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76|回复: 2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九集 御魂笑光辉

[复制链接]
  • 2019-2-18 08:13 开心
    已签1240 天
    连签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 发表于 2016-10-26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QQ截图20161026081332.png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828992147
    【我只是搬运工,真正出力的是:金光口白整理小组】



    第十九集 御魂 笑光辉
    录入:鱼头,北龙归心,杏花不吃鱼
    校对:叶清眉


    【东瀛】
    剑无极:唉哟是怎样,要动手的样子哦。
    (面对江宪龙一的沉默逼压,剑无极谨慎地步步退至远处,放下月牙岚)
    江宪龙一:喝!
    剑无极:喂,讲没半句话就动手动脚,要打人也就要讲一个原因,再攻来我会翻脸哦!
    (江宪龙一再攻)
    剑无极:你也不是耳聋,我在跟你讲话你不回答,真没礼貌呢!
    [剑无极欲刺探来人底细,但江宪龙一不理不会,眼中只有任务,再出手便是强招。]
    (绵绵不绝的体术压得人喘不过气,转眼剑无极被折一臂)
    剑无极:啊……!
    江宪龙一:无知小子也敢出头。
    (既已受伤,剑无极更难招架,顿时被打倒在一边。江宪龙一转身拖走月牙岚)
    剑无极:……给我站住!呃……啊……痛痛痛……你……你确实有厉害,但是……哈哈,就算只有一只手,天才剑者也没这么轻易让你将人带走!
    江宪龙一:哼,仍不死心吗?(松开月牙岚)
    剑无极:我都还没出刀。初见面先让三招,这是交朋友的礼数。
    江宪龙一:谁要跟你交朋友!
    剑无极:哇,我这么抢手的朋友你不交,那是你的损失。
    江宪龙一:住嘴。
    剑无极:<绝对不能近身让他抓到。>对,马上就会让你住嘴。
    江宪龙一:喝!
    剑无极:来喔!(逆刃出鞘,身形如飘渺无定,竟压制江宪龙一)怎样,抓不到就没办法了吧!
    江宪龙一:可恶!<他的身法竟如此快速……>
    剑无极:一剑无极!(江宪龙一竟不闪不避,任利刃穿体)啊?!
    江宪龙一:抓到了。
    剑无极:啊——
    江宪龙一:喝!
    (剑无极再次被狠狠掼飞)
    剑无极:呃啊!……你……你竟然用身体抵挡刀式?!
    江宪龙一:现在你没兵器,你输了。
    剑无极:……可恶……
    (江宪龙一将逆刃拔出抛开,气势如狼似虎,向剑无极扑来)
    剑无极:(刀鞘上手)飘渺——无极!
    (剑气如虹,江宪龙一几大穴道瞬间被封)
    剑无极:(接住落下的逆刃回销)怎样?我就跟你说了,不要跟我交朋友是你的损失。
    江宪龙一:可恶……呃啊……!
    剑无极:放心,不想要你的性命。若不是,刀鞘也是可以杀死人的。只点了几处的穴道。你暂时安静一下。
    江宪龙一:你在侮辱我!
    剑无极:侮辱?谁有那么多闲功啊。现在,我……呃……真痛,一只手长得漂漂亮亮,让你凹到脱臼。
    江宪龙一:放开我!
    (剑无极不理,借树用力重接关节)
    剑无极:呃!……爽快多了。还好以前常常练剑练到手骨去脱臼,这要治疗手脱臼啊这边也是专门科的。
    江宪龙一:无法报仇,你杀了我吧。
    剑无极:你真奇怪,我什么时候和你结冤仇了?我没欠你钱,也没抢你的女人,没事你把我打到全身凝血兼手脱臼,我才要问你啊,为什么你这么恨我?
    江宪龙一:若非你,任务不会失败,我的部下就不会惨死!
    剑无极:部下?(看向地上的月牙岚)原来是这样啊。
    江宪龙一:只恨我无法亲手为他们报仇,可恶。你这家伙,杀了我!
    剑无极:好了好了,若是投胎不用爬怕没鬼可作,先进屋内再来讲啦。(抱起月牙岚)


