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11|回复: 4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八集 情义关 生死决

[复制链接]
  • 2019-4-22 08:20 开心
    已签1297 天
    连签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7-21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个人信息 于 2016-7-21 07:37 编辑

    QQ截图20160720201401.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680788297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八集 情义关 生死决
    录入:一律白发千万恨,余生,鱼头,杏花不吃鱼
    校对:叶清眉
    【黑水城深处】
    玄狐:<我记不得是几时开始有了意识。他们在做什么?一道又一道的剑痕,刻画在我的身上。有超凡绝逸的高手,也有平凡的剑者,他们都有一颗执着的心。但是,他们执着的是什么?>
    剑客甲:今天,我就试验我的破荒七绝,能在这颗试剑石上刻下多深的痕迹。
    剑客乙:哈,在这展现你的二流剑法,真是丢人丢脸。
    剑客甲:试验就知。
    玄狐:<他们追求的是最完美的剑法,但是,什么是最完美的剑法?我不知道,我也想知道。我等待,等待那最为绝艳的一剑。不知过了多少岁月,等我意识过来时,我已存在了。>
    剑客丙:你是什么人,试剑石呢?是不是你藏起来了?
    玄狐:你们能给我见识吗?天下间最完美的剑法。
    剑客丁:胡言乱语什么,闪开!
    (一招,剑客丁人头落地)
    剑客丙:走啊!
    玄狐:<就这样我展开了我的旅程。>
    (直至遇到了鬼飘伶)
    鬼飘伶:终于被你找上了。It’s my hornor.(这是我的荣幸。)
    玄狐:你能让我见识到天下间最完美的剑法吗?
    鬼飘伶:(放马过来)先过我这关,再来谈论这个话题。
    玄狐:<我胜利过,也战败过。>
    玄狐:你这算是剑法吗?
    西经无缺:现在的你,无法理解,甚至可能永远无法理解。
    公子开明:有一个打败了鬼飘伶,说不定,他能让你见识到最完美的剑法,他叫作俏如来。
    玄狐:他在哪里?
    公子开明:人世。
    玄狐:<所以我来到人世。我见识到很多,超凡决圣的顶尖剑招。>
    (回忆一剑无悔、剑十一,止戈流刺。)
    玄狐:<直到我体会了感情,那剧烈的感受比任何的剑招都让我好奇。慢慢我学会恐惧,学会爱恨,学会了嫉妒,学会了欺骗。最终,我学会了成全,学会了放下。我,非人,非魔,我是……>
    俏如来:玄狐啊!
    玄狐:我想活下去。
    废苍生:俏如来危险。
    俏如来:玄狐……玄狐……
    [異铁投炉,不灭火昊光大起,热能高炽]
    废苍生:现在不能接近不灭火,退开。
    俏如来:为什么,为什么玄狐会改变主意?
    废苍生:走啊!
    【黑水城】
    废苍生:里面危险,别靠近。
    俏如来:玄狐……玄狐。
    剑无极: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为什么黑水城会发生这样剧烈震动?
    俏如来:玄狐,投炉了!
    剑无极:怎会,这就是他打昏我的原因。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废苍生,是不是你逼他的!
    废苍生:逼,我有什么本事逼他?
    剑无极:那为什么他突然改变主意?为什么好端端要投炉自尽?
    废苍生:是他自愿的,他想要救人。
    剑无极:救什么人?
    废苍生:救所有可能因为这场浩劫而死的人,救你,救俏如来,救金雷村,救所有他认识不认识的每一个人。为了有更大的胜算。
    剑无极:难道不是你挑动他?(俏如来从背后拍了拍剑无极的肩膀)俏如来。
    俏如来:前辈,墨狂什么时候会好?
    废苍生:三天三夜,成功时,自然回归。
    俏如来:等,俏如来……等。
    【苗疆军营】
    苍越孤鸣:四方守卫,三重防线,这就是军师的计划?
    御兵韬:是。
    苍越孤鸣:(思考)我相信军师的安排。
    御兵韬:臣只有一个请求。
    苍越孤鸣:军师,你想讲什么,孤王都了解。但九界归始,生灵涂炭,孤王不能再顾着自己。
    御兵韬:正因为九界归始,生灵涂炭,苗疆必受创伤,才需要王上保重。否则,苗疆失王,天灾降临,谁来整顿乱局?
    苍越孤鸣:这……
    御兵韬:人力有时而尽,即便是千般盘算,万般绸缪,谁能知胜负之局?元邪皇接连受挫,俏如来也备下后路,但谁能保证这一切就能阻止元邪皇?可以败,但不能一败涂地。若真阻止不了这场浩劫,至少,让九界归始的影响压到最低。
    千雪孤鸣:苍狼,军师讲的话有道理。鳞族自保,我想他们定是打定主意,专心修筑防御工事。九界归始的破坏力有多大,我们不得而知。危险艰难的时候,需要你来领导啊!
    苍越孤鸣:难道王叔就不能胜任吗?
    千雪孤鸣:哇靠,讲出这句话你还算是苗王吗?你死去的老爸若是听到,一定一巴掌扇下去。
    苍越孤鸣:孤王明白了。
    千雪孤鸣:这样才差不多。
    御兵韬:王上若是没有其他的吩咐,御兵韬就先告退。
    苍越孤鸣:对了,你不在的时候,令妹榕桂菲来找过你。但不知为何,又神色匆匆离开了。
    御兵韬:臣已见过舍妹,臣代替舍妹请王上赦罪。
    苍越孤鸣:榕桂菲有恩于孤王,何罪之有。
    御兵韬:僭越无礼,便是罪。
    苍越孤鸣:榕姑娘举止端庄,哪来的僭越无礼?
