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89|回复: 80

【口白整理】薄情馆主·慕容情全口白(龙战八荒-圣魔战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12-3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叶清眉 于 2013-12-3 17:40 编辑

DOC文档下载地址:
龙战八荒-兵甲龙痕
http://vdisk.weibo.com/s/urqpqZ3mmWm5G
枭皇论战-圣魔战印
http://vdisk.weibo.com/s/urqpqZ3mmWm4c

龙战八荒 40
【薄情馆】
少独行:嗯……这十一间房的名称为何与其他不同?神之间、天之间、清之间……
丘伯:这十一间是顶级套房。除了废之间以外,其他的房间都可以。
少独行:为什么废之间不行?
丘伯:哈,这也算是薄情馆另一个神秘之处吧。从很久以前,废之间就有一个固定的房客,除了馆主,没人知道他的身份来历,也没人知道他住了多久,甚至传言他从未离开这间废之间。
少独行:嗯……那我们就选生和清这两间吧。
富长贵:我马上办理。
少独行:吾大概明白你说这间薄情馆特别,是特别在哪里了。不知道订下规矩的主人又是怎样的一个人。
丘伯:馆主啊,听说是一个非常随性,又非常严谨的人呢。
少独行:嗯……

【薄情馆】
慕容情:无心亦心,自在观真,薄情非情,醉饮太平。
(掌柜前来报告)
富长贵:馆主,这是本月的帐本,请过目。
慕容情:营收七千八百两,嗯?
富长贵:馆主息怒。
慕容情:记得上个月,吾所说的是七千两。
富长贵:无双姑娘献艺新曲,薄情馆客量大增,赏银也多了数倍。新来的丫头不懂规矩,便全部收下了。
慕容情:也就是说,你没尽到监督之责。
富长贵:属下知错,请馆主降罪。
慕容情:吾之计划不容许有任何偏差,钱是如此,人也一样。罚你一个月薪俸,那八百两吾不收,你们也不准收。
富长贵:是。属下会将银两全数捐出,救济百姓。
慕容情:今日馆内来了几个新面孔?
富长贵:共计二十六人。
慕容情:二十六?那就取六吧。这是下个月营收目标。
富长贵:六千两,属下记住了。
慕容情:不是六千两。
富长贵:那是?
慕容情:六十两。
富长贵:这岂不是做免钱生意?一间上房定价二十两,这……
慕容情:这是我该烦恼的问题吗?
富长贵:唉!属下知道了。
慕容情:记住,不准少,也不准多。
富长贵:馆主,你真是宅心仁厚,体恤下属啊。
慕容情:退下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錢 +180 收起 理由
美丽高可 + 180 异次元感谢有你!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11集 九韶遗谱
【薄情馆】
旁白:初入废之间,眼前一片深沉黑暗,断魂啼步步戒备,心中不禁起疑。
断魂啼:此地好似非常宽阔,并不似一般房间。(眼前出现奇景)怎会如此?!
旁白:感应不善入侵,周围气氛倏然变化,昊光乍现,气流翻腾。断魂啼忽感压力,脚步错差,霎时触发阵式攻击。
断魂啼:是阵法,中计了!
旁白:巨石飞梭,疾雷如暴,持续剧烈的攻击,断魂啼难以支撑,只好放弃任务,寻思退路。
断魂啼:退!无法打开!可恶!
旁白:退无可退,雷击已至。
断魂啼:让我出去!哇!打开……快打开……将门打开……
慕容情:不经我的允许,任何人也无法进入废之间。富长贵。
富长贵:属下在。
慕容情:将那个废人赶出薄情馆,切勿惊动其他贵客。
富长贵:属下明白。
慕容情:你不爱杀人,吾便不在你眼前动杀。那名佛狱探子就算他捡回一命吧。

【雪非烟】
香独秀:无雪不足以风雅,无月不足以思怀,无花不足以幽景,无泉不足以韵致,如今四绝皆备,若少了吾,仍是虚设啊,嗯……今日温泉似乎比平常还要热,令人格外舒畅,远离尘嚣,避去人群,今日雪非烟唯我独享,快哉,怎有一股特别的香味?既不似梅花,那这股香味是从何而来?嗯?原来池内尚有他人。

