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異次元論壇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叶清眉

【口白整理】薄情馆主·慕容情全口白(龙战八荒-圣魔战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25集 浩世军威
【薄情馆】
撒手慈悲:莫非是剑——之初!
(撒手慈悲疑见剑之初身影闯入废之间)
香独秀:真粗鲁,你这样破门而入,若是唐突到馆主,咱们就再难享受到薄情馆的礼遇了,嗯?你到底在找什么?
慕容情:呵。
撒手慈悲:你你你!
香独秀:嗯,阿三今日着实失态了,咱们方才说到……啊,茶中——
(挥手关起房门)
撒手慈悲:明明就是……明明就是!
(撒手慈悲又推门而入,仍之间慕容情香独秀二人)
香独秀:你又有何事?阿三你是怎么了?
撒手慈悲:阿香,你看不出来我卡到阴了吗?
香独秀:喔喔……
撒手慈悲:现在那个厉鬼正在你的身后,摸着你的头发……有吗,有感觉到一股凉意,从你的脚底真窜到你的头后了吗?
香独秀:这这,哎唷唷,馆主——
慕容情: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香独秀:那咱们明日再续,请。
慕容情:呵。

兵甲龙痕 第26集 泪
【废之间】
(撒手慈悲再入,仍见慕容情与香独秀品茗聊天)
撒手慈悲:馆主,听闻你茶艺过人,我特来叨饮一杯云上清露
慕容情:来者是客,请坐。
撒手慈悲:阿香,你在这个房间内,都没感觉到什么异状吗?
香独秀:没有啊,要说这房间内有异状,也只有你了,吾看不出你竟也有品茶雅兴。
撒手慈悲:哈,没感觉就好,吾还以为是吾过敏了,吾总感觉这房里还有另一对眼睛在看着我们。
香独秀:你这种话在馆主面前说,不怕失礼吗?
撒手慈悲:你日日纠缠馆主,怎就不怕失礼?
香独秀:我们在切磋茶艺,如此风雅之事,怎会被你说成纠缠?
撒手慈悲:喔,风不风雅都是你在唱孤调,在吾看来,你就是在纠缠馆主,馆主请我做保镖,我有义务替他赶走苍蝇
香独秀:我对馆主来说有特殊意义,你别随便将你的称号冠给我用!
撒手慈悲:唉。
慕容情:今日到此为止,若不是看在二位曾为吾护航,你们这般追逐身手,可是犯了薄情馆内禁武的大忌,二位请回吧
香独秀:明日茶宴还继续吗?
慕容情:若吾闲来无事,或许。
香独秀:那么香独秀静候佳音,请。

【薄情馆】
艳无双:馆主有何吩咐?
慕容情:鬼谷晏身亡了。
艳无双:啊,什么?
慕容情:听说是遭遇恶徒所害,重伤而亡……
艳无双:啊,豪少……怎有可能……
慕容情:你去略城看看他吧。
艳无双:馆主……
慕容情:你必须更坚强去面对这一切。这几日薄情馆暂停营业。你放心离开吧。
艳无双:我明白了,无双告退。

【薄情馆】
撒手慈悲:慕容馆主,你把我们叫来做什么?
慕容情:等人、看热闹。嗯……他们来了。
撒手慈悲:谁来了?
慕容情:找麻烦的人。不是死国就是佛狱,也可能两者皆有。
撒手慈悲:难怪你说要停业数日,就是为了这件事?把我们留下,也是为了帮你退敌?
香独秀:慕容馆主有难,吾香独秀自当挺身而出,哪怕是千军万马,吾也绝不皱眉,不如由我率先应战,探敌虚实。
慕容情:唉,莫急。
撒手慈悲: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慕容情:外面情况如何?
香独秀:地者和太息公都来了,兵力不少,恐怕一时难以进退。
慕容情:是吗。
撒手慈悲:我们三人联手,应该没问题。
慕容情:唉,我希望是兵不血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27集 牵一发 动全身
【薄情馆】
香独秀:外面那个剑阵有何奇妙,能让你胸有成竹?
撒手慈悲:是剑之初对吧?这剑阵和东阿天悬的剑阵很相似。
慕容情:看似相同,但实有差异。东阿天悬之剑阵是利用自然地势排设而成,则这首剑阵却全凭自身造诣所致,前者的灵性来自天地自然,后者却是心。
香独秀:心,这是最难捉摸的东西?
慕容情:这个阵单凭一人的力量无法破解,至少也要两人以上,但是人多心便杂,这也正是剑阵攻击的弱点。
香独秀:那破阵的关键就在于闯关者的心念。
慕容情:然也,心念一致才能合力对抗,如果有贰心,那就会失败。
撒手慈悲: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先变成一个人。
慕容情: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看出其中道理,但是这才正是趣味的开始呀。
香独秀:嗯……

【剑阵】
旁白:五剑齐动,形成全面的剑网,地者、太息公全神贯注,身形移动,已是绝佳默契,一进一退,各取方位。
地者:喝!
太息公:呀!
旁白:藉由无间的配合,两人攻势加成,霎时剑阵竟受反制。
地者:就是此时。亡炼神击!
太息公:鬼哭邪嚎,喝!
旁白:心念一致,极招同出,只闻轰天巨响,剑阵应声而破。
地者:剑阵已破。
太息公:杀入薄情馆!
旁白:就在此时,薄情馆大门内,一条人影悠悠而来。
地者:嗯?
慕容情:在下慕容情,也是你们要找的阿多霓,所以谁要杀吾,来吧。
旁白:漫不经心的口气,随意挑衅的言词,慕容情有备而来,同时挑战太息公、地者两人。围馆之战迈入第二关,僵持的情势如何破解?薄情馆未来命运又是如何?啸日猋遭遇鬼谷藏龙与惜夫人,又会发生怎样的极端?天刀、漠刀、十锋、太君治四人进入火宅佛狱,能可完成任务吗?欲知精彩后续,请继续租看黄文择布袋戏,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第二十八集——一念之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28集 一念之差
【薄情馆】
慕容情:吾就是你们要找的人,谁想杀我,就进入吧。
地者:慎防有诈,我们应该分开行动。
邪玉明妃:吾先进去,劳烦地者在此照应。
地者:嗯。