    御兵韬:私闯军机重地,难道不是僭越?
    苍越孤鸣:孤王早就允她,算不上什么。
    御兵韬:王上宽宏大量,臣谢恩。
    苍越孤鸣:军师退下吧。
    (御兵韬先行离去)
    苍越孤鸣:军师对榕姑娘的事情特别关心,果然兄妹情深。
    千雪孤鸣:苍狼。
    苍越孤鸣:王叔怎样了?
    千雪孤鸣:短短几年,你竟成长得连我也不认得了。你个性宽厚,这是好事。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苍越孤鸣:王叔为何突然讲到这来?
    千雪孤鸣:别太相信铁骕求衣。
    苍越孤鸣:王叔,用人不疑。更何况,孤王相信军师对苗疆的感情。
    千雪孤鸣:他毕竟是九算之一。
    苍越孤鸣:鳞族师相欲星移,也是九算,却牺牲自己阻止了大智慧。
    千雪孤鸣:这样再退一步,别太相信榕桂菲。
    苍越孤鸣:为什么?
    千雪孤鸣:就算我是白担心,总之,多注意一点不是坏事。
    【树林】
    雪山银燕: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参战?
    史艳文:你当真有了参战的决心?
    雪山银燕:当然,我……
    史艳文:存孝,你有所迟疑,终究你是欠了他的恩情。
    雪山银燕:我想说,他不是一个坏人,但是他害死了很多人。包括鲁缺、锦烟霞姑娘等。但是了解他之后,却无法恨他。
    天地不容客:你在同情敌人吗?看来那场训练并没让你真的学习到杀性。
    雪山银燕:他只是想寻回自己的故乡,自己的种族。我能明白,他很孤独。
    天地不容客:我们也只是保护自己的故乡,自己的种族。
    雪山银燕:难道就没有两全的方法?
    天地不容客:两全?哈哈哈哈……(仰天笑)当你有力量时,对敌人怜悯。当敌人得到力量之后,你就只能得到同情。一个元邪皇就如此难缠,如果再多几条烛龙,你承受得起?再说,寿元将尽的元邪皇,会相信你任何的承诺吗?
    史艳文:存孝,仇恨不能开出果实。爹亲也不希望你抱着仇恨的态度,去面对敌人。你能用体谅的态度去面对元邪皇,可见心地善良,父亲也感到宽慰。若非不得已,爹亲也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天地不容客:如果要同情每一个对手,就应该去开善堂。此地是血淋淋的战场,谁身上没有背着两三项伤心的往事。你在相杀之前,难道还要听对手讲故事,谈心声?
    史艳文:所以留有余地,也是为了避免发生遗憾。
    天地不容客: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
    史艳文:成大事,也未必需要将事情做得尽绝。
    天地不容客:史艳文,我在替你管教儿子,你别插嘴,别用你的歪理污染雪山银燕。
    史艳文:艳文也只是就是论事,再说,存孝的一举一动也会作为如无心这般后辈的楷模,更当谨慎。
    天地不容客:保护家园是男人的责任,女孩儿……平平安安度日就好。
    史艳文:巾帼不让须眉处处可见,胜弦主、锦烟霞、万雪夜等,都是女中豪杰,更能担起责任。
    天地不容客:忆无心不是她们,也不必要成为她们。本性不同,就要因材施教。
    雪山银燕:无心小妹的母亲是女暴君,父亲是藏镜人。她却仍能保有善良本性,确实不易。
    天地不容客: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怎样了?
    史艳文:没事。银燕,策君拒绝你参战。其实,也免去你处境为难。
    雪山银燕:如果元邪皇成功,掀起九界浩劫,那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今日的袖手旁观。
    天地不容客:如果让你的介入杀了元邪皇,你就能一生无愧?
    雪山银燕:我……
    天地不容客:袖手旁观的人这么多,也不差你一个。中苗鳞道佛,最少有五界都已知晓元邪皇复生,除了中苗联军,其他各界谁不是壁上观?
    史艳文:鳞族专注防守工程,佛国之前被困梦幻泡影,各有难处,也不能怪他们。
    天地不容客:重点是,下定决心就做,为情为义,就算你要帮助元邪皇,我也不会怪你,但是你需要有承受天地不容客的怒气的勇气!为天下,为苍生,你就要有抛情绝义的觉悟。无论选择哪一条,最重要的是无悔。
    雪山银燕:爹亲,你又会做何抉择?
    史艳文:大仁大义,永远站在私人的感情之上。
    天地不容客:不用介意他人的眼光,无愧于心即可。
    雪山银燕:我会再思考,父亲,前辈多谢,请。
    【黑水城】
    光门众僧:南无阿弥陀佛……
    (俏如来与剑无极在边上观视)
    燕驼龙:俏如来,奇迹,真的是奇迹!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发生何事了?
    燕驼龙:跟你讲一个好消息,不知道为什么不灭火的能量大幅增强,加上光门众僧者的助念,地气恢复的速度加倍了。
    剑无极:竟然有这种事情?俏如来!
