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叶清眉

【口白整理】薄情馆主·慕容情全口白(龙战八荒-圣魔战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八集 梵天劫
47:31~50:08
【风回小苑】
孔雀:你就是慕容情?
慕容情:嗯?
愁未央:你就是具有孔雀金痕的女子?面貌清秀,很适合。
慕容情:未央,你答应过我什么?
愁未央:不插嘴不讲话。
慕容情:讲得到要做得到。
孔雀:你找我做什么?
慕容情:我从翎婆之处得知你的身世,又收到富长贵的讯息,知晓你曾去薄情馆找我。
孔雀:我想知道你对霓羽族之仇有什么打算。
慕容情:在这之前,我必须先问你几个问题。
孔雀:什么问题?
慕容情:你可知你左腕之上的孔雀金痕代表何意?
孔雀:我当然明白。
慕容情:第二个问题,你是集境的战将,还是霓羽族的遗孤?
孔雀:这两个身份并无冲突。
慕容情:若是将来有冲突呢?如今武林局面虽经歴一番动荡,但佛狱未灭,集境的动向也不明。霓羽族的仇人是佛狱,这毋庸置疑,但军督的敌人未必是相同的目标。
孔雀:你希望我做出抉择?
慕容情:我只想确定你有多大的决心愿意为霓羽族报仇。
孔雀:不论如何,我不会忘却霓羽族的仇恨。只要能诛灭佛狱,任何代价我都不会后悔,就算是军督……
慕容情:好了,我明白了,你跟我来。
(慕容情带孔雀入内)
愁未央:很好,现在我们都可以讲话了。这位公子,他们可能还要再谈很久,请坐吧。
(失路英雄落座)
失路英雄:多谢。
愁未央:你与那名姑娘是什么关系?
失路英雄:互相认识的关系。
愁未央:呃……抱歉,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失路英雄:大概是……朋友吧。
愁未央:朋友?那她有跟你说过手上金痕的秘密吗?
失路英雄:嗯?
愁未央: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九集 雪声浪息

15:37~17:47
【风回小苑】
孔雀:你叫我来此,有什么话要说?
慕容情:躺上去。为了霓羽族的繁衍,这是你我的责任。
孔雀:嗯?
慕容情:不愿意吗?方才是谁说愿意为了霓羽族付出一切?
孔雀:我没说不愿意。(上床)来吧。
慕容情:要知道,你没有后悔的机会。
孔雀:我不会后悔。
慕容情:很好。(孔雀避开慕容情的吻)嗯……你退缩了,你在恐惧。
孔雀:没有,我不怕你。
慕容情:我知道你怕的不是我,而是你心中那个人。
孔雀:我不知你在说什么。不继续吗?
慕容情:不用。我已经得到我想知道的结果了。
孔雀:你在试探我,为什么?
慕容情:身为一族之长,吾应该保护我的族民,给她应属的幸福。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没错。
孔雀:然后呢?
慕容情:报仇之责,由吾一肩挑起,而你只要好好活下去。
孔雀:这是霓羽族共同的仇恨,我不能让你一人孤军奋战。
慕容情:我们禁不起更多的牺牲。你至少要保住性命,未来霓羽族才有复兴的机会。
孔雀:慕容情,你!
慕容情:吾这一生还没真正为霓羽族付出过什么呢。
(慕容情离开)

52:11~57:56
【碎云天河】
剑之初:你的脸上有不快之色。
玉辞心:这样你也看得出?
剑之初:只是一种感受。
玉辞心:那你能感受到我为何不快吗?
剑之初:约定的人失约了。
玉辞心:一场约战罢了,若值得挑战,自会再有机会。
剑之初:怎么一回事?
玉辞心:嗯,吾没向人交待琐事的习惯。
剑之初:是我失言,抱歉。
玉辞心:不用抱歉。
剑之初:上回的问题。
玉辞心:你问我是不是图像上的女子吗?先说你与那名女子有什么关系。
剑之初:关系,没关系。
玉辞心:若没关系,你急寻于她是为何故?
剑之初:我欠她一个道歉。
玉辞心: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吗?
剑之初:这……
玉辞心:如果难以启齿,可以不用咱们。
剑之初:吾只想再见到她。
玉辞心:你方才说你与她没关系,却又欠她一个道歉,最后又说想再见到她,这当中的关系未免复杂了。
剑之初:或者是意外的简单。
玉辞心:怎样的简单?
剑之初:那一届的四魌武会,我见过画中的姑娘,虽然,只是惊鸿一瞥。
玉辞心:一见钟情。
剑之初:或者是,或者不是,我只知我想再见到她。
玉辞心:从此之后,你画下她的图像收在身边,时刻在心,若非是一见钟情,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最后一次的四魌武会历此不知已多少年月,你的痴情啊……
剑之初:让姑娘见笑了。
玉辞心:一见钟情,是你抬爱,何须怀有歉意呢。
剑之初:那次会面是在唐突佳人的情况下。
玉辞心:哦,不妨明说,说不定有助于吾的记忆。
剑之初:姑娘承认了。
玉辞心:天下间形貌相似者所在多有,我不说明,我怎知你是不是真失礼于吾。
剑之初:这……(慕容情来到)慕容情。
慕容情:原来你们已经见到面了。
剑之初:嗯,你认识她?
慕容情:你应该比吾更熟悉才是。
玉辞心:可惜,秘密揭破了。
剑之初:你真是那个人?
玉辞心:来自慈光之塔,又形貌相似,也只有你会怀疑吾是否是画中人。
慕容情:关心则乱而已。吾告辞了。
剑之初:你来此就是为了告知吾这件事情?
慕容情:当然,吾在薄情馆见到她就一直想对你讲这件事情,这对你而言,是你最在意的事情。
剑之初:多谢。
慕容情:这句话,吾听得厌烦了。
(慕容情离开)
玉辞心:他心事重重喔。
剑之初:我看得出。
玉辞心:对了,你的歉意,吾收下了,但不知阁下要如何报偿?
剑之初:原来姑娘仍记得那件事情。
玉辞心:忘了忘了,若是见过名震四魌界的惊叹,我怎可能毫无印象。所以我根本也不知道你是几时见过我的。你若有绵绵情意,可能要重新培养才是。
剑之初:姑娘让剑之初难以招架了。
玉辞心:这样就难以招架,那吾欲索讨之报偿方式,你堪得住吗?
剑之初:怎样的方式?
玉辞心:吾来自慈光之塔,总不会是无缘无故找上你。难道你的心思真是这么单纯?
剑之初:我早已晓得。
玉辞心:只是不想揭破吗?这是体贴,还是怕在确定身份之前打乱了我们关系?
剑之初:姑娘总是有办法让剑之初难以开口,姑娘找上剑之初的目的是什么?
玉辞心:你老实回答吾的问题,就当作是你道歉的方式。
剑之初:什么问题?
玉辞心:这个问题嘛,下次见面再回答你。
剑之初:姑娘!
[剑之初回忆中
慕容情:这句话,我听得厌烦了。]
剑之初:慕容情!