    (屋内)
    大夫:喂……你们打架归打架,进来我家要做什么?拜托一下好心一点,把人带出去啦,别拖累我好吗?
    剑无极:喂,你是讲对还不对啊,淤青凝血,当然就是要赶紧看医生啊。你一个大夫看到人受伤不医就算了,还想要赶人走,到底有没有医德啊?
    大夫:咳,有也好没也好,我只求你们快出去啦,别将麻烦带进来我家。
    剑无极:麻烦什么?放心啦,有我在,是谁敢来找麻烦啊。(看到墙上的绳子)欧吉桑啊,绳子借一下。(捆住江宪龙一)
    江宪龙一:你做什么?
    剑无极:你这只体格勇得跟斗牛同样,我若不将你绑好,等一下没注意你这个牛脾气发起来斗翻桌子兼掀屋顶,我是赔人不完。
    江宪龙一:你——!士可杀,不可辱!喝——
    剑无极:停下!(用布塞住江宪的嘴)还好我早有提防。动不动就想要咬舌自尽,你到底是有多想要死啊?
    江宪龙一:唔……!
    剑无极:你啊……你若真的感觉不甘愿,就别一直想要去死。你性命若没有留下来,谁要来为你的部下报仇?(江宪龙一缓缓停止挣扎,大夫欲言又止)喂,你怎么傻傻还站在那?快动手救人啊!
    大夫;呃……这……
    剑无极:别在那这啊那啊,很罗嗦呢。就跟你说你不用烦恼了,有我这个天才剑者坐镇在此,任何的麻烦啊三两下……(比比划划)咻咻咻咻,清洁溜溜。
    大夫:呃……但是你在流鼻血呢。
    剑无极:欸(赶紧抹掉),血性男儿嘛,天气热留一点鼻血也是正常的。
    大夫:还有你呼吸不顺畅。可能有内伤喔。
    剑无极:呃我只是……吃了中原的特产槟榔而已。
    大夫:好了好了。(拿起信件)这是……好,我可以帮你们医治。
    剑无极:唉哟什么情形啊?我拜托半天不肯医治,看一眼柬帖就回心转意,它里面到底是写什么啊?
    大夫:你问那么多做什么?
    剑无极:看是什么人写的,感谢他啊。若没他这封信哦,我们看一下医生拜托老半天连挂号都挂不成。我难道不用登门亲自向他说多谢?
    大夫:见他喔,凭你?哈哈哈……你以为那位是可以随便说见就见的哦?
    剑无极:啥,这么大牌喔?我更加好奇了。
    大夫:好啦别废话啦,躺下躺下。
    剑无极:做什么?
    大夫:治伤啊。
    剑无极:你这个医生是有没有问题啊,要看大夫的是那个尖耳朵的,不是我。
    大夫:都同样啦,我看你受的伤也不比他轻啦,你先来啦。
    剑无极:啊……你这个医生实在是,不做就不做,要做比别人多好几套。
    大夫:躺着啦。


    (大夫分别给剑无极与月牙岚医治)
    大夫:好了。
    剑无极;好了?但是他还在昏迷呢。
    大夫:我是说好了,我也没说醒了。伤势虽然已无大碍,但仍需要春陀草与桑竹根做药才醒得过来。但是啊,我们家没这两项药草……
    剑无极:哪里才有啊?
    大夫:想要药草喔……你自己去蒙陀山找吧。我这把年纪了,还没爬到就先没命。
    剑无极:蒙陀山在哪里?
    大夫:蒙陀山喔……这是蒙陀山的路观图和那两味药草的图像,你自己看吧。
    (趁剑无极接过路观图之际,江宪龙一与大夫打了个眼神)
    剑无极:我了解了。欧吉桑,我来去了。
    大夫:叫我大夫。
    剑无极:好啦,这么爱计较。
    (剑无极越过江宪龙一,背后大夫掏出匕首悄悄替江宪龙一割开绳索。然而走到门口的剑无极突然转身)
    大夫:呃?!(藏刀身后)你……你怎会又回来了?
    剑无极:我啊……我是想到欧吉桑大夫你这么怕麻烦,万一那个柔道王若是跟你威胁,我怕你很难拒绝,若是这样……
    大夫:我……我哪有可能做……(被背后的刀伤到)啊……那种事情……
    剑无极:嗯……?所以我想啊,我还是辛苦一点,将人带走算了,减少我的麻烦也减少你的麻烦。(背起月牙岚)欧吉桑大夫啊,我来去了。
    大夫:啊……你……(目送剑无极离开)哼,臭小子,哎哟真痛。(拿出江宪龙一口中的布)抱歉,江宪大人,让你受委屈了。
    江宪龙一:先为自己上药,再帮我松绑吧。
    大夫:是。


    (大夫上好药后)
    大夫:江宪大人,小人是情非得已才医治那个西剑流的小子,请江宪大人恕罪。
    江宪龙一:我明白,不怪你。联盟若是为难,我会帮你解释。
    大夫:多谢江宪大人!
    御魂:你要怎样帮他解释?(于虚空中现身)来,我人就在这,需要解释什么快说吧。
    大夫:(跪下)御御御……御魂大人!(见江宪龙一走近,忙一把扯住)江宪大人,快帮我解释,快帮我解释!我没背叛残忍……
    江宪龙一:御魂大人,他是受到胁迫,才会……
    御魂:才会怎样?
    江宪龙一:医治月牙岚。
    御魂:嗯……这位大夫,你很有善心,这点值得嘉奖。
    大夫:啊啊多多多……多谢御魂大人!
    御魂:但是……(折扇轻划,人头落地)你不该忘了,我们是残忍联盟啊,我们不需要善心。
    江宪龙一:御魂笑光辉!
    御魂:你叫我什么?
    江宪龙一:啊……是御魂大人……(暗自握拳)
    御魂:对了江宪君,你还记得上次你说过什么吗,我记得……好像是什么不会再失败之类的话。哎呀,我的记忆最近不怎么好,你再说一次给我听。
    江宪龙一:我说,江宪龙一,不会再失败。
    御魂:嗯嗯,是这句话没有错。所以我常说人啊,千万别将话说死。老板叫你不能随便死,但你又拼命制造逼我杀你的机会,结果,现在我们两人都难看了吧。唉,现在到底是要怎样,江宪君,拜托你快给我一个答案。
    江宪龙一:江宪龙一,不会让御魂大人为难!(双膝跪地)
    御魂:所以,你的面子比老板还大就是了。(江宪龙一缓缓取出短刀,切入自己肚腹)很好,我被你的觉悟感动到了。既然如此,我也只有……(以扇为刃,划向江宪龙一脖子)