    俏如来:是玄狐的帮助。
    燕驼龙:玄狐?为什么是玄狐的帮助?他人呢?俏如来,你不是应该去伏羲深渊帮忙了吗?怎么还留在这?
    剑无极:玄狐他……为了铸造对抗幽灵魔刀的墨狂,投炉自尽了。
    燕驼龙:什么?怎会发生这种事情?
    剑无极:现在俏如来守在这,是要等新的墨狂出世。
    燕驼龙:唉……
    俏如来:剑无极,劳烦你前往伏羲深渊告知爹亲众人,还有两天,请他们等待。
    剑无极:嗯。
    (俏如来独自走开)
    燕驼龙:俏如来……唉,难为他这么冷静。如果我若不是很了解他这个人,看到他这样真的会寒心。
    剑无极:事情已经发生,他怎样痛心都挽回不了这个结果,只能冷静,也只有冷静。他现在需要休息,养精蓄锐,在最后一战时达到最好的发挥。只有成功,才不会辜负了玄狐。虽然知晓他的心情,但是换作是我,怎样也不可能这么冷静。
    燕驼龙:唉,可怜他,年纪轻轻……
    剑无极:我前往伏羲深渊通知众人。(离开)
    【尚贤宫】
    雁王:中苗联军对元邪皇的搜捕已经停止了。
    凰后:他们赌在伏羲深渊的一战。
    雁王:你呢?参战吗?
    凰后:如果不用监视你,也许会。
    雁王:我对元邪皇并无太大的兴趣。
    凰后:我相信你,就跟你相信我同样相信。
    雁王:哈。
    凰后:继续你的游戏,让你分心,我就算是帮上大忙了。
    雁王:无论何事,都不能让我这名师弟太清闲。
    【伏羲深渊附近树林】
    (尚同会众侠士围住雪山银燕)
    侠士甲: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是尚同会的侠客。
    侠士乙:说,你为什么要帮助元邪皇?
    雪山银燕:哎……现在是对抗元邪皇的关键时刻,诸位如果想帮忙,请进入里头。如果是兴师问罪,等元邪皇伏首,雪山银燕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侠士甲:元邪皇伏首?呵,如果元邪皇没失败反而成功呢?
    雪山银燕:父兄与我会尽力阻止。
    侠士甲:我就是怕你太尽心。
    雪山银燕: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侠士甲: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元邪皇的情报,还有史艳文的帮忙,结果,你……你竟然帮助元邪皇,让元邪皇有机会脱逃!
    雪山银燕:靠你们就想阻止元邪皇?
    侠士甲: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吗?元邪皇这个小人只敢四处逃窜,说到底,他就是一个卒仔!有胆量叫他别躲躲闪闪,跟所有的中原侠客拼个死活!
    侠士丙:没错,这个大魔头根本就是一个臭卒仔、贱人、臭虫!
    雪山银燕:住口!你们在胡说什么!他确实害死很多人,但是你们根本就不了解他!
    侠士甲:哦,你现在不就在替那个魔头讲话就对了!
    雪山银燕:我……
    侠士乙:被我们抓到了!你果然跟元邪皇有勾结!
    群侠:是啊……
    剑无极:(挤开众人)你们是在笨啥小……朋友啊。银燕是俏如来派去元邪皇身边作卧底的。若不是他留下讯息,史艳文跟你们是要怎么追踪到元邪皇?这一切都是俏如来的计谋。
    侠士甲:是俏如来的计谋?
    侠士丙:原来是这样喔。
    侠士甲:那……他为什么要帮助元邪皇逃脱?
    剑无极:人若呆看脸就知。他当然不是帮助元邪皇逃脱。用你们的猪脑稍微想想,如果他反过头来打元邪皇,元邪皇就知道他的身份了。那若是打得死就算了,若是打不死,不是又要浪费时间去找元邪皇?所以说,作戏作整套,不到最后一刻,没俏如来的命令,他就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再用你们的猪脑想想,卧底在元邪皇身边,这是多危险的事情。不然你要去吗?你要去吗?对嘛你们不要去嘛。所以说雪山银燕是忍辱负重,他不想讲出真相,是要等到元邪皇攻来之时,让元邪皇误以为他还是朋友,他再趁局势混乱之时,从后面,哼哼哼……一刀下去。这样啊元邪皇就掰掰了。
    侠士丁:啊原来是这样啊。
    侠士乙:那你现在讲出来——
    剑无极:所以你们知道错了吧?都是你们害的!你们这样咄咄逼人,逼我将事情讲出来。银燕若是失去这个机会杀元邪皇失败,这就全部是你们这几个人的错了!你们有可能会变成武林公敌喔?
    侠士甲:啊……我们知道了。
    侠士丙:好好……
    侠士甲:每个人都会保守秘密,我们绝对会保守秘密。
    侠士乙:是啊是啊,我刚刚就说,史家人怎么可能帮助元邪皇,误会,都是误会啦。大家走吧。
    群侠:对啦……走啦……
    (群侠散去)
    剑无极:一群猪脑!
    雪山银燕:多谢了。
    剑无极:没什么。
    (剑无极找到史艳文与天地不容客)
    史艳文:剑无极,怎样只有你?精忠还没来吗?
