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21|回复: 23

[普通级] 12.3【漠御】欲绝尘(短篇完结)………………这货是旧的

  [复制链接]
  • 2011-12-20 00:12 无聊
    已签17 天
    连签0 天
    [LV.4]偶尔看看III
  • 发表于 2011-12-3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不凡,不凡!不~~~”撕心裂肺的悲鸣响起,睡在床榻之上的漠刀绝尘一坐而起,冷汗湿透了全身,呼吸浑浊而急促,眼里还残留着疯狂的悲伤与无措的迷惘。
    “喂喂,绝尘你这是怎样?见着鬼了?”身着蓝衣的御不凡刚好来到床边,放下手里端着的水盆,在床沿坐下,解开漠刀身上被汗水打湿的绷带,一边小心翼翼的避开受伤的地方替他擦汗,一边习惯性的碎碎念着:“叫得像死了娘。真搞不懂,像我这样睿智沉稳的人,怎么会遇到个像你这么冲动的笨蛋,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天妒英才。你看你,这样一折腾,伤口又裂开了,真是懒得管你了。”
    “……御不凡?”涣散的眼神终于凝聚到一起,看着眼前的人,漠刀绝尘有一丝的不确定,仿佛还未从之前的梦境中醒来。
    “嗯。如何?”转身取来金创药和纱布,想要为眼前人重新包扎伤口,却被一把抱住,药粉撒了一地,“绝尘,你搞什么啊?”
    漠刀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眼前的人,紧紧的,仿佛要透过这个拥抱来证明些什么。
    “绝尘?”这才隐隐发觉不对劲的御不凡顿了顿,收敛了眼里的戏谑,眼光霎的变得更加柔和起来,探手拍拍漠刀的背,“我没事。你是做梦了。没事的。”
    “没事?”陷在梦里的漠刀显得有些迟钝,有些可爱。
    不过这时的御不凡却难得的没有逗他,而是像哄小孩一般的哄着他,“嗯,没事!不信,你放开我,仔细看看。”
    漠刀松开他,缓缓的,一双眼仔细的将御不凡从头扫到脚,最后落在御不凡的左手上,看了看,看了又看,迟迟的,才问:“你的手?”
    “呃,这嘛……”看着手背上那明显的抓痕,御不凡眼神游移半晌,在看到地上散落的药粉时,啊了一声,“你该换药了!坐好别动。”
    然后,起身准备去拿药,然后,左手腕被捉住,又被拽回床边,“说!”醒过神来的绝尘可不是哄小孩一般就能忽悠过去的。
    “哎哎!别那么凶嘛!像我这么亲切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黑社会的朋友啊。”转移话题一直是御不凡的强项,不过对着漠刀越来越清醒的凌厉眼神,只能别开脸,摸摸鼻子吱吱唔唔了一翻,才说:“就是你发烧说胡话,挥着手乱抓,我担心你伤到自己,按住你手的时候,就,就被你给抓伤了。”
    这伤,的确是被漠刀给抓的。漠刀,也的确是在发烧说胡话的时候,挥手乱抓而伤到御不凡的。但在那之前,被隐而不谈的真相是:漠刀发狂之时前,御不凡正在给他用冷水擦身降温,擦得非常之……呃,忘我,于是,等漠刀开始噩梦,他才会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落得个被抓烂了手背的下场。
    这负伤的前提,当然是不能说也说不得的。好在,漠刀虽然是一脸的怀疑,却仍然轻轻放开御不凡,任他给自己胸前的伤口上药包扎。
    而御不凡看似埋头认真的在为漠刀包扎伤口,其实更多是掩饰自己的窘困。虽说他不会承认,不过用他的话来说便是,像他那样厚脸皮的人,也是会脸红不好意思的……