【慕容情房间】
旁白:沉重的气氛,隐藏彼此试探的意图,太息公眼神一凝,杀意即出。
诱惑者:喝!
迷惘者:呀!
旁白:却在同一时间锋芒交会——
诱惑者:呃。
(诱惑者、迷惘者被撒手慈悲、香独秀制住)
香独秀:小姑娘,主人家要谈话,你们这么冲动做什么?
撒手慈悲:吾一直想要开杀,你要成全吾,尽管动手无妨。
迷惘者:公……
邪玉明妃:吾倒想看是谁能阻止太息公!
(出手,被慕容情压下,扶木未出而回,慕容情背对太息公,似未行动)
邪玉明妃:嗯……不简单。
慕容情:现在愿意坐下与吾一谈了吗?
邪玉明妃:你们退下。
撒手慈悲:我们送你们出去。
(香独秀四个退出)
慕容情:请坐。很抱歉,必须让你失望了,因为你根本杀不了我。
邪玉明妃:你很有自信,但现实并不如你所想这么简单。
慕容情:阿多霓的歌声是贪邪扶木的克星,你认为在此大动干戈能有几分胜算?更何况,潜藏在薄情馆的兵力绝对超出你之估算。再加上剑阵的主人……
邪玉明妃:刻意虚张声势对吾无用!剑之初若真在此,吾倒期待与他一会。但凭佛狱死国连手,鹿死谁手尚不知。
慕容情:你是如何相信地者一定会配合你?
邪玉明妃:嗯?
慕容情:若是我们真正战起来,他是助你还是助我呢?
邪玉明妃:哼,他怎有可能助你?
慕容情:你犯了最大的错误,就是只注意猎物,却轻忽身旁早已变质的战友。
邪玉明妃:你以为这样巧舌如簧就能扭转自身劣势吗?
慕容情:太息公难道不知我的声音能帮助万妖炉增强无上的威能?
邪玉明妃:什么!
慕容情:死国不可能把这件事让你们知情。若非是我说出,不知你还要被蒙在鼓里多久。
(太息公语带颤抖)
邪玉明妃:万妖炉竟然!
慕容情:你认为要排除我这个威胁最好的方法就是杀了我,但我必须说,这是最愚蠢的方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佛狱若要杀我,我必然借重死国之力予以反击,你们双方的联盟便会因吾而破局,到时徒让其他势力趁虚而入,这是你所希望的局面吗?太息公,你要认清现今真正的敌人,而不是制造新的敌人。
邪玉明妃:嗯……
慕容情:吾一向吃软不吃硬,玉石俱焚绝对是最差的结果。太息公,如果你还想杀我,那就尽管来吧。
邪玉明妃:哼!
(太息公拂袖离开)
慕容情:再来就换地者了。

【薄情馆外】
地者:太息公进入许久,内中却无激烈冲突的迹象,嗯……太息公,你终于出来了。结果如何?
邪玉明妃:慕容情极有胆色,令吾改观。地者若有机会也该见识一番。本公告辞了。呵呵呵……
(佛狱一行人离开)
地者:(心声:嗯……太息公不但未动干戈,而且面有喜色,她和慕容情到底谈了什么?)
慕容情之声:地者请入吧。
地者:嗯。

【路上】
邪玉明妃:唯有制造假象,才能掩饰佛狱与慕容情破裂的关系,以防地者渔翁得利。哼哼……

【慕容情房间】
慕容情:请坐。太息公离开了吗?
地者:你能在不耗损一兵一卒的情况下,劝退太息公,确实有本事。
慕容情:在下不喜纷争,当然是尽力化干戈为玉帛。
地者:哦?佛狱势力有如虎狼环视,与你口中所说的玉帛相差甚远吧?
慕容情:唯有强悍的力量方能成为稳固的后盾,这也是薄情馆需要的助力。太息公智慧与美艳兼备,自然明白我的需求,才会放下杀机。
地者:但据我所知,你在存在并不能为佛狱带来任何利益。没有利益反有损害,太息公身为佛狱利益之代表,怎可能留你之命?
慕容情:事实就在眼前,地者不信也罢。
地者:我是提醒你,勿贪眼前蝇头小利,而忽略太息公这道双面刃。
慕容情:哈。地者好意,慕容情受宠若惊。
地者:她能给你的,我也能,只要你肯帮助万妖炉炼成。
慕容情:很好的提议。但是,好处呢?
地者:吾说了,死国保你性命。
慕容情:可是我不用做任何事,就能从佛狱那边得到相同的好处呢。若是换做与你交易,我岂不是吃亏了?
地者:你想怎样?
慕容情:给我一场完美的交易,或许我会考虑。
地者:嗯……相信死国绝不会让你失望。
慕容情:很好,那我就先敬地者一杯。

