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行雨

[限制级] 06.20 【楓櫻】夢裡花(01~53)-下部完 52F

[复制链接]
  • 2013-9-30 11:05 擦汗
    已签60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3-2-8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
    [夢裡花] 07


    天狼星當日稍晚就被尚風悅給接回嘯龍居了,小免因為好不容易可以邀來楓岫的正當藉口就這樣沒了而顯得格外失望,氣鼓鼓地躲在房裡不肯出來,連晚飯都不吃了。

    若是平常,拂櫻會不惜出盡百寶只為了哄得小免開心,可是今日……他卻有些提不起勁來。

    夜色如夢,拂櫻齋裡終年不謝的櫻花仍是一瓣一瓣隨風緩緩飄落,那樣一幅淒清寂艷的畫面,在夜色中朦朧了輪廓,只餘馥郁的餘香殘存。

    拂櫻半闔著眸,散著一頭粉色長髮,只穿著單衣便隨性地支肘靠坐在圍廊的欄杆邊,手邊還有幾支半倒的酒瓶。看起來應該是非常粗魯不文的動作由他做來,卻不顯低俗,只讓人覺得率性得可愛。

    ──他一向都知道拂櫻生得極好,卻沒料到世俗之人眼中認定的所謂美醜,竟然還是會影響到自己。

    「……唉,楓岫畢竟只是個平凡人哪。」

    「你在嘀咕什麼?」拂櫻略睜開眼睨了對方一眼,雖然是發問了,卻不像真有興趣知道答案,仍舊是意興闌珊的模樣。

    「楓岫只是感嘆,喜歡欣賞美麗的事物果然是人之常情。」再自然不過地落座,四下張望了一下,「好友,沒有酒杯呢?」

    「我有說要分你喝嗎?要喝自己去拿。」隨手推倒了一只粉色瓷瓶,空空如也,「反正也沒酒了,哼哼哼。」

    楓岫聞言失笑,眼神帶著不自覺的寵溺,笑看那人難得緋紅著面頰的嬌豔神態,「好友看來……是有些醉了?」

    醉?他自小便打磨出這等千杯不醉的體質了……才不過這麼一點櫻釀算得了什麼?可是拂櫻並不想多做解釋,就讓楓岫這麼以為好了。「醉了不是正好?省得看見你心煩。」

    「好友心煩怎麼會是因為我呢,該是為了不吃飯的那位小祖宗吧。」

    更加發懶地支手托腮,拂櫻垂下眼簾,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追究這人連在拂櫻齋都佈下了眼線,「……你的消息倒靈通。」

    「沒辦法,楓岫一向關心好友。任何風吹草動都不敢掉以輕心哪。」

    「這種話你敢說,我還不敢聽呢……當心風大,閃了你這神棍賴以維生的舌頭。」

    「呵,那就先謝過好友關心了。」慣性地羽扇掩面,只留下那雙眼眸,狐狸似地狡燦,熠熠生輝著,「不知道在下有沒有這個榮幸知道是什麼事情困擾著好友?」

    扭頭望向院內,拂櫻絕對不承認他是在閃避楓岫的眼神,「困擾?我哪來的困擾?」

    「沒有困擾,又何須借酒澆愁呢?」楓岫意有所指地瞥了瞥凌亂四散的幾支酒瓶, 「還是,在擔心小免?」

    「小免乖得很,我要擔心她什麼?再吵我就叫她起來煩你,反正她今天沒看到你憂鬱得很,我正好做個順水人情。」

    看來拂櫻是當真惱得很了,才會連小免都搬出來威脅自己。楓岫強自忍耐著笑意,討饒道:「別別,小孩子要早睡早起才會長得快,別吵醒小免。」

    「長大做什麼?小免最好一輩子都像現在這樣,天真可愛……長大,有什麼好?」
    「長大了才可以借酒澆愁呀。」

    怎麼還在講!

    「什麼借酒澆愁?我是『舉杯邀明月』好嗎?」扶櫻乾脆地閉上眼,整個人都趴上了欄杆,「我在我家裡喝個小酒你也要管,真沒見過這麼多事的人……你們一個一個要去管天下事,可不用來向我報備吧?你也來他也來……當我是什麼?來交代遺言的嗎?」

    拂櫻雖是在發脾氣抱怨,楓岫卻柔了眼神,溫言安撫似地說道:「我們只是不想連累你。」

    像是被楓岫這話刺了一下,拂櫻迅即回身,神色狠戾冰冷如刀,「……你說什麼?」

    楓岫卻沒有被嚇住,反而坐得更近一些,依舊是那麼悠然的口吻,「不管楓岫插手的任何事情,自己都可以解決的。絕不會連累你跟小免,好友大可放心。」

    幾大步上前,一把揪住楓岫衣襟,瞪著一雙嚴厲美目,拂櫻逼視似地直瞪著楓岫,「你再說一次!」

    「好友,你踰矩了。」

    「你!」

    拂櫻氣得幾乎磨牙,然而對方只是羽扇輕搖,那樣眉眼如風、不動如山地淡然著。拂櫻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好半晌才穩了氣息,別開臉,「……隨便你。」

    「拂櫻……」

    「夜已深,好友慢走不送。」粉白衣袖冷然拂下,踱步走下廊階手往後一抬,搶先下了逐客令。

    挺直的背影充分表達了倔強的拒絕之意,逐客得如此不客氣,饒是楓岫再怎麼厚臉皮,也該知趣離去了吧?走了也好,反正生離死別,誰都是會離開的……那麼就都離開吧!再也不要來打擾他的平靜──即使是緘默如死一般的平靜,他也……