01:00:05~01:00:59
【火宅佛狱】
众人:哇啊!
慕容情:无心亦心,自在观真。薄情非情,醉饮太平。魔王子,现身来。
魔王子:你深情的呼喊,吾已接收。吾,魔王子,吾代表,吾自己。
旁白:灭族之恨,慕容情怒火压抑,浑不在意。魔王子冷颜以对,一场极端冲突即将展开。惜夫人遇上鬼谷藏龙,他将会遇到怎样的危险?云鼓雷峰要制裁一页书,末世圣传是否会从中插手?欲知详情,请继续租看黄文择布袋戏,枭皇论战第十集——魔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十集 魔心
00:00~09:29
【句芒红城】
旁白:慕容情一对魔王子,面对灭族之仇却是意外冷静。
慕容情:魔王子,喝!
魔王子:呀!
慕容情:喝!
魔王子:呀!
(两人各自震退)
旁白:冷静,眼前是佛狱最强的异数,唯有冷静才能克敌,唯有冷静才能取得致胜之机。
慕容情:喝!
(魔王子踹飞慕容情)
魔王子:丑陋啊,在那从容的眼神下压抑着怎样的恨火?为何你要如此丑陋?身为阿多霓,你不能感觉到霓羽族的爱与善良吗?快回头,不可让恨火吞噬了你。
旁白:句芒双剑出,如烈火冷冰,如暴风疾雷,在电光中,在呼吸中,紧逼一分一分。
魔王子:但愿这一招能唤回你的善良。呀!
慕容情:喝!
旁白:灭族之招引动心绪,慕容情昂扬一声,刹那间仙乐飘飘,大地如沐春风,生机勃发,随即一股清圣之光笼罩慕容情身边,直贯天际云霄。
(清圣之气冲击魔王子,魔王子耳中流血)
魔王子:呃啊……吾的耳朵,痛,很痛,如果折磨能让你快慰,那吾怎能不欣然受之?啊……啊……呼,呼……
旁白:宛如痛苦的哀鸣,又似野兽愤怒的嘶吼,魔王子背后有物呼之欲出。
魔王子:吼!
(魔王子展翼,身后烈焰冲天)
旁白:焰翅透体穿出,魔王子至邪之招,一双凄艳的火红蛾翼燃烧天际,壮阔瑰丽,目眩神迷。
慕容情:凤舞一鸣昂九霄,呀!喝!
旁白:突破生死界限,催动极端的生长之后便是拥抱极端的灭亡。慕容情身躯幻化,凤凰扬翼天下震。
魔王子:蛾空邪火,喝啊!
旁白:邪与圣,光与暗,种族的宿命冲突,在这一击之后宣告结果。
(凤凰折翼,被魔足踩落尘埃)
慕容情:啊……呃!你……呃……
魔王子:原谅吾好吗?
慕容情:你……你说……什么?
魔王子:灭霓羽族是吾不对,你可以放下仇恨原谅吾真心的忏悔吗?
慕容情:这是笑话吗?呃啊!
(慕容情右臂被踩碎)
魔王子:当你报不了仇的时候,你只能选择原谅。原谅吾,吾是诚心认错。
慕容情:除非你死,你……呃,啊,啊……
(手骨再碎)
魔王子:吾不能死,吾若死了就是逃避,就是放弃赎罪的机会。吾要活着,替自己的罪过忏悔。请你原谅吾,无论是要吾磕头认错,或者作任何事情吾都愿意。
慕容情:你……不可能!哇!
(右腿骨被踩碎)
魔王子: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原谅吾?难道真心的改过还不够?仇恨的花蕊结不出美丽的果实。真需要冤冤相报,让仇恨无止尽的蔓延吗?只要你原谅吾,这一切就结束了。放下吧,放过吾,也放过自己,好吗?
(魔王子语带哭腔)
慕容情:不可能!哇……
(魔王子踩上慕容情左腿)
魔王子:你始终不肯原谅吾,难道宽恕不是美德?只是故作大方,只是妄想用得到的补偿代替伤害?这种思想太邪恶了,吾不能接受。(踏上慕容情脸颊)吾是哪里作错了?不够诚恳?不够诚意?你们是如何判断诚恳与诚意?虚假的表情,矫饰的言语?你说,要怎样你才肯原谅吾?吾恳求你,说出一个方法。
慕容情:永远……不……可能……
魔王子:唉,你真记恨。不要紧,你不愿意原谅吾,吾却会用最真挚的行动来感动你。瞧你满身血污倒落泥泞之中,哪有昔日的风采?(抚摸慕容情脸颊)吾会将你带回佛狱,替你好生医治,让你疗养,让你恢复,用吾之诚意打动你,直到你肯原谅吾为止。
(魔王子抓起慕容情之腿,突闻一声吼)
剑之初之声:放开他!喝!
(剑之初冲向魔王子,两人拳脚相向)
旁白:声至人到,如声随行,剑指只在眉间穿梭,即便是魔王子,此刻也不得不退。
(魔王子被震退,剑之初顺势护住慕容情)
剑之初:喝!魔王子,你让剑之初愤怒非常!
魔王子:会吗?每一个祈求原谅的人都与吾一般,不同的是他们凌虐的是对方的心灵,吾凌虐的是肉体。相较之下吾更善良。
剑之初:我讲过,杀你,我不会软心。喝!
(剑指划气绕向魔王子)
魔王子:在你杀吾之前他已经死了。你要杀吾还是救他?现在是吾该不该放你救他,而不是你该不该杀吾才是。
剑之初:来,如果你敢。
魔王子:吾爱好和平啊。(展双臂,飞升空)再会了,剑之初,再会了,慕容情。希望下次见面你能解开心结原谅吾啊。
(魔王子离开)
剑之初:慕容情。我即刻带你寻医。
(剑之初背慕容情离开)

