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70|回复: 4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十三集 六绝禁地

[复制链接]
  • 2019-4-22 08:20 开心
    已签1297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3-14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个人信息 于 2016-3-14 09:30 编辑

    QQ截图20160314091220.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405208090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十三集 六绝禁地
    录入:北龙归心、千年等__蛇,余生,鱼头
    校对:叶清眉

    【黑水城】
    [元邪皇意外降临,史艳文、忆无心、鲁氏一脉同受逼命危机]
    史艳文:艳文恳求邪皇,再放一次生路。
    元邪皇:本皇讲过,你没第二次礼遇。(蓄招)
    史艳文:众人快走。(主动迎上元邪皇)
    元邪皇:一个也走不了!(挡开史艳文攻击,对忆无心出手)
    废苍生:无心!
    鲁缺:老爹!
    [无意放生,元邪皇招招重击,举手投足,宛如泰山压顶,压得四人喘息不能。]
    大匠师:淬铁无巧。
    鲁缺:萧山九恨?钱江观浪潮。
    废苍生:废剑诀?顽铁无光。
    史艳文:纯阳一气。
    元邪皇:无用。
    [只见元邪皇缓缓抽出幽灵魔刀,慑人魔光,铺天盖地,是无可撼动的绝对力量。]
    元邪皇:死!(刀光劈向大匠师)
    废苍生:大哥。
    忆无心:金石盾。
    (大匠师仍被打飞)
    史艳文:无心,带他们离开。
    [形势危急不容拖延,史艳文运起十层功力,纯阳罡气周身环转,正是——]
    史艳文:纯阳贯地。
    [至阳至刚之力,群邪辟易,妖魔让途,撼魔一掌强如元邪皇,仍要退屈三分。]
    忆无心:水石变。
    元邪皇:想走吗,不能。(元邪皇摧裂土地,逼出欲走的众人)
    史艳文:哈。(再战元邪皇)
    鲁缺:<这样赢不了他。>老爹。(鲁缺急急奔向黑水城深处)
    废苍生:缺儿?
    鲁缺:<再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死。>
    [拼命死战,史艳文、废苍生明知不敌,为亲情、为仁义,视死如归。]
    (元邪皇欲杀废苍生,被史艳文拦阻。)
    忆无心:初始力量,帮助我,拜托你,帮助我……

    鲁缺:不灭火,最后还是只能依靠你了,燕娘当初就是这不灭火,害你……风间臭小子,替我……照顾小玉,萧山十恨,燕娘……
    小玉:爹亲。
    鲁缺:我来了。
    (鲁缺一击激起不灭火能源爆发)

    废苍生:不灭火失控了,是缺儿,缺儿!
    [不灭火失控,黑水城摇摇欲坠,顿时乱石崩云、山震地动。]
    废苍生:黑水城要崩塌了,跟我来。
    (元邪皇欲追,被巨石拦路)
    废苍生:前面就是黑水城的逃生通路……(发现重伤的鲁缺)缺儿!
    鲁缺:快走……来不及了。
    废苍生:我们一同离开。
    鲁缺:别,别让我,拖延到你,快……走……爹亲。
    废苍生:我不会再放弃你,绝对不会!(欲抱起鲁缺奈何伤势太重)我们一起离开。
    史艳文:先生让我来,请你带路。
    废苍生:这边。
    (前方巨石挡路)
    史艳文:出路被阻。
    废苍生:将它击碎。(黑水城崩塌上方不断掉下云石)来不及了。
    鲁缺:放,放我下来,爹亲,你们快走。
    废苍生:我们父子一起死。史艳文,放下缺儿,你们赶快离开吧。
    史艳文:无心,可否用水石变将我们一同从此地送离?
    忆无心:地下的石层也在松动,进入地下也是没有用啊。
    废苍生:史艳文,放下缺儿,带着忆无心跟大匠师寻路离开!
    史艳文:还有机会,不能放弃。
    大匠师:糟了。
    忆无心:初始力量,帮助我。
    (落石纷纷落下)

    【还珠楼】
    俏如来:爹亲,爹亲!(猛然坐起)这个地方……
    凤蝶:俏如来你醒了?
    俏如来:凤蝶姑娘,这个地方是……
    凤蝶:是还珠楼啊。
    俏如来:爹亲,爹亲是不是回来了?
    凤蝶:你怎样知晓?
    俏如来:我在昏迷中依稀听得父亲的声音,但不知是做梦,还是真实。
    凤蝶:史君子确实回来了,只是还留在黑水城中,稍后便会赶来还珠楼会合。
    俏如来:啊,爹亲真的回来了,咳,咳,咳。
    凤蝶:你先别激动,先休息。
    俏如来:我……还珠楼还有谁?我……我要见温皇前辈!
    凤蝶:你先休养一下,说不定史君子也回来了,到时候再见主人未迟。
    俏如来:我……
    凤蝶:你也非常需要了解昏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你先休息,让我慢慢对你讲,讲完了,你再与主人见面。
    俏如来:啊,好吧,有劳凤姑娘了。
    (凤蝶讲述)