兵甲龙痕 第12集 联合战线
【雪非烟】
旁白:轻烟飞雪,梅染异香。就在薄情馆悠然之隅,一声轻笑,一段意外的相遇,香独秀心头不禁荡起涟漪。
香独秀:嗯……原来对面有人。
慕容情:如此豁达自在,公子必是人生到处从容的集境名士——芜园楼主香独秀。
香独秀:嗯?阁下认得我,难道我和你……
慕容情:素昧平生。
香独秀:哦,幸会。阁下也是薄情馆房客吗?
慕容情:嗯……吾确实以薄情馆为居。
香独秀:薄情馆是一处好地方,有酒有乐有景有韵,往来更有豪雄俊杰、雅士美女忘怀笑语,畅谈是非,令人去尘而忘怀,人间绝境当之无愧。
慕容情:多谢称赞。
香独秀:你说什么?
慕容情:没什么。
香独秀:尚未请教尊姓大名。
慕容情:慕容情。
香独秀:慕容情,莫容情,哈。
慕容情:公子为何而笑?
香独秀:阁下姓名暗藏玄机。慕容情听起来好似很薄情,待人处事全不留情。
慕容情:慕容情自认待人宽容,尚不致于冷酷狠心。不过,你也不算说错。吾确实很无情。
香独秀:嗯?
慕容情:凡所谓情,都是私情。人生八苦,欲求解脱却不得解脱,殊不知全为情之一字所累。爱欲嗔念,无不是情,情乃是一切祸端,唯有舍情方得从容,唯有无情方得自在。吾自许莫容情,便是要远离情祸。
香独秀:说得有道理。你失恋了吗?
慕容情:香公子,你这结论来得毫无根据。
香独秀:别太消极,世事没你所想这么坏。无情何必生斯世?有好终须累此生。情是人之根本,人与人互相关怀,情本来就是自然的产物。所谓喜怒哀乐不正如此?
慕容情:你不是常说,这一切都是虚名、浮云?
香独秀:情付得多,需索便多,期盼便多。但除了你付出的以外,其余一切确实是虚名浮云。
慕容情:既是虚名、浮云,为何又执着?
香独秀:非是执着,而是情在不能醒。
慕容情:嗯?情在不能醒,岂不是痴呢?
香独秀:以大智慧面对,痴又何妨?
慕容情:哈哈……趣味,香公子,你真是趣味。
香独秀:彼此彼此。(心声:嗯,交谈多时,始终看不清他的面貌,真是使人好奇。)(走近慕容情)敢问阁下出身何处?也是武林中人吗?
慕容情:非也,吾只是平凡的生意人。
香独秀:哦。是哪一方面的生意?
慕容情:任何方面,只要能得到利益,吾皆能交易。
香独秀:你说你任何生意都能做,那我想与你作一件交易。
慕容情:抱歉,目前的你尚无与我交易的资格。
香独秀:什么意思?
慕容情:在你的身上并无我所需的利益。
香独秀(心声):怎被他说的好像一文不值?这……嗯……绕回原位了!
慕容情:香公子,劝你不用再费心,现在还不到我们见面的时机。甚至,今日你根本不该来此。
香独秀:为什么?
慕容情:因为会遇上我。
香独秀:遇上你又怎样?
慕容情:遇上我将是你不幸的开始。
香独秀:嗯……

【雪非烟】
香独秀:为什么遇上你会是不幸的开始?
慕容情:总有传言,凡遇上我的人总会遭遇不幸的命运。也许是天不容情,非是吾不容情。
香独秀:那我今日遇到你,岂不是……太好了?我这一生,命运尽在掌握,人生到处从容,越是坎坷的遭遇,对吾而言就是更好的挑战。香独秀乐于接受挑战,你,放马过来。
慕容情:香公子乃福厚之人,也许能一路顺遂,祸不缠身。
香独秀(心声):看他有意回避,不肯让我看他的真面目。究竟什么原因?且让我撤去这片烟雾,一睹他的容貌,也顺便给他看我俊俏的面容。哼哼。
旁白:心生好奇,香独秀暗算运功,迫使池水降温,烟雾瞬间消散。殊不料——
慕容情:嗯?
(慕容情运气于掌)
旁白:一转眼,池水升温,热气再度氤氲。
香独秀:被他发现了。喝!
慕容情:香公子,奉劝你不可啊。
香独秀:这……一定要这么神秘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13集 不败战神

【雪非烟】
旁白:非烟雪池之内,香独秀、慕容情两人各自策动内力,互不相让。飞雪、烟雾各自交融,更添三分迷蒙。
香独秀:就不信逼不出你。再来,喝!
旁白:只闻一声沉喝,波涛似涌,水浪迸溅。
慕容情:喝!
(慕容情飞身穿衣)
香独秀:啊,那是!好美丽的身影。

【薄情馆后院】
富长贵:馆主。
慕容情:富长贵,你可知罪?
富长贵:是属下失职,请馆主责罚。
慕容情:罢了,这一次吾不怪你。
富长贵:啊,馆主怎么这么好心。
慕容情:若非这样,我又怎能遇上这场趣味的游戏呢。
富长贵:游,游戏?
慕容情:但若再有下次……
富长贵:不会有下次,属下保证,不会再让任何人打扰馆主沐浴。
慕容情:嗯,走吧。
富长贵:呃,那香公子呢?
慕容情:顾客至上,莫打扰他,让他继续享受。

