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叶清眉

【口白整理】薄情馆主·慕容情全口白(龙战八荒-圣魔战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38集 浴血重生
10:16~14:04
【风回小苑】
旁白:夜风飘香,熏人欲醉,风回小苑之内,只见一道悠然的身影,静待来人。
愁未央:自古经纶足是非,阴谋最忌夺天机,从此当歌唯痛饮,不须经世为闲人。
慕容情:每次来你这里,总是特别羡慕。
愁未央:羡慕什么?
慕容情:清净、单纯。
愁未央:你的地方难道不清净、不单纯?
慕容情:哈哈哈……
愁未央:别苦笑,说说看,发生何事呢?
慕容情:佛狱攻下薄情馆,咒世主逆转九韶遗谱,使吾天音遭受反噬。对了,你是神医妙手,帮我医治吧。
愁未央:真遗憾,没药医。
慕容情:我没听错吧?
愁未央:我只会医人,不会医鸟。你的病症,吾爱莫能助。
慕容情:别以为我欠你的情越来越多,就可以随意调侃我喔。
愁未央:哈哈哈。
慕容情:嗯,这是什么香味?
愁未央:是我新提炼的药香,只有到达一定用量,便能使人飘飘欲仙、如痴如醉、如梦似眠。你想一试吗?
(慕容情挥手拒绝)
愁未央:放心,我不会害你。这药香对一般人而言代表的不过是南柯一梦。
慕容情:你知道我从不做梦。
愁未央:我明白,你只活在梦中,霓羽族、剑之初,还有我愁未央,这都只是你梦中之蝶罢了。
慕容情:是吾梦蝶,还是蝶梦吾?
愁未央:蝶与你我,都是梦。唯有你深沉意识中的空无,才是真实。你看吾这小苑,繁花盛开,如何?
慕容情:虽是良辰美景,却是梦幻泡影,即来便去,皆是枉然。
愁未央:哎呀,我服了你了。这么久不见,你一点进步也没有。
慕容情:嗯?
愁未央:得之莫喜,失之勿悲。有繁华时,便看繁华。无繁华时,开眼见明,闭眼见心。
慕容情:我确实见到自己的心。
愁未央:所以我说你没长进。花开花落如此自在,他人的人生,何须你跳进去沉沦。
慕容情:早知世界由心造,无奈悲欢触绪来。
愁未央:我说慕容情哪,你真辜负了这个名字。
慕容情:未央。
愁未央:嗯?
慕容情:喝茶。并停止说教。
愁未央:喝就喝。啧啧啧啧。

39:03
【树林】
慕容情:现在火宅佛狱占领了薄情馆,下一步必定会以此为据点,再度延伸,扩散至其他区域。嗯……特殊的香味,非是苦境,而是来自死国。
九妖翼姬:慕容公子,九妖翼姬有礼了。
慕容情:应该是天者旨意,希望邀请我前往死国一叙。
九妖翼姬:公子果然机灵。
慕容情:既然你盛情前来,我也不能再次拒绝。
九妖翼姬:那就随我来吧。
慕容情:姑娘带路。
【死国】
天者:嗯……
(天者感受到无界尊皇已解放鬼薄英)
银月贪狼:天者,你前往解放无界尊皇,为何没将人带回?
天者:他已经不配为五尊之首,也没资格继续为我工作。
银月贪狼:缺少无界尊皇的力量,对死国而言损失莫大……
天者:等待六脉贯通,万妖炉力量达到最强,届时只要献上苦境生命为祭品,死国牺牲的魂魄,将彻底蜕变苏醒,战力远胜当初,尊皇的存在已无关紧要。
银月贪狼:原来如此。
天者:这样就好了……
(慕容情来到)
天者:欢迎贵客——阿多霓。
慕容情:久违了,天者。
天者:上次在薄情馆匆匆一会,让吾对馆主印象深刻。
慕容情:天者当日仗义而出,让吾也感念万分。未知天者盛情邀请,是否有要事相谈?
天者:快人快语。实不相瞒,吾希望传闻中的阿多霓为吾唱颂一曲。
慕容情:喔,看不出死国的人也有欣赏音乐之雅兴,真令吾意外。
天者:馆主莫见笑。古今流传,圣主阿多霓的歌声 乃是霓羽族的无价至宝,若吾有幸一听,相信毕生难忘 。
慕容情:如果我没记错,万妖炉早已建造完成 ,天者何以需要吾之歌声?
天者:阿多霓的歌声,不只是万妖炉如此狭隘。
慕容情:喔,原来天者尚有其他的用途。
天者:哈。
慕容情:这样,麻烦天者将用途说出,让吾好生思量,也许可以答应协助死国。
天者:事关死国大计,吾断不能轻易泄漏。
慕容情:既是如此,那吾也不勉强。只是你的要求,吾也只能拒绝。
天者:嗯?!