【薄情馆】
富长春:欢迎,客倌需要什么服务?
翎婆长老:我来自霓羽族,想求见馆主,请掌柜通传。
富长春:嗯。霓羽族……你随我来。

【慕容情房间】
富长春:启禀馆主,有一名自称霓羽族长老的老妇求见。
慕容情:请她进入。
(掌柜离开,长老入内)
翎婆长老:(心声:是赞羽优昙之香,渡翛年所说无误。)参见圣主。
(长老下跪,被慕容情扶起)
慕容情:渡翛年难道没告诉你,吾不喜这套俗礼?
翎婆长老:礼不可废。玉翎有幸谒见阿多霓。
(慕容情挥手)
慕容情:霓羽族的人总是这么执着吗?
翎婆长老:圣主不愿回归,不也是执着?
慕容情:你既知晓吾之选择,又何必来薄情馆找吾?
翎婆长老:玉翎愚昧,什么也不明白。
慕容情:嗯?
翎婆长老:圣主不愿回归霓羽族是何缘故?
慕容情:有此必要吗?霓羽族就算无吾不也活的自在,过的安然?
翎婆长老:圣主此言差矣。霓羽族过去的伤痕虽然渐渐淡忘,但族民心中的遗憾却是日日加深,难以弥补啊。
慕容情:你们……有什么遗憾?
翎婆长老:这个遗憾就是你,阿多霓。
慕容情:嗯?
翎婆长老:当年浩劫,前任圣主与圣后豁尽毕生功力,力保族民逃生。自那时分离,霓羽族再也无他们的音讯。失了圣脉,霓羽族注定缺憾。但现在我们找到你了。霓羽族需要阿多霓,我们需要你,你是我们的希望。
慕容情:希望唯有自己创造,慕容情不是你们的期待。
翎婆长老:几番拒绝,难道圣主有所苦衷?
慕容情:哈,普天之下尚无人能使吾为难。
翎婆长老:那是什么原因?
慕容情:这你不需要明白。你与我只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翎婆长老:唉,难道圣主对霓羽族全然无心?若圣主对霓羽族尚有一丝关怀,请成全玉翎的心愿。希望吾族祭子的苦难就到我为止吧。只要圣主回归,飞鹭她就可免去早衰之苦。
慕容情:什么意思?
翎婆长老:自古以来霓羽族一年一度的祭典是维系族人生存的必要条件,在浩劫之前一向由历代圣主带领族人举行祭典。但这些年来,圣主庇护不再,只好由祭子担任这项任务。
慕容情:没错。那问题在哪里?
翎婆长老:祭子的灵力远不及阿多霓,每一次祭典将耗损大量生命精元,每任祭子皆因此提早老化寿元不长。
慕容情:回去吧。你们所需要的只是阿多霓,不是我慕容情。
翎婆长老:圣主!
慕容情:来人,送客。
富长春:客官请。
翎婆长老:唉……
(富长春送长老离开,房内传来声音)
剑之初:拒绝得这么痛苦,何必呢?
慕容情:吾讨厌被利用。
剑之初:你明知只有自己才能让自己感觉被利用。
慕容情:你的话越来越不中听。
剑之初:不要让自己后悔。
慕容情:我正在这么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29集 无奈的恨 无解的仇
【薄情馆】
富长贵:奇怪,已经入夜了,主人为何不点灯?今天较早睡呢。
慕容情:富长贵。
富长贵:啊!在,我在。(心声:原来主人还在啊。)
慕容情:关起后院的大门,今夜不准人进入后院。
富长贵:是。
(房间亮灯,出现两个人影)
剑之初:你在意什么?
慕容情:不如问你在意什么。
剑之初:是因为素还真的事情?
慕容情:是谁说他厌倦了斗争与追逐,要在尘浪中觅一个居所,又是谁在江湖之外又自愿被波涛掩没?
剑之初:素还真为吾带来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吾欠他一份。
慕容情:一句话算一份情,那你欠我多少?
剑之初:如果你有需要,吾随时愿意。
慕容情: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剑之初:你又何必呢?
慕容情:是谁对吾说过,施比受得到的更多,对此吾从来也不知厌足。
剑之初:施予过多,反而是一种贪婪,贪于仁,贪于情。
慕容情:那过多的回报又是什么,贪于信,贪于义?
剑之初:吾只答应帮他一次。
慕容情:每一次都是下一次的开始,有了第一次就永远有下一次。门外就是江湖,踏出去就是武林。
剑之初:门内就不是江湖吗?留在此就不是武林了吗?
慕容情:当一个人想作一件事情时,他会有很多借口,一部分用来骗别人,更多的部分是用来欺骗自己。
剑之初:吾过了自欺欺人的年纪了。
慕容情:随你。无心亦心,自在观真,薄情非情,醉饮太平。
(熄灯,慕容情步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31集 海天决
【薄情馆】
撒手慈悲:这连日来,吾多所权衡,决定选择兵甲武经之秘密作为报偿。
慕容情:喔,那剑之初一事,你要放弃吗?交易一旦成立,就再无反悔余地,你能确定兵甲武经的秘密就是你所需要的消息吗?
撒手慈悲:哎,我的长处就是容易三心两意,最好的结果就是鱼与熊掌能可兼得。馆主要让吾如愿吗?
慕容情:哈,来日方长,你还有与吾交易的机会。
撒手慈悲:那馆主可是要保好剑之初这张王牌,若在此之前王牌曝了光,来日你落难成冻骨尸,吾也不会替你收埋。
慕容情:你盛情提醒,真使吾感动万分,我就选一则能一睹剑之初风采的武经秘密大开你之眼界。
撒手慈悲:选一则?你的意思是武经秘密,你亦要有所保留吗?
慕容情:聪明人闻一知十,一则兵甲武经的秘密,聪明如你者,难道无法参透其他?
撒手慈悲:这样与咱们当初交易内容不符,我就算再聪明,你也不能占吾这种便宜。
慕容情:观你言色,莫非今日之会是要破局吗?一旦打坏气氛,你什么也得不到。
撒手慈悲:嗯……哈哈……馆主不愧是生意人,这种精打细算,真让吾一介书生只能抱书饮恨。唉,一桩就一桩吧,聊胜于无。
慕容情:聪明啊。
旁白:慕容情开启武经之秘,霎时浓雾迷眼,气氛诡谲。
撒手慈悲:嗯……
旁白:只见半空中出现了一方异镜,一地人事。亭中两人似谈似战,洒酒一席,交欢而散。
撒手慈悲:原来如此,两人果然早有交情,难怪剑之初会临战而退。
慕容情:嗯,临战而退,什么意思?
撒手慈悲:聪明人闻一知十,馆主眉清目秀,想必思维也清,这畏战始末你应不难串连啊。哈,今日多谢了,告辞。
慕容情:剑之初,你的过往,我竟不如一个外人熟悉,哼。