    剑无极:他……需要再等两天后才能来。
    天地不容客:两天?这两天是很大的变数。
    剑无极:为了铸造能对抗元邪皇的兵器,玄狐牺牲自己投炉,墨狂正在遭受锻炼,必须两天后才能完成。
    史艳文:啊?玄狐牺牲了?
    天地不容客:为什么在这么紧要的关头?
    剑无极:事情已经发生,多讲也没用。公子开明人呢?这桩事情还要告知他跟苗疆军师。
    史艳文:他在更里头,你往东边走去便可以找到他了。
    剑无极:嗯。(离开)
    天地不容客:之前是希望元邪皇尽速来攻,现在却是希望他晚一点。战局,当真是瞬息万变。
    史艳文:到底元邪皇几时会动作?
    【山洞】
    元邪皇:是时候,该出发了。
    【伏羲深渊附近】
    公子开明:嗯……嗯……
    鬼飘伶:你走得我眼睛都痛了。
    公子开明:心急,难免。
    鬼飘伶:你希望元邪皇快打来?
    公子开明:我希望他死在外面。
    鬼飘伶:会怕喔?
    公子开明:这是死战。
    鬼飘伶:你真的会死战?
    公子开明:最少看起来也要像死战。只要别全部死,死八成也可以。
    鬼飘伶:小明不够朋友,不陪鬼飘伶一同上路。
    公子开明:你是打算打到死就对了。人,只有活着才可以做事。
    鬼飘伶:有保留就没胜算。
    公子开明:是啊,现在要面对的可是全无保留的妖怪。啊,这个时候就希望邪神将在,让他出一发六道恶印,请祖师爷上身。
    鬼飘伶:If(假如)达摩真有打败元邪皇的力量,邪神将可能请不到三秒,说一声哈啰就马上退驾了。
    公子开明:那就趁元邪皇被达摩吓到闪尿的时候偷袭他。
    鬼飘伶:策君来人世之后的谋略,is getting shitty(越来越差了)。
    公子开明:如果阻止不了元邪皇,我还要赶回修罗国度救灾同时还要抵抗凶岳疆朝可能的侵略。
    鬼飘伶:小明。
    公子开明:怎样?
    鬼飘伶:为什么不考虑加入闇盟?其实,我看你作闇盟的军师is very popular(很受欢迎)。
    公子开明:这样我就真的变成了叛徒了。
    鬼飘伶:修罗国度也受到重创,两国拼一国,才能together forever(齐心)。
    公子开明:如果这么简单就能齐心,魔世局面早就安稳了。和平不可能永远保持,有外族就抵抗外族,没外族就自我分裂。就算凶岳疆朝一统了魔世,谁能保证几百年后魔世不会再度分裂?
    鬼飘伶:So(所以)?
    公子开明:所以我的责任是和平。
    鬼飘伶:小明真是墨家的传人。
    公子开明:你不是一直想知晓
    鬼飘伶:Why talking this now(为什么现在跟我讲)?
    公子开明:让你死能瞑目。
    鬼飘伶:小明陪我上路我才能瞑目。
    公子开明:你叫鬼飘伶,一只鬼孤苦伶仃才符合你的名字。
    鬼飘伶:还有一桩事情。
    公子开明:什么事情?
    鬼飘伶:It’s about(关于)玄狐。我很意外,你没对他动手。
    公子开明:如果时间来得及我一定会动手。
    鬼飘伶:Yeah right(是啊).
    公子开明:但是现在局面如此紧逼,我又被落翅仔牵制,事情弄得越来越复杂,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再说,俏如来找到恢复地气的方法,可见在他内心深处是一点都不想要牺牲玄狐。如果硬是搅局,到时候弄巧成拙也不是不可能。是说,大奶那边也没动作,看起来是跟落翅仔互相牵制了。
    剑无极:公子开明。
    公子开明:是你剑无极啊,俏如来人呢?
    剑无极:他……
    【路上】
    元邪皇:嗯?
    众蒙面杀手:杀!
    元邪皇:(掐住一人)告知神蛊温皇,元邪皇来访。
    【还珠楼大殿】
    (凤蝶慌张进入)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这么着急,是元邪皇攻来了吗?
    凤蝶:是啊!
    神蛊温皇:嗯?
    凤蝶:但是他没杀人,只说要见主人。
    神蛊温皇:凤蝶,你先离开吧。
    凤蝶:凤蝶要留在主人身边。
    神蛊温皇:我要你负责那五百畸眼族民。
    凤蝶:哈?
    神蛊温皇:吾在囚禁他们的地方安置了释放蛊毒的机关,你百毒不侵,如果元邪皇闯过,只要打开机关,你就能安然脱身,而那五百畸眼族民会死在里头,如果元邪皇要闯入,连他也会中毒,更能消耗他的战力。
    凤蝶:他们都是无辜的平民。
    神蛊温皇:一旦变成战场,没人是平民。
    凤蝶:这……
    神蛊温皇:这是俏如来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才愿意将这五百人安置在还珠楼。凤蝶,想清楚,如果你不愿意沾染无辜者的鲜血,那你自己离开吧。
    凤蝶:我会做,但是我不会离开!