慕容情:我自知在死国之内,孤掌难鸣。但如果吾之价值不足保命,相信天者也不会隐忍至今。
天者:哈哈。九妖翼姬,带馆主四处欣赏。
慕容情:也好,我也想看看传闻中的死国。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带路。
九妖翼姬:请。

59:12
【死国】
天者:馆主参观得如何?
慕容情:不差。死国果然名副其实。
天者:哈哈哈哈。嗯?
银月贪狼:有人进入了不毛矿坑。
【不毛矿坑】
旁白:不毛矿坑之内,咒世主率众兴师问罪而来。
咒世主:天者,出来吧。
旁白:圣光大作,天者缓缓降临。
天者:咒世主!
咒世主:天者,杀了他。
(指向慕容情)
天者:如果吾拒绝呢?
咒世主:那就杀你!
天者:喔?哈哈哈哈。
旁白:反目反目,咒世主、天者,不毛矿坑之内,死国与佛狱将为阿多霓彻底反目!忌血之路,将成为何人的终点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39集 魔枭争雄
【不毛矿坑】
旁白:不毛矿坑之内,咒世主怒眉而来,欲杀慕容情。天者当场阻止。
咒世主:天者,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杀了阿多霓。
天者:不可能。
咒世主:那就换你死。
天者:哈,拿出你之能耐。
咒世主:喝!
天者:呀!
旁白:雄浑无比第一掌,撼动整个不毛矿坑。
黑枒君:嗯……两人内劲皆属旷古绝今。
旁白:惊世对决,两境强人对阵,运出撼天动地之威,扫起万里黄沙之能。
咒世主:暗邪火!
天者:天之神羽!
咒世主:杀!
天者:喝!
旁白:无情忌血路,双雄立双分。同盟就此破碎,而在此时,万妖炉降现了。
万妖炉:啊……
太息公:吾之内力……
凯旋侯:万妖炉吸收了我们的力量。
天者:咒世主,妖炉坐镇,你该知难而退。
咒世主:天者,你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天者:吾从不质疑自己的判断。
咒世主:以后佛狱与死国,管宁割席!
天者: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咒世主:退兵。
慕容情:天者,因为吾,使得死国与佛狱决裂,实为抱歉。
天者:世上本无永远的朋友。
慕容情:天者百般礼遇,吾会永远记住。吾也该离开死国了。
天者:九妖翼姬,送贵客。
九妖翼姬:嗯。
慕容情:天者,告辞了。
银月贪狼:天者,你就这样让他斌,未免太便宜了。
天者:你错了,阿多霓的存在才是火宅佛狱真正的末日。

33:55
【薄情馆】
慕容情:不过几日,薄情馆已物是人非,若是再过数天,这世上的变化又该是怎样的沧海桑田呢。死国的殷勤宛如包在蜜糖中的毒药,但天者之高明便是人明知是毒药却不得不抗拒。薄情馆吾势必讨回,只要能歼灭佛狱……
香独秀:歼灭佛狱。
(香独秀、鹂大娘、富长贵来到)
慕容情:嗯,你们也来了。
香独秀:薄情馆是众人的心血,怎能轻易弃之东流?尤其是雪非烟,岂容他人染指,而且还有佛狱宵小,这我不能忍受,绝不能忍受。
慕容情:放心吧,这场战还没结束,咱们薄情馆还未输。
香独秀:这是当然,你们看,薄情馆只被扶木占据,只要慕容馆主唱一首歌,什么都解决了。
慕容情:无妨,虽然现在有心无力,但吾相信这笔账吾一定会加倍讨回。
(一页书来到)
一页书:你就是慕容情?
慕容情:梵天找吾何事?
一页书:飞鹭身负重伤,详情听说……我希望你马上随我回霓羽族。
(剑之初带玉倾欢来到)
剑之初:慕容情。
慕容情:嗯,剑之初何事?
剑之初:我需要你的帮忙。
一页书:嗯……
慕容情:你当吾是神,有求必应吗?
剑之初:只有精通音律的你才能听出那个人所唱的乐音,只有你能将乐音谱出。
慕容情:那个人一时三刻还不会死,你何必着急?
剑之初:纵然如此,也不容能耽搁。
慕容情:这边也是人命关天。富长贵,附耳来。一页书,我们走吧。
剑之初:慕容情。
慕容情:风仍如期,君已失信,初心初心,君已失心。
剑之初:嗯……?

43:51
【小屋】
翎婆长老:赞羽优昙的香味,是圣主驾临。
辉煌堕世:贵族之主来到,吾等外人暂且回避。
一页书:飞鹭,你感觉如何?
飞鹭:我很好。
翎婆长老:玉翎参见圣主。
飞鹭:你就是阿多霓,欢迎你回来。
翎婆长老:飞鹭,不可无礼。
慕容情:无妨。你为了一页书甘愿牺牲至此,精神可嘉。
飞鹭:其实我没想太多,只是一心希望他的伤势痊愈。
慕容情:若你从此眼盲残废,又该如何?
