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陌上花不开

[普通级] 8.4【银金】漂泊无乡何处归

[复制链接]
  • 2015-12-12 09:04 无聊
    已签14 天
    连签1 天
    [LV.3]偶尔看看II
  •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尊,师尊……”

        “何事如此焦急?”看着莫名疾回的弟子,原无乡放下手中的书简不急不缓的问道。

        “倦收天说师尊会有危险。”

        “倦收天……”一字一顿,原无乡轻念之间,因见弟子归回而扬起的温和笑意在此时无端掺进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哇,看师尊的表情,好像这个倦收天和师尊该不会正好是那种敌友之间复杂的交情吧?”

        “苦境武林一遭,吾徒难道就学会了揣测为师之意?”

        “师尊,徒儿只是好奇。”

        “看来,汝已经用过了巧夺无极阵。”

        “是,徒儿方上永旭之巅正逢其会,只可惜,徒儿到底年轻,险险拖累了倦收天。”

        “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出去了,这三光再过不久也该再重临苦境了。”

        “那师尊和徒儿说说和这个倦收天的事情好不好?”

        “为师和倦收天么?”原无乡沉吟之间,目露追忆之色,良久之后却是冷冷一笑:“我与他并无什么好说。”

        “师尊,徒儿不懂。”

        “要懂别人的故事,就必须要参与进这个故事之中,寻踪,你已经错过参与这个故事的时间,懂与不懂,并不重要。”

        “可是,师尊明明对这个倦收天一直念在心中,否则也不会……”莫寻踪后续之言在原无乡一瞥之间收了声音。

        “寻踪,你的心又不静了。”

        “那师尊呢?师尊的心可静?”

        “哈,吾徒,你逾矩了,退下吧。”

        不轻不重的语调,却让莫寻踪头皮一紧,毫不迟疑的躬身退了下去。

        莫寻踪退下之后,重新拿起书简的原无乡却不曾将目光落在书简之上,这个地方清净了几十年只怕也是到头了,只是这烟雨斜阳他却不愿外面那份肮脏染上此地。

        “这个倦收天还真是乌鸦嘴……没想到三光才刚出来没多久就有人来找麻烦了,师尊,可要徒儿现在出去?”

        原无乡看着眼前阵图淡淡一笑:“道真一脉就算再精研阵法,在我的面前也只能到此为止,何况来的这个只不过空有一副铜皮铁骨罢了。”

        “师尊原来是出自道门道真一脉吗?”

        “是。”原无乡一手变换着阵图,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为师脱离道真的代价便是在道真之上修炼的一身功体,不过看来当年的退让也只能这样了……”

        没有去看莫寻踪难看的脸色以及万分想冲出去揍人的架势,原无乡再又变了一次阵式之后停下了手。

        “师尊,此人就算现在褪去,来日必会再来,为何不让徒儿出去将他擒住?”

        “擒?擒了以后呢?开杀么?”原无乡的脸色出了一抹厌倦之色,片刻之后心中又不禁浮出了对自己深深的无力感,即便厌倦到这种地步,他仍想将倦收天撇清开去,当真是无可救药了……

        莫寻踪一默,脸色又难看了几分:“阵法总有破的时候……”

        “吾徒是怕来日没人来喂你剑法?”

        原无乡轻笑着调侃了莫寻踪一句,但莫寻踪的眉头却依旧深深皱着,只是不再言语,半刻之后心有决议向着原无乡默默躬了一身便离开了,而原无乡只是目送远去的身影什么也没说。

        出了烟雨斜阳的莫寻踪并没有去寻方才来犯之人,原无乡平时对他教导甚严,尤其在心性之上,少年人有的浮躁冲动在他身上甚少出现,他一直谨记着凡是量力三思而后行的教导,所以在思考过后他朝着永旭之巅而去,那里一定有他想知道的故事以及能让师尊再不被打扰的办法。

        莫寻踪在永旭之巅等了几日,终于等到了外出归来的倦收天。

        “不是让你回去了么?”看着再临永旭之巅的少年,倦收天的语气中闪出一丝几不可查的不悦,此少年一身本事尽得原无乡传授,一看便知这些年原无乡在他身上花了不少心血,若是出了不测,原无乡必定会心中难受……

        “回去过了,但是有人来犯烟雨斜阳,虽然一时被师尊所布阵法阻碍暂且退了回去,但来日必会卷土重来,我的根基如今还不足以抗衡那些人,所以我就想到了你。”

        “是原无乡让你来找我的?”

