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37|回复: 3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五集 燕杀

[复制链接]
  • 2019-2-18 08:13 开心
    已签1240 天
    连签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6-30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QQ截图20160630074654.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637032678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五集 燕杀
    录入:杏花不吃鱼,鱼头,一缕白发千万恨
    校对:叶清眉

    【荒野】
    (荒野上,雁王拦阻公子开明与鬼飘伶)
    雁王:公子开明,你愿意为了阻止元邪皇,解救众生,让自己输了这场赌注,而成为……下一个英雄吗?
    公子开明:你真要错失这个杀掉元邪皇的机会?
    雁王:我不在乎,你想拯救九界,就回答我这个问题。你身上的迦谛圣衣以及独特的九痕杖法从何而来?
    公子开明:如果,我不想回答呢?
    雁王:你可以尽力闯过我,看是否能及时赶上。(雁王运动功力灌注断云石)快,元邪皇随时就要逃脱了。

    【九脉峰外】
    (九脉峰外某处,六道微尘率领光门众僧围杀元邪皇)
    六道微尘:光门八叶师六道微尘,在此引领众生迷途。
    元邪皇:众生,你们口中的众生,包括魔世吗?所谓的引渡,是真心,或者佛者的虚伪慈悲?
    六道微尘:你完全不自觉,自己将一手造成九界浩劫,生灵涂炭。既是如此,再谈无益。
    光门众僧:阿弥陀佛(众僧持棍齐上,围逼元邪皇)
    元邪皇:佛号,念给自己听吧。
    六道微尘:孽障。
    [一魔双掌灭三途,四面五封抗六道。本该勇战突围,却见力拙,不复无敌强态。]
    (元邪皇被光门僧众困住,一时无法脱身)
    六道微尘:<元邪皇的力量,不如传闻中强悍。莫非正如俏如来所说,他必须保存魔力,毁灭伏羲深渊?>
    元邪皇:这种力量,也想阻挡本皇?(元邪皇击退围杀的僧众,六道微尘见状,亲身对战元邪皇)
    光门僧者:叶师。
    六道微尘:别靠近。(光门僧众慢慢退开)
    六道微尘:为何不使用幽灵魔刀?
    元邪皇:没必要。
    六道微尘:为了保存魔力,毁灭伏羲深渊,是吗?
    元邪皇:还是,你们愿意进入魔世,永远保护畸眼族人,不受其他魔类屠杀?
    六道微尘:造祸之魔,还敢谈判?
    元邪皇:先入为主,余地已失。
    元邪皇:镜碎毁元,虚实归灭。
    六道微尘:三千芥尘平恶道。
    (元邪皇自毁根基,强行出招)
    六道微尘:你……
    吊魂罪:<邪皇,吊魂罪先到黄泉,等待始界功成。>
    (两招冲击,吊魂罪爆体而亡,六道微尘也被气劲震飞,护身气罩碎裂)
    光门僧众:叶师!
    (六道微尘被气劲逼退数十步)
    六道微尘:我……没事。
    六道微尘:<依照俏如来的情报,另一个元邪皇拥有变身之能。若这是赝品,没必要与我们血战至死,只要虚晃一招,便能混入僧侣之中,伺机逃脱,所以另一个元邪皇……>

    【九脉峰外另处】
    凰后:会是假货吗?
    (九脉峰外另处,凰后带领墨家门人围杀元邪皇与雪山银燕)
    凰后:力量不如预期,肩伤却是不假。如果伤口也可以仿造,那你守护雪山银燕的动机,倒是让我好奇了。
    元邪皇:而你们,也不是真心要救他。
    凰后:雪山银燕被元邪皇擒为人质,却秉持史家人的责任,与元邪皇同归于尽,不是理所当然吗?
    元邪皇:史家人……责任……
    (元邪皇回忆梦境中所听说——
    雪山银燕:他恨父亲,恨身体里面流着史家人的血,他恨众人牺牲他,连他的亲人也……牺牲他。
    俏如来:从前父亲如此,现在我亦如此。你从未背负过这么重的责任,又何苦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人?
    戮世摩罗:好啊,来呀,要学父亲跟大哥那样吗?)
    元邪皇:是这样吗?你们太不了解他了。
    凰后:真想不到这种话,会从元邪皇的口中说出。但对我们来说,不重要。
    元邪皇:对你来说,也不重要。可惜现在你们只能同死了。
    凰后:<幽灵魔刀是刻意不用,还是……>呵。(凰后亲身围杀元邪皇)
    [妖娆身姿,曳风扬尘,藏于优雅的绝杀,欲断送王者霸图。再转身,石现,断云出。
    一份拖累,牵制了脚步,但王者雄心,即便心分力疲,却也绝不言退。]
    元邪皇:<我的元功与伤势……>
    (不断的围杀,元邪皇渐渐不支了)
    元邪皇:业魔障。
    凰后:同样的防御之招,元邪皇,你……(东门朝日持剑攻上)输了。
    (东门朝日一剑直刺元邪皇,同时断云石也袭向元邪皇,只见鲜血洒落,众人惊疑之时——)
    元邪皇: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空手抓住东门朝日佩剑,凰后气灌断云石,元邪皇也准备抽出幽灵魔刀)
    雪山银燕:在我面前杀人,(东门朝日的佩剑被雪山银燕击飞,东门朝日也硬吃雪山银燕一拳,被击退数步)就凭你们?

