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33|回复: 5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六集 史家人的抉择

[复制链接]
  • 2019-5-20 08:58
    已签1315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7-6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QQ截图20160705135719.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650010989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六集 史家人的选择
    录入:浪花海月,北龙归心,一缕白发千万恨,鱼头
    校对:叶清眉

    【山洞】
    (山洞外,雁王走来)
    雪山银燕:雁王?
    雁王:终于找到了。(诡谲一笑)
    雪山银燕:你来这里做什么?
    雁王:你又为何在此?(逼近)哈。
    雪山银燕:你……喝!
    [燕动,雁回,虽无语,盛怒却油然而生,面对面中无人,唯有全然无惧。]
    雪山银燕:你们为什么要追杀烛九阴?
    雁王:烛九阴?不该吗?
    雪山银燕:自以为是的口气,你是我看过最傲慢的人。(出拳反被制)啊?
    雁王:没必要耗时间了。
    雪山银燕:啊……(被击飞)休想!(再攻反被断云石击退)
    雁王:怎不见你使用这个?(断云石化作啸灵枪)
    雪山银燕:这……
    雁王:喝!(持枪而攻)
    雪山银燕:你……啊……
    [君子一诺,坚守不退,哪怕生死交关,更至眨眼魂断。]
    雪山银燕:啊……(被击飞至山壁落下)我……我不能……退……
    雁王:我突然想知晓,杀了你,俏如来会生气吗?(提枪再刺不料被接住)嗯?
    雪山银燕:(目露红光)这兵器,你没资格用!
    (夺枪而攻,两人一番缠斗)
    雁王:<这种攻击方式……>
    雪山银燕:喝!
    雁王:寰宇诏空!
    (雪山银燕一拳击飞)
    雁王:<徒手便使断云石的轨迹偏移。>
    雪山银燕:继续。
    雁王:你不是雪山银燕,你……是谁?
    雪山银燕:你想知晓我的名字?驰突孤燕,要你的命!
    雁王:喔,哈。
    (银燕飞奔而攻,将雁王打退,雁王趁势退出,银燕回顾洞口,不支昏迷)
    (不久,银燕醒转)
    雪山银燕:啊……我怎会倒下,雁王呢?啊,不妙!
    (奔回洞内,见元邪皇已醒)
    雪山银燕:你,你醒了?
    元邪皇:嗯。
    雪山银燕:幸好……
    元邪皇:多谢你。你的伤?
    雪山银燕:没事,但……为什么……
    元邪皇:你又救我一次。
    雪山银燕:救你?难道?
    元邪皇:你仍想不起来吗?
    雪山银燕:<雁王是被我打退的,但是为何我没记忆?>
    元邪皇:同样的一句话,不用勉强。
    雪山银燕: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元邪皇:我醒来时,你正好击退对方,就这样。
    雪山银燕:原来你是被打斗声叫醒。此地已经不安全,对方随时会再来,你的元气恢复了吗?
    元邪皇:尚差一点。
    雪山银燕:看来必须要选择更隐密的地方。
    元邪皇:如何了?
    雪山银燕:你还是不愿意相信我的大哥以及其他的人吗?(邪皇不语)那你相信我吗?
    元邪皇:我不相信任何人。但你讲的话,我不会怀疑。
    雪山银燕:那你随我来。(邪皇略踌躇,遂随其离开)