    【试吃殿】
    (砚寒清中毒力歇倒地,被龙子接住)
    梦虬孙:看到鬼,砚寒清啊。
    俏如来:还有意识。
    梦虬孙:先交给你,我去找太医令。
    砚寒清:龙……龙子,微臣就是太医令……
    梦虬孙:啰嗦啊,算了,找修儒较快。
    俏如来:撑住(为砚寒清封穴)。
    (修儒给砚寒清施针)
    修儒:幸好中毒不深,应该是没问题了。
    梦虬孙: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砚寒清,这是你第一次试菜试到中毒吧。
    砚寒清:啊,难得的经验。
    梦虬孙:你脑袋坏掉喔,还有心情在说笑。
    (未贵妃与右文丞来到。)
    梦虬孙:娘娘。(躬身行礼)
    俏如来:参见娘娘。(躬身行礼)
    砚寒清:是娘娘与右文丞大人到来。
    未珊瑚:你身体有恙,不用多礼,让修儒继续诊治吧。
    修儒:是。
    砚寒清:谢娘娘,这不过小事。
    梦虬孙:还小事,都吐黑血了。
    未珊瑚:本宫听闻砚寒清中毒,便赶来确认状况,此地是试尝菜肴的最后一道枢纽。
    砚寒清:娘娘明鉴,御膳房所准备的菜肴,确实没问题何况微臣并非尝到毒药,而是发物。
    未珊瑚:本宫记得,此类食材,会诱发潜藏疾病,但你并无沉疴在身。
    修儒:师尊讲过,不只是疾病,如果身体里面有累积微量的毒素也有可能藉由发物爆发。
    未珊瑚:若依修儒所言,也许是先前尝试时,便开始累积微量的毒素,但砚寒清身为太医令成员更因天生对此敏感才担任此职,是怎样的手法能瞒过砚寒清。
    俏如来:娘娘是认为,有人可以下毒。
    未珊瑚:你们入宫时应该也有听闻,一名宫女畏罪服毒自尽。本宫正在审理此案,孰料砚寒清也同时中毒,不由得心生怀疑。
    梦虬孙:也许是真正的凶手所谓,那个宫女一定是替死鬼。
    未珊瑚:这也说不通,若这名宫女是真凶,毒害砚寒清目的为何,若真凶另有其人选了一名宫女所谓替罪羔羊,没必要再毒害砚寒清,启人疑窦。
    修儒:(拔下织命针)呃……
    梦虬孙:修儒,怎么了?
    修儒:没有,只是……
    砚寒清:修儒,不用紧张,我也是太医令啊,这一点小事不算什么。
    俏如来:娘娘,俏如来认为,这事情还有疑点,宫女之事必须详查,万不可让真凶逍遥法外。
    未贵妃:本宫也认为,事件暂时不能停止调查,右文丞吩咐宫内之人暂时不可靠近此地。就让俏如来梦虬孙陪同修儒处理便可。
    午砗磲:微臣稍后便办。
    未珊瑚:本宫也该回清卯宫了,砚寒清的状况劳烦诸位。
    梦虬孙:娘娘……
    俏如来:这次风波,娘娘劳心甚多,也请娘娘保重身体。
    未珊瑚:多谢你的关心,梦虬孙方才你想要说什么?
    梦虬孙:(与俏如来对视一眼)没有,该讲的俏如来都讲了,我再重复都是多讲的。
    俏如来:不叨扰娘娘休息,吾等恭送娘娘。
    (未贵妃与右文丞离开)
    梦虬孙:俏如来啊,你又不给我讲了。
    俏如来:方才娘娘已经暗示这件事情尚未结束,所有调查不会停止。同样,也是默认了我们后续的行动。
    梦虬孙:我是说狷螭狂的事情。
    俏如来:相信娘娘已经察觉,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但只要调查尚未停止,我们的行动永远都能拿出合理的解释,当然也可明为查案,暗为处理狷螭狂之事。
    梦虬孙:嗯。
    俏如来:修儒,你方才发现什么?
    修儒:方才讲到发物会引发潜藏的疾病或者毒素,但我用针术刺探时,却没发现任何毒物的反应。
    梦虬孙:看到鬼,他明明吐出黑血,不是中毒会是什么。
    俏如来:也许砚寒清所中的,确实不是毒。
    梦虬孙:会是药吗?药罐子讲过,任一种药过量皆是毒,说不定是药物造成的。
    修儒:这也有可能哦。
    俏如来:砚寒清已经没事了,修儒,你先去休息吧。
    修儒:对了,经过连日的审查,梦虬孙带回的丹药,应该明日就可以让鳞王服下。
    梦虬孙:真的吗,太好了。修儒,多谢你的协助。
    修儒:小事啦,好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修儒离开)
    梦虬孙:王就快要苏醒了,而案件的调查也没被那个替死鬼中断,接下来就是狷螭狂的事情了。
    俏如来:终究还是找到突破口了,或者该说突破口被制造出来了。
    梦虬孙:什么制造啊?
    俏如来:我们皆见证整个过程,显而易见的细节不加以掩饰,谅必也不在乎被我们道破,你说是吧,这场局的引导者,砚寒清?


