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83|回复: 5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二十一集 战神斗邪皇

[复制链接]
  • 2019-5-20 08:58
    已签1315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5-8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个人信息 于 2016-5-8 17:46 编辑

    QQ截图20160508174315.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532426861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二十一集 战神斗邪皇

    录入:千年等__蛇,余生,鱼头
    校对:叶清眉

    【野外】
    (天地不容客拦截元邪皇,试探一掌,各自后退。)
    [狭路相逢,天地不容客再对元邪皇。]
    天地不容客:逃,你还来得及。
    元邪皇:你对自己真有自信。从没人能让本皇改道。走,也要走过这条路,踏过你的尸体。
    [一动,如雷光电闪;一击,如山摧岳崩。天地不容客挺身挡关,丝毫无惧。]
    天地不容客:想踏过我的尸体,你还要再等一千年!
    (再度交战,拳脚更是惊险,辗转腾挪间山石遭劫,掌劲盾击过处,山体崩塌,碎石纷飞)
    元邪皇:<这个盾化消了吾的攻击。>
    [地形受限,对手招式更是灵动雄沉。元邪皇左右支拙,讶异同时,怒上眉山。]
    (元邪皇怒喝一声,无边怒焰翻腾,汹涌澎湃直冲天地不容客。天地不容客挺盾抵挡,后退数十步,依靠山体止住身形,盾上蓝光闪耀,化消元邪皇烛龙烈焰)
    天地不容客:再说一次,逃,你还来得及。从我的眼前消失!
    元邪皇:天地不容客,哈哈哈……
    (元邪皇抽出幽灵魔刀,气势再上一层)
    元邪皇:本皇赞赏你,所以赐予你最高的赏赐。
    [同一时间——]

    鬼飘伶:(看到信号)OH, My God!(我的天啊)是发现元邪皇的讯号。
    长琴无焰:<要赶紧拦阻元邪皇。>
    [元邪皇行踪暴露,闇盟残余各部寻迹赶来助战。]

    元邪皇:(看到信号烟花)援军来之前,你能支持多久?
    天地不容客:转身逃走时,记住,你背上烙着天地不容客的姓名。
    [不退、不让、不回身,同样的霸气,坚决在一条道路。进者不退,挡者不让,展开一场惊天之战!]
    (挑衅的言语之后,是更凶猛的进攻。元邪皇幽灵魔刀魔气纵横,天地不容客护盾回旋翻飞,交击碰撞,周遭石柱齐腰而断,峡谷几成平地。神兵利器威势万钧,近身拳脚来往更是招招狠辣。数合过后,两人再度分开,只见天地不容客提功纳气,飞回的护盾越转越急,功力积蓄,盾上如电闪雷鸣,迅疾飞出。元邪皇急忙挥刀抵挡,鲜血自嘴角溢出,未复的功体再添伤势。盾转不停,元邪皇岂是易与,转力卸力,瞬间掌握主动,挥洒之中护盾夹带邪皇功力倒飞而回。天地不容客不敢大意,双手提气,欲收回护盾,不料触及之时双手仍被划破,鲜血直流,护盾失去支撑,摔落地面。战斗略停,又听杀声震天——)
    魔兵:杀啊!
    [追兵将至,困地将成,元邪皇横刀决意,天地一魔,绝不回身而逃,唯有,踏出战图!]
    天地不容客:来啊!
    (两人各运全身功力,半空之中,强势相对。天地不容客力屈一筹,元邪皇借力飞出,不料天地不容客落地瞬间护盾再次飞出,仓促之下,元邪皇再度呕红。距离拉开,两人各自离开。不久闇盟军士来到)
    魔兵:参见胜弦主。
    长琴无焰:免礼。可有见到战斗状况?
    魔兵:没,我们抵达之时,山壁已经崩塌,不见人影。
    西经无缺:山道崩塌不久,历经了一番激战。就算元邪皇未恢复,谁有这等能力能与他纠缠至此?
    长琴无焰:如果是我们的盟友,自然会通知我们。元邪皇离去不久,必须趁机追查,众人继续搜捕吧。
    魔兵:是。

    元邪皇:(呕红)天地不容客,有生之年,吾期待再与你一战。

    (雪山银燕思考武学,天地不容客带伤来到。)
    雪山银燕:你受伤了?
    天地不容客:一点小伤而已。<元邪皇,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雪山银燕:你是我平生罕见的高手,是什么人有本事伤到你?
    天地不容客:元邪皇。
    雪山银燕:元邪皇,他人在哪里?
    天地不容客:这是你有资格问的问题吗?
    雪山银燕:我……
    天地不容客:你可以去通知你父兄。
    雪山银燕:这……
    天地不容客:要通知,去吧。学武最需要专注,你这样三心二意,也没教育你的必要。你父亲史艳文是我见过在武学上悟性最高的人,简单的功夫被他应用也能发挥极大的威力,困难的功夫他可以轻易学得。面对对手能很快想出克敌的方略。你承袭他的血脉,在武学上的悟性也该是超凡。
    雪山银燕:宫本师尊教我的神魔一念是至高的心法。
    天地不容客:那你练至哪一层了?
    雪山银燕:只在初层。曾经……对上任飘渺时,我达到第二层的境界,但是后来——
    天地不容客:后来却退步了。我问你,神魔一念的关键在哪里?
    雪山银燕:魔心开杀,神意止杀。
    天地不容客:你的杀意在哪里?
    雪山银燕:我的杀意……
    天地不容客:只有对上任飘渺那时,你的杀意才能提升至顶端,之后你便放松了。对吧?
    雪山银燕:是。
    天地不容客:你继承了史艳文的悟性,理解武学的能力应该不差,回头思考,你生命中所经历的对手,从他们的身上汲取有用的东西吧。
    雪山银燕:就这样?
    天地不容客:就这样你才会这样。
    雪山银燕:我明白了。
    天地不容客:下次见你,用你自己的参悟保下自己的性命吧。
    雪山银燕:好。

