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00|回复: 26

[普通级] 8.4【银金】漂泊无乡何处归

[复制链接]
  • 2015-12-12 09:04 无聊
    已签14 天
    连签1 天
    [LV.3]偶尔看看II
  • 发表于 2015-8-4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银骠当家,倦收天杀了一路,已经逼至南宗总坛,难道你还要放任下去么?”

        声线高亢且不掩惊怒之意的声音令神色呆滞的人瞬间惊醒过来,然后仍是默言蹙眉良久。

        “原无乡!难道你要放任倦收天杀光我南宗之人么?你不要忘记了,你是道真南宗的银骠当家,银骠玄解在你身上,你就有不能推卸的责任!”

        责任……原无乡迟缓之间终于了有反应抬头看向面前早已不是气急败坏就能简单形容的道者。

        “责任……为这双玄解,吾会去,待倦收天退后,这双玄解吾亦会卸下,当家之名亦再不存道真南宗,而南宗也不得在留难倦收天。”

        “原无乡,你要判教?!”

        判教,好严重的指责,原无乡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眼中虽有思绪却明显不在此地,不过他仍分了神出来回道:“如果你们要这样理解,我也无话可说,但若不应,这样的职责原无乡也不介意让其成真。”

        “倦收天是不是和你合谋要灭我南宗!今天,就算挡不住倦收天,也要诛杀你这个判教的小人!”

        面对激愤之下而来的攻击,原无乡起手挡招之间防御的密不透风,神色间却多了一丝不悦:“吾说吾可为南宗拦下倦收天,事毕便卸下南宗镇教之宝银骠玄解,日后南道真之争再于吾无关,你等现在要说我和倦收天合谋,是在逼原无乡做出不适当的选择么?”

        随着最后一句问话的结束,原无乡双臂一开震退了围杀他的几人。

        “就算你卸下玄解,难道你一身所学不是南宗所来?”

        看了一眼指着他恨恨而言的人,原无乡认同的点了下头:“那吾还予南宗就是,只要我说的要求你们能够做到。”

        伸着手还要再指责的人闻言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相信原无乡居然能如此轻描淡写说自己可以自废武功,就为了脱离南宗,就为了护已经杀人杀红了眼的倦收天。

        “可以。”其中一直不曾动手的道者看着神色淡漠的原无乡突然长叹一声,知道他意已绝只得妥协:“只要你阻止了倦收天,归还玄解,自废武功,自此,你便与道真南宗再无瓜葛,今日之事,南宗也不会留难倦收天。”

        “那玄解现在便还给南宗吧。”

        “呃,玄解需要天真君……”

        对方话还没说完,原无乡已经运功强行断开了接续在他身上的银骠玄解,更有甚者,他还借着逆冲的气劲一举破了丹田之气,百年之功自此虚无。

        做完这一切,原无乡已经冷汗淋漓几欲痛昏,但他却仍是面不改色,脚下虽然颠簸却走的坚定。

        一路走到外面,原无乡觉得鼻翼之下一直盘桓的血腥似乎更重了,也不知是双臂断开的地方血流的太多,还是已经入耳的杀声开始迫进这里的关系。

        夜寒天冷,但冷不过风中送来的味道,原无乡站在不透日光的夜幕之下,神智清明,眼中却起了模糊之色。

        倦收天行的似乎有点慢了,也不知道这幅残破的身体还能不能撑到倦收天来,这样想着,他脚下一软,又朝前冲了两步,身子更是因自身无力以及惯性而朝地上跌了下去。

        预想中的冰冷没有袭来,但更浓厚的血味却也就此蹿进了他的呼吸之中,原无乡累极痛极之间缓缓闭上了双眼,阻隔了方才落在眼中满片金色。

        “原无乡!”

        惊慌失措的声音落在耳中,却没有让原无乡睁开眼去看,唯有清淡的声音自他口中传出:“带我离开吧。”

        “好,我带你离开。”心中的惊惶令倦收天无法细思此刻的情况,唯有本能的顺从着原无乡的话将他带离了南宗。

        也不知道抱着原无乡走了多久,直到天际第一道曙光亮起,倦收天顿住了脚步,看着紧闭双眼面无人色的原无乡心中惧怕更甚:“原无乡!”

        “恩……”无力的应了一声,原无乡并未倦收天所想的一般已经昏死过去,因为他知道,他不能失去知觉,至少现在不能,否则倦收天一定会再回到南宗。

        “你怎么样了?”