【薄情馆】
旁白:为追线索,撒手慈悲无意来到薄情馆。
鹂大娘:剑之初,性本善。剑之初剑之初剑之初……
撒手慈悲:嗯……
富长贵:客人来了,别再背什么三字经,喊欢迎光临才对。客人你要住房还是用膳?
撒手慈悲:先用膳后住房。
富长贵:那领你住歇之间好吗?
撒手慈悲:歇。
富长贵:不满意吗?那还有灵神裂天这四间房间可选。客倌你意属哪一间房间,我都可以安排。
撒手慈悲:嗯……(心声:看来此地有出乎我意料的消息可探。)
富长贵:客倌客倌。
撒手慈悲:呃,就住歇之间。
富长贵:呵,那就请客倌稍坐,房间整理好就带你进入。
撒手慈悲:嗯。
富长贵:你那个东西真别致。(撒手慈悲收起沙漏)呵呵……
(秦假仙两人把香独秀裸体冰像搬到大厅)
业途灵:呼呼呼,真喘。
秦假仙:来喔,好看的在这儿。活色生香,呃,不对,各位,来看这位可怜的公子。洗温泉洗得变冰柱,真的是人衰种瓠瓜生丝瓜。我将他扛来此地,绝对不是要削他面子,不过是想让各位共同来研究看是否有解决之法。吾菩萨心肠啊!
业途灵:呃……哎呀!
(被秦假仙踢飞)
撒手慈悲:这种冰封是发功过度反击自身所致,不难解呀。喝!
旁白:只见撒手慈悲手拈定印,一声长喝,刹时清氛袅袅,祥和之气让在场众人为之一醒,冰封应声脆裂。甫脱冰封的香独秀身形迅动,眨眼之间衣袍遮身。
撒手慈悲:阁下好身手。
秦假仙:什么好身手,全身被人看光光了,现在才穿衣服有效吗?今天洗温泉洗得变冰柱,就是连天都想收他。
香独秀: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慕容嗅独香。
(香独秀离开)
秦假仙:喂,借问一下,这位印度来的阿三哥,你是在鸡婆啥?
撒手慈悲:嗯……
秦假仙:呃……哈哈,我是说多谢你的帮忙,热心助人是好事,天公伯,啊,不对,是佛祖,印度来的要讲佛祖才对,佛祖已经记你一笔功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14集 情敌
【薄情馆】
旁白:为释疑惑,撒手慈悲独坐薄情馆,眼神扫视馆内动静。倏然,一阵花香袭来。
(众人看向门口,香独秀进入,业途灵捧花跟随)
香独秀:簇簇红葩见绿荄,阳和闲暇不须催。天教尔艳足奇绝,不与夭桃次第开。这些花我要送给昨日与我共池之人,还请掌柜帮忙。
富长春:哦。
香独秀:啊,是啊,今日正逢街市上的万花祭典,吾特捡木瓜花来表示心意。
富长春:心意……
香独秀:吾投以木瓜,慕容姑娘才有机会报我以琼琚。
富长春:慕、慕容姑娘……
香独秀:掌柜你不用惊讶,虽然我眼光很高,但世上还是有入得吾眼的女子,吾独掬一瓢慕容姑娘了。希望你能告知吾,慕容姑娘是居住在哪一间房,我这花才好送她。
富长春:这……这……你这样问我真使我为难。房客的资料我不能随便透露,恕我爱莫能助。
香独秀:罢了,吾一禀斯文处事的道理,自是不便为难掌柜你。这是属于吾之缘分,吾自己找出便是。
(香独秀离开)
秦假仙:业啊途灵啊,我不是叫你找机会将这个痒粉撒在香独秀的身上?让他在大街上当场跳猴舞?怎会变成是你在做他的小弟,替他在捧花?
业途灵:大仔,我一路跟踪他,看他要买花,我就将痒粉撒在他要买的花上。谁知道他的神经真正有大条,还以为是自己对苦境的花过敏,拜托我帮他将花拿回馆里,还开口称呼我业大侠。业大侠呢……所以我……
香独秀之声:业大侠。
业途灵:在这,我来了。
秦假仙:一句业大侠,是在爽什么?
业途灵:唉哟,大仔,你不懂啦,被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香独秀喊大侠,这种感觉很爽的唷。
秦假仙:业、途、灵!

【雪非烟】
旁白:月色如练,清冽中别有一股黯然韵致。
香独秀:月乎,情乎,正是别后饮太素。酒来。
(业途灵捧上酒水)
业途灵:香公子,你忘了叫吾业大侠啰。你忘了叫吾……哎呀!
(业途灵被击飞)
香独秀:啊,想必慕容姑娘也不忍让吾久等。
(一人赤裸来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15集 因果
【雪非烟】
旁白:扑面清氛,伴着轻尘步履,一步一步移向香独秀。
香独秀:我们真是有默契,知晓这月夜下泡泉饮酒的乐趣无穷。为了庆祝咱们又相遇,来,这花送你。
旁白:乍地,水雾一散,碎了满怀期盼,雪非烟之中两人对觑,一时无语。
(来者撒手慈悲)
香独秀:嗯,是你。
撒手慈悲:你在等我?咱们有缘,又见面了。你烁烁眼光真让吾不自在,是不是能请你回避视线。
香独秀:嗯……人说月在当空,阴气最毒,此时沾水,风邪易侵。为你好,你还是另择他时入泉吧。
撒手慈悲:若此时不宜净身,兄台你这一身打扮是为何而来?
香独秀:嗯,吾在练一门独门武功,目前正等另一人的来到,此功方能圆满。你要逗留此地偷看我练功吗?
(开始脱衣服)
撒手慈悲:秀士十训第六条,危人不与,险地不居。
(撒手慈悲离开)
香独秀:哈。此时此地,是属于我与慕容姑娘的。慕容姑娘为何还不来呢?今日水温好似偏低。哈啾,头怎么感觉沉沉的。

【天之间】
女子:香公子,自从你上次被冻成冰块就感染了风寒,现在发烧很严重,真的不请大夫来看吗?
香独秀:只要你告诉我慕容姑娘的下落,我这个小病马上就不药而愈。
女子:咱们薄情馆真的没有姓慕容的姑娘,你是不是记错?说不定她是故意骗你。
香独秀:我相信她不会骗我,她一定藏身在这里的某一角落。可惜如此佳人,我竟然从头至尾都没看见她的脸,只看见腰间有一个胎记。唉,苍天既让我动了真情,为何却这么残酷,要将我和慕容姑娘分离呢?
女子(心声):糟了,再这样下去,他的脑袋会烧坏掉。
香独秀:俗话说,三十三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相思的心情原来是这么折磨。唉!
女子:啊,参见……
慕容情:扶他起来。
(慕容情给香独秀针灸)
女子:啊,这个穴道插下去,寻常人会痛到昏迷七天不醒呢。
慕容情:只要针入一分半,便无不妥,放心吧。
香独秀:这股熟悉的异香……啊,是你吗,慕容姑娘?!
(抱住慕容情)
慕容情:香公子,请你放手。
香独秀:慕容姑娘,自从那一日一见钟情,我对你的思念已无法自拔了。你别走,留下来陪我好吗?
慕容情:数到三,放手。一、二……
香独秀:慕容姑娘,你身上的香味很好闻,只不过你的胸部好似有点硬。
女子:啊……
慕容情:三。
(银针插下,香独秀惨叫传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17集 胜败之势

