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99|回复: 2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一集 幕后黑手

[复制链接]
  • 2019-8-22 07:58 开心
    已签1367 天
    连签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8-12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QQ截图20160812204008.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727167777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十一集 幕后黑手
    录入:余生、白发、杏花不吃鱼
    校对:叶清眉


    【鬼祭贪魔殿】
    公子开明:一句话,一句话我就能让天允山之约作废。
    雁王:嗯?(提步离开)
    公子开明:你不要听那句话吗?
    雁王:(停下)你要讲的话我已经知晓。
    公子开明:那……还有你的一句话。
    雁王:我要讲的话你也知晓。
    公子开明:麻烦一下,这样神神秘秘龟龟鳖鳖,有很多人会听不懂耶,所以还是要讲得清楚,讲得详细,讲得明白才好……交易。
    雁王:那……你讲吧。
    公子开明:你需要我……替你辅佐小空。
    雁王:很好的答案。
    公子开明:局势走至今日,远非当初立约之时所猜想的局面,元邪皇的到来让我无暇分心对付你,让你取得有利的位置获得胜利。
    雁王:这是很好的借口。
    公子开明:但事实是这个赌约影响你的脚步,使你无暇分心,远至对付俏如来,近至利用银燕攻击史家人,因为这个赌约使你分心,为了取得关于我的情报,你实际上帮助了修罗国度重创了凶岳疆朝,我在这个赌约中取得的利益并不少。
    雁王:你要讲的是,我依然中了你的计策?
    公子开明:如果你对这种说法感到不悦,那我换一个委婉的说法,是,没有错,就是这样。
    雁王:嗯……
    公子开明:就算元邪皇没进入人世,为了取得关于我的情报,你依然要追随我入魔世,应龙师并不能提供你超过炽阎天的情报,到了最后你依然会帮助修罗国度,无论怎样看,当赌约立下的同时,你就只剩一个最快最有利的取胜方式——用任何利益交换的方式,帮助修罗国度来换取你需要的情报,这样修罗国度必定会是受益者。再退一万步来讲,这个局被你识破,你不愿意受我的利用,那你在这个赌约中胜出的机会就非常渺茫,毕竟你会出招,我也会还招,所以说在你进入赌约的同时,我就取得了我该有的利益。
    雁王:即便付出你的生命作为代价也是可以?
    公子开明:如果不是元邪皇太早进入人世,谁胜谁败还不知道咧!没他带来修罗国度的双尊,你会这么轻易就确定我的来历?
    雁王:对于未知的事情,人总是可以找到借口。
    公子开明:但是我也算错了,我没想到你竟然能做得这么绝,为了不让我取得足够的利益,为了不想踏入我的局,你将炽阎天的生命算死来换取胜利,这是我始料未及之事,也是我为失误付出的代价,走到今日的局面是我的错。是,这一局,是我输了。本该连生命都输掉的我却因为局面的演变保住了一点本钱。
    三点,第一点,五百畸眼族民,你利用五百畸眼族民挑衅了俏如来的底线;第二点,妖神将的复生,你让妖神将复生除了对炽阎天的示好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要利用他与小空的关系制造混乱,这个混乱是什么?这就是第三点,你利用雪山银燕攻击史家人的计划,虽然这个计划因为银燕的失踪而终止,但这都指向同一点——无论你怎样制造混乱,创造英雄,你终极的目标终究是俏如来!
    雁王:我以为你会有更新奇的论点。
    公子开明:这不是什么新奇的论点,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介意俏如来,但是你的可怕是因为你一无所有,你无弱点也无介意的事情,所以找不到牵制你的筹码,但是,看穿你之后,你的目的也就是你的缺口,只要将俏如来作为筹码就能让你心动!
    雁王:讲重点吧。
    公子开明:修罗国度走至今日已经气衰力败,再也经不起内耗,曼邪音先后经历荡神灭与炽阎天的牺牲,对邪神将已经没信心,当妖神将带着小空回归时,我只有一个选择,唯一的选择——帮助小空。而小空的矛头会指向一个方向,与你相同的方向——史家人。也就是俏如来与史艳文,这就是你的目的。所以你非常地需要我,十分需要我,绝对需要我!解说完毕,掌声鼓励!
    雁王:没你,我不能为小空划谋吗?
    公子开明:我非常相信你跟小空的个性绝对合作不起来。
    雁王:要玩弄这场局势未必需要你。
    公子开明:没我,小空就算在修罗国度的权斗中胜出,他也没对抗俏如来的本钱,我才是俏如来的对手,你承认这点,你了解这点,你明白这点,所以你放着我在鬼祭贪魔殿,明知通道就在这,明知我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你一点也无顾忌,因为你就希望我逃走,希望我他日卷土重来对抗俏如来,我讲的对吗?
    雁王:哈。天允山之约,作废。(离开)
    公子开明:哈,剑无极说的,这样而已。三两下就解决了,落翅仔也不是很难解决嘛。
    (阿飘忽然自一旁窜出)
    鬼飘伶:我看你流了一身冷汗。
    公子开明:(被吓到)啊……阿飘,你是几时进来的?
    鬼飘伶:I'm worried about you.(我担心你)没多久就来了。
    公子开明:阿飘,你的关心让我揪甘心!
    鬼飘伶:你真的要辅佐小空?against with 俏如来?(跟俏如来作对)
    公子开明:目前为止,辅佐小空绝对是必须的,前提是小空可以回来。
    鬼飘伶:与俏如来作对?
    公子开明:小空一定会跟俏如来作对,除非我们能化解他们的冤仇。
    鬼飘伶:雁王就这么轻易让你蒙混过关?
    公子开明:你只看到表象。
    鬼飘伶:那真相是什么?
    公子开明:雁王这么高傲的人,他会不明白他因为元邪皇占了多少优势?像我这么好的对手,不让我在他的布局当中成为英雄死去他会甘心?不会,他要我像炽阎天一样为了信念抛弃生命,让他赢得毫无悬念。
    鬼飘伶:你已经输一次了。
    公子开明:赢回一次,就算平手了。
    鬼飘伶:That's very difficult.(很难)
    公子开明:那就回到重点,我们该离开了。
    鬼飘伶:What?(什么)
    公子开明:带着五百畸眼族民回魔世吧。(离开)

