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95|回复: 6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二集 毒 药

[复制链接]
  • 2019-2-18 08:13 开心
    已签1240 天
    连签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8-19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QQ截图20160819124328.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737950253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十二集 毒 药
    录入:杏花不吃鱼,余生,北龙归心
    校对:叶清眉

    【荒野】
    [荒野遇杀劫,剑无极与凤蝶遭遇蒙面人包围,一场恶战,即将展开。]
    剑无极:来喔。
    杀手:杀。
    凤蝶:记得要留活口。
    剑无极:收到。
    (此时一名蒙面人人默默来到)
    [杀手虽众,但剑无极刀法凌厉,一一惨死刀下。]
    [眼见围攻失利,杀手转向凤蝶,却是徒劳无功,枉送性命。]
    (众杀手围攻剑无极同时,蒙面人独自攻向凤蝶)
    剑无极:凤蝶!
    凤蝶:剑一?破。
    [来者武功高绝,更对飘渺剑法了若指掌,凤蝶绝式未出,已然遭擒。]
    剑无极:凤蝶!飘渺无极。(众杀手碎尸当场)
    剑无极:放开凤蝶。
    [刀走剑行,击发出万点金星,剑无极见招还招,变化无穷,两人竟是棋逢敌手,难分高下。]
    剑无极:<这个人好像十分熟悉飘渺剑法。>
    剑无极:飘渺无尽。
    [剑无极再施绝艺,飘渺无尽走得无常无定、变化无穷。]
    (飘渺无尽依然难以伤到蒙面人)
    剑无极:你……为什么这么了解飘渺剑法?
    剑无极:那我只好无招胜有招了。
    [就在剑无极新式欲施之时,蒙面者忽现奇招。]
    (蒙面人抬手散出毒气)
    [毒气乍然绽放,剑无极应变不及,毒气袭身。]
    (剑无极中毒之际,蒙面人同时攻至,剑无极轻易落败)
    剑无极:你……卑鄙。(吐出一口黑血)
    蒙面人:告知神蛊温皇,凤蝶的生命,掌握在他的一念之间。
    剑无极:休走……别走,凤蝶,凤蝶。(剑无极欲追,但毒素缠身,无能为力)
    剑无极:凤蝶……
    [怎能,怎能再度让自己的失误铸下大错。剑无极悔恨,但却又无能为力。再一次,无能为力。]

    【太虚海境】
    (未珊瑚中毒昏迷,震惊在场众人)
    北冥华:娘娘!
    北冥缜:菜肴有问题,宫中有内贼。
    北冥异:怎会?来人啊。
    鳞族士兵:在!
    北冥异:彻查宫内,有可疑的人士,擒而候审。
    鳞族士兵:是。
    北冥缜:且慢。传吾命令,海境皇宫,立时军管!

    【鳞王寝宫】
    [正当皇宫大乱,一名蒙面人,缓缓靠近昏迷中的鳞王,忽然——]
    (一道气劲袭入,蒙面人虽然避开,但仍被气劲所伤,随即另一名蒙面人冲入保护鳞王)
    蒙面人一:哼。(头一名蒙面人实力不足,见无法取胜,抽身而退时被鳞族士兵发现)
    鳞族士兵:追!(鳞族士兵追捕蒙面人,另一名蒙面人躲在暗处不动)
    鳞族士兵:先去保护王。
    (见鳞族士兵回头保护鳞王,另一名蒙面人也离开了)

    【海境皇宫】
    北冥缜:你想做什么?
    修儒:我……我只是想替娘娘诊断。
    北冥缜:退下。
    俏如来:殿下……
    北冥缜:你也退下。
    俏如来:是,俏如来告退。
    修儒:修……修儒告退。
    北冥华:为什么不准修儒医治?
    北冥缜:他是境外之人。
    北冥华:他是来医治父王的。
    北冥缜:这不代表他没有问题,让太医令来吧。
    北冥华:你是在怀疑他们?
    北冥缜:我怀疑宫中所有的人。
    鳞族士兵:启禀诸位殿下,方才巡视宫中,发现一名蒙面人,竟是从王的寝宫方向飞奔而出。
    北冥缜:父王呢?
    鳞族士兵:王无恙,但人没抓到,被逃脱了。
    北冥异:我要去见父王。
    北冥华:我也同行。
    北冥缜:拦住他们。
    北冥华:你做什么?为什么拦住我们?
    北冥缜:传我号令,搜查凶手,包围父王寝宫,不准任何人进入。
    北冥华:这是什么意思?
    北冥缜:我正在主持大局。
    北冥华:你!
    北冥缜:现在是非常时期,就先委屈皇兄与异弟了,请你们移驾内宫,接受军管。
    北冥华:要监视我们?你真当我们是凶手?
    北冥缜:为防万一。
    北冥异:三皇兄。
    北冥缜:是要自行进入,还是要我请军队护送你们进入?
    北冥华:北冥缜!
    (北冥异上前拦阻北冥华,暗示他不要冲动)
    北冥华:<现在紫金殿周围,都是他的人马……>
    北冥华:哼。