    【尚贤宫外】
    雁王:你们想找炽阎天?
    公子开明:还是你要替我们去找他?
    雁王:炽阎天他……在不归路。
    公子开明:不归路。为什么会在那里?
    雁王:大量的魔军聚集会暴露尚贤宫的位置,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公子开明:是我耳朵坏了吗?麻烦制造者雁王竟然说他怕麻烦,一定有问题,果然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雁王:我喜欢制造别人的麻烦,当然也不介意自己揽上麻烦,但是会因为麻烦而受到损害的人,绝不是吾。
    公子开明:小心喔,屎搅久了,身体也是臭的。
    雁王:行者,先关心你自己的生命吧。
    曼邪音:行者……
    雁王:看来她什么都不知道。
    公子开明:你爱唬烂不要紧,我们的感情好,没在理你。
    雁王:去不归路与炽阎天会合吧。我在尚贤宫等你们。
    公子开明:曼邪音,我们走。(两人离开)
    凰后:就这样?
    雁王:很足够了。
    凰后:继续照着计划进行吧。

    【不归路】
    公子开明:不归路到了。
    曼邪音:怎不见修罗国度的大军?
    公子开明:下去看看。
    曼邪音:(看到重黎)那是……炽阎天的兵器。炽阎天人呢?他人呢?
    公子开明:嗯?(恍然大悟)炽阎天他……他死了。
    曼邪音:你说什么?炽阎天他……
    公子开明:地上的尸骸,你认不出?
    曼邪音:难道他……
    公子开明:自爆……身亡了。
    曼邪音:啊!
    公子开明:地上的尸体不只是他一人,还有修罗国度的军士,所有的人……都死了。
    曼邪音:(不可置信)怎会……怎会!不是说修罗国度的人都被墨家保护,不是雁王救了炽阎天?怎会……怎会!
    公子开明:曼邪音,冷静。
    曼邪音:是雁王,是雁王背叛了他们。
    公子开明:这笔账公子开明记下了。(握拳)
    曼邪音:哼!(转身离开)
    公子开明:站住!(颤抖)你想要去哪里?
    曼邪音:替炽阎天报仇!
    公子开明:想去送死,连自己的性命也赔进去?
    曼邪音:如果你没想要去报仇,我自己去。
    公子开明:他不是你能对付的角色,去只是死。
    曼邪音:哈哈哈……死,死算什么?修罗国度的将士遭到屠戮,帝尊、妖神将也不在,三尊已失两人,修罗国度还剩下什么?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荡神灭、炽阎天最在乎的修罗国度,还剩谁能守护?会死,那就死,死我也在所不惜。
    公子开明:你听不出来吗?他们已经准备好在等你!
    曼邪音:只有在等我而已,他没将你也算在内吗?
    公子开明:我知晓你想要讲什么。
    曼邪音:我也知道你不会去。因为你的目标只有元邪皇,除了元邪皇之外任何的事情在你的心中都是不重要的。
    公子开明:事情有轻重缓急,雁王我早晚会修理他。
    曼邪音:那为何不是现在,炽阎天的仇不重要吗?公子开明,你真的放得下我们在沉沦海所建立的情谊?
    公子开明:在本策君的面前说情谊二字,曼邪音,你没资格!
    曼邪音:当你背离修罗国度之后,你又拥有什么资格?
    公子开明:本策君从来就没背离过修罗国度!反而是你们,轻易就臣服在元邪皇的麾下。
    曼邪音:那拯救修罗国度的子民,你有做到吗?
    公子开明:本策君一直在做,你为什么不能理解?
    曼邪音:冷眼旁观,暗中搅局,是这种做法?
    公子开明:闼婆尊!(握拳出血)冷静。
    曼邪音:哼,你叫我怎样冷静?
    公子开明:为了修罗国度的未来,你冷静想一下。
    曼邪音:我不是你,我做不到。
    公子开明:我现在比你更愤怒。我不是不会爆炸,但我要告知你,冲动会坏事。(鲜血在指缝间滴落)
    曼邪音:给我一句话,炽阎天的仇你到底是报还不报?
    公子开明:报。公子开明,一定会报。
    曼邪音:给我一个时间。
    公子开明:我不能给你时间。
    曼邪音:那就是空口白话。你骗人的手段,我看得太多太熟悉了。
    公子开明:只有这次,唯有这次,最后一次,信我!
    曼邪音:好,我信你,信你最后这次。(拔出重黎)如果你做不到,曼邪音势必让这口重黎染上你的鲜血。(离开)
    公子开明:雁王……(跪下抓起一把沾染修罗国度军士鲜血的泥土)你做得……太狠了。
    (泥土从手上滑落,遥祭同袍)