    【树林】
    (黑衣人逼杀榕桂菲)
    黑衣人:杀!
    榕桂菲:啊!是什么人要你杀我?
    (黑衣人身手矫捷,不断攻击榕桂菲,榕桂菲左闪右避,仍是不敌,趁着空隙,榕桂菲逃向一方,黑衣人紧追不舍,榕桂菲回手一击,令黑衣人出现短暂眩晕)
    黑衣人:这是……可恶!追!
    (榕桂菲仓皇奔逃)
    黑衣人:休走!
    (此时,树木偏移,阻挡去路,黑衣人陷入机关阵法之中)
    黑衣人:奇门遁甲之术,竟然排下了这个机关,这女娃儿不简单。人已经逃走,找出路离开。

    【还珠楼门口】
    (众黑衣人密谋闯入还珠楼)
    黑衣人A:温皇与凤蝶已经离开,
    黑衣人B:闯入!(率先闯入却被还珠楼的机关挡下)呃啊!(A扶住B)
    黑衣人A:怎样了?
    黑衣人B:里头有机关。
    (此时,被惊动的还珠楼众杀手出现对上众黑衣人)
    还珠楼杀手:是谁闯入还珠楼?
    黑衣人A:原来温皇还准备了埋伏。
    还珠楼杀手:杀!
    黑衣人A:不过蝼蚁之辈!呀啊!(凛然一击,还珠楼众杀手皆人头落地)离开!(带众人离开)

    【太虚海境?锋王寝宫】
    北冥缜:若你与狷螭狂持续交好,太虚海境容不下你!
    俏如来:俏如来想知晓理由。
    北冥缜:逆犯之后,不加追究,已是国恩,妄议朝政,便是死罪。
    俏如来:狷螭狂素来稳重,也未议朝政。
    北冥缜:既无爵位,亦无官职,却能干涉朝政,这……可称未议?
    俏如来:他不过一介谋士,若无人听从,也是孤掌难鸣,再说,罪不及妻儿,鳞王尚且能容,皇子何不放开心怀?
    北冥缜:够了,你可以离开了。
    俏如来:皇子,俏如来告辞。
    北冥缜:提醒你一件事情,海境向来不与外界接触,海境事务自有海境处理的方针,你一个外人,要晓得旁观者清!
    俏如来:是,皇子,请。(俏如来离开)
    误芭蕉:殿下。
    北冥缜:知晓我对俏如来这个人的评价吗?
    误芭蕉:殿下请说。
    北冥缜:虚伪做作之徒。
    误芭蕉:殿下此言差矣,海纳千川,故成其大,俏如来纵使如殿下所言表里不一,但身为墨家钜子,惊才绝艳,若殿下能得他之助……
    北冥缜:你又知晓他的帮助出自真心?两面三刀,即便有经天纬地之才,留在身边不过养虎为患。
    误芭蕉:只怕这只虎殿下不用,便为他人所用了。
    北冥缜:他一个外人对海境局势又有什么影响?
    误芭蕉:正因为他的一个外人,殿下就不曾想过他留在海境做什么?
    北冥缜:嗯?不就是为了医治父王?
    误芭蕉:中原方受元邪皇之祸,正是百废待兴之刻,传闻俏如来胞弟银燕失踪,众人忙于找寻,于公于私他皆不用留在海境,要医治王上只需留下修儒即可,又为何要同修儒留下?
    北冥缜:抛下责任,又对胞弟失踪不闻不问,可见人品。
    误芭蕉:殿下对他已有成见。
    北冥缜:是定见,未必是成见。
    误芭蕉:回到原题吧,他却滞留海境,最大的可能是他有所图而来。
    北冥缜:你认为他图什么?
    误芭蕉:勿忘却,师相生前与他过从甚密。
    北冥缜:欲星移还未死。
    误芭蕉:与死相差无几。
    北冥缜:你认为……欲星移交托了他什么任务?
    误芭蕉:也许有,也许没有,但再换一个角度看,太子身亡,储位空虚,如果王上真因修儒的医治而恢复,在立储之事上是否会咨询俏如来的意见?
    北冥缜:嗯……(思考)
    误芭蕉:我知殿下心志高远,不屑虚情假意,但又何必将这张牌拱手让人?
    北冥缜:我知晓了,你下去吧。
    误芭蕉:是。(退下)