    【苗疆】
    千雪孤鸣:喂,讲清楚。为什么将人带来王宫?
    御兵韬:我讲过,一切顺其自然。
    千雪孤鸣:哇靠,这算是顺其自然吗?
    御兵韬:她被追杀,需要王宫的庇护。
    千雪孤鸣:谁?你吗?除了你,我不知道有谁被追杀,不能藏在铁军卫的。
    御兵韬:是王爷。
    千雪孤鸣:我?你是在胡说什么?
    御兵韬:至少她是这样认为。
    千雪孤鸣:真的有人在追杀她?为什么要杀她啊?
    御兵韬:有很多可能,可能是王爷,但也可能是,牵连到夜族血案的人。
    千雪孤鸣:这……
    御兵韬:找到药神,就能接近真相:是谁要毒害先王?是谁嫁祸夜族?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千雪孤鸣:我去找。
    御兵韬:有劳王爷了。
    苗兵:启禀军师,公子开明求见。
    (千雪孤鸣离开,公子开明到来)
    御兵韬:你说,有人闯入还珠楼?
    公子开明:还有人要杀你的小妹?不过这樁事情好像不太重要,你的仇家这么多,亲戚朋友被遇到也是正常。
    御兵韬:并没多少人知晓榕桂菲的存在,在这个时间点,可疑。
    公子开明:你认为呢?
    御兵韬:嫁祸。
    公子开明:嫁祸……
    御兵韬:榕桂菲若死,第一个值得怀疑的人是谁?
    公子开明:是谁?
    御兵韬:千雪王爷。
    公子开明:为什么?
    御兵韬:与你无关。
    公子开明:那你继续讲。
    御兵韬:但是千雪王爷,绝不可能做这种事情。所以,矛头就指向谁?我与苗王一脉反目,谁能得利?
    公子开明:除了大奶,我想不到还有其他的人想害你。
    御兵韬:这就是这个计谋的第二层。表面上是要让我与千雪王爷反目,实际上,是当我了解不可能是王爷所为时,我会将猜测转向凰后。
    公子开明:但不是大奶?
    御兵韬:第一,她不知榕桂菲身边有设置奇门遁甲的脱身通路——
    公子开明:第二,她没破解还珠楼机关的能力——
    御兵韬:这情报收集,太浅了,不是熟悉我们的凰后与雁王。
    公子开明:那是谁呢?想放走五百畸眼族民造成混乱,又要杀榕桂菲,制造你与凰后的冲突。
    御兵韬:也许,与剑无极在落殒之谷遇到的蒙面人是同一个组织。
    公子开明:这都是你们的事情,现在换我讲我的事情了。为了避免问题,我要借苗兵,护送我带五百畸眼族民回魔世。
    御兵韬:可以。
    公子开明:那就约定时间配合了,请。
    御兵韬:请。
    (公子开明离开)
    御兵韬:神秘的蒙面人。