        “还好,带我回烟雨斜阳,然后在帮我寻个名医处理下伤势。”

        “好,但你别睡。”

        感觉耳边飞过掠过的风声,原无乡低低了应了一声:“倦收天,我已不再是南宗之人,所以不要再踏上南宗。”

        倦收天紧紧抿着双唇,一声不言,脚下却是生风更急。

        来到烟雨斜阳,倦收天小心翼翼的将原无乡放下,却在要离开寻医的时候被原无乡抓住了衣衫,明明没有一点力气,却让他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不要再上南宗。”

        “好。”对着躺在那致使闭着双眼已经虚弱至极的人,倦收天恐惧忧心之间还有更多的无可奈何。

        “好。”

        同样一声好,原无乡松开了手,而倦收天也疾步出了烟雨斜阳。

        真是……好疼啊……在重伤之下重新恢复意识的原无乡闭着双眼拧起了眉心。

        “疼么?既然疼,为何还不愿醒?”倦收天的手指轻轻抚上了原无乡皱起的眉心,话语中带着一抹令人无法忽视的焦躁和不安。

        就是因为疼,所以才不应该醒来吧……感受着额上擦拭的温度,原无乡盘算着有什么办法能让他继续昏下去。

        “醒了,为何又不愿睁开眼。”

        重伤在身,功体又无,原无乡一恢复意识又如何瞒得过身边的倦收天。

        “疼啊……”没有松开眉心,也没有睁开眼,原无乡只是躺在那里叫了一声疼。

        “既然知道疼,为何要强行卸下玄解,甚至……甚至要……”倦收天说到这里几乎气的发抖。

        “我昏了很久?”

        “14天。”

        “你找人上过南宗了?”

        倦收天看着因痛而蹙眉的原无乡,连续十数天不断累积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一把揪住了原无乡的衣领喝问道:“为什么?!”

        真是令人怀念的动作,感觉着喷洒在自己脸上的热气以及对方在怒意中仍旧记得控制的力气,原无乡的心思和倦收天的问题走的那是相当的远。

        “回答我,为什么?!”

        察觉到衣襟上又收紧了几分手,原无乡回过了神然后在可能被倦收天勒死之前带着疲倦说道:“因为我累了。”

        “什么意思?”倦收天皱眉间,却已轻手将被他揪起来的原无乡又小心到的安置回了床上。

        “意思就是,我可以做一个快乐的平凡人了。”

        倦收天拧眉更甚,他才发现,原无乡从醒来到现在都不曾问过自己的伤势。

        “平凡的废人么?”

        面对卷收人的冷嘲,原无乡不干了:“废人也是人,好友,歧视伤残人士这可是有损你倦收天之名啊。”

        “你告诉我,你不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

        “当然不是。”虽然倦收天的猜测其实占了他当时决定的大部分原因,但原无乡仍顺着倦收天的意思说了他想听的话,哪怕那话其实不是倦收天的本意。

        “睁开眼,看着我说!”

        原无乡依言睁开了眼,入目便是一张含着怒意的久违俊脸,心中感叹,果然已是隔世。

        “好友将自己看的太重,虽然倦收天你也确实不轻就是了。”

        倦收天看着那双终于睁开的眼,温润如昔却又多添了几分淡薄,无端让这双墨瞳冷了三分也让他多了三分陌生之感。

        “那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甚至不惜自毁丹田离开南宗。”

        “不是叛教么?”

        “若是叛教之人都如同你这般,那这世上或许就真的再不存叛徒这两个字了。”

        “哈,说的也是,我当时就应该学你一般杀下南宗,毕竟南宗之上,原无乡自当下的轻易。”

        倦收天沉默了下来,原无乡知其心结却不言,反而重新阖上了双眼。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錢 +150 收起 理由
    美丽高可 + 15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4 10:50 开心
    已签1793 天
    连签1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5-8-5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倦收天與原无乡到底是兄弟還是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5-24 08:07 慵懒
    已签1985 天
    连签1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5-8-5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知己難求,且行且珍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8-17 12:13 擦汗
    已签193 天
    连签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5-8-5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过友情,是为基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4-25 15:37 开心
    已签324 天
    连签1 天
    [LV.8]以坛为家I
  • 发表于 2015-8-5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友好文采,为什么这么多人写金银俩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3-15 09:09
    已签413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5-8-5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友很能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12-12 09:04 无聊
    已签14 天
    连签1 天
    [LV.3]偶尔看看II
  •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恢复的真好。”

        “全赖医者妙手,原无乡才能在短短时间之内走出屋子再见这艳阳高空。”

        “明明是那位金闪闪的土豪不惜各种天才地宝,与我的医术干系不大。”

        “哦?既然如此,那医者为何还在此处?”