    【鬼祭贪魔殿】
    斗角犀:参见疆主。
    应龙师:何事?
    斗角犀:在西方百里之外,有发现闇盟的军士,发生了小型战斗,击杀了闇盟士兵数十名。
    应龙师:只有数十人。看来为了搜捕元邪皇,胜弦主将闇盟士兵打的非常分散。这更削弱她对抗疆朝的力量。
    斗角犀:另有一事。听闻元邪皇在该处附近曾经发生战斗。
    应龙师:暂时停止攻击闇盟。
    斗角犀:为什么?
    应龙师:两虎相争,不只是让虎争,还要保留虎的实力,才能伤到另一只虎啊。算时间,人也该到了。
    斗角犀:难道是……
    应龙师:你……退下吧。
    斗角犀:是。(退下)
    应龙师:该来了吗?对抗元邪皇的诱饵。
    [此时,在魔世通道口,传来一道狂风。风声中杂着细微的脚步声。声音细不可闻,却是步履坚定。]
    飙邢飞折:锋如风,将血浇尘曾倚重;痛无恸,丹心自古为谁忠。
    应龙师:来自风中的消息,真是迅速啊。
    飙邢飞折:飙邢飞折参见疆主。
    应龙师:只有你吗?
    飙邢飞折:四皇子要我向疆主请安。
    应龙师:数量。
    飙邢飞折:五百。
    应龙师:全部了吗?
    飙邢飞折:早在元邪皇进入人界的那一刻,畸眼族人便趁机四处藏匿。这么短的时间能找到五百人已经不易。
    应龙师:短短时间,也不该只有五百。
    飙邢飞折:尚有部分动不得。在魔世似乎有人暗中保护畸眼族,实力高深莫测。或者,要尝试挑战?
    应龙师:你想吗?
    飙邢飞折:只要疆主一句话。
    应龙师:只要老朽一句话。哼哼哼……不用了,这五百畸眼族民足够成为诱饵。
    飙邢飞折:这就是属下的第一个问题,畸眼族民真能掣肘元邪皇?
    应龙师:若不能,又何必来警告老朽?毁灭六绝禁地,恢复烛龙生长的始界,目的必是烛龙一脉的重生,而这重生,只着眼在畸眼族民的身上。计划曝光之后,老朽与长琴无焰将会舍弃表面的臣服,他也会陷入今日孤军作战的局面。
    飙邢飞折:而无论元邪皇是否成功,畸眼族必受牵连,惨遭屠戮。让族人四处躲藏,便是他之安排。
    应龙师:虽然处置这五百名畸眼族民,一定会受到元邪皇报复,但这个诱饵也是引来西经无缺与胜弦主最好的方式。当然,老朽希望你别感情用事,战场上的相惜,到了生死关头剩下的只有成王败寇。
    飙邢飞折:畸眼族人虽然稀少,血液中的彪悍仍使魔族赞叹,但是风之部族也不会输给他们。
    应龙师:你还有第二个问题?
    飙邢飞折:也是最后一个。吾弟殒飞流尸首何处?
    应龙师:身亡当下,碎尸万段,散落在人界的土地。
    飙邢飞折:为你麾下,无尸可收也是一种幸运。
    应龙师:与其收尸,不如收纳碎尸散落之土。
    飙邢飞折:阻止元邪皇的计划,此话才能算数。
    应龙师:相信风之部族会全力协助老朽。
    飙邢飞折:吾之孪生小弟,不正是为疆主尽忠而亡。
    应龙师:老朽的儿子会放你过来相助,必是经过一番计较。
    飙邢飞折:四皇子交托,飙邢飞折不敢有负。
    应龙师:那他也来到人界了吗?
    飙邢飞折:如果疆主需要。
    应龙师:哈。
    飙邢飞折:若无其他要事,飙邢飞折暂且告退。
    (飙邢飞折与雁王擦身而过)

    雁王:傲气、杀气。
    应龙师:与你同样。
    雁王:但愿疆主有能驾驭。
    应龙师:凶岳疆朝之事,不劳你费心。
    雁王:我要的诱饵呢?
    应龙师:你可明白,交出这些诱饵,老朽将面对的是元邪皇的报复?
    雁王: 这就要看胜弦主与西经无缺能否歼灭元邪皇。
    应龙师:时间拖得愈久,元邪皇恢复愈多,这筹码的效力就愈差。
    雁王:这是我该担心的问题吗?
    应龙师:嗯?
    雁王:元邪皇既然以开启始界为第一要务,就不会将太多心力放在疆主身上。
    应龙师:所以,老朽不会,也不应该在场。
    雁王:我也不会亲自出马。诱饵放下,愿者上钩。

    【野外】
    [自魔世被带来的五百畸眼族民,在凶岳疆朝魔兵押送之下,将被送至无极山等待处斩之日。]
    畸眼族民甲:啊!(不支摔倒)
    魔兵:别装死,起来!
    畸眼族民乙:晴儿!啊……(被铁链所缚)
    斗角犀:不起来,想死吗!(一脚踩在晴儿身上,用力拽起铁链)起来!
    晴儿:别拉我!我自己会走!
    斗角犀:很有骨气怎样?你这是什么眼神?畸眼族,呸!
    晴儿:呸!你们这群走狗!早晚有一日畸眼族会将你们屠戮殆尽!
    斗角犀:你……臭小子!
    (拳头一下一下,毫不留情,少年很快变得面目全非)
    畸眼族民乙:晴儿……晴儿啊!(被拉住)晴儿……晴儿!
    (残破的躯体扑落地上,斗角犀狠狠碾上最后一脚,少年再也不动了)
    斗角犀:现在谁先死?呸!
    畸眼族民乙:晴儿……你们……邪皇大人会将你们杀光光,邪皇大人会替我们复仇,替我们复仇!
    斗角犀:呵。
    魔兵:将军,这尸体怎么处置?
    斗角犀:将尸体丢在这喂狗,剩下的人押走!
    魔兵:是,走!
    畸眼族民乙:晴儿……晴儿啊……