    等了半晌,背後腳步聲終於響起,拂櫻鬆了口氣的瞬間卻也發現,那人沒有如自己預想地一般轉身離去,反而卻走越近,甚至近得就在自己身後!下意識防備地回過頭,卻沒有看見比自己高出半個頭的楓岫,拂櫻頓時愕然了一下,衣袖傳來陣陣拉扯,低頭一看才發現楓岫正坐在長廊邊緣,仰著頭對自己笑得燦爛,「坐下來。」

    「不要、我……」轉身就要走,衣袖卻忽然被猛力地一扯,整個人重心不穩往後跌坐,「楓岫!」預期中的疼痛沒有光臨他的尊臀,拂櫻這才發現自己是整個人坐在楓岫盤起的腿上,「喂!」

    「你跟以前差不多重。」邊說著,邊將懸空的人抱著往後移動,直到兩人都可以安穩地坐在長廊上。

    奇怪,楓岫看起來分明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白面書生,就算他的姿勢確實不太好使力,但也不至於掙不開楓岫的手勁才對。「什麼以前……」話說到一半便噤了聲。

    像是沒注意到拂櫻忽然的沉默,楓岫自顧自地說了下去,眼神語氣都輕輕的,含著笑意,「你以為,我為什麼救你?」

    「……愛管閒事、吃飽太閒、雞婆過頭,隨便你選一個。」一向都不喜歡和人過度接近,拂櫻掙扎起來,「放開我!」

    「呵。」早是習慣拂櫻的壞嘴,楓岫不以為意,只是壞心地對著拂櫻的耳尖輕輕呼氣似地說道:「通通猜錯了。」

    「楓、岫!!」拂櫻低喝著,又恐怕當真吵醒小免,只得壓抑著怒氣不敢吼人,「你放開我,有話好好說……」

    楓岫卻像是沒聽到他說話一樣,自顧自地將人摟著,一同往後靠在欄杆上,「嗯嗯,好友抱起來的手感真的沒怎麼變,還記得我抱著你回到寒光一舍的時候,趕路得憂心如焚,多怕我來不及……」

    現在是怎樣?白首宮女話當年?就算是要緬懷往日,有必要非得選在這種時候,用這種姿勢嗎!?可楓岫摟著他的態度跟動作都很堅決,沒有弄痛他卻也不讓他掙開;拂櫻抗拒無果,只能僵直著身子反抗,不管楓岫說什麼逗他都氣得不再開口。

    兩人僵持半晌,楓岫嘆了口氣,「如此我明白了……那麼拂櫻,跟我走吧。」

    拂櫻睜大美目,手忙腳亂地掙出楓岫懷中坐直,像見鬼似地瞪著對方;偏偏楓岫像是故意要逗他一樣,刻意拿起羽扇遮面,「好友用這麼熱情的視線看著楓岫……楓岫面薄,禁受不起。」

    「你……是不是頭在痛?」

    拂櫻開始懷疑起這人今晚到底是吃錯藥還是中邪……該不會他眼神看似清明,其實已經醉翻了吧?

    饒是楓岫如何聰明智慧,話題突然如此風馬牛不相干地轉了個大彎,也有點跟不上,「什麼?」

    「你一定是被門板夾到腦袋了所以才會整晚胡言亂語,還是趕緊回家休息吧?」

    「……」

    楓岫這還是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啞口無言』,原來是這樣哭笑不得的感覺,「你不願跟我走,拒絕我就是了,需要這樣嗎?」

    拂櫻注視著他的眼神非常專注,甚至可說有點兇猛,「……你剛剛說的話,再說一次。」

    「跟我走。」楓岫回視他,再也沒有半絲閃避,「我不會丟下你,我說過的。」

    兩人對視良久,反而是拂櫻先承受不住地別開眼,咬牙武裝起自己的動搖,「……不要說這種註定會失約的承諾。」

    望著那人倨傲的側臉,楓岫的口氣竟似有些蕭索,「你不信我?」

    「信你?」下意識勾起諷刺唇角,眼神苦澀,「這世上,我是……誰也不信的。」

    「拂櫻……」

    ──削瘦的肩膀總是挺得筆直,那樣寂寞孤高的背影。

    毫無保留地張開雙臂,似是願意將這人的一切悲傷痛苦都包容那樣溫暖寬厚的擁抱,「相信我,楓岫此生絕不會背棄你。」



    -----

    我、我要堅持,我不會窗…………ˊA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4-11-29 16:04 慵懒
    已签437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3-2-10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文集就累了。谢谢楼主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3-9-30 11:05 擦汗
    已签60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3-9-30 11:05 擦汗
    已签60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
    [夢裡花] 08

    翌日晨起,被明亮的陽光一照,拂櫻忽地清醒了過來。頓時驚覺自己昨晚恐怕是被痰迷了哪個心竅,這才會神智不清地答應放棄自己眼前的安寧和平好日子,去陪那個說謊不打草稿的神棍騙子闖蕩江湖,一時間捶胸頓足,惱恨得幾乎吐血。

    正當拂櫻認真地在心裡設想第七種可以完美無缺地反悔又不被楓岫捉住小辮子的方法時,一張燦爛的笑臉探進門來,「齋主,收拾好了嗎?」

    「小免,我說過很多次了,進別人的房間要先敲門。不是我在說,妳已經是大姑娘了……」

    「齋、主!」深知自家齋主一旦開始碎碎念就沒完沒了的小免趕緊出言打斷,笑得更加甜美討好,「要罵小免等一下再罵,現在有客人喔。」

    「客人?」拂櫻愣了一愣,「是誰?」

    他這拂櫻齋說得好聽點是避世隱居,說難聽點就是人煙罕至,會上門來拜訪的人掐幾根手指就算得出來,而且這幾個人還全是一群進門連個招呼也不打,活像自己家一樣熟門熟路的傢伙……有客會來?