    【荒野】
    雁王:时间,越来越不够了。
    鬼飘伶:小明,he lent to me,(我牵制他)你快去支援。
    公子开明:阿飘。
    雁王:能做到吗?你们尽力一试吧。
    公子开明:你知晓迦谛圣衣的来由,又何必要我解说?
    雁王:我要你亲口说出你失败的铁证。
    公子开明:你……
    雁王:当然,你也可以放弃这次,赌下一次杀元邪皇的机会,你愿意赌吗?
    公子开明:是,迦谛圣衣,是玄奘进入魔世之后,留下的衣钵,也是墨家在魔世一脉的传承信物。
    鬼飘伶:小明!
    雁王:还有,历史的秘密不止于此。取经的四人,代表什么?
    公子开明:筋斗云便是木鸢,四人根本是同一人,连同龙马在内,都是祖师爷。身法,兵器,武学的借代,而书上记载的妖魔,其实是魍魉栈道上的魔物与地形。
    雁王:藏史于野,墨家一贯的伎俩。这段经历被变造之后,便是西游记,对吗?
    公子开明:是。
    雁王:那这场赌局,关于你身份的秘密。
    公子开明:(双膝跪地)我……输了。
    雁王:(收回断云石)十五天后,是天允山之约终止。你,请吧。(离开)
    鬼飘伶:小明。
    公子开明:恁祖嬷的雁王,总算先骗过这关了。
    鬼飘伶:What?(什么)
    公子开明:快来去支援,要来不及了。

    【九脉峰外另处】
    (东门朝日空手与雪山银燕搏斗,却被雪山银燕一拳击飞)
    凰后:怎会?(凰后惊诧之时,手上两颗断云石袭向元邪皇,元邪皇抽出幽灵魔刀应战)
    (另一边,雪山银燕步步进逼)
    东门朝日:众人,杀。
    众墨者:杀啦。
    雪山银燕:哼。(众墨者不断围上,却不断被雪山银燕所杀)
    [残虐,冷酷,眼前的人,不同的神态,为何眨眼之间,竟是不忍卒睹的人间炼狱。]
    元邪皇:<怎会……>
    凰后:<雪山银燕的神态……>
    (眼见墨者即将全灭,东门朝日惊慌之间,冲去拾起佩剑,决定鼓起勇气一搏)
    东门朝日:你……(东门朝日轻易被雪山银燕制住,一剑贯胸,东门朝日发出一声惨嚎。雪山银燕不容对手喘息,一阵猛烈攻击之后,东门朝日缓缓倒落,死状凄惨)
    凰后:东门朝日!
    元邪皇:换你了。
    (凰后挥出两颗断云石断后,随即撤退,元邪皇收回幽灵魔刀,转身却看到雪山银燕威逼而来)
    雪山银燕:剩下你了。
    元邪皇:<杀气。>
    (雪山银燕突然失去意识)
    元邪皇:雪山银燕。
    (元邪皇背着失去意识的雪山银燕离开)

    【另处荒野】
    公子开明:是光门的僧众,你的护身气罩被破,遇上元邪皇了?
    六道微尘:已经杀除。
    公子开明:真的假的?
    六道微尘:粉身碎骨,无法辨识。
    公子开明:那继续找啊。
    六道微尘:我们正在搜索。
    公子开明:走啊。

