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72|回复: 6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十八集 血战尸山

[复制链接]
  • 2019-8-22 07:58 开心
    已签1367 天
    连签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4-17 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个人信息 于 2016-4-17 13:15 编辑

    360截图20160417131052241.jp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484125149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十八集 血战尸山
    录入:余生,鱼头
    校对:叶清眉

    【无极山上】
    群侠:啊!
    (威力无匹的掌劲袭来,中原群侠首当其冲,自林中走出的霸道身影,正是元邪皇)
    元邪皇:无极山,吾元邪皇,降临了。
    群侠:啊!(被击飞)来了,元邪……(身亡)
    公子开明:竟然先攻击无极山。
    神蛊温皇: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公子开明:你们打算战到怎样的程度才撤退?
    史艳文:大概是……差一口断气吧。
    (温皇上前与史艳文并肩而行)
    公子开明:给你们一个赞!不愧是中原首代人气王,以及剑毒齐名的天下第一。
    群侠:杀啊杀啊!
    元邪皇:喝!
    群侠:啊!
    (面对攻击,只见元邪皇回身一掌,中原群侠当场毙命。而此刻身后袭来掌劲,元邪皇转身对上史艳文)
    元邪皇:纯阳掌。
    史艳文:哈啊!
    (与元邪皇对掌一击,仍是不敌,空隙之间,又见一道凌厉剑气袭来)
    元邪皇:嗯?剑气。
    (后方任飘渺从容而立。尚不得喘息,公子开明又提宝杖强势攻来)
    公子开明:呀啊!
    元邪皇:哼。(击退小明)三个,就这样?
    史艳文:元邪皇,回头吧。你若执意回归始界,这滔天之灾,将是无数生灵涂炭。
    元邪皇:生灵涂炭吗?天灾过后,怎样的生灵涂炭?人族、鳞族、魔族、羽族、妖族,所有的种族仍然能有幸存者,但是烛龙一脉,已经无存了。
    史艳文:烛龙之灭是天意,天有道,万物因道而生,烛龙一脉转为畸眼族,不也是顺应天意,自然之变?邪皇身具烛龙之能,更该当用于正途,而非逆天而行!
    元邪皇:哈哈哈……天意?扑灭烛龙之时,天,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任飘渺:这狂妄的语气,使人激赏。
    公子开明:我咧,换一个脸,讲话的口气也是不同了。
    任飘渺:但是问过天意之后,你还要问吾,是否允你。(信步上前,自信又傲然的无匹气势震动四周)
    公子开明:哇哇哇,这句话还比他那句更呛!
    元邪皇:那……来吧。
    [掌、剑、杖,三种不同武功,各自展现顶尖风采,合攻千年一魔元邪皇!无须默契,因为经验与战技便是彼此最好的默契。三人的困战,不为杀敌,只为消耗体能。]
    元邪皇:防守为主,是抱着无能杀我的想法吗?
    史艳文:艳文仍希望邪皇能可回头。
    元邪皇:要本皇回头,更该下重手,或者,重手在后方。
    史艳文:嗯?(略微惊讶)
    元邪皇:吾不许你们的拖延!
    [只见元邪皇再度抽出幽灵魔刀,邪气笼罩四周,慑人耳目。]
    史艳文:众人小心。
    (邪皇主动攻击史艳文,公子开明见状及时提杖挡下攻击,却仍被震退。史艳文回身扶住公子开明,顺道掌劲袭向邪皇)
    任飘渺:剑九•轮回!
    元邪皇:呀啊!
    [完全释放的魔力,是无可匹敌的强横力量。无敌,只是两个字,抵抗,却要莫大勇气。]
    公子开明:呀啊!(被击退)
    史艳文:纯阳贯地!
    任飘渺:剑十•天葬!
    公子开明:九幽十类尽除名!
    元邪皇:九霄魔动坠红尘!
    [人魔合力极招,冲击烛龙之能,瞬间飞沙走石,地毁石摧!]
    (极招相对,四人各自受伤而退)
    史艳文:哈啊!
    [极招无效,再来是更极之招。]
    史艳文:飞瀑行左!纯阳走右!
    任飘渺:史艳文,撤退。
    公子开明:走!
    史艳文:离开。
    (史艳文应声收势,三人急速撤退)
    元邪皇:嗯?(提刀慢步前行)

    【无极山下】
    史艳文:策君。
    神蛊温皇:(自后走出)看来史君子也平安无恙。
    公子开明:哇!说换衣服就换衣服,你真的是有练过。
    史艳文:为何策君与温皇要中途罢战?
    神蛊温皇:消耗体力的目的已经达成,元邪皇也有某种程度的负伤。
    史艳文:照艳文估计,应能再支持一刻钟,甚至造成元邪皇更大的伤害。
    神蛊温皇:你的估计非常准确,但我们势必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状况未必如此简单。撤退的理由很多,其中一个是元邪皇还有援手。
    史艳文:嗯?
    公子开明:两个元邪皇,现在只看见一个,还未看到另一个仿冒者。
    神蛊温皇:很难预测,元邪皇是真的打算以一人之力攻下无极山,还是他另有安排。
    史艳文:温皇与策君的顾忌极是。但若让元邪皇保留太多,精忠与玄狐面临的苦战将会更危险。
    神蛊温皇:现在只能指望止戈流以及斩武道了。