【薄情馆】
慕容情:一卷离骚一卷经,十年心事十年灯。芭蕉叶上听秋声。
艳无双: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春尽葬红颜。
慕容情:哈,无双你所吟之诗与吾诗意大相迳庭呢。
艳无双:都是感怀抒情之名句,意义上相差不远。
慕容情:歪理。
艳无双:馆主今日心情不差,是何缘故?
慕容情: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艳无双:不是因为香独秀吗?
慕容情:他现在怎样了?
艳无双:他执念很深,不找到梦中情人绝不罢休。馆主,我这个花魁快被慕容姑娘抢下风头,这个误会越来越大。
慕容情:无妨,就让他忙,薄情馆很久没这么热热闹了。
艳无双:越是想要就越是得不到。你惩罚人的手段还真特别。
慕容情:不谈他,说赤子心吧。听说他已经回到略城?
艳无双:嗯,依拣角吃毛所言,正道人马正要攻打贪邪扶木,不知惜夫人有何妙计。
慕容情:百韬略城素以兵法见长,加上城中至宝无数,惜夫人既有打算,想必胜券在握。
艳无双:我只希望豪少不要受创。
慕容情:你喜欢赤子心,为何不让他知道?
艳无双:男人问题有征服的野心,可是一旦到手,却不再稀罕,倒不如让他随时感到挑战,才不会意兴阑珊。
慕容情:女人啊,你在畏惧,怕自己不爱他。
艳无双:我是啊。那馆主呢,你又怕什么?
慕容情:你是薄情馆的摇钱树,天下间难再找到第二人。
艳无双:呵呵……我虽然喜欢他,但我不会离开薄情馆,也不会离开馆主你。
慕容情: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但是我允许你这样做。
艳无双:看来无双在馆主心中的份量并不深。
慕容情:份量不深,你会比较幸福。
艳无双:不要总是把自己讲成妖魔鬼怪一般,我不怕你唷。
旁白:就在慕容情两人闲聊之际,突然天外传来清圣仙乐,荡气回肠,震撼精灵。
艳无双:啊,好美妙的声音。此乐从何而来?
慕容情:九韶遗谱,嗯……无双,派人前往打探。
艳无双:嗯。


【薄情馆后院】
香独秀:掌柜。
富长贵:啊,原来是香公子。怎样,我帮你换的地之间还有问题吗?
香独秀:房间没问题,但是我有重要的事情想拜托你。
富长贵:何事呢?
香独秀:那日我看慕容姑娘的穿着,好似是男装打扮,为了掩人耳目,她竟不惜女扮男装吗?但幸好我眼光独到,一眼就看出。
富长贵:香公子,你到底要说什么事?
香独秀:我想扮成店小二,一方面可以藉机观察往来客人,另一方面就是用真诚奉献的心来打动慕容姑娘。
富长贵:这……好吧。多一个店小二也不错。