    【九脉峰外另处】
    公子开明:遍地的尸体,摸壁鬼也死了。
    六道微尘:众人四处查探。
    公子开明:这边已经被突围,到底状况是怎样,可恶。
    公子开明:<死者之中,不少死于筋骨摧折。然而手法,又不似是元邪皇的路数,难道……元邪皇还有其他帮手?>
    鬼飘伶:小明。(公子开明打手势打断鬼飘伶继续说下去)
    光门僧者:启禀叶师,附近不见魔踪。
    六道微尘:难道被脱逃了?
    公子开明:我知道去哪里问,秃驴啊,啊不是,大师请回佛国,有消息,公子开明会再回报。
    六道微尘:请。
    鬼飘伶:The victim(死者)并非是全死在元邪皇手上。
    公子开明:这要问大奶就知道了。
    鬼飘伶:还有,你真的是墨家在魔世的传人?
    公子开明:怎样,你跟墨家有仇喔?
    鬼飘伶:It's not like that.(不是那样)那迦谛圣衣,是来自人界的圣物?
    公子开明:祖师爷的专武,专用武器。
    鬼飘伶:so,(所以)在魔世,也有墨家活动的足迹?
    公子开明:一直都有,不过魔比较长岁,传到我这也没几代。
    鬼飘伶:现在你身份暴露,赌约也输了。What are you planning to do?(你打算怎么做)
    公子开明:怎样办?这个雁王,我真心想不到,他真能查出我的秘密。不过,我当初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现在剩十五天,再想办法处理这个烂摊子。
    鬼飘伶:Deal with?(处理)我还以为你受了很大的打击。
    公子开明:笨阿飘,我骗你的。
    鬼飘伶:What?(什么)
    公子开明:那个情势,就算能闯过雁王,也会耽搁时间。面子若不作给他,他一定会想办法继续纠缠。一定要让他认为我彻底服输,他才不会继续动作。
    鬼飘伶:你本来就输,假不假,What's the different
    公子开明:是,我承认我输了。想不到元邪皇的出现,逼使我底牌尽现,让他有了更多线索。但是不要紧,还有机会,还有办法,还有手段,最重要的是,还有十五天。不过,那还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算找大奶的问清楚。(两人前往尚贤宫)

    【尚贤宫】
    (凰后手下倒了一地)
    凰后:嗯?
    御兵韬:你的手下够忠心,但,不够自量。(看到凰后表情)只是昏迷。
    凰后:你来尚贤宫做什么?呃……
    御兵韬:你与谁动过手了?
    凰后:是我先问的问题。
    御兵韬:找一点线索。
    凰后:什么线索?
    御兵韬:再来应该是我的问题了。
    凰后:与元邪皇动过手了。
    御兵韬:结果?(凰后不答)我来尚贤宫是找关于元邪皇的线索。
    凰后:有什么线索是你能看出而我没看出的?
    御兵韬:没。所以,此行无功而返。
    凰后:到现在还要进行情报的收集是否太慢了?
    御兵韬:墨家一向将线索藏于细微之处,重复观阅,也许会发现遗漏的地方。
    凰后:我不相信你的说词,但是我也不介意你的举动。因为眼前我们还有共同的目标。
    御兵韬:你与元邪皇交战结果如何?
    凰后:雪山银燕出手救了元邪皇。
    御兵韬:这个笑话并不有趣。
    凰后:不是笑话,是事实。东门朝日是死在他的手中。
    御兵韬:嗯?
    公子开明:哇,尚贤宫不设防,竟然让我们就这样闯入。落翅仔人呢?不在这吗?
    凰后:公子开明,你与雁王的赌局该已分出胜负了。
    公子开明:哼,就算只剩下十五天的生命,我也会尽力阻止元邪皇。
    凰后:你来得正好,元邪皇没死,雪山银燕助他逃走了。
    公子开明:你要说谎也要讲一点有可信度的。
    凰后:怀疑,就不用再问。
    公子开明:别说我怀疑你,说吧,当时的状况是怎样?
    凰后:当时的雪山银燕……(细细道来)