    【神农有巢】
    梦虬孙:水来了。
    药神:多谢。
    (药神接过水,一饮而尽)
    梦虬孙:你喝掉了?
    药神:我不是说多谢了?
    梦虬孙:我以为你是要用来制药的。
    药神:专注太久,有一点口渴。
    梦虬孙:哼。
    药神:别担心,药,你很快就能带走了,耐心。
    梦虬孙:那我不吵你了。
    药神:就算你跟我讲话,也不会影响我的速度。就算你不跟我对话,我也无法加快。
    梦虬孙:性格怪,原则怪,难怪没朋友。
    药神:连名字也怪。
    梦虬孙:很有自知之明嘛,所以我习惯叫你药罐子。说到名字,我回去海境的时候,才慢慢了解,你的名字真的怪。鸩罂粟,鸩是毒,罂粟也是毒。你堂堂药神,用这种名字吓人对吗?
    药神:以毒攻毒,药理所为龙虎方,不外如是。何况罂粟的本质不是毒,而是药。
    梦虬孙:哦?
    药神:各路医术当中,有强行破坏人体,而后重建的手法,甚至有一些看似温和的疗法会遗留痛处在病患身上一段时间。罂粟之效,便在于减痛、镇静,但若过量,便会让人产生依赖。其实不止罂粟,任何一种药,过量皆是毒。
    梦虬孙:是喔,难怪我现在这么依赖你。
    药神:哈。
    梦虬孙:你笑了,你刚才有笑,我没听错吧?很少听到你笑耶。
    药神:我是在笑你笨。
    梦虬孙:喂!
    药神:药快好了。
    药神:其实,严格来说,鸩也不是毒。
    梦虬孙:看到鬼,难道书上都是乱写的?
    药神:传闻鸩本无毒,是因为以毒虺为食,让毒素累积在身。
    梦虬孙:那为什么没被毒死?
    药神:也许是……找到共存的方式了吧。
    梦虬孙:你是在回答,先前幽冥君与阎王鬼途的事情?
    药神:好了。
    梦虬孙:你又不回答,算了。真的没问题吗?
    (药神径自做事,不回答)
    梦虬孙:抱歉,我不是质疑你的能力, 只是先前我给王吃的解药,差一点就害死王。太医令有说,可能是药性与鳞族的体质不合。
    药神:这你不用担心,我医治过鳞族的人。
    梦虬孙:为什么没听你讲过?
    药神:你又没问我。
    梦虬孙:难怪,十多年前我们结交之时,你还不知道我来自海境,这次我跟你讲了,你好似一点也不意外。
    药神:其实,那时我便猜测,你有可能来自海境。因为我是在医治那个人之后,才遇上你的。我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好像是……他说他叫欲星移。
    梦虬孙:看到鬼,你医治过欲星移?
    药神:你跟他很熟?
    梦虬孙:这不是重点。他是怎样了?为什么需要你的医治?
    药神:那个时候,他重伤濒死,我出手救了他,但你也知道我的规矩,一出手,就要索取回报。
    梦虬孙:金钱你看不上眼,你是拿了什么?
    药神:他是传闻中的鲛人,而且是非常罕见的主脉,不怕这世上大部分的毒物,他的心血,是很好的药引。
    梦虬孙:你取他的心血?
    药神:放心,这并没危及他的性命。不久之后,我也籍此炼成一颗最强悍的解毒丹,虽然之后转赠他人了。
    梦虬孙:你送给别人?
    药神:卖一点人情,日后好办事。怎样?你很在意?
    梦虬孙:谁在意?哼。
    药神:看来你跟欲星移有交情,这趟回去,替我感谢他吧。
    药神:你脸色不佳。
    梦虬孙:药罐子,我问你,如果一个人没了意识,是不是就没救了?
    药神:我没医治过这种人。
    梦虬孙:是吗?
    药神:你所讲的人,莫非是欲星移?
    药神:看来这中间有很多故事。早前我提醒过他,受创之躯难以恢复原初状态,必须避开任何巨大伤害,否则,难以自愈,严重者,沉疴一生。就不知是否与此有关。
    药神:快回去吧,别让你的人生再有遗憾。
    梦虬孙:多谢你,药罐子,小心阎王鬼途,之后有时间,我会帮你。
    药神:该小心的人是你,去吧。
    梦虬孙:哈。
    药神:善恶纷纭炼一丸,悬坨称上两相难。三千乐土无人至,十八泥犁百事宽。

    【还珠楼大殿】
    (温皇正在看书,看到剑无极负伤归来,放下书起身)
    剑无极:啊……
    神蛊温皇:嗯?剑无极。
    (发现剑无极身中蛊毒,温皇帮他解毒)
    剑无极:啊!
    神蛊温皇:你中了蛊毒,凤蝶人呢,她不是跟你一起?
    剑无极:凤蝶……凤蝶被抓走了。
    神蛊温皇:嗯?!
    (乍听凤蝶被擒,温皇语气骤变,怒气难遏,掌劲难控,不及反应间剑无极便被猛力击飞,尚来不及喘口气便又被掌劲吸了回去)
    神蛊温皇:你讲什么?
    剑无极:对不住。
    神蛊温皇:废话!
    (温皇提腿狠击剑无极肚腹,剑无极难耐跪地)
    剑无极:啊!
    神蛊温皇:哈啊!
    (温皇一掌盖上剑无极面额,另一掌击向剑无极肩膀,剑无极被再次击飞,而连番重击,终也是让他吐出所中之毒)
    剑无极:啊……
    神蛊温皇:你所中的蛊毒,我已经解了。(回身拿起书)哈,我倒想知晓是谁自诩本事敢在神蛊温皇面前卖弄蛊术,又敢抓走神蛊温皇的人。
    剑无极:他……他没讲出自己的身份,他只说……凤蝶的生命在你的一念之间。
    神蛊温皇:看来是对吾的挑衅了,有趣啊。
    剑无极:啊……(不支昏倒)