    【海境野外】
    伴风宵:幸好殿下没事。
    北冥异:你们都在等我吗?
    烈苍飞:伴风宵听闻娘娘停止盘查,就主动提议要来迎接殿下了。
    北冥异:我没事,真的没事。
    伴风宵:这次变数,来得太过突然,请恕属下未及献策因应。
    北冥异:既是突发状况,我又怎会怪罪。
    伴风宵:自尽的宫女,原是侍奉殿下的母妃,但既是自尽表示死无对证。看来对方是针对殿下而来。
    烈苍飞: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倒是比意料中的更快解决。
    伴风宵:烈苍飞,你怎能如此失言,好似希望殿下继续被盘查一样。
    烈苍飞:啊,是,是属下失言。该罚。
    伴风宵:其实,殿下能顺利全身而退,是得庇佑。
    北冥异:这句话莫名了。
    伴风宵:莫名的不是这句话,说来巧合,就在殿下被盘问的同时,出现了另一名受害者。娘娘就因此察觉事情有异,才下令让殿下离开,随后属下便赶来了。
    北冥异:受害者,谁?
    伴风宵:负责试菜的太医令成员,砚寒清。(四皇子大惊)殿下。
    北冥异:有人会这么无知吗。
    (烈苍飞摇头)
    伴风宵:殿下也察觉怪异之处了。
    北冥异:殿下睿智,这么明显的错误连我都看得出来,殿下哪里会看不出来。
    伴风宵:虽然不能确定,是否为凶手所做,但事情却又蹊跷,只是想不到,凶手尚未找到,殿下以及锋王接连受害。但是京王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怡然自得。
    北冥异:你有什么想法?
    伴风宵:如果案件的幕后黑手,与京王有关,也许就说得通了。
    烈苍飞:就因为王储之争,而将范围缩小在皇兄的身上,是否不宜?
    伴风宵:殿下凡事往好处想,这是仁。但面对不仁,一昧退让,轻则损己,重则害国。
    烈苍飞:烈苍飞也是这样认为。
    北冥异:唉,帝王家总是逼人,该怎样做就怎样做吧,是。
    烈苍飞&伴风宵:是。
    北冥异:而我,也该有所动作了。


    【鳞王寝宫】
    千雪孤鸣:<难怪温仔无缘无故提起梦虬孙,若这样梦虬孙也一定知道,不能在我的面前提起药神,但医治鳞王的药丹,还在审查……>
    (修儒入内)
    千雪孤鸣:你回来了,宫内有什么大事情?
    修儒:又有人中毒了。
    千雪孤鸣:现在是怎样,海境的人轮流在中毒。
    修儒:也不只海境,先前俏如来被人追杀,也曾经身中剧毒,
    千雪孤鸣:连俏如来也被针对。
    修儒:不一定这些事情都是同一批人做的。
    千雪孤鸣:修儒,梦虬孙带回来的丹药,之后是不是可以让我再审查一次?
    修儒:为什么?
    千雪孤鸣:保险起见嘛,怎样,你不相信我喔。
    修儒:没没没,到时候我再跟太医令讲一下。
    千雪孤鸣:还有我那些药草,什么时候可以送来。
    修儒:应该很快,再等一下吧。
    千雪孤鸣:<先静观其变,不能放掉这条线索。>


    【牢房】
    (牢房内,一名男子双手被铐上铁链,吊在墙上,此时,一名女子头领进入)
    女子:嗨,我又来看你了。今天我带来一个总部刚传来的好消息,你要听吗?没应声就是好了。唉,听说你们又有一个部队被歼灭了,带头的好像是一个叫作月牙岚,哇,这次是大只的哦。喂,他该不会又睡着了?今天的三十下呢?
    杂兵:已经打过了。
    女子:今天是一个好日子,再加三十下送他。
    杂兵:是。
    女子:这长期的拷打,连一句哀声也没有,果然是男子汉。
    女子:啊,我都忘了,你好像很久都没喝水了,来人,赐他一桶水,惨一点盐消毒,不可让他的伤势感染了。(男子胸口献血喷涌,但仍是一声不吭)
    女子:你千万别认为我很无情哦,与你们过去的作为相比,我还算仁慈了,而且,你应该要感谢我,若不是当时我拼命从雷藏那边将你抢来,你活不到今日。来,这是御魂大人交代的,一天一个的礼物。(女子丢出一颗西剑流之人的人头,地上还排列了不少人头)
    女子:好了,今天就到这了,再鞭二十,给本姑娘送行。


    【西剑流据点】
    (据点外,西剑流众人正在守备)
    爱灵灵:到底怎样了?这次,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月牙诚:娘亲,你别担心了,爹亲不会有事情的,他只是耽搁了。
    爱灵灵:小诚乖,阿爹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处理,暂时不能陪在我们的身边,你别担心,等爹亲事情处理好了,就会回来了,知道吗?千万别担心。
    月牙诚:娘亲,我知道了,你也别担心。
    爱灵灵:小诚乖。
    月牙诚:娘亲,还有我的手……
    爱灵灵:啊,抱歉,小诚,你的手没事吧。
    月牙诚:没关系。
    (爱灵灵痛哭)
    月牙诚:娘亲。
    爱灵灵:小诚,对不住,我真的担心你父亲的安危。娘亲不应该在你的面前这样,可是……娘亲……忍不住。
    月牙诚:娘亲,你不用担心,我感觉,父亲现在一定很安全,而且,可能还有贵人相助喔。
    爱灵灵:真的吗?
    月牙诚:嗯嗯,可是,如果娘亲一直再哭下去,衰神可能就会靠近,贵人可能会被衰神赶走看,那父亲就危险了。
    爱灵灵:嗯。
    月牙诚:所以娘亲,你不能再哭了,好吗?
    爱灵灵:嗯,娘亲听你的。
    爱灵灵:你看我这个娘亲是怎样当的,竟然连灯都忘记点了。小诚,抱歉,娘亲影响到你练习写字了。(点起灯火)小诚,怎么会没点烛光,你字也可以写得这么漂亮?你是怎样……小诚?
    月牙诚:我去河边玩。
    爱灵灵:小诚,你要小心啊。
    (据点外,西剑流将领正在巡视)
    将领:出云师父设下的结界一切正常。
    (突然一道冷冽的杀气袭来,一名傀儡人静立林中)
    操线鬼手:开始。
    将领:谁?
    操线鬼手:消灭。
    (傀儡人身法迅捷,一刀便断喉取命,随即傀儡人踏在对手身上,双脚一拧,只见鲜血飘飞,尸身坠地)
    操线鬼手:进入。(傀儡人留下首级,进入西剑流据点)