    【某山洞】
    元邪皇:<他在方才那场围杀中突然苏醒,状态却不对劲。近乎本能的攻击方式,倒有吾辈风采。难道是梦境变化以及魔气所造成的副作用?>
    雪山银燕:我……我的头……
    元邪皇:<这种语气,是清醒了?>
    雪山银燕:我……我睡了多久了?天地……
    元邪皇: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你……
    元邪皇:还记得我吗?
    雪山银燕:记……记得,但……这是哪里?天地不容客呢?
    元邪皇:你中了蛊毒,险险因为噩梦而精神崩毁。
    雪山银燕:蛊毒?
    元邪皇:还记得你是怎样中毒的吗?
    雪山银燕:没印象,我与天地不容客……原来那是蛊毒,怎会……?
    元邪皇:嗯?
    雪山银燕:啊,没事。那为何你会出现?
    元邪皇:只是在中途发现陷入疯狂的你,那时你的身边没人,我便将你带走了。
    雪山银燕:啊?(元邪皇伤势发作)你受伤了?
    元邪皇:没事。
    雪山银燕:(突然发现手掌的血迹)难道是我……!
    元邪皇:你没这种本事。(银燕大窘)我收回方才那句话,你的本事让我刮目相看。你可还记得自己经历过什么?
    雪山银燕:我应该要记得什么吗?对了,你说我中了蛊毒陷入噩梦,那我是怎样醒过来的?
    元邪皇: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先前用尽输功、求医等方法皆束手无策,你能醒来,意料之外。
    雪山银燕:输功?求医?所以,是你救了我?
    元邪皇:我说了,这在意料之外。
    雪山银燕:但是,是你帮助我的,没错吧?(元邪皇不语)为什么?一个魔族要帮助只有一面之缘的人?
    元邪皇:我欠你一份情。
    雪山银燕:如果你是说你的儿子,那只是举手之劳。
    元邪皇:我帮你也是举手之劳。
    雪山银燕:不管怎样,你是雪山银燕的救命恩人,多谢你。
    元邪皇:其实,你也救了我一命。
    雪山银燕:什么意思?
    元邪皇:记不得,就不要勉……呃!
    雪山银燕:你怎么了烛九阴?嗯?奇怪,为什么……我会知道你的名字?你好像没告知我?
    元邪皇:也许只是你忘了,我曾经告知你。
    雪山银燕:这……为什么我觉得,好像经过一场大战?
    元邪皇:我们确实一路奔逃至此。
    雪山银燕:是谁?
    元邪皇:幸存者,一名使用奇异石头,姿态妖娆的女人。
    雪山银燕:女人,石头……是断云石,对方是凰后!
    元邪皇:凰后……
    雪山银燕:是之前针对大哥的墨家九算。想不到她竟然出手了。
    元邪皇:墨家?传闻墨家以诛魔为己任,倒是没料到她连你也不放过。
    雪山银燕:所以你的伤也是他们造成的?
    元邪皇:先关心你自己吧。从苏醒到现在,你可有感觉不适之处?
    雪山银燕:除了有一点头晕,没什么不妥。
    元邪皇:嗯……你认识神蛊温皇吗?
    雪山银燕:认识。
    元邪皇:虽然不知你为何苏醒,为预防万一,该找他一诊,确认你体内的蛊毒状况,否则难保不会再次发作。
    雪山银燕:你也受伤了,不如同行。
    元邪皇:同行……我的状况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我,众矢之的。
    雪山银燕:那是凰后,那其他的人……
    元邪皇:也是见吾即杀。
    雪山银燕:就因为你是魔世之人?不会,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这次闇盟也给我们很多协助,不是所有的魔都是必须铲除的对象。
    元邪皇:我不属闇盟。
    雪山银燕:难道是凶岳疆朝……
    元邪皇:不是。
    雪山银燕:那就只剩修罗国度了。
    元邪皇:算是吧。
    雪山银燕:就算是修罗国度,这次也不是与我们为敌,譬如公子开明……
    元邪皇:我身上的伤有一部分拜他所赐。
    雪山银燕:啊?这……
    元邪皇:你走吧,现在我们两不相欠,该分道扬镳了。
    雪山银燕:那你呢?
    元邪皇:(一顿)我还有一个同伴。
    雪山银燕:他人在哪里?
    元邪皇:失散了。我会去找他汇合。
    雪山银燕:让我也帮忙吧。
    元邪皇:听说佛国解封了。凰后言明,佛国会协助他们将我们歼灭。若让佛国看到你我同路,不是好事。
    雪山银燕:那我就更不能离开!
    元邪皇: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在我意识不清楚的时候,是你护我至此。照你所说,你被众人追杀,但还耗费功力救我,更设法求医,这是加深你被发现的风险。就算是还情,也还得超过了。
    元邪皇:我不在意。
    雪山银燕:但我在意!我知道我的力量很微薄,就算这样,我也有能帮得上忙的事情。请让我帮助你吧!至少,度过这个难关。