飞鹭:若是注定身陷黑暗,至少心中还能挂念一道光明。帮助他,一切皆是我自愿。
慕容情:他真的值得你这样做?
飞鹭:我……
一页书:够了,慕容情,吾非是请你前来问事,快医治她。
慕容情:要医人,也需要有大夫才行啊。稍候片刻。
翎婆长老:嗯?
飞鹭:一页书,我希望你先答应我一件事,否则我拒绝就医。
一页书:何事?
飞鹭:你尚未痊愈,我要你先服下灵药。
一页书:此物从何而来?
飞鹭:你不用怀疑,我希望双眼复明重新站起之后,能看到一个完全复元的你。
一页书:吾答应你。喝!
(一页书吸收灵药)
(附近树林,辉煌堕世两人找到叶小钗)
辉煌堕世:一页书已经进入,现在就等他出来。

46:36
【什刹月】
剑之初:什刹月,百花共艳,风送花香,风不失期,慕容情是暗示此地吗?嗯……
旁白:一阵轻风送暗香,剑之初闭目享受这宁静祥和的片刻。
剑之初:风铃声。这……是乐谱,是啸日猋所吟唱的乐谱。(取下风铃下的乐谱)
慕容情(乐谱背面字):风不失期,君不失期,奔波武林,莫忘初心。风仍如期,君已失信,初心初心,君已失心。
剑之初:我之初心……你始终不望提醒吾,远离这个武林。

53:10
【小屋】
一页书:喝!飞鹭,吾已服下灵药,你可放心。
飞鹭:嗯,等药效发挥作用,我相信你就能痊愈。
(一阵黑气传来)
一页书:嗯……慕容情,你说医者为何迟迟未至?
慕容情:静等吧,一刻之内,他必然来到。
一页书:吾到外面等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40集 背叛的战友
01:31
【小屋】
翎婆长老:有一件事,玉翎不知该不该禀报。
慕容情:何事?
翎婆长老:在这一代,具有孔雀金痕的女子,已经回来了。
慕容情:嗯?
翎婆长老:她是羽莺的亲姐姐,在很小的时候,就与霓羽族意外失散,之后音讯全无。在不久之前,我有看到一名外地女子,在羽莺墓前哀悼,对羽莺之死甚受打击,我想应该就是她。
慕容情:你的意思,她就是……
翎婆长老:没错,在霓羽族中,孔雀金痕代表的就是世代天授唯一能与阿多霓匹配,并繁衍下一代阿多霓的后脉。
慕容情:你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
翎婆长老:你既不愿回归霓羽族,我们也无法强求,但是阿多霓血统不能断绝,至少——
愁未央:哈哈哈,她说的没错,你确实该为霓羽族做出一点贡献。
(愁未央、停云到来)
慕容情:愁未央,你来迟半分,吾尚未与你计较呢。
飞鹭:是神医来了吗?
慕容情:愁未央,我请你医治的人就是她。
愁未央:让我观视。
飞鹭:大夫不用把脉吗 ?
愁未央:哈哈哈。
慕容情:未央诊视之时不可多言。
飞鹭:噢。
愁未央:放轻松。慕容,别这么严肃。
翎婆长老:神医,飞鹭她的情况如何?
愁未央:她的伤势是否在九变归元台所造成?
翎婆长老:正是。
愁未央:小小根基怎承受得住天地灵气?诶。
慕容情:很难治吗?
愁未央:很简单。
慕容情:那你叹什么气!
愁未央:你特地请我来 ,让我大费周章为你筹备仙丹灵药,现今全无用武之地。
慕容情:好了,既然简单,就快医治吧。
愁未央:小姑娘本身虽然元气大失,但真正的主因,乃是体内尚存一股天地灵气并未释出。 此灵气不同於一般真气,藏身体内不易察觉,而且绵延散布在四肢百骸,在无声无息之中耗损身体。
慕容情:只要将灵气释出就能痊愈?
愁未央:嗯,停云,将木盒打开。这是生长在九变归元台的独有生物,日夜吸收天地灵气,堪称是宝贝,吾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一只。
慕容情:要怎么做?
愁未央:嘴张开。
飞鹭:啊
愁未央:我故意饿它数天,它在小姑娘的体内可以饱餐一顿了。
慕容情:难道你早有准备?
愁未央:在九变归元台以灵气疗伤,本就是冒险之举。一页书与擎海涛身份不凡,想取他们性命的人不在少数。为避免意外,我就先找到此物有备无患喽。
慕容情:不愧是医者,总是多了一分细心。
飞鹭:呃……
愁未央:大功告成,收!
翎婆长老:飞鹭,你感觉怎样?
飞鹭:我……我好像看得见东西了!