    【太虚海境?某处】
    修儒:怎会这样,想不到国宴竟然出事,现在皇城还被这么多人马包围。
    俏如来:现在紫金殿四周皆被监管,皇城外围只有一支军队进发,嗯,那个方向是潜……
    (突然,黑衣蒙面人自身后袭来,面对突来的杀机,俏如来面色冷静,沉着以对)
    修儒:啊!
    (护住修儒,俏如来迎面战上黑衣蒙面人。尽管蒙面人刀刀凌厉狠辣,但俏如来动作亦干脆利索,蒙面人丝毫近不得身)
    俏如来:<好猛烈的攻击。>
    修儒:俏如来!
    俏如来:别靠近!
    (蒙面人射出暗器,俏如来纵身避过)
    修儒:小心!
    (蒙面人随即进攻,俏如来亦不再留情,制住蒙面人持刀之手果断斩下蒙面人右手)
    俏如来:<完全没闪避,怎会……>
    [兵刃临身不退,浑似毫无痛觉,俏如来疑惑,更感心惊。]
    (蒙面人再次攻向俏如来,欲证心中疑惑,俏如来夺过蒙面人兵器并再次斩下蒙面人另一只手臂)
    蒙面人:哈啊!
    俏如来:哈啊!
    (蒙面人不做停顿,再次攻击,俏如来随即取下身上佛珠扫向蒙面人双腿,蒙面人当即跪地)
    俏如来:现面来!
    (就在俏如来欲接近蒙面人揭开他之面目时,蒙面人却突然爆体而亡)
    俏如来:啊……(被爆炸气劲震开)诡异的死士,呃啊……(捂住被震伤的胸口)
    修儒:你有怎样吗?
    俏如来:没事,还差一点,幸好对手只有一个。此人到底何人所派?他竟然对兵刃伤势全无反应。
    修儒:为什么那个人想要杀我们?是不是要将这件事情告知锋王殿下?
    俏如来:(思考片刻)我想去潜龙崁。
    修儒:嗯?
    俏如来:方才其中一支军队是前往潜龙崁,看来锋王殿下是将狷螭狂也列入嫌疑了。
    修儒:既然这样,还去找他?
    俏如来:只是想问他一点看法,走吧。
    修儒:不跟锋王殿下说刚才的事情吗?
    俏如来:此事诡异,必须先……(察觉鳞族士兵来到)嗯?诸位……
    鳞族士兵:殿下有令,两位贵客不可随意走出皇城范围。
    修儒:啊?但是刚才……(被俏如来制止)
    鳞族士兵:这边请。
    (俏如来与修儒随士兵离去)

    【太虚海境?内宫】
    北冥异:唉……
    北冥华:别唉声叹气了,是你要我别争下去先妥协来这的。
    北冥异:因为再僵持下去也没用啊。
    北冥华:同样,你想再多也没用。喝茶,是说这茶还不错喝,来,我敬你,也敬长驱东宫的缜弟。(将茶一饮而尽)
    北冥异:皇兄认为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是谁?
    北冥华:我不知道。
    北冥异:我还以为皇兄方才是在暗示我什么。
    北冥华:你这样提,我反而怀疑你想要我怎样看待这件事情。娘娘中毒,父王受刺,缜弟马上用兵力控制皇宫,这一连串的事件来得又快又急,但总是有人在第一时间做好判断,诶?这缜弟的嫌疑怎会突然间变大了?
    北冥异:其实,我认同三皇兄的说法,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嫌疑者,但……
    北冥华:他自己也应该被调查,是吧?
    北冥异:但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
    北冥华:你的脑筋动得比我还快,在大殿时你可以提啊,只是后果不堪设想而已。
    北冥异:皇兄现在反而冷静了。
    北冥华:我有王牌撑腰,只要让我找到机会,现在有一个令我更在意的事情,这场国宴是临时举办的,若有人能抓准时机对娘娘下毒……那我们,安全吗?

    【太虚海境?房内】
    修儒:这根本就是软禁嘛,那个锋王怎么这么不讲理?俏如来,你刚才为什么不要讲刺客的事?
    俏如来:就算讲了也无法改变什么,毕竟,锋王殿下已有定见。
    修儒:你是担心他对我们不利?
    俏如来:未必,但对我们不信任是可见的。
    修儒:他阻止我医治娘娘,又将我们拘禁,就因为我们是外人?
    俏如来:不只是我们,京王、霄王也是同样。
    修儒:什么意思?
    俏如来:从方才的冲突中可有判断锋王殿下已经下了命令限制其他两位殿下的出入。
    修儒:啊?他连自己的兄弟也怀疑?
    俏如来:在这当口,谁都可以被怀疑。
    修儒:他怎能这样随便怀疑人?他说我们可能是串通,说不定根本是他自导自演。
    俏如来:这我不能肯定。
    修儒:所以你也有想过?
    俏如来:猜测只能放在心里,比较现在他的军队已经包围整个紫金殿,恐怕连王下御军都在控制之下。

