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03|回复: 2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十六集 谜团中的阴谋

[复制链接]
  • 2019-8-22 07:58 开心
    已签1367 天
    连签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9-29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QQ截图20160929084706.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779962425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十六集 谜团中的阴谋
    录入:恋白、北龙归心


    【清卯宫】
    北冥华:鲛人相位,鲲帝所赐。今日本皇子就挟鲲帝一脉联名,拔你职权、重贬贱族。
    梦虬孙:你敢!
    北冥华:有何不敢?(单膝跪下,上呈联名状)请娘娘施展权威,先拔龙子,再斩锋王,平靖海境乱潮。
    梦虬孙:娘娘,(单膝跪下,双手横握沧海珍珑)梦虬孙以相位担保,请娘娘深思,重审此案。
    (北冥异也跪倒在地)
    未珊瑚:异儿也有话要说?
    北冥异:儿臣只希望这个判决能杜绝朝野悠悠众口。
    未珊瑚:(环视跪倒众人)俏如来,本宫想听你的意见。
    北冥异:<果然。>
    北冥华:<可恶。>
    梦虬孙:<拜托你了。>
    俏如来:启禀娘娘,俏如来没意见。
    梦虬孙:啊?
    北冥华:哈。
    北冥异:嗯……
    (未珊瑚闻言,欲拿起北冥华手中联名状)
    梦虬孙:娘娘……啊……
    未珊瑚:(翻阅)华儿,这份名单你是何时备妥?
    北冥华:孩儿昨日便开始准备。
    未珊瑚:一百四十二名朝野权臣与名宿联合上奏,在短短一日之内?
    北冥华:因为众人群情激愤。
    未珊瑚:然而本宫却是懵懂无知。代掌王权却不明鲲帝动向,出身宝躯却不闻同脉群声。本宫现今坐在这个位置实在厚颜。
    梦虬孙:对啊,为何他们肯为一名皇子联名上……
    北冥华:娘娘言重了,这奏章本该直接送到娘娘手上。
    梦虬孙:那为什么是你拿来?
    北冥华:因为王权之下,相位最大。这奏章到了你的手中,娘娘还有机会看到吗?
    梦虬孙:你……
    未珊瑚:但你来此本意是要加速判决,却突然矛头调转欲拔梦虬孙职权。
    北冥华:那是因为梦虬孙太过跋扈,儿臣唯恐滥权,只好斗胆一谏。
    未珊瑚:你既知王权之下便是相位,本宫与梦虬孙皆是代职。就算要拔,必须由王亲自收回成命。本宫无此权力,遑论奏本所书名位,无一能越王相职权。还是……你已视王为无物,欲挟皇室拥戴,即上龙位?
    北冥华:儿臣之心,天地可鉴。皇室叛逆要除,但有人仗权弄政也是祸害。
    梦虬孙:你触犯海境成规,还敢辩解?
    北冥华:那就请娘娘赐罪,诏告太虚,让朝野看清贸然上奏的下场是什么,与相位冲突的下场又是什么。(拜倒在地)
    未珊瑚:唉。
    梦虬孙:娘娘,别听他的,他在威胁你。
    未珊瑚:都先起身吧。
    北冥华、北冥异:多谢娘娘。(起身)
    梦虬孙:娘娘,那皇三子……
    未珊瑚:本宫会采纳你们的建言,取衡判决。俏如来,你真没意见吗?
    俏如来:娘娘定夺在胸,俏如来不欲多言,唯有一事提醒。
    未珊瑚:请说。
    俏如来:兵进紫金殿爆发之前,锋王的行踪是去向他的母妃请安,沿途应该有不少人看到。
    未珊瑚:此事本宫会亲自查证,而这本奏章就由本宫保管。
    北冥华:娘娘再听儿臣一言。
    梦虬孙:你又想要……
    未珊瑚:说吧。
    北冥华:将帅有错,士卒连坐,兵犯皇室是大逆之罪,理当全部斩杀!
    (闻言众人皆惊)
    梦虬孙:北冥华,你……
    未珊瑚:本宫明白了。
    梦虬孙:啊!娘娘……
    未珊瑚:你们先退下吧。
    俏如来:俏如来告退。
    北冥华、北冥异:儿臣告退。
    梦虬孙:梦虬孙告退。