    【无极山】
    (俏如来与玄狐静静等待,一阵风起,元邪皇到来)
    俏如来:来了。
    玄狐:元邪皇。
    元邪皇:是你们要阻止本皇?
    俏如来:邪皇,始界回归,意义何在?
    元邪皇:那才是属于烛龙的故乡。
    俏如来:即便生灵涂炭?
    元邪皇:生死不过眨眼之事,你们当真在意过吗?
    玄狐:在意,非常在意,因为那是人的一生,虽然短暂,却是复杂而无可取代。
    俏如来:那都是生命,每一条生命都必须珍惜。
    元邪皇:在你们眼前,是最后一条烛龙,是最原始、最强大、最尊贵的血脉。而你们为了自己族人的生命,试图消灭这世上最后一条烛龙。这……就是你们口中的珍惜生命?
    俏如来:也许我们不能阻止你为了族人一战,但是,我们同样也不能让你害死这么多人!
    玄狐:太复杂了,我听不懂你的理由,我只知道,守护常欣所爱的这个世界!
    元邪皇:那……来吧。

    【竹林】
    [应龙祭法,琴剑逢劫,胜弦主、墨雪,遭尸军包围,九险无生。]
    墨雪不沾衣:妖术。
    长琴无焰:竟能召唤群尸至此,这是你的底牌?
    应龙师:既然能杀老朽部下,要突破此阵,应该不难,是吗?
    长琴无焰:疆朝皇子,果真死得不得安宁。
    墨雪不沾衣:什么皇子?
    长琴无焰:启动此阵之珠,是应龙师牺牲自己的儿子所练成的魂元。
    墨雪不沾衣:哈?
    应龙师:哼哼哼……是啊,你还记得凶岳疆朝引以为傲的血脉,老朽可怜的儿子啊。
    长琴无焰:此时疆主口说可怜,未免讽刺。
    应龙师:听闻老朽走火入魔,便急于上位,如此无知,不可怜吗?无视他国虎视眈眈,兀自内斗,死在皇权斗争相残,不可怜吗?他们的牺牲本可成为凶岳疆朝成功的基石,却因为西经无缺陈兵沉沦海,功亏一篑,你说,不可怜吗?
    长琴无焰:帝鬼当时便是因此吞败。
    应龙师:当初邪功大成,练成两颗魂元,一颗用来击溃修罗国度,你想,另一颗该用在何处呢?
    (术法御出,尸军开始攻击胜弦主两人)
    长琴无焰:哈啊!(琴弦拨动,击退来军)
    墨雪不沾衣:呀啊!(同是出击)
    长琴无焰:<邻近群尸皆被引至,源源不绝,面对此阵,帝鬼败得不冤。>抚琴无艳犹可绝。
    [无焰断章再出,琴声、竹叶声、雨声、杀伐声,声声入耳,丝丝勾命!]
    长琴无焰:啊……(牵动伤势,口吐朱红)
    应龙师:哈哈哈……徒劳无功啊。雨中战势是老朽的主场,而老朽之子的魂元也将帮助老朽继续当初没有完成的胜利。
    墨雪不沾衣:你别再弹奏,此战,有我。(墨雪剑锋犀利,游走群尸之间)<除之不尽,再这样下去……>
    (忽闻琴声,令焦躁不安的墨雪心中为之一静)
    墨雪不沾衣:你……
    长琴无焰:你曾说,希望无焰为你抚琴一曲。(盘膝坐下,拨弦轻奏)
    墨雪不沾衣:我明白了。曲尽之前,剑不尽,命不尽。
    应龙师:喝啊!(术法再摧,群尸再度袭来)
    墨雪不沾衣:杀!
    应龙师:哦?琴剑和鸣,可惜程度有欠。
    (胜弦主闻声一动,但琴声不止)
    墨雪不沾衣:哈啊!
    应龙师:想开道……
    墨雪不沾衣:是。古来墨剑绝!(剑势冲击,挡路群尸全然崩碎)幽燕云雾映苍莽!(攻向应龙师)
    应龙师:天真!龙剋•旱雷!
    长琴无焰:不妙!
    (见状不妙,胜弦主立即拨弦相助,但墨雪仍是受伤呕血)
    墨雪不沾衣:啊!
    应龙师:可惜,这孤注一掷失败了。
    长琴无焰:啊……(难支伤体)
    墨雪不沾衣:哈啊!(再战群尸,不支跪地)抱歉,我没办法……保护你。
    应龙师:落魄的闇盟之主,最后只有一剑殉葬,可叹。
    长琴无焰:疆主要杀的是无焰,放过他吧。
    应龙师:哈哈哈……求情?现在的你连自己都保不住了,又能替谁求情?前往九泉,向你死去的人马交代吧。
    (危急之际,只见一道凌厉剑气袭入阵中,挡下应龙师欲收命极招)
    应龙师:嗯?
    [远见一人,踏步声入,人影过处,尸军如同失去支撑,连接倒下。]
    墨雪不沾衣:啊……
    应龙师:竟然……是你……
    墨雪不沾衣:<是……他……>
    应龙师:西经无缺!(古幡杵地,阵法无声收回)
    西经无缺:听尸一言,退吧。
    应龙师:哼哼哼……能找到此地,不代表能保下他们。
    西经无缺:自行解除术法,不正是疆主的自知之明?
    应龙师:而当老朽不用分心施术,全力一战,你能胜吗?
    (只见西经无缺抽出犁灵)
    应龙师:愚蠢!
    西经无缺:哈啊!
    应龙师:呀啊!
    (二人激战,气势滔天)
    应龙师:闇盟第一剑手,哈。
    长琴无焰:尸。
    墨雪不沾衣:我也……
    (欲上前帮忙,被胜弦主拦下。胜弦主盘膝坐下,再御琴声)
    应龙师:嗯?
    (琴声相辅,西经利剑再次对上应龙师)
    应龙师:你们!喝啊!六阴……呃啊!
    [法欲施,剑更速,朴质无华的攻势随琴声引导,如密雨,似疾电,更写一页江湖!]
    应龙师:可恶!
    (强招击出,应龙师趁尸挡招之际,抽身而退)
    长琴无焰:啊……(收琴而起,胜弦主一时不稳)
    墨雪不沾衣:啊!(回身扶住胜弦主)
    长琴无焰:我知晓你会来。
    (西经无缺牵起胜弦主,墨雪退至一旁)
    西经无缺:我见过你,苗疆的剑者。
    长琴无焰:这一路上,多亏他。
    西经无缺:多谢你保护无焰。
    墨雪不沾衣:我……
    长琴无焰:玄狐呢?
    西经无缺:撤退时,我请他去找俏如来了。
    长琴无焰:正确的判断。嗯……先与苗疆军师会合,再论后续。
    西经无缺:来此路上,我听闻苗疆军师已往九脉峰驻扎。
    墨雪不沾衣:啊,请随我来。
    (三人一同离开,前往九脉峰)