【废之间与慕容情房间】
慕容情:时刻将近了,你果真还是要去。
剑之初:终究要去,吾会早去早回。
慕容情:为何你就是不明白,在你踏出这步的时候,很多东西都会改变了。
(剑之初看着一张女子画像)
剑之初:心不变,天地不变。
慕容情:你本是坐卧东窗、淡看日升月落的人,一幅图就足够让你流连半生。吾能坐视你现在的沉沦吗?
(剑之初收起画像)
剑之初:只有这一次。
慕容情:永远会有下一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32集 灭绝神威
【薄情馆】
鹂大娘:无聊,无聊。
富长春:薄情馆休馆,不知道要休到什么时候。没赚到钱,最倒霉的人还是我。唉!
(香独秀进入)
香独秀:掌柜,雪非烟什么时候能开放?
富长春:我不知道。馆主吩咐,薄情馆休馆一日,雪非烟就不能开放。
(香独秀倒退两步)
香独秀:这是虐待!是酷刑!我已经忍受三天没有温泉可泡。你怎能这么忍心给我这样的绝望?
富长春:你若真受不了,就去找馆主商量。(香独秀欲入内)等一下,最近馆主心情不太好,你最好要小心一点,别惹他生气。
香独秀:他如果已经生气,我就算惹到他,他也是生气啊。
富长春:我是叫你不要火上加油。
香独秀:莫非薄情馆主遇上什么难题?
富长春:也有可能。
香独秀:所以,如果我能帮他解决难题,他就会让我泡温泉?
富长春:哈,这我是不敢保证。
(慕容情来到)
慕容情:只要你帮我解决难题,雪非烟随时为你开放。
香独秀:那你还不快说?
慕容情:杀啸日猋。
香独秀:杀啸日猋?
慕容情:然也。
香独秀:好。
慕容情:你不问理由?
香独秀:你想为无双姑娘出一口气,不是吗?
慕容情:哈,你去吧。
香独秀:等我回来,雪非烟就是我的。
(香独秀离开)
富长春:这……什么时候答应雪非烟是他的?
慕容情:有无双的消息吗?
富长春:启禀馆主,无双姑娘她决定留在略城。
慕容情:我能体会她的心情。已经错过一次,这一回不能再留下遗憾。
富长春:唉……
(富长春叹气摇头)
慕容情:对了,这个月的目标要努力达成。
富长春:什、什么?明日就是月底了,这几日休馆,根本没什么营收,目前进度只有一半。
慕容情:这是我该负责的问题吗?
富长春:呃……真惨,到底是谁让馆主这么生气?气到理智都乱了。
鹂大娘:剑之初,剑之初。
富长春:别再背三字经了,我看我们还是出去街头卖艺,卜鸟卦赚钱比较实在。
鹂大娘:乱来!乱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33集 剑之初
14:57
【天地合】
千叶传奇:嗯,那是?
旁白:剑之初如谜乍现,三角争锋顿时四方制衡,身虽不动,心已千虑。
咒世主:(心声:他为何会在此出现?他的目标是?)
天者:(心声:咒世主心有迟疑,嗯……)
烨世兵权:(心声:那人是何来历?那眼神足以镇压现场,嗯……)
慕容情:剑之初……

兵甲龙痕 第34集 一念之杀
25:00
【碎云天河】
旁白:狂龙怒吼,天倾云泻,壮观奇景之下是一处隐密避世的方外之境。
(剑之初、慕容情来到)
慕容情:我就知道你会来此地。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碎云天河的景色,百看不厌。
剑之初:站在此地更能感受自身的渺小。
慕容情:渺小?哈哈哈……一掌镇双雄,技惊四座,不仅令军督惊叹,天者与咒世主也须敬畏三分。堂堂剑之初哪里渺小?
剑之初:这是违心之论。
慕容情:哪里。我只是代替素还真发言。
剑之初:看得出,你仍然介意。
慕容情:拦不住你是吾无能,但慕容情的气度也非你所想这么狭隘。
剑之初:我保证,只有这一次。
慕容情:保证这两字一旦说出口,往往最没保证。
剑之初:你不信我?
慕容情:我信你,但我更信这个世上的真理与现实。
剑之初:你还是没变,总是这么悲观。
慕容情:好。那我问你,慈光之塔派人找你麻烦,如何处理?
剑之初:没必要的争端,能避就避。
慕容情:一味吞忍于是无补,不如迎面直击。依你本事,足以令他们绝望。
剑之初:你极端了。
慕容情:既无交易的空间又何须握手言谈?
剑之初:既无冲突的必要又何须挑起纷争?
慕容情:你!剑之初,到现在你还是不打算让吾知道素还真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剑之初:这……
慕容情:难以启齿?罢了。
剑之初:素还真带……
(慕容情挥手阻止)
慕容情:片刻的迟疑代表你我之间的信任已现裂痕。
剑之初: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
慕容情:你来此必有要事,不用为了我在这种小事上面多费唇舌、浪费时间。请便,吾不打扰你。
剑之初:唉。
(剑之初拿出一布包,打开展露两只手镯)
慕容情(心声):嗯?那不是他母亲的遗物吗?怎有两个?)
[剑之初回忆:
素还真:这个手镯是他留给你的遗物,还有这本生之卷。虽是有缘赠予素某,但我认为应该将它还你。还有一句话……]
剑之初:水远山高,此情不老。他对你说的话,你听见了吗?从今以后,没有人能再使你们分开。(重新包好双镯)喝!
旁白:只见剑之初运气于指,随手挥洒,碎云天河顿时一分为二。
(剑之初进入瀑布后再出)
慕容情:这是什么意思?
剑之初:让先人安息。回去吧,我请你喝一杯。
慕容情:一杯酒陪罪还嫌不够。
剑之初:就陪你喝到高兴。
慕容情:记得缴酒钱。
剑之初:哈。

