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10|回复: 3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二十集 操线鬼手

[复制链接]
  • 2019-8-22 07:58 开心
    已签1367 天
    连签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10-27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QQ截图20161026081823.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828996330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二十集 操线鬼手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空中】
    剑无极:摔死,哪有这么容易!(空中几个翻腾,接住月牙岚,拔出逆刃刀插在峭壁上试图减速)呃啊——若是在这摔死,真的会被人笑死。啊!救人喔!
    (悬崖底一处花园,一名少女正在摘花)
    少女:什么声音?啊!(剑无极连同月牙岚一起摔在少女身上,三人昏迷)


    【东瀛?树林】
    衣川紫:出云,小心,此人非同凡响。
    出云能火:唉,一回来就遇到这种事,真是坏兆头。(渐占下风,眼见情况不妙)带她离开。(出云能火攻击傀儡人,衣川紫趁机带爱灵灵等人离开)<实际的攻击没有发挥作用。>
    (出云能火不敌,关键时刻衣川紫挡下致命一招)
    出云能火:紫,你怎又折回?
    衣川紫:我早跟你说此人非同凡响。
    出云能火:嗯……实体攻击无效。
    衣川紫:毒气攻击亦无作用。
    出云能火&衣川紫:那就……咒毒并施。
    衣川紫:腾邪——胜邪华魇
    出云能火:幻阴决——封界化实。
    (两人咒毒并施,阵法强大威力并着毒气一同攻击傀儡人)
    出云能火:结束了。
    (爆炸过后,眼前满目疮痍,已不见傀儡人身影,出云能火与衣川紫谨慎查探)
    出云能火:到底是哪一派的人马这么难缠?
    衣川紫:我们躲藏的地方这么隐密,到底是怎样……(突然地下冒出几道剑气,出云能火与衣川紫躲闪不及,身受重伤,只见傀儡人重出,毫发无伤)
    [方法用尽,仍无法阻止诡谲夺命之刀步步紧逼。然而,也已无能为力。忽然!]
    樱吹雪:来!樱?斩!
    樱吹雪:樱?月断!
    操线鬼手:退!(傀儡人离开)
    樱吹雪:你们没事吧?
    出云能火:没事。
    衣川紫:请问你是……
    樱吹雪:走。


    【东瀛?藏身处】
    爱灵灵:是恩人。
    月牙诚:哇,欧巴桑很赞,把坏人打走了。
    樱吹雪:孩子,叫我大人就好了。
    月牙诚:是,欧巴桑大人。
    (樱吹雪气上心头,衣川紫见势不妙捂住月牙诚的嘴)
    樱吹雪:你……
    爱灵灵:是……
    樱吹雪:孩子的、教育,很重要,尤其,礼仪。
    衣川紫:非常感谢你的救命,但请问你是谁?又为何会在这个地方?
    樱吹雪:吾名,樱吹雪。是你们流主天宫伊织的朋友。是她拜托我,帮助你们。
    衣川紫:<原来是天宫大人的朋友,太好了。>
    樱吹雪:赶紧告知伊织,此地已不安全,准备迁移。吾,离开了。
    衣川紫:但是……
    樱吹雪:嗯?
    衣川紫:是。(樱吹雪离开,衣川紫放开月牙诚)
    月牙诚:义母,我差一点被你闷死了。
    衣川紫:小诚,以后再遇见比你的娘亲还大的女人,绝对不能随便叫欧巴桑。
    月牙诚:可是,她真的是欧巴桑啊。
    衣川紫:这是女人的大忌。
    月牙诚:啊?是。
    出云能火:现在怎样办?
    衣川紫:虽然无法得到此人的帮助很可惜,但也只能照她的话去做了。我先为你们做简单的治疗,之后我必须去向天宫大人禀报此事,请她裁决。伤势比较重的等我回来再处理。虽然我手上有培养好的噬肉菌,但百株草并不够,需要你们去附近采一点回来。
    出云能火:一定要那个草吗?
    衣川紫:噬肉菌本是一种食肉性的危险菌物,如果没有抹上百株草……
    出云能火:小诚你跟我去。
    月牙诚:好。(二人离开)
    衣川紫:灵妹,你来帮我。
    爱灵灵:嗯。


    【东瀛?树林】
    月牙诚:大叔,我有一个疑问……
    出云能火:问吧。
    月牙诚:为什么刚才那个坏人要用线吊着?
    出云能火:用什么线吊着?
    月牙诚:大叔你没看到他动作这样?(比划)
    出云能火:这……应该是他看到出云大叔我的法术相当厉害,所以怕到在发抖,不是像你说的用线吊着。
    月牙诚:啊,可是……
    出云能火:好了好了,小孩子问题不要这么多,反正我们现在的首要是找到百株草来医治众人。
    月牙诚:喔,是。