10:48~12:16
(剑之初背着重伤的慕容情,树林疾奔)
剑之初:撑住!
慕容情:吾,不会死……
剑之初:是我没注意,让你……
慕容情:那是你找寻多年的人,所以……
剑之初:慕容情!
慕容情:我记得那场大水,淹没了吾的父母,吾的族人,他们舍命救吾……剑之初,阿多霓是不是带来不幸的象征……
剑之初:不是!
慕容情:是不是吾,害死了霓羽族……
剑之初:魔王子才是凶手!
慕容情:是不是,别踏入这个武林,他们就不会死?是不是我留在他们身边,他们就不会死?是不是……
剑之初:是我之过!是我,将你卷入这场无谓的风波……
慕容情:我恨!……
剑之初:别再讲了。
慕容情:我恨……我自己……

21:55~26:27
【风回小苑】
剑之初:已过了数个时辰,里面不知情况如何……
停云:公子请用茶。
剑之初:多谢。
停云:公子不用担心,先生医术高超,慕容公子不会有事。
剑之初:希望如此。
愁未央:剑之初,让你久候了。
剑之初:慕容情情况如何?
愁未央:他四肢筋骨虽然被断,但吾已为他特别治疗修复,而他的内伤也因为阿多霓之力,重新凝聚,将有助于恢复,只要等他醒过来,便无大碍,你可以放心。
剑之初:他此次受这么重的伤,剑之初难辞其咎……
愁未央:我了解你的感受,慕容他一向将心事藏得很深,就算身为他的挚友,也难以窥见他心中最深的秘密。
剑之初:不是,是我错过,他来找过我,他在等我发现,但我并未察觉他之意图,若当时我能注意到,至少能陪他……
愁未央:他决心要藏的秘密,我们谁也无法发现,只是我想不到,他竟会抱着必死的决心而去。
剑之初:必死的决心?
愁未央:动用极招,代表他想要同归于尽,全数释放阿多霓之力,是破釜沉舟的最佳证明。他明知释放阿多霓之力,将会引来麻烦,但他仍作此选择,这种不顾后路的表现,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根本没有活下来的打算,唉。
剑之初:阿多霓之力会引来什么?
愁未央:你对慕容情的过去知道多少?
剑之初:我们很少谈及过去。
愁未央:孤羽,是他以前的名字,霓羽族灭后,他双亲牺牲性命,将仅存的所有力量灌注在他身上,助他逃生,但是,犹在襁褓之中的他,难以承受庞大力量,反而形成一道封印,将关于霓羽族的一切力量与记忆深埋。后来,他被人收养,将他培育成一名顶尖杀手,为那个人做了不少事情,直到成人。某一日,阿多霓力量觉醒,他才明了自己真正的身份与使命。
剑之初:所以他厌倦杀手生涯,对杀戮感到罪恶,而选择逃离?
愁未央:嗯。
剑之初:我和他初识时,他正被人追杀围捕,原来是这样。
愁未央:那个人对麾下每一名杀手,皆植入独门追踪之术,不论生死,尽在掌握,但他却料不到阿多霓的力量,正可压制这种秘术。
剑之初:但你方才所说,慕容情已释放全数的力量,那岂不是!
愁未央:很有可能,那个人已经知道了。
剑之初:他会对慕容情不利吗?
愁未央:不会,他还需要慕容情为他做一件事,但是麻烦总是难免的,你无需担心,此事可大可小,我会帮他斡旋。
剑之初:嗯。
愁未央:你要进去看他吗?
剑之初:等他醒来,我再来拜访,告辞。
愁未央:且慢,你带着杀气想去哪里?
剑之初:魔王子该为此付出代价!
愁未央:连你也这样冲动吗,还是三思后行吧,不要到时候,我这里又多一个伤员。
剑之初:放心吧,吾自有分寸。
(剑之初离开后,暗处蒙面人跟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十一集 玄谜
31:36~35:05
【风回小苑】
剑之初:我来探望慕容情。他在里面吗?
愁未央:在是在,但他不想见你。他一醒来,就这样跟我说,他说现在不想见你,也不希望你看见现在的他。
剑之初:是吗,他真是这样说?
愁未央:他需要一段时间冷静,等他想通,自然会去找你。
剑之初:只怕他再也不想面对我。
愁未央:他是没这样说,你也勿作他想。他重伤初愈,心情尚未平复,换作是你,又如何能面对?
剑之初:我明白,这是我欠他的。他有资格埋怨我,我不该让他一个人孤独面对仇恨,面对敌人。若不是我,他也不会被卷入江湖这个险恶的漩涡。
愁未央:话也不能这样说。
剑之初:多谢你照顾他,告辞。
(剑之初离开)
愁未央:剑之初,唉!(慕容情步出)慕容,在你心中是否埋怨过他?
慕容情:这不重要。
愁未央:那你为何不愿见他?
慕容情: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我的仇我自己处理,不需要依靠他。我也不希望他见到我反而增加不必要的自责。
愁未央:但你避而不见,难道他就好过,他的自责就会减少?这真是你的希望?你不敢面对他是因为你不敢面对自己。
慕容情: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剑之初有他的道路,有他追寻已久的幸福,不应该为了我的仇恨而受到拖累。未来我不会再冲动,但不代表我就会接受剑之初的帮助。
愁未央:比起报仇,我更希望你去退隐。
慕容情:嗯?
愁未央:宿贤卿找过我,他不肯放弃,仍希望你回到他身边。
慕容情:他要我回去,一定是为了那件事,我不可能帮助他。
愁未央:但你了解他的手段,一旦锁定目标,便会不惜代价。除非你隐姓埋名,隐遁山林,从此不问世事,他就找不到你。
慕容情:退隐。
愁未央:不愿意吗?
慕容情:让我再考虑吧。我该离开了。
愁未央:你的伤还没痊愈,要去哪里?
慕容情:薄情馆,那才是我的家,我的基业,我的一切。
愁未央:唉!
慕容情:未央,多谢你。
愁未央:都是老朋友,何必言谢。好好保重,别再受伤就是对我的报答。
慕容情:嗯。