    【伏羲深渊营地外围】
    千雪孤鸣:任波罕 榕烨,是妳真实的名字,对吧。?
    榕桂菲:不是……我是……榕桂菲。
    千雪孤鸣:妳的眼神骗不了我,我在很多年前就见过妳了,如果我没记错,那一年妳不足十岁。妳很会跳舞,在夜族的万神祭上面,是你跳了“众神祈愿”这支舞蹈。
    榕桂菲:千雪王爷记错了,你所讲的人不是我,奴家真的不是夜族的人。
    千雪孤鸣:原来妳已经将自己家族的事情都忘记了,那需要我重新提醒妳,有关夜族的历史吗?
    榕桂菲:此事与奴家无关,还请千雪王爷高抬贵手,让桂菲先行离开。
    千雪孤鸣:且慢,先听我将话讲完,再离开不迟,夜族是如何被灭妳没兴趣知道吗?其实,我就是凶手。
    榕桂菲:你就是凶手!
    千雪孤鸣:夜鹰与药神勾结暗中下毒谋害王兄之后东窗事发,王兄下令屠灭全族,这件事情妳一定记忆犹深吧。
    榕桂菲:不是……不是这样,阿父并没要陷害王上,这不是真的,是污蔑!
    千雪孤鸣:妳终于承认你的身份了。
    (千雪握刀一步步逼向榕桂菲)
    榕桂菲:啊……
    千雪孤鸣:说,妳接近苍狼有何目的?是想报仇,还是别有所图?
    榕桂菲:我……不是,我不想伤害王上。
    千雪孤鸣:还是妳背后还有主使,说出来我可以放妳离开。
    榕桂菲:我……你还是怀疑我,就算我救过王上,你一点也不相信我。千雪王爷,只因为我是夜族的后人,你就怀疑我别有所图,夜族忠心侍奉苗疆王族多年,难道,你当初就没怀疑我们是蒙受冤枉吗?当年你下手时就没一点心虚、一点犹豫?事后,你就没一点愧疚吗?一点怀疑就让苗王下这么重的杀手,难道多年的情分,他一点也不顾念?到底是夜族背叛了苗王,还是苗王背叛了夜族?
    千雪孤鸣:(手放开刀柄)妳走吧,以后别再接近苍狼了。
    榕桂菲:就这样?算是恩怨两清了?
    千雪孤鸣:王兄已经死了,这笔账妳就算在我的头上吧。
    榕桂菲:你真是杀了夜族的人?
    铁骕求衣:杀害夜族的人,不是他。
    榕桂菲:大哥。
    千雪孤鸣:铁骕。
    铁骕求衣:屠灭夜族的凶手不是别人,是吾,铁骕求衣。
    榕桂菲:大哥,你在说什么?
    铁骕求衣:夜族谋反是铁军卫负责清算剿灭,这种事情动用不到千雪王爷。不信,妳可以问他。
    榕桂菲:真的……是你……
    铁骕求衣:菲,我讲过总有一日,我会让妳知晓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榕桂菲: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铁骕求衣:我从来就没有骗过妳,只是我没将事实说出。
    榕桂菲:不对……不对,不是你……不是你……你不是凶手。你绝对不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是孤鸣王族……是孤鸣王族!
    铁骕求衣:妳先冷静,先让我将话讲完。
    榕桂菲:,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的解释……我不想要听你的解释。(双手捂住耳朵)
    铁骕求衣:菲!妳先冷静。
    榕桂菲:我恨你!我恨你……我……永远都恨你!(逃跑一样离开)
    铁骕求衣:菲!(追了上去)
    千雪孤鸣:等一下。(拦住铁骕求衣)给我一个别动手的理由,你……为什么会留下她,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王上的身边。(再次把手放在刀柄之上)

    【鬼祭贪魔殿】
    (公子开明、鬼飘伶在鬼祭贪魔殿)
    俏如来:策君。
    公子开明:你回来了,这么快。没人跟你回来?
    俏如来:人?
    公子开明:你不是去找秃驴搬救兵?
    俏如来:俏如来确实有求助光门,但佛国内部亦有困境,暂时无法再给俏如来更多的帮助。
    公子开明:这样不是白跑一趟。
    俏如来:也不是,俏如来也有得实质的帮助。
    公子开明:俏如来,现在换你在跟我打哑谜就对了。
    六道微尘:俏如来。
    俏如来:参见大师。
    六道微尘:佛旨吾已领受,自六道微尘以下僧众一千零七十二名全数停止围杀元邪皇的动作。
    公子开明:什么!
    俏如来:多谢大师。
    六道微尘:俏如来,将事情讲清楚说明白。
    俏如来:事情是……