    【试吃殿】
    俏如来:这件事情本来与你无关,但你还是用这种方式插手,为难你了,砚寒清。
    砚寒清:你突然这样讲会让龙子陷入五里雾中。
    梦虬孙:没错,我还真的听不懂,砚寒清是做了什么。还说什么引导者,又是怎样一回事啊。
    俏如来:首先,根据娘娘所说,要毒害砚寒清,必须先瞒过他的天赋,姑且不论手法,要进入此地,或者将东西送来,要逃过砚寒清的眼下,也不是简单之事。再者,方才砚寒清看似安抚修儒,实际上,却是阻止修儒继续判断下去。砚寒清一直强调是发物所致,却对积累毒素的来源不甚关心,也没求助修儒的意愿。
    梦虬孙:因为这有可能是药,而非毒啊。
    俏如来:这就是最后一点,更是最关键的一点。药神既言,任何一种药物过量皆是毒,身为长期接触药物的太医令,怎会不知这个道理,整个皇城之内,又有哪一个职位比太医令更清楚如何使用药物。
    梦虬孙:啊,不可能,砚寒清没必要这样做,就是这种心态,所以让我们一开始忽略了——一向置身事外的砚寒清,怎有可能对自己下药,甚至危及性命?或者砚寒清明白这并不会夺去自己的性命,因为连药性爆发的程度,也在控制之内。
    俏如来:幸好你不在海境担任要职,否则我清闲的日子,早没了。
    梦虬孙:啊……砚寒清你这是承认了?
    砚寒清:请龙子保密。
    俏如来: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啊。
    砚寒清:微臣只是看你们,在为狷螭狂苦恼。
    梦虬孙:就这样。
    砚寒清:理由不够充足吗。
    俏如来:也许这个理由,不是理由,先前我们在此谈话,你总是适时插嘴,让我想到一些关键,原本我不在意,现在想起来,你帮的忙可不只一项。
    梦虬孙:这是真的吗,砚寒清。
    砚寒清:你们可吃过鹅肉,在很多人眼中,鹅肉是美食,但从药理的角度来看,却是危险的发物,曾有皇帝为了赐死臣子,送了一只鹅,臣子心知不能拒绝,煮食之后沉疴爆发而亡。
    俏如来:正如王储之争,诱人的饵食,将潜藏已久的暗流引出,一发不可收拾,强大的诱因往往会将不见得光的黑暗放大,最后,就是被浊流吞噬。
    砚寒清:药理如同人情事理,稍有不慎,一点小毛病也能夺命。我只是希望药到病除而已。就跟龙子为王求药一样。
    梦虬孙:所以,你是为了让调查还能继续下去,才这样做的。而且还做到这种程度,砚寒清……
    砚寒清:只是随手做了这事情,龙子的反应,未免夸大,唉,早知道就别管闲事。
    俏如来:依阁下之能,这个职位恐怕是大材小用了。
    砚寒清:不会啊,这边空间很大,我要管的事情也不少……啊(拿起药,尝试)果然,放凉了之后,药味会盖过鲜味,不够顺口,还有这道菜……
    梦虬孙:(上前拍肩)多谢你,砚寒清,真的多谢你。
    砚寒清:龙子,你别这样,我们身份有别,微臣高攀不起。
    梦虬孙:是有多高,很对不起,以前一直来这里偷吃东西,妨碍你值勤,从现在开始你的事情有我罩。
    砚寒清:微臣只是想赶快完成工作,喝一点薄酒,什么罩不罩,不是很在意。
    梦虬孙:哈,好啦,不打扰你了。俏如来,我们走。
    俏如来:嗯
    砚寒清:难收拾啊。


    【野外】
    梦虬孙:想不到那个砚寒清,这么深藏不露,他那种才能,只担任太医令的试尝官职,太浪费了。
    俏如来:小隐隐于林,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他能守节不移难能可贵。若这是他选择的职位,倒也不用勉强。
    梦虬孙:我就被王勉强了啊。
    俏如来:哈。
    梦虬孙: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俏如来:该暂时分道扬镳了。
    梦虬孙:果然是聪明人,对方的目标是沧海珍珑,而且会自行找上我,先决条件是你不在我身边,这一点对方也料想你会想到,我们也必须被迫选择。
    俏如来:现在宫女替死之局被扰乱,对方必定提高警觉,你一个人行动,要有耐心。
    梦虬孙:所以你也认为,这与加害王以及娘娘的人,是同一个。
    俏如来:至少可以断定,与宫女服毒脱不了关系。但是否为针对王室的真凶,等抓到再说吧。
    梦虬孙:老实说,换我与他们周旋,你是不是很担心?
    俏如来:我相信你的能力。
    梦虬孙:我也很相信自己的能力,好歹我也曾经戏弄过玄之玄。但我更相信你会在远处关注全程。
    俏如来:也未必,因为有一些事情,我很在意。
    梦虬孙:什么事情?
    俏如来:这一局,不只针对你,同时也是为了加深旁人对狷螭狂的质疑。
    梦虬孙:关于狷螭狂,不只皇三子,依我看,根本整个紫金殿的人,甚至全海境都对他有意见。
    俏如来:所以这几日,我最好常回潜龙坎。
    梦虬孙: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俏如来:保重。
    梦虬孙:你也是。