    【万里边城外】
    应龙师:东云武象应龙师,在此请阁下,伏首。来。
    (墨雪冲出的瞬间错步而逃)
    应龙师:原来,你还在思考如何脱身吗。
    (应龙师闪步追上墨雪)
    应龙师:太天真了。
    墨雪不沾衣:杀。
    [转道不成,又逢拦阻,墨雪不沾衣脚步未停,古来绝剑锋直行,不避不退。]
    墨雪不沾衣:墨点飞雪。
    应龙师:好俊的剑,但可惜,太年轻了。
    (墨雪中招呕红,仍没有回避,剑式续攻而上)
    应龙师:有攻无守的剑法,妙,妙啊,但你能拖多久呢?
    墨雪不沾衣:<时间太久,拖战不利。>
    [欲拼一线生机,不是生路便是死斗。]
    应龙师:决心一搏了吗。(运起邪功)
    墨雪不沾衣:太液秋风惊残梦。
    应龙师:六阴噬神。
    (墨雪不敌被应龙师击倒)
    应龙师:手到擒来。
    (应龙师欲擒拿墨雪之际,天外忽来一道气力逼退应龙师,旋风呼啸救走墨雪)
    应龙师:你……(发掌迎击第二道气劲),哼哼哼……果然是你,所以,这是在摊牌吗,长琴无焰!这件事情,老朽不会这样就算了,就算在邪皇面前还能佯装一时,未到最后,谁输谁赢,犹未可知也,哈哈哈……

    【山顶之上】
    公子开明:两个元邪皇,狼主讲的是真的确定无误的吗?
    雪山银燕:亲眼所见,有问题吗。
    公子开明:没问题没问题没问题,至少证明我的算术没问题,之前的推测已经得到证实,但他为什么会有两个,传闻中的元邪皇又不是双胞胎,就算重新复活,烛龙之力如此难得,也不可能变成两个身体,莫非……
    雪山银燕:有一个是假的。
    公子开明:这不是废话吗,不对,元邪皇近期无脑的举动,还有他准备一个假的自己,这两项东西凑一起,嗯嗯,啊啊啊,越想越不对,而且,他不只欺骗敌方恐怕胜弦主应龙师他们都不知情,如果怀疑他们有异心,所以准备一个影武者,这也是说得通……嗯,不对不对不对,元邪皇都强到这种地步了,还需要培养影武者代死吗?还是……为了掩盖真实的目标。
    雪山银燕:什么意思。
    公子开明:必须将元邪皇近期的动向以及出现的地点做一个整理。好了,你先回去吧。
    雪山银燕:那你呢。
    公子开明:我嘛,也是该去见胜弦主了。

    【琅琊居】
    单夸:如期赴约,温皇果真信……(回头见到姚金池,手中九龙天书跌落在地)
    姚金池:先生,你的书,掉了。
    单夸:哈,原来还有这一步,温皇啊温皇。
    姚金池:先生在讲什么?先生是温皇约见的人吗?
    单夸:他……温皇对你说什么?
    姚金池:他要将千雪王爷送回还珠楼疗伤,为了怕耽搁与先生的约会,所以请我前来,说是,要收一本书。
    单夸:这么重要的东西,能让你单独前来吗。
    姚金池:嗯?是很重要的书吗?
    (单夸看着九龙天书。)
    姚金池:先生,奴家姚金池,当真失礼,还未请教先生姓名?
    单夸:我叫……(迟疑)
    姚金池:嗯?
    单夸:萍水相逢名字不重要。
    姚金池:先生手上那本书,就是要交托给温皇的书吗?
    单夸:是。
    姚金池:先生?
    单夸:这本书非常重要,请姑娘好生保管。(将九龙天书递过。)
    姚金池:(看到书名)啊!
    单夸:姑娘好似非常讶异。
    姚金池:这本是……九龙天书?
    单夸:是正本的九龙天书。
    姚金池:先生是怎样得到这本书的?
    单夸:因缘际会,一言难尽。
    姚金池:几年前,这本书,还是武林中争夺的目标。为了这本书,中苗产生异变,魔世开启,前任苗王身亡,也牵连到……金池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
    单夸:方才姑娘所讲两个最重要的男人,其中一位可是苗疆王族千雪孤鸣?
    姚金池:你认得千雪王爷?
    单夸:也是巧合,正是在下救了他,才会遇到温皇。
    姚金池:啊,原来是你救了千雪王爷的性命,多谢你,大恩大德金池必当偿还。(行礼)
    单夸:唉,不敢不敢,济危扶困份当所为,金池姑娘免礼。
    姚金池:该然。
    单夸:看姑娘神色,千雪孤鸣,该是姑娘所言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如今历劫重遇 应该高兴才对。
    (金池欲言又止)
    单夸:姑娘怎样了。
    姚金池:男儿志在四方,他本是浪荡不羁之人,心中只有兄弟江湖,我又怎能为一自之私强行挽留?
    单夸:漂泊久了,总是会想找寻一个伫足之处,也许妳便是风栖的竹林,千帆过尽,他会愿意为妳停留。
    姚金池:金池不敢奢望。先生,在想什么?
    单夸:没……没什么,在下只是想,姑娘蕙质兰心,相信千雪王叔定不会辜负姑娘心意。
    姚金池:金池多谢先生美言。不知不觉,竟向先生说了这许多不相干的事情,当真唐突。
    单夸:不会唐突,不会唐突……
    姚金池:不知为何,与先生一见如故。不由得让金池又想起另外一个人。
    单夸:什么人呢?
    姚金池:金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对他,金池爱过,也恨过,曾经怜惜他、感激他却又怨他、怒他,金池始终看不透他,却可能是最了解他,他曾是金池最怨恨的人,让金池对他冷言恶语,但现在……
    单夸:现在怎样?
    姚金池:如果他现在出现在金池面前,金池却也愿意放下过去一切,跟着他离开。(动容落泪)
    (单夸震惊不已)
    姚金池:真抱歉,是金池失态了,讲了这么多,先生还未告知我姓名。
    单夸:不是说了,萍水相逢,何必记挂姓名。
    姚金池:这本书非常重要,金池想知晓先生的姓名,回去,也好向温皇交代。
    单夸:在下名唤,单……小楼。
    姚金池:单小楼,
    单夸:是,单小楼。
    姚金池:这名字倒是风雅。
    单夸:先祖书香传家,直至小楼埋没了先祖。
    姚金池:他日有闲,再来拜访先生,聊表谢意。
    单夸:不用了,我即将远行,也许此生,再无缘见面了。(马甲都快掉光了,赶快跑)
    姚金池:先生要去哪里?
    单夸:云游四海,先人曾言,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现今中苗受困魔祸,小楼也想趁此机会远行,一为避祸,一为增广见闻。
    姚金池:是吗。
    单夸:姑娘该回去了,请。
    姚金池:那金池告辞了,多谢先生。
    (单夸目送金池离开。)
    姚金池:(走出几步回望)我们真的……没机会再见面了吗?
    单夸:人生际遇无常,小楼也不能断言什么,就好像……也许有一天,金池姑娘会再遇见妳口中所说的人,届时姑娘又未必愿意跟他走了。