    【伏羲深渊营地外围】
    千雪孤鸣:留她下来,又让她接近苍狼,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握紧刀柄)
    铁骕求衣:千雪王爷不用误会,当年灭掉夜族的人是我,她该复仇的对象也不是王上。
    千雪孤鸣:但是你只是执行命令,这是王兄的旨意。
    铁骕求衣:正因如此,但当年的事情还存有疑虑。也许……在现在这个时候。能可为夜族平反以证清白。
    千雪孤鸣:疑虑,是什么疑虑?
    铁骕求衣:夜鹰,没理由谋害先王。
    千雪孤鸣:夜鹰与药神深交,这个理由还不够?药神是什么人,你真的了解他吗?
    铁骕求衣:我不了解他,但我确实有体会到夜鹰的忠心。
    千雪孤鸣:也许我们都被他骗了,被他的忠诚外表所骗了。
    铁骕求衣:当年的那个情景,是千雪王爷并没亲眼看到。
    千雪孤鸣:什么情景是我没亲眼看到?
    铁骕求衣:当年, 我带领铁军卫出兵。前往夜族之时……
    (回忆——
    夜族全体跪付迎接铁军卫到来
    铁骕求衣:夜鹰这是做什么?
    鹰翔:任波罕?鹰翔在此叩头谢罪。请军长正法。
    铁骕求衣:你若有什么冤情,应该向王上说明。
    鹰翔:我深知王上心性,他既生猜疑,我百口莫辩。
    夜族族人纷纷毒发。
    铁骕求衣:你……让所有的人服毒。
    鹰翔:我百口莫辩,只能带领族人用死……证明清白。
    鹰翔毒发倒地被军长扶住。
    铁骕求衣:夜鹰!
    鹰翔:军长,答应……我……
    铁骕求衣:你……有什么话要交代?
    鹰翔:放过……夜……夜族的血脉……
    鹰翔身亡。
    铁骕求衣:夜鹰。)
    千雪孤鸣:你说什么,全数服毒自尽,不是铁军卫所灭的,你为什么没将事情报告王兄啊?
    铁骕求衣:你深知先王心性,告知了还能解救夜族的遗孤吗?我不想让事情继续扩大牵连无辜,只有回报,夜族全数已经被铁军卫所歼灭。
    千雪孤鸣:牵连其他无辜的人,你所指的,就是那些幸存的后人。
    铁骕求衣:夜鹰留下了所有的孩童,就是希望这些幼儿,在长大之后能洗清冤屈,继续效忠孤鸣王族。
    千雪孤鸣:榕烨就是其中之一,那其他的人呢?
    铁骕求衣:由铁军卫直接抚养成人,长大之后直接加入铁军卫的部队。
    千雪孤鸣:这样能瞒过王兄的耳目,你不怕出包喔?
    铁骕求衣:别人也许不能,但我所掌握的铁军卫,绝对能。
    千雪孤鸣:但是当年谋反的证据确凿,连我也无能替夜族求情,你单凭这一点就说夜族是遭受陷害,这种理由我不能信服。
    铁骕求衣:我并没说夜鹰是清白的,但为什么夜鹰一个人事迹败露,事后又要带领全数的夜族族民陪葬?这太不合乎常理,更何况……证据能可假造。
    千雪孤鸣:所以你想趁这个时候,找出新的证据,替夜族平反?
    铁骕求衣:现在还不是时机,因为真正的关键人物,已经失踪多年,我一直找药神的下落。
    千雪孤鸣:那你为什么现在就安排榕烨接近苍狼,你能保证她对苍狼没存有敌意吗?
    铁骕求衣:就算洗清了夜族的清白,仇恨就能化消吗?
    千雪孤鸣:你要她……亲眼见证苍狼的为人。
    铁骕求衣:仇恨不能用报仇平复,要解脱仇恨,唯有,原谅。
    千雪孤鸣:这……我还是不能放心,就算夜族真的受了不白的冤屈。
    铁骕求衣:还有一点,千雪王爷可能忘记了,榕烨为什么会自称榕桂菲。
    千雪孤鸣:这个名字有特别的涵义吗?
    铁骕求衣:桂菲……贵妃……这个名字,是何人所赐?
    千雪孤鸣:难道……我想起来,这是王兄亲赐的。

    【尚贤宫】
    (雁王回转)
    凰后:嗯……你受伤了?
    雁王:是。(上膛声)你会这么不智吗?
    (背后,凰后举枪对准)
    凰后:九算,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墨家,有共同的职志。
    (墨者包围)
    雁王:断云石对我无用。
    凰后:寰宇诏空宝典能在这个距离下制住断云石吗?
    雁王:要试吗?
    凰后:就算能,你身上的伤势会影响你多少功力?
    雁王:要试吗?(左掌凝气)
    凰后:你与元邪皇谈了什么?
    雁王:你认为我见过元邪皇了?
    凰后:除了元邪皇,还有谁能伤你?而现在的元邪皇,还有能力赢你,若是死战,你的伤不够重,若不是死战,那就表示,有交易。
    (气氛一凝)
    凰后:我了解你,处理了公子开明的赌局,就是你另一个游戏的开始。元邪皇,具备你游戏的动机吗?
    雁王:再问最后一次,要试吗?
    (凰后一枪射出,雁王转身避过改变断云石轨迹,双指夹住化去,凰后见状收枪)
    雁王:断云石对我无用。
    凰后;我拥有的,不只断云石。(掌出)
    雁王:我没见到元邪皇。(凰后闻言而住)
    凰后:除了元邪皇,谁能伤你?
    雁王:武林的新面孔,驰突孤燕。
    凰后:不是好笑的笑话。
    雁王:我想你也见过这个人了。
    凰后:呵。我喜欢这个新游戏。(抬手示意墨者退下)你有什么想法?
    雁王:不急,我还想思考,如何运用这名驰突孤燕。