    【还珠楼】
    万雪夜:义母。
    恋红梅:是你,雪夜。
    万雪夜:还在想当天的事情?
    恋红梅:想也无益,也许,我们与曼邪音再会无期。
    万雪夜:但看方才义母心神不宁……
    恋红梅:为了元邪皇黑水城全数迁移,我只是担心他们而已。
    万雪夜:废苍生既然有安排,我想也无须担心。
    恋红梅:嗯。
    (幻幽冰剑、狷螭狂到来)
    幻幽冰剑:雪夜,红梅姐。
    万雪夜:冰剑,为何神色匆忙?
    幻幽冰剑:方才狷螭狂出还珠楼,听到一个很奇怪的消息。
    万雪夜:怎样了?
    狷螭狂:罪者原本想绕去海境入口探望梦虬孙,但在中途听到武林正在流传,五百畸眼族民将在被炸毁的无极山枭首示众,便赶紧折返还珠楼了。
    万雪夜:怎会突然有人想杀魔世的畸眼族?
    恋红梅:特地说出数量,表示这群魔是被刻意找出。
    狷螭狂:更奇怪的是,放出消息者并非中原这边的任何势力。
    万雪夜:那是……
    狷螭狂:魔世。

    【野外】
    (众侠士议论纷纷)
    侠士甲:你听说了吗,有五百名畸眼族民要在无极山被处决。
    侠士乙:畸眼族?那是啥啦?
    侠士甲:听说是魔族呢。
    侠士丙:魔族,管他们去死啦,跟我们都没关系。
    侠士乙:是啊是啊,跟我们没关系,别理他们啦。

    (另一边,小七领着众苗军疾奔)
    小七:<根据先前军师所说,元邪皇就是畸眼族,但为何魔世会传出畸眼族民将被斩杀的讯息?>嗯?
    飙刑飞折:这就是人界的联军吗?
    (苗军围上)
    小七:众人小心!
    (飙刑飞折持刀急旋,苗兵纷纷倒下)
    小七:<这是什么兵器?>
    飙刑飞折:还以为有惊奇之处,(看向小七)失望!
    (迅速冲向小七)
    小七:<来不及……!>
    (风逍遥拔刀相助)
    [喝声起,捕风、镰卷锋,兵刃交会,不容喘息。]
    飙刑飞折:<好快的身法。>
    风逍遥:<不凡的高手。>
    飙刑飞折:哼。
    (镰刀长链如网,风逍遥扯过小七迅速离开)
    飙刑飞折:(收起刀)人界,还是有值得期待的东西。

    【靖丝林】
    长琴无焰:风中的弦音,开始变调。
    西经无缺:乱的不是琴弦,而是心弦。
    长琴无焰:或者,扬声者非是琴弦,而是钓线。
    御兵韬:愿者上钩。
    墨雪不沾衣:师父。
    长琴无焰:军师也知晓了?
    御兵韬:琴音乱,莫非心乱。
    长琴无焰:未料军师也是知音之人。
    御兵韬:少识音律,却晓战声。纵是弦音绝,风波,依旧卷动红尘。
    长琴无焰:总是身不由己。(止弦)这个消息,是墨雪外出带回的。
    御兵韬:铁军卫情报网在回传这个讯息的过程中遭受攻击。
    长琴无焰:哦?
    御兵韬:幸好,风逍遥及时救援。根据形容,是一名使用长链双镰的武者,身法十分迅捷。
    长琴无焰:长链双镰,迅捷的身法……
    西经无缺:凶岳疆朝确实有这样一名高手,出身风之部族的飙刑飞折,运使奇兵,名唤镰卷锋。
    御兵韬:实力?
    西经无缺:灭世三尊任一与之对战,胜负难料。
    御兵韬:疆战至今,这名高手才现身,应龙师确实多所保留。
    墨雪不沾衣:师父怎样想?
    御兵韬:结论与胜弦主相同。
    长琴无焰:这是一个局,双杀之局。元邪皇亟欲九界归始,是为了烛龙一脉重返大地。若畸眼族民全灭,一连串的行动将失去意义,是故,元邪皇必会出面救援。应龙师此举虽然罔顾仁义,但确实是一个好诱饵。
    御兵韬:但反过来说,这个诱饵,不只引诱元邪皇,也是引诱我们。胜弦主认为,应龙师亲自出面掌局的几率?
    长琴无焰:微乎其微。
    御兵韬:所以,这五百族民同时也是放给我们的诱饵。去了,就是对元邪皇面对面的硬战。
    长琴无焰:去了,也等同我们接受用这五百畸眼族民引诱元邪皇前来的计策。
    御兵韬:可惜,以闇盟现今的人马不足以与元邪皇,甚至应龙师抗衡。
    墨雪不沾衣:墨雪自会倾力相助。
    长琴无焰:那……军师会出战吗?
    御兵韬:我会观察情况,判断是否出战。
    长琴无焰:苗王那方面?
    御兵韬:王上必须坐镇九脉峰,毋须知情。
    长琴无焰:此战,是意外之战,也是元邪皇攻击九脉峰之前最后一个能消耗他的机会。
    御兵韬:我认为,俏如来与史艳文不会参与这场战斗。
    长琴无焰:正确的判断。
    御兵韬:但他们也不会坐视。
    长琴无焰:可以想见。
    御兵韬:我该回转九脉峰了。墨雪,先跟我来。