【薄情馆大堂】
香独秀:掌柜,这套衣服真是令人难以接受。没有其他选择了吗?
富长贵: 仅此一件,没了。你不用担心,这衣服都很干净,没有灰尘也没虱子咬你。
香独秀:我是指这身打扮,品味实在太低价了。
富长贵:是你自己说要扮做店小二,穿这衣服有什么不对?难道你不想找到慕容,咳,姑娘吗?
香独秀:罢了,希望我这样的牺牲能有好的收获。
富长贵:快去招呼客人吧。
香独秀:先讲好,我是不陪酒喔。
富长贵:一个店小二不需要陪酒啦,你想太多了。
香独秀:那是因为其他的店小二并没有绝世的美貌与无俦俊颜啊。
富长贵:我后悔答应他的要求了。
香独秀:请慢用。
客人:我明明点的是牛肉饭,你怎么给我牛肉面?
香独秀:嗯,但是我觉得你比较喜欢吃牛肉面啊。
客人:你觉得什么啊!马上给我换回来!
香独秀:唉,送给你吃还嫌咧,真难伺候。
(另一边)
香独秀:客倌,你的饭菜来了。
客人:我明明点红烧肉和鱼,你怎给我稀饭和菜脯?
香独秀:天天大鱼大肉,容易患心血管疾病,偶尔吃菜脯配粥,可是养生喔。
客人:听你在放屁!谁准你自作主张?!
香独秀:有得吃就不错了,外面有很多贫苦的孩子没饭吃呢。你要惜福啊。
客人:我……啊,切。
(另一边)
客人:我,我叫的是烧饼,不是牛排。
香独秀:我看你面黄肌瘦,一定是营养不良,吃牛排让你补充蛋白质。若是不够还可以再叫一份。
客人:可是我没钱啊。
香独秀:钱的问题不是我负责,麻烦你去找掌柜。
客人:呜呜呜……遇到怪人,我不吃了啦。
香独秀:喂,不吃还是要付钱啊,食物不能浪费耶。(拦住欲进来的客人)这么丑的人,我有准你进入吗?出去!
客人:哇啊!这又不是六出飘霙……
香独秀:若是惊吓到慕容姑娘,她不肯出来要怎么办?
富长贵:香公子,你可以休息了,剩下的让我来就好。
香独秀:我的精神还很好,所有客人我已经帮你安顿好,也帮他们点菜上菜, 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富长贵:我看你的服务态度……
香独秀:服务态度,哦,我知道,是不是我做的太完美,事事周到,让其他的店小二没工作可做?
富长贵:啊,是啦是啦,香公子你太辛苦了,真的不去休息一下吗?
香独秀:嗯,也可以啊。我正有沐浴之意。
富长贵:馆主,你惹到的真的不是普通的祸害。唉!
赤子心:掌柜,好久不见。
富长贵:豪少,是你。看起来心情不错。
赤子心:略城旗开得胜,我带几个朋友来开庆功宴,把薄情馆所有好酒好菜还有美女统统叫上吧。
富长贵:没问题。
赤子心:各位豪杰,千万不用客气,今日小弟我请客,为了我们的胜利,一定要不醉不归。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18集 定数、变数
【薄情馆】
赤子心:诸位皆是一方英雄豪杰,今天能齐聚一堂,同心抗敌,皆是不可多得的缘分。来,小弟我敬你们。失路仔,你今天喝的特别少。再多喝一点吧。
失路英雄:我已经喝够了。
(赤子心欲给失路英雄倒酒,被香独秀抢走酒壶)
香独秀:他不喝,我喝。
赤子心:哇,全身都是酒味,香独秀啊,你是摔进酒桶里面吗?怎么醉成这样?
香独秀:我失恋了。
赤子心:失恋?对方是谁?
香独秀:我不知她的身份,只知她名叫慕容情。
赤子心:慕、慕、慕容情?原来你好这味儿。
香独秀:什么味?啊对啦,慕容姑娘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异香,很好闻。
赤子心:姑娘……
(赤子心抚额,掌柜靠近低声交代)
富长春:这是馆主在开香独秀的玩笑。
赤子心:原来如此。
香独秀:呜呜……呜……
赤子心:现在又在哭什么?
香独秀:我知道我自己高不可攀,所民已经降尊纡贵,好让慕容姑娘与我门当户对,为什么我们的缘分还是这么渺茫?到底是要怎样,她才愿意出现呢?呜呜……
赤子心:天啊,我受不了了,鸡皮疙瘩都跑出来。香独秀啊,你还能更恶心一点吗?
香独秀: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呜呜……哈哈……哈哈……(抱住失路仔)慕容姑娘,你别再害羞了。
失路英雄:香独秀,你认错人了。
(香独秀摸失路英雄)
香独秀:你是失路英雄,失路公子嘛。我没认错人啊。
失路英雄:他的房间在哪里?我送他回房。
富长春:哦,是地之间。
失路英雄:赤子心,我去去就回。
赤子心:快去快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19集 奇兵奇局
【薄情馆】
旁白:略城大战,就在三部兵甲武经汇聚同时,薄情馆内随即感应,对应的房门一一震开。
香独秀:啊!发生什么事?门自动打开,这……难道?
慕容情:三招汇聚,灭之卷的出招者是谁呢?来人。(蒙面人出现)速查。

兵甲龙痕 第20集 神将
09:48
【薄情馆】
香独秀:又是毫无结果的一天。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一人穿过花园)嗯?那个背影……是她!(追至客房)慕容姑娘且慢啊。人不见了,莫非在房中?灵之间、裂之间,会在哪一间呢?(天之间房门冲开)啊,是什么声音?(裂之间门开)这……这是什么情形?嗯……
【慕容情房间】
慕容情:裂之卷乃佛狱所有,灵之卷在集境,神之卷、天之卷已被啸日猋掌握,清之卷属赤子心,地之卷属失路英雄,灭之卷落进死国。还没掌握到行踪只剩下宁、生、歇、废这四卷。嗯……