    【树林】
    元邪皇:你的步伐……
    雪山银燕:嗯?
    元邪皇:比先前更坚定了。
    雪山银燕:是吗?我感觉不出有什么差别。
    元邪皇:多了一份自信以及傲气。
    雪山银燕:大概是打退雁王了,我一直很厌恶此人。他敢再来,我就再打一次。
    元邪皇:因为他针对你的大哥?
    雪山银燕:大哥是墨家钜子,以维护九界和平为己任,但是雁王一心搅局,听说他当初还帮助地门,差一点就让九界全数沦陷,就为了与大哥争锋。这种人,我绝不认同!
    元邪皇:你不能认同的,是他针对俏如来,还是他险让九界沦陷?
    雪山银燕:都有,大哥以及父亲是我的家人,九界则是牵连到全体苍生,无论是哪一方遭到冲击都是不可被原谅的。嗯?你怎样了?
    元邪皇:血亲,苍生,对你而言,何者为重?
    雪山银燕:烛九阴。
    元邪皇:如果时间重来,你会与你的父亲、大哥一样牺牲你的二哥,还是你仍然守护着你的二哥与天下为敌?
    雪山银燕:你……怎会知晓?
    元邪皇:是你噩梦时所说。二选一,现在的你,会怎样抉择?
    雪山银燕:为何要问我这个问题?
    元邪皇:只是认为经过这段时间,你反而将话说得太过轻巧。
    雪山银燕:我不认为这样有冲突。父亲与大哥也同样是苍生一员。
    元邪皇:你的二哥被牺牲时,又有谁想过他是苍生一员?更何况,你口中的苍生,不一定就是其他九界口中的苍生。如果有一天,有另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人,打着苍生的旗帜,要求你们牺牲你们所认定的苍生,又当如何?
    雪山银燕:对方所说不一定是真,说不定是借口。
    元邪皇:也许对方也是这样,替你们定位。
    雪山银燕:我不会屈服。
    元邪皇:本来就不该屈服,如果你是真心守护,尤其是,不可被代替的。
    雪山银燕:我明白,你也有口中想守护的事物,既是这样,你应该加入我们的行列对抗元邪皇。
    元邪皇:为什么?
    雪山银燕:听大哥说,他的目标是毁灭九界,这当中生灵涂炭,连魔世也未必幸免。
    元邪皇:所以就要阻止他?
    雪山银燕:你为什么会这样反问?你不是修罗国度的人吗?
    元邪皇:元邪皇也是出自修罗国度。
    雪山银燕:但他并没将修罗国度放在眼里,不在乎修罗国度是否因此伤亡。
    元邪皇:那也许他在乎的,你们并不在乎。
    雪山银燕:那他究竟在乎什么?
    元邪皇:……罢了,其实,你们也没义务了解他。
    雪山银燕:你也同样。
    元邪皇:我有我的选择。
    雪山银燕:相识一场,我不希望你的选择是错误的。
    元邪皇:哈。
    雪山银燕:我是认真的,他不在乎你们,只在乎自己所在乎的,你随时有可能被牺牲。
    元邪皇:这是常态,换做任何一个人皆免不了。
    雪山银燕:不是每一个人都这样。
    元邪皇:你很笃定?
    雪山银燕:……我想到有一个地方很适合疗伤。(前行)
    (两人来到常欣墓前)
    雪山银燕:想不到方才来的路上变成一片广大水泽,幸好金雷村的人也都迁走了。嗯?(环顾)看来最近有人来打扫过,这……
    元邪皇:足迹不是很明显,来此的频率可能不多,暂歇无妨。
    雪山银燕:嗯。(看向常欣墓)如果不是为避耳目,不能在途中耽搁,来的路上应该带一点东西过来祭拜。
    元邪皇:你认识墓中之人?
    雪山银燕:论交情,不是很熟,但她却改变了很多人,所以,很难忘却她。
    元邪皇:也包括你吗?
    雪山银燕:算是吧,也因为她,我原谅了一个我曾经很讨厌的……
    元邪皇:怎样不讲下去?
    雪山银燕: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界定,他不是人,不是魔。听大哥说,是一块铁精,你应该听过。
    元邪皇:玄狐。
    雪山银燕:嗯,但他现在不知该算是人还是魔。
    元邪皇:什么意思?
    雪山银燕:他的改变,就跟常欣也就是墓中之人有关。
    元邪皇:你是故意带我来的?
    雪山银燕:是,我不否认。
    元邪皇:能详说吗?我想知晓是怎样的高手能让你如此惦念在心。
    雪山银燕:啊,你误会了,她不是高手,只是金雷村的一名巫女。其实,她跟很多人有关系,包括……(说明)我所知的就是这些了,幸好当时常欣是被埋在此地,否则也会被那片大水淹没。
    元邪皇:<这名女子对玄狐的意义……>
    (玄狐:放开常欣……
      元邪皇:这对你,是很重要的事物吗?)
    雪山银燕:我承认在这个世上,有很多人都是很自私的,常欣也有,但是她的私心从来不是牺牲别人来成全自己。
    元邪皇:你认为元邪皇是吗?
    雪山银燕:也许如你所说,他有自己在乎的事物,但他终究要拿整个九界来换。
    元邪皇:有很多时候,每一个人会为了自己所守护的事物与其他人产生抵触,终究无法两全,包括这故事中常欣的死。
    雪山银燕:嗯?
    元邪皇:你讲,常欣是突然留书离开,随即遭受地门逃出的人攻击。她的死,改变了玄狐。
    雪山银燕:是,怎样?
    元邪皇:那她的死,可能……
    雪山银燕:嗯?
    元邪皇:是一场无可挽回的悲剧。
    雪山银燕:啊……
    (元邪皇走至常欣墓前蹲下)
    元邪皇:天,又何曾公平过?