    【东瀛?藏身处】
    (没有受伤的众忍者,掩埋已经身亡的同伴)
    月牙诚:又有很多大叔死了……
    出云能火:他们为了守护自己的同志而牺牲,说起来也是一件骄傲的事情。
    月牙诚:我知道了,但是我不想他们这样死,也不想你们受伤。如果小诚有能力,就能帮你们了。(出云能火闻言深感欣慰)
    衣川紫:出云、小诚你们回来得正好,刚才天宫大人已经下令让众人养好伤之后马上迁移。出云,也麻烦你密信通知鬼夜丸赶紧前来协助迁移。
    出云能火:唉,又要迁移,这种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
    衣川紫:你们先去准备吧。
    (衣川紫与爱灵灵离开,出云能火和月牙诚看着掩埋的尸体,心中思绪万千。)


    【东瀛?悬崖底】
    剑无极:啊!(醒来)喂……尖耳朵的啊,你没事吧?(月牙岚呻吟几声)看起来还活着。(扶起月牙岚,才发现地下躺着一个人)怎会有这个啊?糟了,压死人了。(放下月牙岚)喂,姑娘啊,你有没有怎么样?喂,(探鼻息)还有在喘气。喂,姑娘啊,你有没有听到我讲话啊?(摇晃)喂喂喂……姑娘啊,你清醒一点,姑娘啊,你稍微清醒一下。
    桃子:(醒来)你是……
    剑无极:太好了,你总算清醒过来了。
    桃子:我清醒过来,啊!啊啊啊……你你你……你是什么人啊,你要对我做什么!
    剑无极:我,我什么都没……
    桃子:(大哭)想不到,想不到,我桃子姐一辈子清清白白,几十年来守身如玉,竟然……还是在这个荒郊野外被你这个冒失鬼毁了我的清白。
    剑无极:喂,你别乱讲,我是没……
    桃子:天啊!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待我?桃子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处罚我?(跑开)
    剑无极:这位欧巴桑小姐,我真的没对你做什么。若没什么事情,我还有事情要先行一步了。(背起月牙岚要离开)
    桃子:(拦住)给我站住!
    剑无极:啥?
    桃子:等一下,你这样就想要离开了?
    剑无极:当然啊,要不然你还有什么指教?
    桃子:给我负责。
    剑无极:啥?
    桃子:负责啊,十几年来都不曾有男人碰过我的身体,你污辱了我的清白,难道都不用对我负责吗?
    剑无极:你的意思是……
    桃子:娶我。
    剑无极:啥!娶你?
    桃子:对啊。还是你吃完嘴擦一擦想要溜了?
    剑无极:拜拜拜……拜托咧,这位欧巴桑小姐啊,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在乱想的,我真的都没对你做任何的事情。
    桃子:不管有做没做,两个男人压在我一个女人身上,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要叫我怎么嫁人啊,还有人敢爱我吗?不管啦,反正你们两个,有一个要娶我就对了。(看来看去)好,决定了,我选你背的那个美男子作丈夫。
    剑无极:啥?你当作在菜市场买菜哦,还可以选咧。
    桃子:要不然咧,你也不拿镜子照一下,自己脸生作什么模样。难道要我貌美如花的桃子姐委身嫁给你这个丑八怪喔?
    剑无极:会吗?我感觉我自己很帅气呢。虽然不用娶你我是很开心,但是被你讲成这样怎会有一种不甘愿的感觉啊。(桃子正揽镜自照)啊,但是真抱歉,这位欧巴桑小姐……
    桃子:是桃子啦!
    剑无极:是,桃子小姐,真可惜,我背上的这位大哥啊,名草有主了,已经是有家室的人。
    桃子:(晴天霹雳)什么!已经……结婚了,为什么!天,你真要绝我情路。天,你真要断我情途。天啊,你敢与吾为敌!
    剑无极:(安置好月牙岚)喂,桃子姐,你也稍微冷静一下,七早八早就在这边发疯。好啦,就算我这个朋友还没成家,你看他现在昏迷不醒的模样,有可能跟你结婚吗?
    桃子:话说回来,你这个朋友是怎样了,他摔得很严重吗?
    剑无极:事情是这样啦……(讲述)一切的一切就是这样。
    桃子:春陀草跟桑竹根。
    剑无极:是啊,我就是为了找这两味药草,没注意到毒蜂,才会从山顶摔下来。
    桃子:若是这两种草,我倒是知道哪里有。
    剑无极:真的还假的?在哪里啊?快带我去。
    桃子:但是就算知道药草的位置也没有用。
    剑无极:为什么?
    桃子:你讲的春陀草跟桑竹根生长的位置很奇特,是在山脚一处沼泽深处。不过沼泽泥泞潮湿,深不见底,一般的人根本无法通过,采药难如登天。所以我才会说,就算知道药草的位置也没有用啦。
    剑无极:那赶紧带我去吧。
    桃子:喂,你是没听到我讲的话吗?那个地方一般人根本无法通过。
    剑无极:放心,因为我,不是一般人啊!