        感受着周围骤然出现的压力,莫寻踪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曾和师尊说过要来寻你,若你不愿,也请将那些人来的来历告诉我,我虽无能,但也可为师尊铲除一两个阻碍。”

        话一说完,莫寻踪便在骤然出现的压力下感受到了一丝杀意,虽然这杀意不是针对他的,不过仍让他觉得犹如芒刺在背,并且令踏非常的想要避开。

        “莫非是拳宗?”跟着倦收天一起来的玄首在倦收天思考之时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倦收天看向苍,脸上带着一抹疑惑,自从那一日,在他答应原无乡再不上南宗之后,他便再也不曾关注过南宗的情况,并且南宗也没有一人来寻他兴师问罪,所以在刻意的忽视下他其实忽略了许多的问题,而这一切却正合了当初原无乡的心思。

        玄首有些诧异倦收天居然不知道这件事情,虽然这是道真一脉内部的事情,但是在道门中知道的人不在少数,毕竟倦收天当时差点以一己之力颠覆了整个南宗,后来事情虽然平息了下来,但是与之齐名的银骠当家却突然销声匿迹,没有多久就有一部分人从南宗分裂了出来号之拳域。

        “听方才的形容过程,那人该是南宗拳域的人。”

        “你就这样放任了自己的师尊一人去面对可能会再临的危险?!”

        冷冷的斥责声还没有落下,甚至莫寻踪还没来得及为这句斥责做出一点表情反应的时,倦收天已经化为一道金光消失在了永旭之巅。

        “……果然……交情匪浅……”默默呢喃了一声,莫寻踪虽然不并不担心短时间内那些人能对自己师尊造成什么伤害,不过在倦收天消失后他也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甚至没顾得上一旁被遗忘的另外一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12-12 09:04 无聊
    已签14 天
    连签1 天
    [LV.3]偶尔看看II
  •  楼主| 发表于 2015-8-8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人生在世最多的便是一个巧字。

        烟雨斜阳之内,原无乡听着外面传来的打斗声不无感慨了一下,却没有要出烟雨斜阳的意思,因为他一直没有想好要去怎么面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一长串事件,他可以果决甚至可以称得上冷酷的对待自己,却无法这样对待别人,及时是敌人……

        原无乡深深的为此叹出一口气,但嘴角的笑意却与心中的踌躇截然相反,并且隐隐带上了一抹凛冽,而伴着那凛冽的是突然改变的阵法以及一起消失的原无乡和百里定势。

        “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双方停下了手,倦收天收剑看向一旁还有些呆愣的莫寻踪问道。

        “是师尊……”

        “原无乡不是功体尽废了么?”九指骄雄冷着脸,不过脸上虽然有疑惑却没有被愚弄的恼怒,因为当年原无乡自废丹田的那一幕他也是旁观者之一,他的疑问仅仅是出于一个没有功体的原无乡要怎么对付被他一起带走的策师,以及为何被单独带走的那个人会是策师而不是别人。

        “师尊的丹田一直没有修复。”莫寻踪只确认了他所知道的事实。

        “打开阵法,我要进去。”

        莫寻踪皱着脸摇了摇头:“如果可以,我比你还想进去,但是我不会。”

        倦收天怔了一下,原无乡连巧夺无极变都传授给了莫寻踪,那么其他的东西又怎么不会交?

        像是看出了倦收天的疑问,莫寻踪苦笑道:“师尊说贪多嚼不烂,我还年少又加之心性未定,便要我从中选择一样,巧夺无极变便是我这十几年的选择,何况,师尊有意关闭了阵法,我自认离师尊还差的太远。”

        倦收天也知道此时唯有等待,便看向了九指骄雄:“原无乡已经脱离南宗许久,为何还要找来?”

        九指骄雄冷笑一声:“倦收天,如果当年不是原无乡,你以为南宗会轻易对你甘休?时至今日,这笔血仇也绝不会轻易被消化。”

        倦收天心头一动,眉峰却是一凛:“永旭之巅不曾移位。”

        九指骄雄冷哼一记,若非策师想要在对倦收天动手之前确定原无乡是否真的再无威胁,他早就杀到永旭之巅去了。

        想到策师,九指骄雄的心上突然涌出了一股不安,原无乡和策师已经消失了有一段时间了……

        正想着,周围突然出现一阵能量波动,随即九指骄雄陡然瞪大了眼睛看向被传送出来的一句躯体或者说是尸体。

        “师尊。”

        “原无乡!”