枭皇论战 第十二集 棋差一着
22:40~24:27
【薄情馆】
(慕容情拄拐行来)
慕容情:小园信谁主?墙垣又落花。才过了一段时日,薄情馆竟冷清至此。
旁白:曾经热闹非凡的薄情馆,如今却是人去楼空,物事人非,慕容情望之无语,唯有一声长叹。
慕容情:唉。走了也好。跟在我的身边只有受苦。
(掌柜现身)
富长贵:啊,馆主。
慕容情:你还在。我以为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
富长贵:馆主讲过,凡是薄情馆存在一日,灯火就不能灭。我是薄情馆的掌柜,不顾着这几盏灯火怎么行呢?
慕容情:难得你还记得吾之吩咐。
富长贵:因为我相信馆主一定会回来。只要馆主还在,薄情馆就永远屹立不摇。虽然现在生意比较差,只要慢慢经营,薄情馆很快就能恢复昔日的风华。
慕容情:嗯。今日吾慕容情侥幸不死,他日便要他魔王子百倍偿还、碎尸万段!咳咳。
富长贵:馆主,我扶你入内休息吧。
慕容情: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十三集 废字卷
31:40~34:58
【薄情馆】
玉辞心:慕容情。
慕容情:玉辞心。啊,剑之初!(接过剑之初,一手为其把脉)他怎会伤的这么重?
玉辞心:他为解我身上的蛾空邪火,与魔王子交易,身受一掌换取解药。加上不久之前,集境大军前来围杀,连番打击,我只好带他来找你。
慕容情:烨世兵权也想趁人之危,哼。富长贵,马上请愁未央过来。
玉辞心:没用的,愁先生曾诊视过此招,也是爱莫能助。
慕容情:什么!
玉辞心:掌柜,劳烦你先安置剑之初,我与慕容馆主有话要谈。
富长贵:好。
慕容情:他竟然为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玉辞心,画中的女子,你在他心中份量之重,世上再无第二人。
玉辞心:害他受苦,非吾本意。唉!慕容情,吾现在时间不多,有件事情必须对你说明。
慕容情:嗯?请说。
玉辞心:吾乃是杀戮碎岛戢武王之特使,奉命前来苦境调查雅狄王与兵甲武经之秘密,现今时限已到,吾必须先回杀戮碎岛覆命,迫不得已,剑之初必须交你照顾。
慕容情:他是吾之挚友,照顾他是吾应尽之责。但为了他的伤势,必要再与魔王子一会。
玉辞心:你也知魔王子之手段,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妥协。
慕容情:你有什么建议?
玉辞心:吾可以请求戢武王,借重他之势力对魔王子施压,设法讨取解药。
慕容情:戢武王与他非亲非故,你要如何说动?
玉辞心:吾知晓在薄情馆十个房间内若有与兵甲武经相关的秘密,不知是否能让我一观?只要我把这个线索带回碎岛,便能请求戢武王救他。
慕容情:听说女人在杀戮碎岛毫无地位,我如何能相信你?
玉辞心:凡事总有例外,女人若真无地位,我又如何能受戢武王委以重任,来到苦境?
慕容情:罢了,只要能救剑之初,再多的风险都值得一试。兵甲武经的秘密又算得了什么?跟我来吧。
(玉辞心获取情报后离开薄情馆)

51:02~52:39
【薄情馆】
剑之初:呃……
慕容情:他的伤势越渐恶化,恐怕难再支撑,先将他安置到风回小苑,也可避免不必要的杀机。富长贵。
富长贵:属下在。
慕容情: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启程。
富长贵:是。
(慕容情背起剑之初)
剑之初:抱歉,慕容情,抱歉。
慕容情:这些话,等你活下来再说。走吧。
旁白:突然,四周杀机包围,飞箭挟带火焰,强撼薄情馆。
慕容情:小心!
富长贵:是谁啊?
慕容情:嗯……
千叶传奇:慕容情,你如今已是插翅难飞了。
慕容情:凭你,还困不住吾。
富长贵:来人!保护主人!
千叶传奇:哈,螳臂挡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十四集 闷宫杀
11:16~17:23
【薄情馆】
旁白:薄情馆内强敌逼命,无情的火舌渐渐蔓延,内外交迫的危机形成前所未有的绝境。
(富长贵持令牌召唤出兵,慕容情身负剑之初现身灭火)
千叶传奇:放下他,你还有活命的机会。
慕容情:慕容情不畏死,唯有他不能放弃。
千叶传奇:可贵的友情,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众人听令,杀无赦!
集境众兵:杀!
旁白:首波的攻击应声开展,集境来将嗜血不容情,刀起刀落,血珠飞溅。暗影使者赤诚护主,宁死不退。
富长贵:喝!
集境众兵:呃,啊。
富长贵:休想越雷池一步!
巫盘首:呀!
猿行峰:死来!
(千叶对战慕容情)
旁白:激烈的缠斗,急促的喘息,慕容情双掌并出,奋力挡下对方杀招。一转眼,千叶传奇攻势再变。
千叶传奇:死路是你唯一的选择。喝!
慕容情:呀!(出掌以对被击退)凤鸣七彩!啊。
(慕容情内伤爆发,再退呕血)
富长贵:(心声:馆主旧伤未愈,不利久战,我必须设法助他脱身。)
巫盘首:呀!
猿行峰:一群碍事的废物,喝呀!
(慕容情面露不支)
千叶传奇:强弩之末,哼。云海山浪!
(千叶出剑)
富长贵:危险啊!
(富长贵跳入以身挡剑)
慕容情:富长贵!
富长贵:馆主……快走!
千叶传奇:嗯?
(富长贵紧紧抓住千叶)
富长贵:快走,快走!
慕容情:啊……
(慕容情一叹,转身逃离,千叶掌击,漫天血雨)
富长贵:薄情馆由我守护。
千叶传奇:人已走远,你可以安心死了。
(富长贵甩出,亡)
巫盘首:策师,人已脱逃。
猿行峰:尚有两道杀阵,必取下他们的首级。
巫盘首:但是,万一剑之初反抗……
千叶传奇:更好,剑之初如今伤势沉重,若再动真气,邪火入心,必死无疑。
巫盘首:嗯。