    【暗处洞穴】
    北冥异:这个停损点,你们选得不差,尤其是这个时间点。
    黑衣人:殿下吩咐,吾等不敢怠慢。
    北冥异:每一个人都被怀疑,都有可能陷害他人,当然,也有可能被他人陷害,故布疑云以退为进,只要撑过调查,这个案件就会在我这边停止,可惜了。
    (黑衣人鞠躬)
    北冥异:放心,我知道砚寒清的事件,不是你们所为,我只是在思考砚寒清无端中毒,反而让调查重启,分明是有心人在背后操纵,难不成海境还有高人。或者,恪命司已经发现所以用这种方式,警告我们?
    (黑衣人一惊)
    北冥异:不管是哪一种状况,都会让人产生不当联想啊。
    黑衣人:殿下所说的是?
    北冥异:国宴之上,对娘娘下毒的真凶。对方替我们制造了机会,但也是暗处的竞争者。设法查出吧。
    黑衣人:我们尚有一事,向殿下请罪。
    北冥异:未听闻修儒遇害的消息,就知晓你们失败了。尽力弥补才是重点。
    黑衣人:但是,派出的人全部被杀。(黑衣人下跪谢罪)
    北冥异:起来再说。
    黑衣人:我们目前分析,有一个人,嫌疑最大。
    北冥异:谁?
    黑衣人:砚寒清。
    北冥异:太医令的试尝小官,未闻他曾有过什么惊人的事迹,何况这次他也中毒。
    黑衣人:我们担心,他只是深藏不露。
    北冥异:若他真的深藏不露,只要你们没露出马脚,都还算是小事。当然,这是建立在他不插手夺嫡的前提下,但若他插手……
    黑衣人:殿下认为,他会帮助哪一方?
    北冥异:他与误芭蕉的关系,是一个疑虑。
    黑衣人:锋王的谋士。
    北冥异:看来我的行程,又多了一项。


    【蒙陀山外】
    剑无极:那个蒙古大夫真当我是白痴哦,我是谁?我天才剑者名侦探剑无极呢,怎么可能看不清楚他想搞什么鬼。
    剑无极:怎么会看不懂这图上画的路径?
    剑无极:<奇怪,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我在这绕半天了。>
    (此时一人走开,看到剑无极,默默转过头离开,剑无极急忙拦阻)
    剑无极:你不是看到我了?
    路人:原来你不是魔神仔喔?
    路人:你不知道喔?这里最出名的啊,就是那个啊。
    剑无极:这世间哪有什么魔神仔,而且有我在这里,魔神仔看到我也要先躲起来。
    路人:少年仔啊你不要铁齿。
    剑无极:对了,大哥,请问蒙陀山的入口要怎样走?
    路人:这张画很清楚啊,入口就在你刚才走过来那个地方,然后左边就是了,你一直往右边走,当然是找不到路,原来你是看不懂地图哦,你在这里转七八圈,我还以为你是那个,险险被你吓死。你确定你现在要去蒙陀山?
    剑无极:怎样了?
    路人:我刚才有说,蒙陀山最出名的就是那个,而且山顶听说,还住一个最凶的呢,很少人敢晚上去啦。
    剑无极:不是啦大哥,我是真的有急事必须上去,拜托你跟我说正确的路径。
    路人:喔,这样喔,好啦好啦,要是真的遇到什么,不能怪我喔。
    剑无极:嗯,麻烦你了。


    【蒙陀山】
    剑无极:好啊,那个蒙古大夫一定给我装疯子,我若是不回去修理他一顿,我就不是叫作复仇剑者剑无极。(此时剑无极发现一只蜂咬,剑无极挥手拍掉)
    剑无极:没有这么衰吧。(此时蜂潮出现,涌向剑无极)
    剑无极:好蜂不叮好心人啊。
    剑无极:为什么只跟我说有魔神仔,没跟我说有毒蜂啊。
    剑无极:可恶,没地方躲啊。(剑无极疯狂逃窜间,发现一片草丛)
    剑无极:有了,赶紧躲进去。(草丛后便是悬崖,剑无极不查间,坠崖而下)