        担忧和愤怒的声音伴着拳掌交击的声音回荡在原无乡耳边,而原无乡却连看也未看就转身进了烟雨斜阳。

        “师尊,你没事吧?”没有去管还在交手的两人,莫寻踪快步跟了上去扶住了面色有些苍白的原无乡。

        原无乡摇了下头,随后抬手掩住了唇角,压抑的低咳声从那里传了出来。

        “原无乡有我,莫寻踪,你先去休息吧。”

        莫寻踪眨了眨眼看着自己突然变空的手,后知后觉的看向已经被倦收天带进怀中的师尊,脸上浮出了一抹古怪的神色,直到自家师尊那似笑非笑的目光飘了过来才回过神立刻闪了人。

        “你还好吧?”

        原无乡还不及去看久别不见的好友,喉间的腥甜便再也压不住而溢了出来,看着掌心的红色,他的眸光暗了几分,到底他的身体由于丹田的破损以及强行卸下银镖玄解变得虚弱了太多,否则以百里定势的拳风也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吐血。

        “在小辈面前逞强就算了,在我面前就不用了。”同样因原无乡掌心的红色而暗了下眸光的倦收天将人带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没有逞强,而且也逞强不了,你受伤了能用功体去压制,我可没有。”

        “你的脸色太差了。”倦收天的掌心贴在了原无乡的后心,温和的内力流转在原无乡的脉络之中,一炷香过后,倦收天收回功力,但脸上的神情却没有因为原无乡伤体的好转而有所变好,甚至变的更差了。

        “说我脸色差,你不如拿个镜子照一下自己。”没什么正经的原无乡放松了自己的身体看着一脸漆黑的倦收天笑了笑。

        “为什么?”

        “哈……”一声失笑,原无乡面色轻松的揉着一直没有停下过抽疼的额头笑道:“好友多年未见,似乎还是喜欢将这三个字当成口头禅。”

        “为什么?”倦收天没有因原无乡轻松的神色而缓下神色:“我要听你的真心话。”

        一字一顿,这样话,从来没有超出原无乡的所料,但原无乡并没有如从前那般接过他的话似假还真的安抚他,反而在盯着他沉默半晌后大笑出声。

        倦收天看着笑的前俯后仰的原无乡,周身的温度一降再降,眉心的纠葛更是越来越深。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在出口,甚至手臂已经有抬起趋势的时候,原无乡骤然停下了笑声,一双清眸明明漾着满满的柔和笑意,说出话的却让倦收天心头一阵紧缩。

        “倦收天,我的心在哪里,你知道么?若你知道,我不说,你也能听见。”原无乡柔和的眉眼露出了一抹疲态,为刚刚动用的杀机,也为一直被羁绊住的心。

        “……”张了张嘴,倦收天却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来,他知道,在心中,一直不曾一样的东西变得更为不一样了,只是他却不知道这不一样到底是什么。

        就是这种懵懂无知神情……原无乡的嘴角的弧度提得越发深了,却不再多说任何可能会再深入甚至点破这个话题的话,转而说道:“刚刚变成尸体的那位是天疆族的人。”

        天僵的人……倦收天一顿,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天僵族还有后人?”

        “有。”

        “你不是轻易会开杀的人。”

        原无乡依旧微笑,是的,他不会个会轻易开杀的人,每一次的杀人或多或少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无论好的原因还是坏的原因……

        “他要报仇,而丹田尽碎的我,就是眼中最好捏的那个柿子,第一次破不了阵法,第二次便让九指骄雄为他带路,只是不巧正好碰到了你。”

        “你放走了他一次。”

        放过一次难道就要放第二次么?原无乡挑了一下眉梢:“你觉得我做错了?”