    神蛊温皇:哈,好吧。请元邪皇进入。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诶~别着急,先礼后兵,这是礼貌。
    凤蝶:是。
    (凤蝶离开去请元邪皇,随后一道霸气的身影踏入还珠楼)
    神蛊温皇:元邪皇来访还珠楼,当真稀客,贵客。
    元邪皇:把守此地的人只有你一个?未免……托大了。
    神蛊温皇:如果邪皇是为那五百畸眼族民而来,那让神蛊温皇把守在此,算不上托大,甚至是……稳如泰山。
    (二人针锋相对,气势肃然凌厉)
    元邪皇:我的族民安然吗?
    神蛊温皇:邪皇想看到他们只怕不易。
    元邪皇:我相信他们安然,你们要杀,在无极山便可杀了。
    神蛊温皇:那也未必,眼见为证,也许你所看到的会是五百具尸体。
    元邪皇:尸体的数量只会超过五百具,最少会是——五百零一!(邪皇散出气劲,震荡四周)
    神蛊温皇:那邪皇还等什么?(温皇不甘示弱,以气劲回敬之)
    元邪皇:本皇并不需要见到他们,这场战争本就是吾一人的战争。
    神蛊温皇:嗯?
    元邪皇:吾的谢意不只是一句话,我相信无论始界是否回归,这五百族民,你们都会安置妥善,所以吾不用再见到他们了。
    神蛊温皇:邪皇来此就是为了说一句谢?
    元邪皇:不是,我来此是为了……雪山银燕。
    神蛊温皇:雪山银燕……?吾自诩料事如神,但邪皇今日来访,每一句话都是大出吾意料之外啊。
    元邪皇:转告史艳文与俏如来,雪山银燕体内有异变,若不铲除,必有后患。
    神蛊温皇:嗯?怎么一回事?
    元邪皇:他的体内曾经染上怪异蛊毒,令他陷入恶梦当中。
    神蛊温皇:<是彼岸虫……>
    元邪皇:一开始,吾并不了解此毒的特征,强行以魔气灌输欲为他解毒,在他体内积结了大量的魔气。
    神蛊温皇:此法只能压制,但蛊毒反噬之后,只会更加猛烈。
    元邪皇:看来温皇对此蛊特色甚为了解。
    神蛊温皇:神蛊两字,岂是侥幸所得?
    元邪皇:吾遍寻医者,无法解他之毒,为了解决他恶梦的源头,我以魔心术法侵入他的意识,欲唤醒他的神智。
    神蛊温皇:嗯?这方法风险不低。
    元邪皇:也不是难事。
    神蛊温皇:<当时元邪皇正被追杀,却为了雪山银燕这般大耗功体。>后来呢?
    元邪皇:在我侵入他的意识之中时却发现了一个意外的人——缺舟。
    神蛊温皇:缺舟……
    元邪皇:是,不带佛气却有精深武学的缺舟,我认为那是缺舟留在雪山银燕意识深处一门武学密要。
    神蛊温皇:<是地门最后的钟声,当时听到钟声的人各自得到了一份缺舟送入脑内的深层记忆。剑无极因此得到了摩诃无量,那雪山银燕又得到了什么?>
    元邪皇:但是缺舟死了,在记忆深处被吞噬了。
    神蛊温皇:你说什么?
    元邪皇:吞噬掉缺舟的人是银燕意识中的心魔,也就是他的兄长小空。小空只是形象,他的本源是我之前送入他体内的用来压制蛊毒的魔气。
    神蛊温皇:当时的银燕正陷考验,正是心魔最为强大的时刻。
    元邪皇:魔气本无意识,但他与银燕的心魔融合,产生了自性,之后又吞噬缺舟留下的武学密要,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
    神蛊温皇:你的意思是银燕的体内存活着一只心魔?
    元邪皇:他自称驰突孤雁,现在只会在雪山银燕意识不清楚时掌控雪山银燕的意识,但此心魔若是坐大,就会吞噬掉雪山银燕的本性。
    神蛊温皇:为何你要对我讲这些话?
    元邪皇:史艳文与俏如来将五百畸眼族民交你看管,是对你有足够的信任,我要你转告他们两人,此魔不可强除,但也必须除去,更不能告知雪山银燕此事。
    神蛊温皇:因为他一旦察觉自己的心魔,就会怀疑心魔,顾虑心魔,这个念想会更使他的心魔坐大。
    元邪皇:你很明白,他是由吾魔气所生,是我用魔心的术法造就,最坏的结果。
    神蛊温皇:——另一个元邪皇。
    元邪皇:元邪皇,天上天下,独一无二!
    神蛊温皇:这绝对不是你特来告知的原因。
    元邪皇:这是回礼,也是人情。
    神蛊温皇:五百畸眼族民之情?
    元邪皇:随你怎样想。
    神蛊温皇:你要吾传达的话,吾已收下。我也明白你为何要吾转达,因为遇上史艳文、俏如来,你们便是死战,但是……现在知晓这些事情的人只有我,也就是说,吾若死,这消息就断了。
    元邪皇:嗯?
    神蛊温皇:邪皇可是亲手奉送了一道免死金牌给吾啊。
    元邪皇:哈,你要试吗?
    神蛊温皇:总不能让邪皇安然而来,平安而去,留下一点纪念也不为过。
    元邪皇:又能拖延本皇多久?
    神蛊温皇:以元邪皇的寿元推算,就算是一天,也是十分足够了。
    元邪皇:在此吗?