    【海境?监牢】
    (未珊瑚与北冥缜细声商议,午砗磲和申玳瑁护卫在旁)
    北冥缜:啊,娘娘……
    未珊瑚:这是唯一的办法,若不展现你的决心与服从,不只宫内群臣,连你的兄弟也没办法替你脱罪。就算本宫已向你的母妃求证你当时的行踪,终究是一面之词。
    北冥缜:是儿臣连累母妃了。
    未珊瑚:你可知晓,在你的大军踏入紫金殿之前,华儿遇刺了?
    北冥缜:儿臣离开清卯宫时,皇兄有当面提起此事。
    未珊瑚:俏如来与梦虬孙皆有目击,华儿来清卯宫禀报之后,便发生兵进紫金殿之变,你认为这是巧合?
    北冥缜:是儿臣管理不周。
    未珊瑚:大军闯入紫金殿,时机点太过敏感。虽然本宫不排除有人伪造手谕,但军纪严明 ,不是一句管理不周就能免除责任。若非你是皇子,就算保命也早已发配边疆。
    北冥缜:儿臣明白。
    未珊瑚:但你的属下终究犯了叛逆死罪。
    北冥缜:娘娘,他们是无辜的!
    未珊瑚:惊动皇室,何称无辜?
    北冥缜:他们只是被人利用,儿臣愿意为他们讨保,待查明真相还他们清白。
    未珊瑚:你自身难保,遑论保人。
    北冥缜:三军有错,错在将帅,怎有杀军兵而将帅无罪之理?
    未珊瑚:你要认罪?
    北冥缜:儿臣愿意留在狱中,就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若儿臣真是幕后黑手,那就斩了儿臣这个为首者,莫牵连无辜。
    未珊瑚:缜儿……
    北冥缜:儿臣相信娘娘贤明,必能让案件水落石出。
    未珊瑚:就是不想水落石出,才要斩了那群人。
    北冥缜:(大惊)娘娘,你……终究不信任儿臣……
    未珊瑚:就算你被疏远,毕竟是王的儿子,本宫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午砗磲看向申玳瑁,申玳瑁默然摇头)你的态度,本宫早已料得,但此为王命,没有商讨的余地。早在半个时辰前,他们就被处斩了。
    北冥缜:啊!(悲恸)


    【海境?霄王殿】
    伴风宵:监斩者,误芭蕉。
    北冥异:我尽力了,至少让俏如来看到我的在乎与尽力。
    伴风宵:但俏如来对殿下究竟是真心建议还是假意利用,就很难说了。
    北冥异:替我办三件事,第一,动用人脉,调查鲲帝皇室有谁在那本奏章联名之上。
    伴风宵:殿下是怕脱出掌握?
    北冥异:鲲帝一脉是我的主场,不能拱手让人,我会同时向母妃探问。
    伴风宵:属下知晓了。
    北冥异:第二,在清卯宫,二皇兄手持奏本想逼死三皇兄,甚至大胆建言拔梦虬孙职权,这不像他往日的作风,而我想到一个人。
    伴风宵:属下会设法试探,那第三件事?
    北冥异:第三……替我约见俏如来。


    【海境?通道】
    (北冥缜与误芭蕉,两人一同向被处斩士兵亲属报丧)
    家属甲:啊……(哭泣)
    家属乙:振作啊!
    北冥缜:是我的疏忽,让他们枉死国法之下,抱歉……
    家属甲:他是我的儿子啊,他是为了保护国家才从军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家属乙:我的小弟也……
    北冥缜:我会尽力弥补……
    家属甲:弥补什么?他们可以活过来吗?为什么你叛变海境,还要连累他们?
    误芭蕉:放肆!
    北冥缜:误芭蕉!
    家属乙:别这样,他是皇子,我们……我们担当不起啊。
    家属甲:对,我顶撞殿下,罪该万死。我的儿子死了,我也不想要活了。伟大的殿下,连我也处死吧!
    (北冥缜一路报丧,被众士兵家属愤恨扔石头,误芭蕉挺身挡住飞石)
    误芭蕉:殿下,够了,已经够了……
    北冥缜:传我口谕,开私库,所有抚恤……从宽。
    误芭蕉:是……


    【海境?潜龙崁】
    狷螭狂:你们回来了,结果如何?(俏如来与梦虬孙沉默)嗯?
    梦虬孙:刚才你是什么意思? (俏如来回望梦虬孙)你倒是讲话啊!
    俏如来:其实你不是真心讨厌锋王。
    梦虬孙:我讨厌他,但不代表能放纵此案,任凭凶手逍遥法外,你却在关键时刻收言。
    俏如来:娘娘最后征询我的意见,用意很明显了。
    梦虬孙:说不定你再讲几句,那批军队就不用死了。
    狷螭狂:大军人马全死了?
    俏如来:我们能准备很多理由替锋王开脱,但你没想过,为何鲛人一脉从未在此事上替锋王争辩?也许有一个人知道原因。(看向狷螭狂)
    梦虬孙:俏如来,够了。
    俏如来:相信你也猜到了,只是不想说。但你会积极彻查此案,不也是受此影响?
    梦虬孙:我不想要讲这个。
    狷螭狂:因为锋王殿下所做的与家父相同。
    梦虬孙:狷螭狂。
    狷螭狂:不要紧,罪者在听到兵进紫金殿时,也想到家父的过去。
    梦虬孙:这是两件事。
    狷螭狂:但这不好的回忆确实会让众人不敢轻忽这次的事件。罪者可以理解鲛人一脉的心态。
    梦虬孙:但皇三子明显就是被陷害的,就算大家想起这桩往事,为何只有鲛人一脉默不吭声?鲲帝、宝躯难道当初不是受害者?说不定……
    狷螭狂:梦虬孙。你们该担心的是自己,若凶手仍逍遥法外,看到你们介入此案。
    梦虬孙:有沧海珍珑在手,谁敢动我!代掌师相,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可以调阅的资料也很多。
    俏如来:我先去确认锋王殿下的状况。
    梦虬孙:你听到刚才狷螭狂的话了,自己小心。
    俏如来:梦虬孙,务必冷静。(离开)
    梦虬孙:我也暂离。
    狷螭狂:你要去哪里?
    梦虬孙:看书。