    【悬天练】
    千雪孤鸣:酒来了。(千雪端酒来到)
    神蛊温皇:你的居心,昭然若揭。
    千雪孤鸣:自己人有必要掩饰吗?
    神蛊温皇:悬天练,已经几年没来这了。
    千雪孤鸣:嗯,十几年了吧。以前啊,我们都在这看藏仔练功,他说啊,他练成飞瀑怒潮就要将这千丈飞瀑打到逆流而上。(温皇作势拿酒)等一下,人还未到齐!
    神蛊温皇:你确定他会来?
    千雪孤鸣:我都来了,他有什么理由不来啊?
    神蛊温皇:(收回手)你找吾,你当然要来,却不是他找吾。
    千雪孤鸣:等就是了,你又不是风逍遥,是多爱喝!
    神蛊温皇:真是辛苦你了。
    千雪孤鸣:恁祖母的现在讲我辛苦,也不想一下是谁害我这么辛苦的。
    神蛊温皇:嗯。(侧头看身后,似也期望着来人的身影)
    千雪孤鸣:讲到辛苦,还有一件事情让我苦恼。
    神蛊温皇:什么事情?
    千雪孤鸣:铁骕求衣。
    神蛊温皇:已经死了。
    千雪孤鸣:你明明就知道没有。
    神蛊温皇:你对他有疑虑?
    千雪孤鸣:温仔啊,你怎么看?
    神蛊温皇:我对他不熟悉,但地门之战,他是抱着生命危险去救苍狼,这是你亲眼所见。(起身来到瀑布前)
    千雪孤鸣:我知道怀疑他很没道理,但是我就是没办法放心。这几年,苗疆内外交战,损耗了不少的战力。
    神蛊温皇:几时你也开始烦恼这些事情了?
    千雪孤鸣:我……我希望藏仔可以回来帮我。
    神蛊温皇:你就没指望过我来帮你?
    千雪孤鸣:你……算了,你这么懒的人。
    神蛊温皇:其实你想要的,不过是回到最初而已。(转身回座)与他并肩作战的日子,与我共饮风月的日子,但是,那都过去了。(低头看了眼桌上酒杯)你的朋友还没来。(落座)
    千雪孤鸣:他会来!
    神蛊温皇:(放下羽扇去拿酒)不是你想,事情就会如你所想。(慢慢摩挲着酒杯,神情复杂)
    (明月高悬,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神蛊温皇:三更了,看来你的朋友不会来了。
    (千雪望来路,温皇再欲拿酒被阻)
    千雪孤鸣:你做什么?
    神蛊温皇:口渴了。
    千雪孤鸣:那边这么多水不喝,喝这要干啥?
    神蛊温皇:不是叫我来喝酒?
    千雪孤鸣:别急,再等一下!
    神蛊温皇:放弃吧,他不会来了。
    (伸手提酒壶却在听到千雪的话时生生止住)
    千雪孤鸣:是不是先放弃就不会失望,你都是这样想的?跟你们比起来,我是笨,但是有时候,笨一点不好吗?
    神蛊温皇:(收回手)不过是喝酒,需要讲这么多吗?唉,都等这么久了,也不忙于一时。
    千雪孤鸣:哈。
    (此时一道霸气身影身披清丽月辉昂首阔步而来)
    天地不容客:(落座)酒勒?
    (一语惊醒,千雪连忙提杯倒酒)
    千雪孤鸣:酒……你怎么这么晚才来?
    天地不容客:你讲老地方见面,谁知道什么老地方,走错了十几个地方,才想起此处。
    千雪孤鸣:哈!总之有到就好了!来来来,干杯!喂,心机温仔啊!
    神蛊温皇:(举杯)敬……
    千雪孤鸣:敬什么?
    神蛊温皇:就敬……这个老地方!
    (三人同起身,举杯酒共饮,寄情悬天练,再续三杰情)
    (酒过三巡,千雪酩酊大醉,倒在桌上昏睡,天地不容客立身瀑布前观看,温皇执酒来到他身旁)
    神蛊温皇:千雪的酒量最好,但是每一次都是他先醉。
    天地不容客:喝得多,当然醉得快。
    神蛊温皇:心情好的人,才会喝得特别多。
    (二人同时回头看了眼千雪)
    天地不容客:你应该感谢他。
    神蛊温皇:他从没问过我理由,也从来没再提起。
    天地不容客:只有聪明的人才会寻根究底,才会爱问“为什么”,对千雪而言,从来就不是“为什么”的问题,“为什么”对他根本不重要。
    神蛊温皇:其实他才是我们当中最聪明的人。
    天地不容客:哼!
    神蛊温皇:你想问吗?
    天地不容客:问?天地不容客有什么好问的?我有我的路,一贯如此!
    神蛊温皇:那就祝你,一路顺风了。
    (天地不容客转身离去,千雪自昏睡中醒转)
    千雪孤鸣:呃……继续喝啊!(四处观望)藏仔呢?(温皇不语,饮尽杯中酒)这样就走了,真不够意思!
    神蛊温皇:他没走……他回来了。(将酒杯扔落瀑布)我也……回来了。
    (一句回来了,淡然的语气带来的却是无比的心安,千帆过尽,终归原点,苗疆三杰,自此圆满)