    “御不凡”
    “嗯?”
    “我们回荒漠吧。”
    “呃?……好!”
    虽然有些吃惊,却仍是答应了。不问为何,只要是他的决定,再难自己也会支持,更何况,他一直希望着绝尘能放下仇恨。
    我们回荒漠吧。漠刀很庆幸,庆幸自己还有机会对御不凡说这句话。他想过,如果不凡问他,问他为何不再坚持报仇,他会怎样回答?多半会如以往一般,默不作声,然后任由那人胡天胡地的乱侃。不然呢?难道要告诉他,之所以改变心意,不再把报仇放在第一位,乃是因为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你御不凡不止被人砍下了一只手,还满身是血奄奄一息,被自己驼在背上,一步一步的回到荒漠才断了气?漠刀心知,自己是决计说不出来的。因他知道,一直以来,用坚强掩饰脆弱,用欢笑掩饰伤心的,都是这个一身蓝衣故作潇洒的人;因为他知道,只要有一个人,一个御不凡,对于自己而言,就是代表了永远不会孤独;因为他知道,其实真正依赖着对方的存在的,是看来冷漠坚强的自己。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朋友,都可以惺惺相惜,比如霜儿,比如雅少,可御不凡只有一个,是知己,是兄弟,是亲人,是——家。这些话,他永远不会说出来,可是他知道他懂。
    看着御不凡收拾行李,打包着清一色的蓝衣,看着左手上那已经浅得只有一点点白痕的伤口,漠刀只是稳稳的坐着,袖一扬,手里便多了片细长的树叶,放在一向不爱笑的唇畔,吹出悠扬的声音。
    御不凡的手顿了顿,没有回头却轻笑着:“我就爱听你吹这曲子,每次都会让我想起以前的日子。”
    漠刀仍是吹着那调子,仍是稳稳的坐着。他从几天前,被那噩梦惊得清醒过来之后,便一直没离开过这屋子,大多的时候躺着,更多的时候坐着,了不起要方便,也得让御不凡给扶着。若是换了以前,他定是不管不顾的,醒来便开始挥刀练功,哪里经得住这般磨人的修养啊。可他知道他不能,虽然御不凡没有只言片语的怨言,也没有在脸上露出哪怕一丝的愁绪,不过,那人隐忍的功夫再好,却又怎么瞒得过他呢?
    从炎龙离奇复活,一直陷害刀无极的刺血兰突然说自己是天下封刀的人开始,御不凡那颗敏感的心,便深深的被刺痛了,那是一种被一直以来深深信赖的长者领袖所蒙骗所背弃的伤痛。而后来,又成为了被利用来伤害漠刀绝尘的人质,刀无极那一刀挥出,杀的是漠刀绝尘,死的,却是御不凡对天下封刀的那颗依恋之心以及对亡父和亡妹最沉痛的不舍之心。所以,御不凡跳出来为好友挡那一刀,是为了不让曾经是自己最信赖的人,再一次伤了自己在乎的人,不让自己的心,再里里外外的被刨上一次。所以,漠刀绝尘拼死收住了即将发出的刀势,飞身闪到御不凡身前,挡下了那一刀阴险而无情的杀招。
    如果不是醉饮黄龙及时卸去了刀无极那一招的大半刀气,怕是真的无法逃脱生天了吧。漠刀绝尘感觉着胸前伤口传来的痛感,突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侥幸感。自从成年以后,他漠刀绝尘何时在打斗中怯过场?可这一次,他却真正怕。未赶到那里的时候,怕御不凡等不及自己,等赶到那里了,又怕自己无法将他安全的带离。还好,还好。
    正因为有这样的担心,所以才会在高烧不退的时候,做着那样胆战心惊的梦。也正因为做过那样的梦,所以他能想象得到,当自己因为伤势过重而昏厥过去的时候,御不凡会是怎样的心情,又是如何煎熬的等待自己的苏醒。不问,并非不知。有时候,沉默,只是一种默契,配合,只是一种体贴。
    “绝尘。”御不凡收完行李,坐在漠刀身前,看着他发呆,然后自己跟着发呆,直到那原本悠扬的乐音变得荒腔走调,才实在是忍无可忍的长叹一口气:“哎~!都不知道为什么,连我这么乐观豁达的人,看到绝尘你这样子,都会觉得很不忍心,很哀怨。”哥俩好的拍拍漠刀的肩膀,“都过去了,就别再想了。已经收拾好了,我们出发吧。”
    漠刀绝尘看看御不凡,从上到下,尤其是他的手,然后又看看一旁桌上那不大不小,居然还是蓝色的包裹,轻轻浅浅的丢出一句话来:“你不是说这几天除了解手,就不许我下床吗?”
    顿时,御不凡化成一尊石像立在那里,吐不出半个字来。你要他怎么说?说他早就巴望着和漠刀一起归隐荒漠,于是,在听到漠刀那句“一起回荒漠吧”的话时,就完全忘记了漠刀的伤势未愈,屁颠颠儿的赶紧收拾了行李准备开路?
    “哎~~!”漠刀摇摇头,倾身而上,唇边那难得的一抹微勾,最终隐没在贴合的唇瓣之间。