    【无极山】
    元邪皇:来,如本皇一般尽力,捍卫你们的族群。
    俏如来:止戈流——
    玄狐:斩武道——
    俏如来/玄狐:开阵!
    元邪皇:嗯?
    [不同的开阵,诛魔之利、灭世之武,联袂出剑!]
    [剑阵入剑,战力却更是持久,俏如来、玄狐,一步步踏得更稳,一剑剑,杀得更重!]
    元邪皇:止戈流竟然还有如此变化,更让本皇惊异的是你们的变化。
    俏如来:果然,半人半魔,让止戈流与灭世之武都无法对你发挥全功。
    玄狐:但现在,你再也无法逃避。喝啊!
    元邪皇: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压制烛龙之力吗?现在才是开始!四元真诀!
    [元邪皇摧动真龙之力,兵器交接,玄狐、俏如来,顿感热焰袭身!]
    俏如来:嗯?
    (玄狐再出攻击,却被一击震退)
    玄狐:呃啊!
    [属性瞬间转化,冰焰袭体,功体未及反应抵抗,随即——]
    元邪皇:哈啊!
    俏如来:啊!
    玄狐:怎会?(二人被转化的电能攻击)
    [变化的功体,骇世的战技,是历经千锤百炼,王者睥睨的资本!]
    俏如来:啊!(被玄狐接住)止戈流•星殒!
    玄狐:斩武道•水乱!
    元邪皇:上穷下达斩曦月!
    [各自负伤的同时,元邪皇回身再杀,竟是丝毫不受伤势影响。是战意,是斗志,或者是对自身使命的坚持。同样的俏如来与玄狐,这一步,背负的不只是责任,更是众生!]
    元邪皇:喝啊!
    俏如来:啊!
    (震退俏如来,玄狐趁势出击,利剑刺穿元邪皇手臂)
    元邪皇:啊!(受伤同时再出一掌,击退玄狐)
    俏如来:止戈流•真阵!(纵身凌空)十剑山河荡狼烟!
    玄狐:斩武道•护世!
    元邪皇:烟硝葬云灭!
    (极招相对,各自受伤而退)
    [强如逆天邪皇,终也在两大护世神兵面前露出疲态。]
    俏如来:能……我们能打败他!
    玄狐:哈啊!(二人再次攻上)
    元邪皇:亵渎。(轻易击退二人)
    玄狐:怎会?
    俏如来:他怎能还有这样的战力?哈?
    玄狐:他的伤势正在复原。
    (只见元邪皇运转功体,自行修复伤势)
    俏如来:这是……
    元邪皇:你们尽力了。但距离将吾逼入绝境,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你们自己也察觉了吧,留在你们身上的四元之力根本来不及消化。你们想压制伤势直到战斗结束,但是,烛龙之力就是掌握水火风雷,烛龙之焰只是四元之力的其中之一,只要我愿意,(运掌势)随时能引爆你们压抑的伤势。(掌势一转,元邪皇引爆俏如来与玄狐体内伤势,二人随即重伤飞出)
    俏如来:啊!
    玄狐:啊!(安龙瓶掉出)常欣!
    (二人口吐朱红,伤疲难撑)
    玄狐:常欣……
    [战败,即便双剑合壁,竟也无能撼动烛龙,即便内心不屈,战局,却已成定局。]
    元邪皇:(踩住安龙瓶)你们……以为真能阻止本皇?
    玄狐:放开常欣!
    元邪皇:(移开脚步看向安龙瓶)这对你是很重要的事物吗?
    俏如来:元邪皇!
    元邪皇:随着六绝禁地,(复又踩住)一同毁灭吧。
    (元邪皇运起全身威能,魔焰滔天而起)
    俏如来:哈?(见势不对,急忙上前拉住玄狐撤退)玄狐。
    玄狐:放开常欣!
    俏如来:玄狐,走啊!
    元邪皇:真龙现踪,六绝尽灭,焚世之焰!哈啊!!
    俏如来:走啊!
    玄狐:常欣!
    (元邪皇无敌威能,崩碎无极山,六绝禁地再毁一处)