    拂櫻疑惑的時間並沒有太長,一轉頭,那樣一張婉柔嬌妍的清麗笑臉便映入眼簾,「久見了,拂櫻齋主。」

    任拂櫻想破腦袋也不曾預料見到的會是此人,著實無語了半晌,但仍舊是下意識地回禮,「君姑娘。」

    君曼睩輕輕掩唇一笑,神態氣質都是那麼優雅,淺笑著打趣,「看來確實是曼睩太過疏於走動,才讓拂櫻齋主都差點認不出來了,給您賠個不是。」

    說著就要躬身下拜,拂櫻急忙攔住她,「沒的事!是我昨夜太晚睡了,一時有些疏神……」

    「齋主昨天跟阿叔聊到半夜喔!」小免逮住機會立刻打小報告,「難得楓岫阿叔來,齋主居然沒有找我一起去,真的很過份啦!」

    「小免乖,不要計較,妳還小,多睡點才會長得快,妳家齋主也是為妳好呢。」

    嘴巴上是這樣安慰著小免,不過君曼睩的神情在拂櫻眼裡可就不是這麼回事,拂櫻總覺得那分明是故意在取笑自己的笑容,「才不是!楓岫跟我只是在討論……」

    「討論?」兩雙明亮的大眼睛一齊看了過來。

    「……欸,你們姑娘家不會懂的,總之沒妳們的事,我跟他自有正事要談。」拂櫻說到一半才發現不宜,硬生生截斷話尾,敷衍了事。可正氣凜然地說完之後自己又覺得異常心虛,外加發現被拐的氣憤還沒消,頓時嘔得差點沒有吐血。

    君曼睩意味深長地點點頭,「也是呢。主人的心思咱們猜不透,向來只有拂櫻齋主知曉。」

    誰要知道那個神棍心裡面都打些什麼鬼主意啊!不要把他跟騙人的神棍混為一談好嗎!!

    拂櫻暗恨地磨磨牙,勉強擠出笑容問道:「君姑娘今日怎能得空到拂櫻齋走動呢?我聽說妳自從去了天都之後深受武君器重,公務十分繁忙,此回前來是為了……?」

    君曼睩笑了笑,也不隱瞞地便直言道:「武君讓我前來迎接主人。」

    「迎接?」

    「這是自然。武君對於主人終於肯應邀請到天都上任的事情非常重視,吩咐曼睩先行前來打點,他將親自迎接主人入城。」

    ……不過是一個隱居山中的巫覡,有這麼大的面子,足以讓天都武君羅喉親自前來迎接嗎?

    拂櫻的驚愕還沒完,君曼睩接下去又說了:「羅喉大人向來求才若渴。何況這次不只主人,連拂櫻齋主都點頭肯入天都一同效力,迎接的陣仗安排自然是萬萬不可輕忽……」

    「什麼?」拂櫻自認向來不是個一驚一詫之人,但是這回聽到的消息實在太過震撼,下意識地便愕然地喊了出聲,「我?」

    「是呀。」君曼睩偏頭,對於拂櫻明顯的錯愕神態感到不解,只好解釋道:「主人說搬家乃是大事,拂櫻齋使喚的人恐怕不夠,何況小免又是姑娘……所以才遣曼睩先過來幫忙的。」說著說著忍不住又笑起,「我說主人也真是的,羅喉大人早就為他在天都備好了府邸,自然是什麼也不缺……就是真的缺了什麼用品也自有人替你們立馬備齊,他偏偏堅持要帶自己慣用的事物過去,平白累壞棄劍師跟鄙劍師了。」

    總算從君曼睩的發言中回過神來,拂櫻沉下了臉,「……誰說要去天都了?」

    「咦?可是主人說……」

    「管那傢伙說什麼,我又不是他的誰,他說走我就得跟著走嗎?」

    跟預期中完全不同的情況令君曼睩有些不知所措,「拂櫻齋主……」

    「君姑娘,我想妳是誤會了。我不管楓岫給了妳或是武君什麼承諾,拂櫻並不是任人擺佈之人,我的去留我自有主意,請回吧。」

    一直都乖乖在旁邊聽著的小免此時不樂意了,挺身攔在兩人之間,「齋主!你不可以對曼睩姊姊這麼兇!」

    「小免!」拂櫻有些頭痛,只得放軟聲音解釋,「我不是在對君姑娘兇,妳要怪就怪楓岫那傢伙……」

    同樣不願讓小丫頭捲入大人之間的風波,君曼睩也趕忙蹲下身來細聲安撫著,「我沒事的,小免,妳先回房收拾,我晚點就過去幫妳,好嗎?」

    小免不太樂意地嘟起嘴,「……我知道了。」氣呼呼地跺著腳回房去了。

    經過短暫插曲,拂櫻的心緒也平穩下來,恢復冷靜神色,「君姑娘,抱歉,方才是我無禮了。妳完全是聽命行事而已,這終究是我與楓岫之間的事情,我自該親自向他問個清楚。」

    君曼睩方才開口要勸,一道帶著輕笑的嗓音已經閒然響起,「不知楓岫又是哪裡招惹好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3-9-30 11:05 擦汗
    已签60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3-2-13 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
    [夢裡花] 09

    「不知楓岫又是哪裡招惹好友了?」

    來人一襲華貴玄袍、束髮戴冠,不是楓岫又還有誰?