(慕容情背剑之初急走荒林)
旁白:风华倾颓,一身狼狈,慕容情弃馆而走,脚步飞驰。身后是最不愿见的牺牲,是最不愿舍的挂念,但此时此刻再也不容回顾,唯有前行。
慕容情:富长贵,啊。
旁白:一波未平一波起,转眼之间集境伏兵掩杀而来。
(箭、兵齐至)
集境伏兵:杀!
慕容情:喝!闪开!全部闪开!喝啊!
旁白:数不清的杀手,数不清的飞箭,慕容情战至疯狂,纵使满身血染,心犹不悔。
(箭入四肢,双掌挡刀)
慕容情:呃。啊……喝!(断刃为兵毙敌,拔出肩头之箭,满面残血啊)啊……
剑之初:放我下来,这次我不能欠你。
慕容情:你不用欠,这是我甘愿。
剑之初:你……
慕容情:嗯?
(前方绽光)
旁白:月照霜林,寒光凛冽,就在夜色中缓缓出现一道肃杀的身影。
(万古长空行来)
慕容情:万古长空。
影:还有我。
(影现)
万古长空:得罪了。喝!
慕容情:呀!
万古长空:喝!
影:呀!
慕容情:哇……
(慕容情前后中招摔落地,与剑之初分离)
剑之初:啊,让吾……帮你。
慕容情:你不能运功,我还撑得住。
(剑之初立掌欲运功,慕容情按手阻止)
影:你们没逃生的机会。杀!
旁白:一化千影,极招同出,凰翼破碎,命悬一线。
剑之初:啊……
(剑之初、慕容情被剑气击飞)
旁白:危急之时,忽见四周白绫如雪交错而来,力阻杀机。白影迷蒙之中暗藏一股令人讶异的雄浑掌劲。
(长空、影被困白绫中)
万古长空:嗯……
(愁未央现身被影发觉,影挥剑欲砍被退)
影:啊。
愁未央:走。
(愁未央救走慕容情、剑之初)
影:可恶,只差一步。

22:52~24:10
【风回小苑】
愁未央:醒了?感觉如何?
慕容情:很好。你的医术越来越精湛。
愁未央:拜你所赐,最近精进得很快。
慕容情:多谢你及时赶到,为我们解围。
愁未央:若再慢一步,你和剑之初就没命了。
慕容情:剑之初呢?他的伤势怎样了?
愁未央:我只能暂缓他的痛楚,无法阻止伤势恶化。魔王子的独门秘招需要解药,我已经开始着手炼制,但恐怕远水救不了近火。
慕容情:等我回来。
愁未央:你又要去找魔王子?
慕容情:我必须去。
愁未央:不准去。你真的不要命?就算你去,魔王子也不会顺你的意,一定会想办法再刁难。
慕容情: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冲动,一有不对,我会马上抽身。
愁未央:我不放心,我陪你去。
慕容情:不行。剑之初需要你的照顾。等我的好消息吧。
(慕容情离开)
愁未央:只要你别再受伤,我就很感激了。唉……