56:44
【慕容情房间】
慕容情:嗯?怎么不继续奏?
无双:无双雕虫小技,怎比得上天籁仙乐?
慕容情:嗯?自从上回听到九韶遗谱的仙乐之后,馆主好似别有心事挂怀。
慕容情:你的观察力依然是这么敏锐。
无双:听闻九韶遗谱之音能使贪邪扶木受影响而萎缩,原本以为此物只是奇珍异宝,想不到还有如此的奥妙。百韬略城的收藏真是无奇不有。
慕容情:九韶遗谱本不该为略城所有。
无双:嗯?馆主此言何意?
慕容情:战乱变故,在岁月痕迹下,有很多事情都会改变。
无双:难道馆主知晓九韶遗谱的来历?
慕容情:霓羽,一个早被遗忘的族群,也是吾最不愿再提起的名词。
无双:嗯?
(黑衣蒙面人现身室内)
黑衣蒙面人:主人,百韬略城大军策动,详情听说……
慕容情:依上次经验,九韶遗谱能克制贪邪扶木,但终究功效有限,这一回略城能大胆出兵,必是掌握其他关键。但是,略城兵力尽出,若此时死国趁虚而入,情况便有所不同。
无双:馆主是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慕容情:火宅佛狱与死国早有联盟,除了武力应对,势力之间的牵制更为有效。更何况死国素来心怀鬼胎,若说他们别有目的而对略城发兵也不无可能。还有其他消息吗?
黑衣蒙面人:另有一事。日前鬼谷藏龙在城外带回一名病困的卖艺者,对他备加礼遇,甚是看重,就连此战也让他随军而行。
慕容情:卖艺者?此人是何来历?
黑衣蒙面人:身份不明。听闻此人身负异能,拥有绝世歌喉,歌声能使花草向荣。只知鬼谷藏龙称呼他为阿多霓。
慕容情:阿多霓?原来他是阿多霓!哈哈哈哈……
无双:馆主……
慕容情:退下!
(无双、蒙面人退离)
慕容情:尊贵的名字,可笑的名字,阿多霓?你也终被世尘亵渎了。就让吾拭目以待,此人又如何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兵甲龙痕 第21集 佛狱浩劫
【薄情馆】
旁白:子时将至,薄情馆之内,拂樱斋主、地者、弑道侯各怀心思,静静等待慕容情现身。
鬼谷藏龙:嗯……
凯旋侯:吾还在想鬼谷城主怎能没来呢。
鬼谷藏龙:佛狱野心昭然,急要除去致命威胁了吗?
太君治:弑道侯。
弑道侯:太君治,看来你与苦境相处得非常融合。
太君治:你来做什么?
弑道侯:与你一样,来看热门。怎样,不相信?
太君治:相信,这确实是军督的作风。
撒手慈悲:好热闹的气氛,但是这么大的阵仗是为了什么?
(撒手慈悲、香独秀、鹂大娘出现)
凯旋侯:漠沙林外忽闻天籁之音,引人侧耳,传说中的阿多霓风采怎能不见?
鬼谷藏龙:先生若真是阿多霓,便请现身,让鬼谷藏龙一偿先人之过。
撒手慈悲:这样的阵仗,只为了这么简单的原因吗?
弑道侯:就算各方另有打算,馆主今天也无法避而不见。
地者:今日,你定要坦承身份。
香独秀:嗯,现出你的真面目。
撒手慈悲:香独秀,你站错边了,是这边才对。
香独秀:喔。吾也对慕容馆主的真面目非常好奇啊。
撒手慈悲:诸位,你们见到馆主之后,意欲为何呢?
凯旋侯:这嘛,难说了。
太君治:阿多霓的相助之情,怎能不报呢?
地者:一切就看馆主今日的决定。
鬼谷藏龙:吾有言在先,略城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阿多霓。
弑道侯:此时此刻,吾的立场微妙了。
鹂大娘:馆主驾到,馆主驾到。
鬼谷藏龙:嗯……
旁白:倏然,清风吹拂,华灯灿亮,空气中一股异香浮动,熏人欲醉,就在重生布幔之后,一道绝代超俗之身影缓缓出现了。
慕容情:无心亦心,自在观真,薄情非情,醉饮太平。
旁白:慕容情慕容情,薄情馆主慕容情正式现面,阿多霓之谜即将揭开,面对四大势力,他将如何周旋?一页书怒对夜神,双方一触即发,将带来什么变数?祸劫临身,赤子心遭逢啸日猋拦路,未来命运又是如何?双界联姻,佛狱嫁女,一桩四魌界之盛事将展开何种局面?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租看黄文择布袋戏,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第二十二集——难解的心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22集 难解的心思
【薄情馆】
旁白:薄情馆之内,在众人注目下,慕容情潇洒现身。双目横波,冷睇世事人情,似笑非笑,展露无限风华。
太君治:观此气度,非常人也。
鬼谷藏龙:凛然尊贵的气息,他是阿多霓吗?
慕容情:佛狱、死国、集境、略城,当今四大势力齐聚在这小小的薄情馆,令吾受宠若惊。
拂樱斋主:馆主忒谦了。薄情馆远近驰名,尤其暗藏玄机无数,先有兵甲武经命案的疑云,后有绝代天籁响遏云霄,慕容馆主才是真正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慕容情:那,惊到你了吗?
拂樱斋主:呵,一瞬间正道与集境群侠数人因此逃过死劫,馆主还真是深藏不露。
地者:昨日薄情馆传出的歌声完全驾驭九韶遗谱,发挥其全部力量。据我所知,有此能为者非阿多霓莫属。敢问慕容馆主,此人究竟是谁?
慕容情:这个人远在天边——就远在天边吧。
弑道侯:馆主戏谑之语,莫非是要掩饰什么?
拂樱斋主:若论神秘,慕容馆主自当荣登其首。怕是见吾等来势汹汹,不敢坦承身份了?
慕容情:哈。凯旋侯当初游走正邪两道,便是这番心得吗?
拂樱斋主:时势所趋,世上没有真正的秘密。既然彼此心照不宣,馆主又何妨坦承自己与阿多霓的关系呢?
慕容情:你们该不会怀疑吾就是阿多霓吧?
拂樱斋主:馆主也可以证明你不是阿多霓。
慕容情:嗯?
拂樱斋主:听说阿多霓有一个特征,在腰部有七彩羽毛的胎记,馆主若不是阿多霓,何不让众人检视,排除疑虑?
太君治:凯旋侯,你这个要求未免太过无礼!
拂樱斋主:难道你们有更好的方式?
香独秀:各位请冷静一下,七彩羽毛胎记容易造假,我认为不足以当作证据。
撒手慈悲:说得没错,若是我们三人的身上皆有七彩羽毛的胎记,又该怎样找出阿多霓本人呢?
拂樱斋主:哼。看来馆主是不愿透漏任何消息了。
慕容情:我不是阿多霓,薄情馆内也没有阿多霓。
拂樱斋主:就算如此,阿多霓又在何方?歌声从薄情馆传出,你难脱责任。
慕容情:就算找到阿多霓,诸位又做何打算?凯旋侯,你的眼中一丝杀意,吾倒是看得分明。鬼谷城主,你又愿意付出多大的牺牲来保护阿多霓?
鬼谷藏龙:吾于霓羽族有愧,阿多霓对略城有恩,不论如何,鬼谷藏龙必定尽心尽力,力保阿多霓。
拂樱斋主:哼,既然话已挑明,那吾也无须再忍让。地者,凭你我之力,必能使他原形毕露。
慕容情:薄情馆禁止动武。
拂樱斋主:何妨一试?
(拂樱踏向慕容情,香独秀、撒手慈悲、鬼谷藏龙先后挺身相护)
旁白:试探未成,拂樱斋主决心采取强硬,鬼谷藏龙、太君治挺身而出,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刻——
鹂大娘:剑之初,剑之初,性本善,剑之初,性本善……
拂樱斋主:剑之初?哈哈……薄情馆真是越来越扑朔迷离哪。今日就到此为止,哼。
(拂樱离开)
地者:凯旋侯既退,吾也告辞。
(地者化羽而离)
弑道侯:这个结果是结局吗?
香独秀:你若疑惑,何不问军督呢?
弑道侯:呵,慕容馆主请。
(弑道侯离开)
慕容情:鬼谷城主,你还不愿离开吗?
鬼谷藏龙:如果馆主不是阿多霓本人,敢问他之去处。
慕容情:你找他做什么,赎罪还是当作利用工具?就像你的祖先一样。
(鬼谷藏龙一惊)
太君治:馆主切莫误会,城主并无此意。只因承蒙阿多霓救命之恩,希望能亲自向他致谢。
慕容情:你真认为那是帮助吗?
鬼谷藏龙:此言何意?
慕容情:你若真这样想,也难怪你会落进有心人的圈套。若是有意相助,一开始就能阻止并揭开真相,而不是等到战况生变、正道惨败之时,才以歌声退敌相救。吾这样说,你明白吗?
太君治:若非如此,为何又以歌声退佛狱之兵?
慕容情:阿多霓这个名字岂容他人鱼目混珠?渡翛年阴谋诡计,你也全然不觉,你与他同样污辱了阿多霓!一厢情愿是你所犯最大的错误,唯有血淋淋的教训才能让你看清事实。
鬼谷藏龙:馆主说得是,是吾一厢情愿,冒犯了阿多霓。但是……
慕容情:放弃吧,他不需要你的亏欠。这里没有你所要的答案,你走吧。
鬼谷藏龙:唉,多谢馆主指教,告辞。
(鬼谷藏龙、太君治离开)
撒手慈悲:一只笨鸟就将他们都摆平,找我和阿香来坐镇也真是多余了。
慕容情:今日多谢你们。各自休息去吧。
香独秀:慕容馆主你要去哪里?沐浴吗?等我!
(香独秀跟随慕容情离去)