    【还珠楼大殿】
    (剑无极自地上醒来)
    剑无极:啊……凤蝶……我昏倒多久了?(温皇不语)啊……有凤蝶的消息吗?我……去找凤蝶!
    神蛊温皇:你要找谁?银燕还是凤蝶?
    剑无极:两个都找!我任何一个都不会放弃!我知道你气我,是我没保护好凤蝶,是我无能,我……
    神蛊温皇:真是让我讶异,你剑法进步如斯,加上凤蝶,竟然落得一重伤一被擒,剑无极,你不是变得很厉害了吗?
    剑无极:你恨我,想要杀我,我都不会反对,但是要先救回凤蝶!
    神蛊温皇:不劳费心,你安心养伤吧。
    剑无极:但是我要提醒你,对付好似非常了解飘渺剑法,凤蝶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所制,连我的飘渺无尽也好像被他预料到变化,他与我缠斗许久,剑法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但这一点需要提防,就不知他的背后是不是有其他势力,我只有这点情报,希望对你有帮助,我……去找人。
    神蛊温皇:不是叫你专心养伤吗?
    (温皇语带凉意,剑无极不禁一阵背脊发凉)
    神蛊温皇:吾讲的话很难理解吗?
    剑无极:……是。(向内走去)
    (公子开明来到)
    公子开明:我来了,诶?(看向正离开的剑无极)发生什么事情了?
    神蛊温皇:凤蝶被擒了。
    公子开明:什么!什么人这么大胆,这么好胆,这么虎胆,竟然连苗疆狼主的干女儿,神蛊温皇的丫鬟都敢抓,这真是……嗯?
    (察觉温皇面色不佳,小明识相的转移话题了)
    公子开明:我是来带五百畸眼族民回去的。
    神蛊温皇:在苗疆借到兵了?
    公子开明: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苗疆那边也不是很在意,随便借一点让我带人回去。
    神蛊温皇:不是这么简单吧?
    公子开明:我知道了,凶手一定是落翅仔跟大奶,来去修理他们,我请军师赞声,史艳文赞掌,天地不容客赞教,一次让他们清洁溜溜。
    神蛊温皇:雁王这样做有好处吗?
    公子开明:他这个人你也知道,装模作样,出门要喊声,走路要有风,像是随身带两只扇子替自己扇风一样,只要让局势混乱,什么事情他做不出来?
    神蛊温皇:雁王左右战局,却从不主动入局,这样做只会引火上身,对混乱局势有什么帮助?
    公子开明:所以说,他是吃饱太闲。
    神蛊温皇:你不用转移目标,你明知不可能是雁王与凰后所为。
    公子开明:证据呢?
    神蛊温皇:剑无极说,对手熟悉飘渺剑法,又善蛊毒。
    公子开明:这么了解你,一定是你的仇家。那……我先带畸眼族人走了,掰掰。
    神蛊温皇:畸眼族民不能让你带走。
    公子开明: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神蛊温皇:还珠楼之前受到袭击,最大的可能目标就是五百畸眼族民。
    公子开明:说不定是来找你的,只是刚好主人不在,所以绕了一圈就走了。
    神蛊温皇:打草惊邪之后,你必然带重兵护送五百畸眼族民,是谁会带重兵离开?最有可能便是苗兵。方才你说出关键了,凤蝶是狼主的义女,我的侍从,抓住凤蝶是不是就能作为筹码了?
    公子开明:说不定你仇家满天下,现在人家来要找你讨债,这个问题你慢慢思考,我要先将畸眼族民带走,免去后顾之忧。
    神蛊温皇:不忙于这一时,稍等一日吧。这段时间我们有很多话慢慢聊。

    【太虚海境?潜龙崁】
    (梦虬孙自外归来)
    梦虬孙:狷螭狂,我回来了,你知道我已经……(看到左将军与士兵)现在是啥情形?
    申玳瑁:参见龙子。
    梦虬孙:你们在这里做什么?狷螭狂呢?
    申玳瑁:启禀龙子,我们也在等他。
    梦虬孙:你们想对他做什么?是谁让你们来潜龙崁?给我出去!
    申玳瑁:这是锋王殿下的命令。
    梦虬孙:皇三子。
    申玳瑁:宫内生变,有人想毒害皇贵妃娘娘,更想趁乱行刺王,所以下令彻查所有的嫌疑者。
    梦虬孙:(大惊)你说什么?!