    【无极山下】
    公子开明:无极山毁掉了。
    史艳文:精忠!
    神蛊温皇:失败了,元邪皇到底有多强。
    公子开明:云啊。
    (公子开明乘木鸢而上,观察情况)
    史艳文:快找寻精忠与玄狐!
    (史艳文与温皇急急奔走,终是在另一处寻得二人)
    史艳文:精忠!(上前扶住查看)
    玄狐:常欣不见了……常欣……(史艳文上前安慰)
    史艳文:玄狐,你伤势沉重,需要治疗。
    (拍开史艳文的手,玄狐不支倒下)
    玄狐:常欣她……死了。
    (悲痛的氛围令在场众人皆为之默然)

    【荒野】
    雪山银燕:你要带我去哪里?
    天地不容客:凶岳疆朝的魔兵正在到处搜捕闇盟跟修罗国度的势力。
    雪山银燕:我知晓。
    天地不容客:杀魔,你有多少能为?
    雪山银燕:我可以!
    天地不容客:将啸灵枪给我。(银燕一惊,未动)没枪,你就不会动武了吗?
    雪山银燕:哼。(化出啸灵枪,交给天地不容客)
    天地不容客:一百个,杀一百个魔兵,日落之前,我在这等你。
    雪山银燕:一百个……好!
    天地不容客:我在这等着看。
    (银燕离开)

    【还珠楼】
    (万雪夜独自沉思)
    幻幽冰剑:你在想什么?
    万雪夜:啊,冰剑。
    幻幽冰剑:还在担心独眼龙?
    万雪夜:不是。我正在想,温皇出还珠楼帮助俏如来他们,银燕与剑无极也已经离开,真不需要我们的协助吗?
    幻幽冰剑:银燕与剑无极就不用担心了。至于主人,有他亲自出马,应该是没有需要我们的地方。
    炽阎天:(长驱直入)但我需要你。
    万雪夜:是你?
    炽阎天:久违了。
    幻幽冰剑:魔世之人,是凤蝶姑娘放你入还珠楼?
    雁王:是我。
    幻幽冰剑:你是……
    凤蝶:雁王?
    万雪夜:你就是雁王?
    幻幽冰剑:没凤蝶姑娘放行, 你们怎有可能进入还珠楼?
    雁王:也不是第一次了,是吧,凤蝶姑娘?唯一不同的是,温皇不在。(冰剑出剑,万雪夜戒备)不过,我不是来找他的,想来还珠楼的人,也不是我(看向炽阎天)。
    万雪夜:你来还珠楼何事?
    炽阎天:我想请你帮助我救出烈恒山中的网中人。我明白你有所疑虑,但若非必要,我也不会轻易要求当初的敌人。
    幻幽冰剑:不可答应他!救了网中人,只是增加一个敌人,我们没必要答应。
    炽阎天:我会带网中人回魔世,此时此刻,我们不会是敌人。
    幻幽冰剑:我们不能相信你!
    万雪夜:冰剑。为什么是需要我?
    炽阎天:你是我目前所能找到使用寒冰功体之人。
    万雪夜:我的功体也不足以抵抗烈恒山的温度。
    雁王:所以他还需要我。
    炽阎天:原先妖神将被丢入赤日山,若当时我在,还能一试。但现在魔茧已顺着岩浆流入更深的烈恒山,我需要你们的协助。
    雁王:考虑得如何了?
    凤蝶:别以为主人不在,你们就可以横行!
    雁王:吾知晓还珠楼还有人,不是吗?
    狷螭狂:雁王的耳目果然不凡。罪者受温皇所托,暂留还珠楼,还请雁王留一点薄面,莫让罪者为难。
    雁王:罪者……陌生的面孔,也对我有如此敌意?
    狷螭狂:罪者身为海境之人,对这个名号总有几分忌惮。
    雁王:原来是海境的朋友。
    万雪夜:修罗国度侵略中原,即便双方罢兵,既往不咎,我也没帮助你的理由。
    炽阎天:过往恩怨,无论你开出任何条件,炽阎天一概允诺。我不希望动武,只能说,拜托你了。(深鞠一躬)
    万雪夜:你……
    狷螭狂:看得出来,他的恳求很有诚意。
    凤蝶:什么意思?
    狷螭狂:他们长驱直入,是因为事情紧急,但没动手伤人,代表愿意相谈。何况刚才已说,此时此刻,我们不会是敌人,这是表明立场。不将万雪夜之外的人支开,愿意向众人坦白救援要素的细节,这是一种磊落,代表若有意外,我们随时能反制。
    雁王:海境的朋友,还未请教大名?
    狷螭狂:原纹绣罪狷螭狂,擅自解读阁下的言行,还请海涵。
    雁王:狷螭狂,很有意思。现在,你的选择?
    炽阎天:拜托你,我只求这件事。
    万雪夜:要我如何配合?
    幻幽冰剑:雪夜!
    雁王:跟我们前往烈恒山,事情完成,你便能离开了。
    万雪夜:那我们走吧。        
    幻幽冰剑:且慢!我的功体也属冰,让我跟去。
    雁王:断云石只需要万雪夜的功体配合,你那微薄之力,派不上用场。
    幻幽冰剑:你……
    雁王:若是对我们不放心,那……跟来无妨。
    万雪夜:冰剑,你留下。
    幻幽冰剑:但是……
    狷螭狂:冰剑姑娘的疑虑,罪者能体会。不如就让罪者随行,如果应龙师虎视眈眈,罪者也能比众人更早察觉。
    幻幽冰剑:这……好吧,多谢你。
    雁王:协议已成,在还珠楼各处待命的杀手就劳烦凤蝶姑娘撤走了。
    万雪夜:带路。(与雁王、炽阎天、狷螭狂一同离开)
    幻幽冰剑:唉。
    凤蝶:不用担心,有狷螭狂在,再让几名杀手暗中跟随,相信发生状况,必能应变。
    幻幽冰剑:多谢。