【火宅佛狱】
小兵:启禀王,慕容情在漠沙林外求见。
魔王子:走了爱情来了友情,情之一字误人深啊。
赤睛:让他进入吧。
小兵:是。
邪玉明妃:慕容情,嗯……此人必是为剑之初而来。
魔王子:太息公,废话不用特别提醒。
(慕容情进入)
慕容情:魔王子!
魔王子:语气不对。吾性格怯弱,你可以……温柔一点吗?
(慕容情语调转柔)
慕容情:魔王子。
魔王子:仇视吾的人啊,何事让你迂尊降贵亲临佛狱?身为罪人的吾能怎样为你服务?
慕容情:不用腥腥作态,吾要蛾空邪火的解药。
魔王子:情,果真令人动容。剑之初为了玉辞心,你又为了剑之初。但是剑之初以伤换药,你呢?你不能不付出代价就要取得,那叫掠夺,那叫偷窃,那……是恶德啊。
慕容情:你可以用你对待剑之初的方式对待吾。
魔王子:吾怎忍心伤害你呢?
慕容情:想要什 条件尽管开出吧。
(魔王子坐起)
魔王子:条件,吾才想要你的条件。只要你能原谅吾,放下霓羽族的深仇,吾就将解药给你,好吗?
慕容情:别开不可能的条件!
魔王子:慕容情啊莫容情,你真正不容情,一点也不愿留情,非要逼得吾悔恨而死吗?
慕容情:除非你真有一丝一毫的忏悔,但是你没有。
魔王子:你是怎样判断吾的忏悔?虚假的表情,矫饰的言语?吾要如何表现才算是真心?你没想过吗?同样受到蛾空邪火的攻击,为何以剑之初的功体无法承受,你却能安然无恙呢?这是吾手下留情的铁证,吾忏悔之心日月可昭,天地共鉴。
赤睛:你相信天地日月?
魔王子:反正他们除了作见证,也作不了其他事情。
慕容情:你的歪理吾听够了!魔王子,省下你的长篇大论,直接切入重点,你想要什 ?
魔王子:剑之初讲过,他愿意为你死。你呢,你肯为剑之初放弃你微薄的仇恨,用宽容的心接待吾,用慈爱来感化吾,让吾了解霓羽族的和平纯善吗?还是不会?你将仇恨看的比剑之初更重,对吗?是这样吗?
慕容情:你不用激吾。
魔王子:吾只是陈述,陈述一个事实。问你自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慕容情握紧拳头)看见了吗,你内心的丑陋?你要作抛弃灭族之仇的罪人,还是不顾朋友之义的无情人?啊,难以抉择啊。说,说慕容情愿意宽恕魔王子,愿意放下仇恨,原谅魔王子杀害霓羽族的过失,吾就给你解药。
慕容情:我……
魔王子:说啊。
慕容情:我慕容情……
魔王子:对,讲出来,这不是很困难。
慕容情:我慕容情……愿意宽恕魔王子,愿意放下仇恨,原谅魔王子杀害霓羽族的过失!
魔王子:啊……(悠闲躺倒)一个人的活换几百人的死,谁说生命是等价?这样的荒谬啊。慕容情,你背叛了霓羽族,彻底的背叛。
慕容情:解药!
魔王子:面对一个背叛族人的人,吾怎能给你解药呢?
慕容情:魔王子!
魔王子:愤怒了,真是不理智的行为。你是吾的对手吗?你的愤怒能对吾起威胁吗?收敛你虚张声势的爪牙,在吾的面前,你连病猫都不是。因为你没能力,毫无能力。送客,再见。
(慕容情混身颤抖,魔王子起身入内)
慕容情:魔王子!
(赤睛阻止慕容情再有动作)
赤睛:你已经输了,彻底的输了。
慕容情:魔王子,慕容情立誓,他日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慕容情拂袖离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十五集 努辩空门
51:21~54:39
[慕容情回忆:
魔王子:你是吾的对手吗?你的愤怒能对吾起威胁吗?收敛吧,你虚张声势的爪牙,在吾的面前,你连病猫都不是。因为你没能力,毫无能力。]
慕容情:可恶!可恶!
(折断树枝)
愁未央:慕容,快进来,剑之初有救了。
慕容情:啊!
(急忙回去)
【风回小苑】
慕容情:你说什么?剑之初有救了?
愁未央:方才屈世途造访,送来素还真交托之物,此物正是剑之初的救命良方。
慕容情:是解药吗?
愁未央:是魔王子蛾翼上的火鳞。据悉,这是素还真先前潜入佛狱,由魔茧取下之物。有了此物,我就能以此入药,再辅佐其他药材,相信很快就能制出解药。
慕容情:鳞片能克制蛾空邪火。
愁未央:嗯,此招毒辣残酷,并非只针对别人,对施招者本体也有相同的侵害。应该说,欲练成此招,最大的关键就是必须能抵挡邪火逆袭。魔王子体质特殊,鳞片正可助他抵御邪火,加强魔功。
慕容情:原来如此。那还差什么药材,我去取。
愁未央:稍待片刻,让我再研究透彻。对了,剑之初已醒,你可能进去看他。
慕容情:嗯?
愁未央:都是过命的交情,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呢?快去吧。
【房内】
剑之初:啊……
(剑之初欲坐起)
慕容情:不用勉强你自己。
剑之初:慕容情,抱歉。
慕容情:这二字你已经说过了。
剑之初:若不是为我,你不会被卷入武林风波,而我无法及时援助,反而对你造成更多的伤害。这一切都是我欠你。
慕容情:别把自己想的这么伟大。我的意思是,别把自己想的这么罪恶。
剑之初:嗯?
慕容情:当初帮你是我甘愿,霓羽族之祸,就算有罪也在我不在你。而孤身犯险找上魔王子,也是我自己的决定。从今以后,谁也不欠谁,也不用再对谁道歉。
剑之初:你的意思……
慕容情:不管是失望、愧疚、亏欠或者其他的情绪,全部放下吧。只要记得,我们还是朋友。
剑之初:嗯,是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十六集 恩义情仇

30:27~31:31
【风回小苑】
(愁未央为剑之初悬丝诊脉)
愁未央:这几天感觉如何?
剑之初:多亏大夫妙手,吾体内邪火已经沉静许多。
愁未央:嗯,吾也只能做这么多。
(愁未央收线)
慕容情:未央,你对鳞片研究的如何?还需要什么东西?
愁未央:炼药的几项物品大致上吾已经备妥,只剩下最重要的一物。
慕容情:是什么?
愁未央:鳞片属极烈的火性,需要以一项至寒之物作为药引方能调和。吾思考再三,当数北清原之寒心最为适当。但寒心其性通灵,踪迹不定,不易找寻。
慕容情:交我吧,我一定会将东西带回。你先将寒心之特征一一说明。
愁未央:那你仔细听了……
(愁未央讲述寒心特征)

47:00~48:15
【树林】
慕容情:未央说,唯有以北清原之寒心当成药引才能中和魔王子鳞片之炙性,但北清原何其广大,寒心要如何寻起?
旁白:正当慕容情沉思间,树林忽起大风,气流沉降,远空倏现碎岛沉舸。
(什岛广诛、夷参落地)
什岛广诛:眼前可是慕容馆主?
慕容情:嗯?
什岛广诛:吾乃杀戮碎岛之伐命太丞,代碎岛之主盛情邀请馆主上吾境做客。
慕容情:吾无兴趣。
什岛广诛:嗯,广诛之前不容拒绝。
旁白:强势邀请,杀戮碎岛莫名动机,慕容情该如何因应?

53:35
旁白:慕容情欲寻药引,却遇什岛广诛强势邀请,慕容情如何应对?