    数月之后  荒漠

    “大哥哥!”霜儿抱着食盒找上门来。
    “漠刀绝尘 !”然后是天刀笑剑钝,提着两坛好酒尾随其后。
    “我赢了!”“胡说,明明是我赢了!”“我的右脚先进来。”“这明明就是我的右脚。”……这是啸日猋,虽然主人格已经出来了,不过偶尔还是会这样玩一下分裂。
    “单刀残躯饮寒风,今朝有酒醉黄龙!”伴随着诗号,荒漠上狂风四起,只听得哎呀呀一阵嘈杂之后,咳声一片。
    御不凡正在菜圃摘菜,“喂喂!虽然这是荒漠,也不至于吃沙子啊!像我这么不挑食的人,也不是来者不拒的!”
    与此同时,提着水桶的漠刀从屋后绕出来,看着眼前这一群的不速之客,眼角微睨,转身进到一旁小屋,将水注入水缸,又出得屋来,把不凡摘出来放在地上的菜捡起放回屋内,才缓步踱到屋前,沉声问到:“你们来做什么?”
    “大哥哥,我来看你和不凡大哥!”小霜儿捧着食盒跑上前来,对着漠刀笑得天真烂漫,还不忘转头对着御不凡也灿烂一笑。
    “霜儿乖。”御不凡从菜圃出来,顺手牵了某人的衣角擦完手,摸了摸霜儿的头。
    漠刀瞪了身边人一眼,再瞪了留下爪印的衣角一眼,面无表情的对霜儿点了点头。
    “我陪霜儿来的。”雅少仍是一身的温雅,举了举手中的酒坛,眼含笑的看着漠刀,“很久没有和你对饮了。”
    “是我的右脚。”“明明是我的右脚。”“猜拳!”“石头!”“石头!”“剪刀!”“剪刀!”……啸日猋还是一脚院内一脚院外,继续玩分裂。
    醉饮黄龙将兵器往院内一插,“漠刀绝尘,你逃避不了你的宿命。”
    “来来来,霜儿,天刀,进屋坐。”御不凡一手牵着霜儿,一手拉过雅少向着屋内走去,“绝尘,你去泡茶……呃,算了,还是我去好了。”说着放开霜儿和雅少,示意漠刀带他们进屋,自己却走进一旁的小屋。
    至于那石头剪刀布玩得很乐的啸日猋,还有爱摆造型的醉饮黄龙,呃,他们不重要。