        倦收天不太明白原无乡的意思便回以沉默,只是眼中带了些不赞同。

        “可是,人已经死了,而他也没有办法死而复生。”原无乡摊手,带笑的眼底隐含着一点漠然的冷意,这世间固然有人能死而复生,但绝不包括刚刚被他弄死的那个,毕竟没有功体的他,说是杀人不如说是杀灵魂,一个连魂魄都已经散尽的人连轮回都做不到又遑论死而复生呢。

        “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原无乡又笑了两声:“据我所知,你杀了慕潇韩,与其担心我,不如想想你自己的处境。”

        “我不会逃避慕峥嵘的寻仇。”倦收天说的十分理所当然。

        “仇恨,会让人迷失,而你,是一个君子。”最后的君子字,原无乡垂下眼帘说的满含叹息。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原无乡抬手遮住了眼帘下那道晦暗又渴慕的光芒。

        “你不也是么?”

        “我?”待得眼底的光芒隐去,原无乡虽仍是温文含笑却否定了倦收天的话:“物是人非,君子二字,早已和我无缘。”

        “妄自菲薄?”倦收天原本的理所当然中因原无乡的话而多了惊讶以及试探。

        “不要相信慕峥嵘。”

        倦收天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心中疑问却仍点了头,与原无乡相交至今,他从未见过他完全否定一个人,对什么人都留有余地这是他最大的特色,当然,这只是曾经,自从那一年,原无乡之于他而言,已经陌生太多。

        “既然你无事,我回永旭之巅了。”

        虽然这么说,但原无乡却从倦收天眼中看见了他想自己挽留他的意思。

        “出口在那边。”不甚所谓的原无乡漫不经心的抬了下手。

        倦收天按下心中窜出的火气,站在那一动未动:“南宗你要怎么处理?”

        “我就在这里,无论是晴亦风雨。”

        倦收天听罢轻轻一笑,却是坐了下来。

        “怎么?好友是要和我风雨同济么?”

        “不该么?”

        “尘世暗夜破除不久,素还真消匿苦境,一页书重伤在退,叶小钗也是下落不明,如今的你已是正道的标志,留在烟雨斜阳算是怎么回事?”

        “永旭之巅有晨曦之辉,烟雨斜阳有皓月之明,同为人世指点方向,引导世之昌明,我在哪里又有何不同?”

        “啧啧,多年不见,你的口才让我惊艳了。”

        “那我说服你了么?”

        这一刻,始终带笑的人笑而不语,清越的眸光中带着仿若从深远而来的光。

        这一刻,一直懵懂的人被那深远而柔和光芒一下照散了一层迷雾,嘴角亦缓缓带上了与之相同的笑容,眼前的人,从来都不曾拒绝过自己,就如自己也从未拒绝过他一样。

    点评

    等更  发表于 2015-8-9 00: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12-12 09:04 无聊
    已签14 天
    连签1 天
    [LV.3]偶尔看看II
  •  楼主| 发表于 2015-8-9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尊。”

        “有话和我说?”温和的看着站在自己房门外的弟子,原无乡让莫寻踪进了房间。

        “师尊,你不该让倦收天留在烟雨斜阳,如今哪里有他,便是江湖。”

        原无乡温和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欣慰之色,两世一徒,终不枉他一番心思与心血。

        “无妨,为师相信自己的徒弟。”

        莫寻踪一噎,心中有来自于师尊对他肯定的激动却仍然充满理智:“师尊,你常告诫弟子,要弟子量力而为,虽然我很想认同师尊的话,但是弟子目前真的做不到。”

        “当我们量不能为时,我们就要学会因势利导,借力打力,倦收天不会永远都是正道的标志,这个武林,放不下它的人终会回到他放不下的土地,此时的倦收天,也不过是一时之选罢了。”

        “若倦收天也放不下呢?”

        “倦收天?”

        莫寻踪看着自己师尊温和的浅笑刹那温凉如水,虽柔且凉,沁透人心。

        “这世上,他放不下的唯有恩。”

        “而师尊放不下的,唯有倦收天?”不知为何,福至心灵的人突然顺手接了这么一句,随即便在对方淡淡的目光中手足无措起来。

        “如同倦收天放不下恩一样,我放不下的只是情。”

        这句话,犹如惊雷,莫寻踪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一心敬爱的师尊口中所说的情会是同修之情,会是挚友之情,因为在那张温润俊雅且磊落的脸上,是不容他错辩的情。