    【烈恒山】
    炽阎天:就是此处。
    万雪夜:现在呢?
    雁王:准备好了吗?
    炽阎天:开始吧。
    雁王:(化出断云石)万雪夜,你运使寒冰功体攻击断云石。
    (万雪夜依言而行,断云石发生变化)
    狷螭狂:还神奇的石头,竟然能吸纳攻击气劲。
    雁王:炽阎天。(把断云石抛给炽阎天)把握时间。
    (炽阎天持断云石跳下山口)
    雁王:现在,等吧。
    (一段时间过去)
    狷螭狂:他怎会还没回来?
    雁王:也许失败了吧。
    狷螭狂:啊?
    雁王:我提供了一个选择,他愿意赌,我便让他赌。如果他真死在里头,不正称你们的心意?
    万雪夜:嗯?
    雁王:出还珠楼之前你们还对他有所戒备,现在却又为他担心,为了这个曾经的敌人,不矛盾吗?
    万雪夜:他是敌人,也是磊落的忠臣。你的言词是在污辱一名武者的人格!
    雁王:他选择尽忠,选择贡献微薄的一己之力,选择为了自己的国家赌上任何可能,甚至不惜赔上性命,就为了那高贵的情操。我成全他,就如同我成全欲星移一样。现在的鳞族,应该很以欲星移为傲吧?
    狷螭狂:他在罪者无法触及的高度。
    雁王:这是我的荣幸。
    万雪夜:你将人命当成什么了?!
    雁王:一视同仁的舍得。俏如来的师尊也是这样教导他的,实际上他也做到了,因为他不愿轻易牺牲你们,所以让你们愿意前仆后继为他牺牲,确实高明。
    万雪夜:你!
    (炽阎天从山口中跃出,受伤沉重)
    炽阎天:断……云石……
    雁王:冻寒之气耗尽,若再慢一步,便是葬送性命,但网中人……(炽阎天缓缓掏出一只小小的魔茧)哦,竟然变得如此?
    炽阎天:可能是为了自我保护,集中生命能力,造成缩化。
    万雪夜:你怎样了?
    炽阎天:没事,炽阎天在此,感谢……你们的协助。只要炽阎天一息尚存,此恩……必报。
    雁王:事情既毕,你们可以离开了。
    万雪夜:那就在此告辞,请。(与狷螭狂离开)
    雁王:好好安置魔茧吧,记住我们的约定。(炽阎天默然离开)下一步,该动了。

    【无极山下】
    史艳文:玄狐的心情还好吗?
    俏如来:让他休息一阵,那是……最疼的伤。
    神蛊温皇:你的伤势呢?
    俏如来:还可以。
    神蛊温皇:即便止戈流失败,你仍是对抗元邪皇最重要的战力,务需保重。
    公子开明:气死!
    神蛊温皇:怎样?
    公子开明:太多树林,看不到元邪皇的踪迹。
    俏如来:连止戈流与斩武道联手也杀不了元邪皇,我……
    史艳文:你尽力了。
    俏如来:孩儿并未失志,因为还有机会。
    公子开明:是,还有机会,重要的机会关键的机会。现在的元邪皇实力一定大大降低,杀他,就在这几天的时机。
    史艳文:精忠,你也是这样的看法?
    俏如来:嗯,元邪皇每次摧毁六绝禁地,中间都有经过一段时间,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破坏六绝禁地的地脉需要强大的力量,所以这段时间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如果……只要找到他……
    史艳文:精忠!
    俏如来:……只要找到他……就有机会,有……
    史艳文:你在强撑伤势!
    俏如来:止戈流……是最强的诛魔之利,我……不能倒下,我……
    (俏如来不支昏迷,温皇走来把脉)
    神蛊温皇:他的根基本就不足,又强压伤势,快将人送回还珠楼让修儒医治。
    公子开明:我前往苗疆报信。
    神蛊温皇:嗯,分头行事,我们之后会合。
    公子开明:云啊!

    【龙虎山】
    (叉猡等人在殿上等候,苍越孤鸣与榕桂菲走出)
    奉天:是王上,参见王上!
    叉猡:王上,你的伤势?
    苍越孤鸣:孤王无事。叉猡、冽风涛听令,边城魔军已退,你们协助墨刀卫夺回万里边城。记住,不可干涉墨刀卫的指挥系统。
    冽风涛:是。
    苍越孤鸣:稍后,孤王要往九脉峰一行。安乐王,这段日子劳烦你了。
    叉猡:王上想要亲上九脉峰?请让叉猡跟随护卫!
    冽风涛:冽风涛也在此请命,九脉峰一战,让微臣与王上同上战场。
    苍越孤鸣:不用,你们跟随前往万里边城便可。
    冽风涛:万里边城已无敌军,不需要吾等随同。
    苍越孤鸣:孤王说不用。
    榕桂菲:两位将军忠心可鉴,想保护王上安危,王上为何不准?
    苍越孤鸣:榕姑娘?
    榕桂菲:桂菲无意冒犯王上,奴家也明白王上想保护两位将军的想法,但王上可能还是不明白“忠心”二字真正代表的涵义。(叉猡欲发难,被苍越孤鸣阻止)奴家不敢妄论朝堂政事,只是想要提醒王上,“忠心”两字,是敢为自己守护的信念而牺牲,敢为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而死,因为尊荣的心,永远会活着。
    苍越孤鸣:孤王明白,但孤王不可能这样做。
    榕桂菲:王上恕罪,是桂菲多言,不知好歹。请容许奴家告退。
    叉猡:榕桂菲!你太无礼了!
    榕桂菲:叉猡将军息怒,你是奴家敬佩的人,是奴家逾越,不知礼数,望请海涵。(离开)