    【伏羲深渊苗疆驻地附近】
    风逍遥:是榕姑娘?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尾随)她是老大的小妹,功夫应该不错,嗯……
    (变声)姑娘,请停止你的脚步!(榕桂菲大惊)现在你已经被包围了,马上举起你的双手准备投降!
    榕桂菲:你们是谁?
    (风逍遥从暗处袭向榕桂菲,榕桂菲连忙夺过)
    风逍遥:不差,再来。不对……(榕桂菲浑身颤抖,冷汗涔涔)夭寿喔,差一点就伤到你了。
    榕桂菲:你做什么!吁……吁……
    风逍遥:我才想要问你,你来这要做啥?
    榕桂菲:我……吁……吁……
    风逍遥:你没事吧?
    榕桂菲:我没事。
    风逍遥:原来你不会武功喔?
    榕桂菲:你在试探我吗?
    风逍遥:啊不是,只是……
    榕桂菲:只是什么?
    风逍遥:你是老大仔的小妹,我以为你多少会一点武功,所以想开一个玩笑。想不到……
    榕桂菲:但这样做很危险,你不知道吗?
    风逍遥:这……<奇怪,头一招你就有闪过,但第二招为什么……>
    榕桂菲:大哥在吗?
    风逍遥:老大仔出门去了。你是要找他干啥?
    榕桂菲:你们这次要对付的元邪皇凶险非常,我关心他的安危。
    风逍遥: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自己一个人跑过来这里才是真正的危险。
    榕桂菲:既然大哥不在,我便留下等他吧。
    风逍遥:不行。
    榕桂菲:为什么?
    风逍遥:你不会武功,若是扫到台风尾,现死免讲。
    榕桂菲:我死了,就没人会酿风月无边了。
    风逍遥:风逍遥誓死保护姑娘的周全!
    榕桂菲:我不用你保护,对抗元邪皇才是你的首要。
    风逍遥:风月无边跟九界安危,天啊,为什么要我作这么艰难的抉择!姑娘,不是我无情,但是你也了解了,只要你在我们都要分心照顾你的安全。所以,你还是离开吧。
    榕桂菲:只要见到大哥我就会离开了。
    风逍遥:这我不能作主。
    榕桂菲:那谁能作主?
    苍越孤鸣:军长。是榕姑娘?
    榕桂菲:榕桂菲参见王上。
    风逍遥:王上。
    苍越孤鸣:榕姑娘为何来此?
    榕桂菲:因为担忧,想见兄长一面。恳请王上让榕桂菲留在此,等待大哥回来。
    苍越孤鸣:这……榕姑娘不能留在此地。
    榕桂菲:王上!
    苍越孤鸣:但是离此地三里之外有一个补给营,榕姑娘可以前往等待。待军师一回,孤王会通知军师前往与姑娘会面。但榕姑娘必须允诺,绝不久留。
    榕桂菲:多谢王上。
    苍越孤鸣:军长,你认为如何?
    风逍遥:呃,我认为——
    榕桂菲:既然无法帮助众人,但我能酿酒,作为劳军之用,也算是略尽绵薄之力。
    风逍遥:王上英明!
    苍越孤鸣:哈。(离开)
    风逍遥:榕姑娘,我派人护送你过去吧?(榕桂菲怔怔望着苍越孤鸣的背影)榕姑娘?
    榕桂菲:啊,多谢。

    【佛国】
    六道微尘:俏如来。
    俏如来:大师是……
    六道微尘:六道微尘。
    俏如来:原来是六道大师。你的护身气罩被破,是发生何事了?
    六道微尘:公子开明告知元邪皇行踪,贫僧前往对战,元邪皇伤重不敌之后自爆而亡。
    俏如来:元邪皇自灭?那现场可遗留幽灵魔刀?
    六道微尘:不见幽灵魔刀。
    俏如来:这名元邪皇并非真身。
    六道微尘:你如何得知?
    俏如来:元邪皇的本体是将灵能驻留在幽灵魔刀之上,藉由幽灵魔刀灌注在死尸身上。无极山一战,元邪皇本已杀除,但实际上,元邪皇却趁机破坏了九脉峰的六绝禁地。幽灵魔刀是王骨,势难催折,若不见幽灵魔刀,这元邪皇即便是死,也不敢保证不会有另一个元邪皇。
    六道微尘:魔刀注灵,借尸重生?
    俏如来:只怪俏如来忙于他事,不及向大师告知此事。
    六道微尘:你与贫僧认识不久,贫僧又对你有疑,原难一一详说。
    俏如来:先前想请大师带俏如来前往光门,不知是否可行?
    六道微尘:你在天门当中找寻暮鼓晨钟之由来,可有线索?
    俏如来:已有收获。
    六道微尘:可还需要前往光门?
    俏如来:有劳大师指引。对了,俏如来尚有一疑。既然梦幻泡影已经撤除,为何佛国之中不见其他法门的踪影?
    六道微尘:各有各个盘算,他门事务,六道微尘不敢妄断。
    俏如来:大师言外有音。
    六道微尘:末法之时,以佛灭佛。佛国八门,何独地门?
    俏如来:大智慧虽有执着,但本意仍属纯善。
    六道微尘:你明问其他五门,其实也是疑问,为何光门之中只有吾一人出现?
    俏如来:俏如来猜想,为了抵御无我梵音,各门付出的代价不小。
    六道微尘:然也。只怕五门各主现在一时也难以现身。罢了,最少经此一乱,佛国内部也能多保和平时刻。
    俏如来:嗯?大师——
    六道微尘:佛国内部之事,佛国自会处理,这与你无关。俏如来,这是前往光门的路径图,也是信物,循此路径前进,路上不会有留难。
    俏如来:俏如来即刻便回。
    六道微尘:你前往光门,所求必与暮鼓晨钟有关,只是不知光门能否给你帮助?
    俏如来:尽人事听天命,多谢大师。
    六道微尘:那贫僧便继续搜捕元邪皇的行动了。请。(离开)