    【海境?锋王殿】
    误芭蕉:(倒茶)殿下,请用茶吧。(北冥缜忧思)还在为娘娘所说之事挂怀?殿下不用担心,这未必是娘娘真正的意思。从娘娘的言谈中可以明白是京王殿下与霄王殿下……
    北冥缜:够了。
    误芭蕉:殿下。
    北冥缜:难道你看不出,娘娘是在怀疑下毒者甚至行刺父王的人是我们?这不是我要的,兄弟之间的猜忌、娘娘的怀疑,这不是我入宫的本意。
    误芭蕉:在选择入宫的那一刻,殿下便该明白,风波从此不止。
    北冥缜:但要我入宫的人是你。不只这件事情,就连父王出征、元邪皇肆虐之时,要我不出兵援助的人,也是你。
    误芭蕉:殿下出兵无疑抵触海境成规。
    北冥缜:成规?父王、大皇兄为对抗元邪皇而倒下,身为血亲更手握兵权,事先不能与他们并肩作战,事后更不能为他们报仇雪恨。更甚者,任凭魔祸扩大,若九界真的毁灭,留成规何用?
    误芭蕉:就算殿下坐拥海境边关战力,对上元邪皇无异螳臂挡车。
    北冥缜:所以就什么都不做了吗?连这一丝希望都不愿意赌吗?这一年来,你希望我完全信任你,诸事审度,我也听你的吩咐。但从金雷村一役开始,你的调度已让我出现疑虑,我在等待,等一个解释。因为自始至终,你皆不愿说明。娘娘的疑虑,同时提醒了我,也许你接近我确实别有目的。
    误芭蕉:若殿下怀疑我,为何不用职权将我处决?
    北冥缜:你……
    误芭蕉:感谢殿下给我解释的空间。
    北冥缜:这并不代表我还能继续信任你的决策。
    误芭蕉:但事实证明,我的决策并未出错。是,九界如果毁灭,成规留之无用。但,如果九界没毁灭呢?事实就是现在九界仍存,就算无根水出现问题,海境还是存在。殿下可曾想过,若殿下出兵,现在会是怎样的光景?
    北冥缜:与苗军联合,或能加快解决元邪皇的脚步。就如同先前,中苗鳞联军对抗魔世一样。
    误芭蕉:甚至再更早出兵,与王并肩作战。虽然破坏成规,却因为勤王有功而抵过,或能提高声望。更甚者,保得前太子一丝残命。
    北冥缜:你明白我的心思,却没这样做。
    误芭蕉:殿下忘了,昔时前太子王储之位被拔、戴罪立功,说不定此功尚未抵殿下之过,便让前太子重登王储了。
    北冥缜:那又如何?
    误芭蕉:这是相对之下最好的结果。但若前太子不幸身亡呢?也许殿下的声誉将借此役提高,却别忘了娘娘所提,王对殿下的疏远,会影响殿下的评断。
    北冥缜:我不会因为父王对我的成见就改变自己,尤其是正确的事情。
    误芭蕉:殿下不介怀,那就是相对之下次等好的结果。但若殿下出兵协助之后,王仍倒下呢?凭借声望,势如破竹,得到全海境的支持,皇贵妃娘娘也因此力挺。在元邪皇被消灭之后,殿下声望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理应成为最接近王储之位的皇子,可惜……
    北冥缜:可惜什么?
    误芭蕉:因为连番征战,殿下兵力被消耗殆尽,纵使有心施为,也已失去最大的筹码。殿下治理边疆卓越,在朝堂上却无人和。也就是说,在战争结束的那一刻,殿下便从此与王储无缘了。这是最坏的结果,就算保全了海境,对殿下来说,已无意义。成为下一任太子的人,也同时决定了海境的未来。殿下难道真放心将海境交给京王殿下那种人管理?
    北冥缜:误芭蕉!他是我的皇兄。
    误芭蕉:现在只有我与殿下在此,误芭蕉想听殿下真正的心声。殿下真的甘心让京王殿下这种人即位?!
    北冥缜:异弟政通人和,声望亦高,人品更受众人肯定,又是鲲帝纯血。若是由他即位,未尝不可。
    误芭蕉:殿下就不能自己挺身而出吗?一定要将希望寄托在他人的身上?
    北冥缜:我……
    误芭蕉:殿下愿意给别人机会,那也留一点机会给自己吧。同样,将机会留给误芭蕉。是,皇贵妃娘娘说的没错,我是有心人,那些过去确实对我产生莫大的影响。
    北冥缜:你的过去,早在毛遂自荐不久便向我坦诚,我也从未深入细问。
    误芭蕉:感谢殿下的信任。对误芭蕉来说,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所展现的能力。误芭蕉有心辅佐殿下、展现能力,也希望殿下证明自己的能力。就算……就算最后,殿下没登上王储之位,但至少努力过,好吗?此茶已冷,让误芭蕉斟茶吧。
    北冥缜:(将茶一饮而尽)我想独自冷静,你先退下。
    误芭蕉:那误芭蕉就不打扰了。