    【神农有巢】
    药神:伤势好了?
    梦虬孙:用你的药,如果要再倒三天,药罐子你的名声就被我打坏了。
    药神:名声那种东西太虚伪了。
    梦虬孙:我已经没事了,我们走。
    药神:你不知道我的规矩吗?
    梦虬孙:我知道你不出诊,但是王现在病情深重,根本也不可能带来这给你看。
    药神:原则就是原则,能被打破,就不是原则了。
    梦虬孙:那我请你来海境作客。
    药神:但是我有很多事情要忙。
    梦虬孙:什么事情?
    药神:一日三次,要照料后院的凤阳草。三日一次,我要观察先前实验素材的变化。每七日,我要开炉炼丹三次。除此之外,我还养了一条七尾虫,如果成功,可以医治骨衰症。
    梦虬孙:骨衰症不是早就有解方了?
    药神:会留下残疾的后遗症,就算不上是解方。
    梦虬孙:去两天,不是什么大问题啦,大不了我留在这,替你灌溉凤阳草,替你炼丹。
    药神:不出诊,是我的原则。
    梦虬孙:你这样算是医生吗?
    药神:你叫我什么?
    梦虬孙:我叫你,药罐子啊。
    药神:是啊,我不是医生,是药师。       
    梦虬孙:但是……
    药神:我只说我不出诊,不是说我不替你医治鳞王。
    梦虬孙:你不出诊,是要怎么医治啊?
    药神:将脉象,症状告知我,我对症下药。
    梦虬孙:这太危险了。
    药神:目前还没救不活的。再说,我本来就不是医生,望闻问切,所学不精,说到用针,自幽冥君到杏花君嫡传的修儒,就算还不是天下第一,也算是个中翘楚了。
    梦虬孙:你这样隔空抓药,真的没问题吗?
    药神:你忘记我的外号了?
    梦虬孙:你又没讲过。
    药神:你来找我的途中,也该听到一点风声吧。
    梦虬孙:是啊,连温皇也这样叫你,药神。

    【海境某处】
    (午砗磲走在路上,看到北冥华,准备躲避,却被北冥华出声喊住)
    北冥华:右文丞。
    午砗磲:参见京王殿下。
    北冥华:为何见到本皇子,走得这么快?
    午砗磲:属下岂敢。
    北冥华:你倒是聪明,真会闪。
    午砗磲:属下不知道殿下讲什么。
    北冥华:为什么将太子寝宫布置成灵堂?还开放给所有的皇子进入?
    午砗磲:微臣只是认为,国丧期间不宜铺张,太子身亡之后,诸位皇子深感悲伤,而且,京王殿下与太子感情特别深厚,入住寝局,也是为了缅怀,所以,便为殿下绸缪,布置成如此。
    北冥华:这嘛……你讲的有理,如果娘娘问起,你也这样回答好了。
    午砗磲:是。
    北冥华:对了,俏如来人呢?
    午砗磲:微臣不知。
    北冥华:他是皇宫贵客,你是文丞,掌理政务,怎会不知?
    北冥华:半个时辰内,我要知晓俏如来的下落,若否,必有重责,快去。
    午砗磲:是。