    早是在官場打滾多年的君曼睩自然被打磨得乖覺得很,立刻露出會意體諒的笑容,「我去看看小免,就不勞拂櫻齋主招待了。主人……」

    「去吧。」楓岫含笑地揮揮扇,拂櫻則是從頭到尾都忙著狠瞪楓岫,連個眼神都捨不得分給她(?)。君曼睩悄悄地抬袖掩去嘴角那抹竊笑,儀態萬千地行禮退下了。

    瞪視半晌,可恨那人完全沒有犯了錯的罪惡感,依舊笑得雲淡風輕,「好友還沒回答我呢,我又是哪裡招惹你了?」

    「你……」拂櫻本是開口就要罵,然而衡量自己的怒火恐怕沒那麼簡單就消退(?),遂勉強忍住,只提議道:「這裡不是方便談話的地方,到寒光一舍去。」

    「喔?好友這回怎麼肯賞光?」楓岫微挑起眉,扇後是一抹別有深意的微笑,「記得自從你當時搬走之後,便死活不肯再踏入舍下一步,讓楓岫連泡回茶招待好友的機會都沒有……每回都是我到拂櫻齋來打擾,雖然好友不曾與我計較,但時日久了楓岫心下也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你確定你會寫『過意不去』這次四個字嗎?更何況就算去你家,泡茶的還不是我,你這個手不動三寶的懶鬼泡出來的茶你確定真的能喝嗎!

    拂櫻強忍住出言吐槽的衝動,只是容色淡然地一哼,「現下不是給你機會了嗎?還不快走!」

    識時務者為俊傑。楓岫雖不敢自比俊傑,但是認為自己至少是挺識時務的,立刻舉扇一揚,微笑邀請道:「請。」

    -----

    圍繞著重重楓紅的庭中,包圍著涼亭四周的曳地紫紗帳幔不斷隨風輕輕飛舞飄盪著,顯得對坐其中的兩條身影如此朦朧迷幻。

    「我怎麼不記得我曾經答應過要去天都?」方才坐下,連客套招呼都不用,拂櫻再直接不過地單刀直入,逼問道。

    楓岫習慣性地舉扇掩面,略垂下視線,含笑應道:「唉,看來楓岫確實是太久沒有關心好友了。我竟然不知道,原來好友的記憶力已經退化到這種程度了?」

    「少在那邊顧左右而言他,回答我的問題!」

    「你都不記得的事情,怎麼來問我?」

    「楓岫主人!」

    「在。」

    楓岫臉上的笑容可惡得讓人想一拳打掉──至少拂櫻現在很想,「我的事情不用你替我決定!」

    「我可曾替你決定什麼嗎?」楓岫好無辜,「好友向來自立自強,何需楓岫插手?」
    拂櫻咬牙,「那為什麼天都會派了君曼睩來?」

    「……難道你不知道,我已經答應武君的延請了?」楓岫露出一臉受傷神色,「想不到好友竟是如此不在意楓岫近況……」

    「我當然知道!」只不過這傢伙要去天都關自己什麼事情!?

    楓岫聞言,原本的傷懷模樣立刻收得一乾二淨,換上欣慰笑容,「原來好友不是完全不關心我的嘛。」

    「誰關心你……不對!問題根本不是這個吧!」

    嘖,差點就被這個狡猾的傢伙繞昏頭了。楓岫的口才可謂極佳,尤其是一身顛倒是非,把黑也能說成白的功力,每次談話只要一不注意就會被這人巧妙地不斷誤導著東拉西扯,鬧得暈頭轉向,最後什麼也問不出來。拂櫻一股怒氣湧上,也顧不得什麼『君子動口不動手』、『非禮勿動』的教條了,猛地起身一把扯住楓岫的前襟,「我不跟你去天都!」

    楓岫的表情連變都沒變,像是早已習慣拂櫻的粗魯舉止,面上甚至還含著淺淺笑意,「好友怎可出爾反爾?」

    拂櫻收緊手勁,怒目而視,「就說我沒答應過你了!」

    羽扇略帶力道地輕輕阻擋,在兩人之間隔出些許距離,扇後的一雙狐目帶著燦然笑意,「……不過是昨夜的事情,好友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嗎?」

    昨夜……拂櫻腦門一昏,眼前浮起怒火的紅霧,「你還敢提!你這個狡猾的傢伙,昨夜根本就是你的自說自話,我又……」頓了頓,恍然大悟,「你所謂的『跟我走』指的是要我跟你去天都?」

    「這就看好友怎麼解讀了。」掩去壞心笑意,楓岫旋即正色,「拂櫻,跟我一同前往天都吧。天下太平需要眾人齊心努力,現在……正是你我一盡心力的好時機。」

    兩人對視半晌,緊揪著的衣領這才被放開。從楓岫眼底讀到前所未有的正經跟決心,拂櫻卻只是偏開頭,瞬間冷淡了容色,「……我沒興趣。」

    「拂櫻……」

    半抬手,阻斷了楓岫的勸言,自嘲一笑,「我從不曾想過,好友的志願竟是如此宏大,令拂櫻備感己身渺小。但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我自然也願意給予祝福。只不過我這人生平向來無大志,唯一的心願,只是和小免一起守在拂櫻齋,度過平凡卻安寧的每日晨昏,恐怕沒辦法同好友併肩而行了。」

    「你的心願,是天下蒼生每一個人都相同的。」楓岫語氣淡然,卻掩不去其中的堅定,「為了守護所有人這樣平凡微小的心願,自然必須有人站出來努力。」

    「我……」

    拂櫻正待拒絕,不遠處卻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裂聲響和熊熊火光──是拂櫻齋的方向!