    【海境?野外】
    (误芭蕉离开锋王寝室,回忆与伴风宵擦身而过——
    伴风宵:别来无恙。
    误芭蕉:托你的福。
    伴风宵:选对明主才是托我的福。)
    误芭蕉:我……绝对不会选错,俏如来。
    俏如来:是误芭蕉姑娘。
    误芭蕉:你是来找殿下的吗?殿下现在正在独处,不想被打扰。
    俏如来:是吗,看来,娘娘确实有了决策。
    误芭蕉:你知晓了。
    俏如来:前往潜龙崁时,便猜到七八分,姑娘所言,证实我的猜测无误。
    误芭蕉:其实,殿下现在的情绪,与娘娘的决策无关。
    俏如来:嗯。
    误芭蕉:没事,殿下的一切,是误芭蕉的责任,但既然你来了,误芭蕉想为日前之事致歉。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当日之会锋王殿下事先并不知情。
    误芭蕉:正因为是我的自作主张,请你别因为殿下的脾气对殿下有所成见。
    俏如来:纵使我对殿下没成见,也无法改变殿下对我的成见。
    误芭蕉:你是聪明人,我确实没立场要求你什么。
    俏如来:俏如来也非应任何一名殿下要求,来到海境心中自有忖度。
    误芭蕉:我明白了。
    俏如来:其实,这突来之会更显得锋王殿下的磊落个性,而这也是姑娘所担心的。
    误芭蕉:在朝堂上不是居功厥伟、心性磊落就能受人拥戴,遑论成为明君。
    俏如来:比如先王。娘娘曾说锋王殿下总是让鳞王想起他的父亲,这造成了他们之间的疏远,姑娘是否知情?
    误芭蕉:就是因为知情,才不断提醒殿下,现在狷螭狂的出现,让殿下甚为忌惮,而螭龙案卷传闻与先王相关,我怕殿下的态度,会让王更为不悦,毕竟经过询问,王对狷螭狂可说是礼遇有加。
    俏如来:这就是重点了,若狷螭狂罪无可逭,鳞王又怎会违背先王判决,而非将狷螭狂驱逐?是念及曾教导前太子武学之情,还是其他不可知的因素?
    误芭蕉:为何你会有如此猜想?
    俏如来:听闻狷螭狂甫入宫,鳞王曾与他单独谈话,连梦虬孙也被遣退,表示鳞王不想让人听见他们谈话的内容,会后鳞王也没颁布任何诏书,只任凭梦虬孙的调度。
    误芭蕉:没赦罪也不能阻止梦虬孙的安排,王的态度我也猜不透。
    俏如来:这就是我所说的不可知,但既不可知也不用细究,只是希望锋王殿下能多一层思考,消除对他人的成见,有助于看见事情的另一面,让判断更为准确。
    误芭蕉:承你贵言,误芭蕉会转达。
    俏如来:在锋王殿下对我尚有成见时,先别说是我的建议吧。
    误芭蕉:哈。
    俏如来:另有一事,俏如来想向姑娘探听。
    误芭蕉:请说。
    俏如来:关于京王殿下,姑娘有何评价?
    误芭蕉:庸俗之人。
    俏如来:但他在公开场合,拥有很强的话语主导权,甚至有理有据,这与他所透露的一些人格细节产生微妙的冲突。
    误芭蕉:你认为他是大智若愚?
    俏如来:或者姑娘知晓内情。
    误芭蕉:每位皇子皆有辅佐者,擅于人和的霄王拥戴者众,谋师亦多。而殿下因为个性刚硬,目前只有我能以谋士身份为他献策。至于京王他身边皆是趋炎附势的吹捧者,却没料到握有一张王牌。
    俏如来:诸位殿下的策士,皆跟在身边,唯独京王殿下不见智囊随侧。
    误芭蕉:因为那个人在襁褓时期生了一场大病,从此闭门不出直至弱冠。避居凉巳阁足不出户,却都能在关键时刻进策,是鲛人一脉最神秘的存在。(画面转至凉巳阁神秘之景)他是师尊之子,众人皆用两个字称呼他,卧寅,意思是……蛰伏的猛虎。
    (北冥华亲访卧寅)


    【清卯宫】
    未珊瑚:你认为是卧寅在背后推波助澜?
    北冥异:卧寅之能连欲星移也不敢说掌握全面,如此逸才,暗行诡道将是最危险的麻烦。
    未珊瑚:卧寅常年病魔缠身,王顾念雨相贡献亲颁政令,任何人皆无理由打扰其子。
    北冥异:是没理由让他走出凉巳阁奔波,要见他唯有登门亲访。
    未珊瑚:你想调查他?
    北冥异:用联名上奏逼娘娘加快处决三皇兄,甚至针对梦虬孙。儿臣认为,这不像二皇兄的行事作风。
    未珊瑚:任何怀疑,讲求证据。
    北冥异:儿臣会委托伴风宵一探,另外俏如来对此案的态度暧昧不明,儿臣想再探他的意向。
    未珊瑚:既有担忧,本宫会再宣他一见。
    北冥异:为免引起疑心,让儿臣来吧。