54:34
【薄情馆】
撒手慈悲:掌柜,薄情馆重新开业,生意好像变差了。
富长春:花魁走了,又是三天一打、五天一战,不然就是大木头挡路中,或者穿黑衣的黑道、衣服穿没半件的大姐头来乱,你说生意怎会好呢?
撒手慈悲:掌柜的怨念很大。
富长春:怎有可能没怨念?接下来是谁要来乱?我连想都不敢想。
鹂大娘:狠角色,狠角色来了。
旁白:突然,一阵不安的沉郁袭来,压得众人心口一紧,不得不望向门外。
(咒世主进入)
咒世主:吾,咒世主,吾代表火宅佛狱。
撒手慈悲:火宅佛狱之主,真正狠角色。
咒世主:哼。
富长春:客人是要喝酒还是……
慕容情之声:如此贵客怎好怠慢?让吾亲自招呼吧。
(慕容情来至帘后)
富长春:啊,主人。
慕容情:退下吧。
富长春:是。
慕容情:请。
咒世主: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35集 仇刀恨剑
07:05~14:12
【薄情馆】
旁白:咒世主亲临薄情馆,慕容情亲身接待,平和中暗藏一股浓重的烟硝味。
慕容情:请。
众人:呃……我们先来走了。别找了,别找了。再见,再见。
慕容情:富长贵,为贵客备上一壶醉太平。
富长贵:是。
咒世主:吾今日来临为访客。
撒手慈悲:醉翁之意不在酒,就算是醉太平,今天也难保太平。
咒世主:来自慈光之塔的秀士啊,你还不够资格开口。
撒手慈悲:嗯……(手握刀柄)秀士林的人也有自己的气概,不是随人凌辱威胁。
慕容情:狱主,尊重薄情馆的规矩。
(暗自发招意图格开咒世主暗手)
咒世主:规矩?你的规矩在吾的呼吸之间弹指即破。
慕容情:狱主大话可说,但想动作要考虑为自己保留三分颜面。
咒世主:你这句话害死了他。
旁白:突然——
剑之初:何必为难旁人呢?
旁白:废字房大门开启,薄情馆内劲风扫动,解破僵持局面。
鹂大娘:王见王,嘎嘎。
剑之初:狱主,久见了。
咒世主:剑之初。
慕容情:你不该出现。
剑之初:佛狱主为我亲临,不达目的,只怕绝不罢休。
咒世主:呵,坐吧。
剑之初:请。
咒世主:馆主也入座吧。
慕容情:薄情馆以客为尊,吾无入席之礼,却有奉待之责。两位随意。
剑之初:狱主为吾而来,必是有心有事,何妨直言。
咒世主:来自慈光之塔的惊叹,吾料想不到你竟在苦境现身。
剑之初:身如飘絮,随风逐荡,不过求一个安身之所。
咒世主:安身之所,雷峰初啼,百战无殆,当年的你可让四魌界多少人难以安身。你的剑呢,至今仍留在武冠峰上。
剑之初:剑,我已放下了,也没需要了。
咒世主:失了剑,还是昔日纵横慈光之塔的剑之初吗?
剑之初:一个惊叹的名衔困我多年方寸难行,何足妄言纵横两字。便是当年的剑之初也不存在了。
咒世主:若非亲耳听闻,吾料想不到慈光之塔的第一名剑会说出这种话。
剑之初:因为狱主你心中有放不下的执着,才不能悟透这简单的道理。
咒世主:吾执着什么?
剑之初:征伐杀戮,在佛狱利益的大义名下,行侵略与破坏之实。
咒世主:呵,能说得这般超然脱俗,是因为你的身上从不曾背负着责任两字。
剑之初:这是佛狱主的立场。
咒世主:那你呢?
剑之初:吾已是隐退之身,除非必要,也不愿再涉风波。
咒世主:何时是你必要之刻?
剑之初:佛狱进犯之日。
咒世主:你!可以备战了。
剑之初:狱主,吾有一言奉劝,世上有两事不能绝,一是情,一是行。绝情者伤人,绝行者伤己。狱主,请。
咒世主:苦境的酒,温纯得难以入喉。
剑之初:那是狱主习惯了佛狱的浓烈锐利。
咒世主: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的天性。
剑之初:此酒名唤醉太平,吾所求一如此酒,共饮太平。佛狱主认为如何?
咒世主:嗯……看在剑之初三个字份上,吾允你商谈。

15:48
【薄情馆】
咒世主:吾允你的商谈。
剑之初:咒世主愿意商谈?
咒世主:佛狱要的是更多的资源,以佛狱的人口,无须取下整个苦境大地,吾给你一个和平的契机。
剑之初:剑之初代苦境苍生向咒世主说谢。
咒世主:那谁能代表苦境一谈?你吗?
剑之初:我不能。
咒世主:那就叫素还真来吧。
剑之初:素还真。
咒世主:嗯,地点就在薄情馆。
慕容情:可以。
剑之初:吾为见证,希望佛狱主不可毁约。
咒世主:当然。
剑之初:吾不愿涉足江湖,但若江湖因吾兴波,吾会一手抚平这风波。
咒世主:呵呵……再会了,慈光之塔的惊叹。