    【太虚海境?锋王寝宫】
    误芭蕉:(进入)殿下。
    北冥缜:狷螭狂还没回到潜龙崁?
    误芭蕉:是。
    北冥缜:当此时刻,竟然行踪未明,务必将他找出。
    误芭蕉:是。另有一事,梦虬孙回海境了。
    北冥缜:他回去过潜龙崁?
    误芭蕉:是,要对他采取行动吗?

    【太虚海境?潜龙崁】
    梦虬孙:看到鬼!连俏如来修儒都被关了?
    申玳瑁:锋王殿下说要彻查所有的嫌疑者……
    梦虬孙:彻他一个大头啦!我去找俏如来。
    申玳瑁:锋王殿下说谁都不能见他们,就算龙子想见其他两位殿下也是同样。
    梦虬孙:你们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
    申玳瑁:这……
    梦虬孙:堂堂王下御军也被他们吓到?
    申玳瑁:但锋王殿下对微臣有恩……
    梦虬孙:够了!不问你了!(离开)
    申玳瑁:龙子……龙子!唉!
    (离开潜龙崁)
    梦虬孙:<要先去找狷螭狂吗?还是要先将药送入宫中?如果这药真的有效,等王醒来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对!>
    (路遇阻拦)
    鳞族士兵:参见龙子。
    梦虬孙:别挡路。
    鳞族士兵:龙子想去哪里?
    梦虬孙:问这么多做什么?我需要向你们报备吗?
    鳞族士兵:锋王殿下有令,紫金殿全面接受军管,任何人的行踪都需要报备。
    梦虬孙:我要去见娘娘。
    鳞族士兵:现在娘娘正在接受太医令的医治。
    梦虬孙:正好,我也顺便要见太医令。
    鳞族士兵:太医令现在也在接受监管,人员由锋王殿下指定以及控管。
    梦虬孙:控什么管!还有,明明海境请来修儒了,让太医令与修儒一起医治娘娘不是更快?
    鳞族士兵:他也被软禁了。
    梦虬孙:我知道,但我不能接受,我要见他们。
    鳞族士兵:锋王殿下有令……
    (士兵欲阻拦,梦虬孙挡开二人便走)
    鳞族士兵:龙子!
    (众士兵围上)
    梦虬孙:(拔出洞庭轁光)来啊,动手啊!真的打起来,你们还不一定能压制我!
    鳞族士兵:请龙子别让我们为难。
    梦虬孙:这是我的事情。
    鳞族士兵:让龙子前往了,我们恐怕……(众士兵对视,眼中颇有忌惮)
    梦虬孙:我看你们对皇三子不是忠心,根本就是怕他,我亲自跟他说。
    鳞族士兵:殿下目前不在大殿。
    梦虬孙:那我等他!(离开)
    鳞族士兵:龙子!
    梦虬孙:我不会去大牢。

    梦虬孙:<但我没说,我不会前往其他所在,哼。>
    (躲到假山后面避开搜寻士兵)
    梦虬孙:可恶,都是皇三子的人马,这样偷溜进来根本没意义啊。
    (脚步声临近)
    梦虬孙:<又有人。真烦。>
    (探身一瞧)
    梦虬孙:(是右文丞)
    午砗磲:唉,怎会变成这样,幸好龙子不在。否则…
    梦虬孙:(冒出来捂住午砗磲的嘴)否则怎样?(将午砗磲掳到假山后)
    午砗磲:啊…
    梦虬孙:(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午砗磲禁声)别叫这么大声。
    午砗磲:龙子,龙子你回来了,太好了!
    梦虬孙:别在那假哭,刚才你不是说,希望我别回来。
    午砗磲: 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唉,龙子,现在宫里变天了。
    梦虬孙:变什么天?王还在,而且很快就会醒了。
    午砗磲:真的吗?
    梦虬孙:我拿到药了,但是现在没办法交给太医令审查。
    午砗磲:这就是微臣讲的变天啊,锋王殿下已经用自己的兵马,控管皇城了。
    梦虬孙:我都知道了,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好胆。
    午砗磲:谁叫宫内出现刺客,现在每一个人都被锋王殿下当成嫌疑犯,其他的两位殿下也被软禁了。
    梦虬孙:他又不是太子,凭什么?
    午砗磲:龙子,你要去哪里。
    梦虬孙:绕一绕,看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午砗磲:但是…
    梦虬孙:不用担心,你就当作没看到我,否则,连你也有麻烦。
    午砗磲:啊…是。
    (梦虬孙离开)
    午砗磲:龙子说求到药了,上苍保庇,一定要让事情顺利。