愁未央:你的双眼受创不深,所以马上便能痊愈,但是你双脚气血凝滞,这几日需要好好调养。
飞鹭:嗯,多谢大夫。
愁未央:吾告辞了。
慕容情:吾也有事在身,告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2016-2-22 10:29
    已签401 天
    连签1 天
    [LV.9]以坛为家II
  • 发表于 2013-12-3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道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一集 枭皇论战
    【寒光一舍】
    屈世途:你们可是回来了,我等得真的心脏快要停了。
    素还真:好友,让你忧心了。
    屈世途:此次吾见佛狱大军进攻,原想要一避了之,但又放心不下,所以就偷偷等在一旁。幸好你们都没事。
    素还真:算是好友还有良心啊。
    屈世途:哈,苦境这次记得惊险,佛狱与杀戮碎岛大军压境,又逢集境临阵抽兵,原以为九死无生,幸好有擎海潮与剑之初两位世外高人的襄助,方能退敌。是说这两位高人怎肯入世呢?
    素还真:此次苦境遭难,剑之初与擎海潮不忍战火波及苍生,因此答应配合布阵而出,局势才得扭转。
    剑子仙迹:这次素还真确实布计漂亮,若不是你与薄情馆主巧戏一场,让咒世主相信反转九韶遗谱能使阿多霓失声,让咱们能在此上反将一军,佛狱不会败得这么快。
    素还真:幸得薄情馆主愿意配合,再加上剑之初与擎海潮一助,此局方成矣。另外一羽赐命神来之箭重创咒世主,亦不可没功。

    枭皇论战 第二集 军临天下
    【漠沙林】
    渡脩年:漠沙林,佛狱的基地处,嗯。佛狱中人,吾带来重要的情报,你们还不迎接吗?
    佛狱守卫:何人在此,你是不要命了吗!
    渡脩年:这封信,请你交给佛狱主。
    佛狱守卫:哈,你说传交就传交,怎有可能!
    渡脩年:这项东西,你可认识?(拿出一面令牌)
    佛狱守卫:这!这是侯的通行证……
    渡脩年:可以转交了吗?
    佛狱守卫:是、是!
    【佛狱大殿】
    魔王子:霓羽族的所在,以及路观图……
    太息公:佛狱连番受挫,就是阿多霓所害!霓羽族正是阿多霓的故乡。
    魔王子:是谁传入了?
    太息公:来者并无通报名姓,但估计应是同为霓羽族的渡脩年,与凯旋侯接触过的霓羽族,也只有他了。
    魔王子:多少仇恨,才能培育成一颗背叛的种子;又是多少愤怒、多少委屈的浇灌,让他出卖故乡、出卖族人……阿多霓,害死父王的凶手之一,吾为人子,该为他报仇,让他也尝到失亲的苦痛。
    迦陵:你当真为王的死悲伤过吗,想为王复仇吗?
    魔王子:任何人都不该质疑丧父之痛,这是人伦天性、父子天性。少年时,儿子仰望父亲的威权;成人时,父亲依靠儿子的照顾,多么完美的互相利用,比之同族间任意的背叛,这份情感显得如此庄严美妙……
    赤睛:你不过是想在真正的大战之前,找到一个打发时间的事情。
    魔王子:中肯。
    迦陵:那不用拿王作借口!
    魔王子:每一个人做事都需要理由,吾只是配合这出戏,如果你不满意,吾会给你机会,对王最为尽忠的迦陵,吾会给你为王复仇的机会,随吾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三集 王的故事
    49:00~55:09
    【薄情馆】
    慕容情:你答应素还真的事情,已经完成了?
    剑之初:你仍介意?
    慕容情:如果你不介意,吾便不再介意。
    剑之初:……
    慕容情:怎样?
    剑之初:我想,你真是一个不肯松口的人。
    慕容情:你却是一个不肯松手的人。
    剑之初:是这样吗?
    慕容情:一步江湖无尽期,你舍弃了慈光之塔的名利,放下了丧友失亲之仇,割舍了找寻已久的身影,你黯淡了你的光华,这么多年来,所为的是什么?
    剑之初:你讲的,我一直明白。
    慕容情:好不容易得来的宁静,别轻易舍弃了,江湖风浪可观,靠的太近,就会被卷入、淹没。身为你的挚友,这是吾唯一的奉劝。
    剑之初:你今天有难得的直接。
    慕容情:还有余下的恩怨,就让吾替你处理。
    剑之初:让吾欠你更多吗?
    慕容情:吾不用你偿还,因为吾要你越欠越多。
    剑之初:你内心的不安,何时才能平息?
    慕容情:你说什么?
    剑之初:没有。收拾薄情馆,一同退隐吧。
    慕容情:嗯?
    剑之初:吾想知道的事情,已经有了答案,欠下的人情也已经偿还,武林中,再无剑之初挂念之事。
    慕容情:直到现在,吾才放心。退隐前,陪吾至霓羽族一趟……
    剑之初:你想通了?