    (靖丝林外)
    墨雪不沾衣:师父,想说什么?
    御兵韬:方才,你说了什么?
    墨雪不沾衣:我知晓师父要胜弦主选择,无论成败,那五百畸眼族民有很大的几率会被牺牲。
    御兵韬:胜弦主不是无智之辈,但应龙师与她终究有一点不同。
    墨雪不沾衣:战争的底线。
    御兵韬:看来这段日子你又更了解她了。
    墨雪不沾衣:那师父应该明白我方才的用意。
    御兵韬:只有胜弦主愿意调整底线,倾力相助,才能成立。
    墨雪不沾衣:兵者诡道,有所谋,有所不谋。
    御兵韬:但毕竟,现在是关乎九界苍生最关键的存亡之秋。

    西经无缺:那你,去吗?终究,是应龙师撒下的饵食。
    长琴无焰:此战将消失的,不只是那五百畸眼族民,剩余的闇盟势力必会再度被消耗。
    西经无缺:不管愿或不愿,西经无缺皆会与你站在同一阵线。
    长琴无焰:纵使胜弦,亦非圣贤?
    西经无缺:就算无缺,难免有失。
    长琴无焰:失可补,过可改,纵使弥天大错,也要亲眼见证,这一错,能错出怎样的局面。应龙师了解我,所以逼我作下抉择,现今的闇盟,确实无法反制他。
    西经无缺:视性命如草芥,让他毫无顾忌练就强制操纵死灵的邪术,这样的他,又怎会在乎尚且存活的性命?
    长琴无焰:若吾甚至帝鬼赞同此理,魔世岂会三分鼎足?纵使六道恶印,也不会强制剥夺受召者的意识,突破这层底线,战争,只不过是舍尽品格的堕落游戏。若那五百族民被牺牲,元邪皇将面对的,是同族操戈。
    西经无缺:这本非你的责任。
    长琴无焰:却是无焰必须正视的。
    西经无缺:为难你了。
    长琴无焰:若这样的为难能改写一场劫难,换来一个奢求的愿望。
    西经无缺:愿望,原本就是奢求的,因为尚未兑现。
    长琴无焰:九界归始,空间变异,很多生灵与景致将会从此不存。
    西经无缺:包括来到人界时才亲眼看到的竹林。
    长琴无焰:林中,有一把琴,一杯茶,还有,一口剑。
    西经无缺:林中,永远都会有一口剑。
    长琴无焰:这口剑,受战数多春秋,摧折几度寒暑,在无焰眼下,足堪重启百回难以量计的一生。
    西经无缺:因为留存的只剩执念、意念、想念,剑,只是载具,早非原初。
    长琴无焰:此剑自始超越形体,念即剑,剑即念。
    西经无缺:至终亦同。然后,凭借着这一念,回到该回去的地方,仍识弦上古调。
    长琴无焰:无焰仍记得当初的承诺。
    西经无缺:尸亦同。
    长琴无焰:与你同样,不管是何决定,长琴无焰——皆会与你站在同一阵线。

    【荒野】
    [苦思武学精要的银燕,不得要领,心烦意乱,信步而行。]
    雪山银燕:啊?!这个孩子是魔族?太残忍了!竟然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为何人世有魔世孩子的尸体?元邪皇带来的人马应该都是军士才对,奇怪。唉……(抱起尸体)
    元邪皇:嗯?你……为什么抱着这个孩子的尸体?
    雪山银燕:你是何人?
    元邪皇: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雪山银燕:你与这个孩子有什么关系?你也是魔族?
    元邪皇:我问你,你为何抱着这个孩子?
    雪山银燕:你是他的谁?
    元邪皇: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突然发难)<他在保护尸体?不是他杀的?>(银燕护住尸体,只得卸了气劲)你为何抱着这个孩子?
    雪山银燕:你是何人?为何要抢这个小孩的尸体?
    元邪皇:你还没回答问题!
    雪山银燕:我想为他收埋!(元邪皇攻势顿止)为何停手了?
    元邪皇:你是人族,却要为魔族收埋?
    雪山银燕:大哥对我讲过,魔,只是非人,无论怎样他都只是一个孩子,大人的战争,为何要牵连到无辜?
    元邪皇:将尸体交我吧。
    雪山银燕:嗯?
    元邪皇:我是他的父亲。
    雪山银燕:对不住,我不知道你是他的父亲,方才非常抱歉。(见元邪皇接过尸体后凝视着尸体久久不语)你也是魔族,是闇盟的,还是凶岳疆朝,或者修罗国度?你为什么要将这么小的孩子带入战场?你,你这样还算是一个父亲吗!
    元邪皇:是我没照顾好他,我会……为他复仇!(震开银燕)
    雪山银燕:你有伤在身?
    元邪皇:小伤。
    雪山银燕:嗯?你的形貌与传闻中的元邪皇相似,难道——
    元邪皇:如果我是元邪皇,会保护不了自己的儿子吗?如果我是元邪皇,方才那掌,你还有命吗?……多谢你。
    雪山银燕:啊,不用说谢,这算不上什么。你知晓你的仇人是谁吗?
    元邪皇:谁?
    雪山银燕:是元邪皇。
    元邪皇:嗯?
    雪山银燕:如果不是他兴起这场战争,又怎会害死这个孩子?
    元邪皇:也许,他有自己的目的;也许,他也如我一般珍惜血缘。
    雪山银燕:珍惜自己的血缘就能牺牲别人的血缘吗!
    元邪皇:你说的没错,这个孩子,是元邪皇害死的。
    雪山银燕:对不住,你丧子之痛,我不该胡言乱语,请你原谅。
    元邪皇:无妨。你的名字?
    雪山银燕:我?在下雪山银燕。
    元邪皇:此情我会记住。
    雪山银燕:我并没帮上你什么。请节哀。
    元邪皇:嗯。
    雪山银燕:(转身离开)<随便一个魔世的战将功力都如此高强,我一定要赶紧提升自己。>
    (银燕离开,站在原地的元邪皇终于爆发)