    【东瀛?某处】
    (傀儡人返回,操线鬼手仔细查看受伤状况)
    操线鬼手:我太大意了,想不到西剑流竟还存有这种高手。


    【东瀛?沼泽附近】
    桃子:就是这了,再前去便是沼泽。
    剑无极:那太好了,我们赶紧来去。
    桃子:这……
    剑无极:怎样了。
    桃子:我讲过了,沼泽危险性非比一般,不是普通人可以通过。过去也有很多采药人来过这个地方,还可以回去的寥寥无几,大部分都在此枉送性命,我怕……
    剑无极:这样啊,这样好办。(放下月牙岚)既然危险,那就由我一个人前往,我这位朋友就劳烦桃子姐你照顾了。
    桃子:喂,你……(话音未落,剑无极已轻轻一跃,不见踪影)


    【东瀛?沼泽】
    剑无极:这就是传说中有去无回的沼泽啊。(脚下用力)潮湿,泥泞,土质松软,一踏上去脚就一直沉下去,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通过的地方。不过啊……(观察四周)小小的沼泽难得倒一般人,却难不倒天才剑者剑无极。(手抚剑柄)一剑无声!(招起招落,草药到手)


    【东瀛?沼泽附近】
    桃子:哇,那脸肿成这样,就别再那边摆姿势吓人了。
    剑无极:天才采药人剑无极,任务达成回来了。
    桃子:哦,你真的采到春陀草跟桑竹根了呢。
    剑无极:不只采到而已,还多到有剩咧。
    桃子:太厉害了,你……是怎么办到的啊?
    剑无极:很简单啊,有打过水漂吗?只要掌握技巧,速度有够快,切入的角度正确,就算是石头啊,也可以轻易掠过水面。同样的道理,掌握了速度的极意,要飞跃小小的沼泽有什么困难。
    桃子:虽然我读书不多,但是听起来好像很厉害。
    剑无极:多讲的。(递过草药)多谢你带路。桃子姐,没什么能好报答的,这些多出来的药草就送给你。
    桃子:真的喔?
    剑无极:(拔出剑看了看)呃……
    桃子:是怎样了?
    剑无极:好好一支刀,不知是怎样缺了好几角,连刀刃也钝去了,整支快要变成废铁。
    桃子:怎会这样?你是拿来砍很硬的东西哦?
    剑无极:跌落山崖的时候确实拿来保命,但是也不应该损伤得这么严重啊。
    桃子:刀剑的东西我是外行,这样啊,我们村内有一个铸造的师父,不如你跟我回去,我叫他给你看看。
    剑无极:真的吗?不过……桃子姐,你的条件不会是刀修理好之后又还要我娶你吧?
    桃子:这喔,虽然你长的很难看,不过看你这么有才情,我暂时保留这个权利。
    剑无极:我晕倒啊。
    桃子:是要不要去啦?
    剑无极:麻烦桃子姐带路了。(背起月牙岚,三人离开)