    【树林】
    (俏如来与燕驼龙忆无心相会在树林)
    俏如来:前辈。
    燕驼龙:你来了。俏如来,你要我们找的东西我们已经有线索了。
    俏如来:可行吗?
    燕驼龙:可行是绝对可行,但是效果……我不知道。
    (剑无极赶来)
    剑无极:俏如来。
    俏如来:剑无极,二师叔那边的回复?
    剑无极:(摸头)他说没把握,但并不阻止你一试。他说,你的推论没错,盛朝之时墨家确实有大规模的行动,详细在这封信上。
    俏如来:(接过信)我麻烦你去看的地方,你都去过了吗?
    俏如来:我去苗疆的时候,顺路去了九脉峰,月凝湾,然后回程经过无极山,金雷村,现在只剩下黑水城跟落殒之谷没去过。我有照你讲的,细细观察。
    俏如来:结果?
    剑无极:(摇头)没任何异状。
    俏如来:那落殒之谷仍然麻烦你去观察,时间不多了。燕驼龙前辈,劳烦你跟剑无极跑一趟。无心,你陪我走一趟黑水城。我们在该处集合。
    燕驼龙:好啊!剑无极,我们来去。
    剑无极:走!
    (各自行动)

    【黑水城】
    大匠师:又失败了,废苍生……
    废苍生:无法重燃不灭火,就算玄狐愿意,也不能锻造墨狂。
    大匠师:放弃吧。我知道你想贡献心力,但是……
    废苍生:还有一个办法,与锻神锋联手开启天地烘炉。
    大匠师:他会愿意吗?再说,天地洪炉的条件严苛,需要吸收天地之精华。锋海为了铸造九尾风华已经开启一次了。三十年来,无法在开启第二次。你需要重新寻觅适合的地点。而现在地气又被元邪皇破坏,失败的可能性……
    废苍生:失败……废字流一直就建立在失败之上。
    大匠师:就算你找到符合条件的地方,就算锻神锋答应了,玄狐他也未必会答应,一切都是徒劳。
    (玄狐到来)
    废苍生:玄狐。
    大匠师:你怎会知道这个地方?
    玄狐:问的,不难问到。还珠楼很多人知晓你们在哪里。
    废苍生:你改变主意了?你愿意……
    玄狐:没。我只是来看看。
    废苍生:你……
    大匠师:好了!别生气了。
    玄狐:我就想问你,你要我死,当真没带一点仇恨?一点私心?
    废苍生:怎有可能?
    玄狐:带着仇恨,你不辛苦吗?
    废苍生:不用你管!更重要的是,你的牺牲能拯救九界。
    俏如来:废苍生前辈,玄狐!你怎会在此?
    废苍生:俏如来,你们来黑水城做什么?
    玄狐:你们有正事?我不打扰了,稍后再谈吧。(离去)
    俏如来:玄狐。大匠师,可否请你带无心在黑水城里头走一趟。
    大匠师:嗯,可以。
    俏如来:劳烦你了。无心。(二人离去)
    废苍生:俏如来你来黑水城做什么?
    俏如来: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阻止元邪皇。我一直隐匿至今,便是怕消息走漏。现在,可以说明了。
    废苍生:什么办法?
    俏如来:现在,我们的着眼点都是阻止元邪皇毁掉伏羲深渊当中的九龙地气,但是俏如来一直在思考另一个问题。除了阻止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作法?
    废苍生:还有什么作法?
    俏如来:补救。玄朝之时,元邪皇破坏了六绝禁地,但是事隔千年之后,六绝禁地有恢复。这是为什么?
    废苍生:地气会自动恢复,这是常理。
    俏如来:如果有办法加速地气恢复呢?
    废苍生:啊?你要让六绝禁地的地气恢复,这有可能吗?
    俏如来:当初酆都月破坏伏羲深渊九龙地气导致通道开启,彼时酆都月的目的为何?原本,我们以为是为了开启魔世通道,好让元邪皇回归。如今想来,酆都月的举动,也许只是想破坏九龙地气,重回始界。但后来魔世通道打开,帝鬼入侵,而黑水城不是曾经维持了地气,让通道紧缩。
    废苍生:但只能维持了三个月,而且那只是维持地气不乱,并无法滋生地气。
    俏如来:有这个方法,而且我们早已见识过。
    废苍生:什么方法?
    俏如来:曾经附在无心的七彩雲珞之上的初始力量,他就是为了修补落殒之谷的地气而存在。所以,我让二师叔查询当初的墨家是否有大规模的行动,又让燕驼龙前辈找寻恢复地气之法,再让剑无极查探被破坏的六绝禁地。元邪皇一直想隐瞒的事实就是他的元寿有限,摧毁六九禁地需要极大的能量。每次摧毁之后,元邪皇都需要疗养许久。俏如来估计而今的他,只剩下一次发动攻势的能力。
    废苍生:只要一次,只要一处六绝禁地恢复,就能封闭伏羲深渊。元邪皇纵然不死,也无法破坏九界了。
    俏如来:是!这样,玄狐也不用牺牲了。但是这个方法必须要找到最容易恢复地气的地方,最好是该处地气已经有恢复的迹象。必须在六处地点之中选择最适当的地方。龙涏口、九脉峰、无极山、月凝湾都不适合,只剩下黑水城与落殒之谷需要查探。
    废苍生:那你有找到这个方法吗?
    俏如来:有想法,燕驼龙前辈也验证了我的想法。初始力量是以术力转化为地力,那是灵能转化的方式。这种灵能转化镇压,大智慧的变灵器、天门的暮鼓晨钟都是这种方向的产物。
    废苍生:哪来这么多灵能修补?
    俏如来:有!(六道微尘出现)
    六道微尘:来自光门的千名僧人将为解救九界贡献心力。