48:00~53:45
【薄情馆】
慕容情:嗯,那件事尚无回音,这回他倒是慢了。
富长贵:馆主,有人送来这封信,指名要给你。
慕容情:哦,富长贵,若是香独秀回来,请他马上来见吾。
富长贵:是。
慕容情:明知吾在等待,却在此信熏上凝神香,未央好友,你真是故意啊。
未央:(传音:不急不慢,不可质疑我的效率。你会感谢我。)
慕容情:多余的废言,我要的只有答案。嗯……原来如此。
(素还真两人来到)
翎婆长老:参见圣主。
素还真:清香白莲见过慕容馆主。
慕容情:哦,哈,原来是这样。真的是不急不慢,好巧。
翎婆长老:圣主。
慕容情:你们来的正是时候,你们是为了一页书之伤而来,是吗?
素还真:馆主既知我们来意,是否已有方法能解一页书前辈之危?
慕容情:方法是有,但实行不易。
素还真:素某会一尽全力,馆主请说。
慕容情:解铃还须系铃人,能医治一页书的人唯独擎海潮。
翎婆长老:嗯,擎海潮此时必是重伤未愈,如何能治一页书?
素还真:或许,擎海潮的伤也需要一页书。
慕容情:素贤人果真是福至心灵,马上就明白我的意思。
翎婆长老:圣主的意思是让他们两人彼此治伤。
慕容情:然也,他们两人身上的伤势皆是对方造成,一页书掌劲沛然无边与擎海潮的寒涛之气彼此冲击,导致真气紊乱疾冲,无法安定也无法导出,只能留在体内一再伤害自身。
素还真:前辈的伤势确实是如此。
慕容情:怎样的伤就怎样解,想导引出他们体内的内劲,就必须在同一时间让两人同时运功,流通真气。但是两人是否能配合是最大的风险。
素还真:嗯,他们两人对彼此尚存顾忌,要使他们天衣无缝的配合确实困难。一旦治疗过程中心思迟疑,震荡稍有偏差,他们便要断送性命。
翎婆长老:一页书昏迷不醒,如何能进行疗程?
慕容情:在九变归元台,是日月精华汇聚之地,天地能量充沛,只要再加上一人以羽衣刃调和天地能量,就能引导伤者内息,使其循环流通,并且在疗程中代为传引,平衡双方的内劲。
翎婆长老:羽衣刃,嗯。
香独秀:耶,你们在聊天吗?慕容公子,你找我何事?有事快说,莫耽误我去雪非烟的时间。
慕容情:来的好,我交代你的任务完成了吗?那个人死了吗?
香独秀:没死。
慕容情:嗯……吾不是说……
香独秀:你只说杀他,没说杀死他,我杀过了就算任务完成。
慕容情:香独秀,你!有一个机会可以将功折罪。
香独秀:我没犯罪,为什么要将功折罪?
慕容情:你如果还想再踏进雪非烟一步,最好照我的话去做。
香独秀:你又拿雪非烟来威胁我,说吧。
慕容情:羽衣刃在你身上吧。
香独秀:是啊,我正要拿去还给霓羽族。
翎婆长老:难道方才所说第三个人选就是他。
慕容情:然也。计划就是这样……
香独秀:了解,这难不到我。
慕容情:切记,莫耽误时辰。
素还真:吾也随行。
慕容情:且慢,素还真,尚有一件要事非你不可。咒世主愿意和平商谈,需要你出面作为苦境代表。
素还真:嗯,咒世主愿意和谈,令人意外。
慕容情:是剑之初居中斡旋。你认为如何?
素还真:嗯,这未尝不是一个契机。

01:02:23~01:03:12
【薄情馆】
素还真:嗯……
咒世主:吾,咒世主,吾代表火宅佛狱。
素还真:清香白莲素还真有幸一会佛狱之主。
咒世主:公证人。
剑之初:狱主,请。
慕容情:人已到齐,三位请上座。
素还真:请。

旁白:薄情馆内,四大巨头会面,素还真、咒世主、慕容情、剑之初,强者之谈又会引爆怎样的极端?各种极端,处处高潮,欲知一连串精彩好戏,请继续租看黄文择布袋戏——双面杀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36集 双面杀机
07:59~
【薄情馆】
慕容情:贵客皆至,三位请上座。
(咒世主、素还真、剑之初落座)
素还真:今日一会,素某三分荣幸,三分感叹,更有三分迟疑。荣幸者,能与咒世主和平会晤;感叹者,两造立场极端;迟疑者,此会可是魔鬼的礼物?
咒世主:嘴上的试探不如实际的利益来得诚意。吾条件简单,漠沙林以东全归佛狱所有。
素还真:一开口就要苦境割地,战势尚未到明显的地步。
咒世主:当战势明显,不是佛狱退兵,就是你屈服称臣。谈也没必要了。
素还真:苦境与佛狱不同,现在并无一个固定的领导者,素某无法随意允诺。
咒世主:那便是没结果了。
剑之初:狱主。
咒世主:嗯?
剑之初:这场会谈需要双方的诚意。
咒世主:嗯……那你能给吾怎样的条件?
素还真:漠沙林归佛狱所有作为基地,不得伤害往来的苦境居民。
咒世主:漠沙林以东与漠沙林是谁诚意不足?
素还真:对侵略者让步,那只会造成更大的侵略。
咒世主:呵呵……吾要漠沙林周围百里之地,苦境擅入者,杀!
素还真:这……
咒世主:漠沙林周围百里已无人迹,这个条件让步足够。
素还真:就算有也早被佛狱所杀了,是吗?
咒世主:你要讨回公道,还是谈判?
素还真:漠沙林周围百里可以,条件是不可伤害周围无意进入的苦境人民。
咒世主:吾可以节制佛狱子民,但是如果有人伤害了佛狱子民,那吾的报复就可观了。
素还真:狱主答应了?
咒世主:希望贵境能可接受约束。
素还真:这句话该是素某来说才是。剑之初先生。
剑之初:吾为公证,此约已成,若有背约——我不希望任何一方背约。
素还真:那就击掌为誓。
咒世主:约定的重点在于双方的诚意,这一掌毫无实际意义。再会了,剑之初。再会了,素还真。
(咒世主起身离开)
素还真:剑之初,多谢你的周旋。
剑之初:是我欠你的人情,无须说谢。
慕容情:这个盟约的背后只怕不是如此简单。
素还真:素某心中有数,多谢。请。
(素还真离开)
剑之初:如果一切就如此平静,那更好了。
慕容情:你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剑之初:唉……

【藏月湖】
擎海潮:嗯?陌生人。
香独秀之声:浮名本是身外物,不着方寸也风流。
(香独秀现身)
千钟少:喝!
(千钟少出手攻击,香独秀立身房虹身后化招)
旁白:察觉陌生来人,千钟少提酒便攻,不待对手表明。
香独秀:唉呀,好端端怎会伤人呐?
旁白:几番交接,香独秀将酒坛落于手上,并时出声。
(香独秀轻摇食指阻千钟少,抛还酒坛)
香独秀:住手,君子动口。
千钟少:你……
香独秀:在下芜园楼主香独秀,受薄情馆主慕容情之托,请擎海潮过去医治伤员。
房虹:慕容情?怎会是慕容情?
千钟少:不是惜夫人或素还真派来,一切免讲!
(千钟少再抬手)
香独秀:且慢,为何好心救人还需要大动干戈,出一身热汗?酒徒就是不够文明。好啦,我讲分明,是素还真拜托慕容情医治擎海潮体内伤势,详情听说……
擎海潮:哦?
(惜夫人进入)
惜夫人:大哥,香楼主说得没错,吾已央托素还真相助,谅必馆主才会得知此地。
房虹:看来方才是一场误会。
香独秀:下回慕容情的拜托,吾要择对象答应。不然很麻烦。
惜夫人:香楼主,真对不住。
千钟少:唉呀,抱歉,文明人。
擎海潮:惜夫,你真求了素还真?
惜夫人:嗯,素还真宽宏大量,并没介意过去之事,更答应医治大哥。所以请大哥宽心,随香楼主而去,伤势必然有解。
擎海潮:这……
千钟少:好啦,就去嘛。人家都好心来请了。
擎海潮:好吧,就到薄情馆,看素还真与慕容情有何见解。
千钟少:我也跟你去,香楼主,请带路。
香独秀:这语气还算勉强顺耳,走吧。
(三男离开)
惜夫人:虹姐,咱们也一同回略城吧。
房虹:嗯。