        他张口结舌,原本的无措在万分的错愕下,甚至无法让他发出一个疑问的单音节。

        “因为舍不得,所以放下,这句话我从来不曾认同过,我们能拿起很多的东西,我们也能放下很多的东西,但这世上,唯有那颗鲜活跳动的心,你拿不起,也放下,不因舍不得,不因能放下,只为它是你唯一能如常人一般活下去的生命能源。”

        “师尊,我不懂爱情,但是我知道,师尊不是没有爱情就能不能活下去的人,倦收天之于师尊,或许重于生命,但非全部,否则,这些年,师尊也不会独自在烟雨斜阳只披一层清冷薄月了。”

        一番劝诫的话却被说的如此委婉,原无乡失笑之余也不免有些感叹。

        “寻踪,在绝大部分时候,生命便是全部,而用理智来评判一份感情更是一件十分荒谬的事情。”

        “看来师尊曾经做过这样荒谬的事情。”

        原无乡一手轻轻的拍在了莫寻踪的肩头,一如笑容般温和的声音沁入了泠泠之音,虽然悦耳却冷寒入心:“我曾因爱而恨,因恨而扭曲,因这扭曲,我让自己陷入了最污浊的泥沼,即便重新回生,这悠悠轮转的岁月也仍然涤不净曾经的污秽。”

        “师尊……”莫寻踪怔然而望,那淡薄中流出的悔恨令他懊恼方才的冲动,师尊的情爱只是师尊的情爱,作为弟子,他只要安静的看着,在师尊需要的时候成为他挥向阻碍的剑,成为他阻挡攻击的盾即可。