    【还珠楼】
    (还珠楼焕然一新,光彩照人,温皇悠闲踏步来到,坐于位上)
    神蛊温皇:嗯,焕然一新,新局,将开了。
    (俏如来来到)
    俏如来:温皇前辈。
    神蛊温皇:唉,果然如凤蝶所说,大伤初愈便迫不及待了。
    俏如来:多谢前辈出手相助,但俏如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神蛊温皇:先说,要谢就谢史艳文,你所中招式的解药是他带回。
    俏如来:父亲……他还在黑水城吗?
    神蛊温皇:疏散居民之后便会来到还珠楼,应该明日之前就会到来。
    俏如来:黑水城……也是元邪皇的目标之一。
    神蛊温皇: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
    俏如来:现在的元邪皇不是魔族,最少不是全然的魔族。
    神蛊温皇:哦?
    俏如来:我与元邪皇对战之时,发现他曾经与止戈流对战过,所以被识破招式,只好再开真阵,而从元邪皇的口吻,也证明他确实没见过真阵,奇怪的是,真阵对他的伤害仍然有限。
    神蛊温皇:墨家的止戈流,诛魔失利?
    俏如来:千年前,元邪皇能与初祖比肩,也许根基超然,但止戈流对魔族并非以武力强压,而是绝对的克性,何况是面对未知的真阵,伤害仍不如预期,这不合常理。
    神蛊温皇:简而言之,现在的止戈流,杀不了元邪皇?
    俏如来:是。
    神蛊温皇:果然。事情来时,一件接着一件,不得闲啊。
    俏如来:嗯?
    (凤蝶来到)
    凤蝶:主人,义父要我转告一些话。
    神蛊温皇:(起身)哦?什么话?
    凤蝶:死人骨头心机温仔,问完正事就放我在这,等恁爸起床,就来一次总清算!
    神蛊温皇:凤蝶,气质。
    凤蝶:原封不动,忠实转达。
    神蛊温皇:嗯,我听到了,你也可以继续去照顾你的义父了。
    凤蝶:七巧正在照顾他。
    神蛊温皇:嗯。俏如来,关于元邪皇,千雪还有告知一些事情,但这稍后再论,现在还有其他的事情必须让你知情。
    俏如来:前辈请说。
    神蛊温皇:千雪、罗碧、独眼龙他们三人,当初未依循大智慧的提醒撤退,是为了留在地门腹地查探魔世的讯息。而据千雪所说,独眼龙还留在当中,而且并非自己的意愿。
    俏如来:什么意思?
    神蛊温皇:你去过魔世,关于应龙师,你了解多少?
    俏如来:凶岳疆朝之主,实力坚强,阴险狡诈的一方雄霸,以咒术见长……(反应后一惊)
    神蛊温皇:看来找到症结点了。
    俏如来:若狼主所言属实,就必须设法营救独眼龙前辈,但应龙师来到人界之后的状况,必须重新评估。
    神蛊温皇:闇盟之主长琴无焰,正在万里边城驻军。
    俏如来:胜弦主。
    神蛊温皇:(拿出一物)在取得你们的解药之前,有赖她所赠的寒玉珠替你们拖延了时间。
    俏如来:看来俏如来必须亲自登门致谢了。(接过物品)
    神蛊温皇:还珠楼位处中苗边界,虽便于你行事,但仍要小心,沿着竹林,便能寻到她。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
    神蛊温皇:另有一事,也就是千雪所说的讯息,替我转告胜弦主。千雪孤鸣告知,元邪皇有两个。
    俏如来:(大惊)前辈,你怎样想?
    神蛊温皇:对于元邪皇吗?
    俏如来:是。
    神蛊温皇:躁动、莽攻、四面树敌,不等支援,单靠一己之力,屡挑强敌,犯下了所有战略的错误。而你,察觉了。
    俏如来:这……是机率问题。
    神蛊温皇:确实,这是一个机率的问题。
    俏如来:师尊讲过,太多巧合,就是问题。
    神蛊温皇:你果然有想法了。
    俏如来:俏如来会快去快回,请。(离开)
    凤蝶:元邪皇的影武者有这么重要吗?
    神蛊温皇:那就要看长琴无焰怎样判断了。
    (剑无极自外而归)
    剑无极:果然在这。
    凤蝶:剑无极,你回来了!
    剑无极:蝶蝶,我当然平安无事。
    凤蝶:你的脚?
    剑无极:这小伤啦,很快就会好了。
    神蛊温皇:看你历劫归来,应该别有一番体悟。
    剑无极:(咬牙切齿)当然,体悟很深很多,有很多想法想要跟你分享。
    凤蝶:剑无极!
    剑无极:对了,其他的人在哪里啊?听说这几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
    神蛊温皇:先下去养伤吧。
    剑无极:嗯。(离开)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嗯。(凤蝶跟随离开)