    (吊魂罪来到)
    吊魂罪:邪皇。
    元邪皇:你来了。
    吊魂罪:我听说无极山之事就急忙赶来,邪皇,这是陷阱,你不能去。
    元邪皇:吾唯一不能的就是不能放过他们!不能对我的子民见死不救!(离开)
    吊魂罪:啊……

    【还珠楼大殿】
    (凤蝶带着情报入内交于温皇)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观看情报)消息属实?
    凤蝶:一定是真,因为整个武林都传得沸沸扬扬了。
    神蛊温皇:散播得这么迅速,相信元邪皇也接受到这个讯息了。
    凤蝶:太卑鄙了。
    神蛊温皇:能取得胜利,卑鄙又何妨呢?
    凤蝶:但是元邪皇会来吗?
    神蛊温皇:我想,会。
    凤蝶:为什么?主人怎样断定?
    神蛊温皇:只是猜测。
    凤蝶:猜测不用根据吗?
    神蛊温皇:有根据就叫推论了。
    凤蝶:想不到主人也是胡猜的人。
    神蛊温皇:不同。
    凤蝶:哪里不同?
    (话音未落,还珠楼忽然一番震动)
    凤蝶:嗯?
    神蛊温皇:是谁在挑衅还珠楼?
    凤蝶:难道是元邪皇来向主人问策?
    神蛊温皇:那凤蝶,交你先款待。
    凤蝶:那主人呢?
    神蛊温皇:先走一步。
    凤蝶:主人怕了?
    神蛊温皇:这不怕不是勇敢,是叫无知。
    凤蝶:那我怎么办?让我一个人对付元邪皇?
    神蛊温皇:你一定会平安,因为里面还有七巧,这就是我猜测的根据。
    凤蝶:嗯?
    神蛊温皇:元邪皇杀人如麻,但是为何不杀七巧?
    凤蝶:这……
    神蛊温皇:我的好凤蝶,快去迎接元邪皇吧。
    凤蝶:哼!(离开)

    【还珠楼门口】
    凤蝶:你是谁?为何在此挑衅还珠楼?
    天地不容客:凤蝶。
    凤蝶:你认识我?
    天地不容客:叫神蛊温皇出来,吾要见他。
    凤蝶:你是什么人?主人为何要出来见你?
    天地不容客:跟他说,我叫……

    【还珠楼大殿】
    凤蝶:天地不容客,要你出去见他。
    神蛊温皇:他为何不进入?
    凤蝶:他要你出去见他。
    神蛊温皇:走到还珠楼门口,太远了。
    凤蝶:我这样讲过,但他说他一定要你出去。
    神蛊温皇:若是我不肯呢?
    凤蝶:那他就会进入。
    神蛊温皇:这么简单?
    凤蝶:他是这样讲的。
    神蛊温皇:唉,我还是出去吧。(离开)
    凤蝶:那个人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请主人出去。

    【还珠楼门口】
    神蛊温皇:在下神蛊温皇,幸会。
    天地不容客:哼,为何不杀凤蝶请我进去?
    神蛊温皇:还珠楼翻修不久,不想遭受破坏。
    天地不容客:我要两项东西。第一,还珠楼的情报网,今后查到所有武林重大线索都要让我知情。
    神蛊温皇:这嘛……
    天地不容客:我还要三尾彼岸虫。
    神蛊温皇:彼岸虫?你要这要做什么?
    天地不容客:不用多问,交我。
    神蛊温皇:我与先生初次见面,先生便需索无度,这……
    天地不容客:饶你一命,便是还你人情。
    神蛊温皇:这么简单?
    天地不容客:东西交出,我在这等你。
    神蛊温皇:请稍候。
    (温皇回转还珠楼取来彼岸虫)
    神蛊温皇:里面就是彼岸虫,但是使用此物之前,我希望你能慎重。
    天地不容客:我会斟酌。(接过盒子,转身欲走)
    神蛊温皇:可以再与阁下交一个朋友吗?
    天地不容客:交朋友,先拿出诚意。
    神蛊温皇:哇,情报网与彼岸虫还不够?
    天地不容客:哪有这么轻易!(离开)
    (凤蝶来到)
    凤蝶:那个人是谁?我第一次见到主人这么忍让。
    神蛊温皇:他不是说了?天地不容客。天地都容不下他,得罪他啊,可是比得罪元邪皇还令人头痛。
    凤蝶:我从没听过这个名号。
    神蛊温皇:以前没听过,以后一定如雷贯耳,哈。(回转还珠楼)
    凤蝶:主人被这样挑衅,竟然不以为意,这个人到底是谁?