    【海境王宫】
    午砗磲:唉,砚寒清,你知道俏如来去哪里了吗?
    砚寒清:大人要找俏如来有事吗?
    午砗磲:京王殿下要我在半个时辰内找到俏如来,我问来问去,竟然问不到知道的人。
    砚寒清:无人知晓吗?
    午砗磲:是啊,连修儒也不知道俏如来去哪里了。
    砚寒清:大人何不往皇四子的居所查去?
    午砗磲:为什么?
    砚寒清:只是直觉。
    午砗磲:你的直觉会准吗?
    砚寒清:大人也只能碰运气了。
    午砗磲:好吧,我去找看看。
    砚寒清:大人。
    午砗磲:又有什么事情了?
    砚寒清:见到俏如来,请他将今后行踪,都向大人告知。
    午砗磲:俏如来是贵客,是为医治王上之病而来,要他向我报告行踪,是怀疑他居心叵测,岂不是太失礼了。
    砚寒清:那今后俏如来再不知去向,京王殿下问起,大人是不是又要四处奔波找人?
    午砗磲:我会派人监视他。啊,这样我不知不觉间,就做了京王的眼线,替他监视俏如来。如果被俏如来发觉,向娘娘禀报,我就要担罪。就算推给京王殿下,京王殿下也不会认账。
    砚寒清:与其如此,不如明言。听闻俏如来是一名谦谦君子,断不会计较这点小事。
    午砗磲:我知晓了,多谢提醒。

    【霄王府外】
    午砗磲:俏如来,你果然在这。
    俏如来:右文丞何事呢?
    午砗磲:没事,只是想问你,稍后要去哪里?
    俏如来:便要回到皇宫之中。
    午砗磲:我知晓了,多谢你了。还有,希望你之后的行踪别太隐秘,尽量让我知晓,否则,我会很为难。
    俏如来:是俏如来让右文丞困扰了吗?
    午砗磲:海境一向不与外界接触,之前又发生始帝鳞失窃的事件,所以,非海境的人,行踪都必须特别注意。我不是不相信你,是职责所在。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了。
    午砗磲:好险,又逃过一劫,先向京王殿下回报。

    【还珠楼】
    (还珠楼外,公子开明看着一地尸体,恰逢神蛊温皇回返)
    公子开明:别看,不是我。
    神蛊温皇:进入再说吧。
    (两人走入大殿)
    神蛊温皇:有人想闯进还珠楼。
    公子开明:仇家?
    神蛊温皇:作我的仇家,存活的不多了。
    公子开明:既然不是寻仇,那就是抢夺了。还珠楼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神蛊温皇:还珠楼有很多值钱的东西,但现在最值钱的,只有两项。一是神蛊温皇,另外是五百畸眼族民。
    公子开明:还在吗?
    神蛊温皇:机关没被破坏,这个机关还是达到守御的目的的,但是,这不是问题。
    公子开明:问题是,谁要闯入还珠楼?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真是为了那五百畸眼族民?但是,元邪皇已死,那五百畸眼族民有什么用?
    神蛊温皇:五百个对人族有仇的人,你认为这个目的如何?
    公子开明:还珠楼就算不是龙潭虎穴,也不是随便来去的地方吧。
    神蛊温皇:他们趁着我与凤蝶离开的时候侵入,可见监视已久。但就在还珠楼左近,吾竟然没发现被监视,这……可是蓄意的挑衅。
    公子开明:看来,带走这五百畸眼族民的事情,要慎重处理了。
    神蛊温皇:问题是谁,谁要做这件事情?
    公子开明:最有可能的嫌疑者,落翅仔跟大奶。
    神蛊温皇:目的。
    公子开明:俏如来救下这五百人,在还珠楼保护,这五百人最后反而攻击中原人士,足可激起中原反俏如来的心态。
    神蛊温皇:针对俏如来的攻势吗?
    公子开明:除了他们,现在,我还不知道有谁有这个动机。总之,我要办的事情要更慎重了。
    神蛊温皇:但这有一个疑点——还珠楼的机关,是鲁家所制,困不住墨家中人。
    公子开明:算了,这不是我要处理的事情。原本来,是要带走五百畸眼族民回归魔世,但现在这样一搞下去,没完全的准备,我是不会将人带离还珠楼了。
    公子开明:虽然抱歉,还是找苗疆军……师帮忙。

    【苗疆某处】
    榕桂菲:大哥。
    御兵韬:菲,你为何来此?
    榕桂菲:有人要杀我。
    (榕桂菲向御兵韬讲述发生的事情)
    御兵韬:杀你?为什么?
    榕桂菲:根本没人有杀我的理由,只有一个……
    御兵韬:不用猜测。
    榕桂菲:我相信大哥你,但我没理由相信孤鸣一家。
    御兵韬:你认为是千雪王爷派人杀你?
    榕桂菲:除了他,还有谁有理由?
    御兵韬:谁有理由?也许,杀你才是理由。
    榕桂菲:什么意思?
    御兵韬:以千雪王爷的个性,他不会遮头盖面杀你;以他的武功,杀你不可能没得手。或者,让你死,就是制造一个理由。
    榕桂菲:什么理由?
    御兵韬:我与千雪王爷冲突的理由。
    御兵韬:最后你是怎样脱身?
    榕桂菲:我逃入自己派设的八卦桃花林中,这是大哥你教我的自保之道。
    御兵韬:对方的情报,收集得并不完全。
    榕桂菲:大哥仍然认为,不是千雪王爷所为?
    御兵韬:你还是怀疑?
    榕桂菲:我无法排除,尤其是,见过千雪王爷对我的疑虑。
    御兵韬:跟我来吧。
    榕桂菲:大哥要带我去哪里?
    御兵韬:苗王宫。让王上亲自保护你,也让你更加了解他们。
    榕桂菲:大哥!
    御兵韬:这樁事情需要查证,也许背后,还有阴谋。