    【海境?小路上】
    梦虬孙:<不知道对方会什么时候联系我。今日,王就要服药了,或者先去看往的状况再做打算。如果王醒来,说不定还会派人协助营救狷螭狂。>(偶遇误芭蕉)呃……
    误芭蕉:是你。
    梦虬孙:是啊,哈哈……上次很抱歉,我不是有意的。皇二子那种人,实在是很惹人厌,我只是想要反驳他而已。还有以前的事情,我也要跟你说抱歉。
    误芭蕉:不是说了,过去的事情不用再提。
    梦虬孙:不再提,不代表不介意,我就是希望你别介意。唉,虽然这样也是很自私的要求。
    误芭蕉:不只你,连娘娘也认为我介意,我是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梦虬孙:你说娘娘?她怎会知道这件事情?啊,难道是那个夭寿的皇二子……
    误芭蕉:知道这件过往的人,应该也是不少吧,才过了两年。但也就是这两年,人事……全非了。你跟前太子的感情很好,他的事情我很遗憾。
    梦虬孙:哈,很好吗?
    误芭蕉:至少在我看来,你能忍受他这种个性,关系也不算太差。
    梦虬孙:但我曾经很讨厌看到他。
    误芭蕉:是因为我吗?(梦虬孙一愣)你还是跟以前同样,藏不住情绪。
    梦虬孙:说不定真正在意的人是我。
    误芭蕉:你认为你有错吗?
    梦虬孙:虽然当初是他将你推给我,但我一走了之确实也有不对。
    误芭蕉:你并没承诺什么,严格来说,我们甚至连一点感情交流也没有。而且,幸好你走了,否则,就没今日的我。
    梦虬孙:你真的不介意?
    误芭蕉:曾经我也很讨厌你,不是因为你的离开,而是他将我推给你。龙子又如何,那也改变不了你的出身。
    梦虬孙:你……
    误芭蕉:这样算两清了吧?将事情讲开,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梦虬孙:所以你才没避讳提到他。(误芭蕉默认)虽然在他离世之后我才感觉,他确实是一个值得交陪的人。但是还是想不通,你们这群女人到底是看上他哪一点。
    误芭蕉:因为他是真心的。
    梦虬孙:看到鬼。玩够了就抽身而退,这种风流你却说是真心。
    误芭蕉:他的花言巧语确实发自内心,至少在当下言行如一,在矫饰过甚的帝王家,算是难能可贵。难道你没察觉,同为兄弟,他与皇二子完全不同吗?
    梦虬孙:你这是在帮他讲话。为什么,我以为你恨他。
    误芭蕉:当你能为一个曾经恨过的人找出一点优点,还不吝与他人分享,也许就算是一种放下吧。(伴风宵来到)当然,有一些人不管怎样都是令人厌恶的存在。(转身欲离开)
    伴风宵:哎呀,师妹,怎样一看到师兄就想走呢?
    梦虬孙:啊,你们是师兄妹喔?
    误芭蕉:别到处跟别人宣扬,拉低了我的格调。
    伴风宵:哦,看你跟梦虬孙相谈甚欢,怎会与我交谈就变了另一个人?果然是旧情难忘吗?
    梦虬孙:嘴贱的狗儿子!
    误芭蕉:想谈话,你们慢慢的聊,我不奉陪了。
    伴风宵:师妹这个方向是要入宫吗?我们殿下去找锋王叙旧,还以为你会随侍在侧。啊,此时入宫,莫非师妹是要去探望那个鲛人一脉的耻辱?我记得他是你的……
    误芭蕉:请!(愤怒离开)
    伴风宵:怎会讲没几句就负气离开了,真沉不住气。(梦虬孙不欲理会,正待离开)连狗杂种的脾气也这么大,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是向你那无耻的堂兄学的吗?
    梦虬孙:你讲什么!(气氛剑拔弩张)
    伴风宵:啊,我不小心讲出来了吗?抱歉,其实我很崇拜你的堂兄,也多亏了他,让王削了统帅一职,断送了结拜兄弟的前程。在王之下,还有谁能与他分庭抗礼?至于你嘛……因为朝中变故坐上这个位置,便开始作威作福了吗?别忘却,是你堂兄的手腕才让王恢复玄朝时期的师相制度,这不是你努力所得,只是捡来的。
    梦虬孙:心胸真是狭隘,你以为我想要吗?
    伴风宵:你是不该要,因为这个位置是我的。
    梦虬孙:这样喔,那就算我不想要,也不能离开这个位置了。
    伴风宵:这不是你能决定的。
    梦虬孙:不能决定的人是你,因为只要皇四子没当上王储,你就什么都不是。(离开)
    伴风宵:梦虬孙!哼!


    【海境?锋王殿】
    北冥异:突然来此叨扰,还让皇兄款待,皇弟我感到抱歉了。
    北冥缜:异弟客气了,入宫之后,我们兄弟便少有这种时刻,你既来访,我甚是欢喜。
    北冥异:从前我们在各自的封地,每逢闲暇,总会来到二皇兄那边一聚。但皇兄你总是以边关事物繁忙为由,鲜少与我们聚会。说起来,与皇兄一聚,才是真正的难得。
    北冥缜:这样说来,倒显得我不合群了。
    北冥异:我并无此意。只是感叹二皇兄也改变了很多,入宫之后便不曾与我们把酒言欢。(二人端起酒杯)
    北冥缜:也许是……不知欢从何来吧。
    北冥异:这句话未免失落,却也符合现况。实际上,我会来找皇兄也不是为了言欢。
    北冥缜:看得出来,你来时的神情带有忧色,是被昨夜的事情影响了?
    北冥异:我还没关心皇兄,倒先被皇兄关心了。
    北冥缜:关心我什么?(饮尽杯中酒,北冥异见状起身倒酒)这我自己来就好。
    北冥异:无妨,让我为皇兄倒酒吧。(倒酒)为了查案,日前皇兄不是派兵监管吗?
    北冥缜:嗯,已经撤离了。
    北冥异:但不是自愿的,对吧?
    北冥缜:娘娘的命令,我无法说什么。
    北冥异:皇兄认为合理吗?
    北冥缜:略有忧虑,但也不是不能说服我。
    北冥异:所以皇兄就吞下了。(北冥缜饮酒不语)如果娘娘另有安排宣旨便可,但却是率众亲见皇兄,更请误芭蕉入宫商谈,皇兄当时也在场吧?
    北冥缜:看来你都知情了。
    北冥异:宫内之事,除非闭门密谈,否则瞒得了谁。稍有异议,风声便不胫而走。原因无它,只因王储未定,没有人愿意选择错误。趋炎附势是朝中多数人的本性。
    北冥缜:本性,有谁一出世就有加官进爵的野望?不过是在朝廷这个大染缸中掺色过甚。让人心复杂的永远是环境。
    北冥异:是不如封地之内单纯,比起皇兄戍守的边关,更是千丝万缕,今日我也感慨犹深。
    北冥缜:一夜过去,便让你有此体悟了。(倒酒)换我来吧。
    北冥异:多谢皇兄。经过这一夜,皇兄还相信我不是凶手吗?就如同我相信皇兄不是凶手。
    北冥缜:你认为我不是?
    北冥异:如果能让所有的信任回到入宫之前,将心放宽,有何不可。但我们都知晓不可能了。等父王醒来,看我们的眼光也必然与从前不同,更何况是同病相怜的我们。(喝酒)皇兄,难道你不曾想过,也许自己应该……退回适当的位置。
    (画面转到王宫内,北冥封宇昏迷在床,梦虬孙、申玳瑁与修儒一同入内。申玳瑁扶起北冥封宇,梦虬孙喂药之后,修儒上前金针治疗,北冥封宇手指微动)
    北冥异:皇兄戎马半生,惯与干戈为伍,面对口诛笔伐,总不若正面交锋来得轻易。虽然兵法亦善诡道,但战甲可防锋刃,却不防人心,皇兄真的不会感到心累吗?
    北冥缜:那异弟呢?
    北冥异:昨夜过后,确实曾有一刻,我兴起抽身念头。但一想到此次连累母妃,心中有愧,念头便打消了。这是我的底线,对方不断进逼,再以仁心退让,便是软弱。
    北冥缜:你希望我退出竞争?
    北冥异:我希望我的对手,只会是二皇兄。