    【海境?通道】
    误芭蕉:京王在大殿上的言行,我有听到风声,分析之后应是卧寅指导。
    俏如来:京王入宫之后,少见他出宫,如果与卧寅接触?
    误芭蕉:若常人一步,谋士三步,出类拔萃者五步,卧寅就能算到十步之外,也许如今的局势,他早料到了。
    俏如来:方才姑娘说,卧寅是令师之子,敢问令师是?
    误芭蕉:卸任丞相覆秋霜,人称雨相。作育英才无数,凡出师者,获赐名号之中带雨。
    俏如来:伴风宵也是雨相之徒?
    误芭蕉:我的同门师兄,但他的能耐我还看不上眼。
    俏如来:令师选择京王,不会影响到你们立场判断吗?
    误芭蕉:师尊虽曾任相位,卸职之后从未表态也未干预我们选择,卧寅的立场也不代表师尊的立场。
    俏如来:如此异人选择京王殿下,表示京王殿下或有过人之处。
    误芭蕉: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我、师兄、卧寅各执一方,就看是谁棋高一着。
    俏如来:我明白了,叨扰甚久俏如来也该告辞了。
    误芭蕉:多谢你今日前来,误芭蕉就不送了。
    (俏如来转身要走)
    误芭蕉:临走之前再听一言,海境的未来不是儿戏,你若有心还请审慎选择。
    俏如来:俏如来选择从来与任何一名皇子无关,请。


    俏如来:<那封手谕除了陷害锋王,还让众人对京王起了疑心,本以为京王也被算计,但今日看来反而助长他之气焰,莫非这是卧寅之计,难道假冒手谕的人是……>
    伴风宵:正好在这里遇到你。
    俏如来:又见面了,先生有事找我?
    伴风宵:是殿下再邀你一会,地点,居所东北一里。
    俏如来:霄王殿下,嗯……。
    伴风宵:话已带到,我先告辞了。
    俏如来:先生不陪同前往吗?
    伴风宵:哈,我有事,告辞。


    【凉巳阁】
    伴风宵:在下疏尘拂雨伴风宵,初访凉巳阁,叨扰了。未感一丝人烟,卧寅真的在此处吗?
    (伴风宵一道气劲撩开垂帘)
    伴风宵:谁?(肩旁被拍)啊!是……是京王殿下。
    北冥华:你……在这里做什么?
    伴风宵:启禀殿下,伴风宵对师尊之子,慕名已久,是故前来一访。
    北冥华:本皇子怎没听过雨相提到此事?
    伴风宵:我是临时起意,师尊不知。
    北冥华:卧寅的状况你也不知吗?
    伴风宵:正因知晓,所以不敢大肆惊扰。
    北冥华:冒昧来访,还不算惊扰?
    伴风宵:是伴风宵思虑不周。
    北冥华:出去!
    伴风宵:是,伴风宵告退。
    (伴风宵离去,京王入凉巳阁内部,卧寅的人影出现在垂帘之后。)
    北冥华:异弟的麾下竟敢惊扰先生。果如先生所言,北冥缜元气大伤,下一步呢?
    (卧寅飞出一张纸条,上书四字:借刀杀人)
    北冥华:嗯。


    【霄王居所东北一里】
    (北冥异设宴。)
    北冥异:沧海桑田谁与共,北冥青史问深宫。
    (脚步声传来)
    北冥异:来了吗?
    (持械黑衣人接近霄王)
    北冥异:嗯?(霄王回头)你……
    (黑衣人来到霄王身边,霄王见识不好掀出木椅,黑衣人挥刀欲砍霄王,被突然出现的左将军拦住。)
    北冥异:左将军。
    申玳瑁:逆贼。
    (左将军与黑衣人互斗,左将军不敌黑衣人所发气劲,被击退撞翻了宴席。)
    俏如来:殿下!
    (黑衣人一看俏如来到场,立刻撤退)
    申玳瑁:休走。
    北冥异:不用追了。
    (左将军停步。)
    申玳瑁:微臣救驾来迟,殿下无恙否?
    俏如来:方才是怎样一回事?殿下。
    北冥异:我没事,抱歉,今夜之会只能作罢,请。
    (霄王与左将军离开)
    俏如来:是谁,抢先一步……


