之后老纵注意到沽命师的单锋剑,取出一观便知是熟人所造。一改平日的蛋定悠闲,老纵急问此女下落,但是沽命师有意卖个关子,说是与奇奇见过面后再告诉老纵。
    (巧天工与老纵究竟有啥关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虽然不知道弱水琴姬是怎么到幽都任职的,但如今她来找琴箕寻仇,相似的面容不同的肤色,这么一对比琴箕竟然有点灰头土脸。
    夺舍之仇+灭爱之恨+琴决之败,琴姬与琴箕那真是仇恨难消。当年琴姬一败涂地,如今终于有了靠山,今非昔比,对临终时所闻的阎王曲亦有了突破,如今相遇,琴姬自是不肯放过琴箕。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输了一场琴决,所以这次,琴姬决定在琴上讨个公道。
    两人吵完嘴,各自抚琴开打。
    琴姬有新人光环+复仇光环,再度对上琴箕的阎王曲已是毫无压力,琴姬真能顺利报仇嘛?
    (想想魔息与天噫,总觉得不会这么顺利)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由于之前打败独孤客,练XI生引起了枪界的注意,即使在家安静如鸡,亦有不识趣的人前来挑衅。他们对练XI生极尽BS之能事,甚至对练XI生每日练枪亦是诸多微词,但事实上这与他们根本没有关系。练XI生也完全不需要他们的认同,所以这三个跳蚤张牙舞爪的浅薄模样甚是可笑。
    练XI生只因一场决斗而扬名,便引来诸多麻烦,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如神州三枪这等品性卑下之人闲得无聊,便会嚼人舌根,道人长短,肆意污辱,乃至于洋洋得意。以自己的标准肆意评论他人,却从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有无资格批判他人呢?
    事实上,如神州三枪这种小人现实中只多不少,不过就如剧中一般,这样的小人物完全不值一提。
    打跑神州三枪,练XI生收到奇奇的短信,邀请他出席观看与小非的决斗。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小非回到太上府,把五天后要跟奇奇决斗的事告诉了天极。两人还没说上两句话,老忘到访。老忘一幅痛心疾首苦大仇深的便秘表情,要代表奇奇向被害者家属表示歉意,然而天极并不买帐。
    天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道歉有用,还要JC做什么!
    老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抱歉……
    小非也说决斗都定下来了,票都开始发售了,现在道歉也是无用,便要打发老忘回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但老忘还想努力一下。小非的才华令老忘欣赏不已,奇奇又是金兰胞弟,所以无论是谁在决斗中伤亡,都不是老忘希望看到的。
    这个[金兰胞弟]颇有些奇怪。[金兰]说明是结义的,没有血缘关系,[胞弟]说明是有血缘关系。可是这两个词在一起就让人搞不懂了,究竟是有血缘关系还是没有?或许BJ是想表示[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但还真的没有[金兰胞弟]这样的用法。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老忘的低三下四让天极看了十分心烦,因为老忘的态度不能代表奇奇。奇奇那嚣张的模样,天极与小非是无法原谅他的。老忘劝不了奇奇,便来骚扰天极与小非,想让小非放弃追究奇奇的责任,这可能嘛?奇奇是人,地限就不是命了嘛?地限曾经那么疼爱小非,在小非心里,他就是慈祥的爷爷,老忘如果以为自己的道歉能弥平这桩血仇,那想法不仅是天真,也不懂人情。
    奇奇对老忘很重要,地限对小非亦然,老忘凭什么要求小非放下仇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万堺朝城竟在上德谷下面,真是让镝镝开了眼界。来到目的地,镝镝不问其他,先是问一页书的下落,道仙妃本想隐瞒,但架不住镝镝的气势,还是承认了。
    道仙妃本是想立刻带镝镝去见崇玉旨,但镝镝真情告白,说明一页书对自己的重要性,一定要先确认前辈的安全才能放心,道仙妃也被真爱感动,只得指点镝镝先去弓弧名家。
    一页书正一身热汗,雾气蒸腾,运功疗伤,过了一会儿,终于伤愈。
    一页书: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多谢两位壮士护持,我伤已好。
    司空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哪里壮了。
    其实一页书没事就好,否则弓弧名家有嘴都说不清楚。三人正说话,脚步声响起,一页书便熄了火堆,司空翎亦射出箭矢。但其实来者只是镝镝而已,黑暗中响起箭矢破空声,之后又有一声哀鸣。一页书赶紧点燃火堆,镝镝已然[中箭],手握胸前箭矢痛苦不已,走到一页书身边。
    镝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前辈,看到你没事,我、我就放心了~~~
    一页书: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你挺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按着胸口的箭矢,镝镝往一页书身边又凑近了些。
    镝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前辈,若我去了,你、你千万不要伤心……
    一页书: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快松开让我看看伤口!
    蹭到前辈身边,镝镝仰起头,望着一页书近在咫尺的面容,眼中波光粼粼。
    镝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前辈,若是死前,能得你一个兄弟般的拥抱,我就知足了……
    一页书甚感疑惑,若说镝镝负伤,但气息却丝毫未乱,若说没伤,那他这是唱的哪出?疑惑的圣僧靠近了镝镝,张开双臂,准备完成对方[最后]的心愿,枯鹰与司空翎及时现身,缓解了这尴尬的局面。
    枯鹰: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高僧别上当,这货根本没受伤!
    司空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是啊,他把箭折断后箭头扔给我们了。
    枯鹰: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现在我头上还有个包。
