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30|回复: 7

[限制级] 卻塵思X縹緲月 圓夢

[复制链接]
  • 2016-8-12 09:14 开心
    已签4 天
    连签1 天
    [LV.2]偶尔看看I
  • 发表于 2016-8-6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苍神之月 于 2016-8-6 22:26 编辑

    這篇的祿名封有點黑

    得知縹緲月人在流書天闕,卻塵思馬不停蹄的趕路而去,
    途中碰上鶴白丁,
    「好友,你知道緲月好友被軟禁了嗎?」卻塵思開口問道,
    「嗯,有這回事?要我和你一起去討人?我想你一人就夠了吧。」鶴白丁似不在意的回答,準備離去,
    「好友你...」卻塵思不知如何說下去,因異識影響鶴白丁竟已至此。
    卻塵思無奈,只得繼續趕路,而他離去後,鶴白丁轉頭望了一眼,似有沉思。

    來到流書天闕門外,赫見冀九方橫刀一擋,
    「吾欲一見縹緲月,可否通融。」卻塵思探問,
    但見冀九方不語,抽刀便是攻上,卻塵思無奈拂塵一揮,兩人對戰,
    冀九方刀快疾速,招招皆是犀利無比,
    反觀卻塵思拂塵揮灑,以柔應對,一時間僵持不下,
    冀九方見無法輕易取勝,真氣流轉間,招式上手,
    「一刀方古。」刀勢強大宛若一刀劈江,銳不可當,
    卻塵思見狀,則氣走全身,拂塵點落間盡現佛光,
    「喝,拂風平濤。」掌出瞬間,風壓之勢如能掃平怒濤般,使人震懾,
    冀九方刀招被掌風捲入,瞬間消彌。
    「何必如此動武呢,吾只想一見縹緲月。」卻塵思開口請求,態度不卑不亢,
    「你...誰知你是不是又想用妖言煽動她。」冀九方不屑回應,
    此刻流書天闕內傳來聲響,
    「讓他進入吧,但你最多就是能見她一面,帶人離開就別妄想了。」祿名封聲音傳出,
    卻塵思聞言隨即進入,卻見縹緲月雙手竟被禁錮。
    「你這是在做甚麼?快放開她。」卻塵思見到縹緲月被如此對待,怒意上揚。
    「她之前為逃離,甚至與吾動武,而異識加劇她的人格被加速侵蝕,
    為了防止惡化,吾點住她的穴道,並為了防止她自殺,才這樣做,你有何意見?」祿名封質疑卻塵思,
    見到縹緲月狀況,卻塵思內心情緒莫名暴動,卻又礙於異識之禍確實是目前難解之題,只能噤聲。

    「你可知她因異識作祟,已經有幻覺現象,而你對她又盡到了甚麼責任?
    說是好友,卻又不曾認真關注她的狀況,還是認為出事了,總會有別人幫助她?」祿名封開口指責,卻塵思卻無言以對,
    難道他真正對縹緲月如此不曾在意?還是太過相信她......
    這時卻見被禁錮的縹緲月開始掙扎,聽得卻塵思聲音,
    她想起身對他說並不是像祿名封所說,但功體被制,加上昨日服下藥丹,她連出聲都沒辦法。
    卻塵思看著縹緲月眼睛,眼神中的無奈以及求助,讓他頓下決定,
    「吾要帶走她,如果儒門不能好好盡到保護照顧的責任,那好友便是吾的責任。」
    卻塵思手揚身動,卸下了縹緲月的禁錮,將她背起,並準備突破封鎖。
    「你認為你走的了嗎。」祿名封隨即擋住出口,流書天闕人馬更是蜂擁而上,卻塵思面對阻擋,能帶著飄渺月離開嗎?
    「如果今日不能帶走好友,那卻塵思只能以劍開路。」卻塵思怒出愆釋,劍隨身動,一人獨對祿名封等人,誓要帶離縹緲月。