    神蛊温皇:来者是客,怎好冒犯?再说,还珠楼装修不易,吾也想保持还珠楼的安好。
    元邪皇:那……
    神蛊温皇:让神蛊温皇送邪皇一程。
    元邪皇:请。
    神蛊温皇:请。
    (二人离开还珠楼,行于荒野)
    【荒野】
    元邪皇:送得够远了。
    神蛊温皇:唐突一问,邪皇还有几天寿元?
    元邪皇:不多了,料想今天过后又会缩短一点。
    (温皇停下,邪皇前行)
    神蛊温皇:神蛊温皇,尽力而为了。
    元邪皇:你知晓吾到底还保留多少的实力吗?(转身)
    神蛊温皇:烛龙濒死一击,自然惊天动地。神蛊温皇,也想一睹这创世之威。
    (话语落,温皇极速攻向邪皇,顿时剑光闪耀,掌势凌厉,周遭景物尽催!翘首以盼的双皇会战,在此刻震天动地!)
    【伏羲深渊】
    (御兵韬来到山头)
    铁骕求衣:许久不见了。
    天地不容客:铁骕求衣。
    铁骕求衣:在下,苗疆军师御兵韬。
    天地不容客:哼,幼稚的伪装!
    铁骕求衣:伪装总有目的,有时伪装的用意并不是怕被识破身份,只是抛弃了过往,吾想你应能了解。
    天地不容客:找我做什么?
    铁骕求衣:吾主苗王求贤若渴,阁下身负奇才,孤身飘伶,岂不可惜?何不投入苗疆麾下,也许能一展长才。
    天地不容客:哈,前任苗王猜忌之重天下皆知,现今苗王又容得下谁?
    铁骕求衣:苗王与先王不同,仁慈宽善,只要你愿意,吾主自能展现气度。
    天地不容客:吾名天地不容,天地尚且不容,苗王能容?
    铁骕求衣:王者气度,自能包容天地。
    天地不容客:就苍越孤鸣懦弱的个性,哈!
    铁骕求衣:苗王今非昔比。
    天地不容客:确实,也今非昔比了。再说,你来找我,苗王可知晓?
    铁骕求衣:尚不知情。
    天地不容客:为何瞒住他?用这个理由问你自己,够了。
    铁骕求衣:我本不想一次就能说服你,我只是想告知你我没断绝这个期望。
    天地不容客:那是妄想。
    铁骕求衣:一个人无论怎样强悍,他的内心仍然有一块柔软的地方,元邪皇有,我相信你也同样。那是你自小生长的所在,栽培你、养育你的所在,苗疆是你的故乡。(离开)
    天地不容客:故乡……中原、苗疆,哪一处才是我的故乡?需要时就是子民,不需要时就是叛徒,哈哈哈……故乡,多讽刺的两个字!(剑无极随后来到)
    【荒野】
    (凤蝶四处急寻温皇)
    凤蝶:主人跟元邪皇离开到底去了哪里?
    (看到任飘渺身影后奔过去)
    凤蝶:啊,主人!
    (任飘渺闻声回头,可见受伤不轻)
    凤蝶:这……这附近的破坏……(观望一片狼藉的四周)
    任飘渺:元邪皇……竟然保留了这么多。
    (支剑起身,踉跄不稳,凤蝶急忙扶住)
    凤蝶:主人!
    任飘渺:元邪皇发动攻势了。(凤蝶闻声一惊)
    【伏羲深渊】
    (元邪皇来到,当下遇阻)
    元邪皇:我没想到,第一个遇到的竟然是你。
    (树林深处现身影,来人竟是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我怎样才能阻止你?
    元邪皇:我们有各自重视的东西,我能劝你放弃吗?
    雪山银燕:会有烛龙与九界共存的方法!
    元邪皇:我没时间了。还有,你以为世人真能容忍烛龙的存在?
    雪山银燕:为什么不能?
    元邪皇:崇拜力量却又恐惧力量,这是人魔的共性。
    雪山银燕:你没试过你怎会知晓?
    元邪皇:你太天真了!
    (元邪皇不欲与他争执,径直越过他往前去)
    雪山银燕:烛九阴!哈啊!(啸灵枪出,攻向元邪皇)
    元邪皇:(一掌挡开啸灵枪)你怎么阻挡我?
    (邪皇继续前行,银燕亦是攻击不断)
    [引爆局势的第一战,竟是自己最不愿面对的人,对手虽非敌手,但为何在重归始界的大义之前,自己竟是如此忍让?]
    元邪皇:雪山银燕,别逼我伤你!(气劲冲击,瞬伤银燕)
    雪山银燕:伤我……到了这个时候,怎样才能不伤到我?你死,或者你成功,哪一项不会伤到我?为了你一个人的理想,就要赔上这么多生命,你叫我怎能让你通过?你叫我怎么视而不见?你叫我怎能不阻止你啊!(怒吼)就算在你面前,我是这样的弱小,我也要阻止你!神魔非我?焰龙无双!
    [神魔非我再现,是不忍,是不愿,是不能退,却又不愿前进!满满的杀意却有更强烈的止杀之意!]
    元邪皇:啊……
    [心念乍分,元邪皇顿时受创!]
    元邪皇:这一招,突破了你原本的极限了。(拔出血淋淋的枪头)但是,不够能力阻止我!
    (随后指尖一点,雪山银燕顿感万分头晕)
    雪山银燕:烛九阴……
    (银燕昏迷倒地,除去阻碍的邪皇再次向伏羲深渊进发)
    (另处,公子开明与鬼飘伶焦急等待,千雪孤鸣与剑无极急急而来)
    千雪孤鸣:来了!