    【某处】
    黑衣人一:海境方面,终于再度出手了。
    黑衣人二:这么大的动作,不怕俏如来察觉吗?
    黑衣人一:让他去查,当墨家摊在太阳底下,就只有成为目标的份。
    黑衣人三:我们与墨家不同,本来就该浮出台面,只是,局面还不够混乱。
    黑衣人四:有一个人比我们所想的更麻烦。
    黑衣人一:梦虬孙。
    黑衣人二:在我看来,他只是一名武夫。
    黑衣人四:墨家九算欲星移的堂弟,未经琢磨的璞玉,让他与俏如来配合不是好事。
    黑衣人二:未经琢磨就是武夫,何况他的心结会牵制他自己。
    黑衣人一:在这世上,谁无心结,果然是懂得折磨自己的人,才知个中滋味。
    黑衣人二:嗯……
    黑衣人三:若俏如来有意琢磨他呢?墨家的手法我们了若指掌,好不容易海境没了九算,该步步为营,任何一个可能都不能放过。
    黑衣人二:需要我一会俏如来吗?
    黑衣人一:这么急,可惜还不是时候。
    黑衣人四:但这次,除非他抽得了身,否则没这个机会了。


    【清卯宫】
    (左将军讲述事情经过)
    未珊瑚:有人刺杀异儿?
    申玳瑁:是,幸好娘娘派属下随后保护。
    未珊瑚:异儿,你无恙否?
    北冥异:啊,没事。
    未珊瑚:看来你心有余悸,可要先去休息?
    北冥异:是儿臣大意了,娘娘担忧凶手尚未抓到,欲派人随后打扎,儿臣竟不放在心上。
    未珊瑚:但你最后还是答应了,本宫也只让左将军前往而已。
    申玳瑁:来者实力不差,属下唯恐保护不了霄王殿下,幸好俏如来及时出现。
    未珊瑚:所以,是俏如来退敌的?
    申玳瑁:啊,不是……
    未珊瑚:为何迟疑?
    申玳瑁:俏如来没出手,但对方却是看到俏如来才抽退的,娘娘……
    北冥异:娘娘知晓此会的人除了随后派来的左将军,以及负责传讯的伴风宵,就只剩娘娘、俏如来,以及儿臣了。
    未珊瑚:随你来到皇城者,尚有另一名谋士。
    北冥异:儿臣尚未将此事告知烈苍飞。
    未珊瑚:只有五个人知晓此会,你却被意外袭击,表示对方早就盯上你了。
    北冥异:但最怪异的就是左将军所提疑点。
    申玳瑁:殿下是怀疑俏如来!不可能,俏如来他……
    未珊瑚:左将军,你先退下吧。切记,此事暂勿声张。
    申玳瑁:是,属下告退。
    北冥异:伴风宵去处,儿臣已向娘娘报备,这名刺客不可能是他。
    未珊瑚:若是俏如来,你认为会是与谁勾结?
    北冥异:自然是……狗急跳墙的人。


    【御膳房】
    修儒:打扰了。
    砚寒清:怎会是你来?
    修儒:先前绕过几次,都没好好看这个地方,想要顺便见习一下。
    砚寒清:哈,有什么号见习的,太医令那边就够你挖宝了。
    修儒:你不也是太医令吗?
    (修儒拿出一个瓶子递给砚寒清)
    砚寒清:试尝的小官,他们都这样叫我。
    修儒:那是……
    砚寒清:当天娘娘喝的酒。
    (砚寒清打开瓶盖,以线悬银针探入试毒)
    修儒:为什么你验毒时,要用系线悬针?
    砚寒清:避免手的温度影响了检查的结果。
    修儒:这又是做什么?
    砚寒清:观察活物对毒素的反应,有一些毒物,在伤害活体的同时,也会产生变化。
    修儒:原来还有这种事情。
    砚寒清:也有一些毒,等活体死后还会消失喔,看你行医也有一段时间了,都没从你的师尊那边学到这些?
    修儒:师尊擅长针术,而我自己虽然有看医书学过抓药,但比起梦虬孙的朋友,我还是差太远了。
    砚寒清:万济医会的药神吗,真想见他一面,好好讨教药理。
    修儒:你的药理也很好了啊。
    砚寒清:我,哈哈,只是糊口的伎俩。
    修儒:刚才那几步,我在太医令也没看别人用过,你明明就很厉害,都没考虑过做太医令正职?
    砚寒清:这也是正职啊。
    修儒:我是说带头的那个。
    砚寒清:那太辛苦了,连一点薄酒也不能沾。
    修儒:啊,你爱喝酒喔?
    砚寒清:我是爱那种偷闲的感觉,事情太多生活就难免压力,压力大,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修儒:不能这样说啊,我的师尊有讲过,有能力的人就应该尽自己的力量做更多事情。
    砚寒清:我现在不就在做事了,啊,你看。
    (两人观察试药反应)
    修儒:哇,真正有变化耶。
    砚寒清:我把这杯酒装起来,你带回去给他们吧。
    修儒:这么快喔?
    砚寒清:不是很紧急吗?
    修儒:那……我之后可以常来这里吗?
    砚寒清:哈哈,(拍拍修儒的肩膀)别像龙子那样偷吃东西就好了。
    修儒:我不会啦。


    【海境?小路上】
    (误芭蕉独自徘徊)
    误芭蕉:<殿下不能失败,我不能失败,不能……>
    (回忆——
    北冥华:短短两年,就自抬身价,也是一绝。)
    误芭蕉:<为什么到了这一步,偏偏横生枝节?>