    愆釋靈巧舞動搭配卻塵思劍招,怒然開道,但流書天闕人馬一波接過一波,縱然卻塵思勇猛難當卻也體力逐漸不支了,
    「聖華天赦。」卻塵思奮力拚鬥,劍氣沛然而出,但打不退的敵人加上一旁虎視的祿名封,
    終究猛虎難敵猴群,雙拳難抵四手,卻塵思單膝跪地,喘息不斷。
    「看來你也到此為止了啊,那皓月也該讓吾帶回了,而你,吾也會好生招待,以免你繼續來搗亂計畫。」
    祿名封出劍一攻便直刺卻塵思肩頭,但仍小心避免傷到縹緲月。
    卻塵思肩頭中劍,血液噴出,看的縹緲月心驚,示意卻塵思放下她,但卻塵思卻是搖頭,他不能再讓縹緲月被如此委屈對待。
    「還真是不識相啊,那也只能強行讓你得到教訓了。」祿名封高舉劍鋒,將要劈下,就在萬分危急時,
    突聞─「白丁踏千峰,漂泊盡禪空,道海立仙足,仙鶴渺蒼穹。」竟是鶴白丁強勢來到,
    道海神足蹴擊雷霆萬鈞,擋下了祿名封之劍,卻塵思看見鶴白丁來到竟一時錯愕,呆愣原地。
    「禿驢,還呆著做啥,快帶貓毛儒離開啊!這邊有我撐著。」鶴白丁高聲大喊,卻塵思回神後快速帶著縹緲月急奔而去,
    「想不到你會幫他,之前不是已經翻臉了嗎?」祿名封疑問,劍鋒一橫便是準備再開惡戰,
    「就算翻臉了,我也不喜歡看見貓毛儒被這樣對待,
    之前看她失去了以往的囂張,就知道你們對她並沒有多友善,
    安怎,她不是你暗戀對象,竟然將她綁著,是要玩調教嗎,看不出你一個斯文人這麼重口。」
    鶴白丁調侃祿名封,隨即化出戒道對上祿名封。

    卻塵思帶著縹緲月來到祭月崖,見到她臉色黯沉,隨即出手解開穴道禁錮,
    只見縹緲月口吐白氣,而眼中綠光閃現,
    「好友這是異識侵襲已深的證明,再拖延下去十分不利。」卻塵思暗忖,便起手佛門元力,將元功灌入縹緲月體內,
    縹緲月體內受到這股佛力影響,異識開始竄動,然而卻塵思因體力流失之故,無法強行將晶玉逼出,只能暫緩縹緲月受到干擾。
    「卻...卻塵思,抱歉,吾拖累你了。」縹緲月恢復元氣,出言便是道歉,
    「好友莫說拖累,是卻塵思不該這樣輕忽好友。」卻塵思對縹緲月才是深感愧疚,
    因為他的不重視卻導致鶴白丁與縹緲月雙雙受到異識侵襲,如今他才知曉一直是他們兩人被他拖累。
    「你沒錯,吾與小道都是心甘情願幫你,你只是不該一直隱藏自己的情緒,讓我們即使在你身旁,也感覺你的心並不向我們敞開。」
    縹緲月回應,而她剛恢復體力卻是一時無法站起,卻塵思見狀讓她俯臥在自己腿上,縹緲月頓時臉紅了起來。
    「好友不用難為情,也不用計較男女身分。」卻塵思面對縹緲月模樣,只感到一種疼惜之意湧上心頭,
    縹緲月見他模樣卻是十分想戲弄,但體力仍未完全恢復,兩人便決定先休息一夜,再處理晶元,
    而卻塵思內心已有想法,但卻不知是否能成功。