    【试吃间】
    砚寒清:为什么这么难以入口,还是我的味觉出现问题。
    (砚寒清回头突然发现霄王站在身后)
    砚寒清:啊,是霄王殿下。微臣有失远迎,
    北冥异:你身体有恙我也只是来此巡视。何必介意呢,砚寒清。
    砚寒清:小小官职,还能让殿下记住名字,微臣惶恐。
    北冥异:官职虽小,却善尽职责,听其他太医令说,自娘娘中毒开始,所有验毒事宜,你皆自信求证,不敢错放,如此贤才,我怎能不放在心上。
    砚寒清:这是微臣应该做的。
    北冥异:你为皇室尽忠职守,甚至中毒险死,可谓良贤忠臣,反观现今的医官令丞,年老昏聩,不堪大任。
    砚寒清:令丞大人尽忠职守,并无过错。
    北冥异:娘娘遭人下毒,凶手至今不明,父王昏迷至今仍无解方,怎能称是无过?我观现今太医令众人,皆是碌碌无能之辈,有意提擢新人,一涤朝堂气象,当然要选一个我信得过的人,就不知……
    砚寒清:不知怎样。
    北冥异:不知你是否有什么意见。
    砚寒清:卑职见识浅薄,哪有什么意见。
    北冥异:哈,那本王就直说了。不知先生,是否愿意接下医官令丞之位,帮助本王。若你有更高的抱负,我也会倾尽所能,让你在适当的位置,进展长才。
    砚寒清:砚寒清不过试尝官,何来才能。皇子若要赏赐,不如折现。
    北冥异:你只要钱?
    砚寒清:寒舍年久失修,无奈俸禄微薄。
    北冥异:加官自可加俸。
    砚寒清:作不起作不起,只要皇子赏赐些许,砚寒清便万分叩谢。
    北冥异:先生自称无才,但受害之后还处变不惊,未思求援,有违常理,这份沉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
    砚寒清:啊。怎会有此误会呢。
    北冥异: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砚寒清:什么想法。
    北冥异:只有凶手,才能真正掌握局面。
    砚寒清:殿下明察,微臣能掌握的,就只有手边的食材,没别项了。
    北冥异:另一种可能,你是不想找出凶手,还是待价而沽,等待更有力的靠山。
    (北冥异用力抓住砚寒清的肩膀试探其功底)
    北冥异:还是你能说服我,有足够的本钱,保护自己,保护所有的证据。
    (砚寒清不支单膝跪地)
    北冥异:<未及三成功便跪地不起,难道他真的武功低微,或者,是佯装作手无缚鸡之力>
    砚寒清:殿……殿下。
    北冥异:<不管是真是假,他官卑职小,又拒绝归顺。与其留着这个变数。增添风险不如……>你到底在隐瞒什么?
    砚寒清:(满脸大汗)微臣真的没在隐瞒什么。
    北冥异:含糊其辞,居心可议,你罪该万死。(欲铲除砚寒清,被俏如来撞破)
    俏如来:想不到,殿下也亲自来此调查了。
    北冥异:你也同样。
    俏如来:殿下的举动,莫非是肯定凶手的身份,俏如来明白殿下此刻的心情,心乱则莽,请殿下冷静,先前的刺杀,殿下还认为与俏如来有关?
    北冥异:我愿意信任你,但你还愿意信任我吗?
    俏如来:一切取决于殿下。
    北冥异:哈,请。
    俏如来:你没事吧。
    砚寒清:差一点就被掀老底了,多谢,是说,你怎又回头。
    俏如来:连日来的帮助,俏如来未向你说谢。
    砚寒清:还敢讲,在龙子面前你何必分析得这么清楚。
    俏如来:这件事情,先生没叫我保密。
    砚寒清:唉,我开始有一点讨厌你了。
    俏如来:方才真是好险。
    砚寒清:大不了赔上一只手。
    俏如来:你会吗?
    砚寒清:当然——不会。少了一只手,很不方便。
    俏如来:确实,少了一臂之力事难成矣。
    砚寒清:果然,你专程回来,绝对不是只有道谢。
    俏如来:确实是为了道谢,因为梦虬孙在场,有很多事情不方便说。
    砚寒清:很多话,确实不方便在这讲。


    【砚寒清住宅】
    俏如来:这是……
    砚寒清:我的居所,这小屋可是我亲手搭建,怎样,不差吧。
    俏如来:我以为,鲛人一脉在海境皆是尊荣备至。
    砚寒清: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现在这样,我就很满意了。
    俏如来:先生带我来此,是预料俏如来的来意。
    砚寒清:你啊,真是不老实,美其名为感谢,实际上目的与霄王无异。
    俏如来:霄王是想拉拢你。
    砚寒清:你看,你承认了。
    俏如来:我是猜测的,但看他的动作,这拉拢的手段未免太激,何况他又怎会突然找上你?
    砚寒清:也许是有谁讲话,不小心露出马脚了。
    俏如来:那一定不是我。
    砚寒清:我又没讲你,可况若我不相信你守口如瓶,又怎有可能,将修儒遇到危险的事情告知你。
    俏如来:修儒怎样了。
    砚寒清:被杀手盯上,不过,杀手全死了。
    俏如来:那群杀手,包括当初追杀我的人,都是被我所解决。
    砚寒清:我又不讨厌你了。
    俏如来: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砚寒清:什么问题?
    俏如来:若不求闻达是先生的志向,当初又为何修习文韬武略?
    砚寒清:只是兴趣,遣怀自娱。
    俏如来:就因为兴趣。
    砚寒清:有谁规定,修文习武就一定要为了什么而作为吗。
    俏如来:但锥在囊中,难掩锐锋,既有经世之才,何不怀经世之念。
    砚寒清:每一个人都想改变世界,世界才会这么乱,我可没这么多心力,我就只是想……跟一个心爱的人,生几个孩子,有遮风避雨的地方,三餐有继,好好过日子,人生,这样就够了。
    俏如来:人生……
    砚寒清: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
    (俏如来拍拍砚寒清的肩)
    砚寒清:这是什么意思?
    俏如来:几年前,我也如你这样的想法。
    砚寒清:喂,这是什么意思,我跟你是不同的。
    俏如来:哈,我知晓了,今后若非必要,绝不会打扰先生。
    砚寒清:若有必要,也别来找我。
    俏如来:提点梦虬孙,可是先生自己主动。
    砚寒清:我现在后悔了,可以讲是你教我的吗?
    俏如来:来不及了,一人做事一人当。
    砚寒清:你又让我讨厌了。
    俏如来:对了,方才听先生的话意,难道先生已经有意中人
    砚寒清:啥,没,没啊,你问这个做什么?