    「小免!」

    拂櫻臉色大變地甩袖化光而去,楓岫見狀也立刻追了上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4-5-16 19:42
    已签231 天
    连签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 发表于 2013-3-15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5-12-13 15:45
    已签43 天
    连签1 天
    [LV.5]常住居民I
  • 发表于 2013-4-19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尘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3-9-30 11:05 擦汗
    已签60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3-6-1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
    [夢裡花] 10

    匆匆趕回拂櫻齋,眼前滿是焦火燒過滿目瘡痍的悽慘模樣。原本夾道盛開的櫻花不知中了什麼術法,竟在頃刻之間枯萎凋零,頹倒了大半片。拂櫻無暇再看,只是飛快地穿過林中奔進屋內,「小免!小免妳在哪裡!」

    內堂也是一片慘不忍睹的凌亂景象,桌椅翻倒在地上,斑斑血跡,清楚可見掙扎打鬥的跡象。拂櫻心口一涼,管不得其他地直衝進小免的臥房,「小免!妳在嗎?在的話就回答我!」

    四下搜尋,卻都見不到小免的身影。屋頂上被砸出了一個大洞,斷裂的屋樑正巧砸在小巧臥床上,見此淒慘景象,拂櫻心中的不祥感越發擴大,正想轉身出去,可憐兮兮的童音響了起來,正是緊依著傾頹樑柱緊緊縮在床底下躲藏的小免,「齋主,小免好害怕……」

    「別怕別怕……有哪兒傷到了,讓齋主看看……」

    心急地拉過小免上下審視,幸好小免並沒有明顯外傷,只像是受到了驚嚇那般哭個不停,「火、突然燒起來了,到處都是煙,有人、一團黑黑的……小免怕……」

    「小免。」此時楓岫也進了房內,安撫地輕拍著小免髮頂的大掌仍舊是那麼溫柔,語氣卻洩漏出了幾絲不同以往鎮定的情緒,「曼睩跟虛驕呢?」

    「曼睩、曼睩姊姊!」像是此時才猛地想了起來,小免立時驚惶緊捉住楓岫的下襬,「曼睩姊姊被那些人捉走了,楓岫阿叔,你快去救她!」

    楓岫本就略帶冷意的俊容立刻冷肅得像冰,匆匆拋下一句,「拂櫻,照顧小免!」轉身便化為片片赭紅狂風,追尋著入侵者的蹤跡而去。

    -----

    縱使心急如焚,楓岫臉上仍舊是那樣一片沉靜如水,並沒有多洩漏出幾分心思,只是專注地不斷掐指推算。

    君曼睩是他帶在身邊,一手調教出的弟子,守護拂櫻齋的陣法更是他親自佈下……會是誰這樣猖狂,敢明目張膽地在他的地盤上對他的人動手?

    匆匆地一揮隨身羽扇,指尖拈起一片楓紅,「探真尋蹤,飭!」楓岫周身霎時狂風大作,無數楓葉紛飛於空中,追尋著同樣身懷法印的對象,直直指向林蔭深處。

    足下不點地地飛馳而去,眼前的樹林開始以詭異的方式包圍起濃霧,明明還是大白天,濃密的林中幾乎不見陽光,充滿險惡氣氛。楓岫見狀也不得不謹慎起來,小心地踏著八卦禹步進入樹林之中。

    這裡,不就是……

    林中像是許多年沒有人踏足其上,密密的樹葉落了一地,舖成軟厚地毯。不遠處的樹根下躺著兩條人影,正是遍尋不著的君曼睩和即使昏迷也緊緊抱住君曼睩護衛著的虛驕。

    見兩人身上雖都負傷,但並沒有特別嚴重的大傷,也感覺得出仍在輕淺呼吸,應該只是暫時昏迷過去而已。楓岫稍微放下心中的大石,卻不敢大意,暗中持咒戒備地緩緩走近。

    楓岫的步伐像是觸動了什麼,林中頓時陰暗下來,空氣逐漸緊縮,盛夏午後的氣溫本就偏高,如今更是燥熱得令人難耐,幾乎無法呼吸。四面八方傳來陣陣尖厲笑聲,夾雜著陰森鬼哭,幢幢暗影宛如森羅鬼域。四周草木陡長,竟像是有了自主意識一樣化為柔韌長鞭襲來,硬是將君曼睩跟虛驕扯至半空中,緊緊綑縛住兩人四肢!

    向來嬌貴的千金之軀怎堪受得如此折磨?只見君曼睩痛喊一聲,吃力地睜開眼,雖是難忍痛苦神色,卻很快地想明白了眼下情況,急急脫口喊道:「主人!別過來!」一旁的虛驕也不斷掙扎扭動試著靠近君曼睩,卻是無勞無功,只是被綑得越發緊實。

    「這是陷阱、主人……」

    不過是眨眼之間,瘋狂增生的枝枒蔓葉就幾乎要掩蓋過兩人,君曼睩的聲音開始變得虛弱,原本白皙嬌嫩的手腕肌膚更是被粗利枯枝藤蔓緊勒出條條紅痕,兩人的精氣飛快流逝,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不斷衰弱下去。

    楓岫勉強壓抑住胸中怒氣,定下心神,將羽扇平舉至胸前然後猛然揮下,沉聲喝道:「龍神訣‧神霄共雷!」

    天際風雲變,像是應了楓岫的召喚,轟然一聲雷光大作,數道紫色玄雷化為紫色騰龍奔馳而來,重重落下,破除了林中的濃密邪氛。

    方才還宛如妖異作祟一般瘋狂竄長的枝木總算安靜了下來,層層疊疊不自然增生的枝蔓在空中僵了半晌,紛紛化為乾癟枯枝散落一地,原本被綑住四肢的君曼睩跟虛驕也跟著跌落在了地上。