    屋子很简朴,没有那么多雕栏画栋,却也干净明亮,一张机,一张榻,几张凳,墙边有半壁书柜,另一侧开了一扇门,半掩着,挂了青色的布帘,靠近窗户的地方,却放着一台——织布机!!
    笑剑钝咳了两声,看向漠刀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霜儿却不管这么多,进屋之后,便把食盒放了下,四处张望着。
    “坐!”漠刀淡淡的一个字,当作招呼。转身便要出门去找御不凡。自从他伤势痊愈,偕同御不凡归隐荒漠之后,便有了一个习惯,对御不凡跟前跟后,绝不让他离开自己视线超过半盏茶功夫。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他不是那么放心的人在外面候着。
    就在他刚转身没走两步,“来来来,喝茶!”御不凡已经托着茶盘走了进来,“雅少,霜儿,你们都别客气啊。我们这地儿太偏僻了,绝尘话又少,今天难得你们来,一定好好跟我说说最近武林又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不凡大哥,这是我特地做来给大哥哥和你吃的。”
    “霜儿乖,今天人很多,这些可能不够吃,你再去做一些好吗?”
    “哦~好的!”
    如此,成功搞定小丫头一枚。
    “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接过御不凡递来的茶杯,已然稳坐在榻上的笑剑钝客气道。
    放了茶盘在机上,给自己端了一杯,无视漠刀越来越臭的脸色,也在榻上坐了下来,“不会不会。你们来了正好热闹热闹,绝尘不爱说话,也没什么表情,现在住在这荒漠上,明明是两个人,有时候却觉得像是一个人。哎~~!像我这么爱热闹的人,怎么会有这么沉闷的朋友。”
    啪的一声,漠刀的手打在机上,震洒了几杯茶水。御不凡见状,啊了一声,就在漠刀狠历的眼神向他扫来的时候,站起身,直直的朝漠刀走了过去——“外面还有两个人吧,我忘了给他们送茶了!”
    手腕被紧紧的抓住,御不凡眼里笑意一闪而过,抬起头来望进漠刀眼里的,却是极其无辜的眼神。心里默数一、二、三、四,五还没到,漠刀一记闷声低吼“拿来!”,便夺了御不凡面前的两只茶杯,往门外飞去。
    “绝尘很关心你啊。”
    御不凡转身,对上笑剑钝温温而笑的眼,“他一直担心,醉饮黄龙为了逼他觉醒,会采取极端。”
    “嗯。”转眸,看向一旁窗边的织布机。
    “那是秋风的。”御不凡的眼光也随之落定,“我妹妹。”极温柔的声音,如水。
    “嗯。”顿了顿,又说:“不用担心,有我。”

    “我不答应!”
    “漠刀绝尘,这是你的天命!”
    “慢走,不送!”
    “紫芒星痕!你必须觉醒!”
    争吵声一路逼近,御不凡与笑剑钝看向屋外,只见漠刀与醉饮黄龙一前一后往这边而来,同样的面无表情,却可以看出同样的心情恶劣。
    “哎~!”御不凡一声轻叹,端了茶杯重新坐回榻上,“雅少,喝茶。”
    “这茶泡得不错。”
    “承蒙夸奖。”

    而于此同时,某个隐蔽的角落,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如鬼魅般飘忽着。
    “这样不好吧。”
    “可现在只有如此了。”
    “万一主人发觉?”
    “你放心,笑剑钝承诺由他承担。”
    “这……好吧。”

    阴阳使出现在小院门外的时候,啸日猋还在和自己玩石头剪刀布。“啸日猋,我们适才从天下封刀门口外围进过,貌似有看到玉姑娘和刀无极的手下在动手。不知现在如何了。”
    “啊?!!欢欢!”啸日猋眼神一凌,转身疾走,一道光芒便不见了人影。
    然后,阴阳使出现在小屋内,漠刀与醉饮黄龙眼神厮杀着,御不凡与笑剑钝茶杯已见了底。
    “主人,不好了。”
    “不知为何”
    “啸日猋刚才”
    “往天下封刀去了。”
    “什么?”一声惊吼,一道白光,漠刀眼前没了厮杀对象。
    放下茶杯,笑剑钝优雅起身,掸掸衣袖,“既然他们都走了,我也告辞了。”
    走至偏屋门口时,“霜儿,走了。”
    “为什么啊?雅少,我还没和大哥哥他们聊天呢。”
    “我有事回去,你也跟我走。不然我不放心你。”说完,一手牵过霜儿,一手对绝尘挥了挥,“告辞。”
    第三道光之后,这处荒漠的居所,便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御不凡难得语塞,却仍是被这如夏雨一般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阵势给蒙了半晌。
    “莫非你舍不得了?”这句话是从鼻腔里哼出来的。漠刀的眉头皱得死紧,眼里还残有半分嗜血杀气。
    哈哈两声,摇摇扇子,御不凡知道自己适才玩得有些过火,于是走近漠刀身旁,放了茶杯,伸手拍拍他的肩,“好了好啦,别气了。”心里还是有些惋惜的,难得看到漠刀如此孩子气,却又不得不就此罢手。
    “哼。”扭头,“既然我那么沉闷,荒漠如此凄凉,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那好吧!”收起扇子在掌心一敲,“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回中原看看,反正大不了再碰见主席。”转身就甩着肩要往外走。
    “御!不!凡!”只听得漠刀念完这三个字,御不凡就一个眼花,被人沙袋一样扛在肩上,“你那么想找死?好!我成全你!”
    漠刀的咆哮声连同扛着御不凡的身影,一同消失在屋内另一侧的青色布帘后……