    (修儒从御膳房出来后)
    修儒:<那个人真厉害,记得他好像叫作砚寒清,我看以后就叫他砚大哥好了……>
    (各怀心思的两人撞个正着)
    修儒:啊!(差点摔碎药瓶,飞扑接住)哎呀呀!
    误芭蕉:(上前扶起修儒)抱歉,是我没注意。你没事吧?
    修儒:(查看药瓶)没事没事,幸好这个没事。
    误芭蕉:嗯?
    修儒:我记得你……呃……
    误芭蕉:误芭蕉在此,代殿下先前的失礼致歉。
    修儒:呃……
    误芭蕉:那是要医治王的药吗?
    修儒:啊,不是啦,先前娘娘中毒,还在调查……
    误芭蕉:你也有参加调查?那有结果吗?凶手是谁?(抓住修儒肩膀)现在是不是可以证明与殿下无关?
    修儒:我……我只是代替医官令丞大人去砚大哥那边问结果啦。
    误芭蕉:砚大哥?啊,抱歉,我失礼了。
    修儒: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误芭蕉:那除了你,还有其他的人也在协助调查吗?
    修儒:应该还有俏如来大哥以及梦虬孙吧。
    误芭蕉:京王或者霄王的人呢?
    修儒:没听说,娘娘也没拜托他们。
    误芭蕉:是吗?那还有机会……(突然头痛)
    修儒:啊!(扶住误芭蕉)你是怎样了?
    误芭蕉:没事,只是有一点累。
    修儒:你的气色看起来很差,先休息一下啦。
    误芭蕉:我……还必须帮殿下处理事情。
    修儒:唉,你先轻轻握住拳头,手背在上。
    (误芭蕉照做,修儒为其施针)
    修儒:现在感觉如何?
    误芭蕉:嗯,真的不会头晕了,多谢。(转身就走)
    修儒:我施针在合谷穴上,还需要一段时间,为什么这么着急走,有什么事情等一下再讲。
    误芭蕉:我担心殿下……
    修儒:如果你忙到一半突然倒下,还不是要锋王殿下为你费神?
    误芭蕉:这……唉……
    修儒:你看起来……很担心锋王殿下。
    误芭蕉:殿下不谙朝堂世故,连番重挫,只怕奸人作梗,这是我的责任。
    修儒:你刚才那样可是不要命的那种拼命。如果这是急症,这样不就糟了。
    误芭蕉:为了殿下,这条命又算什么?是殿下给我重生的机会,此知遇之恩,唯有舍命相报。
    修儒:<原来锋王殿下是这么好的人,还真看不出来。>(上前拔针)好了,现在……
    误芭蕉:多谢你,请。(离开)
    修儒:喂,喂!我都还没把脉,怎会这样就走了。唉,算了。


    【海境?室内】
    (误芭蕉独自在书房内翻阅资料)
    误芭蕉:<我是殿下的谋士,我一定能……助殿下渡过难关。>
    (回忆:
    北冥缜:由你安排吧。


    北冥缜:误芭蕉是我的策士……


    北冥缜:皇兄,适可而止。


    误芭蕉:若轻易止步,这一路的排布,就真的前功尽弃了,殿下甘愿吗?
    北冥缜:你认为我该怎样做?


    误芭蕉:若殿下怀疑我,为何不用职权将我处决?
    北冥缜:你……)
    (房间一片狼藉,误芭蕉累极俯桌而睡。北冥缜悄声入内,整理房间,讲书籍归位。随后为误芭蕉披上外衣后离开)
    误芭蕉:(起身,看着身上的外衣)殿下……


    【海境?宫外】
    卫兵甲:是锋王殿下,有什么事情吗?
    北冥缜:我想探望父王。(卫兵迟疑)怎样了?
    卫兵甲:抱歉,奉娘娘之令,殿下暂时不能前往王寝,请殿下海涵。
    北冥缜:我明白了。(离开)
    卫兵乙:都已经挥军叛变了,锋王还想要怎样啊?
    卫兵丙:好了好了,这件事娘娘没讲什么。
    卫兵乙:如果他不是皇子,早就被处斩了,还拖着底下的人替他顶罪。
    (正离开的北冥缜听到对话,想起未珊瑚在天牢对他所讲之话——
    北冥缜:娘娘,你……终究不信任儿臣……
    未珊瑚:就算你被疏远,毕竟是王的儿子,本宫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北冥缜:<怎能到此为止,让父王、娘娘、误芭蕉,甚至所有被斩士兵家属的失望,放任真凶逍遥法外,这算什么?导致一切的祸源,必须拔除!为了众人,为了海境。>狷螭狂……