        “师尊,无论怎么样,弟子一定会站在师尊身边。”说完这一句话,莫寻踪甚至不及去看自己从来敬爱有加的师尊的表情,便逃也般的冲出了门口,只是还没走几步,他脸上本来因害羞而出现红晕突然如潮水般迅速退了下去,默默回头看了眼身后只有几步距离的房门,莫寻踪抿了抿嘴唇,从那个看似好像已经站了很久的男人身边擦肩而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12-12 09:04 无聊
    已签14 天
    连签1 天
    [LV.3]偶尔看看II
  •  楼主| 发表于 2015-8-13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有什么事?”
    在倦收天第N次在他看向他后立马移开的目光中,原无乡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了起来。
    “没有。”
    没有?原无乡十分怀疑的又看了倦收天一眼,却也没有追问,反而体贴的移开了目光,只是那温和的眸光深处却浮现了丝丝如高山云雾一般冷薄不透的光芒。
    就这样,原无乡拿着手中的书简安静的看了起来,再也不受身边时不时投射过来的目光,直到有俗客来访。
    “寻踪,将玄首迎进来吧。”
    “是。”
    一声应答,莫寻踪走了出去,不多时便一脸不快的将玄首领了进来。
    “被冒犯了?”
    “师尊。”低低了唤了一句,到底顾忌着另外的两人,莫寻踪只叫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这也是人生修行的一部分。”
    莫寻踪绷着脸没说话,原无乡轻笑了一下又道:“方才其实你可以让开身,由着他们进来,毕竟为师只说让你迎玄首进来,并未说要你阻拦那几个人。”
    “师尊!”
    “好吧。”原无乡拍了拍莫寻踪的肩膀,这是他惯常安慰或激励自己徒弟的动作:“我原无乡的徒弟自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给脸色看的,等会为师一定帮你把面子和里子一起找回来。”
    玄首:“……”
    倦收天:“咳咳……”
    “恩,玄首来这里是为了找倦收天吧,你们请便。”被倦收天的咳声打断了一下,原无乡便分了一点注意力给了玄首,然后人就往外走了去。
    “你要去讨面子?”
    “好友,烟雨斜阳不是能容人一再挑衅之地,原无乡就算是废人,也容不得他人轻视。”
    这不是真话!
    在第一时间就甄别出这话真伪的倦收天习惯性的抿了抿唇,看着已经走出好几步的原无乡,也跟着迈开了脚步。
    “既然这样,我与好友自然并肩而行。”
    原无乡足尖一顿,温凉的瞳孔微微一缩,却在回头的转瞬笑开了颜:“好友,你这是不打算给别人活路了?”
    “两位,不知可否看在下的面子,先放过此事?毕竟慕峥嵘心中有怨,到底也没失了分寸。”
    “慕峥嵘?”乍一听名字,倦收天霍然看向原无乡:“你一直都知道?”
    自然是知道的,整个烟雨斜阳都在他魂力的笼罩范围之内,就是草木的一点晃动他都能无比清晰的感知到,更何况是一个大活人,只是问题来了,到底是要说知道呢,还是说不知道呢?
    “原无乡!”
    原无乡觉得他的牙冠突然有些酸,因为在倦收天喊这三个字的时候他都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现在知道了。”
    看着做出一脸纯良状的好友,倦收天深深的觉悟到原无乡就是他生命中唯一的魔心。
    “我不跟去,你是不是打算就和杀了策师一样杀了慕峥嵘?”
    倦收天一直是剔透的,只是他又太过干净,以力破奸自然是个简单明快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在自身站的不够高时却会因身边种种的人和事所桎梏,而为此之后付出的代价,牵扯出的人也是无法掌控的……
    原无乡一笑,他现在做法,其实和倦收天做法并无太大的差别。
    “能杀就杀了,反正慕峥嵘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句话其实是说给苍听的,而苍也确实听了进去。
    “这话是什么意思?”
    “日久见人心。”原无乡摆了摆手,显然没什么心情去说他讨厌的人:“玄首和倦收天去外面和他们说吧,道门的事情我这个外人不适合听。”
    “原无乡。”倦收天一把拉住了已经转身往回走的原无乡:“你保证,你不会再让自己牵涉到这些事情中。”
    原无乡想笑,而原本因说道慕峥嵘而透出冷意的眸子也确实掺进了笑意,只可惜带的却不是倦收天喜爱的暖色。
    那眼神……倦收天不自觉的收紧了拉着原无乡的手。
    “好吧,好友。”原无乡感受着倦收天为他带来的一点痛觉,眼中的冷漠褪了下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虽然没有正面答应,但倦收天却也松了手,他知道,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好,我们来日再叙。”
    原无乡在倦收天满眼的愁绪中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看着他和玄首走了出去,而才因倦收天回了一点暖的眸子也在这时犹如风雪过境一般冷得渗人。
    这世上若人都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不会有那么是非了,何况……原无乡将身上这双不是自己的手摊在自己眼前,就算他已经没了自己的手,但是那一直伴着他的腐朽味道却如影随形,既然早经污秽不堪,既然又重来一次……就这样吧,即便挡不去所有的风雪,在我倒下之前,我总能一直在你身边……
    “这么天真,真是一点都不像所谓的道门明宿。”
    这话说的不错,只是语气里的嘲弄有些刻薄,原无乡转头去看明明应该回房间的徒弟,有些无奈道:“他不过是一心向道,待人以诚罢了。”
    “哼,在师尊眼里,只怕倦收天是没有一点不对的地方的。”
    “在为师眼里,寻踪也少有错的地方。”原无乡见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徒弟明显不爽倦收天也是好脾气的伸手给自己徒弟顺了下毛。
    “师尊,你就会这样哄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话虽这样说,不过莫寻踪的脸色确实比刚刚好了很多,只是眼里的不赞同却还是没有消失。
    “你说,若是为师一人在武林走跳,能安静几天?”
    “银镖当家,名剑无名……”莫寻踪没有再说下去,反而摇了摇头,无论是否涉足江湖,有倦收天在一日,原无乡就一日不得安宁,非了为了那些他不不知道的恩怨,只是因为自己的师尊放不下那个一身顶峰修为却性情纯一的倦收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6-28 22:43 奋斗
    已签504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5-9-9 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无私分享!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9-5 12:30 开心
    已签234 天
    连签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5-9-10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文采  竟然写了这么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10-5 18:18 开心
    已签474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2-2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3-4 16:35
    已签2 天
    连签1 天
    [LV.1]初来乍到
  • 发表于 2016-3-4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跑偏了好久啊。。。什么时候脱下面具重新做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12-27 17:52 郁闷
    已签77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发表于 2016-3-10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呢,双秀的基情满满的,黑化的小当家感觉特别萌啊~~~金闪闪倒追,推荐哦~~

    点评

    是呢,人气超好的。原来这里也有喜欢金银双秀的道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3-13 01: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8-25 19:11 开心
    已签453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6-3-13 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银算是近年来霹雳最成功的一对了。
    最重要的人一直在身边,就算因为某些原因分离,也要努力把人追回来。于金,于银,都是如此。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1-23 03:56 , Processed in 0.067222 second(s), 16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