枭皇论战 第十七集 败
04:17~05:55
【树林】
旁白:寻药遇阻,慕容情初对什岛广诛,双方态势紧张,一触即发。
什岛广诛:广诛之前,不容拒绝。
慕容情:慕容情不过巿井之辈,有何本事劳动碎岛以大军相迎?
什岛广诛:慕情馆主有何本事,亦是吾想了解之处,吾王交待要将你请回,吾便照办,还请馆主不可为难。
慕容情:吾有私事须紧办,或许他日闲来无事再上碎岛拜访。
什岛广诛:慕容馆主,此时此地便是闲游时机,吾王之请,不容你推托。
慕 容 情:喔,若吾坚持不往呢?
什岛广诛:吾王早料得你必有所疑虑与推托,因此要吾转达事关剑之初伤势,望你务必一会。
慕容情:剑之初!
慕容情心想:戢武王如何能得知剑之初伤势,莫非是玉辞心求助于戢武王,嗯…北凊原寒心难寻,不如一往杀戮碎岛,或许别有生机。
慕容情:好,吾就与你一行。
什岛广诛:请。

23:55~23:48
【杀戮碎岛】
慕容情:嗯,不知戢武王有何盘算。
戢武王:慕容馆主。
慕容情:嗯,你是杀戮碎岛之王?
戢武王:是。
慕容情:听闻戢武王是为了剑之初一事,而邀吾上碎岛一会,不知是否戢武王你有何妙药?
戢武王:先告知我剑之初现在情况?
慕容情:剑之初豁命相救尔境女子玉辞心,玉辞心却在痊愈之后不知去向,累得剑之初现今还重伤卧床,须要北凊原之寒心,方能中和魔王子鳞片之炙性。
戢武王:嗯?你已得魔王子之鳞?
慕容情:是。现在只欠北凊原寒心搭配魔鳞,方能治愈蛾空邪火之招。
戢武王:北凊原寒心难寻,缓不济急,吾嘱禳命女以特殊灵力炼以吾境王树晶叶,晶叶其性奇寒,与寒心功能相同。
慕容情:嗯?炼制晶叶需要多久时间?
戢武王:一日后,晶叶必然送上,请慕容馆主宽心静待。
慕容情:嗯。
戢武王:文部尚论,好好招待贵客。
文部尚论:是!
(戢武王看一眼慕容情后转身离开)
文部尚论:吾乃杀戮碎岛文部尚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十八集 武林掀波卜鬼录 人战江湖不归途
28:50~30:15
【风回小筑】
慕容情:未央,吾寻得比寒心更好的药引,你快拿去炼药。
愁未央:此物你从何而来?
慕容情:吾受戢武王相邀至碎岛作客,他将此物赠我。
愁未央:戢武王?这……
慕容情:怎样了?嗯?剑之初呢?
愁未央:剑之初他——
慕容情:发生何事?!他怎样了?
愁未央:他前去赴戢武王之约。
慕容情:什么,戢武王?
愁未央:杀戮碎岛派人传信,剑之初说是戢武王相邀,执意前往一会。
慕容情:戢武王邀吾去碎岛,又同时邀剑之初相会,这……该不会是戢武王以吾为假饵,要对剑之初不利?
愁未央:你先冷静,也许事情并没那么严重。
慕容情:戢武王故布疑阵必有图谋,剑之初有伤在身,万一身陷险境,那岂不是白白送命!不行,我必须去找他!
愁未央:他并无交待去处,你要从何找起?   
慕容情:哼,当然是杀戮碎岛。  
愁未央:唉……

50:12~51:27
【婆罗堑】
旁白:杀戮碎岛婆罗堑,今日什岛广诛亲领重兵,严守边防,不容任何侵犯。
什岛广诛:哼,可恨的棘岛玄觉,竟自揽功勋,抢走监斩那名贱女的机会,更妄想夺走兵权。
碎岛士兵:站住。
(慕容情来到)
碎岛士兵:你是谁?
慕容情:吾乃慕容情,吾要见你们的王
什岛广诛:有什么事跟我说一样。
慕容情:交出剑之初。
什岛广诛:剑之初,哈哈哈哈,只怕他早已死在苦境不知名的地方了。  
慕容情:你说什么? !
什岛广诛:剑之初不在杀戮碎岛,你再不走休怪吾无情。
慕容情:未见到剑之初,吾绝不罢休。  
什岛广诛:狂妄!
旁白:婆罗堑之上,慕容情怒引烽火,什岛广诛严阵以待,双方激烈的冲突又将为杀戮碎岛带来什么变数?

57:57
旁白:为寻挚友,慕容情踏上杀戮碎岛,什岛广诛重兵相迎,慕容情能达成目的吗?

枭皇论战 第十九集 佛•魔折翼
09:42
【娑罗堑】
旁白:杀戮碎岛开杀戮,什岛广诛领军包围慕容情,现场凄风四起,战火引爆!
什岛广诛:喝!
慕容情:喝!
旁白:刀掌相接,气纳神宇,风雷急走,四方齐荡!
慕容情:呀!
什岛广诛:喝!
慕容情心想:在四魌界内,吾功力发挥竟不足七成,可恶!
旁白:强者交锋,分寸必较,试探过后,两人同时逼上极端!
慕容情:霓羽覆月!喝——
旁白:面对阿多霓逆反乾坤之招,什岛广诛横刀而立,气引凶火惊雷,欲破八荒神灵!
什岛广诛:十方广诛!
慕容情:呃……
(慕容情被打伤)

35:31~36:34
【邪思台】
慕容情:可恨,杀戮碎岛重兵防守,根本无法突破,剑之初生死不明,只怪吾无能……唉。嗯,此地是佛狱地界,观此景貌,莫非是邪思台?听说魔王子曾被咒世主封印,若非咒世主后来解封,魔王子也不可能会再现世,那道封印的禁术,很有可能还留在佛狱之中。佛狱所有的邪书秘术皆在邪思台,只要能找到当年咒世主所使用封印之法,就有机会再次封印那个恶魔!嗯……
(慕容情查阅邪思台上典籍)