    【锋王寝室】
    (锋王阅读书籍)
    误芭蕉:这几日的奏呈皆在此,入宫一段时间了, 殿下还是不放心边关军防?
    北冥缜:(合上奏折)也许,真是我太天真了。
    误芭蕉:殿下何出此言。
    北冥缜:昨夜宫内,甚不平静。
    误芭蕉:霄王之事,殿下听说了。
    北冥缜:昨夜我去探望母妃,便听闻异弟被娘娘召见盘查。
    误芭蕉:先是殿下,现在是霄王,之后就不一定了。
    北冥缜:换成二皇兄吗?
    误芭蕉:属下猜想,未必。
    北冥缜:妳怀疑什么。
    误芭蕉:殿下不愿怀疑的,误芭蕉会全力补全,火烧得很快,就怕隔岸观火者,提油救火。
    北冥缜:这把火,可还是烧到无辜的人了。不去看他吗?
    误芭蕉:有必要吗?
    北冥缜:自他入宫担任要职开始,你们就很少见面了。这次他被无端牵连,探问并不为过。
    误芭蕉:要职,哈。
    北冥缜:妳何必如此。
    误芭蕉:是误芭蕉失态了。
    北冥缜:就算不为了他,探问细节也有助于厘清案情。若顺利,还能抓出幕后黑手。
    误芭蕉:多一份消息在手,我们的筹码也会增加。
    北冥缜:既然妳明白了,就替我跑一趟吧。
    误芭蕉:是,误芭蕉告退。(离开)
    海境士兵:启禀殿下,霄王来访。
    北冥缜:异弟,将桌上奏呈收好,然后,请他进入。
    海境士兵:是。
    北冥异:皇兄。


    【西剑流据点】
    爱灵灵:奇怪,都这种时候,小诚怎么还没回来……
    (爱灵灵到处寻找儿子,低头却发现西剑流之人的首级,惊慌之时,又有人头扔了过来,随即傀儡人现身)
    操线鬼手:杀。(神秘人给傀儡人下指令)
    (傀儡人直逼爱灵灵,随即漫天飞刀冲出,直袭傀儡人,傀儡人一时受阻,西剑流众人随即冲出)
    西剑流杂兵:保护夫人。
    (傀儡人身影一闪,瞬间连取四人性命,此时衣川紫及时来援)
    衣川紫:腾邪凭依。(傀儡人及时挥刀抵挡)
    爱灵灵:紫姐姐。
    衣川紫:灵妹,快退开。(爱灵灵退至一旁)
    衣川紫:腾邪魅毒。(毒气袭身,傀儡人毫无反应)
    衣川紫:<什么?毒物也对他无效。>
    衣川紫:腾邪断脉。(衣川紫强招袭身,傀儡人不为所动,似是毫无损伤)
    衣川紫:<怎会?>(衣川紫错愕之间,傀儡人攻势忽起,衣川紫闪避不及已然受创)
    爱灵灵:紫姐姐。(面对对手攻势,傀儡人毫不闪避,攻势不停,衣川紫顿遭利刃穿身)
    衣川紫:腾邪溯樱。(近距离强招袭身,傀儡人虽然退后数步,仍是毫无反应)
    操线鬼手:消灭。
    杂兵:衣川大人,此地交给我们,你们快离开。
    衣川紫:你们……想办法……活下来。
    杂兵:是。(西剑流众人合力拦阻傀儡人,傀儡人不为所动,仍是直步向前,似是看不到西剑流众人)
    操线鬼手:停止。(神秘人又给傀儡人下指令)
    操线鬼手:排除开始。
    傀儡人:排除,开始。(傀儡人转向西剑流众人,一瞬间,西剑流众人皆身首异处)
    操线鬼手:追上。
    月牙诚:义母,你……你怎么会伤成这样?
    衣川紫:放……放心,没事。(衣川紫打算给自己止血,无奈伤势严重,一时无力)
    月牙诚:我试试看。
    衣川紫:哈……义母没白教你。
    衣川紫:灵妹,你马上带着小诚去找天宫大人,现在,只有她能保住众人。
    爱灵灵:但姐姐,那你呢?
    衣川紫:此人剑法不在京一之下,只怕众人挡不了多久,我必须……(口吐朱红)
    爱灵灵:不行,姐姐,我们一同过去。
    月牙诚:对,义母也要一起走。
    衣川紫:两个傻瓜。
    衣川紫:可恶。(傀儡人拦阻在三人之前,衣川紫伤势严重,被轻易击退,随即傀儡人杀招逼至)
    [就在逼命之刻——]
    (咒术及时来援,挡下杀招)
    出云能火:抱歉,我回来慢了。


    [异术现,咒部出,运法斗武,竞逐生死,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二十集?——操线鬼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2-18 06:28 开心
    已签1706 天
    连签104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10-26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金光口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9-2-18 06:32 开心
    已签1527 天
    连签15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 发表于 2016-10-26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樓主分享的金光口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2-18 23:48 , Processed in 0.087571 second(s), 25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