    【海境?京王殿】
    午砗磲:殿下,你已经醉了。
    北冥华:讲什么傻话,我很清醒。还是,你不想陪本皇子喝酒,避之唯恐不及?
    午砗磲:微臣没这样想。
    北冥华:我相信你,记得先前我款待过你,也是宾主尽欢。没道理在封地是一种心态,在宫内又是另一种心态。人啊,总是将心态推脱给环境,好像自己就一点都没有错。
    午砗磲:但是殿下……
    北冥华:怎样,你不赞同?
    午砗磲:不是啦,微臣是想说,今日王终于将龙子求来的药服下了,应该要先去关心王的状况。
    北冥华:不是已经让左将军去了吗?这样,你才能陪本皇子饮酒啊。
    午砗磲:那殿下不去吗?
    北冥华:父王若醒来,也没办法马上下床,何必去叨扰他。找时间与众人去探望就好了。更何况,父王最想见的,恐怕也不是本皇子吧。
    午砗磲:殿下言重了,对王来说,每一位殿下都是心头肉。
    北冥华:啊,你口中的父王怎会跟本皇子认识的不一样?(直接拿起酒壶喝酒)同胞所出,父王对皇兄、对我期望完全不同。你们在朝中,可曾听过父王将我挂在嘴边?
    午砗磲:这……
    北冥华:(大醉)现在宫内乱成这样,我应该要担起责任、梳理局面,结果呢?连缜弟、异弟都站出来跟我争了。说到底,储君并无顺位,就算我是二皇子,是母后所出又如何?怎样不喝了?喝啊。
    午砗磲:微臣这杯都还没喝完。(无奈饮酒)
    北冥华:现在父王就要醒来了,看这个储位,父王也未必会传给我,但只要父王一日不醒,我就不会放手。(看着午砗磲)这是什么眼神?难道连你也怀疑我是凶手?
    午砗磲:没有,微臣没有这个意思。
    北冥华:罢了,现在缜弟、异弟连番出事,就因为火还没烧到我,所以我就被怀疑了,也不用什么证据。若换作是皇兄,说不定就迎刃而解了。这差别的待遇,我早就看透,早就……
    午砗磲:殿下,殿下。(离开)
    北冥华:(喃喃自语)还是皇兄对我最好了。东宫之位,本来就是属于皇兄的,本皇子,一定会代他……夺回。


    【东瀛?村内】
    剑无极:脸终于不肿了,人家说被蜂叮到,抹尿真的有效耶。
    桃子:到了到了,这就是我住的村庄。我说的那名铸造师就住在前面。这个时间,我看他应该是在工作才对。
    剑无极:这样太好了。
    桃子:跟我来啦。