    【海境王宫】
    修儒:你回来了,是去哪里了?
    俏如来:皇四子请我前往作客。对了,鳞王的伤势?
    修儒:还需要观察,暂时没好转的迹象。
    北冥华:在下北冥华,特来拜访俏 如来先生。
    俏如来:请进。
    俏如来:俏如来见过京王殿下。
    北冥华:不用多礼。修儒大夫,这段时间,有劳你照顾父王了。
    修儒:哪里,你们有正事要谈,我先离开吧,请。
    俏如来:不知京王殿下前来拜访,所为何事?
    北冥华:先生与修儒前来诊治父王,北冥华感怀五内。听闻俏如来才德兼备,文武双全,北冥华仰慕已久,抱着亲近贤人的想法,希望能与先生结交。
    俏如来:俏如来不过一介布衣,怎好高攀?
    北冥华:高攀的人是我才对。对了,听闻先生在海境并无居所,暂住皇宫之内,深宫内院,多有不便,何不随我回到京王府,让本王款待?
    俏如来:这……
    北冥华:我已命人打扫一个房间,望先生切勿推辞。
    俏如来:不是俏如来不识抬举,其实俏如来进入海境之时,已经备好居所。只是关心鳞王伤势,所以暂留皇宫之中。既然京王殿下提及此事,那俏如来也不便再留,稍刻便回暂居之地便是。
    北冥华:这就奇了,先生几时在海境有居所?
    俏如来:梦虬孙离开之前,曾对俏如来说过,他的居所任我使用。
    北冥华:梦虬孙,他那个所在,可以住人吗?
    俏如来:稍作打扫便是。
    北冥华:好吧,先生既然执意如此,我也不勉强,只是……唉……
    俏如来:皇子为何事叹息?
    北冥华:贵客前来,海境却因父王之伤一片混乱,不仅怠慢贵客,更见笑了。
    俏如来:娘娘打理海境,有条不紊,哪来混乱?
    北冥华: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实际上……我身为皇二子,又是嫡出,论序排辈,大哥不幸身亡,我便该担当重责,娘娘不知为何,迟迟不宣布立我为储君,是我有心无力,难以施展,不免壮志踌躇。
    俏如来:京王此言,是希望娘娘早日定下名份,也好施展抱负?
    北冥华:自是如此,我绝没怀疑娘娘的意思,但是,名不正,言不顺,早日定名,也好免去我那两名小弟多余的想法。
    俏如来:京王所言甚是,可惜俏如来一介外人,难以插嘴,只能希望鳞王早日醒来,也免生波端。
    北冥华:既然如此,不打扰先生休息了,北冥华告退。
    俏如来:请。
    北冥华:请。
    俏如来:<京王今日谈话,示好,拉拢,引导,各自曲折,与之前爽直的个性大大不同,若非京王大智若愚、深藏不露,那便是背后有高人指导。>
    俏如来:无论多艰难,欲师叔,俏如来绝不负你所托。

    【海境?太医令】
    午砗磲:你的预感很准,果然在皇四子居所的方向找到俏如来了。
    砚寒清:是大人洪福齐天。
    午砗磲:真是这样,还是……你知道什么秘密?
    砚寒清:大人说笑了,小人官职卑微,怎会知晓什么秘密。
    午砗磲:算了,有秘密我也不想知道。这阵子你帮了我不少的忙,我听说肃政台有文书空缺,我看你聪明机敏,想将你调去那。一来是高升,二来接近政权。如果表现得不错,平步青云也不是没机会。
    砚寒清:大人万万不可。
    午砗磲:为什么?
    砚寒清:肃政台负责官员监察,最是是非之地。砚寒清只想平静度日,不想参与政事。
    午砗磲:有升官的机会你不要,这也太奇了。
    砚寒清:大人的美意,砚寒清心领了。
    午砗磲:罢了,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强了。这样,我走了。
    砚寒清:恭送大人。
    午砗磲:(走到摆满食物的桌前)最近都没人来偷吃,真不习惯。(离去)