    「曼睩、小姐!」虛驕一拉斷還纏在手腕上的枯藤,便急急忙忙地撲向委頓在地的君曼睩。

    「放心,我沒事……」君曼睩嗆咳幾聲,強撐著仍是虛軟無力的身子就要坐起,「主人……」

    「好了,別說話。」

    正要搭手將君曼睩扶起,卻赫見幾絲陰冷邪氛延著君曼睩的肩頭漫延攀升至頸項,在雪白側頰描繪出奇異花紋。君曼睩的眼神忽地一變,五指怒張,其上頓時伸出銳利長甲,閃著冰冷殺芒攻向楓岫頸項。

    楓岫像是早有心理準備,不閃不避地將手中羽扇向前一遞,正巧穿透來勢洶洶的指甲,手中勁道一吐、手腕一翻,便避開了君曼睩的攻擊,順勢擒住了雪白手腕,「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哼……倒還算有點本事。」

    楓岫擒抓的力道並不小,可是那張美麗臉龐上頭卻不見半點痛苦模樣;魅然眼角微偏,眼神流轉,勾起一抹艷麗冷笑──那是向來舉止端莊的君曼睩絕不可能做出的神情,「也不枉我特地前來會你一會,楓岫主人。」

    「只敢附身在弱女子身上的鼠輩,楓岫也不屑一會。」

    面對如此明顯挑釁,楓岫眼神一冷,凝起劍指便往君曼睩眉心一按,開始低聲誦咒,試圖祓除充斥在君曼睩全身的邪氣。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嗎?」附在君曼睩身上的不知名之人開始猖狂大笑,「哈!我們已經找到『他』了……你什麼也改變不了!」

    「朱雀敕令‧離火開天……」楓岫一整肅容,曲起一膝半蹲在君曼睩身前,抬手猛地朝君曼睩揮下,氣勢凜然得像是在他手中握著的不是羽扇,而是一把鋒利寶劍,「破!」

    「不用心急,我們很快、很快會再見面的……」那人露出邪邪一笑,旋即翻過白眼暈了過去。

    「曼睩、小姐!」

    虛驕急急地將人打橫抱起就要往外衝,卻被楓岫阻止了,「且慢。」

    「主人……」昏暈過去的君曼睩此時緩緩甦醒過來,總算恢復了清明眼神,「我剛才……」

    「妳入邪了。」楓岫簡潔答道。

    「小姐!回天都、大夫!」

    虛驕心急得原地團團轉,君曼睩卻勉力將他一推,「別靠近我,邪氣太重了……」說完又咳嗽起來,氣息微弱。

    將羽扇輕掃過君曼睩全身,楓岫低低吟唱著咒文,驅趕著君曼睩周身縈繞不去的邪氛。好不容易將邪氣全數祓除,君曼睩軟軟地倒入虛驕懷中,「是曼睩學藝不精,讓主人失望了……」

    「不,這非妳之過。對方的目的只是……」沉默半晌,楓岫微斂下眉眼,輕噫一聲,「罷了,先回去吧。」



    -----

    好煩躁……QW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3-9-30 11:05 擦汗
    已签60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3-6-1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
    [夢裡花] 11

    楓岫帶回了負傷的君曼睩跟虛蟜照顧治療,而另外一邊滿目瘡痍的拂櫻齋也是無法住人,於是眾人便都聚在寒光一舍乖乖養傷。

    攻擊發生的時候,小免被君曼睩非常迅速地塞入床下躲藏,同時佈下結界保護;再加上對方雖然直衝小免臥房而去,首要的目標卻只是君曼睩,所以小免除了受到一些驚嚇之外並沒有大礙。

    虛蟜的傷相對輕一些,都只是皮外傷,比較麻煩的是要克制他時刻著急地團團亂轉惹得人頭昏。

    君曼睩就嚴重許多,雖然楓岫緊急祓除了大半的邪氣,但仍是無法避免邪氣入侵,君曼睩一回到寒光一舍便昏昏沉沉地發起燒,只能臥床靜養。

    拗不過自家女娃的死纏爛打,拂櫻手端托盤,上頭擺著一小鍋魚片粥和幾色爽口小菜,一臉彆扭地在長廊邊躊躇半晌,就是鼓不起勇氣上前叩響那扇門扉。

    「齋主!楓岫阿叔都好幾天沒吃東西了,你真的忍心看他餓死嗎?還有,曼睩姊姊的傷勢我也很擔心,你怎麼都無動於衷,齋主很冷漠啦!小免不喜歡冷漠的齋主!」

    腦海中浮現小免那一臉正氣凜然地斥責著自己的模樣,拂櫻著實有蒙臉嘆息的衝動。然而且不提楓岫如何,那君曼睩怎麼說也是代自己保護了小免,當然沒有不前往探視的道理……楓岫那傢伙就當作順便好了。

    好不容易才努力替自己做完心理建設,正要上前敲門,那扇典雅的楓木門扉卻先他一步開啟,一條修長人影動作輕緩地側身退出,回頭正巧對上他視線,正是形容有些憔悴的楓岫,「好友?」

    拂櫻的手尷尬地停在空中,只能直覺露出微笑回應,「……呃,好久不見。」說完他立刻想把自己的舌頭咬掉。

    此情此景,楓岫反而笑了出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嘛,我懂的。可惜此處並不是讓我倆互訴別後情衷的好地方……如果拂櫻好友不介意,咱們便到後院的亭中可好?那兒花前月下,風景可更加合適多了。」

    只見拂櫻手中的托盤微微輕顫著,連同上頭的幾個杯盞全部一起不斷簌簌作響著,「……我還可以把整個盤子直接丟到你頭上。那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舉案齊眉』?」

    「呵。我不知道拂櫻好友竟是喜歡落井下石之人……」楓岫邊說著,一邊帶頭往後院走去,「不過隨便你想要怎麼樣吧,反正現在的楓岫是沒有半點還手之力了。」

    幹嘛把他說得像是壞後母一樣啊!!原本想把托盤直接往對方臉上招呼的強烈衝動在看清那張疲憊面容之後總算是稍微消散了些──為了照顧萎靡的君曼睩跟虛蟜,楓岫已經整整兩日都沒有闔眼了。