    【东瀛?村内铸造坊】
    桃子:铃木。
    铃木:哦,是桃子姐啊,怎会清早就来找我?是菜刀又剁断了需要修理吗?
    桃子:不是啦,给你介绍客人。
    剑无极:师傅你好。
    铃木:不是师傅这么伟大啦,叫我铃木就好了。这位客人,你是想修理什么?是菜刀,还是斧头、柴刀?
    剑无极:是……它。
    铃木:你的佩刀。
    剑无极:逆刃刀。
    铃木:逆刃?
    桃子:怎样,铃木,这不是菜刀、柴刀,你会修理吗?
    剑无极:这口刀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太麻烦就不勉强,我再想办法另找人修理就是了。
    铃木:先让我看看。(仔细查看)<没错,是师匠的刀。>
    剑无极:怎样,这口刀还有救吗?
    铃木:你,不配用这口刀。
    剑无极:你讲这样是什么意思?
    铃木:你对待刀的手法太粗鲁了。
    剑无极:喂,我们才见面讲不到三句话,你也没看过我用刀,为什么说我粗鲁啊?
    铃木:如果你没有粗鲁,这口刀怎会伤成这样?
    剑无极:这是因为……
    铃木:刀虽是工具,也有其灵性、尊严,需要人细心使用。每一口刀剑,在铸造师交出的时候,皆被寄予厚望,希望能在刀剑客手中发出最耀眼的光芒。但你……让保护自己性命重要的刀剑变成这种模样,不尊重刀剑,等同不尊重性命,你配称什么剑客?!
    桃子:铃木,你会不会讲得太过分了。
    铃木:哼。
    剑无极:这……你讲得没错,身为一名剑客,我也不愿意见到自己的刀变成一块废铁,这确实是我的失责。但是……奇怪啊,过去这口刀不论斩木、断石如同斩瓜切菜,更丝毫无损,但是为什么区区几块山岩,就让它毁损得如此的严重?
    铃木:你用它去斩蒙陀山的山岩,破损也是理所当然。
    剑无极:我什么都没讲,你怎会知道是蒙陀山啊?
    铃木:方圆百里也只有蒙陀山的山岩成分特殊,含有能腐蚀刀铁的元素。否则以师匠……我是讲以这支刀的刀工哪有可能被破坏得如此彻底。
    剑无极:腐蚀的元素?
    铃木:没错,蒙陀山本是一座火山,不单山岩质地坚硬,火山灰中更含有强烈腐蚀物质,铁器一经接触即可脆化腐蚀,连这也不清楚,你还敢用刀去剖蒙陀山的山岩?
    剑无极:我……
    铃木:算了,修复刀剑需要一点时间,你先去桃子姐她家等吧。
    剑无极:啊,你要帮我修理?
    铃木:怎样,我也没说不修理。
    剑无极:但是你不是讲……讲我……
    铃木:虽然我不明白原因,但刀既然在你的手上,自然有其道理。再说,身为一名铸造师,我也不可能放任这口刀成为废铁而不管。总之,刀修理好之后我会送去桃子姐她家,你们先离开吧。
    剑无极:那就麻烦师傅了。(同桃子一起离开)
    铃木:<这口逆刃只有师匠有办法恢复了。>


    【东瀛?桃子家外】
    桃子:你的朋友在屋内休息,他的药正在煎,马上就好了,给你抹的伤药还有效吗?
    剑无极:有哦,跟尿掺着用,加倍有效。已经都好了,多谢你了,桃子姐。
    桃子:这样看起来,其实你也长得算帅气耶。
    剑无极:桃子姐,感情这种事情啊,是不能勉强的。
    桃子:我知道啦,称赞你好看而已,有必要吓成这样吗?又不是要你娶我。对喔,我好想有说要保留这个权利。
    剑无极:不要啦。
    桃子:跟你开玩笑的啦,你还真的当成我真的会要你娶我咧。我哦,是看你愁眉苦脸不知道你在烦恼什么。
    剑无极:没,没啦,哪有在烦恼什么。
    桃子:是在想铃木对你讲的事情吗?奇怪,他本来脾气都很好,对人和和气气。今天不知道受到什么刺激整个人都转性,竟然对你讲那种话。
    剑无极:但是他讲的话也不无道理,一名剑客若是不知道尊重刀剑,确实也不值得别人的尊重。
    桃子:你们讲得太深,我听不懂啦。嗯?(铃木来到)
    剑无极:师傅。
    铃木:叫我铃木就好了。你的刀修理好了。
    剑无极:不到一天,怎会这么快?(拿过查看)哇,修理得这么漂亮啊,我险些认不出来这是我的刀。
    铃木:这是当然,师匠出手……反正刀柄、刀鞘都帮你整理过了,除了修补刀身之外,还已经完成了耐锈的工序,往后就不用再烦恼锈蚀的问题了。
    剑无极:这么费工啊,那……修理费?
    铃木:免了。
    剑无极:免……你……你该不会也要我娶你吧。
    铃木:你是在说什么?
    剑无极:没有就好。
    铃木:这是一口好刀,多少刀匠终其一生都无法铸造出这么好的刀,能遇到这口刀算起来也是我的福气。你若真要付我修理费,就请记住今日的教训,往后好好对待你的刀。
    剑无极:我知道了,我一定会。
    铃木:嗯,那工作完成,我要走了。
    剑无极:师傅,多谢你咯。
    铃木:唉,叫我铃木就好啦。
    剑无极:是,铃木师傅。(铃木离开)
    桃子:药也差不多煎好了,剑无极,我们进去看你朋友的状况吧。


    【东瀛?桃子家内】
    (月牙岚昏迷在床,桃子给其喂药,剑无极一旁关心)
    剑无极:如何了,药有效吗?(月牙岚醒来)
    桃子:清醒了。
    月牙岚:(坐起身)剑……剑无极。
    剑无极:是啊是啊,是我啊。尖耳朵的啊,你现在感觉怎样了?
    月牙岚:我……很好,多谢你。(下床)
    桃子:喂,你刚复原,身体还很虚弱,不要随便乱动啦。
    剑无极:是啊,尖耳朵的啊,你再多躺一下啦。
    月牙岚:多谢两位,但是我……(虚弱)我不能休息,众人还在等我回去。
    剑无极:是有这么急一定要现在回去吗?
    月牙岚:灵灵跟小诚,他们没我的消息一定非常烦恼,我……我必须赶紧……
    剑无极:啊,这,你虚弱成这样,那……我陪你回去。(扶月牙岚坐下)桃子姐。
    桃子:怎样?
    剑无极:感谢你的帮忙,也麻烦替我向铃木师傅说一声,感谢他。
    桃子:你们真的要走哦?
    剑无极:放心啦,有我陪他一起回去,你不用烦恼。
    桃子:好啦,这样你们自己路上小心哦。
    剑无极:嗯,多谢,再会。(背起月牙岚离开)