    隔天早上,祭月崖一人來到,身著紅色華服,紫紅髮色散發出冶豔的美,臉上五官細緻如繪,看的人不禁為之心動,
    但在卻塵思眼裡,她僅是拯救縹緲月的關鍵之人─赦天琴箕,
    「看來她的狀況不太好,那就準備開始吧。」赦天琴箕手揚琴現,卻塵思攙扶縹緲月坐下,
    赦天琴箕凝氣指動,無上琴威震撼而發,進入縹緲月體內準備逼出異識晶元,卻見縹緲月額間冒汗,身體不斷顫動,
    「好友撐住,只差一點了。」卻塵思握住縹緲月的手鼓勵她,而縹緲月也逐漸平復內元,
    赦天琴箕再催琴勁,異識晶元終被逼出了,而赦天琴箕見狀隨即撒出琉金石化了晶元。
    「大功告成,她最近會因為體內陰陽之氣失調而有不少疼痛,若稍有閃失可能危及生命,
    如果你會擔心,就幫她補充一些陽氣吧,
    但若顧及自己出家人身分,那只能等別人來救囉。」赦天琴箕離開祭月崖,留下一句調侃之語而去。

    卻塵思在赦天琴箕離開後,看著縹緲月發出悶哼,先是輕聲轉而哀嚎,
    琴勁在體內肆虐甚至讓縹緲月皮膚絞扭一片,看的人怵目驚心。
    「好友情況危急,但吾……」卻塵思仍是不敢有任何舉動,
    卻見縹緲月嘴邊緩緩吐出數字「不用為吾這樣擔憂,睡一覺就好了,嗚……」,
    想用言語讓卻塵思安心卻是更讓疼痛襲身,
    加劇疼痛已讓縹緲月渾身冒汗,甚至顫抖不已,
    卻塵思見狀,終是理智斷線,扶起縹緲月便是一吻而上,
    縹緲月感受到卻塵思的氣息回應著他,兩人嘴唇緊貼彼此,
    而男人陽氣也緩緩渡入縹緲月身上,但縹緲月體溫卻仍是偏低,
    卻塵思只得褪下縹緲月和自身衣衫,並開始了撫弄的舉動,
    挑逗著縹緲月的腰際以及雪頸還有耳垂,親暱地親吻且觸摸著,
    縹緲月不禁身子發熱,然而縹緲月卻不肯讓卻塵思觸上胸間,
    似是在意身材,「好友,吾喜歡一個人便不是在乎她的皮囊,
    妳的一切,吾都喜歡。」卻塵思開口,撥開了縹緲月護在胸前的手,
    觸上那嬌小玲瓏的雙峰,「都這個時候了,還在好友,你這個不解風情的禿驢。」
    縹緲月不禁嘟嚷,而卻塵思聞言便即改口,
    「皓月,吾一時不習慣這樣稱呼妳。」,
    「哼,都是你的話,佔了我身子,你佛門清修之譽和規矩不都壞了?」
    縹緲月刻意提醒卻塵思,他卻渾不在意,不願抽手,更推倒了縹緲月壓在她身上。
    隨即又吻上縹緲月雪白軀體,手撫上她雪乳把玩著,挑逗著那粉嫩蓓蕾,
    讓縹緲月不禁低吟出聲,那嬌音更使卻塵思的火燒得更烈。
    突然縹緲月感覺到一股熱源緊貼著她的腹部,俏臉頓紅,卻塵思拉起她的手想去觸摸那處,
    她隨著他的引導,指尖觸上時尚可感受到一絲跳動,不禁縮手。
    但卻塵思臉上卻現一絲邪氣,刻意不讓她抽手,硬是讓她感受著那股灼熱,
    縹緲月見卻塵思之臉使力掙脫朝他腹部捶了一記,卻塵思悶哼一聲,自知理虧,
    但縹緲月身體溫度仍未恢復至正常體溫,卻塵思抱起縹緲月至較平坦地面,
    唇瓣再次貼上縹緲月,更放肆親吻著她身子的敏感部位,
    縹緲月被卻塵思的吻引得喘息連言,更放開膽子撫摸著他身體,自胸膛到腹肌,
    別看卻塵思外貌柔弱,該有男性魅力的地方可沒少過,
    卻塵思一路舔至縹緲月雙腿,伸指探向那處敏感,輕柔的撫弄著縫口,
    而縹緲月頓感身體發燙,雙腿更不安的忸怩,而卻塵思卻將她腿制著,
    探入一指到幽徑中,濕潤的觸感讓卻塵思加速的撥弄著,而縹緲月不禁呻吟出聲響,讓她臉愈發羞紅,
    而卻塵思見縹緲月濕潤度已夠便卸下外褲與內襯,將昂藏抵入穴中,
    突入的異物讓縹緲月頓覺刺痛,卻塵思輕輕擺動著身體,緩慢地讓縹緲月適應,
    縹緲月雖然感到還有一絲的不適,卻因甬道內緩緩溢出更多的濕潤,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酥麻襲上了身體,
    不禁讓她吟哦,時而高鳴時而低奏的起伏,聽得卻塵思心火更甚,不再壓抑節奏,漸趨激烈,
    而縹緲月隨著他的抽動而緊抱住他,兩人再次吻上,彷彿再無任何事物可阻擋愛意奔放,
    激烈的震動讓縹緲月剛恢復體力的身子有些承受不住,卻塵思緊握住她的柔荑,突然感受到肉壁一陣緊絞,
    讓他的下身頓感一陣窄室快感,繳械而出,
    縹緲月感到體內一陣噴發,同時愛液奔流盡洩,彷彿升天般的舒暢般,渾身顫抖不停,
    「喂,卻塵思,你知道你這樣是回不去過去的關係了嗎?」縹緲月邊喘息邊開口說著,她的眼中還帶著迷離與誘惑的情意,
    「吾知曉,但吾不在意,吾只在乎妳能否快樂,皓月。」卻塵思喘了口氣說著,
    對他來說門規不過處罰懲戒,或許最多還俗而已,但若不救心上人,此身份留之何用。
    「哼,甚麼時候變得這麼會說話,你救了我,但小道呢?他也是咱們的好友啊。」縹緲月又開口,
    「鶴白丁我同樣會設法助他脫離異識控制,現在還是先休息吧。」卻塵思勸縹緲月放寬心思,抱著她入睡。