    慕容情:偶尔施一次恩惠,可以让他人一生受用,这种人情不拿可惜。
    剑之初:翎婆会很欣慰,你一直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一页书来到)
    一页书:慕容情!
    慕容情:一页书?
    一页书:霓羽族遭灭,你可知情?
    慕容情:霓羽族被灭?怎会?
    一页书:你身为阿多霓,却对霓羽族不闻不问,今日这桩惨事,你难辞其咎!此事吾先按下,现场不见飞鹭与翎婆尸体,她们去了哪里?
    慕容情:飞鹭与翎婆,我不知她们的下落……
    一页书:哼!
    慕容情:剑之初,你留在此地等吾。
    剑之初:吾岂能放你独行,走吧。
    【万年春】
    慕容情:……啊!
    剑之初:这!好惨烈的景象……
    慕容情:倒是烧得真干净,一个也不留啊……
    剑之初:嗯……
    慕容情:这场火,吾知道它不寻常,你能看得出是谁的杰作吗?
    剑之初:火狱魔焰,是佛狱特有的邪功,使人受烈焰焚身,及至烧尽腑脏,未到最后一丝痛苦之前不会断气,练有这种恶毒的招式,四魌界唯有一人。
    慕容情:是谁?
    剑之初:咒世主之子,火宅佛狱的异数,他们称呼他「魔王子」。
    慕容情:魔王子……能被称为异数,想必作风更胜其父,吾今日倒是见识了。
    剑之初:别压抑,你需要释放情绪。
    慕容情:哈,喜悦的情绪吗?确实,霓羽族被灭,吾省下一堆负累,说起来我应该感谢魔王子,为我解决麻烦呢。
    剑之初:你!
    慕容情:这群人生性软弱,毫无竞争能力,物竞天择,他们早该被淘汰,生无可取,死不足惜!……
    (声音因强忍痛惜而微微颤抖)
    剑之初:够了!别再说下去,先将他们安葬吧。
    慕容情:有必要吗?他们死得其所,死得该然,要不是渡翛年,要不是有人一直和外界接触,惹来祸端,霓羽族也不会遭此灾劫,幸好吾有先见之明,与他们断绝关系,他们是生是死,与吾无关!
    剑之初:你要去哪里?
    慕容情:回薄情馆,饮酒作乐!
    剑之初:……慕容情,唉……

    59:12~01:00:16
    【句芒红城】
    旁白:句芒红城之外,一切看似如常,但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难以察觉的浮动。赫然,一道滔天怒掌呼啸直向红城,留下最嚣狂的挑衅。
    太息公:有人闯入。嗯?
    旁白:烟尘中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充满杀气的步伐竟让太息公心头一凛。
    慕容情:吾的目的是魔王子。
    太息公:有什么事向我说也是同样。
    慕容情:想替他死,吾成全你。
    太息公: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四集 天魔佛
    06:34~12:35
    【句芒红城】
    旁白:佛狱之前,慕容情、太息公双双对峙。满怀仇恨的眼神,充满愤怒的心,当压抑逼至极限,杀戮,即将爆发!
    太息公:又是一个替霓羽族复仇的人。
    慕容情:再说一次,吾的目标是魔王子!
    太息公:何必这么坚持,让本公亲自接待,这是你莫大的荣幸。
    慕容情:能让慕容情亲手诛杀,也是你三生修来的福份!
    太息公:在佛狱造次,你越来越大胆了!
    慕容情:岂止造次,吾更要开杀!喝——
    太息公:嗯。
    慕容情:喝!
    旁白:慕容情首开攻势,掌气错落,全面封杀太息公,霎时黄沙翻涌,尘浪飞扬,冲冠之怒,威撼苍穹!
    慕容情:喝!
    太息公:呀!
    旁白:数招往复,太息公处势越渐不利,不禁心惊对手能为,一定念,兵甲武经绝式再现!
    太息公:裂宇之玄!
    慕容情:呀——
    旁白:一声狂喝,代表心中无尽悲愤,再提元,便是漫天杀阵!
    慕容情:凤翼掩天!
    旁白:足踏修罗道,烽火震山河,慕容情施展极招,顿时四野横扫,所向披靡!
    太息公:啊!……呃……
    (太息公重伤倒地)
    慕容情:不过尔尔。
    太息公:可恶!裂宇之涛!喝!——
    慕容情:方才不过尔尔,现在是垂死挣扎了吗?
    太息公心想:想不到此人根基之深沉,竟是难以测度……
    慕容情:接下吾真正的愤怒吧!霓羽覆月!喝!——
    旁白:轰然一掌,只见太息公口吐朱红,身如断线风筝,重伤坠地!
    太息公:啊!……
    慕容情:喝!——
    旁白:夺命之招迎面而来,就在此刻——
    赤睛:慕容情,适可而止。
    慕容情:你也来送死吗?
    赤睛:你要找的人不在。
    慕容情:那吾就踏平佛狱,直到他出现!