    【水边】
    (榕桂菲独酌,回忆苍狼的话——
    苍越孤鸣:孤王明白你讲的道理,但叉猡与冽风涛从孤王于患难之中,孤王不能让他们涉险。)
    (苍越孤鸣到来)
    榕桂菲:王上早就做了,就在王上决定亲身前往九脉峰的时候,就已经将他们推入危机之中了。
    苍越孤鸣:榕姑娘不赞成孤王前往九脉峰?
    榕桂菲:王上的大病初愈,自己明白。
    苍越孤鸣:你的态度与之前完全不同。
    榕桂菲:桂菲在此向王上诚心道歉,请王上见谅。
    苍越孤鸣:孤王并无怪罪姑娘之意。
    榕桂菲:但奴家会因此怪罪自己。
    苍越孤鸣:因为军师的原因吗?
    榕桂菲:不是。而是……
    苍越孤鸣:榕姑娘,直说无妨,孤王愿意听。
    榕桂菲:为什么王上愿意听?因为我救过王上?
    苍越孤鸣:孤王只是想要确实了解你内心的想法。
    榕桂菲:其实王上不用这样做,奴家只是一介平民,怎敢左右王上的决定?
    苍越孤鸣:所以,你是故意在针对孤王的吗?
    榕桂菲:奴家不敢,只是建议。王上亲征九脉峰,此战非同小可,墨刀卫是要暗中准备支援以护住王上退路为主,不是用来守护万里边城。
    苍越孤鸣:请继续说。
    榕桂菲:王上身为一国之君,身系苗疆安危,当然是先以保全自己的性命为主。
    苍越孤鸣:你在担心孤王?
    榕桂菲:不只是奴家,还有全部的苗疆子民。
    苍越孤鸣:孤王能为王,是因为子民,而不是身份。墨刀卫是为守护孤王而设,但孤王若不能保卫苗疆子民,又怎有资格成为王?身先士卒,是因为孤王有这个能力,而这个能力,是来自三个人的寄托,为了他们,孤王不能独善其身。
    榕桂菲:哦?是哪三个人?
    苍越孤鸣:父亲、撼天阙,以及,竞王爷。他们将希望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将自己寄托在苍狼身上,苍狼,怎能辜负他们?
    榕桂菲:嗯,奴家明白了。
    苍越孤鸣:明白了?
    榕桂菲:不赞同,但……明白。
    苍越孤鸣:你能为孤王设身处地着想,孤王倍感欣慰。你喝的,是风月无边吧?
    榕桂菲:是。
    苍越孤鸣:风月无边,思念的味道。等孤王凯旋归来,也许,我们二人能可一同共饮,一醉方休。
    榕桂菲:这……奴家会准备。
    苍越孤鸣:那就在龙虎山,等孤王的好消息。(离开)

    【九脉峰】
    (苍狼来到铁军卫驻扎处)
    御兵韬:微臣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军师,孤王前来是否会造成你的压力?
    御兵韬:王上前来,无疑是更加添了吾军士气,怎会造成压力?
    苍越孤鸣:孤王只是希望我的决定是对的。
    御兵韬:能与王上共抗元邪皇,胜算更增。
    公子开明:有信心是好事,但也不一定是好事。因为,俏如来跟玄狐也是非常地有信心但仍不幸战败了。
    御兵韬:无极山失守了?
    公子开明:详情听说,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这般。(讲述)
    御兵韬:止戈流与斩武道联手也不能击败元邪皇?
    公子开明:那只元邪皇真的强得像妖怪,实在有够夸张,但是,这也是契机。
    御兵韬:嗯?
    公子开明:我们还有两次的机会。一次,就是九脉峰,元邪皇在恢复体力的时间内是暂时不会攻击九脉峰,所以,我建议,主动出击。
    御兵韬:你的意思是,在元邪皇未恢复的时间内取下他?
    公子开明:没更好的办法。等他完全恢复,就要全部的人马聚集对抗他一个,这当中会造成的牺牲恐怕,不容易了。
    御兵韬:可以用最快的方式,最少的时间,马上找到他的下落,然后用强势的战力直接革杀元邪皇。但是现在元邪皇剩下多少的战力,谁能估算?如果能分兵而战,却被他各个击破,折损战力,风险加增。
    公子开明:军师的意思是,坚守最后一道防线?
    御兵韬:等他前来,集中全力一战。若仍无法杀除元邪皇,再考虑最后一道防线。
    公子开明: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元邪皇的烛龙之力根本无解,这样有必然的伤亡损失。
    御兵韬:对抗元邪皇,除了军力,人海战术,还要顶尖的高手,每一组人马最少要有两个以上你我这般的高手,又要防备应龙师,我们,有足够的战力吗?
    公子开明:如果……
    长琴无焰:如果无焰加入战局,是否能加添胜算?
    公子开明:这个声音是胜弦主?
    长琴无焰:感谢苗王以及军师对幽闇联盟的庇护,无焰在此谢过。
    苍越孤鸣:胜弦主客气了,双方结盟,意在联合,何必言谢?
    御兵韬:墨雪,有劳你了。
    公子开明:好了好了好了,别客套了,现在要怎样打,该下讨论出决定了。
    御兵韬:策君有何想法?
    公子开明:九脉峰是最后一个地点,元邪皇必会全力以赴,我说的这个全力,就是他底牌尽现。他的底牌究竟握在哪里,我们也无法确定清楚。但依照他对无极山的打法,我们必须再想另外一种的方式对付他,而不是在此地选择守株待兔。
    长琴无焰:无焰赞成策君的想法,主动出击,也不失一个奇策。
    御兵韬:策君想把握机会,但孤注一掷,如果元邪皇的恢复时间也是一个局,那赌这局,便中计了。
    公子开明:军师此言差矣,不是孤注一掷,是战力交换。由幽闇联盟来守护九脉峰,铁军卫出动搜查。虽然幽闇联盟的人所剩不多,不过也能撑住一段时间。
    苍越孤鸣:九脉峰如有异状,依照铁军卫的回防速度,双方必会成为内外夹击之势。
    公子开明:掌声鼓励!苗王就是苗王,苗疆有你领导绝对有前途!
    苍越孤鸣:但孤王并没同意策君的战略,
    公子开明:啥?
    苍越孤鸣:伏羲深渊打开,又是九界威胁,九脉峰不容有失,恕孤王必须率领苗疆全部的战力镇守在此。
    公子开明:呃……如果换成幽闇联盟在外面找寻的话呢?
    墨雪不沾衣:应龙师会针对闇盟,闇盟军力不足,孤军在外,危险。
    公子开明:所以……
    御兵韬:你要向苗疆借兵?
    公子开明:尚同会的群侠实力像屎,又对魔族有偏见,根本不堪重用。
    御兵韬:王上的看法?
    苍越孤鸣:提拔部分军力协助,可以。
    长琴无焰:多谢苗王。
    公子开明:好吧,目前也只能这般决定这样决定这种决定。
    长琴无焰:无焰先行一步,在此告辞,苗王,军师,请。
    公子开明:那本策君也要先离开了。现在火在烧的还有修罗国度,不知道曼邪音现在的状况怎样了,我也要来去找她。