    【神农有巢】
    (药神在屋外煎药)
    梦虬孙:到底还要多久?
    药神:要快,就不保证药效。
    梦虬孙:不是我在给你催,只是王的病情紧急。
    药神:这样不叫催,怎样才叫催?
    梦虬孙:还要多久啊?
    药神:三天吧!
    梦虬孙:这么久?
    药神:你的王已经倒在床上这么久了,不差这三天。
    梦虬孙:好吧。
    药神:你若等不及,可以先回海境。
    梦虬孙:我一回去又要跑回来,这样不是白跑?
    药神:嗯。
    梦虬孙:嗯是什么意思?
    药神:嗯的意思。
    梦虬孙:喂。
    药神:又怎样了?
    梦虬孙:你根本没在理我!
    药神:嗯。
    梦虬孙:你……(叹气)问你一件事情,关于阎王鬼途。
    药神:怎样?
    梦虬孙:他们销声匿迹这么久,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
    药神:他们一直都藏在地下,你要怎样分辨他们是销声匿迹?还是潜伏得太好?
    梦虬孙:那你这么多年来的努力?
    药神:我一直在追查,你知道我查到什么?
    梦虬孙:查到啥?
    药神:不跟你讲!
    梦虬孙:药罐子!
    药神:一个绝对不该出现的人,因为牵连到那个人,就可能牵连到很多很多人。
    梦虬孙:什么人?
    药神:阎王鬼途的前任首领是……冥医的师傅,掌生握死幽冥君。
    梦虬孙:(震惊)看到鬼,你讲的人是谁你知道吗?是医界的传奇,最妙手仁心的幽冥君。
    药神:比起他徒弟的关系,这可能还是小事。
    梦虬孙:啊?(震惊)
    药神:你难道忘却了,他的徒弟杏花君是墨家钜子的挚友?
    梦虬孙:你是要说,这又跟墨家有关系了?那我去找俏如来。
    药神:跟俏如来绝对没关系,我从头到尾就没讲这椿事情跟墨家有关。
    梦虬孙:那我讲……
    药神:我的意思是……替我提两桶水来。
    梦虬孙:你……
    药神:亡命水,为何妙手仁心的幽冥君会创造出亡命水这种东西?

    【太虚海境?清卯宫】
    俏如来:俏如来参见皇贵妃娘娘。
    未珊瑚:免礼。
    俏如来:娘娘召唤俏如来是有事要商量吗?
    未珊瑚:这两天相信俏如来已经见过所有的皇子,也对他们有初步的了解。
    俏如来:相识时浅,俏如来不敢妄议。
    未珊瑚:但你必能看出王储之位,皇子觊觎之心。
    俏如来:鳞王只是重伤,而且梦虬孙正在寻药,不日便回。
    未珊瑚:如果寻不到药呢?如果修儒无法医治王?本宫虽然抱着希望,但拖延太久,只怕朝中生乱。
    俏如来:难道娘娘想代君立储?
    未珊瑚:至少可以安定目前的局面,如果王醒来之后,另有盘算。他是王,自然会有办法。
    俏如来:是,那娘娘今日宣召俏如来的目的?
    未珊瑚:今夜本宫会摆下晚宴,宴请三名皇子与你。本宫希望借助你独立的身份,作为旁证。
    俏如来:但俏如来只是一介外人,而且有必要这么紧急吗?
    未珊瑚:因为是外人,才有公信力。你与三名皇子都无深交,谁也不会质疑你的立场。之所以这么急,也是为了这个原因。时间一久,与三位皇子接触越频繁,连我也不能保证你的中立了。(俏如来深思)本宫知晓你的为难,但希望你能念在师相面上,将这股暗流泯灭于深水当中。
    俏如来: 俏如来允诺便是,今夜自当赴宴。
    未珊瑚:你不问本宫,谁是本宫属意的储君人选吗?
    俏如来:娘娘属意的人选是……

    【苗王宫】
    (御兵韬带着榕桂菲前来)
    御兵韬: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军师请起。
    榕桂菲:榕桂菲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是榕姑娘,为何带她前来?
    御兵韬:舍妹被人追杀,为避险,臣不得已,带她前来王宫,请求庇护,望王上恩准。
    (这时,千雪孤鸣也来到王宫)
    千雪孤鸣:王上。(千雪孤鸣惊讶榕桂菲也在王宫,榕桂菲注意到千雪孤鸣的眼神,躲在御兵韬的身后。)
    苍越孤鸣:好吧,孤王会派人安置榕姑娘。
    御兵韬:多谢王上。
    千雪孤鸣:啥?这位姑娘要搬入王宫?
    苍越孤鸣:是!
    千雪孤鸣:我反对。她不过是一介平民,怎能住入王宫?
    苍越孤鸣:王叔!
    千雪孤鸣:御兵韬,你自己的人自己照顾!
    苍越孤鸣:王叔,孤王心意已决,你先下去吧。
    千雪孤鸣:苍狼!
    苍越孤鸣:王叔,尊重孤王。
    千雪孤鸣:这……(离去)
    苍越孤鸣:榕姑娘也先下去吧,孤王有事与军师商议。
    榕桂菲:是。(退下)
    苍越孤鸣:军师,天下虽大,有胆量威胁御兵韬小妹的人,应是屈指可算。
    御兵韬:臣也不知仇家是谁。
    苍越孤鸣:就算有仇家,若是公事,你大可禀告。若是私事,你也非是徇私之人。要保护一个女子,铁军卫足矣,何须带来王宫?这当中应有不少曲折。
    御兵韬:现在臣不能说,只要王上相信臣,就不用多问。
    苍越孤鸣:还有王叔,如果军师是绝不会因私害公的人,那王叔绝对就是重情于公的人。他竟然今天对孤王讲起规矩,这又是为什么?
    御兵韬:关于王爷的想法,还请王上向王爷探听,臣不敢臆测。
    苍越孤鸣:先退下吧。
    御兵韬:是。