    赤睛:你来此挑衅,无非是为了霓羽族之仇,但你可知,真正的仇人是谁?
    慕容情:除了火宅佛狱的异数,还能是谁!
    赤睛:还有一个。
    慕容情:嗯?
    赤睛:就是你自己。
    慕容情:你说什么?
    赤睛:霓羽族为何被灭,是因为你,慕容情!若非你的天音造成威胁,就不会引动佛狱的杀机;若不是你与中原联手,消灭前王咒世主,就不会惹怒魔王子的复仇;若不是你的存在,就不会替霓羽族带来这场悲剧……(慕容情握拳)魔王子固然是凶手,但你,才是真正的起因!霓羽族存活之时,你可曾照顾他们半分?霓羽族灭亡之刻,你又可曾听见他们凄厉的呼救?不合格的阿多霓,口口声声要报复,不觉得矫情吗?
    慕容情:说够了吗!
    赤睛:你的怒气,该等魔王子回来再发泄。
    慕容情:喝!
    太息公:啊!
    (被烙羽印)
    慕容情:这个烙印,是吾的战书!转告他,三天后,不归路一决生死!
    (负气离开)
    太息公:跟在他身边久了,你的口才有进步……
    赤睛:我尚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太息公:能言善道,十足的歪理!你那万分之一,由方才可见一斑。
    赤睛:你败在慕容情刚强的武学之下,而我只是看透他,那不堪一击的内心罢了。

    22:22
    【风回小苑】
    翎婆:愁大夫。
    愁未央:嗯,是你们,怎么不多休息一下?身上虽是小伤,但也不可轻忽。
    翎婆:大夫盛情,我们感激不尽,若非停云相救,我和飞鹭早就亡于恶徒之手……
    愁未央:这是天意,停云他们只是刚好经过,不意却看见被追杀的你们,顺手之劳罢了。
    飞鹭:大夫……多、多谢你……
    翎婆:飞鹭从未遇上这般变故,所受惊吓不小。
    愁未央:你放心,吾已让她服下安定心神的药丹,注意静养即可。
    翎婆:大夫恩情来日必报,我们必须前往薄情馆,请阿多霓赶回族内援救。
    愁未央:不用了,霓羽族已经被灭……
    翎婆:被灭?!……是什么意思?
    愁未央:现在的万年春,已成一片废墟,除了你们,其他族民皆已惨亡。
    翎婆:!啊……这,怎会如此……
    愁未央:凶手有意赶尽杀绝,一旦发现你们的行踪,难保不会再受逼杀,霓羽族你们是万万不能回去了。
    翎婆:不能回去……我们又能去哪里?
    愁未央:你们是慕容情的子民,吾是他的好友,自当替他分忧,你们的去处吾已有安排,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翎婆:这嘛……
    愁未央:不用担心,你们安心前往,以疗养为先。
    飞鹭:长老……
    翎婆:留得一命,来日方长,我们先暂避风险,他日再寻复族之法。
    愁未央:嗯,停云,送她们去那个地方,好好静养。
    停云:是。请随我来……
    (三人离开)
    愁未央:唉,霓羽族的悲剧。慕容情,又一次失去……你,能承受多少?

    53:54~57:37
    赤睛(慕容情回忆中):魔王子固然是凶手,但是你,才是真正的起因!
    慕容情:唉。(抬眼见到剑之初)嗯?你怎会在此?
    剑之初:你去哪里,吾就在哪里。
    慕容情:……
    剑之初:跟我来。
    (二人来到霓羽族民墓前)
    慕容情:这!
    剑之初:哪怕你不愿面对,不敢面对,但你现在已经面对了。
    慕容情:……
    剑之初:在这个时候,不需要任何伪装。
    慕容情:你可知道,吾平生至恨是什么?
    剑之初:嗯?
    慕容情:是失去。
    剑之初:你怕失去,所以不敢拥有,但你的内心,却是矛盾,你总是让别人欠下人情,却从不让他们偿还,你希望借此,能得到一种稳固的关系,你以为这样,这些人就不会离开你,但是,这种扭曲的羁绊,往往只是一场虚无,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你内心的投射。
    慕容情:内心的投射……
    剑之初:若你仍有渴望,说明你并非不在乎。
    慕容情:就算我在乎,我也不配,我的过去,我的命运,早已让我丧失资格。
    剑之初:这只是借口,在这个江湖,谁没有过去?拥有那样的过去,难道是你的错吗?
    慕容情: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当年霓羽族先民,也不会牺牲性命,只为保我周全;若不是我,如今的霓羽族,也不会惨遭灭族之祸。遇上我的人,必定不幸,是我为他们带来灾难……我慕容情,原本就是灾难一般的存在!