【薄情馆】
艳无双:馆主,可否停止虐待那只可怜的鸟?
慕容情:嗯?
艳无双:与凯旋侯等人会晤已经结束,但你的心情浮云却未停止,阿多霓这三字直让你如此困扰,让你不得不以暧昧的姿态来闪避它?
慕容情:无双,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即可。
艳无双:但我还是要说。佛狱与死国视你为威胁,馆主,这一回你可真是自找麻烦。
慕容情:意料之中,又有何妨?对上佛狱是尽早之事,至于死国,却未必如你所想这么悲观。
艳无双:此言何意?
慕容情:地者这次前来薄情馆,名为探查,实为观望。他采取保守的态度,其真正的意图,恐怕连凯旋侯也未察觉。
艳无双:什么意图?
慕容情:前不久,死国趁鬼谷藏龙等人进军佛狱,趁机攻打百韬略城,惜夫人奋力死守,双方势均力敌,但是万妖炉却突然产生变化,邪力大增,差一点就将略城取下。若非擎海潮救援得时,略城恐怕早已沦为死国的囊中物。
艳无双:万妖炉的变化有何玄机?
慕容情:玄机不明,但是有一个巧合。
艳无双:巧合?
慕容情:万妖炉变化的时候,正好是吾发出霓羽天音之刻。
艳无双:哦?确实很巧合。
慕容情:若再比对地者的态度,或者阿多霓之天音真能助长万妖炉声势。
艳无双:既是如此,为何会晤之中并无提起?
慕容情:死国的企图尚未明确之前,不宜点破,更何况今天每个人都是抱持看戏的心态,只愿动口不愿动手,所以,这个秘密吾就姑且为死国再保留一段时日。
艳无双:那要等到何时才是动手的时刻?
慕容情:快了,吾换上更大的饵,佛狱不得不上钩。
艳无双:佛狱要杀你,死国却未必然。
慕容情:然也。
艳无双:馆主,你一向不喜武林纷扰,阿多霓之事大可用其它方式和平处理,为何要留此后着?
慕容情:看他们台面上下各自结盟,保持着危险的平衡,吾忍不住就想破坏。
艳无双:是因为他们带来的麻烦惹到你吗?
慕容情:是他们进展太慢,吾只想早点看到结果。
艳无双:馆主,想不到你也是唯恐天下不乱。
慕容情:好奇是人的天性,看好戏更是人的本能。
艳无双:佛狱、死国、集境、苦境,四方势力盘据周旋,馆主你既已入局,未来可有打算支持何方?
慕容情:吾是生意人,吾只做交易。
艳无双:交易对象的选择呢?
慕容情:看心情啰。
艳无双:虽然你很随性,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只看心情吗?
慕容情:保持心情愉快,成功的机率较大。
艳无双:那集境呢?
慕容情:不好玩,我最期待的人没来。
艳无双:你最期待的人,他不可能来。
慕容情:我明白,所以不好玩。
艳无双:呵,小心引火自焚。
慕容情:引火自焚也不是错的玩法。
艳无双:就像你最后还是忍不住发声。
慕容情:无双,与其多话,不如再为我弹奏一曲。
艳无双:馆主,鬼谷藏龙对阿多霓与霓羽族应是真心。
慕容情:吾早就知晓,但,那又与吾何干?
艳无双:呵,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23集 梵天变劫
【薄情馆】
富长春:两位客官,馆主相侯已久了,请随我来。
渡翛年:嗯……
(慕容情现身)
渡翛年:如此能量。如此异香,是赞羽优昙,此人果真是阿多霓无误。
枯翼:在下枯翼,这位是霓羽族前辈,积羽成舟渡翛年。
慕容情:两位深夜来访,有何要事?
渡翛年:参见——
慕容情:耶,何须行次大礼。
(一拂袖阻去渡翛年跪拜)
渡翛年:身为霓羽族人渡翛年怎能不识圣主,外人只知七彩羽毛之胎记,却不知赞羽优昙之香,同为阿多霓象征,你就是霓羽族的圣主阿多霓。
慕容情:又是阿多霓啊,对于这个名字我已经感到厌烦了,此时此地,吾只是慕容情,两位请勿为难。
枯翼:恕在下冒昧,日前略城攻打扶木,落入我们安排之局,眼看就要覆灭,为何紧要关头,你竟相助于他?
慕容情:喔!吾不应该相助略城吗?
渡翛年:难道你忘了霓羽族上古浩劫,忘了鬼谷一氏是如何迫害霓羽族?你是阿多霓为何反倒帮助仇人?
慕容情:错了,吾发出霓羽天音,并不是为了帮助鬼谷藏龙。
渡翛年:那是为何?
慕容情:霓羽圣主之名岂能被凡夫俗子玷污。
枯翼:这只是权宜之计,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你尚在人世……
慕容情: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人能侮辱阿多霓这三个字,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你们又怎能明白这其中道理呢?
渡翛年:灭族之祸是霓羽族永远的痛,替祖先报仇雪恨,应该是每一个霓羽族人共同的责任。
慕容情:所以我早已不是霓羽族之人。
渡翛年:慕容情,你!
慕容情:你来找我,无非是想借我来号召霓羽族,对略城实行复仇计划,你只需回答我,仇恨究竟能挽回什么呢?
渡翛年:哼!关于仇恨,暂且按下,但有一件事情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你既能准确破坏我们的计划,表示你对霓羽族早有关注,是吗?
慕容清:我是生意人,对任何风吹草动总是特别敏锐。
渡翛年:你对霓羽族人又是何种心态?既非不闻不问,却为何刻意隐瞒身份?不肯面对族人?
慕容情:有这个需要吗?事实证明,霓羽族不仅逃过灭族之祸,而且还残存至今,乐天知足,丰衣足食,没有阿多霓,他们同样活得很好。
渡翛年:那只是一部分的族民,安逸的生活早已让他们忘了当年所受的屈辱与仇恨。
慕容情:能忘却伤痛,是一件幸福的事。
渡翛年:此言差矣,事实上,还有更多族民仍期盼阿多霓回归,盼望霓羽族能恢复繁盛,欣荣。
慕容情:吾不会承认阿多霓之名,更不可能回到霓羽族。
渡翛年:慕容情,你是存心要与霓羽族划清界线吗?
慕容情:你一心想光复霓羽族,却无法理解霓羽族真正需要的事什么,太可悲了,等你领悟霓羽之真谛,才有资格与吾谈论这个话题,来人,送客
富长春:两位请!
渡翛年:想不到众人心心念念敬重爱戴的阿多霓,竟是如此令人失望,哼!
(两人离开)
富长春:馆主……
慕容情:若已经获得快乐,为何还要执意拾起仇恨呢?能忘却伤痛,是很幸福的事情。无心亦心,自在观真,薄情非情,醉饮太平。