    【靖丝林】
    (俏如来独行竹林)
    俏如来:嗯?琴座?看来胜弦主确实在此地。
    西经无缺:俏如来。
    俏如来:是西经前辈,许久不见了。
    西经无缺:你怎来了?
    俏如来:我欲一会胜弦主,便依温皇前辈提点寻至此处,胜弦主不在吗?
    西经无缺:外出……嗯?(有所察觉,往前而去)
    俏如来:西经前辈?嗯?(回头一看,胜弦主已来到)俏如来见过胜弦主。
    胜弦主:见你无恙,甚好。
    俏如来:有赖胜弦主相助,俏如来铭感五内。(取出寒玉珠还与胜弦主)
    (胜弦主化出长琴)
    俏如来:其实我来此,是有事相求。
    胜弦主:(拨弦而坐,西经端来一杯茶)说吧。
    俏如来:我需要应龙师在人界根据地的位置。
    胜弦主:你想救人?
    俏如来:胜弦主怎么知情?
    西经无缺:我取医治你们的解药时,遇到一名独眼的刀客拦截。
    俏如来:是独眼龙前辈,他出面拦截,难道……
    西经无缺:看他的神态是中了应龙师的邪术。
    俏如来:果然是这样吗。
    胜弦主:尸没将他带走,是担心应龙师千里取命,虽然在魔世三大势力长年对峙,仍无法透析应龙师的底牌,再者,咒术非我们所长,若邪神将在此,尚能一赌,可惜……
    俏如来:梁皇前辈……唉。现在我方除了忆无心的灵能,以及燕驼龙前辈的术法,还有来自道域的飞渊或能一试。
    胜弦主:莫小看了应龙师的咒术,阴险狡猾之处犹在邪神将之上。
    俏如来:必要时,俏如来有必解之法。
    胜弦主:嗯,你既有谱,稍后便让尸为你说明。但既提到道域……日前邪皇下达命令,攻击道域,虽然我方还未动作,但有必要周知。
    俏如来:攻击苗疆之后,马上转向道域,那金雷村……
    胜弦主:已被攻破,龙涎口随锦烟霞灰飞烟灭。
    俏如来:(震惊)哈?锦烟霞姑娘,怎会……
    胜弦主:此役邪皇亦有亲临,据闻鳞王亦有亲征,却受重创,但后续我们并没追踪。
    俏如来:胜弦主,请节哀。
    胜弦主:如果这是蛟族选择的终点,无焰也无权阻止。帝女精国,终成历史消逝的一页,唯有寄弦遥送。
    俏如来:鳞族遭受重创之后,应是采取防御封锁,俏如来会前往关心,同时确认当初支援金雷村的人员状况。
    胜弦主:辛苦你了。
    俏如来:离开之前,温皇前辈要我转告,元邪皇……有两个。
    胜弦主:嗯……
    (回忆——
    胜弦主:请留步。
    魔兵:嗯?(元邪皇声音)参见胜弦主。(换回魔兵声音,上前行礼))
    俏如来:温皇前辈特别交代,胜弦主可有观出什么端倪?
    胜弦主:这嘛……

    【黑水城地底】
    废苍生:缺儿……
    鲁缺:爹亲……大家……都平安吗?
    废苍生:嗯。
    鲁缺:这一次我……没让你……失望。
    废苍生:缺儿,撑住啊,我现在带你去求医。
    鲁缺:不行,元……元邪皇可能……还在外面,我……我的伤势我知晓。
    废苍生:缺儿,撑住!
    鲁缺:我……我一直……不是一个好儿子,也不是……也不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我……太任性,太顽固,做错太多事情。
    废苍生:因为你是我的儿子,你的坏个性都是我留给你的。
    鲁缺:替我跟小玉讲,对……对不住,我……我……我还是……没办法……(伤重难支,废苍生扶起他)没办法……作她的好父亲,弥补……弥补我铸下的大错。
    废苍生:缺儿,缺儿啊!
    鲁缺:我……我……我……(气绝身亡)
    废苍生:缺儿……缺儿,缺儿啊!(悲痛欲绝)元邪皇!(欲闯出被拦下)
    史艳文:废苍生,不可冲动。
    废苍生:别拦阻我!我要找元邪皇拼命!我要他死……我要他死!啊!
    大匠师:废苍生,你若害死自己,鲁缺就白死了,那小玉该怎样办?
    废苍生:啊……(跪地痛哭)
    史艳文:无心,你还支持得住吗?
    忆无心:初始力量……初始力量,我们困在这,已经超过一个时辰,我不知道初始力量还能支撑多久。
    史艳文:元邪皇还在吗?啊……又是地震,是不灭火的余震吗?
    大匠师:应该不是,这地震来自比黑水城更深的地下。
    史艳文:那是……
    大匠师:你们有感觉吗?周围的温度开始提升了。
    史艳文:外面有火。银燕说,落殒之谷被破坏的地方也曾出现过火柱,周围有被焚烧的痕迹,难道……是元邪皇?
    大匠师:所以元邪皇还留在这。
    史艳文:有极大的可能。
    大匠师:可恶!