    隔天早上,縹緲月和卻塵思離開了祭月崖便往流書天闕而去,只看到鶴白丁與祿明封喝得酩酊大醉,
    兩人醒來後看到卻塵思和縹緲月,鶴白丁便被他們兩人拖往琴箕居所,
    而縹緲月離去前和祿名封談了許多,祿名封看到縹緲月終是下了抉擇便不再強留,
    但縹緲月未告知卻塵思為了救她的舉動,不然只怕祿名封暴怒,又引麻煩生波,
    祿名封在她離去前只喊了一聲保重,縹緲月回復他一抹不曾綻放在他眼前的微笑,
    讓祿名封不禁嘆息,自己終是無法贏得她的心,卻塵思三人一路上又回復以往的相處模式,
    但又有些許不同,此後他們三人終於能放下俗務,專心隱居在另一個地方,再無人打擾。

    而縹緲月和卻塵思之間的戀情也在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世後,終告圓滿,那日的婚宴上,鶴白丁可鬧得起勁了,
    縹緲月和卻塵思野放著他去,今後的生活希望也能是如此的愜意與和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8-27 00:06
    已签81 天
    连签4 天
    [LV.6]常住居民II
  • 发表于 2016-8-6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行?????小黄文预警,成年的我避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1-21 06:27 开心
    已签1499 天
    连签12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8-7 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憐的縹緲月事實上是編劇連死都不放過她再叫出來造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1-21 06:29 开心
    已签1678 天
    连签7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8-7 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還真想要編劇把縹緲月叫出來讓他們兩個成為夫妻好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1-21 18:50 , Processed in 0.070316 second(s), 18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