【薄情馆】
慕容情:做什么?
艳无双:我与豪少已定下鸳盟。
慕容情:是喜事,何须下跪?
艳无双:无双有罪!
慕容情:我说过,我允许你离开。
艳无双:馆主!
慕容情:他是真心爱你,你莫要负他。
艳无双:馆主对无双有救命之恩,宛若再生父母,这份人情无双此生无以回报。
慕容情:我有说让你回报了吗?你跟我这么久,难道还不知吾之习性。
艳无双:是,不管日后如何,无双会永远记住欠馆主的这份情。
慕容情: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愧疚,不该舍下薄情馆,不该舍下我,对吗?但你越是这么想,就越是侮辱我,从来只有我施舍他人,不需他人施舍,就算是情,也是同样。
艳无双:无双知错。
慕容情:无事便退下吧!
艳无双:今日不需奏曲吗?
慕容情:不用,吾想静一静。
艳无双:是因为霓羽族?
慕容情:你又来了。
艳无双:我对霓羽族的故事感到好奇,尤其是当初那场灭族浩劫,阿多霓的遗孤又是如何逃出生天?更像知道保全性命的他,又为何留下心结?
慕容情:艳无双,你放肆了!
艳无双:无双宁可放肆,也不愿见你自欺欺人,你在各地安插差遣的野士,我也略知一二,这么多年来。你对那个地方的关注——
慕容情:吾理解你,你能不能也体谅吾?
艳无双:唉……无双告退。
慕容情:吾真是自欺欺人吗?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2-18 23:44 , Processed in 0.078672 second(s), 22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