    【靖丝林】
    俏如来:最令人疑窦者,元邪皇与我决战之前便已锁定金雷村,看起来不合常理,但结合他入侵人界之前的举动。
    胜弦主:窃取地气。若这是邪皇的目标,背后动机也绝不单纯,真要让魔世失去阻碍,合该全力毁灭镇魔龙脉,而非分散攻击,各取地气特异之所。
    俏如来:地气,九龙天书,山海经,烛龙……元邪皇是烛龙血脉,对吧?胜弦主,俏如来也该动身了。
    胜弦主:嗯,尸,陪俏如来离开的这段路,详说应龙师根据地的讯息。
    俏如来:劳烦西经前辈。
    西经无缺:嗯。
    胜弦主:提醒你一件事情,上回伏杀失败,应龙师以养伤为借口回到佛国,此战,必须将应龙师也考量在内。至于邪皇,我会替你关注。
    俏如来:多谢前辈指点,请。(与尸一同离开)

    (墨雪不沾衣自昏迷中醒来)
    墨雪不沾衣:……嗯?这里是……万里边城附近的竹林。琴声……
    (循着琴声,墨雪一路来至长琴无焰跟前)
    长琴无焰:你醒了。
    墨雪不沾衣:是你救我?
    长琴无焰:既是鬼飘伶曾提起之人,无焰一助不过举手之劳。
    墨雪不沾衣:你就是师尊所说的胜弦主?
    长琴无焰:你师承何人?
    墨雪不沾衣:现任苗疆军师。
    长琴无焰:你出万里边城也是受他之托?
    墨雪不沾衣:师尊的交办我必须完成。
    长琴无焰:此时离开,难保不会再遇上应龙师。说说你的任务。
    墨雪不沾衣:你不是任务的对象。
    长琴无焰:若是传讯公子开明,不妨一说。(墨雪微微动容)剑者,为何偏在此时藏不住心绪?
    墨雪不沾衣:观察入微。
    长琴无焰:知音者知心,知人者知情。
    墨雪不沾衣:看来是我修为不到。(取出一信)你会遇上公子开明吗?
    长琴无焰:他也该是时候来找无焰了。
    (墨雪略加思索,将信放在琴前)
    墨雪不沾衣:你的眼神不像魔世之人。
    长琴无焰:魔世之人的眼神,又是如何?
    墨雪不沾衣:等我想清楚答案。(欲离开,又停住)墨雪,我叫墨雪不沾衣。
    (此时西经无缺回到,与墨雪擦肩而过)
    西经无缺:(对长琴无焰)修为不差。
    长琴无焰:与剑无极相比?
    西经无缺:不同。
    长琴无焰:(拿起信)现在,就等策君的消息了。
    西经无缺:你要去见邪皇?
    长琴无焰:为俏如来,再做一次确认。(离开)

    【太虚海境】
    (驻守在海境边境的梦虬孙看到俏如来)
    梦虬孙:嗯?俏如来,你没事了?
    俏如来:梦虬孙,你怎会驻守在此?
    梦虬孙:一言难尽,你不知道这段期间……
    俏如来:金雷村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锦烟霞姑娘她……唉。
    梦虬孙:不只锦烟霞,连王和太子……(俏如来诧异)这就是我讲的一言难尽。你来此,也是为了理清之后发生的一切吧。
    俏如来:正是。
    梦虬孙:金雷村一役,在王和太子都重创之后,锦烟霞……(将诸事一一道来)
    俏如来:啊……海境的状况竟然转变至此?
    梦虬孙:嗯。
    俏如来:辛苦你了。
    梦虬孙:现在还没时间说辛苦。王的伤势未解,海境对外的防御也大意不得。我本来还想找修儒帮忙,但我不知道你们的根据地确切的位置,胡乱找寻怕被魔世发现行踪,派出探子得到万里边城那边的消息已经是最大的极限。
    俏如来:我明白,所以我来之时有特别隐蔽行踪。既知鳞王状况,修儒那边我会设法。
    梦虬孙:多谢。
    俏如来:另外,我想拜托两件事情。
    梦虬孙:什么事情你说。
    俏如来:第一,独眼龙前辈被应龙师用咒术紧缚。我们除了要救出前辈,还要飞渊协助,看是否能解除咒术。
    梦虬孙:看到鬼,又是那尾老恶龙。第二件事情呢?
    俏如来:我想调阅海境藏书所载关于龙涎口所有的资料。
    梦虬孙:龙涎口?

    【太虚海境?清卯宫】
    午砗磲:启禀娘娘,左将军已经去将龙子替换回来了。但是……
    未珊瑚:如何?
    午砗磲:龙子讲,要先带俏如来前往查询海境藏书,可能会慢一点来此。
    未珊瑚:俏如来也到海境了?查阅藏书,想来必有要事,无妨,让他们自便。但有一事谨记。
    午砗磲:娘娘有何吩咐?
    未珊瑚:海境藏书分门别类,并非完全能对外界开放。虽然本宫相信梦虬孙有所分寸,但为避免节外生枝,若有他人问起,就说梦虬孙已向本宫请示,得到批准才带外人前往翻阅。
    午砗磲:是。
    梦虬孙:代职龙子梦虬孙,拜见皇贵妃娘娘。
    未珊瑚:免礼。
    梦虬孙:抱歉,我来迟了。对了,我先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俏如来。
    俏如来:俏如来拜见皇贵妃娘娘。
    未珊瑚:初次见面,幸会。右文丞,你先下去吧。
    午砗磲:是,微臣告退。(离开)
    未珊瑚:俏如来,你来到海境是为了确认战役后续吧?
    俏如来:正是。太子身亡,俏如来同表遗憾。至于鳞王之伤,俏如来会设法协助。
    未珊瑚:多谢你了。
    梦虬孙:娘娘,你将我召入宫是要商量什么?
    未珊瑚:原先是为商议,但现在,算是解决了。让狷螭狂成为你对外的主力,由你全权调度。
    梦虬孙:啊?娘娘怎会突然这样决定?
    未珊瑚:现在狷螭狂虽然被你委任为裨将,一举一动仍受海境众人关注,现在本宫亲自公布诏令,算是解你之忧。
    梦虬孙:但这样,娘娘不会引起其他的人的质疑吗?
    未珊瑚:所以本宫才说,狷螭狂是对外主力。
    梦虬孙:养尊处优的鲛人一脉听到狷螭狂为海境打前锋,想也知道一定是爽在心里,哼。
    未珊瑚:另一层考量,海境目前不宜大举兴兵。就算援助外界,也必须采取精兵策略,同时也是为了保护海境。
    梦虬孙:嗯,既然都叫他武丑了,确实能胜任。
    未珊瑚:本宫宣令,虽看似让狷螭狂打前锋,实际上是要他藉此建功。他既能献策于你,表示他不仅通武,胸中或有韬略。让他证明自己的能力,这层用意,希望你看得明白。
    梦虬孙:我知道娘娘是因为我才有这么多考量,让娘娘费心了。
    未珊瑚:不过绵薄之力。你们应该还有要事,本宫就不多留你们了。
    俏如来:今日匆匆来到海境,礼数不周,俏如来定会再访,致上谢意。
    梦虬孙:那我们先走了。俏如来,走吧。(两人离开)
    未珊瑚:鳞族,该动了。