    「……你『消耗』得很多。」拂櫻心中多少還是擔心的,口氣也顯得沒那麼強硬了,「這幾天你得吃好一點……我做了魚片粥,多少吃一些吧。」

    作為修行之人,楓岫雖是不到完全辟穀的程度,但平日習慣的飲食本就極為清淡,皆以蔬果青菜為主,幾乎是不吃葷食的。可是為了救回被邪氣纏身的君曼睩,拂櫻知道楓岫消耗了非常多的真氣,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可說是形銷骨立、氣血兩虧──不過才幾日而已。

    「嗯,好友果真是越發賢慧了……」

    調笑語句在那張倏地黑得似墨水的臉色之前識趣地打住,楓岫很乖覺地自動接過拂櫻手中托盤,坐到亭內的圓桌前合掌笑言:「那麼楓岫便不客氣,拜領好友手藝了。」

    拂櫻一點都不懷疑這個人就算全身都潰瘍爛光光最後那條舌頭也必然可以倖存無恙,「閉嘴少囉嗦!再吵就叫你付錢!」略嫌粗魯地揭開小盅鍋蓋,鮮美的魚肉香氣便撲鼻而來,略帶辛辣刺鼻的蔥薑香氣引人食指大動,「快點吃!沒吃乾淨你就等著洗碗!」

    楓岫卻只是端著碗不動,「你也吃吧,我一個人吃挺怪的。」

    「嘖,你這傢伙比小免還麻煩!」

    嘴上雖是抱怨,可大概是平常陪著小免吃飯習慣了,拂櫻快手快腳地佈好碗筷,挑刺剝殼做得無比順手,轉頭正要招呼半天沒動作的楓岫快吃,卻發現那人正在非常專注地──從碗裡的魚片粥裡面挑掉薑絲跟蔥花。拂櫻額上的青筋頓時爆跳得老高,「……楓岫,不准挑食!」

    「蔥跟薑都算是葷濁之物,我最好不要多吃。」楓岫抬起頭,笑得那樣雍容優雅,將碗推得老遠。

    ……你連酒都在喝了還怕這個嗎!?拂櫻也跟著笑得好溫柔(?),舀起滿滿一湯匙的粥抵在楓岫唇間,「給、我、吃、下、去!」

    一時躲不開,楓岫只能微偏開頭,「燙。」

    拂櫻被氣得沒理智了,收回手胡亂地對著湯匙吹了幾口氣,復又往楓岫嘴裡塞,大有『你不自己吃我就噎死你』的氣勢;楓岫這次倒是很配合,乖乖地張嘴吞下那口已然食不知味的魚片粥。

    嘴裡的粥還沒嚥下,拂櫻已經虎視眈眈地端著碗準備要再餵下一口了;楓岫忍不住發笑,舉起羽扇掩面,「原來好友平日都是這樣照料小免的?真是辛苦了。」

    小免比較辛苦,嗯。

    拂櫻後知後覺地炸紅了臉,吶吶半晌,「我……那個,你……」這才像大夢初醒一般地將碗用力塞回楓岫手裡,「你自己吃!又不是缺手斷腳的幹嘛要人家餵啊!」

    楓岫一臉遺憾,「機會難得,享受一下被人服侍的樂趣也不錯。」

    ……這個傢伙,懶斷骨頭的大懶鬼,根本就是嚮往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很久了吧!拂櫻忍不住恨恨地出言諷刺:「下次提醒我掛串餅在你脖子上。」

    楓岫同意地點點頭,表情再嚴肅正經不過,「沒問題,不過好友得記得定時回來幫我把餅轉圈。」

    「夠了沒啊你!」

    「耶,明明是好友先提議的,楓岫只是順勢而為啊。」

    「你這個懶鬼!哪一天你因為懶得呼吸而魂歸九天我也不會訝異的!」

    「好友稱讚,楓岫愧不敢當……」

    「……我不是在稱讚你!你這個厚顏無恥的神棍!」     


    -----

    柚子好幸福,有專人負責煮飯餵食,只要乖乖把飯飯吃乾淨,小櫻花甚至連碗都不用他洗呢ˇˇˇˇ
    果然是賢妻良母小櫻花是也ˇˇˇˇˇˇ
    (櫻:讓他洗碗明天我跟小免就沒有碗可以吃飯了…… -_-||||)

    還有以下開放報名幫柚子把餅轉圈O_</
    (櫻:我先扭斷他脖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3-9-30 11:05 擦汗
    已签60 天
    连签1 天
    [LV.6]常住居民II
  •  楼主| 发表于 2013-6-16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
    [夢裡花] 12

    縱然是那樣盡情的鬥嘴過後,兩人也還是有半晌靜默,只是相對無言地靜靜用餐。可這一頓飯還吃不到三刻,楓岫便警覺地抬頭望望天色,「……我該回去照看曼睩了。」

    拂櫻頓了一下,看了看楓岫還剩大半的碗底──這人根本挑掉的比吃下去的還多,忍不住皺起眉,「你幾乎沒吃什麼……這樣下去,你的身體早晚會撐不住的。」

    楓岫挑起眉,露出有趣神情,「好友這是在關心我嗎?」

    「我在你心中就是那麼沒心沒肺的人嗎?」拂櫻沒好氣地翻翻白眼,「你已經快三天沒闔眼了,我是真的不放心……你先去休息一會兒,我去替你看著君曼睩,不會有事的。」

    那一瞬間,楓岫的神情中閃過一絲複雜,但消失的速度快到拂櫻幾乎來不及捕捉其後的真意,「你那是什麼眼神?我有這麼不值得信任嗎?」

    楓岫笑起來,「不是。我只是有點驚訝。」

    「有什麼好驚訝的?」拂櫻沒好氣地捲起袖子開始收拾桌面,「做為一個食客,拂櫻一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食君之祿,自當擔君之憂……」