【薄情馆】
鹂大娘:重新开张,喝酒免钱,小菜相送。
富长春:今日薄情馆重新开张,馆主有言,今日消费一概免钱,请各位不用客气,尽量享用。
撒手慈悲:今日特别热闹喔。
鹂大娘:不咬你不咬你,没毛才咬你。
(撒手慈悲打鹂大娘一巴掌)
撒手慈悲:我是杀手,不是卖咖哩的。
鹂大娘:不要脸不要脸,打畜生抵账。
富长春:抱歉抱歉,傻鸟不懂事,你不要一般见识。
撒手慈悲:不会啦。这只鸟一直可爱的让我疼入心肝。掌柜,吾有事欲找馆主,不知是否能代为通报。
富长春:嗯,随我来吧。

【慕容情房间】
慕容情:何事?
撒手慈悲:今日薄情馆重新开张,你却一如往常的装神秘,难道不怕人客对你这套厌烦了吗?
慕容情:如果只想废话,门在那边,不送!
撒手慈悲:吾一直想确认一件事,事实证明,吾确实喜欢你这种冷漠感。你想要知道剑之初在慈光之塔的一切吗?
慕容情:吾不需要透过你也能知晓剑之初的来历与秘密。
撒手慈悲:吾看得出剑之初对你而言意义别具,虽然吾不知你们之间的关系,但你对剑之初的情绪甚为浮动。
慕容情:在我的面前剖析我的心情,你是想讨赏还是讨打?
撒手慈悲:讨打。
慕容情:哦?
撒手慈悲:是,我希望能讨一场打斗,请你为我约战剑之初。
慕容情:你们几番针对剑之初,究竟是何原因?
撒手慈悲:慈光之塔的武者皆有想超越剑之初的傲气。能够打败他就如同夺下一项荣耀,目前只有你能与剑之初接触。吾讨战无门,也只好透过馆主你来约战了。
慕容情:吾有什么理由要帮你?
撒手慈悲:你可以得到一份人情。
慕容情:交易成立。今夜在碎云天河,剑之初会在那个地方。
撒手慈悲:言谢多余,吾先告辞了。
慕容情:哈。

57:38~01:00:55
【薄情馆】
撒手慈悲:最近薄情馆的事情真多嘛。
富长春:唉,作生意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旁白:突然——
(扶木自门窗窜入袭击客人)
客人:哇!啊!
鹂大娘:唉哟喂啊,救命嘎。
(撒手慈悲揽掌柜离开)
富长春:唉,看到鬼啊。

【薄情馆庭院】
客人A:怎会这样?怎会这样?
客人B:馆主还留在里面未出。
撒手慈悲:他就不用你担心了,先担心自己吧。
(太息公现身)
太息公:哈哈哈哈……网中鸟笼中兽,顽抗无用。
志满天:太、太、太息公,唉呀不妙!
太息公:贪邪扶木,噬。
旁白:扶木攻势乍起,却见薄情馆内轰然一道掌气。
(掌气击散扶木)
太息公:嗯?慕容情。
(慕容情现身)
慕容情:太息公,谁准备你坏了薄情馆的规矩?
太息公:火宅佛狱面前哪来规矩?
慕容情:哦?小小的扶木,吾倒要看火宅佛狱凭什么有恃无恐。
(慕容情吟唱)
旁白:正当慕容情欲鸣仙乐,周围却闻怪戾鬼哭,一声尖唳,阿多霓竟尔失声!
慕容情:啊……(退步,手抚喉咙)九韶遗谱,你们怎会知晓这项秘密?

【高峰】
(凯旋侯手持九韶遗谱)
拂樱斋主:你的情报果然有效,嗯……此回慕容情必死无疑。

【薄情馆】
太息公:哈哈哈哈……阿多霓,你以为你对扶木还有影响力吗?
撒手慈悲:五个打你一个,你是哪来的自信?
旁白:忽然,周围气息一滞,沉郁气氛笼罩,众人内心一惊。
志满天:这这这……这种压迫感……
(咒世主行来)
咒世主:吾咒世主,吾代表火宅佛狱。剑之初不在,那一个也不留!

旁白:咒世主欲破薄情馆,阿多霓天音意外受阻,情况万分危急。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租看黄文择布袋戏,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第三十七集——惊天之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兵甲龙痕 第37集 惊天之决
09:22
【薄情馆】
凯旋侯:慕容情,你完了。
旁白:佛狱逆袭而来,咒世主亲征,薄情馆面临失守危机。
谱君刑:(心声:佛狱来袭,快通知天者。)
咒世主:杀!
旁白:杀令下,战火雄起。
撒手慈悲:领教了。
守护者:喝!
旁白:撒手慈悲对上守护者,同出四魌一脉,长戟短刀灿烂交锋。
太息公:喝!
旁白:太息公双袖一扬,扶木暴冲而来,富长贵、志满天、谱君刑各自逞能。
富长贵:呀!
慕容情:谁准你们动武,去!
谱君刑:啊!
旁白:慕容情一掌送出谱君刑,然而压力已逼在眼前。
咒世主:你已无力关照他人。
慕容情:咒世主,让慕容情愤怒是要付出相当代价。
咒世主:来,喝!
慕容情:呀!
旁白:慕容情初展绝艺,一掌压出,四座惊艳。
咒世主:不差。
慕容情:此言同样回你,呀!
咒世主:死之舞!
旁白:一剑如冰,一剑如火,宛如一张绵密罗网,难以让人挣脱。慕容情时战时退,避开致命利刃。
慕容情:凤鸣七彩,呀!
旁白:双方是胶着,一方却是胜负明显。在扶木攻势之下,富长贵、志满天渐感支绌。
富长贵:呀!
志满天:啊!
富长贵:要拼命了。九如一算,喝!
志满天:星罗满天,呀!
太息公:叶雨血潮,呀!
(慕容情救下富长贵)
志满天:哇!
(志满天亡)
撒手慈悲:呀!
慕容情:你们,欺人太甚!喝!
旁白:慕容情怒火引爆,双手一举一张,乍现七彩霓光直冲云霄,宛如凤凰鸣世,镇摄群邪。
慕容情:回天荡地凤羽千里!
咒世主:来的好。呀!兵甲武经裂字卷•裂宇之涛!
旁白:裂字卷第二式——裂宇之涛蓄势待发。