    【海境?清卯宫】
    午砗磲:参见娘娘。
    未珊瑚:各处的状况?
    午砗磲:无根水异常的区域已经疏散民众。
    未珊瑚:甚好。他既暂时回宫,起居可要细心。
    午砗磲:微臣明白。另外,御膳已经备妥,请娘娘用膳。
    未珊瑚:本宫随后便至。
    午砗磲:太医令还特别交代一事。
    未珊瑚:太医令?莫非今日也准备了香风玉露?
    午砗磲:知晓娘娘爱喝,虽然加了一味用以宁神,但不会破坏味道。
    未珊瑚:倒是让太医令费心了。
    午砗磲:太医令有专门负责此项之人,本就是他们该做的。
    未珊瑚:正好梦虬孙也在,不如让他也过来用膳吧。
    午砗磲:龙子他……

    【海境】
    砚寒清:能入口了。(摇头)龙子。这些菜还在试不能偷吃。
    梦虬孙:反正到最后我一定会吃,先吃一口又不会怎样。
    砚寒清:每一项食补都是精心为王与诸位娘娘准备的,不能随便吃。
    梦虬孙:啥?那有我的份吗?
    砚寒清:当然。
    梦虬孙:在哪里?
    砚寒清:就说不能先偷吃。龙子,你这个习惯要改。
    梦虬孙:哼,不过是一个试吃的小官,还敢对我使性子。
    砚寒清:职责所在,恳请海涵。
    午砗磲:龙子,娘娘说请你过去一同用膳。
    梦虬孙:哦,收到。哼,砚寒清,听到没有。
    砚寒清:请龙子移驾,避免耽搁。
    梦虬孙:啐。没意思。对了,王的状况让你们操烦了。还要踢我的鲁莽收尾。
    砚寒清:龙子言重了,是我们所学有限。无法短时间内明辨外境药性,才让龙子心急投药。
    梦虬孙:好啦好啦,别在那推来推去,是说今天的食补好像是多了一道,是有什么大事吗?
    砚寒清:龙子不知情吗?是……
    午砗磲:龙子,我们耽搁太多时间了。
    梦虬孙:先让我问完嘛!是什么啊?
    (午砗磲从背后扯了扯砚寒清的衣衫)
    午砗磲:龙子……
    梦虬孙:放心,我不会问你,我问砚寒清。
    砚寒清:这……启禀龙子,是京王回宫了。
    梦虬孙:啊?那个败家子!
    午砗磲:唉,糟了。

    【海境?大殿】
    梦虬孙:真的是你,看到鬼!你回来做什么?
    北冥华:这不是我那个大哥的好朋友龙子吗?怎样我不能回来?
    午砗磲:龙子,殿下!龙子,娘娘她……
    梦虬孙:但宫内也没发出任何宣诏,你怎会突然回宫?
    北冥华:关心父王状况,以及前往陵寝拜祭大哥。毕竟大哥入殓时,诸位兄弟皆在各自封地举行吊丧。但我与大哥毕竟同父同母所出,有充分的理由回来。何况,我可是没带其他的人入宫啊。这不就是你们最担心的事情吗?
    梦虬孙:先前王倒下的时候,鲛人一脉在那边乱,你敢说你都不知情?
    北冥华:他们乱他们的,你紧张什么,没见过大场面吗?龙子,现在应该叫你代掌师相,虽然这个位你坐不起。
    梦虬孙:北冥华!
    午砗磲:龙子不可无礼,殿下可是……
    北冥华:不要紧,我不介意。
    梦虬孙:但我很介意,先前右丞相被你们强留作客,我还没追究咧。
    北冥华:右文丞辛苦奔波,请我们派出人手帮助疏散子民,一点犒劳算不上什么。何况我派出的人手也很辛苦啊!一同摆宴也算是帮你做足了面子。
    梦虬孙:讲得我应该很感谢你的样子。
    北冥觞:何必对我生气?我又不是没帮忙,其实你应该想的是,在这种存亡之秋最该出力的人,却坚守不动,跟着做这种疏散小事,你真正应该生气的人,是谁呢?唉,我还是真想不通,他到底在想什么?我的好缜弟啊!