    “原来,这是你与雅少的计划。”懒洋洋的口吻依然带笑,却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暗哑。
    “醉饮黄龙一心想要我觉醒成为刀龙,是因为想要集合刀龙之力,回到九天之外。我与天刀如此商量,便是要避免他采取极端来迫使我觉醒。”至于极端手段,两人心知肚明,不用再提。
    “那……需要搬家吗?”御不凡侧头看着漠刀,好不容易收拾出一个家来,是否又要放弃?
    “暂时不急。”搬家倒是其次,漠刀只要一想到要他扛着那台织布机到处走,便觉得头痛,“再看。”
    “唔,那,我去准备晚饭。”翻身下床,披上外衣,忽的转头一笑:“还是,你想吃霜儿带来的食物?”
    答案,是一记冷眼。听到御不凡随之而来的扬声大笑,一向冷漠的面容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和雅少一起,成功的拦下啸日猋之后——
    “吾要再去荒漠一次。”
    “绝尘是不会答应的。”雅少淡然的拉起二胡。
    “他是刀龙,他无法抗拒他的天命!”
    “难道你不怕他出来后,看到刀无极,便会被复仇蒙蔽了眼睛,又一次去送死?”
    “这嘛……”
    “依我看来,你最终不就是想要集合刀龙之力打开回到九天之上的通路吗?不如就先想办法除去刀无极,吸取他的力量,届时,再去找绝尘。”顿了顿,又道“你说过,每条龙有自己觉醒的方式,刺激的方式已经证实对绝尘无用,那么化解他心中的仇恨,说不得能让他更加心无旁羁,得以觉醒呢?”
    “主人,或许此法”阴阳使一人一言,旁敲侧击,“可以一试。”
    “嗯……”沉吟片刻,醉饮黄龙点点头,“那就暂且按下,先对付刀无极再说。”

    于是,御不凡与漠刀绝尘,在荒漠之中的某一处,继续过着他们退隐后的平静生活…………


    <完>


    写文时忘记交代的部分,- -后面补上!

    ——————————————————————————————————


    数日前  某天尊皇胤午睡之时,阴阳使、天刀笑剑钝、漠刀绝尘秘密会面

    “漠刀绝尘”
    “天刀笑剑钝”
    “醉饮黄龙是我们的主人”
    “我们为何要帮助你们”
    “你们的主人一心想要回九天之上,而你们注定去不到那个所在。”笑剑钝慢条斯理的解说着,比起漠刀绝尘,他有更好的耐心,以及更好的说服力,“就看你们是想要帮助你们的主人尽快完成心愿,还是怎样?”
    “这……”
    “让我们”
    “考虑考虑”
    “考虑是可以,不过希望不会让我们等太久!”



    ——————————————————————————————————————————————




    补充一句:这货是旧的……………………orz旧文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錢 +150 收起 理由
    疏楼晓迪 + 1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 2012-9-30 23:41 开心
    已签105 天
    连签0 天
    [LV.6]常住居民II
  • 发表于 2011-12-8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这就是大结局,那该有多好~~o(>_<)o ~~
    漠刀背着满身是血的御不凡一路走向荒漠---那一幕大概也是最虐的情景之一了~~o(>_<)o ~~
    从此再看不到他的笑容,听不到他风趣温润的笑声,还有那“哎呀,像我这么...的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2-1-7 20:18 开心
    已签16 天
    连签0 天
    [LV.4]偶尔看看III
  • 发表于 2011-12-13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结局真好,回想到原剧里那最后漠刀背着不凡~~好虐
    每次看了都觉得心好难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2-3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末刀就會懷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2-6-30 01:50 难过
    已签63 天
    连签0 天
    [LV.6]常住居民II
  • 发表于 2012-2-11 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good story . thank yo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3-9-30 20:13
    已签172 天
    连签6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2-12-2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干的好!让御不凡活过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4-5-16 19:42
    已签231 天
    连签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3-3-15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12-13 15:45
    已签43 天
    连签1 天
    [LV.5]常住居民I
  • 发表于 2013-4-19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尘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9-27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个。。~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1-21 18:49 , Processed in 0.071519 second(s), 22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