        “当然是为了你身上最大的创伤。”

        “那医者可以离开了,原无乡已非江湖人,也做不得江湖人了。”

        “你可知,为了能修复你的丹田,你那位好友四处奔波甚至为你不惜各处求药?”

        原无乡轻轻一笑,银色发丝垂落之间让他脸上的神情平添了清冷与情薄之意:“他求,自有他求,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哇哇哇,这话说的真是没良心。”

        “哈,倦收天,你说我说错了么?”

        “没错。”倦收天走了进来,脸上表情甚淡:“先生,这是药。”

        “哦,那我去配药,你们慢说。”医者也是乖觉,接过药,人就瞬间没了踪影。

        “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倦收天等了半天不见原无乡说话,淡漠的脸上开始出现了一丝不悦。

        “好友你向来不多话,平时难得一起还嫌弃我话太多,今日怎么变了?”

        “原来你还当我是你的好友么?”

        “哎呀,这话言重了,好友何出此言?”

        “你真要放任自己这样?”

        “不好么?这样的人生在朝升暮落之间匆匆几十年,自在至此,无纷无扰,吾所愿也。”

        “不思进取!”

        “哈,我已经亲手废除一身纷扰之源,进取与否于我又有何关系?武道一途不进则退,但此途已不在我的脚下,好友难道想强逼原无乡走不甘愿走的路么?”

        面对看不见真心的淡笑,倦收天心中涌起了一股熟悉的无力感,明明近在咫尺,但他却再触碰不到曾经的心灵相通。

        “既然如此,这里便不会再被江湖所染。”

        最终,倦收天背负着身后金剑如来时一般默默走出了这个地方,而他的身后,一身素银的人也不曾再看他一眼,哪怕一个背影都没有在他眼中留下。

        “你伤了他的心,他却还一心在想为你周全。”

        “医者,就该有医者的认知。”原无乡收回一直落在天际的目光,脸上有着似是亘古不变的云淡风轻。

        “你是一个无心的人。”

        “不管有心无心,既然活着,就要好好活下去,所以医者,你打算什么时候为我接上义肢让我免去独自一人就可能会饿死的风险?”

        “明日吧,虽然比不上道真的镇教之宝,不过让你行动犹如常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那便明日吧,明日过后,此地就不该再有江湖之风。”随着原无乡的话音落下,这江湖和他一别便别到了苦境三光尽掩之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12-12 09:04 无聊
    已签14 天
    连签1 天
    [LV.3]偶尔看看II
  •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恢复的真好。”

        “全赖医者妙手,原无乡才能在短短时间之内走出屋子再见这艳阳高空。”

        “明明是那位金闪闪的土豪不惜各种天才地宝,与我的医术干系不大。”

        “哦?既然如此,那医者为何还在此处?”

        “当然是为了你身上最大的创伤。”

        “那医者可以离开了,原无乡已非江湖人,也做不得江湖人了。”

        “你可知,为了能修复你的丹田,你那位好友四处奔波甚至为你不惜各处求药?”

        原无乡轻轻一笑,银色发丝垂落之间让他脸上的神情平添了清冷与情薄之意:“他求,自有他求,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哇哇哇,这话说的真是没良心。”

        “哈,倦收天,你说我说错了么?”

        “没错。”倦收天走了进来,脸上表情甚淡:“先生,这是药。”

        “哦,那我去配药,你们慢说。”医者也是乖觉,接过药,人就瞬间没了踪影。

        “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倦收天等了半天不见原无乡说话,淡漠的脸上开始出现了一丝不悦。

        “好友你向来不多话,平时难得一起还嫌弃我话太多,今日怎么变了?”

        “原来你还当我是你的好友么?”

        “哎呀,这话言重了,好友何出此言?”

        “你真要放任自己这样?”

        “不好么?这样的人生在朝升暮落之间匆匆几十年,自在至此,无纷无扰,吾所愿也。”

        “不思进取!”