    剑之初:够了!从来就没有人想要苛责你,只有你,从不放过自己。走不出这片阴霾,你就是永远辜负了他们。
    慕容情:我……
    剑之初:时犹未晚,你尚有机会,在他们面前好好认清自己。
    (慕容情在墓前缓缓跪下)
    旁白:再多的愧疚,换不回失去的珍贵,情不能舍,却已升华,情义之间,唯有勇气,唯有承担。
    慕容情:我是慕容情,我是阿多霓!啊……
    (慕容情落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五集 强对强

    26:23~30:40
    【薄情馆】
    玉辞心:看来此地就是薄情馆,嗯……苦境形色,果真与吾境大不相同,不管是人是物,皆有一股特别的活力。
    撒手慈悲:嗯……
    玉辞心:吾要住房。
    (富长贵看呆)
    玉辞心:嗯……吾要住房!
    富长贵:喔喔,抱歉。目前清、宁之间有人住,其他几间房,随客官你喜欢啰。
    玉辞心:(看目录)……薄情馆住房,取名特别,与日前喧腾的兵甲武经,似有对应关系。
    富长贵:姑娘对武林事甚是关心啊,不过敝馆住房取名,是节录道德经片段,与兵甲武经毫无关系。
    玉辞心:喔,吾要住废之间。
    富长贵:啊,姑娘眼利,竟能一眼就挑上不在名单上之住房,可惜,此房已住客多年,姑娘还是另选他房吧。
    玉辞心:嗯……吾出双倍价,请掌柜为吾准备此房。
    富长贵:这……
    慕容情(传音):带这位姑娘来见吾。
    富长贵:是。姑娘,馆主欲与你一见,请随吾来。
    玉辞心:嗯。
    富长贵:馆主,人已经带来了。
    【慕容情房间】
    慕容情:进入。你欲求住废之间?
    玉辞心:是。
    慕容情:嗯……看姑娘一身打扮特殊,想是外域之客,脸上纹彩似是有意掩去容貌。
    玉辞心:涉入江湖,但求一举成名,吾在妆容上下了巧思,是为此故,你可是不要对吾着迷了。
    慕容情:哈,姑娘语态自信,言谈中,犹带三分纡尊降贵的味道,你之来历必是不凡。
    玉辞心:薄情馆玄虚故弄,不也昭示了馆主几分特质,若馆主有意撤下这份玄虚,坦诚以对,吾之来历,亦非秘密。
    慕容情:喔,姑娘弦外有音,可惜此时若要坦诚,尚嫌交浅言深了。
    玉辞心:许多事,端不在交情深浅,只系利损,馆主开门做生意,这拨算之间,不可过度感情用事。
    慕容情:姑娘欲与吾谈条件吗?
    玉辞心:非也,吾是前来投宿之客,废之间是吾意属之房,但请馆主让原有住客另觅他房。
    慕容情:若吾成全了你,便是辜负了原有住客,吾有何理由为你这样做?
    玉辞心:若馆主有意拒绝,不必再费事接见,肯与吾一见,必是心中有了盘算,不妨请馆主说出条件。
    慕容情:条件不必,废之间让你住下了。
    玉辞心:多谢。
    慕容情:敢问姑娘名姓?
    玉辞心:一卷冰雪•玉辞心。
    (玉辞心离开)
    慕容情:观此女之容貌,与那画中人倒有几分神似,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六集 劫火
    25:52
    【薄情馆】
    富长贵:失路公子,嗯?这位是……
    孔雀:我要见慕容情。
    富长贵:抱歉,馆主现在不在薄情馆。
    孔雀:嗯……
    失路英雄:请问馆主可知霓羽族发生之事?
    富长贵:霓羽族……唉,馆主当然知晓,他对此事非常哀痛……
    孔雀:凶手呢?
    富长贵:听说是火宅佛狱下的毒手。
    孔雀:火宅佛狱,果然!
    失路英雄:嗯?
    孔雀:阿多霓介入武林襄助正道,击退贪邪扶木与咒世主,火宅佛狱挟怨报复,霓羽族便首当其冲……
    失路英雄:火宅佛狱既未死绝,他们对苦境中原的侵害与报复已成为必然,只是想不到手段如此残忍,对无辜的人也毫不留情。
    富长贵:馆主不知何时回来,你们是不是要留下来等他?
    孔雀:不用了!
    失路英雄:嗯,告辞。
    富长贵:唉,馆主和那个人的约战,不知道结果如何?真令人担心啊……

    27:13~32:23
    【不归路】
    旁白:不归路之上,慕容情沉静等待。
    慕容情:魔王子,今日你我不死不休!嗯?
    (剑之初来到)
    慕容情:怎会是你?
    剑之初:那个人根本不会来。
    慕容情:你怎知吾的行踪?
    剑之初:是富长贵。
    慕容情:哼,多嘴!
    剑之初:你身边的人都很关心你,有时候接受别人的关心,并无坏处。
    慕容情:太多的关心,反成负累。
    剑之初:我说过,我会帮你。
    慕容情:……
    剑之初:你以前曾对我说过,遇到任何困难千万不可自己去面对。魔王子非是易与之辈,加上他背后的势力,任凭你一人终究孤掌难鸣。
    慕容情:你为什么说他不会来?