    【太虚海境?试吃间】
    梦虬孙:砚寒清。
    砚寒清:龙子。
    梦虬孙:想不到这里没出事情。
    砚寒清:龙子是说王与娘娘?
    梦虬孙:我是讲三皇子。你怎么会这么冷静。
    砚寒清:其实微臣很担心。娘娘会中毒,表示食物出问题了。
    梦虬孙:嗯,这是该担心,但我原本不是要讲这个,俏如来和修儒是我请他们来的,现在怎会搞成这样?
    砚寒清:微臣能理解锋王殿下的想法。
    梦虬孙:那是因为他还没查到你的身上。
    砚寒清:迟早的事情。
    梦虬孙:这样你不会担心喔。
    砚寒清: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要查便查吧。其实锋王殿下的压力更大,内贼尚未抓出,若娘娘短时间无法醒来,能主持大局的就只剩下锋王殿下。
    梦虬孙:还有我呢。
    砚寒清:微臣说的是皇室,现在锋王殿下也用强大的兵力强势管控紫金殿,甚至不排除从封地调来更多的人马,若王此时有万一确实也只能依靠锋王殿下。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帮诸位殿下准备食膳,尤其是京王殿下与宵王殿下。
    梦虬孙:你将的没错,这真是……最恐怖的状况。
    砚寒清:嗯…
    梦虬孙:内贼还没抓到,若王此时出事,娘娘的王诏失效,就算醒来也无法主持大局,皇三子便能马上用兵力,控制皇宫,甚至登高一呼,登上王位,哼,砚寒清啊,多谢你。(转身就走。)
    砚寒清:龙子,唉。


    【苗疆王宫】
    (榕桂菲在调制药酒,千雪在不远处偷看)
    千雪孤鸣:<可恶,天色太暗,看不清楚……>
    (苍越孤鸣到来)
    苍越孤鸣:你果然在此处。
    榕桂菲: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在花园之内,不用这么拘谨。
    榕桂菲:不是拘谨,是安分。王上愿意收留奴家已是恩赐,奴家自当依礼避免遭人白眼。
    苍越孤鸣:你是说王叔?
    榕桂菲:奴家没指任何人。
    千雪孤鸣:<奇怪,耳朵痒痒的,有人在讲我的坏话。>
    苍越孤鸣:搜查刺客至今,仍无半点消息,若不早日让他们落网,只怕妳的心结难解。
    榕桂菲:什么心结?
    苍越孤鸣:妳与王叔,孤王都看在眼里。
    (榕桂菲斟酒)
    苍越孤鸣:一直以来,军师对孤王皆是小事坦承,大事斟酌。对你们的事情,却闪避其言,孤王便知必有文章。
    榕桂菲:王上善于解读大哥,是因为大哥愿意暴露自己的情绪让王上解读,因为他信任王上。就不知王上,是否回报相同的信任。
    (榕桂菲端起酒杯)
    苍越孤鸣:哈。(欲接酒杯。)
    榕桂菲:奴家知晓千雪王爷曾说,别太信任我。
    苍越孤鸣:将酒交给孤王吧。
    (榕桂菲递出酒杯给苍狼却狼主截胡)
    千雪孤鸣:哎呀,怎么这么刚好。(一口干)这么刚好,想要喝酒的时候又有酒可以喝了。
    苍越孤鸣:王叔。
    千雪孤鸣:安怎,打扰到你们喔?
    榕桂菲:这是奴家入宫以来,王爷第十七次抢走奴家的酒了,
    千雪孤鸣:抢?这叫做分享,怎样,王上可以喝的酒,难道我不能喝?
    榕桂菲:刚才那杯确实不能给王爷。
    千雪孤鸣:哈,好笑。
    榕桂菲:听闻王爷专擅药理,难道喝不出酒中的配方?
    千雪孤鸣:像你这种三脚猫的功夫,还难不倒我,里面有……啊……这个味道,妳……(捂肚子)
    榕桂菲:王爷,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千雪捂肚子匆匆而奔)
    苍越孤鸣:王叔是怎样了。
    榕桂菲:在这杯之前,连续三日,千雪王爷已经喝掉五倍药酒。每一杯药性皆不同,而且滞留体内尚未排出,而方才那杯药性属寒,又正好与先前的药性作用,会有腹泻的症状。
    苍越孤鸣:这……
    榕桂菲:放心,王上先前的药酒都被千雪王爷喝掉了,单喝这杯有助舒缓运功时所产生的热气。
    苍越孤鸣:那真是辛苦王叔了。
    御兵韬:(到来)原来王上在此。
    苍越孤鸣:军师有事找孤王?