    (半途,公子开明拦下六道微尘)
    六道微尘:是你。
    公子开明:俏如来人呢?
    六道微尘:前往光门了。
    公子开明:光门?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六道微尘:你是魔身,进入佛国行动恐有不便。
    公子开明:怎样?佛说众生平等,魔又做错了什么你这样大小眼?
    六道微尘:施主,你此言可向贫僧说明,如何对一路上的众僧说明?
    公子开明:你派一个人护送我过去就好了。
    六道微尘:恐有不便。
    公子开明:有什么不便?
    六道微尘:不便说明。
    公子开明:你到底是不是不相信我?
    六道微尘:抱歉。
    公子开明:你……!
    六道微尘:俏如来不日便回,请海涵。
    公子开明:<虽然可以硬闯闯过,但俏如来既然有事前往光门,硬闯反而让他难作人了。罢了,银燕之事找史艳文讲也可以。>大师,请了。

    【树林】
    天地不容客:路上走来都是尸体,附近发生过战斗。
    史艳文:这装扮应该是墨家中人,与他们对战的可能是元邪皇,但已经找不到线索。
    天地不容客:可恶!
    公子开明:终于找到你了!
    史艳文:是策君,发生何事了?
    公子开明:你的儿子雪山银燕。
    史艳文:有银燕的消息了?
    公子开明:他帮助元邪皇打退了凰后率领的墨家门人。(史艳文震惊)
    天地不容客:他没事吧?
    公子开明:那是说身体状况,可以打死东门朝日应该是很健康。
    史艳文:为何银燕会助纣为虐?
    公子开明:有一种可能!(竖起食指)
    史艳文:策君的意思是元邪皇控制了银燕的心性?
    公子开明: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天地不容客:他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我们难以出手。
    公子开明:依照元邪皇之前所展现的智谋与邪能来说,这是极大的可能。届时,银燕无论是用来交换畸眼族的族民或者用来卧底,都是麻烦。也好佳在,让我们及早发现。
    天地不容客:这有什么值得庆幸之处?
    公子开明:如果不是我们先发现,你们若是拿畸眼族民去交换一个做卧底的银燕,那我们就真的完蛋了。
    天地不容客:事情更加棘手了。
    公子开明:但,也不是都没有好消息。根据凰后所言,元邪皇的体力跟伤势,已经到了极限,幽灵魔刀上面寄存的魔力,可能所剩无几。每一次的战斗都在消耗他的能量。
    史艳文:策君的意思是。
    公子开明:元邪皇死期将近了。