    一页书把手放下了,镝镝只好展示了手中的断箭,他确实没受伤,装成受伤只是玩心骤起,顺便想骗个抱抱而已。  
    镝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抱歉,见到熟悉的人儿,闻到熟悉的气味,所以倍感心安,所以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前辈别介意。
    一页书: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不介意,我知道你没事,所以配合你一起玩而已~听不动城说你已失忆,咋还记得我?
    镝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虽失忆,但身体还记得前辈的气味与手感,所以一见就安心了。即使没有任何记忆,只要见到前辈,还是安心。失忆,不会造成我与前辈的距离,因为前辈就是我的归处。
    (老素教你泡汉子,好好学着点,以后用得上)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一页书就这样静静看着镝镝说着肉麻的话,旁边的枯鹰与司空翎已经脸红耳赤了。
    枯鹰: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们是不是灯泡了?
    司空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情人节虐单身狗啊!不过高僧应该不会虐我们的,放心吧。
    枯鹰;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真的嘛?看那深情的眼神,总觉得会遭到暴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然后两个灯泡的预感成了真。
    一页书: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万物皆化相,心不变,万物皆不变,你我如是。
    (这话的意思是说,天地万物皆是过眼云烟,但只要咱俩的心永远不变,世界就永远都是春天)
    镝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前辈……
    枯鹰: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看看吧,我的预感没错!
    司空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好想有个男朋友啊~~~
    秀完恩爱,镝镝才进入正题,询问案件进展。这可问到点上了,一页书正为此发愁,他虽有怀疑对象,却是找不到证据。若是继续调查下去,难度又是太大,之前已与道门之人撕破面皮,如今又是遇刺,行事已然艰难。倒不如将案子交给镝镝处理。镝镝便答应下来,一页书又凑近镝镝,将案件经过附耳告之,并重点说明了妖兽丑B与面具男,又将赤虹箭交给镝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事情说完,镝镝便着枯鹰与司空翎送一页书出城。
    镝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那边的两只单身狗,护送前辈出城的任务就交你们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送走了一页书,镝镝自可从容来见崇玉旨。得知一页书在自己的地盘遇袭,崇玉旨表示强烈谴责,说是一定会为一页书主持公道。当然了,这只是场面话而已,不可当真。
    镝镝指出,袭击之人除了那名丑B妖兽,尚有一名面具男,此人便是暗杀谛佛主与尊主的凶手。这是因为射杀谛佛主之箭,与当年暗杀尊主的是同一支箭——帝弓12虹中的赤虹。
    对此,崇玉旨有着不同的意见,即使箭是同一支,但凶手也未必是同一个人。这种置疑也是合情合理,不过镝镝深信这两者之间必有关联。接着又提起在天地碁得到的机缘,正是对尊主之死作出的预言。
    预言只有五个字——弓儒道释易,这表示尊主之死与五个门派都有关系。
    镝镝直截了当问,掌教当时是扮演什么角色呢?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魔流剑依约在三天假期后回来上班,如此诚信令惊座十分开心,接下来没有什么战斗任务,惊座只要求魔流剑去[夺胎销形棺]接受返魔的洗礼,魔流剑只是低眉顺目,平静的接受了这个要求。
    鬼后与阿B咧回来报告小溟已经带回,并且把交易内容告诉了惊座。惊座听罢只觉得[杀光援助老墨之人]这种条件有点微妙,不过既然答应了就作罢,至于取宝贝的事,也都交给鬼后处理。这时孩子他爸来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但老忘并不是来看儿子的,他正为小非与奇奇决斗之事发愁,所以希望惊座能做个和事佬,只要能把决斗取消,老忘就交出根治之法,恢复惊座的健康。
    但惊座身为魔的劣根性又开始作怪,现在求人的是老忘,而被求的是惊座,所以惊座不急。惊座一点也不关心啥决斗,只想做一个有趣的游戏,这是一个很经典的选择题。
    惊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奇奇与小溟,你只能选择其中一个。
    老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啊?
    惊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兄弟(基友)与儿子,谁才是你最重要的人?
    老忘想起了那个经典的问题——LP与老妈掉水里,你救哪个?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多集不见,嘲讽脸依旧)
    得知小溟身陷幽都,却小受急着从圣众之潮跑出,想去救弟弟,然而还没跑出圣众之潮的大门,都被四只秃驴给拦住了。在圣众之潮的僧人们看来,却小受是被佛门的那粒还命金丹救活的,非常值钱,按照[吃了我们的金丹就是我们的人]这个原则,却小受已经是圣众之潮的重要财产,所以是绝对不能有闪失的。可却小受救弟之心甚切,众僧劝说多时仍然未果,双方一时僵持。正于此时,墨倾池闪亮登场。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却小受认得老墨,他是儒门圣司,远近闻名的老实人+好人,人品高贵且武力不凡,并且是小溟的奶爸。有老墨出马那应该是一个顶俩的,只是却小受无法在家蹲等消息,让众僧去送死又于心不忍,所以老墨让却小受再找个帮手,言下之意就是你在家蹲着别闹。
    却小受想了想,只有不动城会伸出援手,所以老墨带上却小受去不动城求援。