        “哈,我已经亲手废除一身纷扰之源,进取与否于我又有何关系?武道一途不进则退,但此途已不在我的脚下,好友难道想强逼原无乡走不甘愿走的路么?”

        面对看不见真心的淡笑,倦收天心中涌起了一股熟悉的无力感,明明近在咫尺,但他却再触碰不到曾经的心灵相通。

        “既然如此,这里便不会再被江湖所染。”

        最终,倦收天背负着身后金剑如来时一般默默走出了这个地方,而他的身后,一身素银的人也不曾再看他一眼,哪怕一个背影都没有在他眼中留下。

        “你伤了他的心,他却还一心在想为你周全。”

        “医者,就该有医者的认知。”原无乡收回一直落在天际的目光,脸上有着似是亘古不变的云淡风轻。

        “你是一个无心的人。”

        “不管有心无心,既然活着,就要好好活下去,所以医者,你打算什么时候为我接上义肢让我免去独自一人就可能会饿死的风险?”

        “明日吧,虽然比不上道真的镇教之宝,不过让你行动犹如常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那便明日吧,明日过后,此地就不该再有江湖之风。”随着原无乡的话音落下,这江湖和他一别便别到了苦境三光尽掩之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12-12 09:04 无聊
    已签14 天
    连签1 天
    [LV.3]偶尔看看II
  •  楼主| 发表于 2015-8-5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好吧,那是他自愿黑化的,其实每个人为达目的,手段都不一样,只是过程中总会有偏差,初衷才是参考。  发表于 2015-8-5 23: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12-12 09:04 无聊
    已签14 天
    连签1 天
    [LV.3]偶尔看看II
  •  楼主| 发表于 2015-8-6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尊,我想游历江湖。”莫寻踪站在原无乡身边看着眼前纵横交错的黑白棋子,良久之后将一直放在心中的希望说了出来。

        原无乡一怔,执子的手微微一顿,随即啪嗒一声,一枚白子便落在了棋盘之上,而他淡然的声音也就此响起:“寻踪,这江湖一旦踏足,你之杀劫或许便也不远了。”

        “但徒儿也不可能永远在师尊的庇佑之下,何况身为男儿,自当该有所作为。”莫寻踪对于杀劫一类玄之又玄的东西不太感冒,何况就算真犯杀劫他也不怕。

        “初生牛犊不怕虎,既然你执意要在此时入江湖,那便去吧。”

        没想到师尊这么轻易就松了口,莫寻踪一时有些惊讶,但看烛火映出的冷峻脸庞又觉得如师父这样情淡的人,会这样轻易松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多谢师尊成全。”

        “成全?”原无乡的目光微微闪了一下:“谢为师成全你去犯死劫么?”

        “徒儿一定会谨慎小心的。”

        “寻踪,凡事量力而为,你还年少,人生要走的路还很长,莫说如今你还不能一跃千丈,便是能,也不够天高。”

        “师尊。”

        “恩?”看莫寻踪脸露迟疑之色,原无乡一笑:“你一向心直口快,什么事让你这样吞吞吐吐?”

        看着师尊温和的笑容,想着平日自己的师父虽然情淡对自己却颇为纵容,莫寻踪不由吸了一口气大着胆子问道:“师尊,你退隐江湖之前一定在江湖上鼎鼎有名吧?”

        “哈,为师不过一介废人,何来鼎鼎有名。”

        “胡说!我不许师尊自己这样说。”莫寻踪一脸的气愤,自己的师尊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无论阵法剑术皆是无人能及,虽然师尊不知何故没了一身武功,但师尊一定是天下间最好最棒的!

        “真是孩子气。”

        “反正我不管,谁也不能这么说师尊,就是师尊自己也不行!”

        “好了好了,你要外出游历还不快点去收拾行装?”