    【东瀛?西剑流藏身处】
    鬼夜丸:避免再有敌人入侵,增添人手加强出口周围的巡视,明白了吗?
    众部众:是。
    鬼夜丸:去吧。(众人退下,此时剑无极回来)剑无极?(鬼夜丸回忆起上一次见到剑无极时)月牙岚,怎样了?
    月牙岚:被人追杀,剑无极救了我的性命。
    剑无极:我……我怎么越看你越面熟啊?
    鬼夜丸:你不认得我?我……还是先将月牙岚带进来,爱灵灵他们母子都很担心他。
    剑无极:照理来说,像你的外型这么有特色,讲话这么特殊,应该是看过一次想要忘记也很困难才对啊。(逼近鬼夜丸)
    鬼夜丸:喂喂……认人就认人,靠这么近干嘛。还学别人讲话的动作,真没礼貌呢。啊,当初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被打昏了,然后被我……那你不认得我也是正常的。
    剑无极:你是鬼夜丸。
    鬼夜丸:没错。
    剑无极:哦,那当年害我神志不清,将我当作木偶操弄,让我疯到非常有经验的人,就是你。
    鬼夜丸:呵呵呵,也没你讲的这么了不起啦。
    剑无极:那我应该好好感谢你了。(怒气冲天)
    月牙岚:剑……剑无极。
    剑无极:算了。
    鬼夜丸:不要动手了吗?
    剑无极: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而且我也不是来着寻仇的。(转身就走)
    鬼夜丸:你……
    剑无极:怎样,还有什么指教?
    鬼夜丸:我……
    剑无极:哼。(走)喂,尖耳朵的啊,你家是怎么走啊?
    鬼夜丸:(看着剑无极背影)剑无极,他……


    【东瀛?藏身处】
    (爱灵灵与月牙诚正在清扫屋外落叶,月牙岚和剑无极先后走来)
    月牙诚:爹亲。
    爱灵灵:岚。
    月牙岚:灵灵、小诚。(三人拥抱在一起)
    月牙诚:娘亲,你看,我就说爹亲会没事情,你不用这么担心。
    爱灵灵:你知道我有多烦恼你的安危吗?
    月牙岚:我知道,你……为什么也受伤了?
    月牙诚:爹亲,我们遇到坏人了。很多大叔都死了,娘亲和义母也受伤。
    爱灵灵:幸好是天宫大人的朋友,叫作樱吹雪的前辈相助,救了我们大家。
    剑无极:<那个凶女人也在这附近?>
    月牙岚:怎会这样,不是有设结界吗?怎会被察觉?
    爱灵灵:众人方脱险,也没时间细想,但紫姐姐已经去向天宫大人报告了。
    月牙岚:原来如此。差一点忘记了,小诚,这是要给你的,早前就备好了,但后来突然受到攻击,来不及拿给你。(从怀中拿出一只竹蜻蜓)
    (月牙诚接过竹蜻蜓,剑无极见此情形,回忆起与风间始的小时候。
    风间烈:谢谢你,爹亲。)
    月牙诚:这位贵人阿叔,多谢你救了我们爹亲。
    剑无极:呃,我……
    月牙岚:阿诚,你怎么知道就是剑无极叔父救了爹亲?
    月牙诚:多谢大叔。
    剑无极:哇,你叫小诚哦。乖,你真乖。
    爱灵灵:剑少侠,多谢你。
    剑无极:你们不要这样啦,这样我会很不好意思。
    月牙诚:大叔你看起来真厉害。
    剑无极:那是当然啊,你剑阿叔在中原是人人尊敬的天才剑者呢。
    (衣川紫到来)
    衣川紫:剑无极,你怎会在这里?(拉住剑无极)那……京一……京一和信之介大人,他们是不是也跟你一起回来了?
    剑无极:赤羽信之介他们早就离开中原回来东瀛了。
    衣川紫:你说什么?什么叫作他们早就回来了?
    剑无极:你听我讲,赤羽与神田还有霜,他们三人在几个月前就回来东瀛了。我也是遇到月牙岚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回来东瀛……或者是没办法回到西剑流。
    衣川紫:啊,怎会这样!他明明答应过我,他回平安回来。(哭泣)
    爱灵灵:姐姐,你先冷静。此事,我们赶紧回报给天宫大人知情。
    衣川紫:你真的不知道他们的下落?
    剑无极:我句句属实。我这边的疑问也是一大堆啊,你们刚才讲是那个凶女人救了你们,我正好要询问她关于这支刀的问题。
    衣川紫:这兵器好像是宫本大人曾经使用过的,怎会在你的手上?
    剑无极:这话说来长了。
    衣川紫:你既然与她熟识,可否去询问她,是否有京一与信之介大人他们的下落?
    剑无极:虽然有很多问题想要找她问清楚,可是一想到她……(回忆被樱吹雪打败的情形)
    月牙诚:剑阿叔,你很怕欧巴桑。
    剑无极:什么怕,天才剑者的字典里面没有怕这个字,那是尊重。
    衣川紫:剑无极,可否请你去找她问一个清楚吗?就算只是线索也不要紧,算我拜托你了。剑无极。
    剑无极:呃……好啦,你别这样,神田跟火鸡两个人都这么厉害,你不用担心他们的性命安危。可是,就算我要去找她,东瀛这么大,没任何的相关讯息,实在也不知道要从哪里找起。
    衣川紫:是天宫大人托她来救援我们,天宫大人一定知道如何找她。
    剑无极:那天宫伊织现在人在哪里?
    衣川紫:这……真抱歉,天宫大人的位置不能透露给别人知情。
    剑无极:为什么啊?
    衣川紫:抱歉,这是秘密。就算西剑流内部,也只有极少数的人能见到天宫大人之面。
    剑无极:这样是要怎么办比较好?
    衣川紫:让我先去请示天宫大人,再让她晋见你。
    剑无极:这么麻烦哦。好啦好啦,那我等你的消息。
    衣川紫:嗯。