    【某山洞】
    (元邪皇负伤走来,靠在石壁上)
    吊魂罪:邪皇?
    元邪皇:止戈流,灭世之武,本皇死亡的这段时间,九界,精进不少啊。
    吊魂罪:想不到他们竟然能伤害邪皇至此。
    元邪皇:下一步,他们应该会尽力搜捕吾的存在。
    吊魂罪:吊魂罪誓死保护邪皇。
    元邪皇:你的邪眼之能是幻化形象,但无法瞒过俏如来的止戈流,所以本皇才会先针对俏如来。
    吊魂罪:一切皆在邪皇的掌握之中。
    元邪皇:畸眼族应该已经化整为零,消失在魔世之中了,只要……始界回归,畸眼族就能回到烛龙生长的环境,取回自己的光荣。唯有你,唯有你……我需要你的能力。
    吊魂罪:能得到邪皇赏识,是吊魂罪的光荣。
    元邪皇:应龙师为了一统魔世,不会帮助俏如来,而且会替我们牵制闇盟与修罗国度,我们需要提防的,只有其他境界的人,只要这份牵制仍在……吊魂罪,你能为我死,但吾希望,你也能为我……生。
    吊魂罪:邪皇……
    元邪皇:照计划,行事。

    【还珠楼】
    史艳文:修儒,精忠的伤势还好吗?
    修儒:虽然重伤,但伤势没像上一次那么难治,我已经为他下针,虽然还是需要一点时间,但是恢复不是问题。
    史艳文:嗯,多谢你。
    废苍生:史艳文。
    史艳文:是废苍生先生,怎会突然来到还珠楼?
    废苍生:我有很多事情要与你讨论,安置了黑水城众人之后就赶来这了。小玉……很伤心,短短的时间内,她得到父亲,却又失去了父亲,对我……同样。
    史艳文:鲁缺壮士之事,望先生节哀。
    废苍生:节哀,那只是安慰人的说法。废苍生要的不是节哀,而是复仇!
    史艳文:先生之恨,艳文明白,但元邪皇身负烛龙之能,又有超凡的根基,难以对付,望先生冷静,细思诛魔之法。
    废苍生:让俏如来与玄狐联手!
    史艳文:这……
    废苍生:止戈流有渡世大愿,搭配玄狐的灭世之武,不管是人是魔,必能收效!
    史艳文:但是……
    废苍生:怎样了?
    史艳文:不瞒先生,玄狐与俏如来已经联手,但仍不敌元邪皇。
    废苍生:你说什么?!
    史艳文:双剑合璧,仍然杀不了元邪皇。
    废苍生:怎有可能?怎有可能……我要见俏如来!
    史艳文:这……修儒正在为俏如来医治。
    修儒:俏如来还未醒来。
    废苍生:那我要见玄狐!
    史艳文:玄狐正在还珠楼中休息,但是……
    废苍生:但是怎样?
    史艳文:他情绪不佳,希望前辈能……
    废苍生:我知晓了,我要见他。
    史艳文:我陪先生一同吧。
    废苍生:你怕我惹到他?也好,走吧。