枭皇论战 第二十集 非命
49:14
【漠沙林】
魔王子:嗯,熟悉的感觉……
旁白:就在此时,现场忽闻咒语吟诵,邪符破土而出,鬼哭神号!
魔王子:啊,这是……咒血魔印!
旁白:尘封已久的禁术,如今再现佛狱,斩断邪恶之轮,是来自黑暗最严厉的极刑。
魔王子:父亲已死,还有谁能催动魔印?
慕容情:当然是你意想不到的人。
魔王子:嗯,慕容情。
57:09
旁白:慕容情再战魔王子,又将掀起何种极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二十一集 雷锋劫
07:34~13:02
旁白:万灵随咒,邪焰如灸,瞬间形成禁锢枷锁,一如施咒者满心愤怒与憎恨,蜿蜒攀附于魔王子之身。  
慕容情:久违的滋味,唤醒你的记忆了吗?  
魔王子:佛狱至密的咒血魔印,吾多年来遍寻不得,竟被一个外人所获,父亲,你竟如此狠心,宁愿遗爱外人,也不愿眷顾最敬爱你的儿子。呃……  
慕容情:他不爱你吗?若不爱你,当初又怎会只用出第二重的禁锢将你封印呢?  
魔王子:啊……  
慕容情:我说过,我会让你百倍偿还,第三重的咒血魔印,你今日有幸领受了。喝!  
旁白:烈火魔焰长夜不息,慕容情眼神一厉,力催法阵,封魔戮形。  
魔王子:哇啊……  
旁白:眼见诛魔将成,却在此时,出现了意外的变化。  
慕容情(反中魔印,呕血):啊,这是……  
魔王子:可惜赤睛不在,错过吾这次精彩的表演。  
慕容情:你,你怎会……呃……(跪地吐血)  
魔王子:「这该死的贱人,终于能下地狱了」,方才你是这样想的吧,充满着喜悦与期待,幻想我魔形尽碎的报应。但是,企望所谓报应只不过是一种廉价的美丽幻想,用来宽慰自己的愤怒以及掩饰自己的无能。虽然这世上不管任何事情都必须付出代价,但是代价的大小往往是依能力来衡量,譬如说,罪大恶极的魔王子以及你——自以为是的慕容情。  
慕容情:咒血魔印,为什么?  
魔王子:吾将呕心沥血的作品留在邪思台,就是为了等待有缘人,想不到那个人又是你,孽缘啊。  
慕容情:你竟然……可恶!  
魔王子:你应该感谢吾,最少吾让你高兴快乐了这段时间,虽然有一点短,但是你知道只要记住这刹那间的幸福,那便是永恒。虽然吾总是不忍心对自取其辱的你下手,但是,同样的游戏玩三次已经是极限,慕容情,好好把握下一次机会吧,因为那是最后的机会了。(凑近耳语)咒血魔印在一刻钟后会解除,不用紧张,你有足够时间回去求医。  
慕容情:魔王子,你会后悔……呃……  
魔王子:只有在意过去的人才会后悔,吾的眼光总是放在现在。(离开)  
旁白:再一次挫败与屈辱,慕容情心冷心死,悲愤无语,颤抖的背影,只留下深深的绝望。  
慕容情:啊!我不甘愿,我不认输,我不甘愿,我还没输,还有一个方法,宿贤卿,地下城!  

46:55~50:37
【风回小筑】
愁未央:发生何事?你身上的伤……
慕容情:没事。
愁未央:分明有事。
慕容情:有剑之初的消息吗?
愁未央:你什么时候才能够不转移话题呢?罢了,剑之初被啸日猋所救,吾已经去为他疗伤过了。
慕容情:他的伤势如何?
愁未央:性命已保。但是……
(愁未央告知慕容情离开后的情况)
【屋外】
(啸日猋为剑之初煎好药,正要送进屋内)
慕容情:啸日猋。
啸日猋:嗯,是你。
慕容情:让我来吧。
啸日猋:也好。
(慕容情接过药碗送进屋)
【屋内】
剑之初:多谢你,药放着就可以。
慕容情:对好友如此冷淡,剑之初,枉费我这么担心你。
剑之初:啊,是你慕容情!你没事吧?
慕容情:戢武王没对我怎样,这只是一场局,以我为饵,引你上钩。剑之初,抱歉,若非因为我——
剑之初:不是说了,我们不用对谁再说抱歉?
慕容情:也对,我倒忘了。所有的事情我都听未央说过,包括你的伤势。
剑之初:关于魔王子……
慕容情: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治好你的伤,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总是要一步一步来。
剑之初:是我的错。我连累了许多的人,却是一事无成。
慕容情:我也是,我连累的人比你多,也是一事无成,相较起来比你更罪恶,比你更悲哀。
剑之初:一切根由,却是因吾涉足武林开始。
慕容情:听不出来我在配合你吗?你自暴自弃,我就比你更自暴自弃,你若无法振作,我也无法振作,你看,这该怎样办?
剑之初: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慕容情:魔王子对我们而言,虽是私怨,也是天下祸害,世上的风波本就难以止息,卷入了漩涡,我们再也无法抽身。
剑之初:抽身,这已经是一个奢求了。
慕容情:既是奢求,不如不求。
剑之初:你变了。
慕容情:变怎样?
剑之初:从前的你,生活无虞,却时时悲观,而现在,困境当前,你却比以前更开放。
慕容情:苦中作乐,方能向前,我相信你也可以。
剑之初:也许吧。
慕容情:对了,什刹月金风将起,上次我们错失美景,这一回,我不想再错过。
剑之初:到那时,我们一起去。
慕容情:就等你这句话!
剑之初:还有醉太平……
慕容情:伤没好,休想~
剑之初:哈哈哈。

01:00
宿贤卿:人说倦鸟归巢,但是偏偏有一只鸟儿不同,非要经历折翼之苦,痛过伤过,命悬一线,才肯承认真正的救赎与净土就在自己身后,才会发现只要回头就能停歇。你说,这只鸟儿是不是很傻呢?
(慕容情缓步来到宿贤卿身后)
宿贤卿:慕容情!
旁白:意外的身影,意外的来人,慕容情亲上末世圣传一会宿贤卿,他有何目的?两人之间的冲突,又将引发什么种的变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4-27 00:48 , Processed in 0.078825 second(s), 15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