    (梦虬孙与俏如来走在路上)
    俏如来:方才提到的狷螭狂,是何人物?
    梦虬孙:啊对,我还没跟你讲到。他跟我一样,都是龙。
    俏如来:原来螭龙早就出现了。
    梦虬孙:是啊,我也是前一阵子才知道的,而且他也是混血,所以被很多人唾嫌。反正我就是挺他啦。
    俏如来:能让你肯定,此人必有过人之处。
    梦虬孙:他有帮我出过计谋压制那群夭寿的鲛人一脉,脑袋确实不差。而太子也叫他武丑,功夫应该也是不错才对。
    俏如来:武丑之称前所未闻,可有缘由?
    梦虬孙:说到这,我实在对他那个固执的个性没办法。因为我委任他为裨将,想叫其他的人用正式的头衔称呼,他也是坚持说叫他武丑就好了,说什么因为他的武学杂驳不精,如同丑戏。我一听,啐,这是什么理由啊。
    俏如来:听起来是一个有趣的人。
    梦虬孙:看到鬼,这误会大啰。(来至一处,狷螭狂迎面而来)喏,他就是狷螭狂。
    狷螭狂:梦虬孙,这位是?
    俏如来:在下俏如来,初见阁下,幸会。
    狷螭狂:你就是俏如来,罪者有理了。
    梦虬孙:狷螭狂,娘娘已经下令让你成为对外的战力,现在我无法随便离开海境,所以……
    狷螭狂:你想请罪者协助俏如来?
    梦虬孙:我都还没讲出嘴呢,你也太会猜了吧!
    狷螭狂:娘娘的决定非常之正确,罪者也能体谅你的处境,也请你不用为罪者担心。
    梦虬孙:嗯。俏如来,刚才我请人先去通知飞渊,她应该先到外面等你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只好请左将军代为送行了。
    俏如来:我明白了,那俏如来也先告辞。
    梦虬孙:狷螭狂,你也要好好保重。
    狷螭狂:放心吧。
    (俏如来与狷螭狂出到海境外围,飞渊、万雪夜、冰剑三人正在等候)
    万雪夜:俏如来。
    俏如来:万雪夜、冰剑姑娘,你们也……
    万雪夜:我知道此行是为了搭救独眼龙,何况我们在海境叨扰甚久,就趁此机会离开吧。
    幻幽冰剑:我也很久没回到还珠楼覆命了,希望能帮得上忙。
    俏如来:飞渊姑娘……
    飞渊:我都知道了,别耽搁太久。放心啦,我真的没事了。对了,这位大哥也要跟我们走吗?
    俏如来:狷螭狂是经过娘娘、梦虬孙认可协助我们的战力。
    狷螭狂: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俏如来:先回还珠楼吧。左将军,我们先告辞了。
    申玳瑁:王的事情,有劳费心。
    俏如来:当然,请。
    (众人离开)