    【荒野】
    (天地不容客再次遇上史艳文)
    史艳文:兄台。
    天地不容客:又是你。
    史艳文:你听说关于畸眼族的事情了吗?
    天地不容客:听闻了,又如何?
    史艳文:艳文想请问兄台是否会赶去无极山?
    天地不容客:你会去吗?
    史艳文:这……
    天地不容客:我清楚你的性格为人,我知晓你不会去,但良机坐失,你甘愿?
    史艳文:昔日中苗相争,边界常有平民无辜受害,胞弟藏镜人,人称万恶罪魁,残害中原群侠无数,但是他从未捉拿无辜平民威胁艳文。
    天地不容客:因为那不是有用的方式,不接受人质威胁,才能永远免除平民遭受人质威胁。就算用平民百姓为饵,史艳文也未必会中计。
    史艳文:更重要的是,牵连无辜会陷入仇恨的回旋,第一个无辜受害就会牵动对方报复,让第二个无辜受害。冤冤相报,战争失去了原本的目标,报复变成了最大的动机,不利于战事,更无益于人民。
    天地不容客:应龙师不在乎。
    史艳文:但我们不能这样做,元邪皇如果报复,那是人族多少无辜的死伤。
    天地不容客:如果能杀掉元邪皇,就不用担心报复。
    史艳文:那是否代表下次的战争我们可以重施故技?敌对的一方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对待我们。
    天地不容客:这是你的回答?
    史艳文:不仁不义,即便取得胜利,那也不是真正的正义,只是延续仇恨。多年来,中苗的征战,最后的和平依靠的是什么?是哪一方的胜利吗?不是,依靠的是一方愿意放下。九界崩毁是死伤,但失去仁义,就算九界不毁,这人间早晚也会沦入炼狱当中。
    天地不容客:你果然如同以往一般天真。
    史艳文:那你……你会去无极山吗?
    天地不容客:不会。但是我没你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去,只是因为天地不容客不屑这种手段!(离开)

    【九脉峰】
    风逍遥:过头了。
    铁骕求衣:战争,无所谓的过头与否。
    风逍遥:如果你真的这样想。为什么不告知王上?
    铁骕求衣:元邪皇也可能放弃那五百战俘,趁我们集中无极山之时攻击九脉峰。
    风逍遥:只要你一句话,王上哪有可能不听你的?你要他留在九脉峰他就会留,你要他去无极山他也会去。
    铁骕求衣:元邪皇随时会来,需要及时布置,无需回报。
    风逍遥:那我也会来得及赶回提醒一下王上。
    铁骕求衣:军长。
    风逍遥:为什么不告知王上?
    铁骕求衣:卑鄙的事情让九算处理即可。
    风逍遥:对,你怕你告知王上之后,王上会犹豫,他阻止是不利战势,不阻止是不仁不义,你不想要让他陷入道德的困境,所以不愿意告知他。
    铁骕求衣:为了保护六绝禁地,我们必须这样做。
    风逍遥:处决战俘,牵连无辜,如果这是铁军卫的作战方式,那我为何要加入铁军卫?
    铁骕求衣:无极山被处斩的畸眼族不是铁军卫擒抓的。
    风逍遥:但我们却利用了这个机会。
    铁骕求衣:军长!注意你的身份,铁军卫军长是要守护苗疆的和平安宁。
    风逍遥:如果这是铁军卫的作风,我绝不认同!
    铁骕求衣:胜弦主也是赌上了闇盟进行这一战,而你珍惜这名声吗?
    风逍遥:跨过了底线就再无底线了,老大仔啊,你明明知晓!
    铁骕求衣:别再讲了!
    风逍遥:老大仔!
    铁骕求衣:你帮助王上留守九脉峰,这一战,你不用去了。(离开)

    【竹林】
    (公子开明与曼邪音来到)
    长琴无焰:嗯?你们的神情不对。
    公子开明:修罗国度来到人世的兵马全灭,炽阎天也身亡了。
    长琴无焰:嗯?是何原因?
    公子开明:这个仇,我会报。
    曼邪音:别只是口头的承诺而已。
    公子开明:你还是不信我?
    长琴无焰:闼婆尊……
    曼邪音:做什么?
    长琴无焰:请节哀。
    (曼邪音不语)
    公子开明:曼邪音,胜弦主在向你讲话。
    曼邪音:我不是闇盟的人,不需要对她礼数。
    长琴无焰:策君,无妨。
    公子开明:曼邪音你先下去休息,我有事要跟胜弦主讲,没我的指示,不可妄动。
    曼邪音:我等你的行动。(离开)
    公子开明:路上我听到消息了。
    长琴无焰:这是应龙师的局,元邪皇必会前去。
    公子开明:你们也会去?
    长琴无焰:那策君呢?
    公子开明:我终究是修罗国度的人。
    长琴无焰:这句话,含义很深。
    公子开明:解决了眼前的九界危机,谁能守护未来沉沦海的和平?大局大局,是谁的大局?又是谁与谁的局?
    长琴无焰:策君,保重。
    公子开明:弦主,保重。(离开)

    【荒野】
    (公子开明情绪低落,鬼飘伶来到)
    鬼飘伶:明,听说炽阎天死了。
    公子开明:嗯。
    鬼飘伶:修罗国度的兵马也伤亡惨重。
    公子开明:所剩无几。
    鬼飘伶:接下来,what you gonna to do?(你打算要怎么做)
    公子开明:胜弦主没告知你吗?
    鬼飘伶:You go straight.(你直接讲)我要如何配合你?
    公子开明:阿飘,这是我们修罗国度的事情。
    鬼飘伶:What friendship for?(好朋友好干嘛)
    公子开明:炽阎天,为了大局我曾经想要放弃他,但……
    鬼飘伶:你的嘴虽然like shit(很臭),但小明是重感情的魔,有深交才会知,相信炽阎天will know about it.(他会了解的)
    公子开明:共同守护沉沦海的情谊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抹灭,他也曾经是我得力的助手。
    鬼飘伶:准备好了就通知我一声。Right now,I won't bother you.(现在,我不想要打扰你)(拿出手帕递给小明)Here.(来)
    公子开明:用不到。
    鬼飘伶:Don't thank me.(别谢我)
    公子开明:我没有那么脆弱。
    鬼飘伶:(上前塞进小明手中)I'm right of outside.(我替你守在外面)没人会靠近,我也什么事情都没看到。(离开)
    公子开明:<阿飘,多谢你。>