    【海境】
    误芭蕉:殿下。
    北冥缜:有何回报?
    误芭蕉:京王殿下回宫了。
    北冥缜:二哥?那異弟……
    误芭蕉:霄王未有动静。
    北冥缜:朝中未宣下出兵对抗元邪皇的任务吗?
    误芭蕉:未曾听闻。殿下思虑,属下明白。但京王殿下已动,恐怕殿下已无法再分神,请殿下决定。
    北冥缜:由你安排吧。
    误芭蕉:是,误芭蕉告退。(离去)
    北冥缜:开始了吗?

    【苗疆?岸边】
    (榕桂菲自斟自饮)
    铁骕求衣:菲……
    榕桂菲:大哥,你来了。你终于戴着那个虚伪的面具来了。
    铁骕求衣:这个面具不是戴着虚伪,而是隐藏事实。一件我隐瞒多年的事实。(铁骕求衣摘下面罩卸去斗篷,以真面目示人)
    榕桂菲:脱下这身装扮,便是让你恢复成一个刽子手的真是面貌吗。
    铁骕求衣:妳现在该转过来面对而不是这样逃避自己。
    榕桂菲:逃避,我还能逃避什么?这个打击,对我来说还不够刻骨铭心吗?
    铁骕求衣:妳是我的小妹,也是我的学生,这也是妳必须经历的过程。
    榕桂菲:原来墨家的真理,是在手沾满的血腥之后还能惺惺作态,达到自己的目的。
    铁骕求衣:在我的面前无的放矢,污辱墨家,妳承担得起后果?
    榕桂菲:我早就已经承受不起,奴家有自知之明,大哥也不用牵挂,直接动手便是。
    铁骕求衣:要杀妳,我就不用浪费时间训练妳。(拿出一封信)所有事情经过我已经写在里头,妳看过之后就会完全明白我会给妳时间冷静,但记住为夜族平反的机会绝对不是复仇,而是要查出整个事情的真相。(将信放在酒杯旁边)妳的考验尚未结束,妳也不是我唯一的选择,接下来妳的作为将会决定你是否有资格留在墨家,成为我的传人。
    (榕桂菲拿起信)就算我疼惜妳,并不代表(重新带好御兵韬的装扮)我不会放弃妳。
    (铁骕求衣离开,榕桂菲打开信件。)

    【金雷村旧址】
    元邪皇:怎样了?
    雪山银燕:你的恢复力当真惊人,才两天的时间,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就算经历大战,体力也能快速恢复。真难想象你所讲的,你的生命不长久了。
    元邪皇:这样算不上恢复。但是也是多亏了你,我才能这么放心疗养。
    雪山银燕:这是我欠你的恩情。
    元邪皇:那就表示,恩尽情了了?
    雪山银燕: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朋友,讲什么恩情。
    元邪皇:朋友……
    雪山银燕:怎样了?
    元邪皇:哈。
    雪山银燕:你笑什么?上回我讲我会替你完成心愿,你也是同样的笑声,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元邪皇:你可能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朋友。
    雪山银燕:难道你都没朋友?你在修罗国度都没一个可以交陪的人?
    元邪皇:没吧。
    雪山银燕:那你不是很孤独?
    元邪皇:习惯了,就不会觉得孤独。
    雪山银燕:但是你总有妻子、父母、亲人吧?寂寞时他们都能给你慰藉。
    元邪皇:亲人,我一直都在找寻。
    雪山银燕:这是什么意思?你与你的亲人失散了?
    元邪皇:与我血缘相近的人,很久很久以前就与我失散了。生下我的父母,血缘却是疏离。
    雪山银燕:这也太奇怪了。生下你的父母,血缘怎会与你疏离?
    元邪皇:我是魔,原本就不能以人理度之。
    雪山银燕:这……说的也是。对了,你的武功在三尊之上,在我印象所及,修罗国度可能只有帝鬼有这种实力。你不该是无名之辈。
    元邪皇:帝鬼?他,算强吗?
    雪山银燕:修罗国度的帝尊,实力自然是非常强悍。
    元邪皇:嗯。
    雪山银燕: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
    元邪皇:一个将死之人,位阶,对他有意义吗?
    雪山银燕:所以,你真是一个普通的魔将?
    元邪皇: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怎样?
    元邪皇:别多问。七天了,自我救你回来,已经过了七天。多给我一点时间,珍惜这段你口中的友情。哈。(银燕起身要走)你要去哪里?
    雪山银燕:我去替你巡察,以免又遭受攻击。
    元邪皇:如果有一天我们在乎的事物有了冲突,你,会与吾为敌吗?
    雪山银燕:那要看是多严重的事情。但是无论怎样,这都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元邪皇:(欠身)这七天,多谢你。
    雪山银燕:为什么说谢?
    元邪皇:没事。