    公子开明:可恶!竟然来得这么快!剑无极,通知俏如来赶紧来!
    剑无极:但是时间还未到!
    公子开明:无论时间到不到,我们都会尽力拖延,尽力一战,如果输了,就算有十支墨狂开十个真阵也没有用,赶紧通知俏如来!
    剑无极:好!我马上去!
    公子开明:坐我的木鸢,云啊!(木鸢应声飞来)用飞的比较快,哈啊!
    (未有准备的剑无极被小明一掌推上木鸢,当下一惊)
    剑无极:这是……?啊……(被木鸢带走)
    公子开明:现在就看史艳文跟天地不容客能支撑多久了。
    【伏羲深渊】
    (元邪皇来到伏羲深渊外围,铁军卫士兵前赴后继,拦阻元邪皇)
    铁军卫:杀啦……
    元邪皇:伏羲深渊,元邪皇。
    铁军卫:杀啊
    元邪皇:来了。
    元邪皇:[止不住的人海,来者虽众,在魔中皇者眼前,犹如蝼蚁,不堪一击。]
    (烽火神兵与纯阳罡气同时袭向元邪皇)
    元邪皇:是纯阳掌。(天地不容客与史艳文从前后包夹元邪皇)
    元邪皇:又是你们。
    天地不容客:最后一战,你,有遗言吗?
    元邪皇:嘘,别吵……我正在欣赏始界的原貌。
    天地不容客:哈哈哈……果然够狂。
    元邪皇:还有多少人,一同来吧。
    天地不容客:元邪皇,受死来啊。
    [史艳文,天地不容客,双强再联手,默契更加,配合更密。然而元邪皇凛然不惧,一动一静,无可抵御。]
    天地不容客:<比之前更难缠。>
    史艳文:<这就是他的全力。>
    元邪皇:不够,这样远远不够。你们真以为,这样能阻止本皇?
    (天地不容客蓄劲于掌,掷出烽火神兵,元邪皇阻挡同时,纯阳掌正中元邪皇背后。元邪皇反身回击史艳文,天地不容客又从背后攻来)
    元邪皇:纠缠的蝼蚁。
    (元邪皇强行震开两人,直朝史艳文而去,天地不容客同时将烽火神兵掷向史艳文,史艳文借以挡住元邪皇攻击。元邪皇转身再攻天地不容客,史艳文同时再将烽火神兵掷向天地不容客,再次挡下元邪皇)
    [夹攻奏效,但难以重创。两人心知,唯有运出必杀之招。]
    天地不容客:纯阳行左。史艳文:飞瀑行左。
    天地不容客:飞瀑走右。史艳文:纯阳走右。
    天地不容客:阴阳交融。史艳文:阴阳并流。
    史艳文:天地一气。天地不容客:贯天袭地。
    [至阴至阳,并世两大奇功夹击,阴阳化太极,由无至一,一化万物,在元邪皇体内,溶成一股自然之力,破坏元邪皇功体。]
    史艳文:成功了。
    元邪皇:自然之力,用自然消灭烛龙,讽刺……讽刺。四元真诀
    [四元真诀启动,炎流之后,随即电流缠身。](史艳文与天地不容客先被烛龙之焰震开,又被电流之力拉回)
    史艳文:小心。(电流再转化成水气,两人被冻住无法行动。元邪皇随即强势攻击,重创两人)
    史艳文:走。
    【黑水城】
    (黑水城内,废苍生静静等待墨狂铸造完成,剑无极赶到)
    剑无极:元邪皇攻来了。
    废苍生:这么快?
    剑无极:墨狂还要多久?
    废苍生:三个时辰。
    剑无极:挡不住啊。
    废苍生:那也没办法,难道真是天意?
    (俏如来来到)
    俏如来:剑无极。
    剑无极:俏如来。
    俏如来:前往不灭火观察情况吧。
    剑无极:好。
    【伏羲深渊】
    (伏羲深渊第二道防线,风逍遥独自静坐,此时元邪皇来到)
    风逍遥:七分清醒三分醉,醉生梦死,生在醉中,死在梦中,刚刚好。
    元邪皇:你,一个人?
    风逍遥:朋友,很快就会到。但我,可能醉不回去了。(风逍遥不再压抑自身,眼透红光,以全力攻向元邪皇,刀气碎石断树)
    [快,快在急变的步伐;变,变在错乱的身影;刀,在眼角;刀,在眉梢;刀,在难觅的死角。刀、刀、刀,眼前,全是刀。](元邪皇击退风逍遥的同时,鬼飘伶随即接战)
    鬼飘伶:Yo, what’s up?(哈啰)
    (元邪皇闪过鬼飘伶攻击,一拳击退鬼飘伶同时,迦谛圣衣旋转飞舞,围住元邪皇)
    公子开明:祖师爷,拜托你了。(公子开明穿上迦谛圣衣,同时火尖枪上手,直刺元邪皇)
    元邪皇:圣器,无奈我何。
    (元邪皇左手挡住火尖枪攻击,右手一掌挥出,将公子开明击飞,千雪孤鸣随即补上,欲以星辰变压制元邪皇)
    元邪皇:力聚一点,又如何?(元邪皇双手挡下笑藏刀,回身一脚,千雪孤鸣也被击飞)
    元邪皇:来吧。(元邪皇抽出幽灵魔刀,周围魔气弥漫,邪光大作)
    【黑水城】
    (黑水城中心,俏如来等人还在等待墨狂完成)
    剑无极:又过了一个时辰了,俏如来。
    俏如来:再等一阵。让墨狂决定,它何时该出来。
    【伏羲深渊】
    (伏羲深渊第二道防线,风逍遥四人围攻元邪皇,却难以伤到元邪皇)
    公子开明:<该死。>
    千雪孤鸣:<怎么强成这样?>
    元邪皇:你们一直在测度我,看我还能支持多久,我的伤能有多重。当我不再保留时,整个九界,吾也能踏平。(一轮伤势互换之后,元邪皇以魔气修复躯体)
    公子开明:好了又伤,伤了又好,他的魔气到底还剩下多少?是要干了,还是剩很多?