        “好啦,徒儿这就去。”

        被原无乡一打岔,莫寻踪也忘记了刚刚的问题一溜烟的跑回去收拾了行李又叩别了原无乡就踏上了人生第一次旅程。

        “江湖无情地啊……”

        原无乡一人独坐在烟雨斜阳看着暗无天日的天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双唇无声的动了两下便又奇异的波动散了出来,不多时他的脚边便多出了名侍从。

        “见过公子。”

        “寻踪出了江湖,让人跟着,非性命之危不得出手。”

        “是。”

        “去吧。”一挥手,烟雨斜阳再次恢复了属于一个人的宁静。

        莫寻踪出了烟雨斜阳还未从将要成的侠客梦中醒来就被放眼所见给震醒了。

        烟雨斜阳虽然地处偏僻,但周围仍有百姓居住,而原无乡也在方圆之内布下了大大小小的阵法,所以即便三光尽掩妖魔横行但在此内的百姓却算得上安然,因为魑魅鬼物一入阵法就会被绞杀,但苦境的其他地方却没有,所以莫寻踪一路走出,满眼之间除了荒凉,便是白骨斑斑。

        莫寻踪握着手中的剑,第一次深深体悟到了一种厚重的无力感。

        “师尊,当年我说要学剑时,你那声重重叹息我好像有点懂了……”

        莫寻踪正在茫然间,眼前顿开一道金色光芒,不由仰头看向了光源,只见暗无天日的天际莫名出现了一抹眩人眼目的金色光华,那是人间的希望。

        明明远在千里之外,但光芒之中的剑意却让莫寻踪一阵心悸,这种剑意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放佛师尊握剑之时所散出的剑意一般,只是两者却又一些区别,或许是因师尊握剑时并无内力加持?

        莫寻踪不明其中区别,但脚步已经开始朝着金光之处疾驰而去,即使金光消散暗夜依旧。

        一路追寻着原本的光来到了永旭之巅,莫寻踪看着手持金剑的金色人影,突然心中闪过一抹明悟,这剑法虽然和师尊传授的剑法不一样,但分明又是师尊在帮他演练阵法时所用的剑法。

        不及多想什么,眼见对方已落于下风,莫寻踪毫不犹豫的开启了巧夺无极变,秉着多年在原无乡训练出的熟练度勉强配合上了倦收天,险险的击退了来犯的人。

        倦收天收了手中金剑,看着眼前素不相识的少年,目光中带着些微恍惚。

        “在下浪掷千秋莫寻踪,见过前辈。”

        “是他让你来的?”

        他?那明显带着一丝期盼的语气令莫寻踪本就好奇的心更添了几分疑惑。

        “不知前辈口中所言的他是谁?”

        “曾经道真最强的阵法,巧夺无极阵,你既然会用难道不知我说的他是谁么?”

        “既然是最强,又为何是曾经?”

        倦收天看了莫寻踪半晌后垂下了眼帘:“你离开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可是我已经来了。”

        莫寻踪看了倦收天半天,发现对方并没有准备理他的意思便又说道:“家师原无乡,未请教前辈?”

        “他既然不曾提过我,那你更不该出现在这里。”

        倦收天的语气十分的冷淡,但莫寻踪却察觉到在他说出原无乡三个字时,对方明显有一瞬间的僵硬,于是想要探寻的心理更加强了几分。

        想了想,莫寻踪扬起了一抹笑容说道:“家师虽未提过前辈的名字,但前辈的剑法我却十分的熟悉,否则刚才也不能配合前辈了,虽然比起师尊肯定差了许多。”

        倦收天闻言眼睛骤然一亮:“原无乡的功体恢复了?”

        莫寻踪从倦收天骤然亮如星子的眸光中判断出此人必是师尊的至交,他很想在这样满是期盼的目光点头,可惜事实终究不尽人意。

        随着莫寻踪的摇头,倦收天果然如他预想一般的黯下了目光。

        “前辈,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吾名倦收天。”

        哦……莫寻踪点了点头:“前辈和师尊的关系一定很好吧。”想了想又补充道:“否则师尊也不会用前辈的剑法教我演练巧夺无极阵了。”自己简直就像是师尊蓄意替倦收天量身准备的一样……

        倦收天何等聪明,莫寻踪想得到的事情他又怎么会想不到,只是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原来的面无表情。

        “此地不是你该久留之所。”

        听到倦收天又下逐客令,莫寻踪淡然一笑,那笑令得倦收天心中又是一阵恍惚。

        “好吧,前辈嫌我不够格,那莫寻踪告退。”

        “如今,你该留在他的身边。”

        莫寻踪离去的脚步一顿,嘴角与其师尊一般的笑容也化了去:“前辈之意是师尊会有危险?”

        倦收天无语回答,而莫寻踪也不需他回答,眨眼之间,永旭之巅再复宁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5-25 06:27 , Processed in 0.191483 second(s), 23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