    【还珠楼大殿】
    (俏如来回转)
    神蛊温皇:你回来了。你做不到的事情有人替你做了。
    俏如来:这真是最好的方法吗?
    神蛊温皇:你的想法。
    俏如来:牺牲的五百人的魔族,但是,杀得了元邪皇也不过宣示着这种方式的效果,他日,有人要对付俏如来,是否也能擒抓五千名无辜逼使俏如来就范?
    神蛊温皇:你可以拒绝就范,元邪皇同样能。
    俏如来:那元邪皇要如何报复?杀五千名人族?然后应龙师如何处置?再抓五百米畸眼族杀至元邪皇出面为止?
    神蛊温皇:我并不认为应龙师会参与此战,坐山观虎斗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俏如来:死的是谁?都是无辜的百姓。此例一开,从此便是无穷无尽的报复轮回。
    神蛊温皇:但是元邪皇寿元将尽,所以应龙师敢这样做。如果所有的人都不行动,元邪皇就能顺利救走那五百名畸眼族,这代表元邪皇多了五百名可用之兵,你可曾想过后果?
    俏如来:应龙师就是抓到这点才敢设计。他不在乎寿元将尽的元邪皇报复,因为那报复停留在人世,他知晓我们必须阻止,否则元邪皇将拥有更多的助力,但是底线被突破了,心中的正义也会消失,最后只是一个取舍的机器,牺牲一半救一半,再牺牲一半救一半,最后坠入深渊。
    史艳文:(上前拍拍俏如来的肩)精忠,父亲以你为傲。
    神蛊温皇:这就是你说的最好的方法未必是最好的方法。
    俏如来:师尊教我的牺牲是舍得,是衡量人命之后不得不为的取舍,这种做法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雁王可以这样做,因为这样可以达成他的目标,但是他的目标从来就不是和平,而是对我的挑衅!
    (剑无极突然进入)
    剑无极:这样才是好棒棒!这才是我认识的俏如来!
    神蛊温皇:剑无极,连你也来了。
    剑无极:我有经过东剑道西剑流之乱,我明白战争的底线在哪里,正道与邪道的差别终究要有,若否,我们与野心份子的差别在哪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但这个信念不能建立在无辜的生命之上。
    神蛊温皇:但是错失了这次的机会,还有更好的方式诱捕元邪皇吗?事已至此,俏如来,你就没想过你不出手,胜弦主、闇盟、苗疆众人是否也会不出手,冒着让元邪皇增加助力的风险,放弃这场战事?
    俏如来:俏如来想过。
    神蛊温皇:最后,这场不仁义的战争仍无法阻止,而你也错失了杀元邪皇的大好机会,你可能满盘皆输,就因为你的仁义。
    俏如来:啊……(为难)
    史艳文:精忠。
    剑无极:俏如来,你该不会是想参战吧?
    神蛊温皇:仁义、胜利,多是不能两全,吾明白你的坚持,但事实已经造成,你的坚持是否会造成更大的伤亡,俏如来,时间不多,你必须作下决定。无极山之战,你是否参与?
    俏如来:无极山,俏如来——参战!

    【无极山】
    [无极山上,五百畸眼族民,引颈就戮。]

    【竹林】
    (西经无缺端茶来到)
    长琴无焰:这一战之后,也许闇盟也不存了。
    西经无缺:你相信他?
    长琴无焰:你讲的他是?
    西经无缺:俏如来。
    长琴无焰:其实闇盟存与不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所有的魔族不再受战火侵扰。
    西经无缺:听说人世有一个派门名唤墨家,他们的钜子肩负着九界和平的责任。
    长琴无焰:真是重责大任。
    西经无缺:好在我们都认识这个钜子,知晓他可以委以重任。
    长琴无焰:哈。
    西经无缺:所有的安排已经妥当,只等待元邪皇来到。再不饮,茶要冷了。(胜弦主闻言饮茶)

    【无极山】
    (元邪皇再临无极山)
    元邪皇:你们,踏错那条线了。
    治屏蓬:为闇盟、为胜弦主,众人众军随我们牺牲生命一战!
    元邪皇:都该死!(邪皇滔天之怒,威慑八方)

    [元邪皇再入无极山,闇盟、苗疆合力一战,是否能顺利诛杀元邪皇?
    公子开明又要如何为修罗国度争取复兴的机会?
    局势逼至最后关头,情况又会如何变化?
    欲知一连串最后高潮,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最后一集——料不到的决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0 08:58
    已签1315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楼主| 发表于 2016-5-8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二十一集 战神斗邪皇

    本帖最后由 个人信息 于 2016-5-8 17:49 编辑

    沙发还是我自己来

    u=1656455293,4110877847&amp;fm=15&amp;gp=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 2016-7-21 00:31 开心
    已签662 天
    连签105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5-8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1 11:48 开心
    已签1790 天
    连签1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5-8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金光口白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0 08:58
    已签1315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4-27 18:21 开心
    已签454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5-21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资料。
    最后还蛮喜欢邪皇的。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5-22 07:50 , Processed in 0.157363 second(s), 21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