    魔流剑进入[夺胎销形棺]进行格盘,再出之时,将是一张白纸,只知杀戮的魔鬼。
    (听起来像堕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为了使黑衣承认自己是[师父]的现实,白衣决定用[风之痕]的剑法打败黑衣。

    琴箕并非琴姬的对手,在魔音的攻击下,记忆回到了[夺舍]的那一天,只是这次,交换了角色。
    看来琴姬是想让琴箕体会被夺舍的痛苦。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墨倾池亲自带队,领着却小受以及秃驴小部队4人,还有不动城的外援禽兽凤豹两只。

    老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将小溟交出,否则……

    魔千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否则咋样?

    老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否则我就让凤豹表演禽兽级别的恩爱,闪瞎你们的钛合金!

    凤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可以开始了么?
    魔千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吓死宝宝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OVER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錢 +250 收起 理由
    美丽高可 + 25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7-6 00:18 奋斗
    已签485 天
    连签2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2-26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0 文铜錢

    感谢道友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4-16 17:08 开心
    已签129 天
    连签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6-2-26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0 文铜錢

    腐女还是好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1-9 16:33 开心
    已签696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2-26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0 文铜錢

    谢谢道友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8-17 18:46
    已签53 天
    连签1 天
    [LV.5]常住居民I
  • 发表于 2016-2-26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0 文铜錢

    叹希奇不是自断双手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6-26 10:15 开心
    已签1332 天
    连签1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2-26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友一致认为,封剑主又要升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6-26 09:08 开心
    已签1823 天
    连签1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2-26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0 文铜錢

    這個魔博礦神愉是個可以看的角色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6-26 09:06 开心
    已签1644 天
    连签1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2-26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萬魔驚座是不是要找一頁書來收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6-1 00:02 擦汗
    已签180 天
    连签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6-2-26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0 文铜錢

    一统万堺      不是万界啊,追求太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1-25 21:02
    已签58 天
    连签1 天
    [LV.5]常住居民I
  • 发表于 2016-2-26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20 文铜錢

    答案:金苹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6-26 23:10 , Processed in 0.089403 second(s), 19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