    【山洞内】
    雪山银燕:(元邪皇重伤在身)你先去休息吧。你等的人来了,我再通知你。
    元邪皇:他……不会来了。(雪山银燕震惊)他叫弔魂罪,请你记住这个名字。
    雪山银燕:为什么这么讲?
    元邪皇:我希望有人记住他的名字。
    雪山银燕:我认识一名大夫,他的医术很好,对你很有帮助。
    元邪皇:怎样的医治都无法延续我的生命。
    雪山银燕:你说什么?
    元邪皇:你很讶异吗?
    雪山银燕:烛九阴跟我来。(挽住元邪皇的手)
    元邪皇:你做什么?
    雪山银燕:别放弃,你一定有机会活下去!
    元邪皇:你一向这么直接吗?
    雪山银燕:我想不到为什么要曲折,你受的伤虽然重,但还未致命。我相信只要找到一个好医生,你马上就能痊愈。
    元邪皇:这一点小伤还不需要我挂心。
    雪山银燕:哈,你的伤口愈合了。
    元邪皇:我只是不想将魔力浪费在加速医治这个躯体身上。慢慢来,我才能保住最佳状态。
    雪山银燕:为什么不先医治自己?不对,你有这种能力怎会说自己快死了?难道你另有隐疾?烛九阴别放弃机会!
    元邪皇:我清楚自己的状况。我也无意再延续自己的生命。
    雪山银燕:那你,应该好好休息,保住元气支撑更久的时间。
    元邪皇:比起生死,我还有更大的心愿。为了这一刻,我准备了很久,很久。
    雪山银燕:什么心愿,雪山银燕都会为你达成。
    元邪皇:为我达成?哈。
    雪山银燕:你笑什么?难道是看不起雪山银燕?也许我在你的眼前武功低微,但并不代表我一点忙都帮不上。
    元邪皇:这不是我笑的原因。
    雪山银燕:那是为什么?
    元邪皇:我笑,是笑这命运弄人,原以为我会一个人走完最后这一趟旅程,想不到竟有人相陪。你现在就能帮我一个忙。
    雪山银燕:你尽管说。
    元邪皇:替我守在洞口,如果有人闯入,就叫醒我。
    雪山银燕:就这么简单?
    元邪皇:很长的一段时间了,我不曾真正安心地闭过眼,总是保持提防,戒备。能让我安心睡上一眠吗?
    雪山银燕:我知晓了,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你。(退出洞外)

    【常欣墓前】
    清伯:闪一下……
    玄狐:你在打扫。
    清伯:废话啊!不然难道在吃饭?、
    玄狐:为什么要打扫?
    清伯:巫女的坟前,当然要保持清洁。不然啊,就会生杂草,这样乱糟糟很难看,影响了巫女的心情。所以村里每十五天,都会来上香打扫。
    玄狐:人死了还会有知觉吗?
    清伯:我又没死过,怎会知道啊!反正我这把年纪了,很快就会去陪巫女了。到时候就知道人死后,是有灵还是没灵。对了,你不是去对抗元邪皇了?怎么又回来了?不进入村里,来这做什么?是不是怕死跑来这躲?
    玄狐:怕死?我不想死。
    清伯:真的是怕死跑来这里躲。你这样对得起巫女吗?你……
    玄狐:我是出来找元邪皇,我找不到他,却突然想找一个人讲话,但是俏如来不在。我找不到,一个可以跟我讲话的人。就这样,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这了。
    清伯:你……你没有其他的朋友?那名很爱搞东搞西的少女,叫什么……飞渊啊!你之前不是跟她混得很熟?
    玄狐:听说,她回到自己的故乡了。
    清伯:故乡?那你有打算回到魔世吗?
    玄狐:魔世……那边没常欣。
    清伯:不然,回到村里啦。村长看到你会很高兴。他说啊,金雷村已经将你当成是我们的一份子了。
    玄狐:你方才说,你不知死后是否还有知觉,但是却为常欣打扫墓地,你是相信常欣有知觉吗?
    清伯:有时候,我希望有。有的时候又希望没有。希望有是想着她就在我们的身边,只是我们摸不到,看不到,但是她依然陪着我们。想着没有,是因为感觉这样巫女也太可怜了,明明她有很多话要讲,但是我们听不到,辜负了她。唉,其实想想啊,她在那边还有很多亲人,在那边陪她。说不定,还交了新的朋友,早就将我们忘记了。
    玄狐:我死了,在那边谁会陪我?清伯,常欣会陪我吗?
    清伯:你真心想这个问题喔。魔跟人又不同,说不定死后就什么都没了。
    玄狐:是这样吗?
    清伯:你问我这个不准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读书不多啦。说不定啊,你死了以后就会跟巫女再相会了。这样说也不对,我不是鼓励你去死,我只是说可能而已啊。
    玄狐:你不怕死?
    清伯:又不是怕死就不会死,我早就看破了。不过,若是可以多吃几年,也不用这么着急去死。(玄狐转身要走)你要离开了?
    玄狐:嗯(点头)替我向村民问好。
    清伯:唉,吃到这么老了,话怎么都讲不好,真的是白费了。
    (玄狐拾起扫把,打扫着常欣墓前,泪如泉滴,眼里好似出现了常欣的身影)

    【尚贤宫】
    凰后:<老二特别来到尚贤宫必有所图,但特意隐瞒,为什么?大战过后,雁王便未再回到尚贤宫,他又去了哪里?他与公子开明的赌约,已经胜利,他还要做什么?他……>