    【野外】
    史艳文:一路查探至此,还是不见银燕与元邪皇的踪迹。线索忽断忽明,让追查更加困难。
    天地不容客:虽然困难,但循着蛛丝马迹,一路上都有发现战斗的痕迹,表示我们没有找错方向。
    史艳文:方才追查到的那处山洞确实也有战斗的痕迹。但是这样搜捕,永远只能追在后面。除非有人持续在第一手的状况下追踪元邪皇的行动。
    天地不容客:你指的是与元邪皇交过手的人?
    史艳文:是。
    天地不容客:要追踪元邪皇而不被发现,也不是这么轻易。
    (几名侠士冲来)
    侠士甲:你……你是……你可是史艳文?
    史艳文:在下正是史艳文。兄台发生何事了?
    侠士甲:太好了!有人到尚同会传来消息,说是发现元邪皇的踪迹了!
    史艳文:发现元邪皇的踪迹?!
    天地不容客:怎有可能?是谁的消息?
    侠士甲:不知道。现在盟主不在,群侠都赶往他们讲的地方了。听说就在金雷村附近。
    史艳文:元邪皇厉害非常,诸位壮士千万不可前往!让艳文前去一探。
    侠士乙:怕什么?听说元邪皇受了重伤,我们人又这么多,不用怕啦!
    侠士甲:是啊是啊,现在又有史艳文你来帮忙,稳搞定的!
    侠士乙:什么搞定,搞定有两种,别乱讲。
    侠士甲:不是啦,我是说,元邪皇稳搞定的。
    侠士乙:对啦史艳文,赶紧来去,别让元邪皇偷跑走。走啊走啊。
    (众侠士奔去)
    史艳文:怎会?为何有人知晓元邪皇的下落,又为何要通知尚同会群侠?
    天地不容客:背后必有目的。
    史艳文:赶紧前往查探。

    【落殒之谷】
    剑无极:这个地方就是落殒之谷?
    燕驼龙:无心的初始力量就是在这取得的。地气被破坏殆尽,可惜了,完全没恢复。
    剑无极:嗯?除了我们还有其他的人来过这。是谁来过?(一个黑影掠过)是谁!
    燕驼龙:剑无极等我一下啊!
    (几个起落,黑衣人被剑无极挡住)
    剑无极:哎呀呀,脚程有快,但是还是慢我一步。蒙头盖面来到落殒之谷是有什么目的?好好讲,讲清楚,讲得通就放你过。讲不通,就麻烦你留下来。
    黑衣人:你是墨家的人?
    剑无极:啥小……朋友啊,我看起来有这么倒霉样吗!
    燕驼龙: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落殒之谷?
    黑衣人:你们应该后悔拦住我。是你们逼我!(利剑上手)灭口!
    剑无极:这么强锐的剑气,高手。
    燕驼龙:小心啊,这个人不简单!

    【金雷村附近】
    (巡察中的银燕忽闻脚步声起)
    雪山银燕:是谁?
    侠士甲:啊是你,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是尚同会的群侠,发生何事了?
    侠士甲:你在这正好,我们发现元邪皇的踪迹了。
    雪山银燕:什么!元邪皇在哪里?
    (血红身影缓步走来)
    元邪皇:元邪皇就在这。
    雪山银燕:啊?!
    元邪皇:烛九阴,就是元邪皇。
    雪山银燕:……不可能,你不是!你……
    侠士甲:元邪皇身受重伤,众人杀啊!
    众侠士:杀啊!
    雪山银燕:住手,快住手啊!
    (红光闪过,冲在最前的几人顿化齑粉)
    元邪皇:还有怀疑吗?
    (巨大冲击下的银燕踉跄跌跪。忽然,啸灵枪飞来倒插在他跟前,黑金身影出现在一白一红之间)
    天地不容客:雪山银燕,拿起啸灵枪,保护自己!
    史艳文:(亦赶至)不能放过元邪皇!
    (抓着枪的手不住颤抖,眼睛扫过父亲与天地不容客的背影,再与最远的红衣人对望。元邪皇闭上双眼,雪山银燕终究爆发)

    [七日的友情,变调在一瞬之间。眼前之人是救或杀,立场之间极端冲击,雪山银燕将会如何抉择?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七集——血战孤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5 10:34 开心
    已签1794 天
    连签1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7-6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金光口白的分享。

    点评

    沙发 归你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7-6 15: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0 08:58
    已签1315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楼主| 发表于 2016-7-6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六集 史家人的抉择

    老先生 发表于 2016-7-6 15:15
    謝謝樓主金光口白的分享。



    沙发
    归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0 08:58
    已签1315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楼主| 发表于 2016-7-6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六集 史家人的抉择


    板凳  不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5-25 12:20 , Processed in 0.177753 second(s), 22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