    (房内)
    废苍生:玄狐,为什么你与俏如来联手还杀不了元邪皇?(玄狐不语)玄狐!
    史艳文:废苍生先生。
    废苍生:我要知晓原因、战况、过程。
    玄狐:常欣不在了,我没保护好常欣。
    废苍生:常欣早就死了,但是你还有机会。你能救那群没死的人,我要知晓你为什么打不赢元邪皇?
    玄狐:我不想回答你。
    废苍生:你!
    玄狐:因为理解别人的情绪,所以宽容,那叫体谅,但是体谅不代表必须承受你的情绪。我理解你,你,理解我吗?
    史艳文:废苍生先生,我知晓你报仇心切,但也稍安勿急。
    废苍生:你们以为我是报仇心切,没错,我恨不得将元邪皇碎尸万段!但是我急,不只是为了报仇,元邪皇早晚会死,他必须死。我想要的,是更早阻止他,更是为了阻止这场九界浩劫!(玄狐一惊)还有多少时间?没了,没多少时间了,只剩下九脉峰,九脉峰毁,九龙禁地就要打开,如果你与俏如来联手都制止不了元邪皇,还有谁能?如果要减少牺牲,谁要去冒险?只有你,只有俏如来,因为你们身上,背负着对付元邪皇最大的利器!但是你们失败了,我要知晓失败的理由,因为这样才有下一次胜利的机会,所以,你要沉溺在你的情绪,也先将事情交代完,到时你要怎样醉生梦死我都管不到!我理解你,但是你,真的理解我吗!
    玄狐:灭世之武对元邪皇并未失效,所以我相信诛魔之利同样有效。
    废苍生:但是你们怎么还会失败?
    玄狐:无法发挥全部的力量,虽然感受到灭世之武的效果,但在元邪皇身上始终没办法发挥全部的力量,这……可能是他人族的身体所致
    废苍生:人族的肉身真能承受这样的力量?
    史艳文:曾经听说,地门的缺舟也曾有超凡的力量,比之元邪皇又如何?
    玄狐:缺舟的肉身不是普通人的肉身,我曾听他讲过,那肉身,名唤叛天族。
    史艳文:叛天族?缺舟的肉身来自叛天族?
    废苍生:你知晓叛天族?
    史艳文:曾经,有一点因缘。叛天族应该全灭了,缺舟,也应该不是那个人。
    废苍生:嗯?
    史艳文:普通人的肉身是无法承受这样庞大的力量,所谓极限便是如此,人有人的极限,魔也同样。
    废苍生:所以,止戈流与斩武道不应该失败。
    玄狐:各自一半的威力,没办法超越元邪皇,因为元邪皇的力量远远超脱了极限。
    废苍生:所以必须要完整这力量,才能杀元邪皇。

    【荒野】
    (雪山银燕正在履行着与天地不容客的约定)
    雪山银燕:第六十七名,即将日落了,一百名魔兵……找寻落单的魔兵困难,再这样下去根本无法凑足一百名魔兵,除非……找寻有大批魔兵的地方,鬼祭贪魔殿周围。

    【还珠楼外】
    凤蝶:剑无极,你怎会来到这?你不是要去找长琴无焰他们吗?
    剑无极:昨日笨牛来找我,问我是不是愿意再跟他用一剑无悔。
    凤蝶:你拒绝了,所以银燕才这么生气?
    剑无极:我只是想知道,现在的我跟以前差多少,果然……我猜得没错,我真的没办法再跟笨牛联手使用一剑无悔,不是我不想,而是……
    (勾心芒领着魔兵冲来)
    勾心芒:可恶,你们是……
    凤蝶:是魔军!
    剑无极:蝶蝶,退开。(凤蝶依言)而是……现在的银燕,差我……太远了!
    (手起刀落,魔兵尽除)

    【野外】
    应龙师:<据勾心斗角的回报,曼邪音被救,炽阎天不知去向,长琴无焰被尸救走,修罗国度与幽闇联盟皆未完全歼灭,凶岳疆朝就不算大获全胜。至于元邪皇……>人世盟军皆集中对付元邪皇,没人能分神兼顾凶岳疆朝,九界归始确实可能引来空前浩劫,但现在,也是老朽的绝佳机会,只要好好把握,也许……
    雁王:——也许能在保全凶岳疆朝多数的状况下避过浩劫,成就新气象,是吗?或者,凶岳疆朝快速一统魔世,再暗中施力,配合众人杀死元邪皇,便无浩劫之虑。
    应龙师:最近专程找上老朽的人,皆不怀好意。
    雁王:疆主吃过亏了?
    应龙师:老朽可以避免重蹈覆辙。
    雁王:面对来自羽国的贵客,疆主这样做,岂非有失远迎?
    应龙师:九界中的羽国……
    雁王:在下,雁王上官鸿信。

    [雁王一会应龙师,到底有何目的?
    无极山再度失守,隐匿行踪的元邪皇到底藏身何处?
    止戈流、斩武道连接失败,究竟谁能一阻元邪皇之威?
    成长之后的剑无极又进步到何种的层次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第十九集——出卖之魔。]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錢 +100 收起 理由
    美丽高可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8-22 07:58 开心
    已签1367 天
    连签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楼主| 发表于 2016-4-17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自己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8-22 06:31 开心
    已签1867 天
    连签2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4-17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道友金光口白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8-22 06:35 开心
    已签1683 天
    连签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4-17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道友分享的金光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6-21 03:04 开心
    已签469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4-18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道友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 2016-7-21 00:31 开心
    已签662 天
    连签105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4-18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9-2 11:25 开心
    已签122 天
    连签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6-4-26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单看文字没画面感觉就是不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8-23 05:31 , Processed in 0.091525 second(s), 22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