    不知被話中的哪處取悅了,楓岫的眼神更柔和了一點,「……拂櫻。」

    「做什麼?」端起托盤,拂櫻回以一個疑惑的眼神。

    楓岫並不解釋,只是羽扇掩面,眉眼彎彎笑得別有深意,重複地輕喚了他一聲,「拂櫻。」

    ──明明只是兩個字,卻是那樣溫柔的語氣。像是真能把這名字唸成低緩而纏綿的春日靜好。

    拂櫻被他叫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無言地彎腰將臉湊到楓岫面前,「我知道你的正職是神棍,但是我並不需要招魂,謝謝。」

    「……我怕你哪天忘記了回家的路,得靠我把你找回來,所以現在提前實習一下呀。」楓岫一臉煞有介事。

    「神經病。」

    對於楓岫突如其來的難解動作,拂櫻只當他是累過頭了神智不清,連自己到底要講什麼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偷偷轉頭低聲咕噥抱怨幾句,到底還是作勢扯扯那人衣袖,「去休息啦!」

    順著拂櫻拉扯的力道站起,終究還是問出了從剛剛就注意到,只是暫時不想問的問題,「虛蟜呢?」

    拂櫻的眼神飄忽開來,「……小免在陪他。」

    「『陪』?」楓岫的語氣微妙上揚,顯然是壓抑著笑意。

    「呃……反正就是那樣嘛!我自然有辦法讓他不再到處煩大家,你問那麼多做什麼!」

    虛蟜心性單純、個性耿直,對武君羅喉更是忠心不貳。這次羅喉指派他保護君曼睩前來延請楓岫,可還沒有將楓岫迎進天都就先讓君曼睩受了重傷,虛蟜驚慌又擔心地整日不停地在寒光一舍內團團轉,說什麼都要進君曼睩的房內親自保護她;偏偏他又沒法抵抗邪氣的侵擾,自然是不能讓他多靠近君曼睩一步,害虛蟜簡直急得快要走火。拂櫻根本沒有辦法安撫他的情緒,只得用些「特殊」方式讓他安靜下來。

    沒有打算仔細詳問拂櫻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安撫虛蟜──只要不傷害到他就行。楓岫輕搖手中羽扇笑道:「辛苦好友了。」

    雖然老是抱怨楓岫是個奴役別人毫不手軟也不心虛的懶惰鬼,可是直到實際聽見這人的道謝,拂櫻反而是一臉的不自在,「……與其跟我道謝,你還不如快點解決這些事情才是正道。說起來那君曼睩到底是遭了什麼樣的暗算,竟然連你親自照料兩天,都還是一點起色也沒有嗎?」

    「好友,不是我不願告訴你,而是這一切情況著實詭異。對方用的手法聞所未聞。我想……」

    「嗯?」

    楓岫閉閉眼,然後像是自嘲似地那樣輕輕說出:「我想這次,該是衝著我來的。」

    「莫非是死國派來的?」拂櫻警覺地反問。

    果然……不應該救那個人的……

    「狀況還沒明朗之前,不該妄作如此斷言……要是被既成的印象給混淆了之後的判斷就不好了。」楓岫搖頭。

    「……聽你這種說法,怎麼像是你得罪的人不單只有死國,還有好幾路不同人馬輪番要追殺你的感覺?」

    羽扇一揚,遮去扇後神情,「我該說……好友果真是冰雪聰明嗎?」

    「原來你隱居在山中不問世事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樹敵太多嗎……」拂櫻有種扶額的衝動,「我真是誤交損友。」

    楓岫只是微微一笑,「若是真有危險,好友大可自行離去無妨。畢竟這是我惹來的麻煩,也該由我一手承擔……」

    「你這種胡說八道的鬼話,不要再讓我聽見第二次。」拂櫻再度興起把碗盤全丟到那張俊臉上的強烈衝動。

    「……我以為,明哲保身是你的選擇。」

    拂櫻瞪他,「『明哲保身』跟『見死不救』是完全的兩回事好嗎!!」

    「那麼你這回插手,單純只是為了……不想見死不救?」楓岫別有深意地輕問道。

    拂櫻撇撇嘴,不打算與他再做爭辯,只是心中自有計量,「你既知道自己朝不保夕,更應該把握時間好好休息。你為了照顧君曼睩已經耗去太多精神,要是敵人在此時進犯,單憑我一人又該怎麼保住整個寒光一舍上上下下這麼多人?」

    「我就知道好友不是如此無情之人。」背過身,手中羽扇輕搖著,楓岫的口氣好欣慰,「既是如此,想必不論楓岫要面對的是怎樣艱難的道路,好友也會與我同進退了。」

    「喂,我剛剛根本不是這麼說的吧……」拂櫻忍不住扁眼。

    「等這邊事情完了,我們還是盡快啟程上天都吧。都說『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更何況老是處在捱打的局面無法還手……不是智者當為。」楓岫輕飄飄地丟下這一句,便自在地離去,回房照顧君曼睩了。

    邊走邊想著,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直到碗盤拿回廚房洗得乾淨之後,將整個對話思前想後順過一遍的拂櫻這才驚覺──

    他又被這個滑頭的神棍給拐了!可惡!


    -----

    柚子的話總是各種深意啊。(嘆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3-18 22:30 , Processed in 0.067411 second(s), 15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