    剑之初:你还不足以成为他注目的焦点。
    慕容情:什么意思?
    剑之初:他是一个善变狡诈之人,所谓善变,是指他的想法与心态,前一秒在意的事情,下一秒可以完全舍弃,转向另一个目标。
    慕容情:刁钻的人。既然他不肯来,那我就站在他的面前,逼他不得不注视我!
    剑之初:一切皆须从长计议。
    慕容情:哼,吾等不了。
    剑之初:且慢!(收到飞信)嗯……是翎婆与飞鹭的下落!
    慕容情:她们在哪里?
    剑之初:你自己看吧。
    (慕容情结过书信)
    【十真掌天殿】
    飞鹭:唉……
    翎婆:飞鹭,你又在伤心了。
    飞鹭:那一日仓皇而逃,到现在,每一个族民的面孔,都仿佛历历在目,不敢相信我们与他们已是阴阳两隔,我非常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翎婆:飞鹭……
    慕容情:你们果然在此!
    翎婆:啊!是阿多霓。
    慕容情: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飞鹭:是愁大夫救了我们。
    慕容情:嗯,我一切都明白,关于霓羽族的悲剧,唉,是我的疏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觉霓羽族的危机。
    飞鹭:都是火宅佛狱太可恶了!
    慕容情:是我无能,无法守护族民,还为族民带来死劫……
    翎婆:已发生的苦难,我们就一同承担吧,霓羽族虽灭,但未亡,霓羽族还有希望。
    飞鹭:长老,你是指——
    翎婆:上天虽然对霓羽族残忍,却也留下一丝希望——圣脉与后脉俱存,便能孕育出下一任阿多霓。
    慕容情:此事暂且不提,那名女子,我会设法联系。万丈高楼平地起,霓羽族的复兴,也需一步一步慢慢来。
    翎婆:一切但凭圣主安排。
    慕容情:这段时间,你们留在此地避免外出。
    飞鹭:嗯,这边的人都很好,荐道师对我们非常照顾,我只担心佛狱若执意找上门,会给末世圣传带来为难……
    慕容情:不用担心,这个地方……没你们所想这般柔弱。
    翎婆:嗯……
    慕容情:好好保重,告辞。
    (慕容情离开)
    飞鹭:阿多霓方才说的话,好像对末世圣传很熟悉……
    翎婆:圣主与愁大夫是过命之交,了解这些也是正常。
    飞鹭: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枭皇论战 第七集 最后的战火
    46:30~49:41
    【风回小苑】
    愁未央:你来了?
    慕容情:我刚从末世圣传而来。
    愁未央:看过翎婆和飞鹭,你可以安心了。
    慕容情: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将人送入末世圣传?
    愁未央:末世圣传环境清幽,适合静养,她们若住不习惯,随时要离开也不会有人阻止。
    慕容情:但是,你我都知道那个地方……
    愁未央:我知道,那个地方,对其他人来说,都很安全。
    慕容情:嗯……
    愁未央:虽然过了这么多年,那个人总是锲而不舍,不愿放弃找寻你的踪迹,但是,要藏一片树叶,最好的地方,就是藏在树林里,那个人绝对想不到,他处心积虑要寻找的人,就坐在这里与我论交。只要你不动用那一招,我有信心,他绝对找不到你。
    慕容情:我明白。
    愁未央:全因阿多霓的力量,才能完全隔绝他种在你体内的追踪,只要保持阿多霓的能量不失,就能彻底摆脱那个人的掌控,只要你别动用那一招……
    慕容情:嗯?
    愁未央:慕容,你不会做傻事吧?
    慕容情:无论怎样,我不会再让你为我受到伤害。
    愁未央:我要听的不是这个,慕容,听我的劝,报仇不只有一种方法,你要忍辱负重,莫急于一时……
    慕容情:你很啰唆呢。
    愁未央:医者父母心,父母对小孩,总是特别不放心。
    慕容情:我是孩子吗?
    愁未央:有时候,你比小孩子更使人头痛。
    慕容情:哈哈。
    愁未央:你今日看来格外精神,超乎吾意外,我以为霓羽族的打击,会让你意志消沉。
    慕容情:因为打击,让我更能面对打击,若是意志消沉,什么事也做不了了,我不希望辜负他们,今后的我,会更用心去珍惜陪在我身边的每一个人。
    愁未央:听这番话,你仿佛成长不少。
    慕容情:能认识你与剑之初,是上苍对我最大的恩惠,若没有你们,就没有今日的慕容情!
    愁未央:那你下辈子,记得做牛做马来服侍我,哈……闲话休提,关于佛狱,再来你有何打算?
    慕容情:我要先找一个人。
    愁未央: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2-22 19:17 , Processed in 0.063317 second(s), 15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