14:41
『薄情馆』
旁白:薄情馆攻防之战面临最后时刻。慕容情一展惊世威能,一对兵甲武经裂字卷。轰然一响,大地尽摧,景物皆毁。
慕容情:呃……
咒世主:接的下此招,慕容情,吾轻视你了。
旁白:忽然——
天者:住手。
旁白:天者来到。
凯旋侯:是天者,他怎会来此?嗯……
咒世主:天者。
天者:咒世主,薄情馆你已攻占,目的已成,无须赶尽杀绝。
太息公:呵,这句话出自天者之口,是否太过荒谬了。
咒世主:你想讨保慕容情?
天者:慕容情,是否愿往死国作客?
慕容情:在这个时候邀请,是要逼吾就范吗?
天者:你可以斟酌时间,天者并没要你现在回答。
慕容情:那就让吾考虑一番。
天者:咒世主,看在吾之面上,今日之事暂且按下。
咒世主:若吾不允呢?
天者:念在死国、佛狱友好之情,天者请咒世主三思。
咒世主:嗯……退。
太息公:王!
(佛狱退兵)
天者:慕容情,吾之提议请你认真斟酌,请。
慕容情:唉唉,整个薄情馆都被扶木包围,现在要怎么办?
撒手慈悲:重开馆没多久,又要闭馆了。
慕容情:富长贵、撒手慈悲,你们先离开此地。
撒手慈悲:那你呢?
慕容情:吾另有事情处理。

22:09
【碎云天河】
剑之初:此人身上的伤已治愈,但他始终昏迷不醒,嗯……你来了,发生何事?你脸色有异。
慕容情:佛狱攻占薄情馆,如今吾已是无家可归。
剑之初:嗯,咒世主背约。
慕容情:你不在,他就肆无忌惮。
剑之初:不久之前,一羽赐命来此讨战,我知道是你的安排。
慕容情:你生气了吗?
剑之初:碎云天河是先人安息之所,不应该被外人打扰。
慕容情:明白,下次我会换别的地方。
剑之初:你生气了吗?
慕容情: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一旦沾染红尘是非,只会越陷越深,危机也会接踵而来。就算你想避也未必避得了。吾不是怕麻烦,只是希望你能坚定立场,莫忘初衷。罢了,按下此事。吾久没离开薄情馆,明日什刹月将起花信风,以往你总会拨空前往,此回吾与你同行吧。
剑之初:吾有事,只怕耽搁。
慕容情:过去无论何事耽搁,你总会如期前往,如今连这多年的习惯也改变。剑之初,莫忘初衷,你的初衷……
剑之初:我没说不去。
啸日猋:啊……
慕容情:嗯,里面有人。啸日猋怎会在此?
剑之初:他是丑带来的孩子,托我救治。
慕容情:丑,原来啸日猋也是他要找的目标。哼,还真是巧,我要杀的人变成你要救的人。
剑之初:你现在还想杀他吗?
慕容情:罢了,啸日猋对吾已经不重要。
剑之初:多谢你。
慕容情:剑之初,你欠我的越来越多了。
剑之初:我欠你的,我会永远记住。
慕容情:我不怕人忘记,咳咳……
剑之初:你受伤了。
慕容情:毕竟是咒世主,那一掌很有威胁性。
剑之初:让我替你医治。
慕容情:没事。
剑之初:若真有事,不可隐瞒。
慕容情:为了让你亏欠更多,我绝不会隐瞒。
剑之初:嗯……
慕容情:吾认识一名大夫,医术通神,需要吾介绍吗?
剑之初:他体内的伤势已经稳定,问题在他不肯醒来。
慕容情:嗯,不肯醒来。
剑之初:不知他遭遇过什么事情,能让他如此绝望。
慕容情:爱恨情仇,莫过如此。
剑之初:嗯……
慕容情:他好像想说什么。
剑之初:不是说话,而是某种音律。
旁白:只见啸日猋虽在昏迷,但心中念念不忘,曲不成曲,调不成调,正是最刻骨铭心的旋律。
剑之初:你精通音律,知道他在唱什么吗?
慕容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伤心的人。
剑之初:到底要怎样才能故友他清醒?
慕容情:剑之初,要记得什刹月花信风,风不失期,你也莫失期,这个武林也不值得你改变什么。
剑之初:你不留下?
慕容情:我好手好脚,不需要你的保护。
剑之初:慕容情,嗯……

01:00:14
【风回小苑】
停云:慕容馆主,我们先生等你很久了,请。
慕容情:嗯。
慕容情(心声):许久不见,这回他会准备什么来迎客呢?
愁未央:自古经纶足是非,阴谋最忌夺天机。从此当歌唯痛饮,不须经世为闲人。

旁白:慕容情一会神秘医者,这句神医来自何方?所欲为何?劫随离开略城,渡翛年动起杀念,略城之内的恩怨将如何发展?香独秀欲探薄情馆,他将如何突破火宅佛狱的重兵?一页书再会擎海潮,又将掀起怎样的风暴?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租看黄文择布袋戏,霹雳震寰宇之兵甲龙痕第三十八集——浴血重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8-25 23:20 , Processed in 0.071694 second(s), 15 queries .

© 2010-2015 異次元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手机版|Archiver|

異次元論壇内容均由道友发表,不代表異次元立场,禁止在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