    【海境?书房】
    (梦虬孙一人独自在查阅资料,俏如来此时进来,看到桌上摆放的资料,正要拿起)
    梦虬孙:那不是你可以碰的。
    俏如来:我向误芭蕉提过,鳞王对狷螭狂的态度极不寻常。
    梦虬孙:我也是这样想的。
    俏如来:你认为师相毫无察觉吗?
    梦虬孙:现在我就是师相。当初欲星移替我翻案,现在我当然也可以帮狷螭狂翻案。
    俏如来:但不是现在。
    梦虬孙:你想说,王与娘娘受刺杀,还有锋王被诬陷之事才是首要吗?你没看到锋王现今的惨状,现在有人用这种手法,表示以前也有人用过相同的手法。说不定,还是同一批人做的。
    俏如来:这只是推想,但我也将这个可能纳入考量。
    梦虬孙:你们墨家的人都这样吗?明知道历史有可能被掩盖,却冷眼旁观,等到需要的时候,才利用这些事件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以前欲星移这样,现在的你也同样。其实,你没有很关心狷螭狂的事情吧。(俏如来不回答,仍想翻看桌上资料)你……
    俏如来:不向娘娘提起,我就不会有事。史册是最公正的记录,但若墨家有涉入,单凭书面资料无法保障。若真是同一批人所为,你的动作会招来更多危险。
    梦虬孙:如果怕了,我就不叫梦虬孙。
    俏如来:诬陷锋王的人就让我调查吧。
    梦虬孙:我没说我不要帮忙。
    俏如来:量力而为,我也必须把握所剩不多的时间。
    梦虬孙:为何所剩不多?
    俏如来:没有,没什么。
    梦虬孙:抱歉。我只是一时控制不住情绪,那只是气话。
    俏如来:不用挂怀,因为相同的话,我也问过自己。(离开)


    【海境?小路】
    俏如来:<若此局是京王与卧寅所下,为何要比照螭龙案卷设计锋王?他对狷螭狂成见加深,早晚会与梦虬孙……啊!玉石俱焚、冲击相位,现在他们的状况皆不稳定,要快……>
    (此时,俏如来遇上一队卫兵)
    卫兵甲:俏如来,原来你在此地。
    俏如来:诸位找我何事?
    卫兵甲:娘娘有令,为霄王殿下受刺一事,请你配合受审。


    【清卯宫】
    未珊瑚:所以那段时间,你确实去了凉巳阁?
    伴风宵:句句属实。
    未珊瑚:你说卧寅不在场,可有其他人证?
    伴风宵:京王正好前往造访。
    北冥异:二皇兄?这样,就只剩下一人了。
    未珊瑚:本宫已请王下御军带俏如来前往协助调查。
    北冥异:但这一问,恐怕他的嫌疑更重了。
    未珊瑚:若是他所安排,动机为何?
    北冥异:那就要问她了。
    误芭蕉:(入内)误芭蕉参见娘娘。
    未珊瑚:可知本宫再次宣你所为何事?
    误芭蕉:误芭蕉不明白。
    北冥异:娘娘只想知晓,俏如来三番两次找你谈了什么?
    误芭蕉:只是想厘清吾主的状况。
    北冥异:这有这样?
    误芭蕉:霄王殿下若有疑问,何不找俏如来?
    未珊瑚:他正在来的路上。


    【海境?路上】
    (卫兵正带着俏如来赶去清卯宫,突然暗器袭来)
    俏如来:小心!
    卫兵甲:是谁?
    (一群蒙面人手持武器现身)
    卫兵甲:杀啦!
    (俏如来与众卫兵同蒙面人缠斗)
    俏如来:<没有痛觉,与当初的蒙面人相同。>
    (蒙面人杀死卫兵后向俏如来袭来)
    俏如来:嗯?你们……(运功上手)


    【海境?清卯宫】
    北冥异:但儿臣担心一点。
    未珊瑚:担心什么?
    北冥异:俏如来如此机敏,若他真是凶手……恐怕不会束手就擒。
    未珊瑚:此地是海境,他是聪明人。
    北冥异:就因为他是聪明人,就怕他畏罪潜逃,从此消失。


    【海境?通道】
    (俏如来与众蒙面人缠斗中,渐渐寡不敌众,被偷袭中招)
    俏如来:毒,我……中毒了。


    【海境?潜龙崁】
    狷螭狂:锋王殿下到来,狷螭狂有失远迎,失敬。
    北冥缜:何必惺惺作态,狷螭狂。
    狷螭狂:罪者不知殿下之意。
    北冥缜:今日兵马逼宫之举,是否让你感觉熟悉?或者,是让你得意?(突然出手,攻向狷螭狂)
    狷螭狂:啊!锋王殿下,你……
    北冥缜:是你,对吧?让我走上与你父亲同样愚蠢的结局,就因为你对海境皇室有恨!
    狷螭狂:殿下不可冲动,这对殿下不是好事。
    北冥缜:威胁我,哈!好事坏事都不重要了,北冥缜对不起枉死的大军,不能再对不起父王,对不起娘娘,对不起这一身的皇室血脉。就算赔上我仅有的一切,赔上父王与娘娘对我的信任,甚至挑战相位与梦虬孙为敌,今日北冥缜……定要杀你平乱!


    [北冥缜怒上眉山,欲杀狷螭狂雪恨。俏如来遇伏中毒,又要如何化解危机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8-22 06:31 开心
    已签1867 天
    连签2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9-29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金光口白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8-22 06:35 开心
    已签1683 天
    连签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9-29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分享的金光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8-23 05:32 , Processed in 0.095930 second(s), 21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