    【东瀛?残忍联盟】
    (江宪龙一呆立殿内,回忆御魂阻止他切腹并给他止血——
    御魂笑光辉:我说江宪君,主公明明就叫你不准死,你偏要死,你是存心给我找麻烦吗?还是真的有这种癖好?现在你听清楚了,我,御魂笑光辉,以军师的职权命令你以后不准再动不动就切腹,否则……找不到人处罚,只好从你的部下开刀了,江宪君。)
    (江宪龙一回过神,正欲离开)
    立花雷藏:真没想到,失败了两次的废物,竟然还能活着。真不明白,盟主为何要保你这种成事不足的废物?像你这种早该死在街头的丧家犬,也只有竹龙众这种垃圾流派愿意收留。我真是替上杉家的先人感到可悲,流传数十年的名声就这样毁在不思进取的后人手上。风之龙牙,空有威名的大笑话。
    江宪龙一:(忍无可忍)我警告你,你侮辱我可以,但不许侮辱上杉大人。
    立花雷藏:侮辱他们的人不是我,是你自己。(话音刚落,攻击江宪龙一)江宪龙一,听清楚,今天若非是同盟,血扇流第一个要灭的就是你们竹龙众!
    江宪龙一:立花雷藏,你要是敢动竹龙众任何一个人,江宪龙一,誓死不会放过你。
    立花雷藏:哦,看不出来,废物还有带一点骨气。(突袭,江宪龙一全力抵抗)原来还有一点本事,那……这样呢?(加强攻势,江宪龙一苦苦支撑)
    (江宪龙一渐渐抵挡不住,御魂笑光辉现身化解攻击,江宪龙一受伤吐血)
    御魂笑光辉:喂,白夜丸,你想对我保的人做什么?
    立花雷藏:御魂笑光辉,你要插手。
    御魂笑光辉:坦白说,我是不介意与你对立。


    【东瀛?小树林】
    剑无极:麻烦死了,一下子叫我去找那个凶女人,一下子又叫我乖乖等消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啊。
    (回忆——
    樱吹雪:后会、无期。)
    剑无极:也没留住址好联络,我看这下真的后会无期了。说实在的啊,没事找这个凶女人做什么,用屁股想也知道她一定又会是剑、无极,然后就给我修理。是说啊,她竟然也会救西剑流他们,现在谁来跟我说其实她有老公了,我都相信。不过啊,这可能是比彗星撞地球的机率还低啊。毕竟她的脾气是那么的差,那是要眼光多差的男人才会看上她。(一道剑光袭来,剑无极全力接下)<高手。>偷袭是女人才会做的事情,出来。
    樱吹雪:管不住嘴,就管不住心。(剑无极虎躯一震)让我这个女人来验收你这段期间的成长。剑、无极。


    [樱吹雪赫然现身,中原之会,如今东瀛再现。樱吹雪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剑无极又将面临何种的挑战呢?
    击溃西剑流的残忍联盟内部,究竟是何种复杂的关系?
    背后的操控之手,又暗藏了多大的阴谋?
    如傀儡般神秘的杀手,又是来自何方?又有何种的秘密呢?
    极端刺激即将陆续引发,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二十一集——樱之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8-22 06:31 开心
    已签1867 天
    连签2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10-27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金光口白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8-22 06:35 开心
    已签1683 天
    连签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10-27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分享的金光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8-23 05:30 , Processed in 0.109214 second(s), 21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