    【千雪卧房】
    千雪孤鸣:恁婆仔咧,竟然用这种暗步!以前只有死人温仔敢这样对我,现在竟然被一个女娃儿暗算……太大意了,虽然那几杯没问题,但没算到这杯,看起来之后都应该自行配药,先将药性解除。否则……
    (御兵韬入内)
    千雪孤鸣:啊好,军师!你看你那个小妹,你还敢说他很安分呀,你知道她刚才做了……
    御兵韬:千雪王爷,王上有请。

    【苗王皇宫】
    (苍狼下达指令)
    千雪孤鸣:啊,一定要是我吗?
    苍越孤鸣:此事孤王认为,交给王叔处理最适当。
    千雪孤鸣:但是在这种时候……
    苍越孤鸣:王叔是担心蒙面人之事?
    千雪孤鸣:都不知道那群人躲在哪里,少我一个人用会很不方便。
    苍越孤鸣:还有军师坐镇,王叔不用担心。
    千雪孤鸣:墨刀卫还需要我管理。
    苍越孤鸣:王叔离开之后,自然是孤王把持。
    千雪孤鸣:王上日理万机。
    苍越孤鸣:所以有赖王叔跑这一趟分担。
    千雪孤鸣:你就这么希望我出去?
    苍越孤鸣:孤王认为,王叔逍遥惯了,这一趟外出应该会让王叔高兴。
    千雪孤鸣:但是还有其他问题。
    苍越孤鸣:什么问题?
    千雪孤鸣:就……(看铁骕求衣一眼,欲言又止)
    苍越孤鸣:请王叔放心,有军师在侧不会有问题。
    千雪孤鸣:<就是因为他我才担心啊!>稍等一下,刚才我跟网上碰面之时,王上什么也没说,怎会突然叫我出去。该不会是你……
    苍越孤鸣:王叔,劳烦了。
    千雪孤鸣:好啦好啦,我就跑这一趟。
    苍越孤鸣:多谢王叔。
    千雪孤鸣:但是如果我出了问题,没办法回来,请王上一定要设法保我喔。
    苍越孤鸣:什么意思?
    千雪孤鸣:算了,等问题临身再说,先走了。
    铁骕求衣:多谢王上说服,若非如此,王爷不会愿意出去。
    苍越孤鸣:小事而已,但为何军师会突然要求孤王?
    铁骕求衣:要解决的事情太多,任何蛛丝马迹皆不能放过。

    【太虚海境】
    梦虬孙:北冥缜。
    北冥缜:梦虬孙,听说你找我。
    梦虬孙:怎样?
    北冥缜:但你的方向,好似不对。
    梦虬孙:我从哪一个方向来,你也有意见喔。
    北冥缜:难道你不知,海境正在军管吗?
    梦虬孙:那不代表,你可以限制我的行动。
    北冥缜:如果光明磊落,为何私自走入宫中,不先报备。
    梦虬孙:我只是想要去见人。
    北冥缜:你承认私闯了。你想见什么人?目的未明,是想被当成凶手怀疑?
    梦虬孙:别逼人太甚。
    北冥缜:回答我,梦虬孙。
    梦虬孙:就算我想去剑俏如来,甚至冲去清卯宫,也不关你的事。
    (鳞族士兵围住梦虬孙。)
    梦虬孙:你……
    北冥缜:娘娘毒患未解,正在接受保护,你竟然想闯清卯宫,有何意图?
    梦虬孙:你含血喷人,我是要拿药给太医令。
    北冥缜:药物,看来,有必要请你彻底好好解释。压下!
    梦虬孙:你敢。
    北冥缜:你在军管期间持武拒捕。那……格杀勿论!

    【还珠楼】
    公子开明:该聊的都聊完了,现在没消没息,应该是没消息了。
    剑无极:有凤蝶的消息了吗?
    公子开明:我刚才不是讲了。
    还珠楼杀手:禀告楼主,有人送来这个锦盒,跟一封书信要给楼主。
    剑无极:信上写什么?
    神蛊温皇:信上要我杀公子开明。
    公子开明:原来是我的仇家啊,他就相信你会照做?
    神蛊温皇:剑无极,打开这个锦盒。
    (剑无极打开锦盒发现其中是凤蝶的断手,顿时情绪崩溃)
    神蛊温皇:策君啊,对不住了。
    公子开明:楼主啊,不用客气。
    (还珠楼杀手抵挡不住杀气,爆体而亡)
    剑无极:你们……

    [欲知详情,请继续欣赏极端后续,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三集——毒手 杀手 幕后的手。]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錢 +100 收起 理由
    美丽高可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2-18 06:28 开心
    已签1706 天
    连签104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8-19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金光最新口白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2-18 06:32 开心
    已签1527 天
    连签15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8-19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分享的金光最新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7-4-11 00:05 郁闷
    已签249 天
    连签1 天
    [LV.8]以坛为家I
  • 发表于 2016-8-28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謝樓主分享的金光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2-18 23:48 , Processed in 0.365427 second(s), 29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