    【树林】
    (一群黑衣人躲在暗中观察剑无极、凤蝶)
    凤蝶:找了这么久仍没消息,剑无极……
    剑无极:蝶蝶。
    凤蝶:怎样?
    剑无极:整个中原都在找那头笨牛,但是都没有线索。我听燕驼龙说,伏羲深渊是九界裂缝,
    被困在裂缝的人有可能出现在九界之中任何一个地方。(凤蝶震惊)我想要去别境找看看。
    凤蝶:你要离开中原?
    剑无极:嗯,我想去……(察觉到不对)很好,来得很好。现在心情正在不爽,一二三四,有几个都给我出来。让你们走出来你们不要,那……就给我用飞的出来。(一招出,黑衣人统统现身)你们是谁派来的,有何目的?
    黑衣人:杀!(黑衣人一拥而上)
    剑无极:(一拳震飞一个)这样而已,功夫只有这样而已,敢喊杀。蝶蝶,你小心,看我表演。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敌无命,蒙面人是在三小朋友,一拔刀,斩到死。

    【海境】
    (晚宴,三位皇子、俏如来修儒陆续到来)
    修儒:俏如来怎样了?
    俏如来:没事,我们入座吧。
    侍卫:皇贵妃娘娘到。(闻声见人)
    众皇子:儿臣恭迎娘娘。
    俏如来/修儒:恭迎娘娘。
    未珊瑚:众人免礼,请入座吧。今日设下国宴,乃是本宫有感三位皇子难得同时出现宫中,连日劳顿,未曾好好叙旧。再者,俏如来、修儒为医治王之伤势劳心,实该犒赏,特设此宴,以慰众人辛劳。
    俏如来:娘娘客气了,这是我们该做的。
    北冥異:娘娘亦是劳心了。
    北冥华:讲这么多,不如先干为敬,儿臣先敬娘娘。
    北冥異:皇兄!娘娘尚未宣布盛宴开始……
    未珊瑚:无妨,众人尽兴便可。
    北冥华:还是娘娘心宽有度。缜弟一脸闷闷不乐,是谁得罪你了。
    北冥缜:诸位兄弟确实很久不见,但尚有其他三名皇弟未入宫,父王尚且昏迷不醒,此宴恐难以尽兴。
    北冥华:这句话,是在怪娘娘吗?
    北冥缜:儿臣并无怪罪娘娘之意,请原谅儿臣无心之语。
    未珊瑚:本宫明白,你只是心直口快,此宴只是一点心意。而王尚未醒,本宫下任何决定,难免思虑有欠,未能顾及诸位心情,还请海涵。
    北冥华:这……缜弟你看你,宴会才刚开始就将气氛弄僵了。父王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是不相信俏如来跟修儒吗?
    未珊瑚:本宫相信,王洪福齐天。梦虬孙亦外出设法,现在已双管齐下,不久之后必有佳音。(倒酒)此宴过后,海境诸事还要劳烦诸位。
    修儒:<幸好之前被灌过酒……>(众人举杯)
    俏如来:俏如来敬娘娘。
    众皇子:儿臣敬娘娘,万福金安。(共饮)
    未珊瑚:其实今日此宴,还有一个目的。
    北冥異:娘娘有何旨意?
    未珊瑚:三位皇子此番入宫,应该明白本宫宣诏用意。王与前太子相继倒下,本宫代为摄政,并非长久之计,是故……(突然身有不适)
    俏如来:娘娘。
    未珊瑚:没事,我们继续。本宫念及海境政权安定,决定……
    俏如来:娘娘。(未珊瑚口吐黑血,众人震惊)
    北冥华:娘娘!
    北冥缜:菜肴有问题,宫中有内贼。

    【鳞王寝宫】
    蒙面人:鳞族王者。
    [国宴生变,未珊瑚骤然倒下,究竟谁暗下毒手?未珊瑚是否会香消玉殒,致使海境一夕变天?
    王寝忽现暗影,这两者之间有何牵连?
    剑无极再遇围杀,这与追杀榕桂菲的神秘势力又有什么关系呢?
    药神口出惊人之语,掌生握死,阎王鬼途,夜族惨案,一连串陈年往事,将牵动不可知的诡谲局面,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二集——毒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4-11 00:05 郁闷
    已签249 天
    连签1 天
    [LV.8]以坛为家I
  • 发表于 2016-8-28 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支持楼主分享的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8-23 05:32 , Processed in 0.082466 second(s), 21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