    【苗疆军营】
    苍越孤鸣:好芬芳的气味。
    榕桂菲: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榕姑娘调的酒,气味特殊,当今一绝。
    榕桂菲:这酒是专为王上所酿,王上喜欢吗?
    苍越孤鸣:专为孤王酿造?
    榕桂菲:这药酒针对王上之前所受之伤,进行调配,亦对王上修炼功体有所帮助。
    苍越孤鸣:这是之前疗伤所喝的药酒吗?
    榕桂菲:只是又加了一点调制。
    苍越孤鸣:多谢榕姑娘,只是为了见军师,你亲身来此,虽然足见情谊深厚,却是涉险。
    榕桂菲:是,但是真正涉险的人不是奴家,而是王上(欠身)。
    苍越孤鸣:但孤王镇守在此不只是为了苗疆,更是为了天下苍生。
    榕桂菲:我明白,只是王上乃是千金之躯,应该在后方运筹帷幄,而不是亲上。更何况这有大哥镇守,还有众多的铁军卫。王上应该在安全的地方视情况介入战事。
    苍越孤鸣:战况瞬息万变,稍有不甚,将会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孤王就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无法离开。
    榕桂菲:奴家只是以一名苗疆子民的身份,奉劝王上。如果王上无法听入忠言,那……
    千雪孤鸣:榕姑娘的进言我全部听到了。
    苍越孤鸣:是王叔。
    榕桂菲:奴家见过千雪王爷。
    千雪孤鸣:榕姑娘免礼。你方才所说的忠言啊,我有意见。
    榕桂菲:这……难道千雪王爷不赞同奴家所说的话吗?
    千雪孤鸣:当然赞成啊,因为你说的是对的,但是想法不对。
    榕桂菲:这……
    千雪孤鸣:因为有我在啊,我就一定会保护苍狼的安全,这点是你没考虑到的。(歪头)怎会有酒啊!给我喝一口怎样?
    榕桂菲:千雪王爷不可……
    苍越孤鸣:榕姑娘,既然这种药酒对孤王的功体有帮助,孤王与王叔的功体相近,对千雪王叔应该也有帮助才对。
    千雪孤鸣:对啊,不用紧张,我酒虫在痒了,喝一下,解一下口渴而已。别想太多。
    榕桂菲:这……
    千雪孤鸣:(喝一口)好酒,真的是好酒啊!实在好喝!(瞄一眼榕桂菲)
    榕桂菲:奴家想起尚有要事,告辞了。
    苍越孤鸣:榕姑娘不等军师回归吗?
    千雪孤鸣:喂,苍狼啊!这个小丫头是哪里来的啊?
    苍越孤鸣:是军师的小妹。之前苍狼受伤,是她细心照顾方得康复。
    千雪孤鸣:那个铁骕的小妹?(思考)她既然救了你,那也是我的恩人,我还未向她道谢。苍狼啊,你先回驻地镇守,我来去跟她说一声多谢。
    苍越孤鸣:王叔!
    千雪孤鸣:别担心,我马上便回。

    【苗疆树林】
    千雪孤鸣:善恶纷纭煉一丸,悬砣秤上两相难。三千乐土无人至,十八泥犁百事宽。
    榕桂菲:是你,千雪王爷。
    千雪孤鸣:榕姑娘,多谢你的药酒。
    榕桂菲:王爷客气了。
    千雪孤鸣:啊,对了。我方才念的那首诗,你有很熟悉吗?
    榕桂菲:这……奴家……不曾听闻。
    千雪孤鸣:药神你不曾听过喔!那……夜鹰任波罕,你就一定有听过了!
    榕桂菲:这……奴家也不曾听过。
    千雪孤鸣:这样啊,我该称你是榕桂菲,还是……任波罕榕烨?

    【山洞外】
    (雪山银燕守在洞口)
    雪山银燕:是谁?(震惊)是你!雁王!
    雁王:找到你们了!
    [雁王到来,元邪皇的身份是否即将揭穿?雪山银燕又要如何对面恩情与大义?
    狼主拦路,在榕桂菲的身上又藏有怎样的秘密呢?俏
    如来、铁骕求衣、燕驼龙、剑无极,又在暗中进行怎样的计划?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六集——史家人的决定。]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錢 +100 收起 理由
    美丽高可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2-18 06:28 开心
    已签1706 天
    连签104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6-30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口白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2-18 06:32 开心
    已签1527 天
    连签15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6-30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分享的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2-18 23:49 , Processed in 0.081154 second(s), 25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