    【还珠楼】
    (俏如来带着众人回到还珠楼)
    神蛊温皇:嗯?说是快去快回,仍是拖延了时间,而且一个去,五个回来。
    俏如来:中途前去了解海境现况,还带上协助金雷村一役的人员,以及海境支援战力,而且为了不让行踪被锁定,造成海境入口被察觉,所以多花了一点时间。
    神蛊温皇:听起来很多故事,这样一比,反倒感觉你快了。话说冰剑,我是不是很久没看到你了?
    幻幽冰剑:是冰剑回来慢了,请楼主……
    神蛊温皇:我又没讲什么,这么急于解释,海境的贵客是会误认我的为人啊。
    狷螭狂:罪者狷螭狂,见过还珠楼主。
    神蛊温皇:听起来是有故事的人。冰剑,贵客交你安顿,我与俏如来有事相谈。
    幻幽冰剑:是,众人请随我来。(带人离开)
    神蛊温皇:商议的结果。
    俏如来:西经前辈已经详说应龙师根据地的状况,也证实独眼龙前辈确实中了咒术。
    神蛊温皇:你应该还需要忆无心、燕驼龙的帮助,我会派人通知。
    俏如来:多谢前辈,另外,元邪皇之事也已经告知胜弦主。
    神蛊温皇:这样甚好。
    俏如来:前辈不问后续?
    神蛊温皇:让魔世的人有一个底,剩下的,相信他们自有判断。
    俏如来:但有一件事情在讨论的过程中发现端倪。
    神蛊温皇:元邪皇的目的。
    俏如来:前辈果然已在怀疑。
    神蛊温皇:先说说你有什么发现。
    俏如来:元邪皇的急攻只是表面,实际上可能是针对特殊地气而行,为了证实推测,我前往海境时,有翻阅关于龙涎口的记载。乃是蓄积庞大的地脉能量,非正常状况下所形成的广阔水脉。
    神蛊温皇:既然有此记录,表示在过去的历史当中出现过龙涎口。
    俏如来:前辈知晓我的猜测了?
    神蛊温皇:龙涎口看似无预警形成,实际上是一种移动式的地气,每次爆发就是一个周期。
    俏如来:书册当中虽无明确指证,但详加串联,应是如此。也就是说,就算位于金雷村的龙涎口被外力打散成为寻常水脉,也会在其他的地方重新生成。
    神蛊温皇:如此,金雷村会被元邪皇锁定,真相大白。
    俏如来:千年前,元邪皇便想毁灭龙涎口地气,而锦烟霞姑娘托龙涎口之力玉石俱焚,反而达成元邪皇的目的。
    神蛊温皇:而且这个目的,不能让所有的人悉知,包括魔世。
    俏如来:元邪皇出身烛龙血脉,乃是四龙之祖,而烛龙是九界未成形前的种族,日前燕驼龙前辈也正翻阅山海经。
    神蛊温皇:山海经的记录,虽合于魔世风土民情,却也有不同之处。我们好像越来越接近真相了。
    俏如来:尚差临门一足。
    神蛊温皇:真相不必完备,资讯够用,亦可成事。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
    神蛊温皇:剩下的就等你营救完独眼龙再说吧。
    俏如来:应龙师已被设谋,让元邪皇对他的信任度降低,这种情况之下,难保他不会做出偏激之事,必须尽早动作了。
    神蛊温皇:吾明白,你去吧。
    俏如来:多谢前辈。父亲还没回来吗?
    神蛊温皇: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来会合,或者他有事与废苍生商议,所以耽搁了,我会派人通知他。
    俏如来:嗯,多谢前辈。(离开)

    【万里边城】
    长琴无焰:长琴无焰参见邪皇。
    元邪皇:本皇并未召见你。
    长琴无焰:<这压迫的眼神……>无焰到来是有事询问邪皇。
    元邪皇:说。
    长琴无焰:应龙师受伤回到驻地养伤,进攻道域的事情是要按下,还是持续?
    元邪皇:你一人可以胜任吗?
    长琴无焰:道域实力未明,但以邪皇之威,任何阻挡必能摧枯拉朽,不堪一击。(邪皇无语)邪皇。
    元邪皇:你在催促本皇?
    长琴无焰:无焰不敢。
    元邪皇:备战。等吾之命,出征道域。
    长琴无焰:是。

    【还珠楼】
    (金池回归)
    姚金池:温皇先生。
    神蛊温皇:金池姑娘可有取得东西?
    姚金池:九龙天书在此。
    神蛊温皇:对方有说什么吗?
    姚金池:说什么?
    神蛊温皇:也好,金池姑娘,狼主已经清醒了,你去见他吧。
    (金池离开)
    神蛊温皇:人心的变故比这九龙天书更加奥秘。(看书)

    【还珠楼内室】
    千雪孤鸣:我都讲我好了,你……
    凤蝶:主人讲你还需要休息。
    千雪孤鸣:他还好意思讲啊,我起来到现在,他都没来看我。
    七巧:阿爹乖,要休息。
    千雪孤鸣:七巧。
    (金池进入)
    千雪孤鸣:金池!
    凤蝶:金池姑娘你来了。七巧,我们先离开。
    七巧:七巧要陪阿爹。
    凤蝶:乖,阿爹有事情要跟金池阿姨讲。
    七巧:啊……哦……
    (凤蝶领七巧离开)
    姚金池:千雪王爷,你的伤势怎样?
    千雪孤鸣:呃……真好啊,就是凤蝶不知在紧张啥。
    姚金池:看你痊愈,我也……很高兴……(泪如雨下)
    千雪孤鸣:怎会突然哭出来了?
    姚金池:没事。只是太高兴了,我原本以为你已经……但是想不到上天还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再度见到你。
    千雪孤鸣:见到就见到了,有必要这么高兴吗?苗疆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这段日子也辛苦你了,但是苍狼即位之后为什么你不要回苗疆?那边毕竟是你的故乡啊。
    姚金池:你会回去吗?
    千雪孤鸣:我……苍狼有难,苗疆有难,我当然一定回去帮忙,但是……
    姚金池:等苗疆没事了,你又要云游了吗?
    千雪孤鸣:也不一定啦。我的个性,一个地方待久了就是待不住。
    姚金池:其实,我在黑水城也待得很习惯,也未必要回到苗疆。
    千雪孤鸣:是吗。
    姚金池:你好好休息,我来收拾吧。
    千雪孤鸣:劳烦你了。
    (金池收拾桌子)
    千雪孤鸣:对了,这次我能得救,都要感谢那个人。
    姚金池:单先生吗?
    千雪孤鸣:是啊,原来你也知道,我还记得他叫什么……呃……单夸。
    姚金池:(颤抖)你说……他叫……什么名字?
    千雪孤鸣:单夸啊。
    (金池大惊,手中水碗落地)