    (风逍遥即将陷入疯狂)
    千雪孤鸣:不妙,风逍遥快要支持不住了。
    公子开明:我们也撑不住了。
    (渐入疯狂的风逍遥独自攻向元邪皇,千雪孤鸣见状,将风逍遥带离战场,其他两人同时撤退)
    公子开明:走。
    【黑水城】
    俏如来:我明白了。走吧。
    剑无极:走,走去哪里啊?
    俏如来:伏羲深渊。
    剑无极:但是墨狂还没好。
    俏如来:时间来不及了。
    剑无极:没墨狂你是去那边干啥?找死吗?
    俏如来:就算死,也是要去。走吧。
    剑无极:你!
    废苍生:剑无极,听俏如来的。
    剑无极:好吧,木鸢。
    (木鸢来到,俏如来与剑无极两人赶往伏羲深渊)
    剑无极:走。
    【伏羲深渊】
    [千军万马,铁军卫精锐齐聚,守在伏羲深渊外围,是死战的终所。]
    苍越孤鸣:俏如来还未到来吗?
    御兵韬:也许是天意,只怕来不及了。
    苍越孤鸣:来了。(元邪皇手持幽灵魔刀来到,周身弥漫魔气)
    御兵韬:看不出消耗了他多少力量。
    元邪皇:这是最后一关了。
    御兵韬:王上,臣防守,你来攻。
    苍越孤鸣:小心。
    (两人准备迎战,此时史艳文等人从周围赶来,围困元邪皇)
    元邪皇:所有的人都到齐了,玄狐,俏如来人呢?在里头吗?
    御兵韬:自己猜测吧。
    公子开明:这一战,不只是决战,也是死战。
    苍越孤鸣:为九界存续。
    史艳文:赌上生命。
    元邪皇:你们之所以没死,不是你们牵制成功,而是我不想杀你们。这是,报答你们救下五百畸眼族民的恩情。所以,我选择了杀戮最少的方式。你们想知晓的答案,很快就会揭晓。本皇到底存有多少魔力,本皇甘愿一死,换来的力量,有多强大。
    (元邪皇揭下面罩,紫瞳灵睛透出诡异邪光)
    史艳文:小心,不可被他邪眼的邪芒照到。
    元邪皇:闪,闪去哪里?闪这吗?(元邪皇指向脸上的邪眼)你们……错了。你们要闪避的,是这……
    [元邪皇高举幽灵魔刀,刹时,殃云天聚。]
    公子开明:不会吧?
    千雪孤鸣:怎有可能?
    [天现魔眼,邪芒照射,群豪全然不能动弹。]
    史艳文:他竟然有……这样的魔力。
    公子开明:失策,他……太强了。
    千雪孤鸣:一开始,我们就毫无胜算。
    天地不容客:我……不信。(天地不容客强行挣扎站起,一步一步走向元邪皇)
    史艳文:小弟……
    天地不容客:这小小的邪光,就想要阻止我。
    元邪皇:救了你们的人,除了那五百畸眼族民,还有,雪山银燕。
    (元邪皇一掌,将天地不容客击倒在地)
    【黑水城】
    [就在此时——]
    废苍生:墨狂完成了。
    [墨狂冲出不灭火,直奔伏羲深渊。]
    (墨狂追上木鸢)
    剑无极:那是什么东西?
    俏如来:玄狐。
    俏如来:那是玄狐最后的意识,他指引墨狂,来找寻我了。
    剑无极:你早就知道会这样了?
    俏如来:是玄狐要我先走,他随后追来。
    俏如来:伏羲深渊,到了。
    【伏羲深渊】
    元邪皇:伏羲深渊。
    (元邪皇正准备走向伏羲深渊,俏如来手持墨狂,强势降下)
    最后,果然是你,俏如来。那……玄狐呢?
    俏如来:玄狐,与吾同在!(玄狐身影隐隐现出,似与俏如来一同对敌)
    元邪皇:很好,即便联合天地之力,也无能阻止吾的脚步。
    俏如来:玄狐,助吾灭魔,守护这九界苍生吧。(墨狂化作玄狐身影出现,随即又变回墨狂)
    俏如来:止戈流,开阵!(剑阵冲天而起)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錢 +100 收起 理由
    美丽高可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4-22 06:31 开心
    已签1764 天
    连签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7-21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金光口白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4-22 06:29 开心
    已签1586 天
    连签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7-21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分享的金光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4-22 21:00 , Processed in 0.178774 second(s), 22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