    【还珠楼外】
    俏如来:诸位。
    万雪夜:准备营救独眼龙了吗?
    俏如来:是。
    飞渊:那……我等你们的消息。
    俏如来:嗯?
    狷螭狂:抱歉,罪者多事。已经先征询众人的意见,同时考虑到魔世所辖范围,可能有重兵驻守,必须采取精兵策略,而飞渊姑娘身负解除咒术之责,不能有所损伤,不能……
    俏如来:正确的判断。梦虬孙说得没错,你确实是一名将才。
    狷螭狂:罪者不敢,但实际状况还必须经你评估。
    俏如来:应该相差无几,而应龙师对自身咒术修为有相当的信心,西经前辈取药时,没顺便带走独眼龙前辈。应龙师也绝对想不到我们会不计后果前往救人。
    万雪夜:但若应龙师真的亲自坐镇呢?
    俏如来:这就是我必须随行救援的原因。面对止戈流,强如应龙师,也要忌惮三分。
    狷螭狂:应龙师,就是梦虬孙所说的那尾恶龙吗?(摸摸锦囊)罪者有一个建议。

    【应龙师驻地】
    (魔兵巡逻,俏如来等人潜入)
    [为救独眼龙,俏如来、万雪夜、冰剑潜入魔营。一路无声,不敢大意。]
    万雪夜:炼丹炉。
    俏如来:西经前辈所说的就是此处。
    (俏如来靠近炼丹炉,金色刀气袭来)
    俏如来:这刀气……
    独眼龙:擅闯者,杀!
    万雪夜:独眼龙!
    俏如来:果然,众人注意。
    斗角犀:是该注意。
    (斗角犀、勾心芒率兵来到。)
    斗角犀:因为还有我们。
    勾心芒:哼!又是你们,臭女流。
    (鬼天牛随独眼龙从另一边来到)
    鬼天牛:这次是你们自投罗网。
    万雪夜:就算罗网,曜日刀下(帅气甩刀,出鞘)无网不破!
    (高峰之上,应龙师俯视战场)
    应龙师:就算割裂地网,还能突破天罗吗?哼哼哼……
    (笑声未止,冷风扑面)
    应龙师:这种感觉,龙之力。
    狷螭狂:然也。(从天而降)残声凭烛捻韶光,半掩孤帷悬锦囊。满树凋零无寄处,独饮萧索倦痴狂。
    应龙师:哼哼哼……海境螭龙,老朽此生有幸,见过所有的龙之血脉了。
    狷螭狂:罪者,原纹繍罪狷螭狂,有礼了。
    应龙师:在这种时候,用四龙血脉的力量感应找上老朽,是俏如来授意。
    狷螭狂:对你来说,罪者只是一尾幼龙,引不起忌惮。
    应龙师:既然明白,为何孤身前来?
    狷螭狂:罪者是来做一个交易。
    应龙师:要谈交易,先论筹码。
    狷螭狂:海境的位置,以及罪者对海境的了解就是筹码。
    应龙师:老朽有兴趣了,就听你想要做什么。
    狷螭狂:也没什么,不过就是罪者帮你们打开海境大门,而你们帮助罪者拿下海境。

    【黑水城】
    (地下史艳文、忆无心勉力支持)
    大匠师:已经过了一天,外面没动静了。
    忆无心:初始力量快要支撑不住了。
    史艳文:用水石变离开。
    忆无心:我尽量。初始力量,拜托你了。水石变!

    【靖丝林】
    (胜弦主回归)
    公子开明:公子开明见过胜弦主。
    长琴无焰:策君亲自来到,必有要事。
    公子开明:是,胜弦主放心,我一路走来很小心,没被人发现。
    长琴无焰:嗯。
    公子开明:元邪皇人呢?
    长琴无焰:还在主营。
    公子开明:确定?
    长琴无焰:无焰一直在观察。
    公子开明:但是元邪皇可能有两名。
    长琴无焰:你亦知晓了。
    雪山银燕:狼主亲口所说。还有逾霄汉——逾霄汉死前所写,根本不是方向的指引,而是三个字。他要写两个元邪皇,第二个字是一个“个”字,第三个字是他在写“元”这个字之时,力尽身亡。
    长琴无焰:看来这一点是确定了,但是他的目的……

    【还珠楼】
    (温皇再看九龙天书,凤蝶进入)
    凤蝶:主人,义父他是不是有事离开了?
    温皇:嗯。
    凤蝶:有说要去哪里吗?
    温皇:嗯。
    凤蝶:你是不是没在听我讲话?
    温皇:嗯。
    凤蝶:算了,你看你的书吧。(离开)
    温皇:九龙天书,六绝禁地。(翻书)九龙地气……天地之始,阴阳初会,一片浑沌,是为始界。而后清浊之气渐分,各自成形,中土九界,于焉而生。关于初始力量提起的六绝禁地……(翻书)啊,错了,原来如此,这才是元邪皇的目的。元邪皇——

    【靖丝林】
    公子开明:他不是一个莽夫,更不是依靠勇力行动的人。
    雪山银燕:你讲元邪皇不是莽夫,但是他……
    公子开明:这是几率的问题,如果是真,那……元邪皇不但有天下无敌的武力,更可能是一个——智者!

    【黑水城】
    (地下大匠师等人继续逃跑)
    大匠师:继续往这个方向前进,就可以离开黑水城了。
    (正在赶路,突然一股吸力,将他们吸上地面。)
    废苍生:啊!(见到面前站着元邪皇)
    元邪皇:抓到你们了!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第十四集——元邪皇的秘密]

    【顶峰之上】
    (换装后的藏镜人傲然而立)
    藏镜人:踏烽火,折兵锋,正邪无用;斩敌颅,杀魍魉,天地不容!
    (从背后抽出帽子,扔下山峰)
    000.png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錢 +100 收起 理由
    美丽高可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10-5 18:18 开心
    已签474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3-14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4-22 06:31 开心
    已签1764 天
    连签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3-14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道友口白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4-22 06:29 开心
    已签1586 天
    连签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3-14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道友分享的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9-2 11:25 开心
    已签122 天
    连签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6-4-26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4-22 20:56 , Processed in 0.212201 second(s), 22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